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烛九阴此时呈现出人型,也是代表了他将自己的魂魄之力全面收缩,准备与林封谨正面接战。而在烛九阴这漫长的一生当中,魂魄层次方面的交战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并且每一次他也都笑到了最后。

    这一次烛九阴虽然是落入到了对方的陷阱当中,并且当年这强横无比的祖巫此时也只剩余下来了一丝残魂,但一样有着必胜的信心!!

    林封谨此时则也是漂浮在烛九阴的对面,双方就在林封谨的识海当中对峙着,只是林封谨此时的体型,看起来完全就与烛九阴并不对称,端的是渺小得可怜,大概只能到达烛九阴的膝盖位置,二者的体积完全就不在一个量级上。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实际上就最直观的反应出来了双方神识灵魂总量的情况,烛九阴的神识若不是如此强大,又怎么可能一降临下来就几乎让林封谨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呢?

    烛九阴看着林封谨,眼中有着若针一般的寒芒,忽然开口道:

    “真没有想到啊,你这么一个只配做食物的蝼蚁,居然还能设下这样的一个圈套,将我逼到如此地步!”

    林封谨看着眼前仿佛是巨人一样的烛九阴,并没有针锋相对的回话,居然是用一种叹息而悲悯的语气道:

    “众生皆苦,烛神,你活过了这漫长岁月,看尽了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繁华生灭,而此时自身也是油尽灯枯,难道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想要是什么吗?”

    烛九阴是什么人,什么样的战斗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对手没有接触过?对他来说,当然知道开战之前的攻心战术十分必要,一旦成功了的话,发挥的作用也是相当的巨大。然而他也是对此嗤之以鼻的,我烛九阴是什么人?居然会中你这区区言语上的伎俩?

    当下便是冷笑一声,根本就不答话了,很干脆的伸出手来。竟像是要抓苍蝇一样,将对方活生生的捏死!!

    然而,在伸出了手按向林封谨的时候,烛九阴的心里,忽然真的是掠出来了这么一个念头:

    是啊。我这样的活着,这样的苟延残喘的活着,究竟是要做些什么呢?

    天底下的这些众生蝼蚁,有的在蝇营狗苟,有的奋力拼搏,有的则是赔笑卖笑,有的则是一掷千金,他们在以不同的方式活着,却都有追逐的梦想,都有追逐的目标。

    这些卑微的蝼蚁。食物,只配成为我脚下渣滓的可怜虫,他们却是过得如此的充实,但是我呢?

    我在这寒冷阴暗的月面背后忍受的时间,那是要以千年为单位来计算的,我想要的,难道就是这样的是生活吗?我期望的,难道就是这样隔了几百年,数千年才能获得一次的降临机会吗?

    不,

    不对!!我是什么人。我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强者烛九阴啊,凭什么别的妖族能够成功飞升,我们就不能,我的目标。是飞升啊,只要飞升,就能跳出这六道轮回的圈子,长生不老,永生不死!

    一个声音在烛九阴的心中陡然狂吼了起来。

    这念头一在烛九阴心中升腾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仿佛都是一下子都生出来了燃烧的感觉!似乎已经失去了多年的雄心壮志也是一下子回到了身上。

    只是。这心中的烈焰也刚刚升腾起来了刹那,便是迅速的湮灭了下去。

    为什么,因为摆在他面前的事实真的是太残酷了,在朝着自己的这个梦想奔跑的路上,烛九阴也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最要命的是,完全有好几次都已经是只有一步之差,还是被残酷的挡在门槛之外,端的可以说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打击,加上天地之间的灵气渐渐消失的残酷现实,还有此时连肉身都没有了,完全化成是一缕残魂的力不从心,烛九阴的心情也只是死灰复燃了瞬间,就再次彻底的湮灭了。

    这时候,烛九阴的巨掌,已经是即将碰到了林封谨的身体,林封谨这时候,却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轻轻的点了上去。

    可是林封谨这一点看起来很普通,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玄妙的,那便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这一指林封谨运用的,已经根本就不是地藏的神通,而是调集了天舍利的威能,也只有当年佛门全盛时候的佛尊,才能承受得起这八个字当中的含义!!!

    有一句话叫做生不逢时,在佛门全盛的时候,甚至有这种说法,那就是倘若不是当时的天地灵气已经下降得十分厉害,只有妖族,魔族统治人间界时候三成的地步,那么佛尊的实力,恐怕就能达到一个惊天动地,甚至是史无前例的地步。

    天舍利虽然已经竭尽干涸的状态,却是在龙气的滋养下,居然还能奇迹的勉强的维持下去不消散,这几年还在缓缓的恢复,虽然这样勉强运行的威能不及全盛时期的万一,但是好歹龙气也是有着类似的特质。

    偏偏刚才水娥又顺带将自己获得的大量愿力传输了过来,天舍利在感应到了愿力的存在以后,便是主动的进行了汲取,结果三者结合起来,居然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在外面布设下来了强横无比的胎藏大曼荼罗结界。

    非但如此,天舍利竟然还多出来了一些余力,可以源源不断的支援林封谨的魂魄,虽然这支援来的力量绝对不会太多,也顶多只够林封谨发出那么一两招,却已经是可以让林封谨多出来了一种攻击手段了。

    烛九阴抓过来的巨掌一被林封谨点中了以后,立即竟是发出了仿佛是瓷器破裂的声音,紧接着他就发出了一声闷哼,火速的将手收了回去,看样子仿佛是这一掌直接按在了烧红的烙铁或者说是烟头上似的。

    紧接着就见到,烛九阴的巨掌被林封谨这一指点中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圆洞,周围还出现了好几条清晰无比的裂纹朝着四面八方蔓延,看起来仿佛烛九阴的手掌是瓷器或者玻璃的材质似的。

    同时还能见到这巨掌上正是黑气蔓延,想要修复伤口。不过其伤口处居然不停有那点点清冷的光芒闪耀着,华丽秀美若点点的璎珞,阻止着对伤口的修复,这就是林封谨承袭自地藏的特殊能力:大愿璎珞。

    因为地藏的修炼神通方式与其余的人不同。会在最黑暗,最污秽的地方坦然敞开自己的身心,锻炼自己的佛心,净化,救赎。更是发下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没有强大无比的意志和本心,又怎么敢采取这样的修炼方式,这样的惊人大愿,所以自然会衍生出来一些十分强大的神通能力!

    而这是魂体之间的战斗,与肉身之间的战斗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魂体受到的伤害会快速的自行修复,因为魂体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团具有可塑性的能量,与橡皮泥有着类似的特质。哪怕是断手断脚,甚至断头刺心这样的重伤,然而只要魂魄内部的能量足够,也是可以迅速的修复出来。

    不过,像是烛九阴此时的这状况,就意味着要源源不断的释放自身的灵魂能量来中和,修复地藏的黑暗璎珞之力,他的巨掌上不断的冒出白气,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将手掌上的伤口修复完毕。然而整个庞大的身躯已经变矮了一厘米左右,可见其消耗的灵魂能量也是绝对不小!

    这时候,林封谨更是继续踏前一步,看着烛九阴的眼睛认真的道: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所求的东西,根本就不在你现在所走的这条路的尽头。”

    一听到了林封谨这么说,烛九阴就仿佛是受伤的野兽那样,发出了一声负创的痛苦号叫,嘴巴一张。便是吐出了一个紫黑色的光球对准了林封谨轰了过来,这光球看起来很是普通,然而仔细看去的话,就会发觉仿佛像是一个半透明的卵一样,里面赫然有一条似蛟似蛇的怪物蜿蜒盘旋扭曲在了里面,十分凶恶狰狞。

    烛九阴以擅长时间方面的神通而闻名遐迩,然而,这方面是他个人的天分,也只能用天分才能解释得通。否则的话,古往今来英才荟萃,比烛九阴惊才艳艳得多的大能强者若恒河沙数,为什么就只有他能全面掌握了时间之力,别人只能接触到一些皮毛?

    正因为他有如此强大的天分,所以说,其实烛九阴并不需要在锻炼时间方面的神通上耗费太大的精力,所以,他实际上有相当充分的精力和资源来做些别的事情,比如在不停的壮大自身的魂魄方面,又比如,在修炼其余的神通方面。

    就像是烛九阴此时打出来的这个光球,也是曾令整个妖界都是闻风丧胆,所向披靡的强大神通:天蛇噬日法!!

    这一招根本就不能硬接,一旦硬接的话,强大的天蛇就会破卵而出,吞噬掉对方用来抵抗的神通之力迅速成长,然后根据对手的神通之力的性质进化,对方若是用火系神通来对抗,那么就进化成双翼焰蛇,焚烧天地,对方若用水系神通来对抗的话,那么就会进化成双头黑蟒,冰封千里

    可是若不接的话,时间拖得越久,天蛇越就会吸收周围游离的能量自然进化!最后化成的,就是烛九阴的分身!想想看吧,和烛九阴一个人打都够郁闷了,何况还要与他的分身对抗?

    所以说,这一招最无赖的地方,就是你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除非你能在天蛇化形之前杀了烛九阴。

    就像是林封谨一来就掀底牌,将佛尊的天舍利威能用了一样,烛九阴也是没有保留,一来就出了大招。

    不过,面对这天蛇噬日法,林封谨却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即就是一指点出,指尖上面赫然出现了一朵栩栩如生的白莲花,挡在了光球的前方。

    这就是地藏的独门神通:大愿莲花!

    虽然在一瞬间,这朵白莲花便是被轰得花瓣凋零飘飞,然后就被破卵而出的天蛇吞了下去,但是,吞下了林封谨打出来的大愿莲花之后,这条天蛇顿时就显得有些萎靡了,虽然进化的幅度十分明显,可是在空中飞得也是歪歪扭扭的,简直就像是条鳝鱼似的

    烛九阴一见到这模样,他的对战经验何等丰富,立即就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原来天蛇噬日大法最强大的地方,就是能吞噬同化对方的神通之力而成长,可是最强处往往就是最弱处,林封谨就针对这一点,故意打出来了地藏超度众生用的大愿莲花。

    这大愿莲花是用来度化最黑暗,最污秽的众生用的,天蛇虽然凶狠,吸收了大愿莲花以后虽然成长了,可是其内蕴的杀力,凶志都是完全被超度消磨了,自然对林封谨产生不了任何的威胁,因此,林封谨应对他的这一招可以说是巧妙到了极处,端的可以称为釜底抽薪!

    乘着这个机会,林封谨身形一晃,已经是到了烛九阴的身后,继续一字一句的道:

    “你现在走的这条路,根本就是死路,是绝路,你继续走下去的话,你自己都知道,等待着你的结局,便是在寒冷孤单的月面背后一点一点的风化,最后烟消云散!彻底的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烛九阴知道林封谨此时说话乃是他的攻心之术,最好就不要听,然而林封谨所说的这些话,竟仿佛像是毒蛇那样,蜿蜒扭曲着光滑的身体,生生的钻入到了他的耳朵里面,吞噬啃咬着他的内心,不停的消磨着他的斗志!

    他很想要开口反驳,但是这反驳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烛九阴却不知道,地藏(分裂出来的记忆,褐巾灰衣人)在这三千年当中,已经无数次的推敲过双方见面之后的情况!他可能说的每一句话,应对的每一个方式,地藏也都已经了然于胸,包括此时林封谨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严格的审核推敲了足足三千年啊!!(~^~)

第1364章鲲鹏之尸    纯阳子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块大陆竟然是由传说中的神兽鲲鹏的尸体所化。

    “这,这,这真的是鲲鹏的尸体所化吗?”纯阳子回过神来之后,都不由问道。这话脱口而出,当他回过神来,这才觉得自己这话是多余的。

    “鲲鹏呀”李七夜望着眼前的大陆,说道:“再强大,再无敌,终是承受不了时光的荏苒。当这块大陆的神性依然还在之时,这大陆浮现骨海之时,是散发出种各奇光。在这奇光之中,有着让仙帝都想参悟的大道玄奥,鲲鹏的天赋呀,这是何等的绝世无双,何等的蔚为壮观,可称是奇迹。”

    “鲲鹏的天赋是什么呢?”听到李七夜如此的感叹,柳如烟不由问道。

    在此之前,他们都听过李七夜谈起神兽仙禽的天赋,如凤凰的天赋涅槃重生。

    “鲲鹏的天赋呀。”李七夜看着眼前的大陆,过了好一会儿,说道:“它的天赋大道如初!正是因为这样的天赋,这里才有着种种的异象,就是仙帝都愿意来此悟道!曾来过这里的仙帝,都有着丰厚的收获。”

    “现在还能在此悟道吗?”纯阳子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仙帝都想来悟道的地方,这样的宝地,比任何宝物,比任何功法,都要珍贵上无数倍,至少对于纯阳子他们这样天资卓越的天才来说是如此。

    “现在不一样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看到这块大陆还有异象吗?时间过得太快了,很多东西都消逝了。鲲鹏的神性,只怕也是遗留不多,所以,现在已经再也看不到奇光异象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在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鲲鹏的尸体竟然能化作一块大陆,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换作其他的生灵。早就已经化作白骨了。”

    李七夜的话再一次让纯阳子他们再一次体会到鲲鹏的强大,试想一下,在这骨海之中,他们所见到的。都是骸骨,似乎不论多么强大的生灵,在这里惨死之后,最终都是身死道消,化作了枯骨。

    然而。鲲鹏在这里竟然能化作一块大陆,这已经是很恐怖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九界之中还是有神兽仙禽呀。”卓剑诗不由感慨一声说道。

    “不。”李七夜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时代,在那个遥远无比的时代,并非是我们现在这样的九界。虽然在那样的时代,很了不起,不过,鲲鹏这样的生灵,会出现在这里,那也是一种意外。在遥远的时代。很多事情说不清楚,但是,在我们的九界,是无法诞生、也是无法承载像鲲鹏这样的生灵!”

    “鲲鹏如此强大的生灵,为什么会惨死在这里呢?”柳如烟不由问道:“这头鲲鹏只怕比仙帝是只强不弱吧。”

    “弱强之事,很难定论。”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仙帝惨死在这里会化作白骨,这也不一定意味着比鲲鹏弱。鲲鹏它作为神兽,本身就是与众不同,更何况,仙帝之间。也是有着差距。”

    李七夜的话让纯阳子他们沉默起来,就像宴世仙帝所说过的那样,仙帝九品。

    虽然说,以他们现在的境界和实力是无法理解仙帝的道行。但是,从宴世仙帝这句话可以看得出来,只怕万世以来,仙帝的确是有强弱之分。

    “你们无垢仙帝曾在此创下了追风击。”在柳如烟他们沉默的时候,李七夜看了着她们师姐妹,说道:“无垢仙帝创下了追风击之后。把追风击的无上玄妙刻在了一块白骨之上。

    李七夜这话让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两人芳心一震,在这一刻,她们联想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这是一块鲲鹏之骨!”柳如烟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正是鲲鹏之骨。无垢仙帝把它刻于这块鲲鹏之骨上,乃是用意深刻,因为想参悟追风击,想把它与仙体完美融合起来,最好是能感受这一块白骨中所蕴藏的力量,因为你们追风击就是以鲲鹏化作大鹏之时的图腾所创,当能了悟这里面力量的玄妙之时,这才能真正的修练好追风击……”

    “……如果不能领悟这里面的力量,就算你是强行修练出了追风击,这只怕威力也大减,这与仙体融合之时,施出此术,只怕会对仙体产生创伤……”说到这里,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们无垢三宗只怕有先祖是无法参悟到这里面真正的玄机,又得知一些秘闻,所以只怕才会把这块白骨带到这里来,希望借这大陆的力量助他参悟,只可惜,没想到,却有去无回。”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这对于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这至少“追风击”有了下落,不再像以前那样像无头苍蝇那样到处乱撞。

    “李兄,这片大陆真的没有奇光异象了吗?”纯阳子他更关心这个问题,事实上,纯阳子对于宝物仙珍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他们古纯四脉拥有了足够多的宝物仙珍。

    对于纯阳子本身而言,更加想借这个地方悟道,毕竟,这个地方连仙帝都来此悟道,能在这样的地方悟道,有可能是让他终身受益匪浅。

    “或者有,或者没有。”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时间过得太久了,这片大陆的神性只怕是所剩不多,如果运气好,或者还能遇到那么奇光异象。”

    “那我们找一找这样的地方。”纯阳子立即燃起了希望,说道。

    登上这块大陆的修士无数,有很多修士是放弃骨舟登上这块大陆的,也有修士依然是坐着骨舟,随着骨舟飘泊到这块大陆来。

    登上这块大陆的许多人,都在寻找着宝物,因为这块大陆突然冒现在骨海,许多人都相信这块大陆藏有宝物,甚至有可能这个地方藏有传说中的长生之物。

    所以,一时之间,这块大陆是热闹非凡,甚至有不少修士是挖地三寸,想寻找一下地下有没有藏有宝物。

    不过,让很多修士失望了,他们在这里都没有挖到什么宝物,似乎这样的一块大陆除了泥土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甚至连一株绿树小草都没有。

    就在很多修士失望之时,在搜索这块陆地的修士终于有了发现,有人在这块大陆之中发现了有奇光喷涌的地方。

    而且,在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发现了两个奇光喷涌的地方,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很多修士立即赶了过去。

    当看到这两个奇光喷涌的地方之时,很多修士都纷纷认为这两个地方的地下藏有绝世宝物,甚至有可能藏有长生之物。

    不过,大家高兴没多久,这两个奇光喷涌的地方,其中有一个立即被人占据了,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这个被占据的奇光喷涌的地方乃是在于一座半山腰上,在这半山腰上,当奇光喷涌之时,蔚为壮观,此时宛如可以通往仙境一样,奇光化作了一条条长带,萦绕着整座山峰。

    当奇光喷涌出来之时,一颗颗的光粒子落地之后,竟然化作了古老玄奥的道符,每一个道符就像是花草一样,竟然会在地上生长,然后开花,最后凋零,整个过程十分短暂,似乎这是在演化着一条条的无上大道奥妙一样。

    很多人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都不由怦然心动,有见识广的老一辈大贤立即意识到什么,失声地说道:“这不是寻找宝物仙珍的地方,这是悟道参玄的地方。”

    当很多人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这个地方立即被人占据,任何人都不得分享。

    占据这个地方的人正是梦镇天,梦镇天的马车缓缓驶上了这座山峰。当梦镇天的马车到来之后,他的军团战将立即驱赶在此的所有修士。

    本来这块大陆是无主之物,这样一个悟道参玄的宝地更是应该人人有份,然而,梦镇天一到来,就下令驱赶所有修士,独占这个宝地,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满。

    但是,不满归不满,没有任何人敢忤逆梦镇天之意,没有任何人敢与梦镇天作对,虽然被梦镇天的军团赶下来了,在场的修士都敢怒不敢言。

    梦镇天的军团把整座山峰包围起来,让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梦镇天的军团如此霸道的做法,让很多修士不慢,有修士忍不住嘀咕地说道:“横什么横,这又不是你家的,人人有份,凭什么就把我们赶下来……”

    这个修士还没有嘀咕完,就立即被他长辈捂住了嘴巴,低声斥喝道:“你不想活了!这可是未来的仙帝,与他为敌,就是自寻死路,就算你想死,也别拖累宗门!”

    就如这位长辈一样,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在当世,梦镇天必将是所向披靡,他出世争夺天命,必将是锐不可挡,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识相的人,就乖乖给他让道,否则,有朝一日,必招来灭顶之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