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出现了一个BUG,当时烛九阴降临的时候,我说的是时间已经迅速的推进到了早晨日出,写的时候太嗨,忘记了这茬,当成午夜在写,大家就默认为烛九阴将时之沙交给林封谨之后,这样的异状就消失了,重新化成了黑夜,由此在阅读上给大家造成的不便,阿土鞠躬道歉。)

    面对这样的喝问,林封谨并没有停步,继续徐徐的走了进去,那种感觉完全就只能用若入无人之境来形容。

    很显然,此时敢于在得胜宫里面劫掠发财的,胆子肯定不小,野性也是特别足的,也是以小团体的形式来进行合作,专门有人负责劫掠,有人专门负责把风的,因此见到林封谨居然不走反进,当下便有人二话不说,提起了手中的长刀呼的一声当头砍了下来。

    这一刀砍得还是杀气逼人,威风凛凛,可以说是仿佛空气都被这一斩分了开来,有着分波逐流的感觉!仅凭这一刀,就知道这个挥刀的人在刀术上至少下了三十年的苦功,更是估计至少杀了好些人。

    若是来的是其余的普通人,中了这一刀之后,估计会立即就被“力劈华山”,从脑门处将人斩成竖着的两片,然后左右分开,肠脏四溢,鲜血飞溅,格外的惨烈

    可是林封谨一伸手,就扼住了对方的手腕!

    对于斩下的这一刀来说,握刀的手腕,就仿佛是毒蛇的七寸,要害,一旦被握住,那么就彻底的无法发挥出其威力了!

    斩出这一刀的,乃是一名吞蛇军中的伍长,叫做左横。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卫烈帝的脑残粉死忠,吞蛇卫当中的大部分人都相当于是被裹挟,蒙蔽了的,只是心腹要害,核心位置上都是六趾组织的成员而已,这左横也是野心勃勃,并且刀头歃血了这么多年,看多了生死厉害,早就有脱离的心思。

    他白天见到这个房间当中有不少的古董珍玩,又听一个眼光贼毒的同伴说,里面一幅画就能值三十两银子此时就趁乱想要捞上一票。咳咳,他说的那一副画其实并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东西,画上的内容乃是前朝文印真先生的成名作《蝶恋花》,不过却是当今的王写林老先生的仿品,然而也绝对不止三十两银子的。

    而左横也是存了有捞一票就走的心思,有道是挡人财路有若杀人父母,所以这一刀砍下来真的是毫不容情。

    只是他真的是运气不错,林封谨存了拿他立威给卫烈帝看的心思,所以没有下狠手,绕是如此,左横也是觉得自己被对方握住的手腕上面,居然是寒气逼人,在瞬间竟是失去了知觉,仿佛手腕那个已经完全化成了一块无法形容的寒冰,整个人的活力与精力正在疯狂的流逝,整个人连话都说不出来,竟是彻底的瘫软了下来,就更不要说什么趁势反击了。

    左横这边吃了亏,内室劫掠的人闻讯不对,急忙撵出来帮手,抽刀对准了林封谨就扑了上来,哪里知道迎面就见到了林封谨的手掌似缓似速的对准了他的脸庞直按了上来,这人乃是军中做斥候的,还算得上身手敏捷,大惊之下急忙就地一滚。

    可是他的这一滚,却恰似鱼儿在网中的挣扎,已经怎么都不可能逃得掉了。

    这斥候只觉得自己的左脚脚腕上猛然一紧,就仿佛是被套上了一根冰块做成的脚镣似的,然后左脚就完全麻痹,失去了知觉,紧接着这种麻痹感就传遍了全身上下,瘫软在这里都是一动不能动。

    林封谨信手打发了这两个人之后,忽然转身向后望去,便见到了一个提着半根木棒的老太监在门口瑟缩着,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看他的模样似乎是来阻止打劫的,但事实上若林封谨不在的话,搞不好这老太监都已经身首异处了。

    这老太监也算是尽忠职守的人,林封谨便不难为他,徐步走出了这房间,与这老太监擦肩而过,却是听到这老太监牙关上下交击,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两腿也是仿佛筛糠一样,散发出来了一股难闻的气息,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都坚持着没有倒下。

    林封谨继续朝着得胜宫深处走了过去,他虽然不认识这里的道路,不过却是能够感应到吕羽的尸身上遗留下来的龙气,他毕竟是一国之君,从死去一直到埋入寢陵之后四十九天,身上的龙气才会渐渐的消失,何况此时林封谨还拥有传国玉玺,这件神物更是对龙气的感应可以说是达到了十分变态的地步。

    林封谨在前行的过程当中,也是陆续遇到了两三批不长眼的人,依然是被他举手投足的打发了,到了后来,便根本就没有人敢于直面其锋芒,留守在这里的卫烈帝的心腹则是大着胆子去打探了一下消息,才发觉闯入的这个神秘人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杀,直面他的人都是只伤不死,可是当他看了看受伤的人后,然后顿时惊恐不已,下令马上将这样的异状传信出去,同时自己也是借着这个由头溜之大吉了。

    对于发生的这些事情,林封谨心里都是若明镜似的,当下他也不去管这些人,继续的前往吕羽的尸身存放的祭坛处。

    当时卫烈帝愤怒于自己的心腹忽然遇险被杀,甚至就连自己耗尽心血,打算复生左辅右弼的仪式都被破掉,所以当时他是直接冲破地底的祭坛而出,将本来十分隐秘的地下祭坛直接弄出来了一个大洞,因此也是让林封谨此时省掉了不少寻找的功夫。

    林封谨徐徐的步入到了这一处设计精密,布局验证的祭坛当中,八八六十四座祭墩依然是在迅速的组成元气漩涡,将地气源源不断的抽吸上来,聚集到了祭坛的核心处。旁边点着的火把则是在随风飘摇,不停的晃动,看起来似乎都有一种末路将至的气氛。

    当林封谨一走进来之后,应该是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这里便开始氤氲着一层淡淡的薄雾,然后还有飘飞的白色陵帐,空中似乎有着呜咽的气息,气氛格外的阴森,若是换了一个人的话,搞不好已经是两腿哆嗦马上就要跑路了。

    然而林封谨是什么人?此时他融合了地藏的记忆,可以说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有见过?他的眼光徐徐的扫过面前的薄雾,这目光却是平和,冷静,甚至还带着几分慈悲,最后则是停留在了一处雾气最浓的地方,然后徐徐的走了上前去。

    随着林封谨的上前,这薄雾似乎变得更加的浓重,浓稠,并且仿佛化成了流体,在不断的飘动着,依照此时林封谨的见识,当然看得出来这里实际上已经是在阵法的作用下,变成了人间界与中阴界交汇的地方,卫烈帝要布置下来这么一处阵法,当时估计也很是耗费了一番心思。

    眼见得浓雾似乎都要开始凝聚成人型,林封谨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淡淡的道: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他猛的拂袖,断喝道:

    “生生灭灭,缘起缘落,万物因果,后世评说!哚!!”

    随着林封谨最后这一声“哚”字的喝出,仿佛是雷击一样,顿时周围就响起来了一连串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云雾散去,便是见到自己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座神龛,这神龛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朱红色灵牌。

    旁人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处,又怎么瞒得过林封谨的眼睛?

    这东西便是卫烈帝苦心积虑打造出来保存自己手下得力臣子魂魄的法器,看起来仿佛是神龛,其实叫做护魂柜,乃是用三千年的寒阴木做成,魂魄在其中可以长期的休眠,被温养,乃是极其难得的宝物。

    大卫朝雄踞中原几百载,这样的庞大强势王朝的积累当中,也就只有三方寒阴木的木料而已,林封谨见到了之后,哪怕以他现在额外获得了地藏的见识,也是觉得意外之喜。

    林封谨的眼光扫过了这护魂柜,发觉这上面的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朱红色灵牌!

    而每一个灵牌上面应该都是写了字,可是这些字也仿佛是活着的那样,第一眼看起来是模糊的,仔细多看几眼的话,却是在自行的扭动,并不真切。仿佛灵牌上面的每一字都是要竭力的想要挣脱他的视线一般。

    “这个就是鬼文吗?根本就不是活人能阅读的文字?”林封谨从地藏的记忆当中寻找到了答案,便是闭上了眼睛,开始尝试用眉心当中的“心眼”来看。

    这一凝聚精神,顿时才发现,灵牌上面写着的,全部都是卫烈帝一朝的臣子名讳,还有生辰八字,上面还有魂魄的气息。

    这些人生前都是服毒自杀,死后因为对帝王的愚忠也是不得安宁,此时已经化成了冤魂一般的存在,可以说是怨气冲天,即便是被卫烈帝复生,也绝对不能算成是人了,而是半人半鬼的怪物,势必要荼毒人间。

    林封谨微微的吐了一口气,徐徐的伸出手去,这个动作看起来似乎很是普通,仔细分辨的话,却仿佛像是在充满了悲悯意味的想要抚摩什么。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空气当中更是响起来了一连串的奇怪声音,仿佛尖叫,有似乎是在怒骂,仔细听的话,竟仿佛是有许多个细小的声音在用极恶毒的语言一起咒骂着什么!!

第1373章神魔十二    随意击败了太阳王和林道长,纯阳子也没有得意,而是站在一旁,对于金刚神与彩螺神皇之间的一战,看得津津有味。

    看着金刚神全身是金光闪闪,佛光涌现,在彩螺神皇一次又一次的攻伐之下,依然是丝毫不损,这让纯阳子看得双眼一亮。

    “果然是金刚不灭体。”纯阳子从中看出了端倪,不由点了点头说道。

    “砰、砰、砰……”一阵阵的碰撞声音响起,星火溅射。彩螺神皇的长枪就像蛟龙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钉在了金刚神身上,但是,金刚神却丝毫不损,它一次又一次地疯狂反扑彩螺神皇,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这让彩螺神皇要疯了,他的实力明明比金刚神高出很多,但是,金刚神一次又一次疯狂的反扑,反而让他节节后退。

    换作是其他的敌人,早就不知道被他杀死了多少次了,问题是,眼前的金刚神根本就杀不死,在他一次又一次轰杀之下,在最威力极强的毁灭手段之下,最多也就是在他身上刺出一个枪眼来,刺穿它的身体都不可能。

    “给我滚”终于,彩螺神也是狂怒了,怒吼一声之下,他终于祭出了一个杀手锏!一个巨锤直轰而下。

    这个巨锤凌空一击,可以击碎日月,毁灭星辰,一毁之威挟着无上真神的神威,宛如一尊真神碾压而至。

    “砰”的一声巨响,在巨锤之下,金刚神终于被砸得飞了出去,被狠狠地砸入了泥坑之中,把大地撞出了一个沉坑。

    在这样的巨锤之下,金刚神的胸膛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陷,一看就知道这一锤砸碎了金刚神的胸膛。

    此时,彩螺神皇手持着巨锤,这个巨锤闪动着五彩神光,在他手中。这把巨锤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充满了真神的力量,在这一刻,彩螺神皇宛如是化作了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灵一样。

    这把巨锤被称之为真神之锤。乃是彩螺神皇祖先留下的真神之兵,他身上流淌着真神血统,真神之锤在他手中更能发挥强大无匹的威力。

    “这一锤够猛的,如果是同一级别的天神皇,手中没有帝兵的话。只怕会被一锤秒杀。”看到彩螺神皇手持着真神之锤,让不少人为之敬畏。

    一尊神皇,这已经足够让众多修士敬畏了,当他手持真神之兵的时候,更让人为之敬畏。

    “滋”的一声响起,此时,金刚神爬了起来,它那被砸碎的胸膛竟然一下子愈合恢复,一点都不受影响。

    “轰”的一声,金刚神又是双拳轰了上来。根本就无惧于金刚神的真神之锤。

    “砰、砰、砰……”一阵阵捶砸之声响起,持有真神之锤后,彩螺神皇毫无疑问是占了上风,他以真神的威力压制金刚神,一次又一次地狂砸在了金刚神身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狂砸之下,金刚神的胸膛、肩膀甚至是头颅都被真神之锤砸得变形,但是,只是“滋”的一声响起,被砸得变形的部位又瞬间愈合恢复,一点都不受影响。继续大战彩螺神皇。

    看到这样的一幕,既是让人无语,又是让人毛骨悚然,连持有真神之锤的彩螺神皇都杀不死金刚神。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这绝对是修练了金刚不灭体。”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作出了定论说道。

    不过,值得彩螺神皇庆幸的是,虽然他是杀不死金刚神,但是,以他的实力。持着真神之锤是完全压制了金刚神,这至少让他松了一口气。

    “一个不行是吧,好,那就再来一个。”就在彩螺神皇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笑了一起来,说道:“战得了神祇是吧,那就战一战魔王吧。”

    随着李七夜的话一落下,“砰”的一声,血海国度中跨出一个身影来。

    这个身影站出来之后,让人再一次看得傻眼,这个身影与李七夜是一模一样的,似乎就是第二个李七夜。

    不同的是,眼前这个身影竟然是魔气焰天,如同一尊魔王临世。不过,当它魔气一收敛的时候,它竟然宛如消失了一样,它又宛如是无处不在一样!

    虚无魔,这是血海国度蕴养的十二神魔之一。

    “砰”的一声,就在所有人傻眼之时,压制住金刚神的彩螺神皇突然背部受了一击,打得他从空中翻滚下来,吐了一口鲜血。

    不知道什么时候虚无魔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掌把彩螺神皇劈翻。

    彩螺神皇这样强大的道行,都没有发现虚无魔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连虚无魔偷袭他的时候他都一无所知。

    “杀”彩螺神皇怒吼一声,瞬间踏上天空,一锤直轰向虚无魔,但是,一锤落下,虚无魔消失了,就算彩螺神皇打开天眼,都无法找到虚无魔!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金刚神攻了上来了,它把整个身体当作了兵器,以最凶猛的姿态直撞而来。

    彩螺神皇没办法,只好是放弃虚无魔,提起真神之锤,直砸向金刚神。

    “轰、轰、轰……”彩螺神一次又一次砸在了金刚神的身上,他把怒气是发泄在了金刚神的身上。

    但是,金刚神就是金刚不灭,不管彩螺神怎么样砸都杀不死它。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彩螺神皇疯狂地砸向金刚神的时候,虚无魔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了,它一下子就站在了金刚神与彩螺神皇之间,瞬间一掌击在了彩螺神的胸膛上。

    彩螺神皇虽然已经有防备了,但是,依然被这突然而来的一掌击翻,吐了一口鲜血。

    “杀”彩螺神皇狂吼一声,虽然虚无魔的一掌要不了他的命,但是,被偷袭得受伤,这实在是让他颜脸无存,他瞬间轰至,欲斩虚无魔,但是,他还没轰到,虚无魔就消失了。

    而在这个时候金刚神又扑杀上来了,彩螺神皇只好轰杀向金刚神。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两个一模一样的李七夜,一个是神,一个是魔,一个是怎么样打都打不死,一个是无所不在、遁形无踪,这样的一魔一神,那简直就是绝配,根本就是让人无从下手。

    “虚无体”看到虚无魔无所不在,又是遁形无踪,纯阳子看出了端倪,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坐于甲板上的李七夜不去看金刚神与彩螺神的战斗,他看着曹国剑说道:“上次都想杀你了,算你幸运,逃了一命,今天就把你宰了。”

    李七夜先是惹上了彩螺神皇,现在又要战曹国剑,这让很多人无语,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嚣张,但是,他也的确是有嚣张的实力。

    被李七夜说得宛如是砧板上的鱼肉一样,这让曹国剑也狂怒,他好歹也是一尊大神皇,被一个晚辈说得如此不堪,这让他以后如何立足?

    “小辈,上来一战!”曹国剑也登上了湖岸,指着李七夜怒声地说道。他就不相信李七夜大战彩螺神皇,还能有余力打得过他。

    “战就战,今天取你狗头。”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把曹国剑气得吐血,“轰”的一声,他血气冲天,大神皇之威瞬间碾压而至,“铛”的一声,他是大剑在手,剑气纵横。

    “砰”的一声,此时,与李七夜一模一样的另一尊魔王从血海国度踏了出来。

    这尊魔王一踏出来,顿时魔焰滔天,它散发出来的魔焰比虚无魔更加的炽热,它那冲天而起的魔焰宛如是遮住了天空的双翅,听到“嗡”的一声,魔焰浮现在了它的身后,化作了巨大无比的双翅。

    狂怒魔,十二神魔之一。

    “铮”的一声,此时狂怒魔的双翼魔焰化作了两把尖刀,瞬间攻向了曹国剑。

    “来得好。”曹剑国长啸一声,大剑悬空,随着“铮、铮、铮”的剑吟响起,瞬间是千万把神剑,宛如万剑归宗一样,轰杀向了狂怒魔。

    “铛、铛、铛”一阵阵刀剑相碰声响起,狂怒魔双刀化作了旋风,一次又一次地挡击着轰杀而来的千万把神剑,不过,那怕是狂怒魔的双刀是泼水不进,依然是被千万把神剑逼得节节后退。

    “轰”一声巨响,在千万把神剑逼得节节后退之时,狂怒魔终于发飙了,随着一声狂吼,瞬间疯狂的魔焰冲天而起,以疯狂无比的速度扩散,眨眼之间,狂怒魔全身喷涌出了无数的魔焰,身体一下子变得巨大无比。

    与此同时,狂怒魔的战斗力瞬间疯狂飙升,眨眼之间就飙升上了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顿时之间,狂怒魔的实力一下子飙升到了与曹国剑同一个层次。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狂怒魔的魔焰一卷,瞬间碾碎了千万把神剑,听到“铛”的一声,长刀直取曹国剑。

    “杀”曹国剑狂吼一声,大剑斩星辰,他也不再保留实力,直斩向狂怒魔!

    在此之前,狂怒魔的实力绝对没有神皇层次,但是,眨眼之间狂怒魔把实力飙升到了曹国剑的层次,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