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的烛九阴将手一伸,召回了那一头在空中歪斜纷飞的天蛇将其收回了体内,不过紧接着便是脸色一变,狠狠的将右手一捏,立即就见到从他的右手当中,居然飞溅出来了几点光芒,然后在空中摇身一变,形成了一朵白莲花,对准了林封谨反投了回去。

    地藏的独门神通,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烛九阴在先前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意识到,哪怕是在自己之前巅峰期的时候遇到的敌人当中,地藏这样的人也是佼佼者,他修炼的神通已经不仅仅是神通了,包括的是千锤百炼的信念,包括的是百折不回的气势,包含的是仿佛钢铁一般的决心,根本就是无法撼动,无法磨灭!

    自己的天蛇噬日法的根本,还是借力打力的法子,然而面对林封谨这样的敌人,想要借他的力,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从根本上来说,自己就已经是做错了,也难怪天蛇噬日法会失败。

    ***

    对于烛九阴来说,他的前半生完全就是主角一般的气运,从微末当中崛起,越级挑战,狠狠打脸,胜出了一场又一场旁人无法企及的艰难战斗,碾压了一个又一个比自己名气要响亮得多的对手,最后一将功成万骨枯,踩着别人的脑袋到达了巅峰。

    可是巅峰也就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要想再进步,就非常困难,前方的那一道门槛,将会格外的艰难。

    到达了巅峰之后,烛九阴的运势便是开始发生了十分明显的转折,他所要面对的挫折和打击,也是接连二三的直涌了过来,连带他自己的气运也是在一直衰败,最后就连他自己,也是沦落到了依靠一丝残魂苟延残喘的地步。

    若是形象化一些来说的话,那么烛九阴的人生曲线就是很明显的是一个波形,人生的前半段在上升,后半段则是在持续下跌。

    也难怪得他的性格是如此的扭曲诡异,试问换成是你,最初的时候一路顺风,直攀上人生最顶点,偏偏在这个巅峰时候却是开始持续下滑,面对接连不断的打击和挫折降临了下来,不疯掉都算好了。

    但是地藏则是不一样,他的人生路线,则是呈现出斜斜上升的波浪线形状,依靠自身百折不挠的精神徐徐的爬到了这一步上来,早就是千锤百炼,面对任何困难都是要抗争到底,对他来说,每一次挫折和失败,仿佛就是当头砸下来的打铁锤,是一件淬炼自己提升自己的大好机会!

    此时双方对上了之后,烛九阴才感觉到了面前对手的可怕和难缠,尤其是在自己居然还落入到了对方陷阱,没有办法动用时间之力的情况下,这局面更是雪上加霜,不容乐观。

    虽然自己看起来依然占据了不小的上风,但烛九阴此时的这个人格本来就擅长战斗,还是逆风局的战斗,其战争嗅觉必然是一等一的强势,立即就很干脆的掀开了自己又一张底牌。

    黑雾弥漫当中,本来呈现出来了方面大耳的魁梧大汉形象的烛九阴,居然一下子就扭曲膨胀了起来,等到了黑雾散去的时候,竟是出现了一头恐怖的赤色巨蛇,只有一只独眼,凶残狰狞,口中更是仿佛含着一团似火似雾的东西,为其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感觉。

    这一头赤色独目巨蛇的形象,林封谨当然是无比熟悉,为什么?因为他的妖命气运柱幻化的,就是这样的形象!

    是的,烛九阴此时已经是打出了真火,直接现出了兽身。

    烛九阴的本尊,就是这一头赤色独眼巨蛇!

    野兽不像是人类,人类会利用工具捕猎,种地,可以很轻松的活下去,但是野兽要想活下去,那么就得依靠自己的爪牙来捕食猎物,若是做不到,那么就活该成为别的野兽的猎物,在这种残酷的法则下,双方都不用装备,工具,野兽的战力是远远强过人类的。

    所以说对于烛九阴来说,也只有兽身,才能将自己的杀伤力和战斗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至少也能提升三层战力,这样的话,除非林封谨也是能幻化个兽身出来,那么双方之间的差距,必然是会被再次拉开。

    此时烛九阴变成了兽身以后,虽然是灵魂状态,但是这头赤色独眼巨蛇的压迫力,却真的已经是若崇山峻岭那样,几乎令人呼吸都透不过气来,龙蛇本是一体,甚至可以说林封谨在焚石山当中见到娲蛇神的本尊的时候,所遭受到的压力也是不过如此而已。

    在兽身状态下,烛九阴猛然张口,将嘴巴里面的那一团似火似雾的东西喷向了林封谨,根据史书上的记载,这东西叫做“火精”,能在幽暗当中焚烧阴气,类似于幽冥之火这种东西,非常狠毒。

    此时亲眼见到了烛九阴出手之后才知道,这团似火似雾的东西,乃是烛九阴的蛇舌上释放出来的,蛇的舌头都是几乎都是分叉的,不过烛九阴化成兽身之后,蛇的舌头前端,居然形成了一个畸形的小瘤,这畸形小瘤就有着独特的效果,类似于蛇的毒腺,进而制造火精。

    烛九阴的这火精也是需要耗费相当大的魂力来制造的,不过效果也是格外强大,在烛九阴经历过的这许多战斗当中,几乎就没有人能抵挡这东西的伤害,几乎是中者立毙命。

    在喷出了火精的同时,烛九阴更是瞬间蜿蜒爬行,似缓实速的对准了林封谨迅速的游动了过来,那一只独眼当中,更是闪耀出来了微微的白光,显然都直接将林封谨给锁死住了。

    同时,虽然此时的烛九阴化成了肉身之后,也是格外的庞大,可是看它游动爬行的动作,更是敏捷得出奇,无论是被它缠住或者咬上一口,林封谨估计都是立即就要落入下风。

    然而烛九阴虽然可以说是一时间占尽了上风,可是地藏苦思了三千年对付他的方法,又怎么可能对他此时的这一招没有应对的方案呢?看着飞射而来的火精,还有若长城一般蜿蜒而来的独眼巨蛇,林封谨却是长笑了一声:

    “好厉害!只是你却忘记了一件事啊,那就是这里乃是我的识海!”

    听到了林封谨的这一声长笑。烛九阴心中一凛,顿时就见到了林封谨的指尖上,再次出现了一点光芒,这一点光芒迅速的扩散,然后一分为四!

    四点光芒散开了之后,仿佛是在半空当中生根了似的,然后就迅速的开放成了四朵莲花。

    这四朵莲花的外形都一模一样,但是颜色却是不同,依次是绿,白,黄,黑!

    绿色的莲花闪耀着生命的光泽,格外的生机盎然。

    白色的莲花干枯萎败,似乎下一秒就要凋谢,然后被风吹散。

    黄色的莲花表面则是布满了大量的瘢痕,看起来就是病怏怏的样子。

    黑色的莲花安静,沉寂,仿佛有一种诡异的美,但是黑得发亮的花瓣却是令人深刻的觉得似乎在终结。

    四朵莲花一现之后,便是分散飞射了开去,那一朵白莲花,便是率先飞出挡在了烛九阴蜿蜒凶恶前扑而来的面前,烛九阴这头巨蛇根本就闪避不开,竟是一头就撞了上去!

    当烛九阴撞上了这一朵白莲花以后,整个林封谨的识海都在剧烈的震荡,然后便是见到,白莲花居然纹丝不动,仔细看去的话,便会发觉其后方居然还有什么东西,被这一撞之后徐徐的从黑暗当中浮现了出来,这赫然是一扇庞然无比的巨门!!

    这巨门上面镶嵌有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这样的珍贵宝物,光芒璀璨,灼灼生辉,一左一右更是有两具金刚力士的雕像,怒目朝天作推门状,而白莲花只是镶嵌在了这巨门上的类似于门环的装饰品。

    四朵惟妙惟肖的莲花,徐徐的飘飞,拱卫在了林封谨的身边,莲花后的四门若隐若现,这就是林封谨新获得的神通:五劫之门!

    绿色的莲花,代表的是出生之劫。

    白色的莲花,代表的是老之劫。

    黄色的莲花,代表的是病之劫。

    黑色的莲花,代表的是死之劫。

    眼见得那火精呼啸盘旋飞来,林封谨很干脆的就一抚身边黑色的莲花,死劫之门顿时打开,他一步就迈了进去,消失在了其中,火精也是随之追入。

    这死劫之门顾名思义,都肯定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地方,里面可以说是重重凶险,处处杀机,不过这本来就是地藏自身的法宝,并且地藏修炼的时候,就是在最黑暗,最污秽,最凶险的地方修炼,所以进去以后则是履险如夷了。

    但是那火精飞进去之后,就是彻底的迷失了方向,看起来应该是再也出不来了。

    很快的,绿色莲花一动,生劫之门便是迅速的打开,然后林封谨从里面一步就迈了出来,转头看向了庞大无比的烛九阴,烛九阴立即就对林封谨俯冲了下来,却发觉两人之间居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现象,那就是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无论烛九阴怎么竭力扑击,双方之间却是仿佛永远都有一道无形的天堑!!

    忽然之间,赤红的巨蛇烛九阴停止了扑击的动作,那只独眼看着林封谨,冷冰冰的道:

    “看来,你是算准了在你自己的识海里面,识见障的威能会成倍提升了?”

    林封谨听了烛九阴的话之后,也是颇为佩服此人的见识,此时出现在自己和烛九阴之间的这一层无形的天堑,那就是识见障。

    简单的来说,这东西就像是一座城市的城墙那样,可以阻挡外地的入侵,不过识见障也是有着很明显的破绽,或者说是天生的缺点,那就是会有很明显的空当让你堪破,一旦堪破之后,那么就没有办法构成阻碍了。

    古往今来,也有很多的佛门大能想要尝试改进识见障的这个明显的缺陷,让识见障可以变成古往今来的第一强大困人神通,但是最后纷纷都发现不可能——为什么,这就是因为识见障的最根本原理决定的。

    这就仿佛是一座城最好最坚固的防守,那就是只修城墙,不留城门,这样的话,就根本不怕敌人拿攻城锤这种东西硬破城门,也不怕有内应什么的偷开城门,避免了无数的风险,然而天底下就没有一座城只修城墙,不修城门

    若是要弥补上识见障的这明显的缺陷,就仿佛是修城只修城墙,不留城门那样的离谱,根本就是行不通的。

    烛九阴当然知道识见障的明显破绽,他更是看得出来,林封谨的五劫之门便是针对这识见障的天生缺点布置下来的。

    要想破掉这识见障很简单,从其空门当中穿过去就好了,然而林封谨的五劫之门,便是仿佛城门那样,放置在了识见障的空门上!要想破掉识见障,就只能硬闯林封谨这神通五劫之门!

    烛九阴长吟了一声,独目当中有着狠辣暴戾的光芒闪耀而过,若天外长龙夭矫而出,直扑向了那一朵绿色的莲花,这便是代表生劫之门的标识。

    被烛九阴庞大的蛇躯一撞,生劫之门徐徐的浮现了出来,轰然打开!

    生劫之门上的佛门七宝:金、银、吠琉璃、颇胝迦、牟娑落揭拉婆、赤真珠、阿湿摩揭拉婆,同时闪耀出来了点点光芒,露出来了门中仿佛悠远无垠的世界!烛九阴扑入到了生劫之门以后,仿佛只是过了一瞬间,然后就见到代表生劫之门的那一朵绿色莲花枯萎,凋零,碎裂,重新还原成了点点星光,回归到了林封谨的指尖上。

    虽然一门被破,林封谨的嘴角却是露出来了一抹微笑。

    五劫之门,生生不息,本来就是一体的,烛九阴以为破掉了一门就能直面自己,那未免也太天真了点,好戏还在后头,既然进了生门,就要一气呵成,连破接下来的其余劫门,才能够大功告成。

    一气破五劫,烛九阴或许能做到,但是,接下来他就应该是将最后那一张底牌翻开出来了吧?

    那时候,也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

    也是这三千年布局最后收宫之时!!

第1365章八角塔    另一个奇光喷涌的地方则是在这块大陆的一个大湖之中。

    当这个块大陆从骨海中浮现之时,骨海中的海水倒灌,这使得在这块大陆中形成了江河湖泊。

    这个奇光喷涌的湖泊就是这块大陆中众多的一个湖泊之一。

    这个湖泊很大,站在这湖泊之中,放眼看去,茫茫一片,看来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样。

    因为这湖泊的湖水乃是骨海的海水倒灌而成,所以,想进入这湖泊,那必须需要骨舟。

    如此一来,这就让那些乘着骨舟飘泊而来的修士觉得幸运了,他们拥有了骨舟,比起其他弃舟登上大陆的人来说是幸运多了。

    在这个时候,这个湖泊中央已经是挤满了人,在这里有很多骨舟停留,除了有骨舟在此停留之外,还有巨大的船只停留在这里,这巨大的船只还不止是一二艘。

    这一艘艘巨大的木船乃是以阴木铸造,整艘木船都散发出了阴冷无比的气息,似乎这样的木船是死人所乘驾的阴船,似乎它能超渡亡灵一样。

    这样的阴船乃是以阴骨鳄木所造,阴骨鳄木这是十分奇特、十分稀有的阴木,传说,此木唯有骨海才有,而且存量极为稀有。

    传言说,在整个天灵界,唯有海螺号拥有阴骨鳄木,所以在整个天灵界,也就唯有海螺号能造出这种可以在骨海畅游的阴船来。

    传言说,海螺号的始祖曾经在骨海中因缘会际打捞到了一批阴骨鳄木,从此之后,使得海螺号成为天灵界唯一可以打造阴船的人。

    当然,在当世这样的阴船也并非是只有海螺号才拥有,比如说梦镇天现在所乘坐的那艘巨大的阴骨鳄木船就是海螺号所赠送的。

    此时,在这湖中浮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这个建筑群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坛很高大,乃是以不知名的岩石一层层垒筑起来。

    在这样的一层层祭坛之上。建有一座十分高大的八角塔,这八角塔也是以不知名的岩石所建,整座八角塔看起来古朴无华。

    整座八角塔没有任何雕像或者雕刻装饰,整座八角塔就是直接用岩石垒筑而成。整座八角塔看起来是角条十分粗糙,如此的八角塔看起来就像是远古时代还没有开化的先民所建造的一样。

    似乎,他们建出这样的八角塔只是为了简单实用而己。

    就是这样的八角塔,它散发出了一缕缕的奇光,这奇光从八角塔里面散发出来的。似乎,这样的八角塔里面藏有什么绝世宝物一样。

    从八角塔散发出来的奇光落地之时竟然会化作一个个古老的道符,每一个道符出现之时,竟然会化作一件件的兵器。

    这道符化作一件件兵器之后,每一件的兵器都铭有古老的文字,这古老文字烙印在这一件件兵器之上,似乎给了它们强大无匹的力量一样。

    当这样件件兵器浮现之后,整个祭坛变得森严无比,让人无法越雷池半步。

    看着这样这样的八角塔冒出了奇光,很多修士都不由为之兴奋。都不由想登上这个祭坛,欲进入八角塔,看是否能得到什么了不起的机缘。

    但是,说来也怪,不管是谁一旦踏入这个祭坛,都会立即被森罗密布于这祭坛上的兵器攻击。

    这一件件由道符所化的兵器十分的强大,宛如它是一件件古老的神器,一旦遭受到它们的攻击,不管你多强大,都惨死在这里。

    一开始。有不少修士为这个八角塔而怦然心动,都纷纷争先恐后地登上这座祭坛,欲去进入八角塔之中。

    但是,他们刚登祭坛。就一阵阵“啊、啊、啊”的惨叫声响起,这些登上祭坛的修士全部都惨死在了这一件件浮悬在祭坛之上的兵器之下。

    就算是大贤级别的强者登上了这座祭坛都不例外,都被悬浮在这里的兵器所斩杀。

    “开”有神王不信邪,长啸一声,挟着一件无上神兵冲了上祭坛,这尊神王也是十分的强大。他冲上祭坛之后,颇有长驱而入的气势。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这位神王以无上神兵挡住这一件件兵器的攻击,瞬间攻到了八角塔之前,他已经是无限接近八角塔了。

    眼看就要成功之时,突然“砰”的一声,天空上突然降下了一座小塔,这也是一座八角塔,不过,比起来祭坛上的那座八角塔来,那是小了很多很多,看起来更像是一座袖珍型的八角塔。

    就这样一座小小的八角塔镇下之时,所有人都听到“啊”的一声惨叫,这尊神王瞬间被这座八角塔镇成了肉酱,随着一声惨叫,惨死在那里,化作了血水。

    看到如此小小的一座八角塔竟然把一尊神王镇压身亡,这让人场的许多修士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心里面发毛。

    一时之间,没有人敢再冒险地登上祭坛,连神王都惨死,其他的人想登上祭坛,都必须掂量一下自己,看自己是不是比这尊神王还要强大。

    最终,有一个身影站在了祭坛之前,一人一剑,当他站在祭坛之前的时候,是那么的引人注目,是那么的耀眼。

    “速道天神”当看到这个青年一人一剑站在这祭坛之前时,不少人惊呼一声。

    速道天神,这个名字对于众多修士来说,乃是如雷贯耳,已经登临苍天道天神层次的他比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仙帝,可惜,梦镇天的出世,这使得他黯淡了少。

    尽管是如此,在很多人心目中,速道天神依然是年轻一辈最强大最了不起的天才。

    此时,速道天神出现在这里之后,众多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大家都盯着速道天神的背影。

    “嗡”的一声,此时速道天神血气外放,当他血气外放那一瞬间,他不再是那个看起来还很年轻甚至有点幼稚的英俊青年,而是一尊天神。

    “轰”的一声响起,速道天神的所有血气凝成了一尊高大的身影,这高大无比的身影就像是一个巨人一样站在速道天神身后,庇护着速道天神。

    当速道天神的所有血气凝成了如此一个巨大的身影,他整个人散发出了如同天神一样的气息,似乎,他是从天而降,带着苍天的意志,挟着天命的神威,在这一刻,似乎九界乾坤都掌握在了速道天神的手中。

    在恍然之间,很多人都感觉速道天神是掌握握着他们的命运,生死夺予,皆在速道天神的一念之间。

    在这样高大的身影之前,那怕是大贤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与速道天神相比起来,都不由觉得自己缈小。

    “铮”剑动九天,一剑耀天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速道天神出手了,一剑长驱而入,没有任何繁芜的变化,没深奥的剑式。

    这一剑有的也是速道天神的意志,长驱而入的意志,这样的一剑乃是摧枯拉朽,十分的凶狠,十分的霸道,有着一剑屠神的姿态。

    “砰、砰、砰……”在速道天神的一剑长驱而入之时,祭坛上的一件件兵器挡不住速道天神的步伐,在速道天神的一剑之下,一件件兵器被劈成了两半。

    就这样的一剑,一剑敌千兵,一剑万流归宗,让速道天神长驱而入,无物可挡,十分的霸气,有着无敌的姿态。

    见速道天神一剑长驱而入,无物可挡,千兵皆毁,这样的一幕,震撼得在场的修士都不由心神摇拽,不管是海螺号的老祖,还是树族传承的帝皇,都心里面剧震。

    今天大家总算是见识到了速道天神的实力了,在刚才那尊神王借着无上神器挡住了这一件件兵器的攻击而己,根本就无法击碎这些兵器。

    然而,现在速道天神一剑之下,便是把一件件兵器斩成了两半,如此无敌的姿态,这是让多少强者为之汗颜,让多少年轻天才为之黯然失色。

    难怪梦镇天未出世之时,就有人言速道天神是最有机会成为仙帝的人,这样的话并非是吹捧之词,速道天神的确是有着这样的实力。

    眨眼之间,速道天神就攻到了八角塔之前,“轰”的一声响起,毫无意外,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降一座八角塔。

    这座八角塔正是刚才镇压死那尊神王的八角小塔。

    “铮”的一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速道天神出手极快,一剑迎天,以最强横的姿态擎击向镇压而至的八角小塔。

    “砰”的一声巨响,星火溅射,在这刹那之间,速道天神的一剑竟然挡住了镇压而下的八角小塔。

    看着速道天神的长剑擎起了八角小塔,很多人都为之震撼,刚才那尊神王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一下子被镇压身亡,现在速道天神竟然一剑擎天,挡住了这座八角小塔。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不由这之窒息,此时速道天神站在那里,他的背影是显得那么高远,是那么的无敌!

    “铛、铛、铛……”此时,速道天神的长剑长鸣不止,在八角小塔的镇压之下,长剑也被压弯,而且弯度越来越大,再这样镇压下去,只怕长剑会被压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