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终于来了。”此时李七夜盯着这个阴影,目光亮了起来,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神态卓剑诗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就算是无数的宝物摆在李七夜的面前,李七夜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视之为粪土。

    然而,现在这样的一个阴影竟然让李七夜如此的重视,宛如绝世无双的仙宝一样,这顿时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为之好奇,这样的一个阴影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这样的阴影究竟是有什么作用。

    “你们留在这里。”李七夜对柳如烟他们吩咐一声,此时他取出了一件宝物,扔入了海水之中。

    李七夜扔入海水之中的竟然一只不大不小的飞梭,这个飞梭通体晶莹,就像是用水晶打造的一样。

    此时,李七夜跳入了飞梭之中,听到“嗖”的一声,飞梭瞬间钻入了海水之中,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纯阳子他们都不由为之傻眼了,大家都知道,在骨海,如果落入海水之中,那只怕是必死无疑,不管是什么宝物,都无法在骨海中浮起来,除非你是化作了一具白骨了。

    在骨海,不管你是活人也好,宝物也罢,一旦掉了进去,都是沉了下去,不会再浮起来,骨船除外。

    现在李七夜这件飞梭竟然像修士在海中行驶的海梭一样,竟然能在骨海中自由穿梭,这样的一件宝物,那是多么的了不起。

    如此这样的一件宝物,绝对是让任何人都为之垂涎三尺,拥有了这样的一件宝物,就意味着在骨海中来去自由,可以畅游骨海任何一个地方。

    纯阳子他们当然不知道,李七夜这艘飞梭,正是李七夜从白骨岛主那里借来的那艘小舟,这一艘小舟在骨海里就会一下子变得与众不同,它甚至是可以自由穿梭于骨海。

    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骨岛主把这艘小舟视如生命,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宝物能比这艘小舟更珍贵了。

    在这个时候,海水中本是慢悠悠游动的阴影突然飞速移动。似乎它是突然一下子逃窜一样,眨眼之间,海水中的阴影一下子消失在了天边。

    看着阴影消失在天边的海洋中,柳如烟他们都知道李七夜在追这个阴影。

    “这阴影是什么东西呢?”熊千臂看着天边的海面,都不由喃喃地说道。在遗宝海域的时候。李七夜连所有宝物都没放在心上,现在这样的一个阴影竟然让他如此的不顾一切,这样的阴影,究竟是什么呢。

    事实上,纯阳子他们也一样不知道这个阴影是什么东西,他们甚至是第一次听说有关于阴影的传说。

    “喂,纯阳岛主,你们古纯四脉可以说是号称是天灵界最古老的传承,难道你们古纯四脉就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记载?”柳如烟对于这个阴影实在是太好奇了,就问纯阳子说道。

    纯阳子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知道,也没有必要瞒着柳宗主,我们古纯四脉的确是没有关于这个阴影的任何记载。”

    “听说古纯仙帝来骨海,宴世仙帝更不用说了,有传言说,宴世仙帝是把骨海杀得天翻地覆,有记载说,宴世仙帝是一口气攻到了骨海深处。”卓剑诗也不由缓缓地说道:“难道古纯仙帝、宴世仙帝都不知道有关于骨海阴影的事?”

    这也不能怪柳如烟她们如此好奇,这样的一个阴影竟然让李七夜如此的失态。这说明这阴影是绝世无双!

    “至于我们祖师他们知不知道骨海的阴影,我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我们古纯四脉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记载。”纯阳子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如果说阴影或黑暗这样的事情。我倒知道一件事,据我们古纯四脉的记载,传言说,万古以来,有黑幕一直笼罩着九界。”

    “传说中的黑幕!”卓剑诗和柳如烟师姐妹两个人都目光跳动了一下,柳如烟说道:“你是想说幕后黑手是吧。”

    “对。就是黑手,不过,这应该和骨海阴影没有任何关系。”纯阳子摇了摇头说道。

    卓剑诗也不由说道:“这是没有关系,黑手是黑手,阴影是阴影。关于幕后黑手,我们无垢三宗也有过记载,不过,言语不详,只是寥寥几句而己,没有详谈!”

    “传说中的幕后黑手,听说也是亘古永存。”纯阳子不由感慨一声,然后也不愿意再多谈。

    “黑手,什么黑手?”听到柳如烟他们的谈话,熊千臂不由好奇地说道。比起柳如烟他们来,熊千臂当然不知道有关于幕后黑手的传说了。

    柳如烟他们不愿意多谈,闭嘴不说。虽然他们对传说中的幕后黑手知道得寥寥无几,但是,他们也听说过,关于幕后黑手是一个禁忌,就算是真正知道内幕的人都不愿意去多谈它。

    见柳如烟他们都闭嘴不谈,熊千臂才明白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他只好是尴尬地干笑起来。

    “这是一个禁忌,不能多说。”看到熊千臂尴尬的神态,纯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在海中,阴影以极快的速度逃离,它似乎不愿意与李七夜接触一样,当李七夜靠近的时候,以绝无伦比的速度逃窜而去。

    李七夜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它了,驾御着白骨岛主的飞梭紧咬在阴影的后面,紧追不放。

    在海中极速逃窜的阴影让人无法看清楚它的真正形态,让人只能看到的是,它只是一个阴影,至于阴影之中有什么东西,这里面的东西是怎么样的形状,完全让人无法看清楚。

    “逃吧,我看你能把我带到哪里。”李七夜盯着这个阴影,缓缓地说道。

    阴影不管是如何的极度,都无法摆脱李七夜的飞梭。要知道,骨岛主的这艘小舟可是一件绝世无双的宝物,在骨海中想摆脱它的追踪,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阴影在海中逃窜了很久之后,见摆脱不了飞梭,它突然跃身而起,好像是要跃出海面一样。

    飞梭紧追不放,也跟着跃身而起,当飞梭跃起之后,眼前没有骨海,没有浑浊的海水,没有处处可见的白骨。

    在这里,似乎是在星空之中,天上有着闪烁的光芒,在遥远处光斑斑,色彩斑澜,十分的壮观,十分的美丽,宛如是星云一样。

    这样的地方,没有人知道是在哪里,似乎这里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样的星空之下,飞梭依然是紧咬在阴影的后面,紧追着不放,一直追下去。

    在摆脱不了飞梭的情况下,阴影突然下坠,一下子冲入了这星空的最深处一般,飞梭也紧跟而去。

    冲入了这星空的最深处,一下子又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一样,在这里,炙热无比,放眼望去,这里一片贫瘠,似乎是处身于一片广袤的沙漠之中,在这样的广袤沙漠之中竟然有焰火喷涌。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在很多宛如沙陷一样的地方,竟然是喷出了焰火,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听到“轰”的一声响起,喷出了岩浆。这岩浆赤如金,也不知道是何物。

    李七夜不在乎是在什么地方,盯着飞速度窜的阴影,缓缓地说道:“这一次,不管你逃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像上次一样让你逃脱!”

    飞翔在这样的一个沙漠中,依然无法摆脱李七夜,阴影突然跃身而起,冲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李七夜驾着飞梭紧跟而去。

    这是一个海洋,但是,这里不是骨海,这里竟然是一片血海,放眼望去,茫茫一片,无垠无际,眼前是一片血红,处身于这样的一个血海之中,任何人都会心里面发毛,似乎这里就是炼狱一样。

    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这片血海一点都不平静,处处是风暴,血海中的血水竟然是掀起了亿万丈巨浪,让天空下起了血寸,可怕的风暴似乎要把这个世界摧毁一样。

    在血海的不少地方,轰鸣之声不止,在这些地方,可以看到巨大的血柱冲天而起,这样的地方就像是大喷井一样,喷出了轰鸣不止的血水,在这样的喷井中,似乎任何东西或生灵掉了进去,都会被撕得粉碎。

    在这样凶险的地方,阴影却是来去自由,极速穿梭飞翔,一点都不受影响。

    不过,白骨岛主的小舟也是来历惊天,在这样的血海中穿梭飞翔也一样是不受影响。

    所以,在李七夜的驾驶之下,紧咬着阴影不放,穷追到底。

    对于无法摆脱李七夜,阴影也是又惊又怒,换作是其他的生灵,它早就转身把对方撕得粉碎,让对方灰飞烟灭。

    但是,它曾经在李七夜手中吃过亏,不管李七夜是什么样的形态,是阴邪也好,是活人也罢,它都能感受出李七夜独一无二的气息!

    所以,现在李七夜紧追不放,它只有拼命地逃窜,它可不想再像上一次那样被李七夜坑了一把,虽然说上一次它是安全逃脱了,但是,却让它在很漫长的岁月里都是心有余悸。

    阴影跳脱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但是,不管它是逃到哪一个世界,都无法摆脱李七夜。

    看着拼命逃走的阴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传出神念,对阴影说道:“其实你用不着逃,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好好谈一谈,说不定我们可以联手合作。”

    但是,阴影根本就不听李七夜的话,以极速逃走!(~^~)

第七十一章 终现身    原来在光芒小钟与玉玺相撞了之后,卫烈帝竟是瞬间感觉自己与这一具传国玉玺之间的联系被瞬间切断,他此时才明白了烛九阴的真正意图,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怪物,尽管实力还不到全盛时候的百分之一,但是眼力和经验,却是比全盛时期还要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是,我乃是上古残魂,能动用的妖命之力也是有限,确实是拿这传国玉玺没有办法但是我拿你有办法啊!

    你一个区区的人间帝王,此时还是国破的状态,还是借助妖躯复生,自身的气运衰微到了极致,掌握传国玉玺本来就是十分勉强,这之间的薄弱环节虽然隐藏得很好,又怎么瞒得过我的眼睛。

    这样的宝物神器,也配被你拥有?

    因此,卫烈帝再次出现了误判!

    他第一次误判是认为烛九阴必须要正面硬接自己的一剑,

    可是烛九阴却是对玉玺出了手,一旦打破了玉玺对他的压制状态,就根本不用硬接,闪避就好。

    卫烈帝第二次误判,是认为烛九阴攻击的对象是玉玺,然而实际上烛九阴真正针对的,却是他与玉玺之间的精神联系!

    在烛九阴这样的变态面前,出现一次错误都是够了,何况还是连错两次?

    传国玉玺与卫烈帝之间的联系一被破掉之后,吞蛇刺出的这一剑立即就气势大减,之前营造出来的千军万马之势顿时可以说烟消云散,虽然毕竟也是神器之威,与之前的状况端的可以说是不可同日而语!

    眼见得吞蛇剑紧接着便是从烛九阴的胸口一刺而过,然而却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完全就仿佛是刺到了空气当中一般,卫烈帝的心中顿时一片冰凉,没有了传国玉玺在上空镇压,烛九阴怎么会硬接这一剑?

    再说了,传国玉玺与吞蛇剑之间,本来就是相辅相成了,没有了传国玉玺的辅助,吞蛇剑的威力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的,烛九阴便是硬接,卫烈帝也是毫无把握能够消耗他足够的实力了。

    果然,被“刺中”的烛九阴瞬间在空气当中荡漾了一阵,然后迅速的消失,显然是幻象,然后,卫烈帝怪叫一声,施展出来了“大风起兮云飞扬”的身法,转身就走,卷起了一阵狂风,飞沙走石,看起来气势逼人!

    可是,他刚刚掠出了十余丈,猛然就感觉到了喉咙处一紧,然后便是被掐着脖子狠狠的抓了起来,正是烛九阴诡异的徐徐从虚空当中现身,用左手对准了卫烈帝一把就抓了过去,并且还是狠狠的抓了个正着。

    这种感觉,完全就仿佛是一名老辣无比的猎人一把捏住了一条毒蛇的七寸,然后将其提了起来似的,任这毒蛇的尾巴怎么缠绕,毒液怎么喷吐,已经是要害被制,毫无抵抗之力。

    卫烈帝被烛九阴一把抓住了之后,感觉到了他的左手仿佛是寒冰一般,似乎要将自己的体温都完全的吸附过去,非但如此他被掐着脖子以后,看着烛九阴那一只赤红色的眼睛,还有里面深邃若星辰大海也似的竖瞳,只觉得自己的整个灵魂都在颤栗,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扭曲而恐惧的的嘶吼。

    然后,右手本着求生本能,一下子就捏碎了一颗珠子。

    一颗看似毫不起眼的珠子。

    这颗珠子被捏碎了之后,光芒闪耀,从里面涌出了一团雾气,笼罩在了卫烈帝的身上,这团雾气赫然是黄金色的,当中甚至隐隐有着潮汐的冲刷声,海风的呼啸声,然后迅速的氤氲在了卫烈帝被抓住的咽喉上。

    紧接着,娲蛇神的幻象出现在了卫烈帝的背后,无声的与烛九阴对峙!

    这两名上古巨妖的正面邂逅没有叙旧,也没有脉脉的温情,更是没有什么交易与妥协,娲蛇神的幻象只是与烛九阴对视了大概三四秒,便是很干脆的咔嚓一声碎裂掉,然后化作点点光芒而去。

    挡在我面前的,全部都要化作尘埃!!

    这就是时之祖巫烛九阴的霸气!

    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娲蛇神的本体还被囚禁在了焚石山当中,这出现的也不过是一缕脆弱无比的意念而已,遇到了冷酷无比,六亲不认的烛九阴,并且还是本体降临,当然是不堪一击了。

    被抓住的卫烈帝疯狂的挣扎着,喉咙里面发出了“赫赫”的干涩声音,可是在一瞬间,从烛九阴的手指当中便是洒落出来了点点的光芒,仿佛随风飘扬的尘埃那样,这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时之尘埃,沾染到了这东西以后,卫烈帝便是开始迅速的苍老,衰弱了下去,头上出现了白发,脸上出现了清晰的皱纹,整个人的身躯也是迅速的佝偻了下去

    先压制住卫烈帝,使其衰弱到失去反抗能力的地步——这也是烛九阴要吸收卫烈帝体内的妖命气运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类似于咱们要吃罐头里面的肉一样,那得先将罐头盒子弄坏打开才行。

    而这时候,林封谨头顶上翻腾的妖命气运,赫然已经不是冲天妖蛇的形象,而是一口日晷的模样,类似于是一口时钟的形状,不过这时钟是没有指针的,乃是依靠太阳光的阴影来判断时间,也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计时器了,此时这日晷光芒万丈,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堪能初生的朝阳交相辉映。

    在这日晷的照耀下,卫烈帝头顶上面的妖命气运柱在疯狂的蜿蜒挣扎着,仿佛是一条被抛进了油锅当中的泥鳅,充满了绝望而徒劳的情绪,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很快的就被还原成了点点光芒,即将被吸收掉!

    然而,就在这时候,林封谨的喉咙当中,骤然也是响起来了一连串模糊的声音!!

    烛九阴降临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具肉身的意识似乎有些顽强,不过很快的他也就控制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余下来了一小部分缩成一团的意识没有摧毁掉,这种事情烛九阴也不知道是遇到了多少次了,这一团比较顽强的意识就是所谓的“执念”,也就是人生前还放不下的东西。

    执念重的人哪怕是死掉了,也会有很大的几率化为厉鬼。

    所以烛九阴就认为自己也不过是降临到了一个执念非常重的人身上而已,不足为虑,自己只要将面前的这另外一具“炉鼎”身上充沛的妖命之力吸干,那么彻底同化掉这团意识也就是分分秒的小事。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这可以说是烛九阴降临下来后,最为虚弱的一瞬间!

    林封谨识海当中,剩余下来的那一小部分缩成一团的意识,赫然炸了开来,展开了全面的反扑!!

    他隐忍至今,等待的便是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啊!

    此时对于烛九阴来说,自身的力量先是对付卫烈帝钱慎的御林军,接着又要对付传国玉玺,吞蛇神器,还有卫烈帝钱慎本人,此时已经是衰弱到了一个低谷。不过,这个低谷也就是转瞬即逝的,因为下一秒,卫烈帝的妖命之力就会疯狂的涌入进来,为他进行最有力的补充,使其实力被拔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林封谨在这个时候骤然发难,还吃准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时候卫烈帝也是一定会疯狂挣扎的,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他还有什么底牌不拿出来用的话,以后便是想用都没有半点机会了,因为这样的话,更是可以分担自己的压力。

    至于林封谨凭什么居然可以在这样的时候展开绝地大反击?答案便是三个字:

    魔舍利。

    是的,魔族的灭亡已经是在远古的时代了,他们在人间界的统治,乃是被妖族终结的,如今就连妖族都已经式微。

    所以,哪怕是烛九阴这样活了漫长岁月的老怪物,也是没可能想得到一件事,那就是在此时的人间界,居然会出现林封谨这样的变态,用魔舍利来锻炼自己的神魂!

    并且还是魔族当中的翘楚,业魔王迦空的魔舍利!!

    要知道,对于普通人来说,面对魔舍利里面的滔天压力,就算是能挺过来,也必然会对神魂造成不可逆转的创伤,这条路根本就是一条不归路。

    偏偏林封谨身边,居然还有水娥,石奴这样的怪物,能够修复他的神魂创伤,并且还不留任何的后遗症。

    这样的小概率事件,一下子就令得烛九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严格的说起来,虽然烛九阴并没有与业魔王迦空交手过,但哪怕是狂妄若烛九阴,也绝对不敢小看对方,更是不会觉得自己的实力远在对方之上。

    因此,林封谨用业魔王迦空的魔舍利来锻炼自己,所提升起来的抗性对此时侵入自己体内的烛九阴来说,也是切切实实的具有非常明显的效果。

    他这一次全面反扑,烛九阴对身体的掌控力立即被大幅度的削弱,这时候,卫烈帝钱慎也是垂死挣扎,翻出了最后的底牌,骤然将吞蛇剑当中属于自己的神魂疯狂燃烧掉,加持在了自己半空当中的妖命气运上!

    吞蛇剑当中的器魂,说到底便是卫烈帝当年剩余在了躯壳当中的一魂一魄,乃是帝王之魂,燃烧了之后,立即就与整个中原龙脉产生了呼应,点点金光笼罩在了卫烈帝钱慎的妖命气运上,重新使其凝聚成型,然后轰然爆炸,成功的将象征烛九阴意志的日晷狠狠弹开!

    受到了如此剧烈的震荡,烛九阴此时也是内外交困,林封谨顿时便是夺回了身体的大部分掌控权,最直观的体现是,他的眼睛当中那赤红色竖瞳的异状业已消退,转而变成了一团混沌,然而另外一只眼睛当中,眼神却是格外的清晰,坚决!

    “是了,就是这个时候!!”

    林封谨的心脏,在激烈无比的跳动,因为重新拿回了大部分身体掌控权的他,感应到了身体内那神秘而疯狂的力量,

    那是烛九阴降临以后带来的澎湃力量,

    那是可以支配时间的疯狂力量!

    那是可以操控人生死的恐怖力量!

    那是一代祖巫烛九阴的独门力量!!!

    而现在

    “那是,我的力量!!”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用尽了全身上下的力量,仿佛是宣泄一般疯狂大叫了起来。

    然后,他松开了抓住的卫烈帝钱慎,尽管卫烈帝已经是衰老虚弱不堪,但是在求生本能的支撑一下,立即就连滚带爬,转身就逃,正好被前来营救他的那群死忠毒牙都迎住,跑得不要太快,瞬间就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同时,林封谨的掌心当中已经是有点点的光芒形成,然后高速飞出,聚集到了远处的地面上,形成了好几个奇妙的光团!光团当中,正是林封谨之前被杀死的家人的尸体。

    紧接着,林封谨此时头顶上妖命气运形成的日晷,竟是开始一点一点开始逆向旋转了起来,就仿佛是钟表正在逆时针进行跳动,这说明,林封谨正在施展的,赫然是时间逆流的大神通!

    “给我回溯到三天之前!”

    在这一瞬间,林封谨的牙齿就咬得咯吱咯吱作响了起来,他知道,有很多事情看别人做起来的话似乎相当简单,但是自己做起来却相当困难,或者说根本就做不到,因此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没想到竟是会艰难到这样的程度!

    此时他的眼中,赫然已经出现了时间的长河,如此浩荡,朝着远方坚决的奔流而去,有一句话叫做知道得越多,那么就越是敬畏,林封谨此时的心中,忍不住也是浮现出来了一种虚脱与无助的感觉。

    但是,旋即,他就在心中狂吼了起来: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啊!我绝对,绝对不要错过!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在这样极限的压榨下,在这样坚决的执念中,林封谨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作响,他此时的脑海已经一片空白,剩余下来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哄的一声,他自己的魂魄甚至都开始燃烧了起来。

    不在毁灭当中爆发,就在毁灭当中死去!

    毁灭,本来就是一种爆发出最大能量的方式。

    “若是不能让我的家人复生,那么就一起死吧!”

    在林封谨完全不惜一切代价的推动下,被杀死掉的林家的家人的尸体,开始被点点的时之尘埃光芒覆盖住,然后时光开始在他们的身上逆向生效,落在了这尸体上的变化,看起来就出现了诡异的倒带现象:

    林老爷的身首异处的尸体重新还原,被刺死的二女的面色也是重新变得安静祥和,一具一具的身体开始仰面朝天,悬浮在了空中,慢慢的变淡,消失,而林封谨双眼当中的光芒,则是在迅速的消退当中,重新被那赤红色所取代,恐怖的竖瞳,重新出现在了林封谨的身上!!

    而此时林封谨本体的意识,已经是被逼到了他自己的识海深处,而他的整个识海当中的大部分区域,都已经变化成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大黑洞,散发着无穷而恐怖的吸力,这就是烛九阴的意识在林封谨识海当中的具现化方式,贪婪,无情,疯狂!

    看着自己所有的家人都消失在了空气当中,若无意外的话,都将会出现在三天前的这个时间点所呆着的地方,林封谨很干脆很满意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彻底放弃了抵抗。

    此时他的神魂因为燃烧爆发的缘故,已经淡化得几乎看不出来了,但是,达到了目的的林封谨已经并不在乎这个了。

    他心满意足,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林封谨早就考虑得异常的清楚:

    接下来烛九阴霸占了自己的意识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肯定不是报复自己,杀掉自己的家人来出这口恶气,而是去重新寻找卫烈帝钱慎!

    为什么?

    因为像是烛九阴这样的老怪物,可以说就仿佛像是一台精密的机械那样,早就摒弃掉了痛苦,羞辱,惊喜等等情绪,一切都是完全以厉害关系出发。林封谨的绝地反扑确实令他灰头土脸吃了个大亏,因此他接下来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再次挥霍掉剩余下来的妖命之力,重新将林封谨的家人弄回来重新杀死,这样的话,泄愤是泄了,可是接下来估计要不了多久,烛九阴就又得再次滚回妖星当中去。

    另外的一个选择就是去追击卫烈帝钱慎,这样的话,一旦成功,就能汲取到大量的妖命之力,这样的话,接下来做什么都行,而一旦有了大量的妖命之力,烛九阴就更不会对林封谨的家人下手了。因为就算是成功下手,杀掉了林封谨的家人能有什么好处吗?

    半点都没有,那时候的烛九阴,就要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在人间界的逗留时间更长一切,甚至林封谨刚才重新夺回自己躯体的时候,与烛九阴的残余神识都有着隐隐约约的重合,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头上古巨妖的残魂,似乎在渴望着人间界什么东西。

    因此,既然是这样的话,林封谨知道了自己的家人无论怎样都安全了,便可以说是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便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让黑暗统治了自己的整个世界,然后放弃了抵抗,让自己摔入到了识海当中的那个无形巨大黑洞之中。

    一摔进去了之后,他便仿佛是沧海一栗,迅速被彻底的人溶解在了那黑暗当中

    (全书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咦,有没有被我骗到的?)

    ***

    烛九阴的神识此时已经是彻底的占据了林封谨的识海,那模样就是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大黑暗洞穴,仿佛是可以吞噬一切,甚至包括光线。

    林封谨的神识跌入进去,就仿佛是一颗小砂砾落入了大海当中,连浪花也是飞溅不出来。

    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为了拯救自己的家人,不惜付出了一切的代价,燃烧自己的灵魂之火,此时他的神魂强度,那完全连一个普通人也比不上。

    只是,就在林封谨的神识彻底湮灭在了那巨大黑暗当中的时候,这中原大地上,忽然有好几个地方生出了异状!!

    首先是吴作城控制的区域当中,几乎所有的喇嘛,都仿佛是接到了什么提示也似的,同时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同时脸色肃穆的念诵经文,

    其次,在东夏国的王宫当中,已经被崔王女正式扶上储君位置的崔震崔忆林,猛然大哭不止,他身上的气运,竟是迅速的凝聚成龙形模样,最诡异的居然不是冲天而起,而是朝着地下钻入的!

    接着,在北方草原上,已经成为了凶地废墟的腾蛇泽龙舆处,坍塌的方壶山下,正是郁郁葱葱的黑荷池塘当中,忽然响起来了一声难以形容的嘶鸣声,这嘶鸣声虽然沉闷,却是有直冲云霄的感觉。

    更为惊人的是,这嘶鸣声一起,旁边的雾隐山河阵当中的雾气,居然一下子就云蒸雾慰,剧烈翻腾,然后露出了阵眼核心处的那个区域。

    那里,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建筑,神秘,巍峨,更是宏大!若是俯瞰的话,恰好便是呈现出来了奇特的莲花状,在那建筑当中,响起了嗡嗡嗡嗡的声音,散发出来了一股无比惊人的巨大力量似乎在进行着共鸣,在这样的共鸣面前,可以感觉到,这竟然是一股还要凌驾于吞蛇,传国玉玺,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的存在!!

    而一直都显得毫无存在感的水娥和石奴,则是悄然浮现在了林封谨的身边,似乎是在拱卫着什么,似乎又在监控着什么。

    最后的异状,便是出现在了林封谨的肉身上,他背心处的那个点,那个具有着化须弥为介子一般的强大神通,收储了数量惊人的龙气那个点上,赫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烛九阴也是感应到了这样的异变,有一句话叫做相由心生,此时他已经完全支配了林封谨的身躯,因此连带林封谨的脸容,看起来也是显得惊人的狰狞变异,若人若蛇,就连他暴露在了外面的肌肤,也是隐隐约约生长出来了蛇鳞,舌头竟然也变长分叉。

    只是,此时却是可以感觉到,从苍茫浩渺的天地之间,竟是有一波一波的力量不停的朝着这里汇聚了过来,以林封谨的身体为核心!

    若是朝着池塘里面丢下了一个石块,环状的涟漪便是从石块的落点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此时的这种情况,就与之类似,唯一的区别就是,那环状的涟漪并不是朝着外面扩散的,而是在内缩!

    烛九阴此时渴望力量,可是他渴望的是妖命之力,绝对不是此时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这些东西啊,这些力量里面,绝大部分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杂念,仔细分辨的话,里面居然都充斥着一个个不同的声音:

    “请保佑我家老头子的病快些好啊。”

    “升官,升官,升官!”

    “我要发财,我要发财,发大财!”

    “隔壁刘家的小娘子一定要给我做妾。”

    “只要能让老刘那王八蛋死掉,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求保佑我一定要将这小骚货弄上手!”

    “”

    忽然之间,烛九阴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一直都表现得格外淡定沉默的他,顿时忍不住发出了那枯涩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

    “这是业力?是谁,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烛九阴吼叫出来的这一瞬间,他所处的世界,忽然斗转星移,变化万千,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这空间当中有着点点的微光,似乎有无尽的距离,空无一物,只留下来了漂浮在他身边的石奴和水娥,当然,是以本体的形式。

    石奴的本体,是一颗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顽石,而水娥的本体,说到底也是一滴清水罢了。

    可是,看到了这两件似乎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烛九阴忽然狂叫了一声,这叫声当中,赫然有了恐惧!!!

    是的,这十大祖巫当中实力能排入前三的存在,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怪物,连娲蛇神这样的存在也是直接无视的变态,

    竟然,

    发出了,

    恐怖的叫声!!

    然后,便见到,四面八方涌来的力量,全部都朝着水娥和石奴的身上汇聚。

    那一滴清水,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口汩汩流淌泉水,而泉水微黄,绵绵泊泊,幽远无尽,古老而深沉。

    那一颗顽石,在瞬间就化成了一块巨石,高三丈三尺三寸三分,看起来头重脚轻,直立不倒,仿佛顶天,最奇特的是,表面还生出来了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

    最后,这个巨大深邃的空间当中,亮起来了点点的星光,这星光最后迅速的组合在了一起,最后形成了十四个字!

    安忍不动如大地,

    静虑深密知秘藏!!

    这十四个字仿佛自天外夭矫而来,盘旋若龙,瞬间就将烛九阴裹在了其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