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之前烛九阴虽然因为步入了衰老期,所以鼎盛时期时候的十九个人格枯萎死掉了一大半,但此时还是有足足九个之多。

    在现实世界当中,烛九阴最无赖的招数就是可以用不同的人格针对性的攻击对手,并且还可以上车轮战的战术,而在此时的识海精神世界里面,烛九阴最无赖的招数就还要升级了,由车轮战进化成了群殴!

    因为现实世界当中,烛九阴只有一个肉身,也根本不可能找出九具肉身来安置自己剩余下来的九个人格,但是在识海精神世界当中,他强横无比的庞大魂体,却是可以一分为九!!以九敌一!

    这样一来的话,纵然是烛九阴这剩余下来的九个人格的特长未必全部都擅长战斗,但是,这九个人格却是经历了烛九阴绝大部分的战斗,分享了他这漫长一生当中丰富无比的战斗经历,实力就算是有参差不齐的地方,可也绝对不会出现非常明显的短板。

    并且这九个人格的魂魄之力也是不比林封谨的魂魄之力要弱,这样的话,林封谨受到的压力自然是成倍增加!

    并且,虽然烛九阴之前看起来对林封谨有着压倒性的实力似的,但林封谨乃是有备而来,看起来居然都是应对自如,甚至令烛九阴生出了几分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烛九阴的眼力乃是何等的厉害?当然也是看得出来林封谨乃是对自己进行了针对性的布置。

    就拿之前的五劫之门来说,强大就强大在五劫之门当中出现的劫数,乃是根据进入者本身的情况来变化的,深深的符合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的道理,就堪称是进入者的心魔一般。

    但是,五劫之门的弱点也是同样隐藏在了其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便是因为五劫之门的最强点是可以随着进入者本身的情况变化,然而一旦多进去了一个人呢?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了。

    有道是众口难调,一旦两个人进入之后,就会发生这样的状况:这个劫数对这个人来说或许是格外致命的,但是对那个人来说却可以履险如夷,因此,五劫之门就要针对两个人的情况,来设计让两个人都头疼的劫数,这样对这件法宝或者神通造成的压力,何止是一个人进入的两倍?

    一旦是三个人进入的话,那难度叠加上去就可以说是更加的恐怖了,给五劫之门带来的压力,至少都是一个人进入五劫之门的十倍。

    甚至烛九阴觉得,林封谨未必就敢让三个人同时被五劫之门吞进去,搞不好一进入之后,要么废掉的就是他本人,要么废掉的就是他的法宝!

    同时,对于盘古瞳这种只能挡住一次攻击的神器来说,一分为九之后,拿一个人的攻击就能很轻松的将其直接给废掉了。

    因此,此时烛九阴的这压箱底手段一拿出来之后,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胜算可以说是平添了好几成,若说之前是五五开的话,那么现在少说也是二八开了,他却没有注意到,此时面前的林封谨,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是一种混合了紧张与复杂的情绪,这是一种赌徒在押注了全部身家之后,即将揭盅之后的情绪........这是地藏赌上了自己的生命,三千年的漫长时光以后,终于等到了这一瞬间所产生的期望,和激动!!

    九个烛九阴,九个不同类型的强大敌人,对准了地藏步步逼近,已经完全形成了包围之势。

    林封谨却是徐徐的盘膝坐了下去,看起来居然并没有要反击的意思,双手分别结成了外缚印、内缚印,选择了自成天地的模样,身下顿时有一朵莲台徐徐的升起来将他托住,身体周围赫然出现了一道金光笼罩的结界,这赫然看起来居然是要只挨打不打算还手的模样了?

    很显然,正在等待林封谨翻出来压箱底招数的九个烛九阴也是忽然呆了一呆,在他们的眼中,林封谨这举动那简直就只能用“找死”两个字来形容了!烛九阴这样的老变态老怪物眼力极高,当然知道林封谨这一坐也是有讲究的,叫做登莲台。

    上了莲台之后,那就是以完全牺牲了攻击力的代价来提升防御力,让百邪不侵,尤其是对要在黑暗,污秽的地方修炼的地藏来说,对于上莲台的领悟很可能是更加的深刻。

    然而他现在是以一敌九啊!

    更是完全放弃了攻击力,防御力再强又能怎么样?只能拖延时间而已。

    众所周知的是,哪怕是守城战都绝对不能只守不攻,并且守城战拖延时间的话,也有两大好处,一是可以拖到对方粮尽,二是可以拖延到己方的援兵赶来。

    问题是林封谨此时乃是在自己的识海当中作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援军,而若拼消耗,对方九打一完全不惧,一定是先将林封谨拼得元气殆尽,惨死当场。

    因此,这一坐下去,在烛九阴的眼里面,对方可以说完全就和等死差不多了,只能说是能多拖延一些时间而已,将前因后果都想得分明了之后,九个烛九阴忍不住都是纷纷的仰天长笑了起来,在他们的眼中,林封谨已经是个死人!

    “小子,你等着,你好好的等着!”一个烛九阴狞笑着道,他乃是九大人格当中最擅长刑罚逼供的存在,因此眉毛看起来都是“拧”着的,整个人仿佛都是扭曲的一般:

    “等爷爷砸碎了你的乌龟壳,再将你从里面揪出来,好好让你尝尝当年螳螂妖一族的搜魂剐魄的滋味。”

    另外一个烛九阴冷笑道:

    “你若是挺身而出,与我们力战而死,那么还能让我高看一眼,居然这样做了缩头乌龟,真是让我都觉得羞辱,怎么会选中你这样的对手?”

    还有一个烛九阴则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地藏,看起来还是比较友善的,忽然呵呵笑道:

    “我刚刚发现,这人用来炼制我的混沌丹还不错呢。”””

    这九名烛九阴也绝对不是什么只会放嘴炮的人物,一面说,已经是同时出了手,他们团团将林封谨围在了中央,一出手之后便是光芒四射,威势无双,林封谨身周金光璀璨的护体结界便是暗淡了几分!

    九人同时出手,施展出来的神通法术也是各不相同,甚至令此时拥有了地藏记忆的林封谨也是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看了几名烛九阴的出手以后,林封谨更是觉得触类旁通,可以用来改良自己的某些招数。

    大概只是过了短短的盏茶功夫,林封谨身边的护体结界已经是明显的暗淡了下来,上面居然都出现了清晰无比的裂纹,他坐下的莲台也是微微的晃动了起来,有着花瓣开始纷纷的凋落的征兆这一切都在预兆着很快这场战斗就即将彻底的结束。

    然而就在这时候,林封谨却忽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道。

    “真是愚蠢啊难怪得以这样独一无二的资质,居然都没有办法成功超脱轮回,自我飞升,平白浪费了这样多的光阴。”

    有一句话叫做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林封谨说的这句话虽然没有指明是谁,其实却已经非常成功的让围攻自己的九名烛九阴脸色都十分难看了起来,将他们之前的轻松氛围破坏得干干净净。

    最要命的是,林封谨这话说出来之后,九个烛九阴竟是一时间都没有办法找到什么反驳的话!脸色可以说都变得铁青。

    难道烛九阴的强大天赋不是古往今来独一无二的资质吗?难道他们成功的超脱了轮回,自我飞升了吗?

    因此,这样的让你根本就没有办法还口的痛骂,才是最伤人的,最令人痛之入骨的!

    林封谨接着哈哈一笑道:

    “说你们愚蠢你们还不相信,连我此时固守防御的目的都看不出来,堂堂烛九阴施展出来以九敌一的手段,我肯定不可能是对手,迟早都是个死,那我还攻什么攻,干脆专心防御就好了,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至少可以让我多活几分钟吧?”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样可以让你们将自身的魂魄之力消耗得更多一点,你们这一次以我的身体来进行降临,一下来之后便是连番苦战,此时又被我拖入识海当中进行了这么一番战斗,想必所积蓄的力量也早就是消耗一空了,现在早就开始耗费你们自身本源的魂魄之力,我这样一固守的话,你们的本源魂魄之力至少也要多耗费三层,等到这本源魂魄之力消耗殆尽,这就是你们的死期!”

    “哈哈哈,烛九阴,你千方百计苟延残喘到了现在,无非惧怕的就是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的那一刻的到来,现在被我这么一消耗,你的死期又提前了,而我乃是地藏转世,就算是死在了这里,自然也会重归莲花池当中,日后重生,卷土再来,你们能奈我何?”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九个烛九阴的表现各不相同,可是无一例外的都同时犹豫了一下,酝酿当中的杀招也是被同时收回,林封谨的话的确是说到了他们的痛处当中去。

    而这时候,林封谨的眼中有精芒闪耀而过:

    “你们真是天真,以为我完全将自己的实力回缩固守,就没有办法进攻了吗?哈哈哈,真是太天真了,谁说进攻必须要有元气和真力才能生效,这才是大错特错!天底下最强大毒辣的攻击,不是什么神器法宝,也不是什么神通秘术,而是话语啊!!!”

第1367章陆皇    骨船在大陆上空行驶,在行驶过程中,柳如烟他们也看到了主宰乾坤的力量,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那怕是纯阳子他们都不由为之一凛,这股力量太强大了。

    “梦镇天要成为仙帝了吗?”卓剑诗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由脸色一沉,说道。

    纯阳子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不是仙帝,只怕也不远了,天命汇聚之时,只怕他将会是九界中离仙帝最近的人,如果九界中没有与他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争天命的话,他的确是最有机会成为仙帝!”

    “放心,梦镇天成为了仙帝,要成仙帝,也是非我们公子爷莫属。”扶着李七夜的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伤势还没有好的李七夜听柳如烟这样的话,他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丫头倒对我有信心。”

    “这是当然。”柳如烟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说道:“面对如此主宰乾坤的力量,公子爷连眉头都未皱一下,等闲视之,说明公子爷未把梦镇天放在心上。”

    柳如烟这话,只是让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世仙帝,唯我李七夜,余者,不过帝路上的枯骨而己。”

    李七夜说出这话,十分的平静,以最平淡的口吻说了出来,但就是这最平淡的口吻,却说出了最霸道的话。

    在这平淡的口吻之中,似乎,仙帝之位已经就在他面前,他就是仙帝一样,他平淡的口吻,说出了铁一般的事实。

    李七夜这平淡的话,让纯阳子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这最平淡的口气,却说出了最霸道的话,这足够说明李七夜的信心。

    面对梦镇天这样的对手,又有几个人等闲视之,唯有李七夜,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这样的自信。让人无法想象。

    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纯阳子知道,李七夜绝对不是疯子!

    在湖泊之中,在祭坛之前,过了甚久之后,很多人才回过神来。

    “这地方是一个悟道参法的宝地。”有老一辈大贤一下子明白过来。缓缓地说道。

    在这整块大陆中只有两个这样奇光喷涌的地方,梦镇天独占了一个,当他在那里参悟大道的时间,竟然有如此的异象,这让他离仙帝更近了。

    现在,在大家眼前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怎么不让人砰然心动呢。在这一刻,大家都意识到,如果能进入八角塔悟道,就算不能像梦镇天那样。那也一样能让人一辈子受益匪浅。

    但是,现在问题是,没有人能进去,就算是速道天神这样强大的存在都不能进去。

    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此时也说不巧,八角塔奇光喷涌,本来落地的奇光都会化作一件件的兵器。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突然有一道奇光竟然是化作了一条光芒闪闪的小船。

    这条光芒闪闪的小船出现之后,离它最后的一个修士一时好奇。就跳上了这一条小船,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条小船竟然往八角塔飘泊而去。

    眨眼之间,这条小船竟然飘泊到了八角塔之前。这顿时让这位修士狂喜,大叫道:“我进来了”话一落下,就兴奋得跳下了小船,向八角塔冲去。

    “砰”的一声响起,然而,这个修士兴奋过头。还没有冲进八角域,天降八角小塔,一下子把他镇压成了肉酱,化作了血水。

    一时间,整个场面寂静到了极点,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小船能载着我们进去!”有人回过神来,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大叫一声,他这话脱口而出,他想捂着嘴巴都已经迟了,所有人都听到他这话。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所有人都想冲到奇光能化作小船的这个入口,但,反应最快的还是速道天神,他一下子冲了过去,站在这边缘之中,独自堵住了入口,等待着奇光出现。

    当速道天神堵住了入口之后,不少人都纷纷止步,速道天神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此时速道天神堵住了入口,不管是谁,想挑战速道天神都必须掂量掂量自己。

    速道天神的确是很强大,这并不是意味着没有人敢挑战他,就在速道天神堵住入口的时候,一位皇者跨步而来,瞬间与速道天神对峙着。

    “贤侄,你暂先让一步,待我进去之后,你再进去也不迟。”这个皇者乃是一位中年人,神态阴冷。

    这个中年皇者不论从哪一方面看起来都不出色,似乎,他并非是那种气势凌人、血气冲天的人,他整个人看起来是普罗大众。

    他的目光虽然是十分的凌厉,但是,他阴冷的神态有几分呆滞,好像面部的表情是瘫痪了一样。

    事实上,看到这个中年汉子,能认出他来的人并不多,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就这样一位很多人都认不出他来历的中年汉子竟然敢对速道天神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

    “这个人是谁呀?”一时之间,不少人纷纷低声议论,都在猜测眼前这个中年汉子的来历。

    “陆皇,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摆架子。”对于中年汉子的咄咄逼人,速道天神也无惧,只是平淡地回复说道。

    “贤侄,我这不是摆架子。”这个被称之为陆皇的中年汉子阴冷地说道:“我只是心有爱才之念,才好言提醒,给你一个让道的机会。”

    “太狂了吧。”听到这个中年汉子对速道天神如此的咄咄逼人,有修士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是大神皇,也不敢在速道天神面前说如此托大的话吧。

    对于中年汉子的话,速道天神却丝毫不给情面,一口拒绝了,淡淡地说道:“陆皇抬爱,在下谢过了,陆皇想进去,那就在我身后排队吧。”

    中年汉子是咄咄逼人,但是,速道天神也没有丝毫示弱的意思,他也一样强横,一样的冷傲,根本不给对方情面。

    听到速道天神的话,很多人都觉得解气,这才是年轻一辈的无敌天才气势,不然,随便冒出一位阿猫阿狗都能压住一位年轻一辈天才的话,那么就实在让年轻一辈太憋气了。

    “小辈,莫给你情面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此时,陆皇也阴冷一笑,冷冷地说道:“莫自认为出身于帝统仙门就了不得,与我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只怕,到时候就算你速道圣地都不能包庇你!”

    这话一出,让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都觉得这个中年汉子的口气太大了,速道天神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至于速道圣地,那就更不用说,作为帝统仙门,他们拥有着绝对强大的底蕴。

    现在这位中年汉子却根本不把速道圣地放在眼中,咄咄逼人,这让很多人都觉得这位中年汉子太嚣张,太狂妄了。

    对于这位中年汉子的话,速道天神也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陆皇,念在你年纪不小的份上,称你一声为皇。别以为你出身于祖陆,我就高看你一眼。不要在我面前摆高姿,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就算你靠山再硬又如何,惹怒了本座,也一样是一剑斩了你!就算你的老祖出世,我也一样战一战他!”

    刚才中年汉子的话是咄咄逼人,而此时速道天神的话则是直接挑衅和邈视对方,速道天神更显得霸气。

    “好,好,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倒想看一看你的实力如何!”这个中年汉子不怒反笑,大笑地说道:“与我老祖一战,凭你?还不配!”

    在刚才,大家都还觉得眼前这个中年汉子口气太大,咄咄逼人,实在是狂妄无知。

    但是,当听到“祖陆”的时候,很多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都不敢造次。在这一刻,很多人才明白过来,这个陆皇敢对速道天神如此的咄咄逼人,实在是有着深厚的底蕴。

    祖陆,乃是一大树祖传承,甚至号称是树族中最强大的传承,它拥有了三位树祖,这足可以让他们傲视九天十地。

    正是因为祖陆拥有三位树祖,这让祖树号称为连仙帝都不一定能攻下来的传承!

    传言说,祖陆除了拥有三位树祖之外,还有一位无限接近于树祖的老祖还活着,镇守着祖陆!

    也正是因为祖陆拥有着如此强大无敌的实力,这才让祖陆拥有着天灵界数一数二的陆地!

    在速道天神和陆皇对峙之时,曹国剑、海螺号的老祖这样的大人物都暗暗冷笑一声,没有人去劝架,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有人能铲除速道天神,那是最好不过,毕竟,速道天神在年轻一辈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

    如果不是梦镇天这样的错代出世,只怕大家都看好他。

    “看来这里蛮热闹的嘛。”就在速道天神和陆皇剑拔弩张之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这样的悠闲声音,一下子打破了紧张的气氛,让许多人都纷纷转过头望去。

    只见一艘骨船飘然而来,骨船上的人正是李七夜他们,说话的也正是李七夜。

    “凶人来了。”看到骨船上的李七夜,不活道是谁大叫一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