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意击败了太阳王和林道长,纯阳子也没有得意,而是站在一旁,对于金刚神与彩螺神皇之间的一战,看得津津有味。

    看着金刚神全身是金光闪闪,佛光涌现,在彩螺神皇一次又一次的攻伐之下,依然是丝毫不损,这让纯阳子看得双眼一亮。

    “果然是金刚不灭体。”纯阳子从中看出了端倪,不由点了点头说道。

    “砰、砰、砰……”一阵阵的碰撞声音响起,星火溅射。彩螺神皇的长枪就像蛟龙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钉在了金刚神身上,但是,金刚神却丝毫不损,它一次又一次地疯狂反扑彩螺神皇,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这让彩螺神皇要疯了,他的实力明明比金刚神高出很多,但是,金刚神一次又一次疯狂的反扑,反而让他节节后退。

    换作是其他的敌人,早就不知道被他杀死了多少次了,问题是,眼前的金刚神根本就杀不死,在他一次又一次轰杀之下,在最威力极强的毁灭手段之下,最多也就是在他身上刺出一个枪眼来,刺穿它的身体都不可能。

    “给我滚”终于,彩螺神也是狂怒了,怒吼一声之下,他终于祭出了一个杀手锏!一个巨锤直轰而下。

    这个巨锤凌空一击,可以击碎日月,毁灭星辰,一毁之威挟着无上真神的神威,宛如一尊真神碾压而至。

    “砰”的一声巨响,在巨锤之下,金刚神终于被砸得飞了出去,被狠狠地砸入了泥坑之中,把大地撞出了一个沉坑。

    在这样的巨锤之下,金刚神的胸膛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陷,一看就知道这一锤砸碎了金刚神的胸膛。

    此时,彩螺神皇手持着巨锤,这个巨锤闪动着五彩神光,在他手中。这把巨锤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充满了真神的力量,在这一刻,彩螺神皇宛如是化作了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灵一样。

    这把巨锤被称之为真神之锤。乃是彩螺神皇祖先留下的真神之兵,他身上流淌着真神血统,真神之锤在他手中更能发挥强大无匹的威力。

    “这一锤够猛的,如果是同一级别的天神皇,手中没有帝兵的话。只怕会被一锤秒杀。”看到彩螺神皇手持着真神之锤,让不少人为之敬畏。

    一尊神皇,这已经足够让众多修士敬畏了,当他手持真神之兵的时候,更让人为之敬畏。

    “滋”的一声响起,此时,金刚神爬了起来,它那被砸碎的胸膛竟然一下子愈合恢复,一点都不受影响。

    “轰”的一声,金刚神又是双拳轰了上来。根本就无惧于金刚神的真神之锤。

    “砰、砰、砰……”一阵阵捶砸之声响起,持有真神之锤后,彩螺神皇毫无疑问是占了上风,他以真神的威力压制金刚神,一次又一次地狂砸在了金刚神身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狂砸之下,金刚神的胸膛、肩膀甚至是头颅都被真神之锤砸得变形,但是,只是“滋”的一声响起,被砸得变形的部位又瞬间愈合恢复,一点都不受影响。继续大战彩螺神皇。

    看到这样的一幕,既是让人无语,又是让人毛骨悚然,连持有真神之锤的彩螺神皇都杀不死金刚神。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这绝对是修练了金刚不灭体。”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作出了定论说道。

    不过,值得彩螺神皇庆幸的是,虽然他是杀不死金刚神,但是,以他的实力。持着真神之锤是完全压制了金刚神,这至少让他松了一口气。

    “一个不行是吧,好,那就再来一个。”就在彩螺神皇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笑了一起来,说道:“战得了神祇是吧,那就战一战魔王吧。”

    随着李七夜的话一落下,“砰”的一声,血海国度中跨出一个身影来。

    这个身影站出来之后,让人再一次看得傻眼,这个身影与李七夜是一模一样的,似乎就是第二个李七夜。

    不同的是,眼前这个身影竟然是魔气焰天,如同一尊魔王临世。不过,当它魔气一收敛的时候,它竟然宛如消失了一样,它又宛如是无处不在一样!

    虚无魔,这是血海国度蕴养的十二神魔之一。

    “砰”的一声,就在所有人傻眼之时,压制住金刚神的彩螺神皇突然背部受了一击,打得他从空中翻滚下来,吐了一口鲜血。

    不知道什么时候虚无魔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掌把彩螺神皇劈翻。

    彩螺神皇这样强大的道行,都没有发现虚无魔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连虚无魔偷袭他的时候他都一无所知。

    “杀”彩螺神皇怒吼一声,瞬间踏上天空,一锤直轰向虚无魔,但是,一锤落下,虚无魔消失了,就算彩螺神皇打开天眼,都无法找到虚无魔!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金刚神攻了上来了,它把整个身体当作了兵器,以最凶猛的姿态直撞而来。

    彩螺神皇没办法,只好是放弃虚无魔,提起真神之锤,直砸向金刚神。

    “轰、轰、轰……”彩螺神一次又一次砸在了金刚神的身上,他把怒气是发泄在了金刚神的身上。

    但是,金刚神就是金刚不灭,不管彩螺神怎么样砸都杀不死它。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彩螺神皇疯狂地砸向金刚神的时候,虚无魔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了,它一下子就站在了金刚神与彩螺神皇之间,瞬间一掌击在了彩螺神的胸膛上。

    彩螺神皇虽然已经有防备了,但是,依然被这突然而来的一掌击翻,吐了一口鲜血。

    “杀”彩螺神皇狂吼一声,虽然虚无魔的一掌要不了他的命,但是,被偷袭得受伤,这实在是让他颜脸无存,他瞬间轰至,欲斩虚无魔,但是,他还没轰到,虚无魔就消失了。

    而在这个时候金刚神又扑杀上来了,彩螺神皇只好轰杀向金刚神。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两个一模一样的李七夜,一个是神,一个是魔,一个是怎么样打都打不死,一个是无所不在、遁形无踪,这样的一魔一神,那简直就是绝配,根本就是让人无从下手。

    “虚无体”看到虚无魔无所不在,又是遁形无踪,纯阳子看出了端倪,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坐于甲板上的李七夜不去看金刚神与彩螺神的战斗,他看着曹国剑说道:“上次都想杀你了,算你幸运,逃了一命,今天就把你宰了。”

    李七夜先是惹上了彩螺神皇,现在又要战曹国剑,这让很多人无语,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嚣张,但是,他也的确是有嚣张的实力。

    被李七夜说得宛如是砧板上的鱼肉一样,这让曹国剑也狂怒,他好歹也是一尊大神皇,被一个晚辈说得如此不堪,这让他以后如何立足?

    “小辈,上来一战!”曹国剑也登上了湖岸,指着李七夜怒声地说道。他就不相信李七夜大战彩螺神皇,还能有余力打得过他。

    “战就战,今天取你狗头。”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把曹国剑气得吐血,“轰”的一声,他血气冲天,大神皇之威瞬间碾压而至,“铛”的一声,他是大剑在手,剑气纵横。

    “砰”的一声,此时,与李七夜一模一样的另一尊魔王从血海国度踏了出来。

    这尊魔王一踏出来,顿时魔焰滔天,它散发出来的魔焰比虚无魔更加的炽热,它那冲天而起的魔焰宛如是遮住了天空的双翅,听到“嗡”的一声,魔焰浮现在了它的身后,化作了巨大无比的双翅。

    狂怒魔,十二神魔之一。

    “铮”的一声,此时狂怒魔的双翼魔焰化作了两把尖刀,瞬间攻向了曹国剑。

    “来得好。”曹剑国长啸一声,大剑悬空,随着“铮、铮、铮”的剑吟响起,瞬间是千万把神剑,宛如万剑归宗一样,轰杀向了狂怒魔。

    “铛、铛、铛”一阵阵刀剑相碰声响起,狂怒魔双刀化作了旋风,一次又一次地挡击着轰杀而来的千万把神剑,不过,那怕是狂怒魔的双刀是泼水不进,依然是被千万把神剑逼得节节后退。

    “轰”一声巨响,在千万把神剑逼得节节后退之时,狂怒魔终于发飙了,随着一声狂吼,瞬间疯狂的魔焰冲天而起,以疯狂无比的速度扩散,眨眼之间,狂怒魔全身喷涌出了无数的魔焰,身体一下子变得巨大无比。

    与此同时,狂怒魔的战斗力瞬间疯狂飙升,眨眼之间就飙升上了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顿时之间,狂怒魔的实力一下子飙升到了与曹国剑同一个层次。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狂怒魔的魔焰一卷,瞬间碾碎了千万把神剑,听到“铛”的一声,长刀直取曹国剑。

    “杀”曹国剑狂吼一声,大剑斩星辰,他也不再保留实力,直斩向狂怒魔!

    在此之前,狂怒魔的实力绝对没有神皇层次,但是,眨眼之间狂怒魔把实力飙升到了曹国剑的层次,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第八十四章 目标    林封谨伸出手去,天舍利在他的掌心当中闪耀着,仿佛是一颗黑到了纯净无比的珍珠也似的,黑暗是混沌的象征,但是混沌正是整个世界的起源,孕育天地之间一切事物的胚胎,此时的这颗天舍利在接触到了大量的愿力之后,便已经彻底的蜕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不过,这种蜕变并没有给人带来任何的威胁恐怖的感觉,反而是温润,包容,还有一种难以述说的博大包容。

    而传国玉玺则是感应到了其中磅礴澎湃的龙气,这件神物同样也是渴望着龙气的滋润,顿时毫不犹豫的投向了林封谨的掌心当中,迅速的就隐没在了其中。

    林封谨做完这件事以后,立即又是感觉到了头目晕眩,几乎是站立不稳,踉跄了一下之后亏得被石奴马上扶住,他从腰间再次掏出一葫芦回天饮,咕嘟咕嘟的喝着,冰冷的药液流过喉咙,落入到了胃中,激起了一阵一阵抽搐也似的火热。

    随着药力的四处散发,林封谨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痛感才苏醒了过来,火辣辣的药力随着血脉四处游走,四肢百骸略微一动,便是咯吱咯吱的酸痛,似乎像是锈蚀了的机器,还要掉落下来大量的碎屑。

    具体一点来说,他的肝脏都碎成了三块,肾脏被严重的震荡,肿得仿佛像是个拳头,而心脏当中的肌肉纤维都断掉了四分之一——这是最要命的,因为其余的器官或者手脚之类的伤害,可以选择暂时的不使用它来加快痊愈的速度,而心脏则是因为其特殊性,根本就没可能停下来,如果心脏都一旦停下来了之后,里面的肌肉纤维愈合与否也是并不重要了

    事实上,若不是林封谨的五脏六腑的坚韧程度乃是常人的数十倍,他此时身上的蕴蓄的暗伤就已经能要他的命!

    大概在原地矗立了好一会儿,林封谨忽然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一弯腰就呕吐出来了好几口鲜血,这些血液都是紫黑色的,里面甚至有着块状的血团,腥臭刺鼻,不过林封谨呕血之后,表情缓和松快了许多,这说明他体内的暗伤在药力的作用开始痊愈,乃是个好的现象。

    呕吐出来了体内的淤血之后,林封谨总算是觉得缓过了气来,他眺望了一下远处邺都的方向,遗憾的叹了口气道:

    “卫烈帝你的命可真是硬呢,算你命不该绝。”

    毫无疑问,林封谨对卫烈帝来说,那是恨之入骨的,当他一声令下,让手下斩掉自己父母,爱人的脑袋的时候,给予林封谨的痛苦和重创,那是永生难忘。

    此时若是林封谨还在全盛状态下的话,那么是不难追上去做掉卫烈帝的,毕竟此人面对烛九阴的时候,也是惨遭重创,连传国玉玺都丢掉了,底牌全部打了出来,更是惶惶若丧家犬,不过现在林封谨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则是很难去追杀他了,毕竟卫烈帝的身边还有大群的吞蛇卫。

    并且卫烈帝的六趾组织也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一旦不能在短时间内击杀了他,那么时间拖长了的话,就可以说是相当的麻烦了。

    既然如此,林封谨此时的首要任务,那当然就是将自己的亲信和家人先救出来再说!

    之前林封谨用强大的意志力突破极限,重新暂时夺取回来了烛九阴对自己身体的操控权,然后施展出时光倒流的法术,将自己的家人倒流回到了三天之前的状态当中,为什么是三天之前?

    便是因为三天前的这个时候,林封谨已经是未雨绸缪,已经是将家中的警戒程度提升到了最高,一旦事情有不对的时候,便是可以立即通过各个渠道到处逃走。因此三天之前,家中的人也是有了非常明确的思想准备,同时,全家人当时都是呆在了隐秘的城外庄子上,而截至林封谨出发之前,这个庄子处都还没有传来被查封的消息,则是足以证明庄子的安全性是相当靠得住的。

    而事实上林封谨的全家并非是在藏匿的密窟当中被抓到的,而是在离开了密窟,前往吴作城的路上。

    此时林封谨将他们回溯到了三天之前的时间点上,那就基本上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同时,自己的家人也是对当前的时局有着很清晰的认识,不至于直接走到街上去自投罗网。

    这时候,林封谨忽有所感,对着旁边微微一指,水娥立即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迅速的飘飞了过去,旋即便是转身回来,顿时就见到了她的掌心当中捧着一只仿佛是红色玛瑙也似的虫子,正是林封谨豢养的土豪金。

    说实话,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土豪金的作用就真的是微乎其微了,林封谨在于卫烈帝钱慎的手下木先生的战斗当中,神器的气劲激荡冲撞,就直接将伺机偷袭的土豪金给震飞了出去。

    不过众所周知的是,虫子的生命力可以说是异常顽强的,而土豪金的外壳也是给予了它强有力的保护,因此土豪金虽然被撞飞,晕死在了泥土里面,却并没有什么大碍,此时水娥轻轻的吹出了一口淡淡的雾气,便是令它苏醒了过来。

    有了土豪金之后,林封谨便迅速的咬破手指,写了一份血书,然后让迅速的赶去父母亲人容身的三盘碾,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等自己前来一起汇合就好。根据土豪金的飞行速度,大概也要不了半个时辰。

    而林封谨与土豪金心血相连,只要达成了任务,虽然距离很远林封谨得不到详细的情况,不过土豪金的预警信号还是能收到的,也就是说,只要半个时辰后林封谨没有收到预警的消息,便足以可以证明一切都没事了。

    做完了这件事以后,林封谨继续闭着眼睛,熟悉整理着自己脑海当中狂涌进来的大量信息,同时让自己的身体充分的吸收着药物,痊愈着伤势,水娥和石奴之前虽然也是消耗巨大,不过石奴依然是在警惕的守卫着,而水娥则是积累着自己的灵力,一旦足够了以后,便是会释放出一个“甘霖术”,让空中朦胧出点点白色雾气,旋即被林封谨的身体吸收。

    这白色雾气乃是水之精华,渗透入林封谨的身体以后,能迅速的融入他的四肢百骸当中,徐徐的进行修复,仿佛是春风化雨,林封谨服用的回天饮药效十分霸烈,总是有遗漏的地方,便需要这甘霖术若春风化雨那样,徐徐的进行调和。

    大概隔了小半个时辰左右,林封谨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灵当中传来了微微的悸动,显然是土豪金成功送信了过去,家人无恙因此特地发回了消息,林封谨心中的这块石头既然放下来了以后,便开始准备理清当下自己要做的几件事:

    短期内要做的事情,首先是将吕羽和红先生的尸体取来埋掉,然后入土为安再说。同时,自己现身在了这得胜宫当中的消息,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当中传入到卫烈帝钱慎的耳朵里面去。

    绕是这卫烈帝老奸巨猾,也决计不可能想得到林封谨这期间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更不可能猜测得到这其中的各种曲折关窍,甚至就算是此时中原最为擅长卜算的人,也没可能从中推算出来其中大概走向脉络。

    为什么?

    因为这其中牵扯到的东西太多了,烛九阴的存亡,佛尊的生灭,地藏的三千年布局要推算这些的话,哪怕是在三千年之前,也是至少需要大型的巫卜法阵联手进行,何况是以现在的中原水准,恐怕一起卦的话,那么占卜的人就会马上感觉到极大的恐惧,若是继续下去只有一个,那就是直接爆掉脑袋死去。

    所以,对于卫烈帝来说,林封谨过了一两个时辰之后还出现在得胜宫的消息一传入他的耳朵当中之后,他肯定是会将“林封谨”当成是继续降临下来的烛九阴,当然,烛九阴应该是采用了他所不知道的某些秘术,所以可以额外在人世间逗留。

    接下来卫烈帝必然是吓得屁滚尿流,有多远逃多远,有多隐蔽就藏多隐蔽!因为倘若烛九阴还活着的话,卫烈帝肯定会觉得,自己身上那充沛无比的妖命之力,就是烛九阴亟需得到的首选目标!

    从卫烈帝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就看得出来,他肯定是一个小心的人,而往往小心的人,做事的风格都是趋向于谨慎行事这一类的,因此,就算是卫烈帝钱慎心中生出什么怀疑来,也决计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匆匆逃走。

    而林封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借着这个消息来吸引住卫烈帝的注意力,让他根本就无暇旁顾,毕竟六趾组织的势力也是非常强大,何况还有官方的帮忙?林封谨自己不怕,但是若对方全力出手,他的家人却是很难保证没有意外——有了这件事来吸引卫烈帝的精力,这其中的缓冲时间,就足够他和自己的家人离开北齐了,等到了草原上,自己没有了后顾之忧,那才是慢慢算账的时候。

    接下来短期内要做的事情,便是吕羽的儿子怎么处理的问题,林封谨此时若是将他送回宫中,卫烈帝肯定是会将其扶植成傀儡的。

    这一次卫烈帝在得胜宫这里也可以说是伤亡惨重,本来献祭吕羽,使四大将军和左辅,右弼复生的计划也是就此告破,那么林封谨觉得十年内这孩子应该是对卫烈帝的计划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因此就没有性命之忧。

    而十年的时间,林封谨绝对不会还让这个曾经对自己家人下毒手的怪物活在这世上!那时候吕羽的儿子就是名正言顺的北齐国君。

    不过,这么做的风险也是很明显的,林封谨只是觉得吕羽的儿子有可能不会被下手,然而世事无绝对,万一卫烈帝突然丧心病狂了呢?所以,要登上这王位,也是有着风险。

    而林封谨将其带回吴作城的话,那么肯定就是平平安安,长命百岁,富贵一生,但这样一来的话,卫烈帝必然会另立傀儡,等到这孩子成年之后,估计就和王位没什么关系了。

    这两条路林封谨一时间也是难以判断,不过与大巫凶汇合以后,他乃是鬼道中人,或许可以与吕羽的魂魄沟通之后,让吕羽来决断吧。

    接下来林封谨还得去见一见九渊先生和阳明先生,这两位师长为了他,不惜与书院反目,这样的恩情自己也不能一走了之,不说什么马上报答,若是有机会的话,至少要当面磕头致谢。

    当然,这只是林封谨的短期目标而已,真正的远期目标还有很多,不过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他目前就先做好这些事情再说。

    在心中盘算好了这些事情之后,林封谨也是差不多恢复了自己的行动能力,将水娥收回了黑帝镜当中,石奴则是让其重新进入到了天舍利当中恢复元气,林封谨自己则是徐步的朝着得胜宫当中走了过去,此时天空上的血月虽然偏西,却依然是一直存在着,也是不停的为林封谨提供着元气。

    等林封谨来到了得胜宫当中的时候,他身上的一些重伤虽然没有恢复,但整个人的战力已经是恢复了六成,同时,在获得了时之沙以后,他体内的妖命之力实际上就已经完全进化成了时之力,同时,林封谨操控时之力的手法,也是比之前不知道要强大出多少档次!

    这就仿佛是握着一根针,普通的人只能用这根针来缝衣服,但高手就能用这根针在鼻烟壶里面微雕出来清明上河图。

    此时的得胜宫当中,虽然是风声鹤唳,愁云惨雾,但重赏之下也是有勇夫的,加上还有一些胆子不要命的人存在,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掳掠一些财货之类的,在这里进进出出,看起来也是十分忙碌快活,因此林封谨走到了门口没有什么人阻拦,不过往里面多走进去了十来丈,便是听到了旁边的房间里面有翻箱倒柜的声音。

    林封谨对这得胜宫的路也并不算是很熟,也是有心找个人带路,便是走了过去,他故意加重了脚步声,立即就听到房间内传来了急促的喝声:

    “谁在外面?识相的赶快滚远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