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骨船在大陆上空行驶,在行驶过程中,柳如烟他们也看到了主宰乾坤的力量,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那怕是纯阳子他们都不由为之一凛,这股力量太强大了。

    “梦镇天要成为仙帝了吗?”卓剑诗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由脸色一沉,说道。

    纯阳子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不是仙帝,只怕也不远了,天命汇聚之时,只怕他将会是九界中离仙帝最近的人,如果九界中没有与他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争天命的话,他的确是最有机会成为仙帝!”

    “放心,梦镇天成为了仙帝,要成仙帝,也是非我们公子爷莫属。”扶着李七夜的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伤势还没有好的李七夜听柳如烟这样的话,他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丫头倒对我有信心。”

    “这是当然。”柳如烟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说道:“面对如此主宰乾坤的力量,公子爷连眉头都未皱一下,等闲视之,说明公子爷未把梦镇天放在心上。”

    柳如烟这话,只是让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世仙帝,唯我李七夜,余者,不过帝路上的枯骨而己。”

    李七夜说出这话,十分的平静,以最平淡的口吻说了出来,但就是这最平淡的口吻,却说出了最霸道的话。

    在这平淡的口吻之中,似乎,仙帝之位已经就在他面前,他就是仙帝一样,他平淡的口吻,说出了铁一般的事实。

    李七夜这平淡的话,让纯阳子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这最平淡的口气,却说出了最霸道的话,这足够说明李七夜的信心。

    面对梦镇天这样的对手,又有几个人等闲视之,唯有李七夜,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这样的自信。让人无法想象。

    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纯阳子知道,李七夜绝对不是疯子!

    在湖泊之中,在祭坛之前,过了甚久之后,很多人才回过神来。

    “这地方是一个悟道参法的宝地。”有老一辈大贤一下子明白过来。缓缓地说道。

    在这整块大陆中只有两个这样奇光喷涌的地方,梦镇天独占了一个,当他在那里参悟大道的时间,竟然有如此的异象,这让他离仙帝更近了。

    现在,在大家眼前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怎么不让人砰然心动呢。在这一刻,大家都意识到,如果能进入八角塔悟道,就算不能像梦镇天那样。那也一样能让人一辈子受益匪浅。

    但是,现在问题是,没有人能进去,就算是速道天神这样强大的存在都不能进去。

    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此时也说不巧,八角塔奇光喷涌,本来落地的奇光都会化作一件件的兵器。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突然有一道奇光竟然是化作了一条光芒闪闪的小船。

    这条光芒闪闪的小船出现之后,离它最后的一个修士一时好奇。就跳上了这一条小船,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条小船竟然往八角塔飘泊而去。

    眨眼之间,这条小船竟然飘泊到了八角塔之前。这顿时让这位修士狂喜,大叫道:“我进来了”话一落下,就兴奋得跳下了小船,向八角塔冲去。

    “砰”的一声响起,然而,这个修士兴奋过头。还没有冲进八角域,天降八角小塔,一下子把他镇压成了肉酱,化作了血水。

    一时间,整个场面寂静到了极点,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小船能载着我们进去!”有人回过神来,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大叫一声,他这话脱口而出,他想捂着嘴巴都已经迟了,所有人都听到他这话。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所有人都想冲到奇光能化作小船的这个入口,但,反应最快的还是速道天神,他一下子冲了过去,站在这边缘之中,独自堵住了入口,等待着奇光出现。

    当速道天神堵住了入口之后,不少人都纷纷止步,速道天神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此时速道天神堵住了入口,不管是谁,想挑战速道天神都必须掂量掂量自己。

    速道天神的确是很强大,这并不是意味着没有人敢挑战他,就在速道天神堵住入口的时候,一位皇者跨步而来,瞬间与速道天神对峙着。

    “贤侄,你暂先让一步,待我进去之后,你再进去也不迟。”这个皇者乃是一位中年人,神态阴冷。

    这个中年皇者不论从哪一方面看起来都不出色,似乎,他并非是那种气势凌人、血气冲天的人,他整个人看起来是普罗大众。

    他的目光虽然是十分的凌厉,但是,他阴冷的神态有几分呆滞,好像面部的表情是瘫痪了一样。

    事实上,看到这个中年汉子,能认出他来的人并不多,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就这样一位很多人都认不出他来历的中年汉子竟然敢对速道天神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

    “这个人是谁呀?”一时之间,不少人纷纷低声议论,都在猜测眼前这个中年汉子的来历。

    “陆皇,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摆架子。”对于中年汉子的咄咄逼人,速道天神也无惧,只是平淡地回复说道。

    “贤侄,我这不是摆架子。”这个被称之为陆皇的中年汉子阴冷地说道:“我只是心有爱才之念,才好言提醒,给你一个让道的机会。”

    “太狂了吧。”听到这个中年汉子对速道天神如此的咄咄逼人,有修士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是大神皇,也不敢在速道天神面前说如此托大的话吧。

    对于中年汉子的话,速道天神却丝毫不给情面,一口拒绝了,淡淡地说道:“陆皇抬爱,在下谢过了,陆皇想进去,那就在我身后排队吧。”

    中年汉子是咄咄逼人,但是,速道天神也没有丝毫示弱的意思,他也一样强横,一样的冷傲,根本不给对方情面。

    听到速道天神的话,很多人都觉得解气,这才是年轻一辈的无敌天才气势,不然,随便冒出一位阿猫阿狗都能压住一位年轻一辈天才的话,那么就实在让年轻一辈太憋气了。

    “小辈,莫给你情面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此时,陆皇也阴冷一笑,冷冷地说道:“莫自认为出身于帝统仙门就了不得,与我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只怕,到时候就算你速道圣地都不能包庇你!”

    这话一出,让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都觉得这个中年汉子的口气太大了,速道天神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至于速道圣地,那就更不用说,作为帝统仙门,他们拥有着绝对强大的底蕴。

    现在这位中年汉子却根本不把速道圣地放在眼中,咄咄逼人,这让很多人都觉得这位中年汉子太嚣张,太狂妄了。

    对于这位中年汉子的话,速道天神也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陆皇,念在你年纪不小的份上,称你一声为皇。别以为你出身于祖陆,我就高看你一眼。不要在我面前摆高姿,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就算你靠山再硬又如何,惹怒了本座,也一样是一剑斩了你!就算你的老祖出世,我也一样战一战他!”

    刚才中年汉子的话是咄咄逼人,而此时速道天神的话则是直接挑衅和邈视对方,速道天神更显得霸气。

    “好,好,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倒想看一看你的实力如何!”这个中年汉子不怒反笑,大笑地说道:“与我老祖一战,凭你?还不配!”

    在刚才,大家都还觉得眼前这个中年汉子口气太大,咄咄逼人,实在是狂妄无知。

    但是,当听到“祖陆”的时候,很多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都不敢造次。在这一刻,很多人才明白过来,这个陆皇敢对速道天神如此的咄咄逼人,实在是有着深厚的底蕴。

    祖陆,乃是一大树祖传承,甚至号称是树族中最强大的传承,它拥有了三位树祖,这足可以让他们傲视九天十地。

    正是因为祖陆拥有三位树祖,这让祖树号称为连仙帝都不一定能攻下来的传承!

    传言说,祖陆除了拥有三位树祖之外,还有一位无限接近于树祖的老祖还活着,镇守着祖陆!

    也正是因为祖陆拥有着如此强大无敌的实力,这才让祖陆拥有着天灵界数一数二的陆地!

    在速道天神和陆皇对峙之时,曹国剑、海螺号的老祖这样的大人物都暗暗冷笑一声,没有人去劝架,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有人能铲除速道天神,那是最好不过,毕竟,速道天神在年轻一辈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

    如果不是梦镇天这样的错代出世,只怕大家都看好他。

    “看来这里蛮热闹的嘛。”就在速道天神和陆皇剑拔弩张之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这样的悠闲声音,一下子打破了紧张的气氛,让许多人都纷纷转过头望去。

    只见一艘骨船飘然而来,骨船上的人正是李七夜他们,说话的也正是李七夜。

    “凶人来了。”看到骨船上的李七夜,不活道是谁大叫一声。(~^~)

第七十八章 九个打一个    骤然之间,空中炸出来了一连串的绿色光芒,然后便是大量破碎的莲花花瓣徐徐飘落,落下,然后烛九阴那庞大的身躯便是再次出现,竟是生生将生劫之门给撑开毁掉撞破,只是,烛九阴庞大无比的身体上,却是多出来了一条凄厉的伤痕,连鳞片也是彻底的外翻了出来,红肉翻卷。

    烛九阴看着林封谨,龇出了锋利的牙齿!这头来自远古的巨兽,身上带着一种浓郁的嗜血情绪,一股苍凉,悠远,血腥的感觉立即就扩散了开来,而它的那一只眼睛当中充满了怨毒的情绪,他已经想好了办法要好好的折磨收拾林封谨,可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居然又飘飞过来了一朵白色的随时像要枯萎凋零的莲花,顿时就展开了另外一道大门!

    那是老劫之门!

    这一道大门仿佛是有无穷无尽的吸力,一下子就将烛九阴给再次吞了进去!

    烛九阴发出了一声惊怒交加的狂吼,却也只能一头扎入老劫之门中。

    须臾,天空当中又是漫天的白莲花花瓣飘落,凋零,老劫之门也是被毁灭,烛九阴还未来得及喘息,萎黄色的黄色莲花又飞了过来,这是病劫之门,然后是黑色的莲花似乎已经在排队等候

    片刻之后,黑色的莲花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了下来,烛九阴身上的又多添了几道,看起来分外的触目惊心,但此时这头恐怖的洪荒巨兽的杀意,却已经是狠狠的飙升到了最高,若有实质得几乎令林封谨都要喘不过气来。

    林封谨就仿佛是一名想要制服孽龙的勇士,不停的朝着面前的怪物身上套着一道又一道的锁链,可是这孽龙依然是顽强无比的挣扎着,翻滚着,不惜自残也是要摆脱身上的束缚,套在他身上的枷锁一道一道的裂开,然后脱落消失

    最后的死劫之门,令烛九阴看起来也是吃尽了苦头,重新出现在了林封谨面前之后,烛九阴的魂体甚至都缩小了三分之一左右,但是这样一来,林封谨施展出来的这大神通,也是终于被彻底破去。

    并且,这一记神通乃是地藏足足积蓄了三千年才达到了现在的威力,此时已经是彻底释放了出来,凭借三千年的积累才能对烛九阴造成威胁,林封谨若是再次施展的话,威力势必就不能与之相提并论了,会被轻易破去。

    “受死吧?”烛龙张开了大嘴,直扑而出,凶残无比!

    可是在扑到了林封谨身前的时候,庞大若长城山峦一般的烛龙,居然一下子就定在了空中,紧接着发了一声惊怒无比的吼叫!

    原来在林封谨面前的虚空当中,竟然出现了诡异的点点涟漪的现象,紧接着,一朵透明无色的莲花徐徐浮现了出来,然后,一扇同样透明无色,却是发出了灿烂光芒的辉煌巨门,徐徐的打开!!

    竟然还有一劫!!

    是的,林封谨的这五劫之门的大神通,乃是对应的“生老病死苦”五大劫数,之前烛九阴只是击破了生,老,病,死,四扇而已,还有一扇苦劫之门,却是悄然隐藏在了林封谨的身前!

    为什么要将这苦劫之门留到最后?便是因为烛九阴前半生十分顺畅,后半生却是历经了诸多挫折困苦,因此这苦劫之门当中的诸多大劫,对他来说应该是格外深刻痛苦,也是格外的有效,此时烛九阴连破四门,一气呵成,可以说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体力,在本来以为即将能取得全面胜利的时候,忽然还出现了这么一扇苦劫之门,别的不说,对其心理上的重创就十分要命了。

    眼见得烛九阴一下子被苦劫之门吞没,林封谨的面色也是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不认为一道苦劫之门便能彻底的降服这头可怕的远古巨妖,若是烛九阴真的这么好对付,早就魂魄消散几万年了,事实上林封谨只是要将其底牌逼出来而已——接下来就是双方图穷匕见的时候,成败得失,便是在这随后见分晓!

    轰的一声巨响,然后林封谨的整个识海都在剧烈的震荡,若不是有外面的胎藏大曼荼罗结界护持的话,相信这时候都已经是彻底的毁掉了!!

    林封谨的脸色也是苍白了一下,可以见到,他的左臂赫然都是已经透明,然后消失,五劫之门彻底被破,对他一样也要造成不可逆的创伤。

    烛九阴那庞大的身躯再次出现在了虚空当中,只是上面却已经是显得伤痕累累,甚至有些虚幻透明的感觉,更令人感觉到触目惊心的是,烛九阴的那一只独眼处,竟然都留下来了一道恐怖无比的伤痕,只要略微偏斜上半分,那么就是立即连眼睛都要被狠狠戳瞎的下场!

    烛九阴在这苦劫之门当中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凶险,林封谨也是根本不知情的,因为五劫之门会根据敌人的心境和状态进行调整,进行针对性的布置,对方的心境和状态不一样,五劫之门也是随之千变万化,有着无穷的对应方式。

    总之,烛九阴是在这苦劫之门当中吃了大亏那是一定的。

    此时看烛九阴的狼狈模样,很显然就已经是元气即将耗尽,即将维系不住自己的兽身了,不过,此时在它和林封谨时间,已经是空无一物,再也没有任何的阻隔,烛九阴的独眼里面放出了狠辣凶残的光芒。

    然而,它再看向林封谨的时候,却发觉林封谨的右手当中,赫然多出来了一件东西。

    这件东西上面,看起来仿佛是一面四四方方的铜镜,上面的纹理却是十分神秘,仿佛是太阳,月亮的形状,充满了难以形容的自然美感,却也是带着远古的苍茫气息,竟然让见多识广的烛九阴以神秘的感觉。

    这东西握持在了林封谨的手上,可是可以感觉到,有一阵一阵的奇特波动从他的手中散发了出来,这种波动就仿佛是林间传来的一阵一阵松涛,又像是海水的波浪涌动的潮汐,和天地之间的呼吸鸣动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

    这一件东西,便是林封谨击杀了元昊以后,获得的另外一件神器:

    盘古瞳。

    这乃是西王母赐给元昊护身的神物,一直可以追述到了极远古的时代,这件东西只能肯定,是从远古时期传下来的一件神物,估计说是盘古的眼瞳有些不大靠谱,但必然也是十分强大的东西。可以完全的抵挡住一次攻击,甚至包括是天劫,虽然抵挡住这一次攻击之后盘古瞳就会进入漫长的冷却期,但是这已经是十分强大和变态了。

    虽然林封谨知道,之前地藏也是有安排好一切,能够对付烛九阴的骤起发难,但是他这个人做事是喜欢求稳的,眼见得面前的烛九阴若一座山也似的横亘在了自己的面前,随时都可能恼羞成怒给自己一击,林封谨说不怕是假的,因此还是拿出最有把握对付烛九阴的底牌出来护身。

    一见到了这盘古瞳,烛九阴立即也是一怔,他的眼力比林封谨又何止高出十倍?如何看不出来这东西具有强大无比的防护力,自己全力一击过去,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这一击被挡住了以后,再分散到了天地之间,几乎是毫无用处。

    而此时对于他来说,被困在这里面已经与外界断绝了联系,每一份力量都是格外的珍贵,若是浪费在了这里的话,那么以后就可以说是举步维艰了,而自己接下来的底牌,则是可以对盘古瞳这种宝物进行最为完美的克制!!

    因此,烛九阴犹豫了一下以后,兽身便是彻底的淡去,重新化成了那魁梧的人型!

    这时候,双方都没有再说什么,很明显此时就已经是你死我活,图穷匕见了,多说一句话,反而是弱了自身的气势!

    烛九阴的身体,忽然变得模糊了起来,然后变得矮小了一点,从他的背后,忽然多出来了一个幻象,这个幻象随之也是迅速的变得清晰了起来,然后变成了一个中年青衣文士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孤高傲岸,卓尔不群。

    这个中年青衣文士的现身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在短时间内,烛九阴那庞大魁梧的身体迅速缩小,接连不断的开始从他的身后走出来了一个又一个的人,这些人或着道袍,或穿铠甲,或披鹤氅,或是遍体生鳞,或是半人半蛇最后,足足出现了九个人!

    烛九阴分出来了这九个人之后,本来庞大无比的身体却已经是变得和林封谨一样大小了,这说明在单体的灵魂能量上,林封谨已经是不落下风,但是,对方却是足足是九个人啊!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现在对方是足足九个人,加起来十八只手?

    更可怕的是,烛九阴此时用出来的,并不是简单的那种分身幻影术,此时出现的这九个人,都是灵魂力量与林封谨在同一个档次上面,并且战斗技巧和战斗经验都远远强大于他的。

    这九个人是从何而来的呢?是的!他们就是蕴藏在了烛九阴灵魂深处的九个人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