0

    “轰轰轰”此时身体巨大的狂怒魔以暴走的姿态大战曹国剑,曹国剑乃是大剑纵横,虽然他是大神皇实力,但是,在狂怒魔的暴走姿态下,他也没有占到便宜。

    “怒仙霸体!”看到狂怒魔疯狂地轰杀向曹国剑,纯阳子看出端倪,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

    此时,李七夜也不去看狂怒魔与曹国剑一战,他目光落在陆皇身上,说道:“我最后说一次,要么立即给我滚,要么,我砍下你头颅当尿壶!”

    陆皇堵住祭坛入口,他想让自己尽量低调,不想卷入这一场战争中,但是,他抢了李七夜入口,李七夜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被李七夜当众如此羞辱,陆皇也忍不下这口气,他怒声地说道:“李七夜,你强横又如何,我祖陆连仙帝都不怕,还怕你一个小辈不成!”

    陆皇说出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毫不怕李七夜。

    这也不怪陆皇,他们祖陆出过三位树祖,现在他们祖陆是在三株祖树的庇护之下,他们这样强大的传承,号称是连仙帝都攻不下的门派,这怎么不让他是底气十足呢?

    “祖陆而己,我要灭它又有何难。”李七夜随意一笑,说道:“既然你不知进退,今天就从你入手,先杀了你这个傀儡,让你老鬼↘et爬出,再灭你们祖陆也不迟!”

    李七夜这随意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海口未免夸得太大了吧,灭掉祖陆?这只怕是需要仙帝重生吧!

    “砰”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血海国度中踏出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一站出来,整个天地都感受到了可怕无比的热浪扑面而来。

    此时,一个与李七夜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了,这个身影全身喷涌出了可怕的太阳精火,强大无比的太阳精火抛射出来,可以焚烧眼前的一切。

    如此可怕的高温。吓得很多人都是节节后退,不敢靠近这个身影所在的范围。

    “就让太阳神灭了你吧。”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就要看一看把你烧成了灰,你体内的那个老鬼会不会爬出来!”

    太阳神,十二神魔之一。

    太阳神出现之后,柳如烟轻笑一声,瞬间跃回了骨船,站在了李七夜身边。

    “呼”的一声,太阳神站在了祭坛边沿,一出手就是一颗太阳沉浮。这颗太阳瞬间笼罩住了陆皇,无穷无尽的太阳精火倾泻而下。

    “去”见到无穷无尽的太阳精火倾泻而来,陆皇也脸色大变,祭出了一个非木非金的巨盾,挡住倾泻而下的太阳精火。

    “嗡”的一声,太阳神五指一指,又浮现了第二颗太阳,太阳精火更是疯狂地倾泻而下。的到“啪、啪、啪”的燃烧声,陆皇的巨盾被烧毁。

    陆皇大惊。立即施出秘法,听到“滋、滋、滋”的冰封之声,眨眼之间,陆皇所在之时化作了一个冰雪世界,无穷无尽的玄冰化作了参天冰树,可怕的冰封力量欲挡住太阳精火。

    大家看着太阳神张手就是浮现太阳。又惊又好奇,有人甚至不由看着李七夜的血海国度,看着血海国度中的另外八个高大的身影,心里面发毛。

    现在李七夜一共是派出了四尊神魔,就能敌住海螺神皇、曹国剑、陆皇这样的人物。如果其他八尊再派出来呢,那是何等的强大?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看着血海国度的另外八尊神魔,完全猜不透,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说是化身,不像是化身,说是什么神魔,又给人感觉不像是神魔。

    事实上,这被李七夜称之为“神魔十二”的十二尊神魔,既不是什么化身,也不是什么神魔,更准确来说,这是十二件兵器!

    在葬佛高原的时候,李七夜曾经与葬佛高原做了交易,李七夜不用葬佛高原的力量,而葬佛高原就把他们收藏很久的一份材料送给了李七夜,这份材料就是被封在虚无空间的一块块碎铁。

    事实上,这不是什么碎铁,这是万念壶的边角料!在遥远无比的时代,在天地开启的时代,万念壶终于形成,成为了九大天宝之一,不过,万念壶成形之后,竟然还剩有边角料,而这些边角料就是被葬佛高原得到了。

    李七夜与葬佛高原作了交易之后,他得到了这些边角料,他用青灯黑火把这些边角料炼成了十二个铁人。

    炼成了十二个铁人之后,李七夜把它们放入血海国度,以血海国度的血气、天地精气蕴养它们,同时,李七夜还以十二仙体的仙体术去祭炼它们,每一尊铁人对应着一门仙体术。

    在祭炼的时候,李七夜用自己的体魄去承载十二尊铁人,这就意味着,这十二尊铁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李七夜的仙体之兵!

    如此一来,李七夜的体魄是什么样的层次,那么,十二尊铁人就是怎么样的层次,现在李七夜的体魄是属于仙体中成,那么,十二尊铁人也是仙体中成。

    对于这样看起来像化身一样的仙体之兵,李七夜取名为神魔十二,十二尊仙体之兵,有六尊以帝念炼成,有六尊以魔念炼成。

    而这被取名为魔神十二的仙体之兵,分别是:金刚神、圣泉神、长生神、太阳神、飞仙神、无垢神;怒狂魔、昼天魔、吞天魔、虚无魔、镇狱魔、破斧魔。

    这十二件仙体之兵,以万念壶的边角料炼化而成,再以仙帝、血祖的血气蕴养,那都已经足够了不起了,足够强大了,再以仙体术祭炼,拥有中成仙体的它们,威力之大,可想而知了。

    “滋”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太阳神手掌间浮现了第三个太阳,这顿时把陆皇的玄冰世界融化掉。

    “铛、铛、铛”一阵阵宛如金属一样的声音响起,太阳精火竟然化作了一道道法则,瞬间就钉在了陆皇的身上,一下子把陆皇锁住。

    陆皇的实力与太阳神相比起来,那是有着不小的距离,当三颗太阳锁住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无反抗之力。

    看到陆皇这样的实力,大家都不由猜测了一下,陆皇的实力最多也就是普通大贤而己,这让很多人感到奇怪,这样的实力,为何陆皇是如此的嚣张,出口就是挑战柳如烟她们呢,他的底气是从哪里来呢。

    “蓬”的一声,此时,在太阳精火之下陆皇全身着起火来,“啊”的一声惨叫,在太阳精火焚烧之下,陆皇不由惨叫一声,难于承受这种痛苦。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陆皇全身竟然是木化,他全身散发出了绿色的光芒,他化作了一尊木人。

    “返祖”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在场的树族立即知道这是什么。

    陆皇身上散发出来的绿光挡住了太阳精火的焚烧,似乎它拥有着磅礴无匹的生命力一样。

    “嗡”的一声,此时,太阳神手指间再浮现了两颗太阳,一共五颗太阳倾泻下无穷无尽的太阳精火,疯狂地焚烧炼化着陆皇。

    一阵“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太阳精火烧毁了绿光,霸道无比的太阳精火开始在陆皇身上燃烧起来。

    陆皇的本身也不知道是什么树,十分的耐火,虽然太阳精火十分的霸道,但是,焚烧的速度并不快,过了好一会儿才把陆皇烧成黑炭。

    但是,眨眼之间,陆皇身上又生长出了绿叶,被烧黑的身体开始又充满了生机,宛如又要恢复一样。

    “姓李的,你是烧不死我的!”陆皇大叫一声,他沐浴在太阳精火之下,有几分得意。

    李七夜也不在意,笑着说道:“放心,我很有耐心,烧死你这样的傀儡实在是太容易了,我只是要把老鬼逼来而己。”

    “嗡”的一声,此时,太阳神手掌间又浮现了五颗太阳,一共十颗太阳瞬间疯狂地焚烧着陆皇。

    “啊”陆皇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这样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让人听得都为之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陆皇被烧得焦黑,整个人都在扎挣着,但是,他被太阳精火的法则锁住了,却逃不了。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在陆皇被烧得焦黑如炭之时,眼看他就要被烧死了,但是,全身上再一次喷涌出了磅礴无穷的生命力,在这个时候陆皇身上竟然再次生长出绿味,被烧黑的身体竟然再一次返青,给人一种复活的感觉。

    这一次,再让陆皇撑住了太阳精火的焚烧,他就更得意了,狂笑地说道:“姓李的,就算你有一万颗太阳都烧不死我,你就自求多福吧,等我暴走的时候,你只不过是蚁蝼而己,我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你。”

    看到陆皇身上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甚至有人都觉得,陆皇这是死而复活。

    没有人知道陆皇为什么会这样,竟然是烧不死,眼看就要烧死了,眨眼之间就得到了磅礴无比的生命力,好像一下子复活过来。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八十五章 超度    (出现了一个BUG,当时烛九阴降临的时候,我说的是时间已经迅速的推进到了早晨日出,写的时候太嗨,忘记了这茬,当成午夜在写,大家就默认为烛九阴将时之沙交给林封谨之后,这样的异状就消失了,重新化成了黑夜,由此在阅读上给大家造成的不便,阿土鞠躬道歉。)

    面对这样的喝问,林封谨并没有停步,继续徐徐的走了进去,那种感觉完全就只能用若入无人之境来形容。

    很显然,此时敢于在得胜宫里面劫掠发财的,胆子肯定不小,野性也是特别足的,也是以小团体的形式来进行合作,专门有人负责劫掠,有人专门负责把风的,因此见到林封谨居然不走反进,当下便有人二话不说,提起了手中的长刀呼的一声当头砍了下来。

    这一刀砍得还是杀气逼人,威风凛凛,可以说是仿佛空气都被这一斩分了开来,有着分波逐流的感觉!仅凭这一刀,就知道这个挥刀的人在刀术上至少下了三十年的苦功,更是估计至少杀了好些人。

    若是来的是其余的普通人,中了这一刀之后,估计会立即就被“力劈华山”,从脑门处将人斩成竖着的两片,然后左右分开,肠脏四溢,鲜血飞溅,格外的惨烈

    可是林封谨一伸手,就扼住了对方的手腕!

    对于斩下的这一刀来说,握刀的手腕,就仿佛是毒蛇的七寸,要害,一旦被握住,那么就彻底的无法发挥出其威力了!

    斩出这一刀的,乃是一名吞蛇军中的伍长,叫做左横。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卫烈帝的脑残粉死忠,吞蛇卫当中的大部分人都相当于是被裹挟,蒙蔽了的,只是心腹要害,核心位置上都是六趾组织的成员而已,这左横也是野心勃勃,并且刀头歃血了这么多年,看多了生死厉害,早就有脱离的心思。

    他白天见到这个房间当中有不少的古董珍玩,又听一个眼光贼毒的同伴说,里面一幅画就能值三十两银子此时就趁乱想要捞上一票。咳咳,他说的那一副画其实并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东西,画上的内容乃是前朝文印真先生的成名作《蝶恋花》,不过却是当今的王写林老先生的仿品,然而也绝对不止三十两银子的。

    而左横也是存了有捞一票就走的心思,有道是挡人财路有若杀人父母,所以这一刀砍下来真的是毫不容情。

    只是他真的是运气不错,林封谨存了拿他立威给卫烈帝看的心思,所以没有下狠手,绕是如此,左横也是觉得自己被对方握住的手腕上面,居然是寒气逼人,在瞬间竟是失去了知觉,仿佛手腕那个已经完全化成了一块无法形容的寒冰,整个人的活力与精力正在疯狂的流逝,整个人连话都说不出来,竟是彻底的瘫软了下来,就更不要说什么趁势反击了。

    左横这边吃了亏,内室劫掠的人闻讯不对,急忙撵出来帮手,抽刀对准了林封谨就扑了上来,哪里知道迎面就见到了林封谨的手掌似缓似速的对准了他的脸庞直按了上来,这人乃是军中做斥候的,还算得上身手敏捷,大惊之下急忙就地一滚。

    可是他的这一滚,却恰似鱼儿在网中的挣扎,已经怎么都不可能逃得掉了。

    这斥候只觉得自己的左脚脚腕上猛然一紧,就仿佛是被套上了一根冰块做成的脚镣似的,然后左脚就完全麻痹,失去了知觉,紧接着这种麻痹感就传遍了全身上下,瘫软在这里都是一动不能动。

    林封谨信手打发了这两个人之后,忽然转身向后望去,便见到了一个提着半根木棒的老太监在门口瑟缩着,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看他的模样似乎是来阻止打劫的,但事实上若林封谨不在的话,搞不好这老太监都已经身首异处了。

    这老太监也算是尽忠职守的人,林封谨便不难为他,徐步走出了这房间,与这老太监擦肩而过,却是听到这老太监牙关上下交击,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两腿也是仿佛筛糠一样,散发出来了一股难闻的气息,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都坚持着没有倒下。

    林封谨继续朝着得胜宫深处走了过去,他虽然不认识这里的道路,不过却是能够感应到吕羽的尸身上遗留下来的龙气,他毕竟是一国之君,从死去一直到埋入寢陵之后四十九天,身上的龙气才会渐渐的消失,何况此时林封谨还拥有传国玉玺,这件神物更是对龙气的感应可以说是达到了十分变态的地步。

    林封谨在前行的过程当中,也是陆续遇到了两三批不长眼的人,依然是被他举手投足的打发了,到了后来,便根本就没有人敢于直面其锋芒,留守在这里的卫烈帝的心腹则是大着胆子去打探了一下消息,才发觉闯入的这个神秘人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杀,直面他的人都是只伤不死,可是当他看了看受伤的人后,然后顿时惊恐不已,下令马上将这样的异状传信出去,同时自己也是借着这个由头溜之大吉了。

    对于发生的这些事情,林封谨心里都是若明镜似的,当下他也不去管这些人,继续的前往吕羽的尸身存放的祭坛处。

    当时卫烈帝愤怒于自己的心腹忽然遇险被杀,甚至就连自己耗尽心血,打算复生左辅右弼的仪式都被破掉,所以当时他是直接冲破地底的祭坛而出,将本来十分隐秘的地下祭坛直接弄出来了一个大洞,因此也是让林封谨此时省掉了不少寻找的功夫。

    林封谨徐徐的步入到了这一处设计精密,布局验证的祭坛当中,八八六十四座祭墩依然是在迅速的组成元气漩涡,将地气源源不断的抽吸上来,聚集到了祭坛的核心处。旁边点着的火把则是在随风飘摇,不停的晃动,看起来似乎都有一种末路将至的气氛。

    当林封谨一走进来之后,应该是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这里便开始氤氲着一层淡淡的薄雾,然后还有飘飞的白色陵帐,空中似乎有着呜咽的气息,气氛格外的阴森,若是换了一个人的话,搞不好已经是两腿哆嗦马上就要跑路了。

    然而林封谨是什么人?此时他融合了地藏的记忆,可以说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有见过?他的眼光徐徐的扫过面前的薄雾,这目光却是平和,冷静,甚至还带着几分慈悲,最后则是停留在了一处雾气最浓的地方,然后徐徐的走了上前去。

    随着林封谨的上前,这薄雾似乎变得更加的浓重,浓稠,并且仿佛化成了流体,在不断的飘动着,依照此时林封谨的见识,当然看得出来这里实际上已经是在阵法的作用下,变成了人间界与中阴界交汇的地方,卫烈帝要布置下来这么一处阵法,当时估计也很是耗费了一番心思。

    眼见得浓雾似乎都要开始凝聚成人型,林封谨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淡淡的道: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他猛的拂袖,断喝道:

    “生生灭灭,缘起缘落,万物因果,后世评说!哚!!”

    随着林封谨最后这一声“哚”字的喝出,仿佛是雷击一样,顿时周围就响起来了一连串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云雾散去,便是见到自己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座神龛,这神龛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朱红色灵牌。

    旁人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处,又怎么瞒得过林封谨的眼睛?

    这东西便是卫烈帝苦心积虑打造出来保存自己手下得力臣子魂魄的法器,看起来仿佛是神龛,其实叫做护魂柜,乃是用三千年的寒阴木做成,魂魄在其中可以长期的休眠,被温养,乃是极其难得的宝物。

    大卫朝雄踞中原几百载,这样的庞大强势王朝的积累当中,也就只有三方寒阴木的木料而已,林封谨见到了之后,哪怕以他现在额外获得了地藏的见识,也是觉得意外之喜。

    林封谨的眼光扫过了这护魂柜,发觉这上面的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朱红色灵牌!

    而每一个灵牌上面应该都是写了字,可是这些字也仿佛是活着的那样,第一眼看起来是模糊的,仔细多看几眼的话,却是在自行的扭动,并不真切。仿佛灵牌上面的每一字都是要竭力的想要挣脱他的视线一般。

    “这个就是鬼文吗?根本就不是活人能阅读的文字?”林封谨从地藏的记忆当中寻找到了答案,便是闭上了眼睛,开始尝试用眉心当中的“心眼”来看。

    这一凝聚精神,顿时才发现,灵牌上面写着的,全部都是卫烈帝一朝的臣子名讳,还有生辰八字,上面还有魂魄的气息。

    这些人生前都是服毒自杀,死后因为对帝王的愚忠也是不得安宁,此时已经化成了冤魂一般的存在,可以说是怨气冲天,即便是被卫烈帝复生,也绝对不能算成是人了,而是半人半鬼的怪物,势必要荼毒人间。

    林封谨微微的吐了一口气,徐徐的伸出手去,这个动作看起来似乎很是普通,仔细分辨的话,却仿佛像是在充满了悲悯意味的想要抚摩什么。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空气当中更是响起来了一连串的奇怪声音,仿佛尖叫,有似乎是在怒骂,仔细听的话,竟仿佛是有许多个细小的声音在用极恶毒的语言一起咒骂着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