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不是迷宫,是人心,

    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东西,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史家手上的笔墨。

    这个世界上最毒的东西,不是什么洪荒巨蛇,而是人的舌头!

    烛九阴最大的弱点是什么,那就是怕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有一句话叫知道得越多,能力越大,就越是会觉得敬畏,还有无助!!在生死的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

    十大祖巫为什么能够活过这样漫长的岁月?要知道,妖族鼎盛的时候,英才荟萃,人杰倍出,说实话,能够在历史上与十大祖巫实力在同一个层次方面的,也是为数不少,为什么就只有他们十个人能苟延残喘到现在呢?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实力够强,能够动用到的资源够多,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这十个人的心肠足够狠!

    要活到他们这样漫长的时间,从理论上来说,除了运气之后,还需要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必须得掠夺别人的生命力,而掠夺生命力这种事情,就类似于“食人”一样,在主流观念当中是绝对招人唾弃的。

    同时,要掠夺别人的生命力,也是需要燃烧自身的生命力来作为代价,这就和油罐车运输汽油,自身在运输的过程当中也是会消耗汽油一样。

    倘若掠夺来的生命力与他自身并不相融,那么就问题有些大了,就像是汽油车加柴油那样,不仅没有办法继续开走,搞不好连发动机也能损伤了,像是人类去掠夺树木的生命力,最后不要想延寿,下场九成九都是死得更快。

    那么,要怎样才能尽可能规避这方面的不兼容呢?

    其实地球上面也是有了变相的类似的手段,比如说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换肾,一个已经是快死掉的人,换上一个别人的肾脏就能起死回生,健健康康的再活个几十年,这绝对不是痴人说梦。

    在换肾之前做匹配,换肾之后服用各种抗免疫的药物,那就是尽可能的规避这方面的不兼容。

    甚至在另外的一方面,二者都有惊人的相似,那就是换肾成功率最高的,一定是拥有血缘关系的人,拥有血缘的关系越亲近的人,换肾的成功率就最高,甚至若是那种一卵双生的孪生兄弟,成功率可以说是百分百,连抗免疫药物都不用吃的。

    同样,掠夺生命力的最佳对象,绝对不是随便找一找就可以的,一样是和换肾类似,与你血缘关系相近的人,那么掠夺起来的成功率就越大,负面效果就越小!

    因此,就应该明白为什么说十大祖巫足够狠心才能活到现在了吧,因为,他们拥有如此惊人的寿命,便是因他们掠夺了大量的血亲的寿命,而能够批量大规模制造的血亲,这还用说吗?

    必然就是自己的子女!

    所以,十大祖巫实际上是一个后代都没有的,因为全部都被他们给“吃光”了。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而要做到十大祖巫这样,将自己的后代完全当成豢养的畜生一样来饲养,最后统统弄死吸收生命力的,还真的是不太多,所说要像他们这样活得长的话,那么就得足够的狠心才行!

    根据当时佛门调查出来的一些秘闻,十大祖巫最初几百年的时候,还给自己遗留下来了子孙血脉,但是当他们失去了生育能力以后,屠戮杀死掠夺的就不仅仅是儿子,女儿这一辈了,连孙子,曾孙这一辈也是一样的下狠手!

    换而言之,十大祖巫连这一点都做了出来,那么为了延命,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呢?

    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哪怕是基因相似度可以达到99.9%的一卵双生的兄弟,能在八成的事情上达成共识已经是相当难得了,两个不同的人有分歧,就仿佛你要喝可乐,我要来一杯鲜橙多,OK,最初肯定是互相说服,但是说服不了的话,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就各行其是,这其实也是很简单的解决方式。

    然而没办法各行其事怎么办?

    就仿佛是烛九阴刚才体内的九大人格,他们之间,必然是有意见相左的时候,然而身体只有一个,那么听谁的?最后来做出决断的,肯定不是投票决定的,小事的话,应该是当前操控身体的人格决定,但是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主人格——就是烛九阴一出生之后拥有的人格手里。

    那么,有矛盾的地方,就一定就会有冲突!其余的副人格和主人格之间,肯定不会一团和气的,再加上这么漫长的时间进行发酵,搞不好早就是积怨已久,只是没有办法爆发出来而已——再结合烛九阴如此畏惧死亡,甚至畏惧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那就是一个非常犀利的切入点!

    强盛的帝国,往往不是灭于外地,而是毁于内乱!

    然而要利用这个弱点的话,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前提条件,那就是烛九阴所有的人格只要还聚集在了肉身当中,甚至一起在神识当中抱团,那么主人格对副人格也是拥有绝对的强势和压制作用。

    因此,就要给这些副人格有机会脱离主人格肉身的机会,然后,激发他们之间的矛盾——在他们最在乎的生死问题上!!然后从中火中取栗!!

    这就是地藏谋划了足足三千年的计划!!

    这计划针对的,便是这天底下最为复杂的东西:人心!

    这计划使用的,便是这天底下最狠毒的东西,舌头!

    此时的林封谨端坐在了护体结界当中,很干脆的将自己的最终目的点出来了之后,面前的九个烛九阴立即就有三个人立即住了手,还有至少三个人出手的速度都放缓了一半!

    林封谨抓住了要耗费他们的本源灵魂之力来说事,就仿佛是捏住了他们的睾丸一样,令他们顿时就深切的觉得投鼠忌器,格外的痛苦!

    不过,依然还有三个烛九阴非常干脆的轰出了自己的攻击,更狠,更凶猛,这三个烛九阴当中,赫然就有着主人格的存在,他出手的同时更是在冷笑道:

    “你这蠢货,也想拿语言来浪费我的心神?照你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么我们住手不攻击你的话才是对的?狗屁,现在要停下来的话,你正好调息回气,给了你这个机会,我还要消耗更多的本源灵魂之力!”

    林封谨立即便是针锋相对的道:

    “你杀了我有什么好处吗?杀了我的话,可以让你多苟延残喘哪怕一炷香的时间?烛九阴,你也是堂堂祖巫,也要讲道理对不对,从头到尾这件事我都是被动的,是你一定要强行降临下来掠夺我的这具肉身!我一直都是在被动防御!”

    烛九阴的主人格仰天狂笑道:

    “我烛龙做事情,需要和人讲道理?我就是道理,杀了你不能怎么样,至少能让我泄愤!”

    林封谨微微摇头,有些怜悯的道:

    “不,你错了,杀了我,你不仅需要浪费掉宝贵无比的本源灵魂之力,让自己至少少活几十年,更是会失掉了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这个机会,失去了以后就永远不可能再来了。”

    “我佛门讲究的是广开善路,普度众生,哪怕是穷凶极恶的孽障,只要肯放下屠刀,也会给他一个机会,只是当年诸子百家联合起来灭佛之后,天底下有能力超度你这样的强横人物的,也只有地藏转世的我!!你杀了我的话,那就是将弥补自己遗憾的机会亲手扼杀!”

    烛九阴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当中带着愤懑,带着凄凉,带着怨恨,带着无尽的悲怅,然后刻毒的道:

    “你就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我又不是没有重头来过,然而等待我的,便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如今这世上的灵气,可以说是稀薄到了几千年前十不存一的地步,我就算是被你超度转世,又能怎样,就算是能修炼到巅峰状态,也不过只能到达全盛时期的万一,我连全盛时期的自己都败给了这贼老天,难道现在还能翻身?”

    烛九阴说完了这句话,已经是咬牙切齿的狠狠再次一拳轰在了林封谨的护体结界上,直打得林封谨的护体结界表面一阵摇曳,金光闪耀,只是烛九阴一转头,立即忿然怒吼了起来:

    “阵三,毒五,你们两个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出手?”

    阵三,毒五是烛九阴这群多重人格的内部称呼,主人格自然是处于支配权的老大。

    接下来的话,就按照副人格产生的顺序来排行,同时依照副人格擅长的方面来命名,比如阵三指的就是第三名诞生的多重人格,擅长的是布阵,毒五就是第五顺位诞生的人格,擅长的是施毒。

    阵三的外表,是一个皮肤白皙,脸型仿佛锥子一样的文士打扮,毒五则是鹰钩鼻子,双眼细小,一眼看去就是十分精明的模样,而且性格凉薄。

第1368章 林道长    李七夜出现,让众多人悚然,走到今天,李七夜已经是凶名赫赫了,在很多人看来,他是走到哪里杀到哪里,比当世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凶狠。

    先是血炼亿万广海鱼,后又踏灭螭国血鲨庄,前不久还屠灭了帝王谷。

    帝王谷这可是海神传承呀,曾受海神的庇护,如此强大的传承说灭就灭,灰飞烟灭,连残墙断壁都没有留下来。

    当李七夜到来之时,不管是谁,都目光跳动了一下,甚至有不少人是心惊肉跳。

    在今天,李七夜的“凶人”之名不是浪得虚名,他走到哪里杀到哪里,有他的地方,就是腥风血雨,就有人死亡。

    现在,李七夜出现在了这里,很多人都有着一种不祥的预兆,都感觉要发生大事了,这样的凶人,只怕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至于曹国剑海螺号老祖,他们都目光一厉,瞬间对李七夜露出了杀机。

    “他受伤了。”此时也有人眼尖,看到骨船碎裂,一看就知道经历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

    而此时,李七夜脸色苍白,左右竟然需要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挽扶,连站都站不稳,让人一看就明白李七夜的伤势很严重。

    见到李七夜这样的模样,不少人目光跳动了一下,有不少人心里面滋生了一个阴险的念头。

    如果作为李七夜的敌人,现在无疑是对李七夜下手的最好时机,趁他重伤,这无疑是铲除他的最好时机。

    这也不怪这些人如此想,换作任何人都会这样想,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在修士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不是谁人都能保持君子风度。

    李七夜到来之后,也没有多看众人一眼,目光落于八角塔之上,看着这古朴粗糙的八角塔。不由感慨一声,缓缓地说道:“先民的智慧,让后人是难于想象的。”

    “你们要的东西就在里面。”李七夜看着八角塔,过了好一会儿对柳如烟和卓剑诗说道。

    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人一听到这话,芳心一震。又惊又喜,她们无后三宗失传的追风击终于有了下落了,若是她们取回“追风击”,那么,这对于她们来说,这是大功劳一件,必将是记入青史之中。

    同时,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两个人也想了很多很多。她们无垢三宗的追风击乃是无垢仙帝观摩鲲鹏的异象图腾而创出来的,而眼前这座八角塔就在鲲鹏的尸体之上,眼前的八角塔就散发出奇光。

    说不定当年他们无垢三宗的始祖无垢仙帝曾经来过这里。甚至有可能曾经是在这里悟道过,甚至有可能是“追风击”都有可能在这里参悟,否则,他们先祖不会带着鲲鹏骨回到这里,从而导致失传。

    就在李七夜他们观赏眼前八角塔之时,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个人合什,缓缓地说道:“李七夜,你我之间的恩怨应该算一算了。”

    这个人看起来很年轻,穿着一身道袍。模样十分的英俊,更重要的是,他全身收拾得整整齐齐,十分的洁净。给人一种养尊处优的感觉。

    “避尘洋的主人也来了。”看到这个穿着道袍的人,有人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说道。

    李七夜从八角塔中收回目光,看了这个穿道袍的人一眼,随意地说道:“你是谁呀?”

    李七夜如此随意的话顿时让这位道人脸色变了一下,他好歹也是天灵界的天才。放眼天灵界,他绝对是排得上名号,现在李七夜一副漠然的神态,这不止是无视他,而且是肆意地挑衅他。

    “贫道乃是避尘洋的当家,人称林道长。”这个穿道袍的人缓缓地说道。

    听到林道长这个名字,就算不认识他的人也不由心里面突了一下,避尘洋的主人,听说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是仙体中成,有人言他站在普通神王的巅峰,又有人说,他已经是一尊了不起的神王。

    若是他是一尊神王,再配上他那中成仙体,那么,就算是神皇都要给他七分情面。

    此时,林道长缓缓地说道:“李七夜,你杀我道童,斩我龟相,实是欺人太甚,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怨也该算一算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说到这里,他脸色一冷,双目露出可怕的杀意。

    此时林道长站了出来,扬言要为他道童和丞相报仇,这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林道长他作为避尘洋的主人,的确可以为死去的弟子报仇。

    但是,现在听到林道长这样的话,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在此时,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李七夜重伤在身,这个时候无疑是挑战李七夜最好的时机。

    趁他病,要他命,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论是谁,都不愿意错过如此好的时机,特别像林道长这样与李七夜有怨仇的人来说,这更是报仇雪恨的大好时机。

    若是换作平时,大家都不看好林道长,虽然说,林道长在年轻一辈也是极有建树,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威名赫赫,他不止是道行强大,而且是中成仙体,这样的实力,年轻一辈罕有人能敌。

    但是,现在李七夜是凶名赫赫,凶焰之盛,年轻一辈甚至无人能及,如果说,在平时林道长找李七夜报仇,只怕大家都不看好他。

    但,现在李七夜重伤了,林道长却跳出来找李七夜报仇,这让大家都在心里面感慨,林道长的确会抓住机会,换一句话说,只要拉得下脸,就是无敌。

    见林道长指名道姓要挑战自己,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李七夜这种随意的态度,这让林道长老脸拉不下去了,他冷冷地说道:“李七夜,出来混,该还的债,终究是要还的,难道你就能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吗?既然你一向自诩无敌,有资格问鼎天命,那就站出来一战,做缩头乌龟的人,一辈子都成不了仙帝”

    对于林道长这样的激将法,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道长如果想战,那我代李兄陪道长切磋切磋。”李七夜只是笑起来还没有说话之时,纯阳子站了出来,淡淡地说道:“若是道长能胜我一招半式,再与李兄报仇雪恨也不迟。”

    纯阳子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也是为了维护李七夜,他们都知道,李七夜为了安抚仙女,那是受了极重的伤,此时李七夜并不适合出战。

    当纯阳子站出来的时候,甚至很多人都不认识他,毕竟,纯阳子很低调,在天灵界罕有他的威名,认识他的人,多数也是与纯阳四脉有往来的门派弟子。

    “纯阳子”看到纯阳子,林道长是目光跳动了一下。

    “纯阳子,是纯阳河的掌门吗?”听到纯阳子的名字,有不少人感到陌生,甚至有人弄错了纯阳子的出身。

    纯阳子这样的一个名字,往往很容易误认为是古纯四脉之一纯阳河的掌门,更何况,古纯四脉的四大传承本就是一家人。

    “是古灵岛的岛主。”知道纯阳子来历的人纠正了这个错误的说法。

    “我想道长还看得上我这点雕虫小技吧。”纯阳子从容淡泊地笑着说道。

    达到了纯阳子这样的地步,他依然是淡泊无求,从他身上,看不到高高在上的气息,更是看不到气势凌人的姿态,这也难怪让很多人都觉得纯阳子不是一个威慑天下的人物。

    林道长目光跳动了一下,他不像一般修士那样没见识,虽然他从来没见过纯阳子出过手,但,关于纯阳子的一些事情,他也听说过,早就有传言纯阳子修练了金刚不灭体。

    “纯阳岛主,这是我与李七夜的个人恩怨”林道长沉声地说道:“这与古纯四脉没有任何关系,希望纯阳岛主三思。”

    “无所谓。”纯阳子不在乎,笑着说道:“道长不应战,那就让我来挑战道长吧,道长总不会怯于一战吧。”

    纯阳子这话说出来,让很多人都面面相觑,纯阳子作为古纯四脉一大传承的掌门,现在竟然替李七夜强出头,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纯阳岛主,如果你要战,我陪你玩几招如何?纯阳岛主应该不惧于挑战吧。”在林道长有些骑虎难下之时,另外一个人站了出来,冷冷地说道。

    这是一个青年人,他全身吞吐着太阳精火,他头戴皇冠,帝皇之气弥漫,当他一站起来之时,宛如是照亮了天穹,他站在那里,就像是来自于太阳宫的神祇,似乎他主宰着太阳的起落一样。

    “太阳王”看到这个青年,有不少人认出了他的来历,惊呼一声。

    眼前这个青年,就是太阳宗的宗主,年少有为,声名之隆,甚至是超过了林道长,他修练的太阳体是十分的霸道。

    “原来是太阳宗主呀。”见太阳王挑战自己,纯阳子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太阳宗主这是要为林道长强出头吗?”

    “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也不无不可。”太阳王冷淡,冷冷地说道:“纯阳岛主既然为姓李的强出头,就应该想到今天的结果。古纯四脉,虽然是魅灵的翘首,但,这并不意味着古纯四脉就可以肆意妄为”

    最近琐事好多,都忘了求月票,月初了,求一下月票,谢大家投票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