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出现,让众多人悚然,走到今天,李七夜已经是凶名赫赫了,在很多人看来,他是走到哪里杀到哪里,比当世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凶狠。

    先是血炼亿万广海鱼,后又踏灭螭国血鲨庄,前不久还屠灭了帝王谷。

    帝王谷这可是海神传承呀,曾受海神的庇护,如此强大的传承说灭就灭,灰飞烟灭,连残墙断壁都没有留下来。

    当李七夜到来之时,不管是谁,都目光跳动了一下,甚至有不少人是心惊肉跳。

    在今天,李七夜的“凶人”之名不是浪得虚名,他走到哪里杀到哪里,有他的地方,就是腥风血雨,就有人死亡。

    现在,李七夜出现在了这里,很多人都有着一种不祥的预兆,都感觉要发生大事了,这样的凶人,只怕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至于曹国剑海螺号老祖,他们都目光一厉,瞬间对李七夜露出了杀机。

    “他受伤了。”此时也有人眼尖,看到骨船碎裂,一看就知道经历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

    而此时,李七夜脸色苍白,左右竟然需要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挽扶,连站都站不稳,让人一看就明白李七夜的伤势很严重。

    见到李七夜这样的模样,不少人目光跳动了一下,有不少人心里面滋生了一个阴险的念头。

    如果作为李七夜的敌人,现在无疑是对李七夜下手的最好时机,趁他重伤,这无疑是铲除他的最好时机。

    这也不怪这些人如此想,换作任何人都会这样想,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在修士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不是谁人都能保持君子风度。

    李七夜到来之后,也没有多看众人一眼,目光落于八角塔之上,看着这古朴粗糙的八角塔。不由感慨一声,缓缓地说道:“先民的智慧,让后人是难于想象的。”

    “你们要的东西就在里面。”李七夜看着八角塔,过了好一会儿对柳如烟和卓剑诗说道。

    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人一听到这话,芳心一震。又惊又喜,她们无后三宗失传的追风击终于有了下落了,若是她们取回“追风击”,那么,这对于她们来说,这是大功劳一件,必将是记入青史之中。

    同时,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两个人也想了很多很多。她们无垢三宗的追风击乃是无垢仙帝观摩鲲鹏的异象图腾而创出来的,而眼前这座八角塔就在鲲鹏的尸体之上,眼前的八角塔就散发出奇光。

    说不定当年他们无垢三宗的始祖无垢仙帝曾经来过这里。甚至有可能曾经是在这里悟道过,甚至有可能是“追风击”都有可能在这里参悟,否则,他们先祖不会带着鲲鹏骨回到这里,从而导致失传。

    就在李七夜他们观赏眼前八角塔之时,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个人合什,缓缓地说道:“李七夜,你我之间的恩怨应该算一算了。”

    这个人看起来很年轻,穿着一身道袍。模样十分的英俊,更重要的是,他全身收拾得整整齐齐,十分的洁净。给人一种养尊处优的感觉。

    “避尘洋的主人也来了。”看到这个穿着道袍的人,有人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说道。

    李七夜从八角塔中收回目光,看了这个穿道袍的人一眼,随意地说道:“你是谁呀?”

    李七夜如此随意的话顿时让这位道人脸色变了一下,他好歹也是天灵界的天才。放眼天灵界,他绝对是排得上名号,现在李七夜一副漠然的神态,这不止是无视他,而且是肆意地挑衅他。

    “贫道乃是避尘洋的当家,人称林道长。”这个穿道袍的人缓缓地说道。

    听到林道长这个名字,就算不认识他的人也不由心里面突了一下,避尘洋的主人,听说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是仙体中成,有人言他站在普通神王的巅峰,又有人说,他已经是一尊了不起的神王。

    若是他是一尊神王,再配上他那中成仙体,那么,就算是神皇都要给他七分情面。

    此时,林道长缓缓地说道:“李七夜,你杀我道童,斩我龟相,实是欺人太甚,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怨也该算一算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说到这里,他脸色一冷,双目露出可怕的杀意。

    此时林道长站了出来,扬言要为他道童和丞相报仇,这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林道长他作为避尘洋的主人,的确可以为死去的弟子报仇。

    但是,现在听到林道长这样的话,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在此时,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李七夜重伤在身,这个时候无疑是挑战李七夜最好的时机。

    趁他病,要他命,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论是谁,都不愿意错过如此好的时机,特别像林道长这样与李七夜有怨仇的人来说,这更是报仇雪恨的大好时机。

    若是换作平时,大家都不看好林道长,虽然说,林道长在年轻一辈也是极有建树,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威名赫赫,他不止是道行强大,而且是中成仙体,这样的实力,年轻一辈罕有人能敌。

    但是,现在李七夜是凶名赫赫,凶焰之盛,年轻一辈甚至无人能及,如果说,在平时林道长找李七夜报仇,只怕大家都不看好他。

    但,现在李七夜重伤了,林道长却跳出来找李七夜报仇,这让大家都在心里面感慨,林道长的确会抓住机会,换一句话说,只要拉得下脸,就是无敌。

    见林道长指名道姓要挑战自己,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李七夜这种随意的态度,这让林道长老脸拉不下去了,他冷冷地说道:“李七夜,出来混,该还的债,终究是要还的,难道你就能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吗?既然你一向自诩无敌,有资格问鼎天命,那就站出来一战,做缩头乌龟的人,一辈子都成不了仙帝”

    对于林道长这样的激将法,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道长如果想战,那我代李兄陪道长切磋切磋。”李七夜只是笑起来还没有说话之时,纯阳子站了出来,淡淡地说道:“若是道长能胜我一招半式,再与李兄报仇雪恨也不迟。”

    纯阳子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也是为了维护李七夜,他们都知道,李七夜为了安抚仙女,那是受了极重的伤,此时李七夜并不适合出战。

    当纯阳子站出来的时候,甚至很多人都不认识他,毕竟,纯阳子很低调,在天灵界罕有他的威名,认识他的人,多数也是与纯阳四脉有往来的门派弟子。

    “纯阳子”看到纯阳子,林道长是目光跳动了一下。

    “纯阳子,是纯阳河的掌门吗?”听到纯阳子的名字,有不少人感到陌生,甚至有人弄错了纯阳子的出身。

    纯阳子这样的一个名字,往往很容易误认为是古纯四脉之一纯阳河的掌门,更何况,古纯四脉的四大传承本就是一家人。

    “是古灵岛的岛主。”知道纯阳子来历的人纠正了这个错误的说法。

    “我想道长还看得上我这点雕虫小技吧。”纯阳子从容淡泊地笑着说道。

    达到了纯阳子这样的地步,他依然是淡泊无求,从他身上,看不到高高在上的气息,更是看不到气势凌人的姿态,这也难怪让很多人都觉得纯阳子不是一个威慑天下的人物。

    林道长目光跳动了一下,他不像一般修士那样没见识,虽然他从来没见过纯阳子出过手,但,关于纯阳子的一些事情,他也听说过,早就有传言纯阳子修练了金刚不灭体。

    “纯阳岛主,这是我与李七夜的个人恩怨”林道长沉声地说道:“这与古纯四脉没有任何关系,希望纯阳岛主三思。”

    “无所谓。”纯阳子不在乎,笑着说道:“道长不应战,那就让我来挑战道长吧,道长总不会怯于一战吧。”

    纯阳子这话说出来,让很多人都面面相觑,纯阳子作为古纯四脉一大传承的掌门,现在竟然替李七夜强出头,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纯阳岛主,如果你要战,我陪你玩几招如何?纯阳岛主应该不惧于挑战吧。”在林道长有些骑虎难下之时,另外一个人站了出来,冷冷地说道。

    这是一个青年人,他全身吞吐着太阳精火,他头戴皇冠,帝皇之气弥漫,当他一站起来之时,宛如是照亮了天穹,他站在那里,就像是来自于太阳宫的神祇,似乎他主宰着太阳的起落一样。

    “太阳王”看到这个青年,有不少人认出了他的来历,惊呼一声。

    眼前这个青年,就是太阳宗的宗主,年少有为,声名之隆,甚至是超过了林道长,他修练的太阳体是十分的霸道。

    “原来是太阳宗主呀。”见太阳王挑战自己,纯阳子也不生气,笑了笑,说道:“太阳宗主这是要为林道长强出头吗?”

    “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也不无不可。”太阳王冷淡,冷冷地说道:“纯阳岛主既然为姓李的强出头,就应该想到今天的结果。古纯四脉,虽然是魅灵的翘首,但,这并不意味着古纯四脉就可以肆意妄为”

    最近琐事好多,都忘了求月票,月初了,求一下月票,谢大家投票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

第七十九章 天底下最毒辣的攻击….    之前烛九阴虽然因为步入了衰老期,所以鼎盛时期时候的十九个人格枯萎死掉了一大半,但此时还是有足足九个之多。

    在现实世界当中,烛九阴最无赖的招数就是可以用不同的人格针对性的攻击对手,并且还可以上车轮战的战术,而在此时的识海精神世界里面,烛九阴最无赖的招数就还要升级了,由车轮战进化成了群殴!

    因为现实世界当中,烛九阴只有一个肉身,也根本不可能找出九具肉身来安置自己剩余下来的九个人格,但是在识海精神世界当中,他强横无比的庞大魂体,却是可以一分为九!!以九敌一!

    这样一来的话,纵然是烛九阴这剩余下来的九个人格的特长未必全部都擅长战斗,但是,这九个人格却是经历了烛九阴绝大部分的战斗,分享了他这漫长一生当中丰富无比的战斗经历,实力就算是有参差不齐的地方,可也绝对不会出现非常明显的短板。

    并且这九个人格的魂魄之力也是不比林封谨的魂魄之力要弱,这样的话,林封谨受到的压力自然是成倍增加!

    并且,虽然烛九阴之前看起来对林封谨有着压倒性的实力似的,但林封谨乃是有备而来,看起来居然都是应对自如,甚至令烛九阴生出了几分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烛九阴的眼力乃是何等的厉害?当然也是看得出来林封谨乃是对自己进行了针对性的布置。

    就拿之前的五劫之门来说,强大就强大在五劫之门当中出现的劫数,乃是根据进入者本身的情况来变化的,深深的符合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道理,就堪称是进入者的心魔一般。

    但是,五劫之门的弱点也是同样隐藏在了其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便是因为五劫之门的最强点是可以随着进入者本身的情况变化,然而一旦多进去了一个人呢?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了。

    有道是众口难调,一旦两个人进入之后,就会发生这样的状况:这个劫数对这个人来说或许是格外致命的,但是对那个人来说却可以履险如夷,因此,五劫之门就要针对两个人的情况,来设计让两个人都头疼的劫数,这样对这件法宝或者神通造成的压力,何止是一个人进入的两倍?

    一旦是三个人进入的话,那难度叠加上去就可以说是更加的恐怖了,给五劫之门带来的压力,至少都是一个人进入五劫之门的十倍。

    甚至烛九阴觉得,林封谨未必就敢让三个人同时被五劫之门吞进去,搞不好一进入之后,要么废掉的就是他本人,要么废掉的就是他的法宝!

    同时,对于盘古瞳这种只能挡住一次攻击的神器来说,一分为九之后,拿一个人的攻击就能很轻松的将其直接给废掉了。

    因此,此时烛九阴的这压箱底手段一拿出来之后,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胜算可以说是平添了好几成,若说之前是五五开的话,那么现在少说也是二八开了,他却没有注意到,此时面前的林封谨,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是一种混合了紧张与复杂的情绪,这是一种赌徒在押注了全部身家之后,即将揭盅之后的情绪........这是地藏赌上了自己的生命,三千年的漫长时光以后,终于等到了这一瞬间所产生的期望,和激动!!

    九个烛九阴,九个不同类型的强大敌人,对准了地藏步步逼近,已经完全形成了包围之势。

    林封谨却是徐徐的盘膝坐了下去,看起来居然并没有要反击的意思,双手分别结成了外缚印、内缚印,选择了自成天地的模样,身下顿时有一朵莲台徐徐的升起来将他托住,身体周围赫然出现了一道金光笼罩的结界,这赫然看起来居然是要只挨打不打算还手的模样了?

    很显然,正在等待林封谨翻出来压箱底招数的九个烛九阴也是忽然呆了一呆,在他们的眼中,林封谨这举动那简直就只能用“找死”两个字来形容了!烛九阴这样的老变态老怪物眼力极高,当然知道林封谨这一坐也是有讲究的,叫做登莲台。

    上了莲台之后,那就是以完全牺牲了攻击力的代价来提升防御力,让百邪不侵,尤其是对要在黑暗,污秽的地方修炼的地藏来说,对于上莲台的领悟很可能是更加的深刻。

    然而他现在是以一敌九啊!

    更是完全放弃了攻击力,防御力再强又能怎么样?只能拖延时间而已。

    众所周知的是,哪怕是守城战都绝对不能只守不攻,并且守城战拖延时间的话,也有两大好处,一是可以拖到对方粮尽,二是可以拖延到己方的援兵赶来。

    问题是林封谨此时乃是在自己的识海当中作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援军,而若拼消耗,对方九打一完全不惧,一定是先将林封谨拼得元气殆尽,惨死当场。

    因此,这一坐下去,在烛九阴的眼里面,对方可以说完全就和等死差不多了,只能说是能多拖延一些时间而已,将前因后果都想得分明了之后,九个烛九阴忍不住都是纷纷的仰天长笑了起来,在他们的眼中,林封谨已经是个死人!

    “小子,你等着,你好好的等着!”一个烛九阴狞笑着道,他乃是九大人格当中最擅长刑罚逼供的存在,因此眉毛看起来都是“拧”着的,整个人仿佛都是扭曲的一般:

    “等爷爷砸碎了你的乌龟壳,再将你从里面揪出来,好好让你尝尝当年螳螂妖一族的搜魂剐魄的滋味。”

    另外一个烛九阴冷笑道:

    “你若是挺身而出,与我们力战而死,那么还能让我高看一眼,居然这样做了缩头乌龟,真是让我都觉得羞辱,怎么会选中你这样的对手?”

    还有一个烛九阴则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地藏,看起来还是比较友善的,忽然呵呵笑道:

    “我刚刚发现,这人用来炼制我的混沌丹还不错呢。”””

    这九名烛九阴也绝对不是什么只会放嘴炮的人物,一面说,已经是同时出了手,他们团团将林封谨围在了中央,一出手之后便是光芒四射,威势无双,林封谨身周金光璀璨的护体结界便是暗淡了几分!

    九人同时出手,施展出来的神通法术也是各不相同,甚至令此时拥有了地藏记忆的林封谨也是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看了几名烛九阴的出手以后,林封谨更是觉得触类旁通,可以用来改良自己的某些招数。

    大概只是过了短短的盏茶功夫,林封谨身边的护体结界已经是明显的暗淡了下来,上面居然都出现了清晰无比的裂纹,他坐下的莲台也是微微的晃动了起来,有着花瓣开始纷纷的凋落的征兆这一切都在预兆着很快这场战斗就即将彻底的结束。

    然而就在这时候,林封谨却忽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道。

    “真是愚蠢啊难怪得以这样独一无二的资质,居然都没有办法成功超脱轮回,自我飞升,平白浪费了这样多的光阴。”

    有一句话叫做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林封谨说的这句话虽然没有指明是谁,其实却已经非常成功的让围攻自己的九名烛九阴脸色都十分难看了起来,将他们之前的轻松氛围破坏得干干净净。

    最要命的是,林封谨这话说出来之后,九个烛九阴竟是一时间都没有办法找到什么反驳的话!脸色可以说都变得铁青。

    难道烛九阴的强大天赋不是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资质吗?难道他们成功的超脱了轮回,自我飞升了吗?

    因此,这样的让你根本就没有办法还口的痛骂,才是最伤人的,最令人痛之入骨的!

    林封谨接着哈哈一笑道:

    “说你们愚蠢你们还不相信,连我此时固守防御的目的都看不出来,堂堂烛九阴施展出来以九敌一的手段,我肯定不可能是对手,迟早都是个死,那我还攻什么攻,干脆专心防御就好了,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至少可以让我多活几分钟吧?”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样可以让你们将自身的魂魄之力消耗得更多一点,你们这一次以我的身体来进行降临,一下来之后便是连番苦战,此时又被我拖入识海当中进行了这么一番战斗,想必所积蓄的力量也早就是消耗一空了,现在早就开始耗费你们自身本源的魂魄之力,我这样一固守的话,你们的本源魂魄之力至少也要多耗费三层,等到这本源魂魄之力消耗殆尽,这就是你们的死期!”

    “哈哈哈,烛九阴,你千方百计苟延残喘到了现在,无非惧怕的就是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的那一刻的到来,现在被我这么一消耗,你的死期又提前了,而我乃是地藏转世,就算是死在了这里,自然也会重归莲花池当中,日后重生,卷土再来,你们能奈我何?”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九个烛九阴的表现各不相同,可是无一例外的都同时犹豫了一下,酝酿当中的杀招也是被同时收回,林封谨的话的确是说到了他们的痛处当中去。

    而这时候,林封谨的眼中有精芒闪耀而过:

    “你们真是天真,以为我完全将自己的实力回缩固守,就没有办法进攻了吗?哈哈哈,真是太天真了,谁说进攻必须要有元气和真力才能生效,这才是大错特错!天底下最强大毒辣的攻击,不是什么神器法宝,也不是什么神通秘术,而是话语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