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纯阳子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块大陆竟然是由传说中的神兽鲲鹏的尸体所化。

    “这,这,这真的是鲲鹏的尸体所化吗?”纯阳子回过神来之后,都不由问道。这话脱口而出,当他回过神来,这才觉得自己这话是多余的。

    “鲲鹏呀”李七夜望着眼前的大陆,说道:“再强大,再无敌,终是承受不了时光的荏苒。当这块大陆的神性依然还在之时,这大陆浮现骨海之时,是散发出种各奇光。在这奇光之中,有着让仙帝都想参悟的大道玄奥,鲲鹏的天赋呀,这是何等的绝世无双,何等的蔚为壮观,可称是奇迹。”

    “鲲鹏的天赋是什么呢?”听到李七夜如此的感叹,柳如烟不由问道。

    在此之前,他们都听过李七夜谈起神兽仙禽的天赋,如凤凰的天赋涅槃重生。

    “鲲鹏的天赋呀。”李七夜看着眼前的大陆,过了好一会儿,说道:“它的天赋大道如初!正是因为这样的天赋,这里才有着种种的异象,就是仙帝都愿意来此悟道!曾来过这里的仙帝,都有着丰厚的收获。”

    “现在还能在此悟道吗?”纯阳子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仙帝都想来悟道的地方,这样的宝地,比任何宝物,比任何功法,都要珍贵上无数倍,至少对于纯阳子他们这样天资卓越的天才来说是如此。

    “现在不一样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看到这块大陆还有异象吗?时间过得太快了,很多东西都消逝了。鲲鹏的神性,只怕也是遗留不多,所以,现在已经再也看不到奇光异象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在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鲲鹏的尸体竟然能化作一块大陆,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换作其他的生灵。早就已经化作白骨了。”

    李七夜的话再一次让纯阳子他们再一次体会到鲲鹏的强大,试想一下,在这骨海之中,他们所见到的。都是骸骨,似乎不论多么强大的生灵,在这里惨死之后,最终都是身死道消,化作了枯骨。

    然而。鲲鹏在这里竟然能化作一块大陆,这已经是很恐怖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九界之中还是有神兽仙禽呀。”卓剑诗不由感慨一声说道。

    “不。”李七夜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属于我们的时代,在那个遥远无比的时代,并非是我们现在这样的九界。虽然在那样的时代,很了不起,不过,鲲鹏这样的生灵,会出现在这里,那也是一种意外。在遥远的时代。很多事情说不清楚,但是,在我们的九界,是无法诞生、也是无法承载像鲲鹏这样的生灵!”

    “鲲鹏如此强大的生灵,为什么会惨死在这里呢?”柳如烟不由问道:“这头鲲鹏只怕比仙帝是只强不弱吧。”

    “弱强之事,很难定论。”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仙帝惨死在这里会化作白骨,这也不一定意味着比鲲鹏弱。鲲鹏它作为神兽,本身就是与众不同,更何况,仙帝之间。也是有着差距。”

    李七夜的话让纯阳子他们沉默起来,就像宴世仙帝所说过的那样,仙帝九品。

    虽然说,以他们现在的境界和实力是无法理解仙帝的道行。但是,从宴世仙帝这句话可以看得出来,只怕万世以来,仙帝的确是有强弱之分。

    “你们无垢仙帝曾在此创下了追风击。”在柳如烟他们沉默的时候,李七夜看了着她们师姐妹,说道:“无垢仙帝创下了追风击之后。把追风击的无上玄妙刻在了一块白骨之上。

    李七夜这话让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两人芳心一震,在这一刻,她们联想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这是一块鲲鹏之骨!”柳如烟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正是鲲鹏之骨。无垢仙帝把它刻于这块鲲鹏之骨上,乃是用意深刻,因为想参悟追风击,想把它与仙体完美融合起来,最好是能感受这一块白骨中所蕴藏的力量,因为你们追风击就是以鲲鹏化作大鹏之时的图腾所创,当能了悟这里面力量的玄妙之时,这才能真正的修练好追风击……”

    “……如果不能领悟这里面的力量,就算你是强行修练出了追风击,这只怕威力也大减,这与仙体融合之时,施出此术,只怕会对仙体产生创伤……”说到这里,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们无垢三宗只怕有先祖是无法参悟到这里面真正的玄机,又得知一些秘闻,所以只怕才会把这块白骨带到这里来,希望借这大陆的力量助他参悟,只可惜,没想到,却有去无回。”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这对于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这至少“追风击”有了下落,不再像以前那样像无头苍蝇那样到处乱撞。

    “李兄,这片大陆真的没有奇光异象了吗?”纯阳子他更关心这个问题,事实上,纯阳子对于宝物仙珍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他们古纯四脉拥有了足够多的宝物仙珍。

    对于纯阳子本身而言,更加想借这个地方悟道,毕竟,这个地方连仙帝都来此悟道,能在这样的地方悟道,有可能是让他终身受益匪浅。

    “或者有,或者没有。”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时间过得太久了,这片大陆的神性只怕是所剩不多,如果运气好,或者还能遇到那么奇光异象。”

    “那我们找一找这样的地方。”纯阳子立即燃起了希望,说道。

    登上这块大陆的修士无数,有很多修士是放弃骨舟登上这块大陆的,也有修士依然是坐着骨舟,随着骨舟飘泊到这块大陆来。

    登上这块大陆的许多人,都在寻找着宝物,因为这块大陆突然冒现在骨海,许多人都相信这块大陆藏有宝物,甚至有可能这个地方藏有传说中的长生之物。

    所以,一时之间,这块大陆是热闹非凡,甚至有不少修士是挖地三寸,想寻找一下地下有没有藏有宝物。

    不过,让很多修士失望了,他们在这里都没有挖到什么宝物,似乎这样的一块大陆除了泥土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甚至连一株绿树小草都没有。

    就在很多修士失望之时,在搜索这块陆地的修士终于有了发现,有人在这块大陆之中发现了有奇光喷涌的地方。

    而且,在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发现了两个奇光喷涌的地方,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很多修士立即赶了过去。

    当看到这两个奇光喷涌的地方之时,很多修士都纷纷认为这两个地方的地下藏有绝世宝物,甚至有可能藏有长生之物。

    不过,大家高兴没多久,这两个奇光喷涌的地方,其中有一个立即被人占据了,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这个被占据的奇光喷涌的地方乃是在于一座半山腰上,在这半山腰上,当奇光喷涌之时,蔚为壮观,此时宛如可以通往仙境一样,奇光化作了一条条长带,萦绕着整座山峰。

    当奇光喷涌出来之时,一颗颗的光粒子落地之后,竟然化作了古老玄奥的道符,每一个道符就像是花草一样,竟然会在地上生长,然后开花,最后凋零,整个过程十分短暂,似乎这是在演化着一条条的无上大道奥妙一样。

    很多人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都不由怦然心动,有见识广的老一辈大贤立即意识到什么,失声地说道:“这不是寻找宝物仙珍的地方,这是悟道参玄的地方。”

    当很多人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这个地方立即被人占据,任何人都不得分享。

    占据这个地方的人正是梦镇天,梦镇天的马车缓缓驶上了这座山峰。当梦镇天的马车到来之后,他的军团战将立即驱赶在此的所有修士。

    本来这块大陆是无主之物,这样一个悟道参玄的宝地更是应该人人有份,然而,梦镇天一到来,就下令驱赶所有修士,独占这个宝地,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满。

    但是,不满归不满,没有任何人敢忤逆梦镇天之意,没有任何人敢与梦镇天作对,虽然被梦镇天的军团赶下来了,在场的修士都敢怒不敢言。

    梦镇天的军团把整座山峰包围起来,让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梦镇天的军团如此霸道的做法,让很多修士不慢,有修士忍不住嘀咕地说道:“横什么横,这又不是你家的,人人有份,凭什么就把我们赶下来……”

    这个修士还没有嘀咕完,就立即被他长辈捂住了嘴巴,低声斥喝道:“你不想活了!这可是未来的仙帝,与他为敌,就是自寻死路,就算你想死,也别拖累宗门!”

    就如这位长辈一样,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在当世,梦镇天必将是所向披靡,他出世争夺天命,必将是锐不可挡,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识相的人,就乖乖给他让道,否则,有朝一日,必招来灭顶之灾。(~^~)

第七十五章 三十九个人格    若说对时间之力的理解,烛九阴可以说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没有人可以超越他。

    然而正是因为对时间之力了解得越深,所以此时烛九阴的恐惧才越是强烈。

    烛九阴有这样的自信:那便是哪怕是天底下最强大的神通阵法,也决计没有办法能禁锢控制得了自己——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东西经得起时间之力的冲刷,然而此时问题就来了,因为时间之力的本质,那就是精确,冷漠,无可抵挡。

    然而时间之力的弱点,却是缺少爆发力!

    你几时见过时间骤然爆发,一下子就快进也似的跳过几百年的?

    不要说是几百年,就是几年,几个小时,几分钟都没有!!

    时间的常态,就是机械,刻板,徐徐的前行流动。

    烛九阴对付实力可以碾压的敌人,当然是可以直接一下子爆发出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这改变不了时间之力的特质,也就是说,在遇到了同级别的敌人之时,烛九阴的战斗风格,一定是以消耗战,持久战为主的。

    就像是太极拳里面也是有瞬间发力的爆发技巧,只是在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肯定就少不了要守住“四两拨千斤”的拳法宗旨来打了。

    因此,一被拖入到了胎藏大曼荼罗结界当中之后,烛九阴就判断了出来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这结界虽然强大,却也困不住自己,但是第二件事情便是,自己要破开这个强大无比的结界,至少也是要两个时辰。

    至少!!

    两个时辰!!

    这两个时辰会发生什么事情?烛九阴想一想都觉得有些恐惧了,这种完全失控的感觉,他有几千年没有出现过了?而且他更是感觉到,困住自己的这神通,竟仿佛是三千年前就失传了的佛门神通,还好像是地藏施展出来的。

    该死的,地藏不是在三千年前,就死在了地底,尸骨成灰了吗?

    就在这时候,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知秘藏这十四个字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似的,重新散成了点点星光,烛九阴心中顿时一喜,这是后力不济,直接导致神通失败了吗?

    然而那重新散去的点点星光,却并没有消失湮灭,而是一下子就对准了这具肉身飘飞了过来,点点星光,璀璨美丽,竟然一接触到了林封谨的皮肤之后,便是融入到了他身体当中,重新迅速聚集了起来。

    烛九阴此时乃是掌控了林封谨的肉体,立即就瞪大了眼睛,脑海里面掠过了三个字:

    “锁九窍!!”

    九窍一锁,便是彻底断绝了肉身与外界交流的途径,同时,九窍一锁,人体便是会进入到了胎息状态,浑身上下的气息自成周天的运行,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小世界,这种自成小周天对于终南山一脉的炼气士来说,也是一个相当大的境界,表示着从后天往先天境界埋进。

    然而,九窍一锁之后,对于烛九阴来说,他占据的这一具肉身,则是成为了一座不折不扣的肉身囚牢!

    同时,石奴和水娥的虚像也是徐徐浮现了出来,口中都同时在吟唱着什么,伴随着他们的吟唱,林封谨的肉身表面,也是被披上了一层半透明的光芒,这一层光芒就仿佛是一袭半透明的披风,严密的贴合在了他的身上,里面似乎还有许多细小而整齐的黑点,不时闪耀而过。

    而仔细看去的话,便能够发觉,那些细小而整齐的黑点,竟然是一页一页的梵文写成的经文!!!

    此时的烛九阴,忽然平静了下来,连呼吸也是变得轻柔而平缓,感觉就像是瞬间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与之前展现出来的暴躁,疯狂,焦躁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就仿佛是冰一样的冷静。

    甚至令人深刻的觉得:只有这个时候的烛九阴,才与他时之祖巫的身份一下子就贴合在了一起,就像是时间一样的冰冷,刻薄,机械,无情。

    也像是时间那样的无法阻挡!

    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看到了烛九阴此时镇定冷漠的模样,搞不好心中马上就要砰的一跳,认为烛九阴搞不好早就洞悉了一切的内情,之前只是做出来演戏的,此时正是将计就计的时候。

    不过,当年既然佛尊盯上了烛九阴这位时之祖巫,自然就要对他进行全方位的调查。

    而在三千年之前,以佛门的庞大力量来做这件事,本来就能掘地三尺,何况那时候十二祖巫也有不少尚未湮灭的秘闻轶事在人间界流传,所以要调查起烛九阴的老底,获得的消息也是相当之多的。

    这其中就提到过一个很关键的消息,那就好似烛九阴最大的秘密,便是实际上拥有多重的人格,并且这“多重”绝对不是说说而已的,乃是真正的多!在他活下来的漫长岁月当中,足足衍生出来了三十九个人格!!!

    这些人格当中,有的擅长观星,有的擅长占卜,有的擅长炼丹,有的擅长刑讯,有的擅长追击,有的擅长逃走,有的擅长杀人,有的擅长破阵

    而正是因为烛九阴有着如此惊人数量的多重人格,因此他的实力才会变得如此强大,因为敌人若是擅长布阵,那么烛九阴就马上能用擅长破阵的人格出马,将其完克,敌人擅长速度,那么烛九阴就让擅长追击的敌人出马,敌人擅长防御,那就当然是擅长逃走的人格出马,且战且退将其活生生的耗死

    倘若是烛九阴寡不敌众,落荒而逃,那么就是擅长观星的人格出马,看一看星象预兆的生路在什么方向。

    什么?下雨天没有星星,没关系,这不还有擅长占卜的人格替补吗?

    获得了喘息之机以后,擅长炼丹的人格便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调配伤药

    这样一来,要做烛九阴的敌人,真的是想一想也是令人崩溃,因为这简直就不是在一个人战斗,而是在被一群人围殴。

    当然,此时的烛九阴,已经只剩余下来了一缕残魂而已,而魂魄的强度则是和多重人格的数量息息相关,对于这时候几乎是在油尽灯枯边缘的烛九阴残魂来说,绝大多数的多重人格差不多都已经是枯萎殆尽,不过此时剩余下来的几个多重人格,也是大浪淘沙,最强横的几个了。

    不过,破船还有三分钉,之前降临的时候,支配林封谨的那个多重人格的特点,就是精密,对时之力量的操控细致入微。拿俗话来说,就是类似于特别能省,特别的能花小钱,办大事的那种,能尽可能的延长降临下来的时间。

    而此时这个多重人格忽然发现自己惨遭算计,陷入到了如此艰难的境况当中之后,此时他的特长,当然就派不上用场了,自然是要以保命为主,因此立即便将另外一个多重人格叫了出来,接管了林封谨的身体。

    这就是为什么烛九阴在瞬间的感觉就变得截然不同的原因,而此时掌控方森岩身体的这多重人格,便是擅长战斗,而且是在劣势之下的翻盘战斗,拥有这样强大特质的人格,当然肯定是必须要有极其强大的心理素质,非常冷静的特质,才能够在劣势的战斗当中寻找出对方的破绽进而成功翻盘。

    然而,烛九阴这一次,已经是落入到了这么一个整整绸缪了三千年的布局当中,他要面对的敌人,不是面前的石奴,水娥,也不是困住他的这胎藏大曼荼罗结界!而是自身的内部!

    烛九阴刚刚将这擅长翻盘战斗的人格调动出来,整个肉身剧烈一震,然后便是仿佛雕像一样的呆立于了原地!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便是因为祸起萧墙,便是因为烛九阴在刚刚那一瞬间,已经失去了对林封谨肉体的掌控权,而林封谨的肉身,则是已经彻底的演绎成了一处最为坚固的囚牢,对灵魂来说,根本就是铜墙铁壁!!

    ***

    此时在林封谨的识海当中,本来象征烛九阴神识的黑洞,已经是全面将识海占据,呼啸翻腾,卷涌吞吸,有席卷毁灭一切之势,被卷入黑洞深处的林封谨魂魄,早就已经仿佛是被彻底吞噬,不见踪影。

    林封谨的识海当中本来也是形成了一个自成天地的小世界,此时的这个成型不久小世界,也是被黑洞疯狂的剥离,毁灭,压榨出最后的潜力来,这时候造成的创伤还是可以恢复的,时间一长,便是会直接导致识海破裂了。

    这也是很正常的,凡是被妖星降临下来当成炉鼎的,全部都逃脱不了最后死亡的下场,十大祖巫为了延长自己在人间界逗留的时间,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何况妖命者这种炉鼎在他们的眼里面,根本用处就像是擦屁股的纸一样,用过就能扔掉的东西,有什么好值得珍惜的。

    不过在这时候,代表烛九阴神识的黑洞当中,忽然有着光芒一闪!

    这光芒闪耀过后,立即就出现了一点仿佛是星星也似的东西,那星光虽然熹微,却是可以给黑洞带来一线光明,照亮那深邃的黑,无情的暗!

    这星光一闪,便是代表菩提身囚这个计划开始正式被执行,起到最直接的效果,便是让林封谨的肉身,一下子彻底的脱离的烛九阴的全面控制。

    星星的光芒最初乃是很久才闪现一下,到了后来,闪耀的节奏则是越来越快,越来越明亮,当到了那星光明亮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竟然可以看到,烛九阴神识具现化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黑洞,而是一张恐怖无比的大嘴,圆形的大嘴里面有着一圈一圈的锋锐牙齿,在吞咽的时候,那锋锐牙齿就仿佛像是电锯那样的高速旋转了起来。

    而大嘴内部则是一条深邃到了看不到尽头的可怕喉咙,喉咙当中,也是有着大量的倒刺,鼓凸出来的肌肉,流淌的黄绿色酸液,不断蠕动的喉管,根本就看不到尽头的深邃贪婪黑暗,还有一股仿佛是尸体和木板都同时重度腐朽的难闻气息。

    而林封谨就仿佛是一个徒手攀岩的旅人一样,从下方一点一点的坚决朝着上面用力的攀爬了上了,他身上发出的点点星光也似的光芒,仿佛尘埃一样的不停落下,然后在空中散发,这些光芒与日光截然不同,晶莹,寒冷,剔透,仿佛是可以同化中和掉这世间的一切腐朽,污秽东西。

    地藏,本来就是一个行走在了黑暗当中的独行者。

    在所有的人都远离黑暗,死亡,污秽的时候,他选择的是张开双臂迎接它们,然后甘心被同化,接下来却是净化,救赎!哪怕是在自身最黑暗时候,也会保持着内心的一点纯真,一点无暇的纯净!

    这样独一无二的修行方式,便注定了地藏的与众不同。

    烛九阴虽然只是一缕残魂,并且还在月之暗面苟延残喘了不知道多少年,但哪怕只是这一缕残魂,对于人类的灵魂来说也可以说是压倒性的——想一想就知道,一个巅峰时候可以衍生容纳下足足三十九个不同人格的灵魂!!

    换成是人类的话,不要说是三十九个,就是三个,也直接变成疯子了。

    只是,林封谨此时的魂魄也绝非等闲,他首先用业魔王迦空的魔舍利将自己的魂魄狠狠的淬炼过,然后又依靠三生石对魂魄的修复能力,使自己魂魄不会遭受到永久性的创伤,这样一来的话,他魂魄的强度至少就在普通人的数十倍!

    接下来为了拯救自己的家人,林封谨又再次燃烧了自己的魂魄,这个过程严格的说起来,同样也是一种淬炼,只不过却是十分残酷的淬炼而已!大家在生火当中就知道,是树叶树枝容易先烧着被点燃,还是树干?当然是树叶树枝了,因此,这种燃烧实际上也是一种去芜存菁的过程。

    不过,这样燃烧的后果就会直接导致一件事,那便是对魂魄的伤害是不可逆的,哪怕是三生石这样的神物,也是无能为力,这就和普通的刀伤人体可以自行愈合,但是断手断脚的话,那就是永久性的残废是一个道理。

    偏偏这个时候,林封谨却是成功的觉醒前世,与地藏的部分魂魄记忆融为一体,他本来残缺的魂魄,顿时就被修复上,而其魂魄的坚韧程度经过了前两次的淬炼以后,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对于烛九阴此时的魂魄来说,它本意是觉得在识海当中吞入的林封谨魂魄就像是一颗黄豆,费力咬一咬就能吞掉吸收了,却万万没想到竟然已经演变成了一颗钢珠,狠狠一口咬下去的话,下场就是满嘴都要流血!

    尽管烛九阴的神魂具现化的大嘴疯狂的磨动,扭曲,咀嚼着,不停的用它拿得出来的所有手段来进攻,但是都没有用,各种手段,一接触到了林封谨魂魄周围的那点点光芒,便是被彻底的湮灭,同化了。

    而林封谨依然坚定无比的朝着上方爬行着,伸出手,抓住了攀援物,然后脚蹬,发力,迈进。

    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干脆和坚定,他动作都是如此的干脆和利落,令看到的人都会无由的生出一种感觉,那就是哪怕连死亡也根本没有阻挡住林封谨魂魄前进的这势头!

    而此时的烛九阴为什么不拿出来关于时间方面的神通来对付林封谨?便是因为涉及到了时间方面神通,无一例外,都是需要肉身与魂魄配合之后,才能爆发出来的强大威能,这也是很正常的,要是随随便便就能掌控时光之力,古往今来,如此多的大能圣贤怎么会都在这个领域当中难以寸进呢?

    可是,此时烛九阴的魂魄已经是失去了对林封谨肉身的掌控之力,换而言之,此时双方之间的战争,完全就是魂魄之间的战斗,这就是地藏设置菩提身囚这个布局占据到的第一个优势,也很可能是最大的优势!

    那就是将烛九阴最擅长,最强大的对敌手段给彻底废掉!

    这时候,当烛九阴的魂魄发觉,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消化,吞噬掉此时林封谨的魂魄的时候,他就很果断的做了一件事,那就是顺水推舟的将林封谨从黑暗之喉当中呕了出来。

    这样看起来仿佛是在认怂之类的,其实却是烛九阴能做出的最好选择:既然已经发觉做不到,为什么还要浪费力气?

    何况林封谨在被黑暗之喉吞噬消化的时候,他自身却也是处在了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上——成功进入到了烛九阴魂魄的内部。

    众所周知的人,内部的防御总是会比外部的防护要薄弱许多的。万一被林封谨弄了些什么幺蛾子出来,烛九阴在应付自己魂魄内部的敌人方面,经验几乎是等于零的,那还不如将战斗拖延到了自己熟悉的节奏当中来,正面在林封谨的识海里面展开一场决战!

    因此,烛九阴化身的黑暗之喉若潮水一般的消退而去,最后形成了一大团仿佛云层那样漂浮不定的漆黑东西,最后则是凝聚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魂魄是不会像肉身那样有着外表衰老的体现的,因此这时候烛九阴幻化成的人型,便是他最强大时期的本来面目,这看起来乃是一个方面大耳的魁梧大汉,身上缠绕着一条黑色的巨蛇,双手抱在了胸前,看起来居然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