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纯阳子和沉海神王是一同长大的,虽然他们走的是不同的道路,他们师兄弟是情谊极深,如果说,世间有谁最了解沉海神王,那非是纯阳子莫属了。

    纯阳子能看不出来吗?这是沉海神王故意为之,他根本就是想与避尘洋开战,他这是静而思动,磨刀霍霍,想再一次点燃战火,以扩大疆土!

    沉海神王看了看纯阳子,然后说道:“既然师兄要出手,我恭让便是。”

    说到这里,沉海神王冷冷地看了林道长、太阳王一眼,冷晒一笑,说道:“你们应该应幸才对,遇到我师兄这种宽宏仁慈的人,是你们的幸运!”

    说完,沉海神王毫不拖泥带水退到一旁。不管如何说,沉海神王对于纯阳子一直都很尊敬,在他眼中,纯阳子就是天际骄龙,绝世无双的天才,无人能比。

    事实上,纯阳子也的确是如此,他的天赋之高,只怕是放眼天灵界,难有人能与之相比。

    沉海神王的话让林道长和太阳王脸色都十分难看,他们不由冷冷一哼。

    “借我师弟的话,既然两位有心拖我古纯四脉下水,那我也好讨教讨教两位的绝世之术。虽然,我古纯四脉无心争雄天下,但是,古纯四脉也不轻易让人挑衅。”纯阳子平淡地说道:“我一人代表古纯四脉,一领两位绝世之术,若是两位败了,就此闭嘴,若是我败了,此间之事,我古纯四脉就此不过问。”

    纯阳子这话说得平淡,但是,却铿锵有力,在沉稳中有着三分的霸气。他的口气虽然平淡,但是,没有任何商余地,他的话是掷地有声。

    “好。既然纯阳岛主要一战,我们两个奉陪到底。”林道长和太阳王相视一眼,齐声答应了。

    被沉海神王如此羞辱,不论如何。他们都要讨回一点颜脸,在他们看来,若是打败纯阳子,还怕沉海神王不出手吗?

    “我们就此岸上一战。”纯阳子登上湖岸,缓缓地说道。

    林道长和太阳王双双登上湖岸。两个人前后堵住了纯阳子,对纯阳子形成了前后夹攻的姿态。

    对于这样的一幕,沉海神王只是冷笑一声,在他心中,他师兄是当今天灵界唯一可以与梦镇天争锋的人,区区林道长和太阳王,根本不是他师兄的对手。

    “两位,出手吧。”纯阳子闲定地站在那里,似乎完全没有看出林道长和太阳王前后夹击的战术,很平静。很平和地说道,他整个人不带烟火。

    “得罪了!”此时林道长和太阳王两个人也不客气,沉喝了一声,同时出手。

    林道长五指一张,就是潮生浪起,万丈巨浪拍岸,轰鸣声不止。太阳王出手就是太阳印,三足金乌浮现,长鸣不止,太阳精火焚烧天地。

    一水一火。相济相克,林道长和太阳王一出手,竟然有了默契,当水火相融之时。威力大增,要碾灭纯阳子一般。

    面对前后夹击,纯阳子等闲视之,右左一个衣袖,“砰、砰”就击散了林道长的巨浪和太阳王的太阳印。

    一出手之下,让林道长和太阳王都不由脸色一变。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是没有出全力,但是,纯阳子随手一击就化解了他们的招式,这样的实力完全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杀——”林道长和太阳子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见纯阳子实力不俗,两个人大喝一声,两个人都同时祭出了兵器,鹰击长空,挟着大成之威轰杀向了纯阳子。

    林道长和太阳王出手的兵器,一者为大成仙体之兵,一者为仙帝之器,在轰鸣声中,神焰滔天,肆虐八方。

    见出手就是如此强大的兵器,这也让不少人为之惊叹一声,避尘洋和太阳宗的确是底蕴惊人,一上手就如此霸道无敌的兵器。

    面对林道长和太阳王出手便是大成之兵,纯阳子只是洒脱一笑,宛如行云流水,左右相搏,大道至简,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招式化解了对方的攻击。

    “轰、轰、轰”纯阳子他们三个人战在了一起,林道长和太阳王出手不留情,招招致命,而纯阳子却等闲视之,从始至终,长剑未出鞘,简简单单的招式就化解了林道长和太阳王的攻击。

    纯阳子一出手,技惊四座,从来没有见过纯阳子出手的人都不由露出了惊容!任谁都没有想到,纯阳子竟然如此的强大。

    在场的曹国剑、海螺号的老祖都是大吃一惊,纯阳子的声名不显,很少人知道他真正的实力,今天见纯阳子独战林道长和太阳王,游刃有余,这实在是太出于他们的意料。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沉海神王看了一眼战场中的林道长和太阳王一眼,冷笑一声。在他看来,太阳王和林道长根本就不是他师兄的对手,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看到林道长和太阳王大战纯阳子,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纯阳子只不过是不开杀戒而己,一旦他背上的古纯铜剑出鞘,斩下林道长和太阳王,那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七夜也不理会这一场战斗,看着速道天神所站的位置,笑着说道:“你倒是会找地方,一下子把入口给堵住了。不过,你堵了入口也没用,你是进不去的。”

    速道天神站在那里不吭声,而陆皇是虎视眈眈,有随着对速道天神出手的打算。

    李七夜淡淡一笑,对速道天神说道:“且散了吧,今天也唯有我才够资格进去,不要挡着我的路。”

    这话够霸气,一句话就把在场的所有人得罪了,在场得很多人都脸色一变,甚至是怒视李七夜。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人意外的是,速道天神竟然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说道:“我欠你一个人情,今日还你,这位置现在是你的。”说着便退让到了一边。

    速道天神所说的欠李七夜一个人情,那是李七夜饶了他师姐司马玉剑一命。

    当然,这只是速道天神个人如此认为而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没对这话作出任何的回应。

    在速道天神让出位置的时候,柳如烟身影一闪,欲为李七夜占据入口。

    柳如烟动作快,而早就窥视入口的陆皇动作更快,他一横身体,就堵住了入口,一下子堵在了柳如烟的前面。

    见陆皇赌住了入口,柳如烟目光一寒,缓缓地说道:“陆皇,识相的就退到一边去,别挡我的路!”

    陆皇也神态冷漠,冷声地说道:“柳宗主,你也莫咄咄逼人,此入我先占据,便是我先进入,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是吗?”柳如烟目光一冷,说道:“不让道,我不介意踩着你尸体过去的!”

    对于无垢三宗来说,“追风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若是要进入八角塔,他们必要第一个进去,他们可不想“追风击”落入别人的手中。

    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来说,不管是谁挡她们的道,她们必是遇神斩神,遇魔屠魔,她们会不需一切代价把“追风击”带回无垢三宗。

    “如烟,无需紧张,凭他,还没资格进去。”看到柳如烟神阻屠神的架势,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不过,敢抢我的位置,也的确是该杀!”

    “现在是你滚,还是我踩你尸体过去。”李七夜这话让柳如烟松了一口气,不过,她此时依然是咄咄逼人!

    “柳宗主,别人怕你无垢三宗,我祖陆可不把你们无垢三宗放在眼中!”陆皇也是十分强横,对于他来说,他也非要进入八角塔不可,他冷笑一声说道:“今天,非我进去莫属,否则,谁敢挡我路,我就杀谁!”

    听到陆皇如此霸气的口吻,让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大家都奇怪,今天都怎么了,个个都是火气冲天,每一个人都是口气那么横。

    纯阳子很少人知道,眼前的陆皇也很少人知道,大家都知道祖陆是强大无匹,但,陆皇这样的口吻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一个傀儡而己,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对于陆皇强横的话,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让你的老东西爬出来,还有点看头,至于你这种三魂缺一魂的傀儡嘛,还是一边凉快去吧。”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陆皇脸色大变,同时也是让他十分的难堪,李七夜一句话揭了他的短,这让他脸色十分的难看,他最不愿意被人提起这样的事情。

    陆皇他当然不想那么低调,只不过,有些事情由不得他而己!不然的话,他早就威凌九天,甚至是踏入成就树祖的道路!

    “姓李的,你也不过区区得志几天而己,用不着把尾巴翘得那么高,天灵界强者多如牛毛,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在还没资格夺天命之前,以我看,你还是夹着尾巴乖乖做人,否则,你连怎么样死都不知道!”被李七夜一句话揭了短,陆皇也丝毫不客气,破口大骂,颇有无所忌惮的姿态。

    事实上,他就是无所忌惮,连曹国剑、海螺号老祖都要给他七分情面,他怕过谁了?(未完待续。)

    …

第八十一章 收网    听得主人格居然点着自己的名字怒吼了起来,阵三没有说话,却是默不作声的朝着毒五靠近了半步,毒五看了主人格一眼,然后不卑不亢的道:

    “老大,你要泄愤倒也罢了,关键是要杀地藏耗费的是本源灵魂之力,这东西就是大家现在的命,用一点儿少一点儿的东西,你觉得自己活腻了,我还觉得没活够呢。杀了地藏有什么好处?我算了算,要杀他的话,至少要消耗掉三十年的本源灵魂之力,为了出这口气,拿足足三十年的命去耗费,大家说值不值呢?”

    这很显然是要找援军,找帮手了,不过也是很正常的,虽然大家都是烛九阴,但这其中也是有个主次,尤其是在主人格的积威至少累计了几千年的情况下,这种根深蒂固的畏惧是怎么也不可能免除得掉的。

    在平时,毒五几乎是不可能找得到自己的同盟军,因为对于烛九阴来说,连自己的子孙都可以统统吃掉,这种没下限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退让一步的呢?

    然而只有一件事不能退,那就是命!

    连子孙都他娘的吃干净了,不就是为了多活几年吗?舍弃了一切才换来的生命,却是被白白的挥霍掉,若是之前寿命长久的话,那就不说了,可是现在自家事情自家清楚,那一点残命,就仿佛是寒风当中摇曳的那一点残烛,三十年的寿命绝对不是个小数目啊!

    三十年足足能养两代人出来了,万一就差这三十年天地之间就有转机了呢?

    之前所有的人格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呆在了神识当中的时候,那就没什么好说了,谁的拳头大谁就说了算,主人格自然是拥有绝对的优势,但是现在呢?

    难得出现这种一化为九的状况,除了老大之外,其余的八个人都有了少有的自主权,并且敌人的威胁力为零,不必担心渔翁得利的事情,那么现在不抓紧时间表明自己的述求,难道还要等以后吗?

    “呵呵,呵呵呵!”烛九阴的主人格忽然低声笑了起来,可是笑意当中却是有着森然的寒意:“很好,很好,还有谁能和他们两个一样想的?是你吗?医八,刑二?”

    烛九阴除了主人格之外,其余的八个多重人格名字分别是:刑二,阵三,水四,毒五,目六,谋七,医八,逆九。

    刑二的特长是善于逼供,让对方说出自己想要的消息,阵三和毒五已经说过了,水四则是在水系神通方面有侧重,目六的眼光非常高明,可以看出对方的破绽来对对性的攻击,谋七则是善于谋划布局,医八的意思就不用多说了吧,逆九则是擅长在劣势下翻盘。

    此时显然就是站队了,伴随着主人格的声音,水四和逆九很干脆的向着他靠了过去,这样一来的话,阵三和毒五两个人就很明显的被孤立了,处于下风!面对主人格,他们两个已经是弱势了,何况对方还有两个帮手?

    不过,还有两个人却也站了出来,看起来是有不同的想法,不过这想法和其余的人都不相同,正是被点到名的医八和刑二,尤其是刑二,他作为所有的副人格之首,其实力和威望都是十分雄厚的,仅次于主人格,他这一站出来,甚至令主人格都悄然皱眉,有一种若芒刺在背的感觉。

    被点到了名以后,也感觉到了主人格的庞大压力,刑二便是很自然的和自己的盟友医八抱团,点头会意,然后道:

    “老大你言重了,不过我觉得地藏之前说的一些东西似乎不想是信口开河,而我们现在的状况,大家都是很清楚的,那就是等死,并且还是在非常糟糕的情况下等死,所以,若是不问清楚他所说的那最后的机会到底是什么,我想,我是不会甘心的。”

    医八此时也是站出来,很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附议。”

    此时还没有表态的,便只有目六和谋七了,然而就算是他们不表态,四名副人格联合了起来,主人格其实已经失去了迅速压制“平叛”的可能,若只有一个副人格的话,那么主人格加上自己的两名铁杆可以在瞬间将其压制,然后将其扼杀,很干净利落的将其身上的本源魂力夺取回来。

    但是,此时乃是足足四名副人格有了不同的意见,四人抱团起来对抗的话,这个问题就严重了,一旦用强,那么便是内耗的最恶劣局面!

    若是在之前大家都是聚集在了一个神识当中,那也没什么了不起,主人格有着绝对强势的能力,不要说四个副人格抱团,就是其余的所有副人格都提出意见,主人格可以将其彻底的压制住也,不会损耗最基础的本源灵魂之力。

    然而要知道,此时烛九阴乃是将自己的本源灵魂之力一分为九,目的便是要达成了类似于“一气化三清”的效果,若是不分给其余的八个副人格足够的本源灵魂之力,他们又怎么可能对面前的敌人造成威胁呢?

    然而烛九阴就没想到,林封谨居然在这样的时候来了个以退为进,可以说是自寻死路的来了个“上莲台”,只守不攻,在外界的威胁消失了以后,内部的矛盾立即就被激化,然后迅速的显现失控。

    这就类似于封建王朝当中,平时皇帝将自己的儿子兄弟什么的都困在了京城里面,那么肯定是皇帝一言九鼎,就算是其余的人反对都没有用,就算是放出去一个王子王爷领军打仗,也是传檄可定,瞬间封杀。

    然而,皇帝一旦是将所有的儿子兄弟都放出去把控了君权,所有的皇子王爷手中有了实力,情况就不一样了,几个人一抱团,那就是帝王也要忌惮的力量!一旦起了冲突,亡国破家也是可能的!!

    若是此时烛九阴的主人格要“杀伐果断”,在内部形成统一的声音,那么不可能做得到速战速决,内耗必然出现,最后的损失就不是消耗三十年,四十年的本源灵魂之力那么简单了,杀敌一万,自损三千,搞不好消耗的本源灵魂之力直接就能达到两三百年!

    这个数字,哪怕是暴戾无比的主人格,也是无法承受的,一时间气氛可以说是尴尬僵硬到了极处。

    盘坐在了结界当中的林封谨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毫不掩饰的笑意,若是面前的这九人齐心合力的话,那么他身周的这结界可以说是要不了五分钟就能被彻底攻破了,然而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被攻破的几率已经是无限趋向于零!

    此时林封谨根本就不在于自己的算盘被看穿,因为他施展的是明计,是阳谋!从烛九阴打出来了这张“一化为九”的最终底牌那一刻起,便已经是注定了他已经踏入了这个陷阱,接下来无论他怎么警惕防范挣扎,已经是结局注定!

    这时候,刑二便很干脆的看向了林封谨道:

    “具体说说吧。我知道佛门能有超度众生的能力,而你的前世地藏,则更是在最黑暗最污秽的地方超度修行,但是要想超度我们,就算是全盛时期的你也做不到把?”

    林封谨看着刑二,认真的道:

    “你说得不错,要想超度你们,我确实是力有未逮,但是,我现在手上还有佛尊的天舍利,借助剩余下来的这一点威能,加上这提前积蓄了几千年的浩瀚龙气,超度你们当中的一两个人则是没问题的。”

    这一句话说出来,很明显是挑拨离间,故意的将烛九阴的九个人格互相独立出来,听了林封谨的这句话,同样擅长谋略的谋七就已经冷笑了起来道:

    “你说的这些东西目的就是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吧?拿人族的话来说,这就是二桃杀三士,这样的伎俩也在我们面前卖弄?再说了,佛门的超度听起来似乎很是厉害,实际上的本质你当我们不懂吗?无非就是再一次轮回转世而已,唯一能保证的就是轮回成人,并且连胎中之谜也破不掉!”

    听到了谋七的话,烛九阴的主人格也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轻蔑的讽刺道:

    “你就是这么一点儿伎俩,也想要在我们面前玩花样吗?重入轮回,浑浑噩噩的转世成人,说不定还未出生就夭折,就算是出世以后,也未必能长大成人,好吧,普通的人类也就活个六七十岁吧,你拿这样蝼蚁一般的生活来引诱我们,真的是异想天开!”

    林封谨用一种悲悯的眼光看了过去,然后徐徐的道:

    “世上人提到了烛九阴这三个字,都是十分敬畏,要尊称一句烛神,没想到到了现在,你依然是没有想明白自己这辈子是输在了什么地方,真是可悲啊!古往今来,能成功飞升成为天妖的,甚至有一大半的资质和机遇都不如你。”

    “你这一生,可以说是舍弃了一切,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飞升两个字上,我说得没错吧?但是,你却是在这两个字面前碰得头破血流,跌倒了无数次,百折不挠是一种美德,然而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跌倒在这面前吗?为什么远不如你的妖怪能成事,而你不能呢?”

    在这一点上,毫无疑问就戳到了烛九阴最大最深最隐秘的痛处,烛九阴的主人格面对林封谨犀利若刀枪一般的的逼问,竟是无言以对!他深深的呼吸,拳头都已经攥紧,可是心中的耻辱感却是越发的激烈,仿佛是烧红的烙铁一样,狠狠的压在了自己的心上!

    同样,其余的八大副人格也是脸色难看无比,被林封谨的这一番质问问得有同仇敌忾之势,本来已经出现了明显裂痕的彼此之间,又已经是有了重新联合的迹象。

    然而林封谨就只用了一句话,就顿时将眼前的局面安顿了下来,他很干脆的指着自己,很自负的道:

    “你不知道是吧?但是我,知,道!!”

    “我知道”这三个字,一下子就将之前的那剑拔弩张的氛围冲洗得干干净净!!

    甚至阵二,谋七等人,都情不自禁的反问了一句:

    “你?你知道?”

    林封谨笑了笑,用肯定的语气再说了一遍:

    “没错,我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你们不用觉得我是在拖延时间什么的,我再拖延,也没有援军,更不能恢复到翻盘的状态,我知道就是知道,为什么要说谎?烛神,你多次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归结起来,无非就是逆天行事这四个字而已。”

    “最初的时候,你走的那条路是对的,只是运气问题,所以碰了壁,但是人间界的灵气明明都减少到了惊人的地步,就意味着你走的那条路已经成了绝路,死路,你还要反复往上走,那么这样的做法真的就是可悲可怜了!”

    主人格立即怒道:

    “我走的路是绝路,死路,难道你知道什么路是正确的?”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当然知道。此时人间界的灵气的稀薄程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现在烛神你该不会还觉得之前走的路是对的吧?”

    面对这个问题,烛九阴的主人格只能闷哼一声,他就算再怎么死鸭子嘴硬,也没可能还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居然能成功飞升。林封谨此时却是环顾四周,一字一句的道:

    “但是,依然不是没有超脱的办法的!”

    “三千年之前人间界的灵力,是现在的整整六倍,因此,这时候修仙,修道的可能很渺茫了,这条路注定是死路一条,可是我们要注意到另外一件事,那便是此时的人口数量!!单是中原部分,就达到了六万万人,仅仅这个数量,就足足是三千年前有史记载的三十八倍,而且在接下来的一百年内,中原的人口会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下去!直到中原的物产粮食支持不了暴涨的人口为止!”

    听到了林封谨这么说,副人格谋八的眼神陡然闪亮了一下,然后其余的好几个烛九阴副人格,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也是难怪的,对于烛九阴的残魂来说,为了减少消耗,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月面背后进入沉睡,就连妖星逼近人间界播撒种子,也是依靠本能来的,他们唯一关注的只有两件事,那就是人间界的灵气是否恢复,还有下方“饲养”的妖命者是否可以夺舍。

    此时林封谨说出来的这些数据,真的是令他们震撼无比,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这人间当中的变化,竟是达到了如此天翻地覆的程度!

    林封谨此时便是看着眼前的烛九阴,认真的道:

    “既然有着这样多的凡人,要求长生,何必要飞升呢?灵力不足,人间的愿力却是在汹涌澎湃,天妖之路已绝,那为什么不做万民膜拜的妖神?”

    林封谨说出来了这句话之后,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养神,也是闭上了嘴巴,看起来连多说一个字都不会了——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念头。

    因为林封谨要说的话,已经说完,要撒的网,已经彻底的张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自己已经做完了所有要做的事情,剩余的结果,便是老天主宰,听天由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