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速道天神的被压弯得越来越厉害之时,在一阵轰鸣声中,站在速道天神身后那巨大的身影瞬间与速道天神融为了一体。

    在这融合的瞬间,速道天神的血气宛如一下子发生了不可思议的蜕变一样,这瞬间让速道天神整个充满了神性,似乎,此时此刻的速道天神就是一尊真正的天神,他的无上成就似乎得到了苍天的许可一样。

    “铛”的一声剑鸣响起,此时速道天神的长剑竟然是赤红如血,在这一刻,好像速道天神的所有血气都注入了长剑之中,化作了一把开天辟地的血剑。

    通红如血的长剑似乎一下子活了过来,宛如一下子充满了性命,像速道天神那样有血有肉,在一声剑鸣之下,本是被压弯的长剑竟然一下子伸直,擎天傲世,挡住了八角小塔。

    在这个时候,大家感觉看到的不是一尊天神,而是两尊天神,速道天神的长剑所散发出来的神性让人感到敬畏。

    “年轻一辈,除了梦镇天这样的错代之外,还有谁人能与之争锋。”看到速道天神如此的神姿,有人不由动容地说道。

    “咚、咚、咚……”此时速道天神乃是长剑擎天,硬撑着八角小塔,一步一步向八角塔走去。

    但是,随着速道天神越靠近八角塔,八角小塔的镇压就越来越强大。

    虽然说,此时速道天神的长剑神性弥漫,八角小塔并未能把它压弯,但是,速道天神的身体却难于承受如此强大的镇压了。

    在八角小塔强大无匹的镇压之下,速道天神的身体难于承受,不得不弯曲。虽然速道天神乃是血气轰鸣,宛如真龙翔空,速道天神也一次又一次地挺直身体。

    但是,那怕速道天神再强大。依然难于承受八角小塔的镇压,他那一次又一次挺直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弯曲。

    随着速道天神的移动。他是离八角塔是越来越近,但是,此时此刻,他再也难于承受八角塔的无上镇压。

    最终,“铮”的一声,随着速道天神的一声大喝,血气如真龙。长剑的神性瞬间璀璨无比,宛如长存一样,一剑逆天而击,听到“咚” 的一声,速道天神借着这样的一击撼住了八角小塔镇压之势。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速道天神以绝无伦比的速度撤退,瞬间退到了祭坛边沿。

    “嗡”的一声响起,随着速道天神退出了祭坛,八角小塔消失。而祭坛之上的一件件兵器依然又再一次从奇光落下,再一次浮现于祭坛之中。

    看着眼前这座八角塔,速道天神也为之沉默起来。这座祭坛被古老而强大的力量庇护,至于八角塔。那就是拥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了,似乎它是一座众神府衹,不论是谁靠近,都被镇压,根本就无法进入八角塔。

    看到连速道天神都失败,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阵沉默。没有任何人会去嘲笑速道天神。

    在这里。连神王都会被秒杀,速道天神能全身而退,这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强大了,就算是换作其他的神皇上场。不见得比速道天神好到哪里去。

    现在连速道天神都进不去,很多人都有绝望的感觉。大家都知道,在这座八角塔中,绝对有逆天无双的东西,就算这八角塔中没有绝世无双的宝物,只怕那也是一块了不得的悟道参法的宝地。

    但,宝地在眼前,所有人都进不去,那又有何用呢?

    现在连速道天神都进不去,其他人更加不用指望了,那怕是神皇到来,也不见得会比速道天神强大。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声巨响之中,这块大陆摇晃了一下,就在这湖中的许多人都束手无策之时,突然之间,在这块大陆的另外一个地方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仙光冲天而起。

    “那是另一个奇光喷涌的地方。”的到一声巨响,看到仙光冲天之时,有人大叫一声。

    巨响传出、仙光冲起的地方正是那座被梦镇天独占的地方,此时,这座山峰的半山腰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仙光,在这仙光之中,宛如打开了一扇门户,这一扇门户宛如通往仙界一样。

    “啾”就在这仙光中出现一扇门户打开之时,突然一声凤鸣之声响起,接着一只凤凰从这门户中飞了出来。

    “呜”随之,乃是一声龙吟,门户之内冲出了一条真龙。

    “哮”接着,一声虎啸之声响起,门户之中跃出了一头白虎

    ……………………

    在眨眼之间,门户之中冲出了四象神兽,真龙、凤凰、白虎、玄武竟然拱护在了这座山峰的四周,整座山峰竟然一下子散发出了夺目的神光,神性弥漫,久久不散,这一座山峰就像是化作了无上神峰一样。

    “这是传说中的神兽吧?”看着真龙、凤凰、白虎、玄武拱护着这座山峰,震撼着所有能看到这样一幕的人。

    当这四象神兽散发出气息之时,所有人都感到窒息,那怕是神皇,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因为四象神兽的力量太让人忌惮了。

    “不是真正的神兽,那只是投影而己。”有大贤看出端倪,缓缓地说道。

    这话让很多人心里面一凛,四象神兽的投影就已经如此的可怕了,如果是活着的四象神兽出现在大家眼前,那岂不是直接把所有人直接镇压了。

    “咚、咚、咚……”就在这个时候,那道门户之中传下了仙音,这仙音十分有节奏,在外面的人只能是听到“咚、咚、咚”的声音,其他的什么都听不到。

    尽管是如此,这一阵阵有节奏的声音已经是让人恍然间好像是听到了仙人讲经,似乎这门户之内有仙人传下了仙经一样。

    “是梦镇天在悟道,他有所参悟。”听到这一阵阵有节奏的咚咚声,有天才立即明白这是意味着什么。

    “悟出了仙帝之道了吗?”有人不由为之骇然,喃喃地说道。

    有老一辈摇头,说道:“不,梦镇天开创的无上大道早就可以承载天命了,在上一个时代,他就已经得到过天命的承认,现在他只不过是更完善自己的大道而己,迈出最后一步,成为真正的仙帝。”

    “轰、轰、轰……”就在这个人话一落下之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朗朗的天空突然是闪电疯狂地舞动,一条条粗大无比的闪电就像是狂蛇一样,每一次的舞动都抽碎了天穹。

    无数粗大无比的闪电在天空上如狂蛇乱舞之时,整个天地瞬间弥漫着一股镇压诸天的气息,整个天灵界都受到这股力量所影响。

    “砰”的一声,就在所有闪电疯狂舞动瞬间,突然一声巨响,宛如一只巨手击碎苍穹一样,所有粗大无比的闪电一下子粉碎。

    在这一刻,似乎有一只巨手把整个天地攒于手中,整个天地的亿万生灵都掌握在了它的手中。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渺小无比,就算是普通的神皇,都觉得自己如同蚁蝼一样,随时都人被碾得粉碎。

    在这一刻,天空璀璨,九天十地的力量似乎一下子汇聚在了这座山峰的上空,所有的力量汇聚在此的时候,给人一种主宰乾坤、统御万界的感觉。

    如此的一幕,让整个天灵界的生灵都为之骇然,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无数的人都有伏倒于地膜拜的冲动。

    似乎,这股力量代表着苍天的意志一样,高高在上,似乎,这是有一位全新的仙帝要诞生一样。

    这样的一股力量惊醒了所有人,就算是沉睡中的无上存在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那些亘古的老怪物也一下子苏醒过来。

    “看来,梦镇天离仙帝越来越近了,天命凝聚之时,有谁能挡他成帝之威呢?”就算是沉醒中的老怪物苏醒过来之后,都不由缓缓地说道。

    在骨海那块大陆之上的所有修士感受到了这股主宰乾坤的力量,也不由为之骇然,甚至有很多修士伏倒在地上,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量镇压。

    “要成仙帝了吗?”看到山峰上凝聚着这样的力量,那怕再强大的修士也脸色发白,骇然地说道。

    “只怕是快了,天命凝聚之时,梦镇天必成为仙帝。”曾经与梦镇天同一个时代的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感慨,不由吁唏。

    在祭坛这个湖泊之处,速道天神这样的绝世天才看到山峰上汇聚的力量,他也神态凝重,他只是冷冷地盯着这座山峰。

    达到他这样境界的人,明白这样的异象是意味着什么,同时,速道天神也明白自己与梦镇天的差距。

    “天命汇聚之时,我师必成仙帝!”在这湖泊之中,坐在阴骨鳄木船上的曹国剑傲然一笑,眉开眼笑,喜悦洋溢于脸上。

    当这祭坛出现之时,曹国剑也是坐着阴骨鳄木船赶来,此时,见到这样的一幕,他也为之高傲起来。

    “恭喜曹兄,不出多少时日,天命汇聚,梦前辈必成为仙帝。”在船中同行的海螺号老祖也纷纷向曹国剑祝贺。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为之羡慕,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抱上曹国剑的大腿。(未完待续。)

第七十七章 五劫之门    此时的烛九阴将手一伸,召回了那一头在空中歪斜纷飞的天蛇将其收回了体内,不过紧接着便是脸色一变,狠狠的将右手一捏,立即就见到从他的右手当中,居然飞溅出来了几点光芒,然后在空中摇身一变,形成了一朵白莲花,对准了林封谨反投了回去。

    地藏的独门神通,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烛九阴在先前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意识到,哪怕是在自己之前巅峰期的时候遇到的敌人当中,地藏这样的人也是佼佼者,他修炼的神通已经不仅仅是神通了,包括的是千锤百炼的信念,包括的是百折不回的气势,包含的是仿佛钢铁一般的决心,根本就是无法撼动,无法磨灭!

    自己的天蛇噬日法的根本,还是借力打力的法子,然而面对林封谨这样的敌人,想要借他的力,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从根本上来说,自己就已经是做错了,也难怪天蛇噬日法会失败。

    ***

    对于烛九阴来说,他的前半生完全就是主角一般的气运,从微末当中崛起,越级挑战,狠狠打脸,胜出了一场又一场旁人无法企及的艰难战斗,碾压了一个又一个比自己名气要响亮得多的对手,最后一将功成万骨枯,踩着别人的脑袋到达了巅峰。

    可是巅峰也就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要想再进步,就非常困难,前方的那一道门槛,将会格外的艰难。

    到达了巅峰之后,烛九阴的运势便是开始发生了十分明显的转折,他所要面对的挫折和打击,也是接连二三的直涌了过来,连带他自己的气运也是在一直衰败,最后就连他自己,也是沦落到了依靠一丝残魂苟延残喘的地步。

    若是形象化一些来说的话,那么烛九阴的人生曲线就是很明显的是一个波形,人生的前半段在上升,后半段则是在持续下跌。

    也难怪得他的性格是如此的扭曲诡异,试问换成是你,最初的时候一路顺风,直攀上人生最顶点,偏偏在这个巅峰时候却是开始持续下滑,面对接连不断的打击和挫折降临了下来,不疯掉都算好了。

    但是地藏则是不一样,他的人生路线,则是呈现出斜斜上升的波浪线形状,依靠自身百折不挠的精神徐徐的爬到了这一步上来,早就是千锤百炼,面对任何困难都是要抗争到底,对他来说,每一次挫折和失败,仿佛就是当头砸下来的打铁锤,是一件淬炼自己提升自己的大好机会!

    此时双方对上了之后,烛九阴才感觉到了面前对手的可怕和难缠,尤其是在自己居然还落入到了对方陷阱,没有办法动用时间之力的情况下,这局面更是雪上加霜,不容乐观。

    虽然自己看起来依然占据了不小的上风,但烛九阴此时的这个人格本来就擅长战斗,还是逆风局的战斗,其战争嗅觉必然是一等一的强势,立即就很干脆的掀开了自己又一张底牌。

    黑雾弥漫当中,本来呈现出来了方面大耳的魁梧大汉形象的烛九阴,居然一下子就扭曲膨胀了起来,等到了黑雾散去的时候,竟是出现了一头恐怖的赤色巨蛇,只有一只独眼,凶残狰狞,口中更是仿佛含着一团似火似雾的东西,为其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感觉。

    这一头赤色独目巨蛇的形象,林封谨当然是无比熟悉,为什么?因为他的妖命气运柱幻化的,就是这样的形象!

    是的,烛九阴此时已经是打出了真火,直接现出了兽身。

    烛九阴的本尊,就是这一头赤色独眼巨蛇!

    野兽不像是人类,人类会利用工具捕猎,种地,可以很轻松的活下去,但是野兽要想活下去,那么就得依靠自己的爪牙来捕食猎物,若是做不到,那么就活该成为别的野兽的猎物,在这种残酷的法则下,双方都不用装备,工具,野兽的战力是远远强过人类的。

    所以说对于烛九阴来说,也只有兽身,才能将自己的杀伤力和战斗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至少也能提升三层战力,这样的话,除非林封谨也是能幻化个兽身出来,那么双方之间的差距,必然是会被再次拉开。

    此时烛九阴变成了兽身以后,虽然是灵魂状态,但是这头赤色独眼巨蛇的压迫力,却真的已经是若崇山峻岭那样,几乎令人呼吸都透不过气来,龙蛇本是一体,甚至可以说林封谨在焚石山当中见到娲蛇神的本尊的时候,所遭受到的压力也是不过如此而已。

    在兽身状态下,烛九阴猛然张口,将嘴巴里面的那一团似火似雾的东西喷向了林封谨,根据史书上的记载,这东西叫做“火精”,能在幽暗当中焚烧阴气,类似于幽冥之火这种东西,非常狠毒。

    此时亲眼见到了烛九阴出手之后才知道,这团似火似雾的东西,乃是烛九阴的蛇舌上释放出来的,蛇的舌头都是几乎都是分叉的,不过烛九阴化成兽身之后,蛇的舌头前端,居然形成了一个畸形的小瘤,这畸形小瘤就有着独特的效果,类似于蛇的毒腺,进而制造火精。

    烛九阴的这火精也是需要耗费相当大的魂力来制造的,不过效果也是格外强大,在烛九阴经历过的这许多战斗当中,几乎就没有人能抵挡这东西的伤害,几乎是中者立毙命。

    在喷出了火精的同时,烛九阴更是瞬间蜿蜒爬行,似缓实速的对准了林封谨迅速的游动了过来,那一只独眼当中,更是闪耀出来了微微的白光,显然都直接将林封谨给锁死住了。

    同时,虽然此时的烛九阴化成了肉身之后,也是格外的庞大,可是看它游动爬行的动作,更是敏捷得出奇,无论是被它缠住或者咬上一口,林封谨估计都是立即就要落入下风。

    然而烛九阴虽然可以说是一时间占尽了上风,可是地藏苦思了三千年对付他的方法,又怎么可能对他此时的这一招没有应对的方案呢?看着飞射而来的火精,还有若长城一般蜿蜒而来的独眼巨蛇,林封谨却是长笑了一声:

    “好厉害!只是你却忘记了一件事啊,那就是这里乃是我的识海!”

    听到了林封谨的这一声长笑。烛九阴心中一凛,顿时就见到了林封谨的指尖上,再次出现了一点光芒,这一点光芒迅速的扩散,然后一分为四!

    四点光芒散开了之后,仿佛是在半空当中生根了似的,然后就迅速的开放成了四朵莲花。

    这四朵莲花的外形都一模一样,但是颜色却是不同,依次是绿,白,黄,黑!

    绿色的莲花闪耀着生命的光泽,格外的生机盎然。

    白色的莲花干枯萎败,似乎下一秒就要凋谢,然后被风吹散。

    黄色的莲花表面则是布满了大量的瘢痕,看起来就是病怏怏的样子。

    黑色的莲花安静,沉寂,仿佛有一种诡异的美,但是黑得发亮的花瓣却是令人深刻的觉得似乎在终结。

    四朵莲花一现之后,便是分散飞射了开去,那一朵白莲花,便是率先飞出挡在了烛九阴蜿蜒凶恶前扑而来的面前,烛九阴这头巨蛇根本就闪避不开,竟是一头就撞了上去!

    当烛九阴撞上了这一朵白莲花以后,整个林封谨的识海都在剧烈的震荡,然后便是见到,白莲花居然纹丝不动,仔细看去的话,便会发觉其后方居然还有什么东西,被这一撞之后徐徐的从黑暗当中浮现了出来,这赫然是一扇庞然无比的巨门!!

    这巨门上面镶嵌有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这样的珍贵宝物,光芒璀璨,灼灼生辉,一左一右更是有两具金刚力士的雕像,怒目朝天作推门状,而白莲花只是镶嵌在了这巨门上的类似于门环的装饰品。

    四朵惟妙惟肖的莲花,徐徐的飘飞,拱卫在了林封谨的身边,莲花后的四门若隐若现,这就是林封谨新获得的神通:五劫之门!

    绿色的莲花,代表的是出生之劫。

    白色的莲花,代表的是老之劫。

    黄色的莲花,代表的是病之劫。

    黑色的莲花,代表的是死之劫。

    眼见得那火精呼啸盘旋飞来,林封谨很干脆的就一抚身边黑色的莲花,死劫之门顿时打开,他一步就迈了进去,消失在了其中,火精也是随之追入。

    这死劫之门顾名思义,都肯定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地方,里面可以说是重重凶险,处处杀机,不过这本来就是地藏自身的法宝,并且地藏修炼的时候,就是在最黑暗,最污秽,最凶险的地方修炼,所以进去以后则是履险如夷了。

    但是那火精飞进去之后,就是彻底的迷失了方向,看起来应该是再也出不来了。

    很快的,绿色莲花一动,生劫之门便是迅速的打开,然后林封谨从里面一步就迈了出来,转头看向了庞大无比的烛九阴,烛九阴立即就对林封谨俯冲了下来,却发觉两人之间居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现象,那就是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无论烛九阴怎么竭力扑击,双方之间却是仿佛永远都有一道无形的天堑!!

    忽然之间,赤红的巨蛇烛九阴停止了扑击的动作,那只独眼看着林封谨,冷冰冰的道:

    “看来,你是算准了在你自己的识海里面,识见障的威能会成倍提升了?”

    林封谨听了烛九阴的话之后,也是颇为佩服此人的见识,此时出现在自己和烛九阴之间的这一层无形的天堑,那就是识见障。

    简单的来说,这东西就像是一座城市的城墙那样,可以阻挡外地的入侵,不过识见障也是有着很明显的破绽,或者说是天生的缺点,那就是会有很明显的空当让你堪破,一旦堪破之后,那么就没有办法构成阻碍了。

    古往今来,也有很多的佛门大能想要尝试改进识见障的这个明显的缺陷,让识见障可以变成古往今来的第一强大困人神通,但是最后纷纷都发现不可能——为什么,这就是因为识见障的最根本原理决定的。

    这就仿佛是一座城最好最坚固的防守,那就是只修城墙,不留城门,这样的话,就根本不怕敌人拿攻城锤这种东西硬破城门,也不怕有内应什么的偷开城门,避免了无数的风险,然而天底下就没有一座城只修城墙,不修城门

    若是要弥补上识见障的这明显的缺陷,就仿佛是修城只修城墙,不留城门那样的离谱,根本就是行不通的。

    烛九阴当然知道识见障的明显破绽,他更是看得出来,林封谨的五劫之门便是针对这识见障的天生缺点布置下来的。

    要想破掉这识见障很简单,从其空门当中穿过去就好了,然而林封谨的五劫之门,便是仿佛城门那样,放置在了识见障的空门上!要想破掉识见障,就只能硬闯林封谨这神通五劫之门!

    烛九阴长吟了一声,独目当中有着狠辣暴戾的光芒闪耀而过,若天外长龙夭矫而出,直扑向了那一朵绿色的莲花,这便是代表生劫之门的标识。

    被烛九阴庞大的蛇躯一撞,生劫之门徐徐的浮现了出来,轰然打开!

    生劫之门上的佛门七宝: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同时闪耀出来了点点光芒,露出来了门中仿佛悠远无垠的世界!烛九阴扑入到了生劫之门以后,仿佛只是过了一瞬间,然后就见到代表生劫之门的那一朵绿色莲花枯萎,凋零,碎裂,重新还原成了点点星光,回归到了林封谨的指尖上。

    虽然一门被破,林封谨的嘴角却是露出来了一抹微笑。

    五劫之门,生生不息,本来就是一体的,烛九阴以为破掉了一门就能直面自己,那未免也太天真了点,好戏还在后头,既然进了生门,就要一气呵成,连破接下来的其余劫门,才能够大功告成。

    一气破五劫,烛九阴或许能做到,但是,接下来他就应该是将最后那一张底牌翻开出来了吧?

    那时候,也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

    也是这三千年布局最后收宫之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