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永山之上,一片漆黑,

    得胜宫当中更是一片混乱狼藉,只留下了一些老弱病残的宫女太监,在惊恐的看着窗外的黑暗,似乎窗外随时都可能涌入什么恐怖的妖魔鬼怪似的。

    是啊,就连杀人不眨眼的兵爷也是跑得和打败仗似的,丢盔弃甲,甚至好些人都是摔了几个跟斗脸上见血,依然是咬着牙朝着外面跑,一副兵败如山倒的景象,偌大的得胜宫里面最初恨不得是人挤人,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头兵,还有大声的喝骂声和惨叫声。

    可是现在却是仿佛有大片的洪水涌过似的,哗啦的一声,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人都冲走了,由此就可以推算得出外面有多恐怖了。

    一些年纪大的老太监更是感觉到,外面的黑暗当中,更是有着什么恐怖的气息正在不断的搅拌,涌动着,仿佛是来自远古洪荒的低声吟哦,又像是九幽地狱的呜咽哀歌然而他们能做的,就只能是瑟缩着蜷在被窝里面,将被子裹得更紧一些,对他们这些老胳膊老腿来说,连夜下永山恐怕是死得更快啊。

    林封谨此时便是徐徐的从半空当中现身,他的双目紧闭,还呈现着平卧的状态,身体周围发出来的微微光芒,便是强大无比的胎藏大曼荼罗结界,石奴此时也是化成了人型,变成了一个方面冷漠大汉与水娥在旁边护持着。

    忽然之间,林封谨陡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瞬间,他的神识再次主宰了自己的身体,他再一次呼吸到了微冷而清澈的空气,他再一次看到了天空当中的那一轮赤红色的月亮,他再一次感觉到了虚弱与疼痛,他再一次听到了远处的虫鸣和鸟叫

    这一瞬间,林封谨心中的感触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恍如隔世。”

    他身体一动,站到了地上,然后便是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双手捂住了脸,眼泪已经是情不自禁的从双指缝隙里面不停流淌了出来

    本来他以为必死的一战,本来他以为绝望的一战,最后竟然打成了这样!

    当时的心态,林封谨还历历在目:自己的命已经完全无所谓,只要家人能活下来,那么就心满意足,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居然觉得自己能捡回来一条命,这真的可以说是用意外之喜来形容了。

    将自己心中的情绪酣畅淋漓的发泄了出来之后,林封谨才徐徐的站了起身来,然后看着旁边的黄泉和三生石道:

    “我以后还是叫你们水娥和石奴吧,叫习惯了,也就懒得再改了。”

    水娥和石奴点了点头。

    紧接着,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屏心静息了半晌,然后点在了自己身边的那一层淡淡的光芒上,将胎藏大曼荼罗结界给收了起来,顿时其就化成了一颗黑色的珠子,滴溜溜的在空中旋转着,正是天舍利的形态,然后便是漂飞到了他的肌肤上面,融了进去。

    若是其余的宝物,还没有那么容易与林封谨心神合一,但天舍利其本质,就是林封谨背心那一颗红痣,二者之间已经早就融合了好几年,此时即便是天舍利现出真身,也是与林封谨融洽无间。

    接着林封谨下意识的伸手一记虚攥,立即就皱了皱眉头,便是发觉自己完全已经与“世界的尽头”失去了联系,便是大步走了过去,在石奴的帮忙下挖开了泥土,顿时见到了自己的这把神器已经是光芒暗淡的躺在了地面上,看起来已经是呈现出来了半损毁的样子。

    像是水娥和石奴这二者,早就达到了法宝神器之类的最高境界,那就是灵器合一,也就是说,器灵和神器本身,早就修炼得浑然一体了,就算是在战斗当中损坏得再怎么严重,只要留下来一点微末灰尘,都能迅速重生。

    只是世界的尽头终究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在先前的一战当中,器魂武亲王钱震遇到了自己的宿敌卫烈帝,不惜焚烧自己的魂魄为动力,却是不幸遇上了传国玉玺与吞蛇剑这两件神物联手对敌,世界的尽头可以说是刚猛绝伦,攻杀之力可以说是冠绝天下,然而大家都知道的是:刚则易折,一旦遇到了实力更加强大的对手,那么就必然遭受到惨烈无比的重创!

    并且这一把神器乃是被缔造于娲蛇神之手,之前林封谨也根本看不出来,此时拥有了地藏的见识以后,自然就知道娲蛇神在炼制的过程当中并没有太耗费心思而已,只是敷衍了事,在打造神器的时候,故意使得自己的这把神器有刚无柔,也算是有了缺陷。

    不过,好在“世界的尽头”的器身并没有受损,神器本身的材质经过淬炼了之后,反而更加强悍,这就足够了,依照此时林封谨新获得的见识,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个初步的打算,那便是要地藏遗留下来给自己的财富,连同自己手上的所有资源都归总起来,重新炼制出来一件强大无比的神器出来!!!

    要探询佛尊遗留下来的那个巨大秘密,也必须要有一件强大到极致的神器护体,否则的话,林封谨就算是身具时光之力,却是悲惨的死在了半路上,那岂不是郁闷到了极致?

    林封谨站起身来,缓缓的走了几步,只觉得自己十分的虚弱,连山风吹过来,都似乎能深深的渗入自己的骨髓当中似的。

    不过他也是知道,这是神识魂魄当中混入了“时之沙”的正常现象。

    加上之前那一战乃是在自己的识海当中进行,更是面对烛九阴这样可怕的敌人的狂攻,若不是自己和地藏残留下来的魂识合体的话,根本连和烛九阴对话的资本都没有,就更不要说是还能坚持到现在翻盘了。

    绕是这样,林封谨对自身的损耗也是相当巨大,此时若不是三生石在身边,随时随地的能够为自己镇压神魂,搞不好昏迷不醒都是正常的。

    “咦?”林封谨此时忽然感觉到了天舍利上传来了一股十分明显的吸引之力,他顿时就缓缓转过了身去,前行了十来丈远,发觉这里赫然山岩滚落,出现了明显的塌方,而吸引之力就源自塌方的下面。

    看那土石堆积若小山一般,便是知道工程量绝对不小,估计至少请千把人来挖一两年差不多。不过林封谨身边乃是有石奴这样的天生土灵帮忙,将手一指,便见到了泥土迅速的朝着两边分开,迅速形成了一个大概一人高的洞穴出来,林封谨徐步进入,走进去了十余丈之后,眼前顿时一亮,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天舍利会生出感应。

    原来天舍利之前布出胎藏大曼荼罗结界虽然是在持续消耗龙气,不过林封谨与烛九阴之间达成交易耗费的时间,却是比预期的要短很多,因此天舍利当中的龙气也是还有惊人的数量,而此时呈现在林封谨面前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一面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个朝代的强大神物:传国玉玺!

    这神物安静的放置在了地上,方圆四寸,上钮交五龙,其上居然隐隐有黄气升腾,形成了多条五爪金龙的模样,不停在周围的盘旋着,还有一种水光敛衽的波光粼粼。

    之前传国玉玺与吞蛇神器联手,端的是令林封谨吃尽了苦头。

    就算是烛九阴的残魂降临,也是拿这一件神物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最后只能从根本上入手,直接时光回溯,切断了卫烈帝与传国玉玺之间的联系,让其成为了无主之物。

    成为了无主之物以后,传国玉玺脱离了卫烈帝的把控,落到了地面,自然就要隐藏精气,吸收地气,便是引发山崩将自身埋起来,这就是为什么会在地下发现传国玉玺的原因。

    卫烈帝逃走的时候,只当妖星烛九阴感应不到传国玉玺的所在,加上也没有条件去找回传国玉玺,所以很干脆的便逃走了,在他的心中,烛九阴降临的时间顶多就是一天而已,明天找人来将其挖出来就好了,根本没必要多加在意,没想到峰回路转,居然会便宜了林封谨这厮!

    对于林封谨来说,虽然自家的神器世界的尽头被半损毁,但这玩意儿本来就打算是要回炉重新做的,所以说也不算什么亏,而这一战自己险死还生,甚至经历了生离死别,总算是捞到了传国玉玺这个大便宜,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而林封谨本身拥有大量的龙气,对传国玉玺来说,就仿佛是如鱼得水,对于龙气来说,有着传国玉玺的滋养,也能令灵气更加精纯。

    至于接下来拿这传承千古的重宝怎么办,林封谨还没想好,不过总之是不会还回去的,倘若是能够与自己以后炼制的神器互补,那么自己炼化也是可以的,若是自己用不上,那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丢给自己的儿子不就好了,以他东夏储君的身份,还是勉强能承担得起这玩意儿的。

第1371章 彩螺神皇    6皇心里面也是怒火中烧,虽然说他是颇为低调,但是,很多大人物都奉他为上宾,特别是知道他来历的人,更是对他恭敬。

    就算他平时比较矜持,但,心里面也是傲气冲天。今天被一个小辈如此的瞧不起,这怎么能不让他飙呢?

    对于6皇的破口大骂,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天灵界强者多如牛毛?这话我不否认。至于什么没资格夺天命之前夹着尾巴做人,呵,呵,呵,我李七夜没资格,世间还有谁有资格?当世仙帝,除了我,还轮得到何人?”

    李七夜如此嚣张的话一出,让很多人面面相觑,很多人第一个就看向曹国剑,大家都知道,曹国剑的师父梦镇天是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李七夜这得话简直就是没有把梦镇天放在眼中。

    “好大的口气!”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曹国剑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就凭你,也够资格与我师尊争天命!”

    “你师尊谁呀?”对于曹国剑的话,李七夜这才缓缓地别过脸去,平淡地说道。

    曹国剑明知道李七夜这是有意为之,但是,他依然被气得怒火冲天,在天灵界没有几个人敢如此邈视他师尊,就算是古老的存在也不敢。

    “我师尊乃是天灵界第一尊,人称梦镇天,与仙帝并肩,踏空仙帝都要称一声兄长!”曹国剑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

    既然李七夜敢挑衅他师尊,那他也是摆足了高姿,高傲自得地说道。

    “没听过。”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年头随便冒出一位阿猫阿狗,也敢说与仙帝并肩!这也太抬举自己了吧。”

    “你——”曹国剑顿时被李七夜的话气得哆嗦,指着李七夜的手指都不由抖。

    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在心里面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个凶人也太狂了吧,竟然敢如此评价梦镇天。要知道,放眼整个天灵界,只怕没有人敢如此评价梦镇天。

    敢如此把梦镇天贬得一文不值,这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敢如此与梦镇天为敌。只怕不需要梦镇天出手,只怕他身边的弟子都能把你斩杀。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此时,与曹国剑在一起的海螺号老祖也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李七夜,你狂得已经够久了。我海螺号也应该跟你算一算帐了。你杀我徒儿,中伤我海螺号,罪该万死!”

    此时,海螺号的老祖也站出来为曹国剑说话,因为他们海螺号已经与梦镇天站在了一个阵营之中。上一次曹国剑拉拢无垢三宗未成功,就拉拢了海螺号。

    一开始,曹国剑和海螺号的老祖都不急着对李七夜动手,对于他们而言,李七夜要死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们只是隔岸观火,看到古纯四脉被拉下水。他们心里面当然是高兴,看到无垢三宗有意与6祖为敌,他们更加高兴,曹国剑甚至是忍不住跳出来煽风点火。

    对于神梦天来说,对于海螺号来说,天下大乱,对于他们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最好是古纯四脉、无垢三宗、6祖这样的庞然大物陷入连绵的战争之中,那对他们更加有利。

    但是,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霸道,直接挑衅梦镇天,战火一下子烧到了他们的身上了。

    “你徒弟谁呀?”对于海螺号老祖的话,李七夜依然不在乎。只是斜看了他一眼。

    海螺号老祖被李七夜的知气得怒火冲天,一个晚辈在他面前如此摆高姿,这又怎么不让他怒火冲天呢,此时,他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小辈,你就继续摆狂吧。你狂不了多久!”海螺号老祖冷冷地说道:“虽然,以我彩螺神皇的身份,不屑对一个受伤的晚辈出手。但,既然你自寻死路,那今天我就取你狗命,我为死去的燕儿报仇!”

    “彩螺神皇!”一开始,很多人还没认出这位海螺号老祖的来历,毕竟,他已经很少露过脸了,当他一报上名号之时,不少人大吃一惊。

    “彩螺神皇,传说是真神后人!”有老一辈大贤吃惊地说道。

    眼前的海螺号老祖,人称彩螺神皇,是海螺号赫赫有名的老祖,年少之时,曾经名震天下。

    他是上官飞燕的师父,他在海螺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彩螺神皇虽然是出身于海妖,但是,他身上流淌着真神血统,传言说,他的有一位祖先是一尊无敌真神。

    彩螺神皇本身就是一尊天神皇,再配上他真神血统,这足够让他傲视同一级别的神皇。

    “哦,我记起来了,你说的徒弟是上官飞燕是吧。没错,人正是我杀的。”李七夜笑了一下,好像此时才想起彩螺神皇的徒弟是谁。

    彩螺神皇被李七夜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气得怒火焚心,此时,他已经沉不住气来,一步站了出来,冷森森地说道:“小辈,滚出来受死,十招之内,必取你狗命!”

    彩螺神皇已经站出来要取李七夜的性命,一时之间,不少人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大家都知道凶人很强大,就不知道凶人是不是彩螺神的对手。

    “神皇要战,我可以替公子一战。”面对彩螺神皇的挑战,扶着李七夜的卓剑诗缓缓地说道。

    卓剑诗一站出来,不少人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卓剑诗,这让不少人心里面惊叹,不由为之羡慕。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小子究竟是有怎么样的魅力,竟然能让无垢三宗的两位美貌绝世的宗主陪伴其左右,这样的艳福,实在是让人为之嫉妒羡慕。

    “卓宗主,既然你们无垢三宗自甘堕落,与一位人族小辈混在一起,那我海螺号也不在意与你们无垢三宗为敌。凭卓宗主你,还不是我的对手,你与柳宗主一齐上吧,就让我领教领教你们无垢三宗的绝世仙体术吧。”对于卓剑诗的应战,彩螺真神也不意外,冷笑一声说道。

    此时,就像是彩螺神皇所说的那样,他们海螺号已经不在乎与无垢三宗为敌。他们海螺号既然先择与梦镇天站在了一个阵营,那么,随早有一天也会面临着与无垢三宗对决。

    如果真的有一天他们海螺号是打败了无垢三过,甚至是灭掉了无垢三宗,那就将奠定他们海螺号在天灵界的无上地位。

    这样的可能,对于他们海螺号来说,机率是很大,毕竟,他们看好梦镇天,一旦梦镇天成为了仙帝,一切都是迎刃而解。

    “那就战吧。”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说得好像我无垢三宗怕你们海螺号一样!开战就开战,你海螺号尽管放马过来!”

    比起卓剑诗来,柳如烟说话更霸道,更火辣,直接反话挑明了。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这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个人恩怨,但是,深层次来说,这已经是仙帝之争的前哨战,这是天灵界的一次站队。

    大家都知道,梦镇天对仙帝之座是志在必得,而李七夜也扬言说仙帝非他莫属。

    现在大家都看得出来,海螺号无疑是站在梦镇天这一边,而李七夜这一边,无垢三宗站在他这一边,这是毫无疑问的了,同时,古纯四脉也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站在李七夜这一边!

    从阵营上来看,李七夜拥有了无垢三宗和古纯四脉这样的庞然大物,在阵营上来说,毫无疑问是李七夜比梦镇天占有更大的优势。

    但是,大家却更看好梦镇天,因为梦镇天的强大是大家都知道的。李七夜虽然也强大,大家也可以肯定他的实力,但,与梦镇天相比起来,还是有着很远的距离。

    “好,打败了你们,再取姓李的狗命也不迟!”彩螺神皇踏上6地,冷冷地说道。

    “好了,我来吧。”在柳如烟和卓剑诗想出手的时候,李七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你们两个人给我挡住,别人还真以为我软弱得跟蚁蝼一样,要靠女人吃软饭呢。”

    “公子——”卓剑诗见李七夜出战,不由担心说道。毕竟,李七夜的伤势她很清楚,被仙女重伤,就算是像纯阳子这样的金刚不灭体也是难于承受。

    “不用为我担心,一尊天神皇而己,何足为道,与蚁蝼差不了多少。”李七夜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说道。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无语,这可是一尊天神皇,他竟然说与蚁蝼差不了多少,这实在是太狂妄了。

    “无知小儿,滚过来受死!”彩螺神皇差点被气得喷出一口老血,怒吼说道。

    “急什么,打斩你何难呢。”李七夜笑了一下,竟然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懒洋洋地说道。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模样,让大家都无语,此时这惫赖的模样,哪里有丝毫高手的风范,这看起来就像是耍无赖嘛。

    “嘿,姓李的,你不会是被吓得腿软,被吓得屁滚尿流,坐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吧。”曹国剑阴森森一笑,存心有意讽笑李七夜。

    他被李七夜羞辱了一番,今天他也有意羞辱李七夜一番,以雪仇恨!(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