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6皇心里面也是怒火中烧,虽然说他是颇为低调,但是,很多大人物都奉他为上宾,特别是知道他来历的人,更是对他恭敬。

    就算他平时比较矜持,但,心里面也是傲气冲天。今天被一个小辈如此的瞧不起,这怎么能不让他飙呢?

    对于6皇的破口大骂,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天灵界强者多如牛毛?这话我不否认。至于什么没资格夺天命之前夹着尾巴做人,呵,呵,呵,我李七夜没资格,世间还有谁有资格?当世仙帝,除了我,还轮得到何人?”

    李七夜如此嚣张的话一出,让很多人面面相觑,很多人第一个就看向曹国剑,大家都知道,曹国剑的师父梦镇天是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李七夜这得话简直就是没有把梦镇天放在眼中。

    “好大的口气!”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曹国剑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就凭你,也够资格与我师尊争天命!”

    “你师尊谁呀?”对于曹国剑的话,李七夜这才缓缓地别过脸去,平淡地说道。

    曹国剑明知道李七夜这是有意为之,但是,他依然被气得怒火冲天,在天灵界没有几个人敢如此邈视他师尊,就算是古老的存在也不敢。

    “我师尊乃是天灵界第一尊,人称梦镇天,与仙帝并肩,踏空仙帝都要称一声兄长!”曹国剑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

    既然李七夜敢挑衅他师尊,那他也是摆足了高姿,高傲自得地说道。

    “没听过。”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年头随便冒出一位阿猫阿狗,也敢说与仙帝并肩!这也太抬举自己了吧。”

    “你——”曹国剑顿时被李七夜的话气得哆嗦,指着李七夜的手指都不由抖。

    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在心里面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个凶人也太狂了吧,竟然敢如此评价梦镇天。要知道,放眼整个天灵界,只怕没有人敢如此评价梦镇天。

    敢如此把梦镇天贬得一文不值,这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敢如此与梦镇天为敌。只怕不需要梦镇天出手,只怕他身边的弟子都能把你斩杀。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此时,与曹国剑在一起的海螺号老祖也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李七夜,你狂得已经够久了。我海螺号也应该跟你算一算帐了。你杀我徒儿,中伤我海螺号,罪该万死!”

    此时,海螺号的老祖也站出来为曹国剑说话,因为他们海螺号已经与梦镇天站在了一个阵营之中。上一次曹国剑拉拢无垢三宗未成功,就拉拢了海螺号。

    一开始,曹国剑和海螺号的老祖都不急着对李七夜动手,对于他们而言,李七夜要死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们只是隔岸观火,看到古纯四脉被拉下水。他们心里面当然是高兴,看到无垢三宗有意与6祖为敌,他们更加高兴,曹国剑甚至是忍不住跳出来煽风点火。

    对于神梦天来说,对于海螺号来说,天下大乱,对于他们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最好是古纯四脉、无垢三宗、6祖这样的庞然大物陷入连绵的战争之中,那对他们更加有利。

    但是,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霸道,直接挑衅梦镇天,战火一下子烧到了他们的身上了。

    “你徒弟谁呀?”对于海螺号老祖的话,李七夜依然不在乎。只是斜看了他一眼。

    海螺号老祖被李七夜的知气得怒火冲天,一个晚辈在他面前如此摆高姿,这又怎么不让他怒火冲天呢,此时,他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小辈,你就继续摆狂吧。你狂不了多久!”海螺号老祖冷冷地说道:“虽然,以我彩螺神皇的身份,不屑对一个受伤的晚辈出手。但,既然你自寻死路,那今天我就取你狗命,我为死去的燕儿报仇!”

    “彩螺神皇!”一开始,很多人还没认出这位海螺号老祖的来历,毕竟,他已经很少露过脸了,当他一报上名号之时,不少人大吃一惊。

    “彩螺神皇,传说是真神后人!”有老一辈大贤吃惊地说道。

    眼前的海螺号老祖,人称彩螺神皇,是海螺号赫赫有名的老祖,年少之时,曾经名震天下。

    他是上官飞燕的师父,他在海螺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彩螺神皇虽然是出身于海妖,但是,他身上流淌着真神血统,传言说,他的有一位祖先是一尊无敌真神。

    彩螺神皇本身就是一尊天神皇,再配上他真神血统,这足够让他傲视同一级别的神皇。

    “哦,我记起来了,你说的徒弟是上官飞燕是吧。没错,人正是我杀的。”李七夜笑了一下,好像此时才想起彩螺神皇的徒弟是谁。

    彩螺神皇被李七夜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气得怒火焚心,此时,他已经沉不住气来,一步站了出来,冷森森地说道:“小辈,滚出来受死,十招之内,必取你狗命!”

    彩螺神皇已经站出来要取李七夜的性命,一时之间,不少人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大家都知道凶人很强大,就不知道凶人是不是彩螺神的对手。

    “神皇要战,我可以替公子一战。”面对彩螺神皇的挑战,扶着李七夜的卓剑诗缓缓地说道。

    卓剑诗一站出来,不少人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卓剑诗,这让不少人心里面惊叹,不由为之羡慕。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小子究竟是有怎么样的魅力,竟然能让无垢三宗的两位美貌绝世的宗主陪伴其左右,这样的艳福,实在是让人为之嫉妒羡慕。

    “卓宗主,既然你们无垢三宗自甘堕落,与一位人族小辈混在一起,那我海螺号也不在意与你们无垢三宗为敌。凭卓宗主你,还不是我的对手,你与柳宗主一齐上吧,就让我领教领教你们无垢三宗的绝世仙体术吧。”对于卓剑诗的应战,彩螺真神也不意外,冷笑一声说道。

    此时,就像是彩螺神皇所说的那样,他们海螺号已经不在乎与无垢三宗为敌。他们海螺号既然先择与梦镇天站在了一个阵营,那么,随早有一天也会面临着与无垢三宗对决。

    如果真的有一天他们海螺号是打败了无垢三过,甚至是灭掉了无垢三宗,那就将奠定他们海螺号在天灵界的无上地位。

    这样的可能,对于他们海螺号来说,机率是很大,毕竟,他们看好梦镇天,一旦梦镇天成为了仙帝,一切都是迎刃而解。

    “那就战吧。”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说得好像我无垢三宗怕你们海螺号一样!开战就开战,你海螺号尽管放马过来!”

    比起卓剑诗来,柳如烟说话更霸道,更火辣,直接反话挑明了。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这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个人恩怨,但是,深层次来说,这已经是仙帝之争的前哨战,这是天灵界的一次站队。

    大家都知道,梦镇天对仙帝之座是志在必得,而李七夜也扬言说仙帝非他莫属。

    现在大家都看得出来,海螺号无疑是站在梦镇天这一边,而李七夜这一边,无垢三宗站在他这一边,这是毫无疑问的了,同时,古纯四脉也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站在李七夜这一边!

    从阵营上来看,李七夜拥有了无垢三宗和古纯四脉这样的庞然大物,在阵营上来说,毫无疑问是李七夜比梦镇天占有更大的优势。

    但是,大家却更看好梦镇天,因为梦镇天的强大是大家都知道的。李七夜虽然也强大,大家也可以肯定他的实力,但,与梦镇天相比起来,还是有着很远的距离。

    “好,打败了你们,再取姓李的狗命也不迟!”彩螺神皇踏上6地,冷冷地说道。

    “好了,我来吧。”在柳如烟和卓剑诗想出手的时候,李七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你们两个人给我挡住,别人还真以为我软弱得跟蚁蝼一样,要靠女人吃软饭呢。”

    “公子——”卓剑诗见李七夜出战,不由担心说道。毕竟,李七夜的伤势她很清楚,被仙女重伤,就算是像纯阳子这样的金刚不灭体也是难于承受。

    “不用为我担心,一尊天神皇而己,何足为道,与蚁蝼差不了多少。”李七夜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说道。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无语,这可是一尊天神皇,他竟然说与蚁蝼差不了多少,这实在是太狂妄了。

    “无知小儿,滚过来受死!”彩螺神皇差点被气得喷出一口老血,怒吼说道。

    “急什么,打斩你何难呢。”李七夜笑了一下,竟然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懒洋洋地说道。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模样,让大家都无语,此时这惫赖的模样,哪里有丝毫高手的风范,这看起来就像是耍无赖嘛。

    “嘿,姓李的,你不会是被吓得腿软,被吓得屁滚尿流,坐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吧。”曹国剑阴森森一笑,存心有意讽笑李七夜。

    他被李七夜羞辱了一番,今天他也有意羞辱李七夜一番,以雪仇恨!(未完待续。)

    …

第八十二章 那……时间的沙!!    “愿力修神!”

    林封谨之前的话说了很多,其实中心思想无非就是这四个字而已。

    可是这四个字,却一下子令得九个烛九阴的呼吸都为之急促了起来!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哪怕是林封谨算上地藏的记忆,在烛九阴的面前依然是个渣,若论见识,便是拍马也休想要赶上啊,但正因为是这样,所以说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真假,烛九阴可以说都是能很明白的辨认真伪的

    所以,他们听完了林封谨的话,立即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很可能是真的!林封谨说出来的这一条修神求长生这条路,很可能是走得通的!!

    至于为什么烛九阴这么高的见识,之前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一来是高高在上的他们实在是缺乏对人间界的了解,很难想到人口的增幅速度居然是如此惊人得令人瞠目结舌。

    也不能怪烛九阴少见多怪,毕竟他生活的主要时间跨度,还是在妖族统治中原的中后期,还有人族的早期时代。那时候几乎都是以部族为单位,一个人族的大部族十万人,就已经属于非常惊人了,至于妖族就更不要多说,万人的大部族已经是十分罕见。

    一个人的思维方式那是有着惯性存在的,在这样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下,就算是之后烛九阴多次降临人间界(史书上记载的妖星降世的次数未必就是完整齐全的),他们也只会觉得人间繁华,人多,除非是数学家的天赋,才会下意识的往人口数字上思考。

    这种情况,就和普通人第一次听到往棋盘上摆满麦子的故事类似,不是对数字极其敏感的人,绝对想不到按照每次翻倍的顺序,摆满一个棋盘的麦子需要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

    烛九阴也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因此在听到林封谨说“六万万人”这个数据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但是这完全就是一层窗户纸,戳破了以后就十分清楚,何况是烛九阴这样见闻广博的才智之士,几乎是在短时间内就明白了过来。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想修神,积累愿力求长生,必须是要在人间界常驻,显圣才行!

    这个硬性条件,可以说是卡死了烛九阴的修神之路,早在漫长的岁月之前,十大祖巫就已经完全被人间界排斥,无法转世了,只能用降临的手段短暂停留在人间界,从这一点来说,他们的封神之路就根本被卡死了。

    然而,面前的林封谨说,他能解决这个问题。

    最要命的是,林封谨说出来,烛九阴也觉得很有可能,因为天底下若是换了一个人来说这话,这群烛九阴的反应都是马上将其碎尸万段,无视其存在,但是,林封谨却是不折不扣的地藏转世,佛门的宗旨就是普度众生,说不定还真的能让他办成这件事

    为了长生,烛九阴六亲不认,天下就没有不可杀之人,兄弟姐妹,父母子女,统统都可以舍弃!如今柳暗花明,竟然绝处逢生出来了这么一条路,烛九阴又怎么可能忍得住?

    几乎在一瞬间,九个烛九阴竟是同时出手!!!

    首当其冲的,赫然竟是主人格!!

    没错,烛九阴的主人格实力最强,可以说他一个人的灵魂本源能量就占据了总体的三分之一,并且还在先天上能压制副人格,那么,他首先不死谁死?

    其余的八个副人格都是格外清楚,只要主人格还活着,自己就算是活到了最后,也是半点希望都没有。

    因此,九个烛九阴出手,竟是八个副人格都一起同仇敌忾的攻向了主人格,而主人格濒死反击,则是对距离自己最近的水四下手!

    不消说,接下来死掉的,就是被重伤的水四,就仿佛是鲨鱼群会先吃掉流血的那条鲨鱼是一个道理。

    然后倒下的,是最擅长在逆境当中翻盘的逆九,至少有两个人对他出了手。

    接下来则是一场疯狂的大混战,林封谨跌坐在了莲台上,闭上了眼睛,有着结界的保护,他可以说是相当的安全。

    这时候,虽然计划即将达成,但是他的心中古井不波,无悲无喜,此时的林封谨在用一种很超然的心态在面对这一切,地藏遗留给林封谨的记忆,虽然清晰仿佛昨日,但对经历了地球文化熏陶思考的林封谨来说,完全就仿佛是一场梦一样。

    他此时在带着一种机械的责任感来完成着前世地藏留给自己的计划,事实上,林封谨并不喜欢这种仿佛傀儡一般的感觉,只是若不执行完这个计划的话,那么自己也难以活下来,这才是林封谨如此配合的真正原因。

    “我会完成你的心愿。”林封谨默默的在心中说着:“然后,我接着会去过自己的喜欢人生。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但是,我就是想要尝一尝那朝露的味道啊!”

    (PS: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是金刚经当中佛尊所说的最后一句,确实是有大智慧在里面。字面翻译的意思是:一切有为的生灭法,就像梦幻泡影一样不实在;就像露、朝露,太阳一照就没有了;就像闪电一样,一闪就过了,人生苦短,生命脆弱,只是刹那,如此的无常,赶快修行啊。但是林封谨这时候还对人世间无比眷恋,没有看破红尘,所以会说要尝一尝朝露的味道)

    ***

    烛九阴之间的这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一名一名的副人格纷纷湮灭消散,最后活下来的副人格,并不是林封谨最看好的谋七,也不是医八,而是刑二!

    这一场相互厮杀的战斗,短暂而惨烈。

    在林封谨的识海当中,幸存下来的刑二看起来都非常狼狈了,断掉了双腿,连脑袋都被轰掉了一半,等他重新将自己的身体修复了之后,整个神识甚至都变得和幽灵一样,呈现出了半透明的形状,可以说已经是对林封谨彻底的失去了威胁。

    林封谨看着此时很是有些狼狈的刑二,道:

    “你就对我这么放心?这么肯定我会超度你?”

    刑二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更是有些扭曲,但更多的,却是疯狂和喜悦,他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狞笑道:

    “地藏灭佛一战到现在已经三千多年了,你从三千多年之前,就苦心积虑布设下来了这个局,这样大的狠心和决心,必有所图!!若是为了仇恨的话,你找的绝对不是我,而是当时的主使者儒家而已,那么,肯定我身上有你志在必得的东西,不惜绸缪三千年也要拿到的东西,有这样的东西为基础,那么当然就不怕你不帮手!”

    林封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便道:

    “很好,果然是烛神,总是可以一针见血。”

    说完了这句话,林封谨便是很干脆的从莲台上站了起来,散掉了“登莲台”这个神通,此时的他可以说完全暴露在了烛九阴的攻击下,脆弱得仿佛和普通人一样。

    然而此时局面情势都完全不同了,大势此时已经完全是在林封谨这一方,片刻之前要他命的敌人,在林封谨推动的大势之下,此时已经成为了他最坚定的保镖,此时的烛九阴不会对林封谨不利,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反而还会竭尽全力保护林封谨的安危,因为林封谨一死,他的牺牲就完全没有了价值。

    世事之奇,一时间也可以说是莫过于此了。

    林封谨此时站立在了自己的识海里面,对着烛九阴道:

    “现在修神,也是有两种方式了,这是第一种方式。”

    说着林封谨朝着空中一指,这里乃是林封谨的识海,自然可以十分清晰的将他的记忆给重现出来,此时重现的,便是当日窝津神降临的方式,在万军当中肆掠,威力强横无比......

    烛九阴看着这一幕,表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却既是狂喜,又是焦急,喜的是修神这条路之前自己还半信半疑,可是眼下的事实已经明明白白的摆在了这里,林封谨若是捏造的记忆,他乃是什么见识,一眼就能辨别出真伪-----既然已经是有了先行者,看起来还做得相当不错,那么自己那最后一丝疑虑都可以打消了。

    焦急的却是觉得时不我待啊,像烛九阴这样的强者外加变态,可以说是执行力都是超强,并且还是格外的贪婪,从他决定修神起,便已经潜意识的将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当成了他的财富和信徒,此时在这里多耽搁一秒,他就觉得自己的财富和信徒会被人多抢走一份.......

    林封谨此时便是指着窝津神,将他的来历讲述了一番,然后道:

    “烛神见多识广,我所说的这些东西,想必自然知道是真是假了......这是一种修神的方式,修的是阴神,本尊潜伏在了中阴界,享受供奉愿力。而还有一种修阳神的办法,则是转世投胎成人,然后游历天下积累人望名声肉身成圣!”

    “这其中,修阴神就是我直接超度你此时的残魂去中阴界,好处就是烛神可以保留下来自己的记忆和部分神通,然后慢慢的显灵聚集信徒,之后怎么做,相信烛神比我更明白,同时,在超度的过程当中,也可以规避了我做什么手脚的风险。”

    “而修阳神的话,则是我直接超度你进入轮回,投胎转世为人,要过胎中之谜这一关,直到出生之后,烛神你的记忆才会慢慢的苏醒,并且神通也是要自己修炼回来,这样的话,风险比前者大十倍.......”

    烛九阴听了林封谨的话,沉默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我当然是要修阳神!”

    他的眼光仿佛锥子一样的钉在了林封谨的脸上,狞笑道:

    “你以为我对修神之路没有研究吗?修阴神虽然可以速成,但是修炼到了最终的成就十分有限,最后搞不好还要重新进入轮回投胎转世,才能达到不死不灭的巅峰,而修阳神的话,虽然困难了许多,有着重重险阻,却是越修炼到了后面,路就是越走越宽!”

    “而你们佛门,最讲究的是因果,你既然和我达成了交易,亲手超度我入轮回,那么我们之间的因果就必须由你亲自来完成,佛门的戒律当中,诳语是大罪!你们答应下来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反悔的,只要我预先安排好一切,修阳神这条路看似艰难,可是在最初的时候却是有你地藏护持,那就自然能逢凶化吉!”

    林封谨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见到了林封谨的无奈表情,烛九阴哈哈狂笑了起来,当然,对于他来说,这个日子确实是值得庆幸的,人生即将迎来第二次巨变转机,如何不开心呢?

    而他为什么要转世投胎修阳神?还有一个没有说出来的理由,则是因为阳神能重新拥有自己的肉身-----而拥有肉身之后,尤其是在黑暗寒冷的月面以一缕残魂渡过了那漫长水月的时候,烛九阴也是不知道多少次怀念过人间的烈酒,美食的滋味,还有女人温暖柔软的身体,阴阳调和的快意......这些想一想几乎能将人逼得发狂的享受,都是只有拥有了肉身之后才能获得的啊!

    林封谨等到了烛九阴狂笑声结束了以后,便很干脆的道:

    “好,那就修阳神!你这一世做恶太多,必有果报,入轮回后投生为人,必是天生九恶之命,出生之时就有三灾七难,我当来渡你......但是,你也要助我一臂之力!”

    烛九阴听了林封谨的话,淡淡的道:

    “你如此处心积虑,布局三千年,所要谋求的东西也一定是极大的,应该就是冲着我掌控的独一无二的时之力来的吧?你此时的这具身体里面,已经是有我的血脉存在,这最基本的条件便已经满足了,而你现在所缺少的,便是这东西。”

    烛九阴的眉心之前,赫然出现了一团熹微的光芒!

    在这熹微的光芒当中,赫然有着一小粒晶莹无暇的东西。

    烛九阴的血脉当中与其余的人有着细微的不同,凭着这细微的不同,还有机缘巧合之下,他竟然在幼年的时候,无意捕获了一粒“时之沙”,融入到了自己的血脉当中!

    这,就是古往今来,为什么只有烛九阴可以掌控部分时间的力量的根本原因!!!!

    此时林封谨的身体当中,有着烛九阴的妖星血脉,只要能获得烛九阴交出来的这一颗时之沙,便是可以达成自己的心愿,成功的掌控继承这强大而独一无二的时之力!

    林封谨很坦然的伸出了手去讨要,烛九阴则是盯住了他,一字一句的道:

    “我可以现在就将时之沙交给你,因为只要我的魂魄当中还有这东西在,天底下就绝对没有人可以超度我,人间界也是会继续排斥我,但是,你要以你地藏之名立下毒誓,超度我入轮回,护持我成神!”

    林封谨微微摇头道:

    “不行,我能超度你入轮回,但是天上地下,只有佛尊能让我护持。我教当中,以七为轮回(七天一个道场,七七四十九天一个大道场),最多只能在你出生的时候保你七载平安,日后度你七次灾厄!”

    烛九阴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林封谨,似乎要将他挖骨剔肉似的,良久才道:

    “才七年?那我转世之后,完全苏醒现在的记忆要几年?”

    林封谨道:

    “正常的话,应该是在垂髫的时候才会完全觉醒,不过若我在三岁的时候对你灌顶,那么顶多五岁就能完全苏醒了。”

    听到了林封谨这么说,烛九阴这才松了一口长气,然后道:

    “好,那你立誓的时候,要加上给我灌顶两次,一次是三岁,一次是六岁。”

    林封谨并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按照烛九阴的要求立下了佛门大誓。

    烛九阴听了之后,如释重负,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然后一指就点在了面前的时之沙上。

    顿时,这时之沙便是对准了林封谨飘飞了过来,瞬间就融入到了他的神识魂魄当中,刹那之间,林封谨的识海大放光明,闪耀得完全令人连眼睛都睁不开来,若烈日当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