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_t;被太阳王扣了一个大帽子,纯阳子也不生气,他只是笑着说道:“我与李兄的‘私’‘交’,这还扯不上我古纯四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是吗?”太阳王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姓李的在天灵界为非作歹,残杀同类。现在你作为古灵岛的岛主,而古纯四脉作为魅灵的翘首、魅灵的领袖,竟然不铲除恶人,反而是助纣为虐,迫害同类……”

    太阳王这一席话不止是把纯阳子拉下水,而且还是要把古纯四脉拉到整个魅灵族的对面,这样的做法甚至是在挑战古纯四脉在魅灵一族的地位。

    太阳王这样做无非是煽风点火,就算是不能撼动古纯四脉,抹黑古纯四脉一把那也是不错的做法,反正他也没有多少损失。

    比起林道长来,太阳王更敢说话,毕竟太阳宗的底蕴比避尘洋更强大,太阳宗不止是大成仙体传承,太阳宗的始祖还是一位仙帝,人称太阳仙帝!

    “你算什么东西,我古纯四脉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了!”就在太阳王有∈79,m意抹黑古纯四脉的时候,一个霸道的声音响起,一个人从天而降,睨睥八方。

    “沉海神王!”当看到从天而降的人,有人大叫一声说道。

    来者正是沉海神王,此时他是气吞山河,睨睥八方,霸气十足,不论是面对谁,他都是那样的霸气。

    沉海神王的到来,这让太阳神王是脸‘色’变了一下,毕竟。沉海神王声威之隆。那是远远在于纯阳子之上。

    如果说在天灵界把年轻一辈划分等级的话。沉海神王、速道天神、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绝对是最顶尖最巅峰的天才,而太阳王、林道长他们比起沉海神王他们几个来,又有着不小的差距。

    关于纯阳子的一些传言,太阳王虽然听说过,不过,太阳王还不是十分把纯阳子放在心上,毕竟,从来没有人见过纯阳子出手。他的强弱一直值得商榷,甚至有很多人认为他并没有像传说中那么强大。

    “怎么,神王也要来‘插’一手?”太阳王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

    沉海神王气势凌人,有着压塌诸天的气息,冷冷地说道:“我‘插’上一手又如何,太阳宗那几分斤两也敢对我古纯四脉说三道四,就凭你这点能耐,无需我师兄出手,我就能斩了你!”

    不要认为沉海神王不报李七夜报仇就认为他是一个软弱的人。事实上,沉海神王一向都是霸气十足的人。只不过,他比很多人知道谁是不能敌、谁是能敌而己。

    如果沉海神王能看得出李七夜的深浅,知道李七夜的强弱,他也会丝毫不客气地出手斩了李七夜。

    只不过,在他看来,李七夜沉不可测,不论是谁与他为敌,都会被他吞噬,不管谁对他出手,都会被他灭掉。正是因为如此,沉海神王不想因为自己一个小妾,而把自己甚至是整个沉海朝拖入与李七夜的战争之中!

    像太阳王、林道长这级别的对手,沉海神王根本就无所惧,如果需要为敌,他根本就是无所惧地直接把他们镇压!对于沉海神王来说,不需要他们古纯四脉,就凭他沉海朝,就凭他手中的力量,就有机会碾平避尘洋这样的传承。

    对于沉海神王这样称霸八方的王者来说,别人不惹事,他还好,如果别人向他惹事,那就再好不过了,他不介意碾平避尘洋这样的一个传承,这不止是能立他一世之威,更是能扩建他的疆土,壮大他的子民!

    现在如果林道长、太阳王敢跟他对着干,这正好让他有借口对避尘洋、太阳宗这样的传承出兵!

    沉海神王一出口就说要斩太阳王,这让太阳王脸‘色’是难看到极点,虽然说,他也知道比起沉海神王来,的确是有一定距离,但是,沉海神王这话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这样的逆转,也让很多人惊奇,大家都认为沉海神王会与李七夜拼个你死我活,现在没有想到,沉海神王更像是站在李七夜这边。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难于相信,天下人都知道,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公孙美‘玉’是惨死在李七夜手中,按理来说,沉海神王要找李七夜报仇雪恨才对,现在沉海神王竟然一点找李七夜报仇的意思都没有,这样的事情让很多人看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神王,你我应是同仇敌忾才对。”此时林道长‘阴’‘阴’地笑着说道:“李七夜欺人太甚,他不止是杀了我的道童、丞相,他更是杀害神王你心爱的小妾……”

    “我的事,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多嘴!”就在林道长煽风点火的时候,沉海神王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说道:“我与李七夜的恩怨,还用得着你一个外人来管吗?”

    “嘿,嘿,神王不是会怕了李七夜了吧……”林道长‘阴’‘阴’地一笑reads;。

    林道长这话一出,顿时让沉海神王双目一张,他冷笑一声,说道:“‘激’将法对吧,好,想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是吗?那就让我看一看你们的斤两吧!别没几分本事,就在这里煽风点火,逞‘唇’舌之利!”

    沉海神王话一落下,血气轰鸣,宛如一尊神祇临世,在这瞬间,沉海神王右手一张,手掌镇压而下。

    沉海神王右手掌镇压而下的时候,他那晶莹如‘玉’的手掌竟然浮现了种种异象,宛如诸神镇狱一样,一掌之下,群魔魂飞魄散,将会被镇压得永世不得翻世,永世不得轮回!

    沉海神王一掌镇压而下,林道长脸‘色’大变,事实上,很多人见沉海神王一掌之威,都脸‘色’一沉,那怕是在场的曹国剑他们。

    很多人都知道,沉海神王不止是道行极为强大,他不止是承受千万子民的血气蕴养,拥有着疆国封神之威,同时,他的右手绝世无双,号称是神之右手,得到众神的祝福与加持,甚至有人称,他的右手可以称上无敌,可以硬撼各种兵器!

    林道长脸‘色’大变,瞬间出手,体魄璀璨,宛如一朵莲‘花’盛开,十分的圣洁。当这莲‘花’盛开之时,每一片莲‘花’的‘花’瓣都擘天而起,可以撑住九界的天空一样。

    “砰”的一声巨响,那怕是每一片的莲‘花’‘花’瓣能撑起九界的天空,也难于撑得住沉海神王的神之右手。

    随着一击,林道长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胸’膛起伏,脸‘色’发红。

    虽然林道长接下了沉海神王的一掌,但是,与沉海神王相比起来,依然有着距离,终究不是沉海神王的对手。

    “这样的成就也敢大言不惭!”沉海神王冷笑一声,说道:“你们避尘洋的’不染无垢仙体术’比起无垢宗的来,那是差远了!想要与我为敌,那也是柳宗主、卓宗主这级别的人物才有这个资格!”

    沉海神王霸气十足,比起纯阳子来,他更是咄咄‘逼’人。

    “你——”被沉海神王如此的贬低,这让林道长脸‘色’难看到极点,他好歹也是当世响当当的天才。

    “沉海神王,你太过份了——”此时太阳王也冷喝一声,与林道长站在一条线上reads;。

    “过份——”沉海神王冷笑一声,就算是太阳王与林道长站在同一条线上,他也无所谓,冷笑一声,冷笑地说道:“你抹黑我古纯四脉的时候,我都还没说过份呢!出手教训教训你们,算得了什么过份!”

    “你太狂了——”林道长也大怒,被沉海神王这样的‘逼’,他老脸也无处可搁。

    “狂——”沉海神王有着一股神霸天下的气势,冷笑地说道:“我狂那又如何!你们刚才不是想把我古纯四脉拉下水吗?好,来吧,想坑我古纯四脉之前,先掂量掂量你们有几分的实力……”

    沉海神王霸气十足,这让很多人看得都有些傻眼,大家都知道,沉海神王绝对不是善茬儿,年轻之时就是征战八方,扩张沉海朝,在沉海朝的基础上建立了更强大更广阔的疆国,像他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今天他独自一人挑战避尘洋、太阳宗,这是何等的霸气。

    事实上,很多人都明白,沉海神王有着这样的底气,甚至有老一辈认为,沉海神王是这故意的,只怕他是巴不得发兵碾平避尘洋这样的传承,以扩张他的疆土!

    在天灵界,古纯四脉拥有足够的资格执天下牛耳,若是无垢三宗不去挑衅古纯四脉的地位,魅灵一族只怕没有任何传承能挑衅古纯四脉在魅灵一族的地位了。

    更何况,古纯四脉与无垢三宗一直都是世‘交’,甚至有人认为古纯四脉和无垢三宗早在很久前就结成了牢不可破的联盟。

    像这样的庞然大物结成了联盟,试问一下,又有谁能撼动他们在天灵界的地位呢!

    不论是林道长,还是太阳王,他们在天灵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现在却被沉海神王如此的邈视,这顿时让他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来吧,我以一战二,凭你们,还没资格挑战我师兄。”沉海神王霸气十足。

    纯阳子苦笑了一下,伸手拦住沉海神王,说道:“师弟,这里的事就‘交’给我吧,此恩怨起于我手,就止于我手吧。”;

    …

第八十章 最强大的攻击    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不是迷宫,是人心,

    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东西,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史家手上的笔墨。

    这个世界上最毒的东西,不是什么洪荒巨蛇,而是人的舌头!

    烛九阴最大的弱点是什么,那就是怕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有一句话叫知道得越多,能力越大,就越是会觉得敬畏,还有无助!!在生死的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

    十大祖巫为什么能够活过这样漫长的岁月?要知道,妖族鼎盛的时候,英才荟萃,人杰倍出,说实话,能够在历史上与十大祖巫实力在同一个层次方面的,也是为数不少,为什么就只有他们十个人能苟延残喘到现在呢?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实力够强,能够动用到的资源够多,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这十个人的心肠足够狠!

    要活到他们这样漫长的时间,从理论上来说,除了运气之后,还需要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必须得掠夺别人的生命力,而掠夺生命力这种事情,就类似于“食人”一样,在主流观念当中是绝对招人唾弃的。

    同时,要掠夺别人的生命力,也是需要燃烧自身的生命力来作为代价,这就和油罐车运输汽油,自身在运输的过程当中也是会消耗汽油一样。

    倘若掠夺来的生命力与他自身并不相融,那么就问题有些大了,就像是汽油车加柴油那样,不仅没有办法继续开走,搞不好连发动机也能损伤了,像是人类去掠夺树木的生命力,最后不要想延寿,下场九成九都是死得更快。

    那么,要怎样才能尽可能规避这方面的不兼容呢?

    其实地球上面也是有了变相的类似的手段,比如说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换肾,一个已经是快死掉的人,换上一个别人的肾脏就能起死回生,健健康康的再活个几十年,这绝对不是痴人说梦。

    在换肾之前做匹配,换肾之后服用各种抗免疫的药物,那就是尽可能的规避这方面的不兼容。

    甚至在另外的一方面,二者都有惊人的相似,那就是换肾成功率最高的,一定是拥有血缘关系的人,拥有血缘的关系越亲近的人,换肾的成功率就最高,甚至若是那种一卵双生的孪生兄弟,成功率可以说是百分百,连抗免疫药物都不用吃的。

    同样,掠夺生命力的最佳对象,绝对不是随便找一找就可以的,一样是和换肾类似,与你血缘关系相近的人,那么掠夺起来的成功率就越大,负面效果就越小!

    因此,就应该明白为什么说十大祖巫足够狠心才能活到现在了吧,因为,他们拥有如此惊人的寿命,便是因他们掠夺了大量的血亲的寿命,而能够批量大规模制造的血亲,这还用说吗?

    必然就是自己的子女!

    所以,十大祖巫实际上是一个后代都没有的,因为全部都被他们给“吃光”了。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而要做到十大祖巫这样,将自己的后代完全当成豢养的畜生一样来饲养,最后统统弄死吸收生命力的,还真的是不太多,所说要像他们这样活得长的话,那么就得足够的狠心才行!

    根据当时佛门调查出来的一些秘闻,十大祖巫最初几百年的时候,还给自己遗留下来了子孙血脉,但是当他们失去了生育能力以后,屠戮杀死掠夺的就不仅仅是儿子,女儿这一辈了,连孙子,曾孙这一辈也是一样的下狠手!

    换而言之,十大祖巫连这一点都做了出来,那么为了延命,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呢?

    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哪怕是基因相似度可以达到99.9%的一卵双生的兄弟,能在八成的事情上达成共识已经是相当难得了,两个不同的人有分歧,就仿佛你要喝可乐,我要来一杯鲜橙多,OK,最初肯定是互相说服,但是说服不了的话,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就各行其是,这其实也是很简单的解决方式。

    然而没办法各行其事怎么办?

    就仿佛是烛九阴刚才体内的九大人格,他们之间,必然是有意见相左的时候,然而身体只有一个,那么听谁的?最后来做出决断的,肯定不是投票决定的,小事的话,应该是当前操控身体的人格决定,但是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主人格——就是烛九阴一出生之后拥有的人格手里。

    那么,有矛盾的地方,就一定就会有冲突!其余的副人格和主人格之间,肯定不会一团和气的,再加上这么漫长的时间进行发酵,搞不好早就是积怨已久,只是没有办法爆发出来而已——再结合烛九阴如此畏惧死亡,甚至畏惧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那就是一个非常犀利的切入点!

    强盛的帝国,往往不是灭于外地,而是毁于内乱!

    然而要利用这个弱点的话,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前提条件,那就是烛九阴所有的人格只要还聚集在了肉身当中,甚至一起在神识当中抱团,那么主人格对副人格也是拥有绝对的强势和压制作用。

    因此,就要给这些副人格有机会脱离主人格肉身的机会,然后,激发他们之间的矛盾——在他们最在乎的生死问题上!!然后从中火中取栗!!

    这就是地藏谋划了足足三千年的计划!!

    这计划针对的,便是这天底下最为复杂的东西:人心!

    这计划使用的,便是这天底下最狠毒的东西,舌头!

    此时的林封谨端坐在了护体结界当中,很干脆的将自己的最终目的点出来了之后,面前的九个烛九阴立即就有三个人立即住了手,还有至少三个人出手的速度都放缓了一半!

    林封谨抓住了要耗费他们的本源灵魂之力来说事,就仿佛是捏住了他们的睾丸一样,令他们顿时就深切的觉得投鼠忌器,格外的痛苦!

    不过,依然还有三个烛九阴非常干脆的轰出了自己的攻击,更狠,更凶猛,这三个烛九阴当中,赫然就有着主人格的存在,他出手的同时更是在冷笑道:

    “你这蠢货,也想拿语言来浪费我的心神?照你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么我们住手不攻击你的话才是对的?狗屁,现在要停下来的话,你正好调息回气,给了你这个机会,我还要消耗更多的本源灵魂之力!”

    林封谨立即便是针锋相对的道:

    “你杀了我有什么好处吗?杀了我的话,可以让你多苟延残喘哪怕一炷香的时间?烛九阴,你也是堂堂祖巫,也要讲道理对不对,从头到尾这件事我都是被动的,是你一定要强行降临下来掠夺我的这具肉身!我一直都是在被动防御!”

    烛九阴的主人格仰天狂笑道:

    “我烛龙做事情,需要和人讲道理?我就是道理,杀了你不能怎么样,至少能让我泄愤!”

    林封谨微微摇头,有些怜悯的道:

    “不,你错了,杀了我,你不仅需要浪费掉宝贵无比的本源灵魂之力,让自己至少少活几十年,更是会失掉了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这个机会,失去了以后就永远不可能再来了。”

    “我佛门讲究的是广开善路,普度众生,哪怕是穷凶极恶的孽障,只要肯放下屠刀,也会给他一个机会,只是当年诸子百家联合起来灭佛之后,天底下有能力超度你这样的强横人物的,也只有地藏转世的我!!你杀了我的话,那就是将弥补自己遗憾的机会亲手扼杀!”

    烛九阴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当中带着愤懑,带着凄凉,带着怨恨,带着无尽的悲怅,然后刻毒的道:

    “你就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又不是没有重头来过,然而等待我的,便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如今这世上的灵气,可以说是稀薄到了几千年前十不存一的地步,我就算是被你超度转世,又能怎样,就算是能修炼到巅峰状态,也不过只能到达全盛时期的万一,我连全盛时期的自己都败给了这贼老天,难道现在还能翻身?”

    烛九阴说完了这句话,已经是咬牙切齿的狠狠再次一拳轰在了林封谨的护体结界上,直打得林封谨的护体结界表面一阵摇曳,金光闪耀,只是烛九阴一转头,立即忿然怒吼了起来:

    “阵三,毒五,你们两个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出手?”

    阵三,毒五是烛九阴这群多重人格的内部称呼,主人格自然是处于支配权的老大。

    接下来的话,就按照副人格产生的顺序来排行,同时依照副人格擅长的方面来命名,比如阵三指的就是第三名诞生的多重人格,擅长的是布阵,毒五就是第五顺位诞生的人格,擅长的是施毒。

    阵三的外表,是一个皮肤白皙,脸型仿佛锥子一样的文士打扮,毒五则是鹰钩鼻子,双眼细小,一眼看去就是十分精明的模样,而且性格凉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