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注:上一章的业力,实际上应该是愿力,特此更正。)

    “真温暖,真舒服啊”

    此时林封谨的感觉,就仿佛是整个人都被浸泡在了温泉当中一样,只希望就这么永生永世的呆下去。

    而他的神识,则是已经是显得残破不堪,甚至是格外的惊秫,具现化出来的情况只剩余下来了头部以上的部分,漂浮在了一片深邃无垠的黑暗当中。

    此时他的心中,却是充满着一种奇特的平和安宁,祥和无比,在这样仿佛完全没有了时间和空间感觉的地方,这一切看起来就成为了永恒的主题。

    我这是死了吗?还是活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封谨的心中忽的生出来了这么一个疑问出来。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见到了,从远处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徐徐的对准了自己走了过来。

    这个人的身上,有一股宁静,深邃的气质,博大悠远,淡然平静。

    他的身上,穿着一身十分普通的褐色衣服,头上有着黑色的头巾,依然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然而林封谨却是可以很清晰的知道,这个人并没有任何的敌意,并且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这个人林封谨见过,甚至更是动用了大量的人手和金钱寻找过,也是在午夜梦回之际好几次出现在了林封谨梦境当中,然而他就仿佛是一缕吹过了以后便是消弭无踪的风,在这世上竟是没有留下来任何的痕迹。

    可是,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林封谨没想到自己竟然与他再次见面!

    “你,你是谁?”

    林封谨此时忍不住便是询问出来了这个问题,这个黑巾褐衣人却是没有多说什么话,虽然看不清楚他的脸,却是可以感觉到了他在微笑,然后就很干脆的来到了林封谨的身边,就地与他并肩而坐。

    这个人一坐下了之后,林封谨的面前,忽然就闪耀出来了一幕画面,就仿佛是在放映电影似的,显示的赫然正是永山之上,得胜宫外的情形,被烛九阴占据了身体的林封谨,呆呆的站在了原地不动。

    紧接着画面一变,便是林封谨强行夺走了身体的控制权,重新拯救家人的那一幕,

    再次出现的时候,便是林封谨与木天放,贯施,柳更,薛铁等人激战的过程。

    这上面演绎出来的东西,赫然正是时光倒流,回顾林封谨的一生经历。

    “我果然是死了啊,听说人在死前,时间就会过得很慢,一生的经历就会在眼前重演”林封谨喃喃的道。

    时光荏苒,林封谨一生的经历,就仿佛是书页一般的迅速朝着前面翻了过去,当他看到了自己吃着赵家二哥的揪面皮,啃着又脆又甜的紫心萝卜的时候,嘴唇都嗫嚅了几下——那过去的时光,真的是不可追啊。

    少年的时光匆匆流去

    然后是童年,

    最后是婴儿生涯,

    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我这就要死了吗?”林封谨忍不住道。“现在的我应该是去中阴界了吧?”

    然而画面一变,便是来到了一个林封谨自己都想不到的场面当中。

    “白大褂,心电图仪,病床,床头柜上的鲜花,墙上的呼叫仪,正在滴下来的塑料输液管”

    “这,这是?”林封谨震惊的道。“我上一世死前的情形?”

    画面继续不断的跳动,切换到了林封谨成功拿到了博士学位的那一瞬间,心中的兴奋与喜悦是如此的开朗,

    接下来是他在校园里面与女友激吻的时候,那种前所未有的甜蜜与芬芳,充斥着整个心灵,

    接下来依次是大学,高中,初中,小学生涯,

    最后,便是出生,然后一切又归于黑暗。

    接下来是什么呢?我自己的记忆,应该就是到此而嘎然为止了吧总不可能让我继续再看上上一世的经历?

    正在林封谨猜测会不会继续让自己看下去的时候,坐在了他身边的那个褐衣黑巾人忽然轻声的微笑道:

    “你还想继续看下去吗?”

    林封谨听到了这个问题以后,却是忽然抬起头来,认真的道:

    “你到底是谁?我都是快要死了的人了,难道你就不能在死前满足我这个愿望?我一直就觉得,我看到你很是有些亲切,似乎就在我的身边,可是,我找遍了身边,也没有一个能与你对号入座的人存在!”

    那个神秘人并不抬头,似乎在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隔了一会儿才道:

    “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吗?你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吗?”

    林封谨哈哈一笑,十分洒脱的道:

    “我此时的情况,估计很快就要魂飞魄散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他的心中本来还又另外模拟了出来一套说辞,但是,林封谨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褐衣黑巾人居然很干脆的取下了自己的头巾,动作缓慢,坚决。

    然后,很认真的看向了林封谨,顿时,笼罩在了他脸上,身上那一层似乎神秘的面纱就被一下子扫清了,他的容颜,一下子就暴露在了林封谨的面前!!

    顿时,林封谨便是目瞪口呆,喉咙里面发出了“格格”的声音,隔了半晌才艰难的道:

    “你,你”

    呈现在了林封谨面前的,赫然是一张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这张脸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林封谨天天都会看到,可是,他从未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除了镜子,水面之外的地方看到它!!

    是的,这名神秘无比的褐衣黑巾人的脸,和林封谨一模一样。

    两人对视了良久,褐衣黑巾人又缓慢的道:

    “你现在难道还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我很是有些亲切的缘故吗?”

    有的东西,就完全是隔着一层窗户纸,捅破了的话,那就是豁然开朗,林封谨听到了他的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是的,你的声音你的声音也和我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说起人的声音了,一个人从出生起,就听着自己的声音长大,按理说每个人对自己的声音是最熟悉的,能轻易的分辨出来,其实并不然。

    因为平时你说话的时候,发出来落到了别人的耳朵当中的声音,实际上是要经过空气的传播,还要进入对方的耳道,最后鼓膜震动,反馈到对方的脑海里面。这样说起来的话,从你声带传出的话语是100%的原声,那么传递到了别人耳中,至少就有15%的失真度,距离越远,失真度就相应的越高。

    而你自己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乃是直接从脖子处的声带发出来,距离听觉器官只有几厘米的位置差,并且还是从空气,从下颌处全方位的传递,从你声带传出的话语是100%的原声,那么自己听到的,至少也是95%的原声。

    所以,这就会产生一个很奇特的现象,那就是九成的人都没有办法精确的判断辨识出来自己的声音,在第一次唱KTV的时候,在第一次使用微信,QQ语声通话的时候,心里面会产生“啊?这不是我的声音吧?”的错觉。

    这就是林封谨为什么之前明明听到过这神秘人说话,却只是觉得他的说话声很熟悉,却没有朝着自己的身上套的原因,此时再次相见,并且有了容貌一模一样的雷同感觉,林封谨也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时候,这神秘人忽然又道:

    “敢问施主从何处来?‘

    这句话,恰好是林封谨与这褐衣黑巾人第一次见面的对白。

    一问一答的是同样两个人,

    环境也同样仿佛现在这样,周围都是安静空寂,渺无旁人,只是,有道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或许问话的那个人心境依然古井不波,但答话的人,却已经轮回了生死,又被先后两世的记忆洗礼过,已经可以说是截然不同。

    这时候,林封谨却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从轮回中来。”

    褐衣黑巾的这人看了林封谨一眼,又道:

    “你是谁?”

    林封谨抬起头来,很是认真的看着对面的这个人,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连声音也是惟妙惟肖的人,竟然有一种照镜子的感觉,他便道:”我是我,那么你呢?你是谁?”

    褐衣黑巾人深深的看了林封谨一眼,却不说话,对准了前方一指,便见到了那黑暗当中,赫然又出现了画面,这画面上,尽是金碧辉煌,巍峨寺庙,说不出的庄严礼敬,说不出的肃穆恢弘,浩大无比,漫山遍野都是灵气蔓延。

    林封谨甚至在这画面上看到了腾蛇泽龙舆被毁掉之前的方壶山!

    虽然只是出现了两三秒而已,但方壶山的仿佛若沙漏状的造型格外独特,可以说是令人印象深刻,辨识度极高,甚至在这画面上的方壶山,比林封谨见到的更是要瑰丽何止百倍?

    在其山的西面,甚至有一处镜面也似的断崖,断崖高达七八百丈,上面赫然书写着“一片冰心在玉壶”这七个烫金大字,每个大字都至少是五六十丈的长宽,端的是气象万千,在山中云雾飘渺,若隐若现,更显宏伟气势。至于在云雾当中穿梭的,还有身染佛光的蛟龙,便是俗称的八部天龙,不停的巡逻飞翔。

    可是,哪怕是以腾蛇泽龙舆当中这方壶山的盛景,也是在这画面当中占据两三秒而已,可见其余的地方应该是何等的雄浑瑰丽,令林封谨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一片苍茫的云海之间,朝霞流转,日出东方,云蒸雾慰,群山仿佛是被彻底淹没,只露出了一点小尖。

    然而唯有一座山峰,挺拔而出,在群山之巅,竟是有一尊浑身金光闪耀的大日如来巨像,仿佛是矗立在了天地之间似的,从那个角度看去,初升的朝阳竟是被他捧在了手心,光芒万丈!!

    看了的人心中只会生出一个念头,那就是八个字!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不过,接下来就出现了滔天的战火,一座座华美的宫阙被焚烧,一位一位的大能陨落,神通互斗的声响能传递出千里开外,法宝神器破碎的光芒甚至染红了天边,这举手投足的威力,令人端的是瞠目结舌,很显然,那时候天地之间的灵气,并没有稀薄到现在这种程度,因此修炼者的能力,都是现在的人远远不能及的。

    这一场大战,可以说是打得惊天动地,甚至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最后林封谨看到,那一尊庞大的大日如来巨像,也是轰然倾倒,在烈火尘埃当中被覆盖。处处的灵山盛景,也是纷纷凋零,只有方壶山似乎还能巍然挺立,幸免了下来。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林封谨的脑海当中立即就闪现出来了一个念头:

    是的,那就是灭佛一战!

    这一件被湮灭在了历史尘埃当中的秘闻,此时却是如此真切的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甚至林封谨隐隐约约,都有身临其境的一种感觉。

    根据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说法,灭佛一战说到底,就是随着人间界的灵气的衰竭,产生了对资源的争夺,一场混战之后,就算是胜者,也是落了个惨胜的下场。因此中原神灵不兴,完全不像是东海诸国,神权甚至比君权还要重。

    这时候,画面再次一闪,赫然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看起来紫面长发,身材魁梧,气势慑人,他一出手之后,林封谨顿时就感觉到了难以形容的压力直逼了过来,接下来更令林封谨惊叹的是,他居然是用空手去接对方释放出来的法宝!而那法宝气象万千,光芒璀璨,单看卖相,无论是吞蛇还是世界的尽头都是远远不及!

    这倒也罢了,关键是这法宝与这人的手掌一接触,竟是在瞬间变旧,破碎,最后化成了几块废铁,这样的情形,林封谨可以说是刚才才目睹过,那赫然就是烛九阴的独门秘术:时间冲刷!

    这是任何东西都经受不起的强横攻击,因为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在时间的冲刷下豁免!

第1359章追捕阴影    “终于来了。”此时李七夜盯着这个阴影,目光亮了起来,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卓剑诗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就算是无数的宝物摆在李七夜的面前,李七夜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视之为粪土。

    然而,现在这样的一个阴影竟然让李七夜如此的重视,宛如绝世无双的仙宝一样,这顿时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为之好奇,这样的一个阴影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这样的阴影究竟是有什么作用。

    “你们留在这里。”李七夜对柳如烟他们吩咐一声,此时他取出了一件宝物,扔入了海水之中。

    李七夜扔入海水之中的竟然一只不大不小的飞梭,这个飞梭通体晶莹,就像是用水晶打造的一样。

    此时,李七夜跳入了飞梭之中,听到“嗖”的一声,飞梭瞬间钻入了海水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纯阳子他们都不由为之傻眼了,大家都知道,在骨海,如果落入海水之中,那只怕是必死无疑,不管是什么宝物,都无法在骨海中浮起来,除非你是化作了一具白骨了。

    在骨海,不管你是活人也好,宝物也罢,一旦掉了进去,都是沉了下去,不会再浮起来,骨船除外。

    现在李七夜这件飞梭竟然像修士在海中行驶的海梭一样,竟然能在骨海中自由穿梭,这样的一件宝物,那是多么的了不起。

    如此这样的一件宝物,绝对是让任何人都为之垂涎三尺,拥有了这样的一件宝物,就意味着在骨海中来去自由,可以畅游骨海任何一个地方。

    纯阳子他们当然不知道,李七夜这艘飞梭,正是李七夜从白骨岛主那里借来的那艘小舟,这一艘小舟在骨海里就会一下子变得与众不同,它甚至是可以自由穿梭于骨海。

    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骨岛主把这艘小舟视如生命,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宝物能比这艘小舟更珍贵了。

    在这个时候,海水中本是慢悠悠游动的阴影突然飞速移动。似乎它是突然一下子逃窜一样,眨眼之间,海水中的阴影一下子消失在了天边。

    看着阴影消失在天边的海洋中,柳如烟他们都知道李七夜在追这个阴影。

    “这阴影是什么东西呢?”熊千臂看着天边的海面,都不由喃喃地说道。在遗宝海域的时候。李七夜连所有宝物都没放在心上,现在这样的一个阴影竟然让他如此的不顾一切,这样的阴影,究竟是什么呢。

    事实上,纯阳子他们也一样不知道这个阴影是什么东西,他们甚至是第一次听说有关于阴影的传说。

    “喂,纯阳岛主,你们古纯四脉可以说是号称是天灵界最古老的传承,难道你们古纯四脉就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柳如烟对于这个阴影实在是太好奇了,就问纯阳子说道。

    纯阳子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知道,也没有必要瞒着柳宗主,我们古纯四脉的确是没有关于这个阴影的任何记载。”

    “听说古纯仙帝来骨海,宴世仙帝更不用说了,有传言说,宴世仙帝是把骨海杀得天翻地覆,有记载说,宴世仙帝是一口气攻到了骨海深处。”卓剑诗也不由缓缓地说道:“难道古纯仙帝、宴世仙帝都不知道有关于骨海阴影的事?”

    这也不能怪柳如烟她们如此好奇,这样的一个阴影竟然让李七夜如此的失态。这说明这阴影是绝世无双!

    “至于我们祖师他们知不知道骨海的阴影,我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我们古纯四脉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记载。”纯阳子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如果说阴影或黑暗这样的事情。我倒知道一件事,据我们古纯四脉的记载,传言说,万古以来,有黑幕一直笼罩着九界。”

    “传说中的黑幕!”卓剑诗和柳如烟师姐妹两个人都目光跳动了一下,柳如烟说道:“你是想说幕后黑手是吧。”

    “对。就是黑手,不过,这应该和骨海阴影没有任何关系。”纯阳子摇了摇头说道。

    卓剑诗也不由说道:“这是没有关系,黑手是黑手,阴影是阴影。关于幕后黑手,我们无垢三宗也有过记载,不过,言语不详,只是寥寥几句而己,没有详谈!”

    “传说中的幕后黑手,听说也是亘古永存。”纯阳子不由感慨一声,然后也不愿意再多谈。

    “黑手,什么黑手?”听到柳如烟他们的谈话,熊千臂不由好奇地说道。比起柳如烟他们来,熊千臂当然不知道有关于幕后黑手的传说了。

    柳如烟他们不愿意多谈,闭嘴不说。虽然他们对传说中的幕后黑手知道得寥寥无几,但是,他们也听说过,关于幕后黑手是一个禁忌,就算是真正知道内幕的人都不愿意去多谈它。

    见柳如烟他们都闭嘴不谈,熊千臂才明白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他只好是尴尬地干笑起来。

    “这是一个禁忌,不能多说。”看到熊千臂尴尬的神态,纯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在海中,阴影以极快的速度逃离,它似乎不愿意与李七夜接触一样,当李七夜靠近的时候,以绝无伦比的速度逃窜而去。

    李七夜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它了,驾御着白骨岛主的飞梭紧咬在阴影的后面,紧追不放。

    在海中极速逃窜的阴影让人无法看清楚它的真正形态,让人只能看到的是,它只是一个阴影,至于阴影之中有什么东西,这里面的东西是怎么样的形状,完全让人无法看清楚。

    “逃吧,我看你能把我带到哪里。”李七夜盯着这个阴影,缓缓地说道。

    阴影不管是如何的极度,都无法摆脱李七夜的飞梭。要知道,骨岛主的这艘小舟可是一件绝世无双的宝物,在骨海中想摆脱它的追踪,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阴影在海中逃窜了很久之后,见摆脱不了飞梭,它突然跃身而起,好像是要跃出海面一样。

    飞梭紧追不放,也跟着跃身而起,当飞梭跃起之后,眼前没有骨海,没有浑浊的海水,没有处处可见的白骨。

    在这里,似乎是在星空之中,天上有着闪烁的光芒,在遥远处光斑斑,色彩斑澜,十分的壮观,十分的美丽,宛如是星云一样。

    这样的地方,没有人知道是在哪里,似乎这里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样的星空之下,飞梭依然是紧咬在阴影的后面,紧追着不放,一直追下去。

    在摆脱不了飞梭的情况下,阴影突然下坠,一下子冲入了这星空的最深处一般,飞梭也紧跟而去。

    冲入了这星空的最深处,一下子又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一样,在这里,炙热无比,放眼望去,这里一片贫瘠,似乎是处身于一片广袤的沙漠之中,在这样的广袤沙漠之中竟然有焰火喷涌。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在很多宛如沙陷一样的地方,竟然是喷出了焰火,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听到“轰”的一声响起,喷出了岩浆。这岩浆赤如金,也不知道是何物。

    李七夜不在乎是在什么地方,盯着飞速度窜的阴影,缓缓地说道:“这一次,不管你逃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像上次一样让你逃脱!”

    飞翔在这样的一个沙漠中,依然无法摆脱李七夜,阴影突然跃身而起,冲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李七夜驾着飞梭紧跟而去。

    这是一个海洋,但是,这里不是骨海,这里竟然是一片血海,放眼望去,茫茫一片,无垠无际,眼前是一片血红,处身于这样的一个血海之中,任何人都会心里面发毛,似乎这里就是炼狱一样。

    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这片血海一点都不平静,处处是风暴,血海中的血水竟然是掀起了亿万丈巨浪,让天空下起了血寸,可怕的风暴似乎要把这个世界摧毁一样。

    在血海的不少地方,轰鸣之声不止,在这些地方,可以看到巨大的血柱冲天而起,这样的地方就像是大喷井一样,喷出了轰鸣不止的血水,在这样的喷井中,似乎任何东西或生灵掉了进去,都会被撕得粉碎。

    在这样凶险的地方,阴影却是来去自由,极速穿梭飞翔,一点都不受影响。

    不过,白骨岛主的小舟也是来历惊天,在这样的血海中穿梭飞翔也一样是不受影响。

    所以,在李七夜的驾驶之下,紧咬着阴影不放,穷追到底。

    对于无法摆脱李七夜,阴影也是又惊又怒,换作是其他的生灵,它早就转身把对方撕得粉碎,让对方灰飞烟灭。

    但是,它曾经在李七夜手中吃过亏,不管李七夜是什么样的形态,是阴邪也好,是活人也罢,它都能感受出李七夜独一无二的气息!

    所以,现在李七夜紧追不放,它只有拼命地逃窜,它可不想再像上一次那样被李七夜坑了一把,虽然说上一次它是安全逃脱了,但是,却让它在很漫长的岁月里都是心有余悸。

    阴影跳脱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但是,不管它是逃到哪一个世界,都无法摆脱李七夜。

    看着拼命逃走的阴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传出神念,对阴影说道:“其实你用不着逃,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好好谈一谈,说不定我们可以联手合作。”

    但是,阴影根本就不听李七夜的话,以极速逃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