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来在光芒小钟与玉玺相撞了之后,卫烈帝竟是瞬间感觉自己与这一具传国玉玺之间的联系被瞬间切断,他此时才明白了烛九阴的真正意图,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怪物,尽管实力还不到全盛时候的百分之一,但是眼力和经验,却是比全盛时期还要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是,我乃是上古残魂,能动用的妖命之力也是有限,确实是拿这传国玉玺没有办法但是我拿你有办法啊!

    你一个区区的人间帝王,此时还是国破的状态,还是借助妖躯复生,自身的气运衰微到了极致,掌握传国玉玺本来就是十分勉强,这之间的薄弱环节虽然隐藏得很好,又怎么瞒得过我的眼睛。

    这样的宝物神器,也配被你拥有?

    因此,卫烈帝再次出现了误判!

    他第一次误判是认为烛九阴必须要正面硬接自己的一剑,

    可是烛九阴却是对玉玺出了手,一旦打破了玉玺对他的压制状态,就根本不用硬接,闪避就好。

    卫烈帝第二次误判,是认为烛九阴攻击的对象是玉玺,然而实际上烛九阴真正针对的,却是他与玉玺之间的精神联系!

    在烛九阴这样的变态面前,出现一次错误都是够了,何况还是连错两次?

    传国玉玺与卫烈帝之间的联系一被破掉之后,吞蛇刺出的这一剑立即就气势大减,之前营造出来的千军万马之势顿时可以说烟消云散,虽然毕竟也是神器之威,与之前的状况端的可以说是不可同日而语!

    眼见得吞蛇剑紧接着便是从烛九阴的胸口一刺而过,然而却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完全就仿佛是刺到了空气当中一般,卫烈帝的心中顿时一片冰凉,没有了传国玉玺在上空镇压,烛九阴怎么会硬接这一剑?

    再说了,传国玉玺与吞蛇剑之间,本来就是相辅相成了,没有了传国玉玺的辅助,吞蛇剑的威力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的,烛九阴便是硬接,卫烈帝也是毫无把握能够消耗他足够的实力了。

    果然,被“刺中”的烛九阴瞬间在空气当中荡漾了一阵,然后迅速的消失,显然是幻象,然后,卫烈帝怪叫一声,施展出来了“大风起兮云飞扬”的身法,转身就走,卷起了一阵狂风,飞沙走石,看起来气势逼人!

    可是,他刚刚掠出了十余丈,猛然就感觉到了喉咙处一紧,然后便是被掐着脖子狠狠的抓了起来,正是烛九阴诡异的徐徐从虚空当中现身,用左手对准了卫烈帝一把就抓了过去,并且还是狠狠的抓了个正着。

    这种感觉,完全就仿佛是一名老辣无比的猎人一把捏住了一条毒蛇的七寸,然后将其提了起来似的,任这毒蛇的尾巴怎么缠绕,毒液怎么喷吐,已经是要害被制,毫无抵抗之力。

    卫烈帝被烛九阴一把抓住了之后,感觉到了他的左手仿佛是寒冰一般,似乎要将自己的体温都完全的吸附过去,非但如此他被掐着脖子以后,看着烛九阴那一只赤红色的眼睛,还有里面深邃若星辰大海也似的竖瞳,只觉得自己的整个灵魂都在颤栗,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扭曲而恐惧的的嘶吼。

    然后,右手本着求生本能,一下子就捏碎了一颗珠子。

    一颗看似毫不起眼的珠子。

    这颗珠子被捏碎了之后,光芒闪耀,从里面涌出了一团雾气,笼罩在了卫烈帝的身上,这团雾气赫然是黄金色的,当中甚至隐隐有着潮汐的冲刷声,海风的呼啸声,然后迅速的氤氲在了卫烈帝被抓住的咽喉上。

    紧接着,娲蛇神的幻象出现在了卫烈帝的背后,无声的与烛九阴对峙!

    这两名上古巨妖的正面邂逅没有叙旧,也没有脉脉的温情,更是没有什么交易与妥协,娲蛇神的幻象只是与烛九阴对视了大概三四秒,便是很干脆的咔嚓一声碎裂掉,然后化作点点光芒而去。

    挡在我面前的,全部都要化作尘埃!!

    这就是时之祖巫烛九阴的霸气!

    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娲蛇神的本体还被囚禁在了焚石山当中,这出现的也不过是一缕脆弱无比的意念而已,遇到了冷酷无比,六亲不认的烛九阴,并且还是本体降临,当然是不堪一击了。

    被抓住的卫烈帝疯狂的挣扎着,喉咙里面发出了“赫赫”的干涩声音,可是在一瞬间,从烛九阴的手指当中便是洒落出来了点点的光芒,仿佛随风飘扬的尘埃那样,这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时之尘埃,沾染到了这东西以后,卫烈帝便是开始迅速的苍老,衰弱了下去,头上出现了白发,脸上出现了清晰的皱纹,整个人的身躯也是迅速的佝偻了下去

    先压制住卫烈帝,使其衰弱到失去反抗能力的地步——这也是烛九阴要吸收卫烈帝体内的妖命气运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类似于咱们要吃罐头里面的肉一样,那得先将罐头盒子弄坏打开才行。

    而这时候,林封谨头顶上翻腾的妖命气运,赫然已经不是冲天妖蛇的形象,而是一口日晷的模样,类似于是一口时钟的形状,不过这时钟是没有指针的,乃是依靠太阳光的阴影来判断时间,也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计时器了,此时这日晷光芒万丈,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堪能初生的朝阳交相辉映。

    在这日晷的照耀下,卫烈帝头顶上面的妖命气运柱在疯狂的蜿蜒挣扎着,仿佛是一条被抛进了油锅当中的泥鳅,充满了绝望而徒劳的情绪,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很快的就被还原成了点点光芒,即将被吸收掉!

    然而,就在这时候,林封谨的喉咙当中,骤然也是响起来了一连串模糊的声音!!

    烛九阴降临的时候就发现,这一具肉身的意识似乎有些顽强,不过很快的他也就控制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余下来了一小部分缩成一团的意识没有摧毁掉,这种事情烛九阴也不知道是遇到了多少次了,这一团比较顽强的意识就是所谓的“执念”,也就是人生前还放不下的东西。

    执念重的人哪怕是死掉了,也会有很大的几率化为厉鬼。

    所以烛九阴就认为自己也不过是降临到了一个执念非常重的人身上而已,不足为虑,自己只要将面前的这另外一具“炉鼎”身上充沛的妖命之力吸干,那么彻底同化掉这团意识也就是分分秒的小事。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这可以说是烛九阴降临下来后,最为虚弱的一瞬间!

    林封谨识海当中,剩余下来的那一小部分缩成一团的意识,赫然炸了开来,展开了全面的反扑!!

    他隐忍至今,等待的便是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啊!

    此时对于烛九阴来说,自身的力量先是对付卫烈帝钱慎的御林军,接着又要对付传国玉玺,吞蛇神器,还有卫烈帝钱慎本人,此时已经是衰弱到了一个低谷。不过,这个低谷也就是转瞬即逝的,因为下一秒,卫烈帝的妖命之力就会疯狂的涌入进来,为他进行最有力的补充,使其实力被拔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林封谨在这个时候骤然发难,还吃准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时候卫烈帝也是一定会疯狂挣扎的,甚至是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他还有什么底牌不拿出来用的话,以后便是想用都没有半点机会了,因为这样的话,更是可以分担自己的压力。

    至于林封谨凭什么居然可以在这样的时候展开绝地大反击?答案便是三个字:

    魔舍利。

    是的,魔族的灭亡已经是在远古的时代了,他们在人间界的统治,乃是被妖族终结的,如今就连妖族都已经式微。

    所以,哪怕是烛九阴这样活了漫长岁月的老怪物,也是没可能想得到一件事,那就是在此时的人间界,居然会出现林封谨这样的变态,用魔舍利来锻炼自己的神魂!

    并且还是魔族当中的翘楚,业魔王迦空的魔舍利!!

    要知道,对于普通人来说,面对魔舍利里面的滔天压力,就算是能挺过来,也必然会对神魂造成不可逆转的创伤,这条路根本就是一条不归路。

    偏偏林封谨身边,居然还有水娥,石奴这样的怪物,能够修复他的神魂创伤,并且还不留任何的后遗症。

    这样的小概率事件,一下子就令得烛九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严格的说起来,虽然烛九阴并没有与业魔王迦空交手过,但哪怕是狂妄若烛九阴,也绝对不敢小看对方,更是不会觉得自己的实力远在对方之上。

    因此,林封谨用业魔王迦空的魔舍利来锻炼自己,所提升起来的抗性对此时侵入自己体内的烛九阴来说,也是切切实实的具有非常明显的效果。

    他这一次全面反扑,烛九阴对身体的掌控力立即被大幅度的削弱,这时候,卫烈帝钱慎也是垂死挣扎,翻出了最后的底牌,骤然将吞蛇剑当中属于自己的神魂疯狂燃烧掉,加持在了自己半空当中的妖命气运上!

    吞蛇剑当中的器魂,说到底便是卫烈帝当年剩余在了躯壳当中的一魂一魄,乃是帝王之魂,燃烧了之后,立即就与整个中原龙脉产生了呼应,点点金光笼罩在了卫烈帝钱慎的妖命气运上,重新使其凝聚成型,然后轰然爆炸,成功的将象征烛九阴意志的日晷狠狠弹开!

    受到了如此剧烈的震荡,烛九阴此时也是内外交困,林封谨顿时便是夺回了身体的大部分掌控权,最直观的体现是,他的眼睛当中那赤红色竖瞳的异状业已消退,转而变成了一团混沌,然而另外一只眼睛当中,眼神却是格外的清晰,坚决!

    “是了,就是这个时候!!”

    林封谨的心脏,在激烈无比的跳动,因为重新拿回了大部分身体掌控权的他,感应到了身体内那神秘而疯狂的力量,

    那是烛九阴降临以后带来的澎湃力量,

    那是可以支配时间的疯狂力量!

    那是可以操控人生死的恐怖力量!

    那是一代祖巫烛九阴的独门力量!!!

    而现在

    “那是,我的力量!!”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用尽了全身上下的力量,仿佛是宣泄一般疯狂大叫了起来。

    然后,他松开了抓住的卫烈帝钱慎,尽管卫烈帝已经是衰老虚弱不堪,但是在求生本能的支撑一下,立即就连滚带爬,转身就逃,正好被前来营救他的那群死忠毒牙都迎住,跑得不要太快,瞬间就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同时,林封谨的掌心当中已经是有点点的光芒形成,然后高速飞出,聚集到了远处的地面上,形成了好几个奇妙的光团!光团当中,正是林封谨之前被杀死的家人的尸体。

    紧接着,林封谨此时头顶上妖命气运形成的日晷,竟是开始一点一点开始逆向旋转了起来,就仿佛是钟表正在逆时针进行跳动,这说明,林封谨正在施展的,赫然是时间逆流的大神通!

    “给我回溯到三天之前!”

    在这一瞬间,林封谨的牙齿就咬得咯吱咯吱作响了起来,他知道,有很多事情看别人做起来的话似乎相当简单,但是自己做起来却相当困难,或者说根本就做不到,因此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然而没想到竟是会艰难到这样的程度!

    此时他的眼中,赫然已经出现了时间的长河,如此浩荡,朝着远方坚决的奔流而去,有一句话叫做知道得越多,那么就越是敬畏,林封谨此时的心中,忍不住也是浮现出来了一种虚脱与无助的感觉。

    但是,旋即,他就在心中狂吼了起来: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啊!我绝对,绝对不要错过!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在这样极限的压榨下,在这样坚决的执念中,林封谨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作响,他此时的脑海已经一片空白,剩余下来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哄的一声,他自己的魂魄甚至都开始燃烧了起来。

    不在毁灭当中爆发,就在毁灭当中死去!

    毁灭,本来就是一种爆发出最大能量的方式。

    “若是不能让我的家人复生,那么就一起死吧!”

    在林封谨完全不惜一切代价的推动下,被杀死掉的林家的家人的尸体,开始被点点的时之尘埃光芒覆盖住,然后时光开始在他们的身上逆向生效,落在了这尸体上的变化,看起来就出现了诡异的倒带现象:

    林老爷的身首异处的尸体重新还原,被刺死的二女的面色也是重新变得安静祥和,一具一具的身体开始仰面朝天,悬浮在了空中,慢慢的变淡,消失,而林封谨双眼当中的光芒,则是在迅速的消退当中,重新被那赤红色所取代,恐怖的竖瞳,重新出现在了林封谨的身上!!

    而此时林封谨本体的意识,已经是被逼到了他自己的识海深处,而他的整个识海当中的大部分区域,都已经变化成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大黑洞,散发着无穷而恐怖的吸力,这就是烛九阴的意识在林封谨识海当中的具现化方式,贪婪,无情,疯狂!

    看着自己所有的家人都消失在了空气当中,若无意外的话,都将会出现在三天前的这个时间点所呆着的地方,林封谨很干脆很满意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彻底放弃了抵抗。

    此时他的神魂因为燃烧爆发的缘故,已经淡化得几乎看不出来了,但是,达到了目的的林封谨已经并不在乎这个了。

    他心满意足,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林封谨早就考虑得异常的清楚:

    接下来烛九阴霸占了自己的意识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肯定不是报复自己,杀掉自己的家人来出这口恶气,而是去重新寻找卫烈帝钱慎!

    为什么?

    因为像是烛九阴这样的老怪物,可以说就仿佛像是一台精密的机械那样,早就摒弃掉了痛苦,羞辱,惊喜等等情绪,一切都是完全以厉害关系出发。林封谨的绝地反扑确实令他灰头土脸吃了个大亏,因此他接下来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再次挥霍掉剩余下来的妖命之力,重新将林封谨的家人弄回来重新杀死,这样的话,泄愤是泄了,可是接下来估计要不了多久,烛九阴就又得再次滚回妖星当中去。

    另外的一个选择就是去追击卫烈帝钱慎,这样的话,一旦成功,就能汲取到大量的妖命之力,这样的话,接下来做什么都行,而一旦有了大量的妖命之力,烛九阴就更不会对林封谨的家人下手了。因为就算是成功下手,杀掉了林封谨的家人能有什么好处吗?

    半点都没有,那时候的烛九阴,就要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在人间界的逗留时间更长一切,甚至林封谨刚才重新夺回自己躯体的时候,与烛九阴的残余神识都有着隐隐约约的重合,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头上古巨妖的残魂,似乎在渴望着人间界什么东西。

    因此,既然是这样的话,林封谨知道了自己的家人无论怎样都安全了,便可以说是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便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让黑暗统治了自己的整个世界,然后放弃了抵抗,让自己摔入到了识海当中的那个无形巨大黑洞之中。

    一摔进去了之后,他便仿佛是沧海一栗,迅速被彻底的人溶解在了那黑暗当中

    (全书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咦,有没有被我骗到的?)

    ***

    烛九阴的神识此时已经是彻底的占据了林封谨的识海,那模样就是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大黑暗洞穴,仿佛是可以吞噬一切,甚至包括光线。

    林封谨的神识跌入进去,就仿佛是一颗小砂砾落入了大海当中,连浪花也是飞溅不出来。

    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为了拯救自己的家人,不惜付出了一切的代价,燃烧自己的灵魂之火,此时他的神魂强度,那完全连一个普通人也比不上。

    只是,就在林封谨的神识彻底湮灭在了那巨大黑暗当中的时候,这中原大地上,忽然有好几个地方生出了异状!!

    首先是吴作城控制的区域当中,几乎所有的喇嘛,都仿佛是接到了什么提示也似的,同时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同时脸色肃穆的念诵经文,

    其次,在东夏国的王宫当中,已经被崔王女正式扶上储君位置的崔震崔忆林,猛然大哭不止,他身上的气运,竟是迅速的凝聚成龙形模样,最诡异的居然不是冲天而起,而是朝着地下钻入的!

    接着,在北方草原上,已经成为了凶地废墟的腾蛇泽龙舆处,坍塌的方壶山下,正是郁郁葱葱的黑荷池塘当中,忽然响起来了一声难以形容的嘶鸣声,这嘶鸣声虽然沉闷,却是有直冲云霄的感觉。

    更为惊人的是,这嘶鸣声一起,旁边的雾隐山河阵当中的雾气,居然一下子就云蒸雾慰,剧烈翻腾,然后露出了阵眼核心处的那个区域。

    那里,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建筑,神秘,巍峨,更是宏大!若是俯瞰的话,恰好便是呈现出来了奇特的莲花状,在那建筑当中,响起了嗡嗡嗡嗡的声音,散发出来了一股无比惊人的巨大力量似乎在进行着共鸣,在这样的共鸣面前,可以感觉到,这竟然是一股还要凌驾于吞蛇,传国玉玺,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的存在!!

    而一直都显得毫无存在感的水娥和石奴,则是悄然浮现在了林封谨的身边,似乎是在拱卫着什么,似乎又在监控着什么。

    最后的异状,便是出现在了林封谨的肉身上,他背心处的那个点,那个具有着化须弥为介子一般的强大神通,收储了数量惊人的龙气那个点上,赫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烛九阴也是感应到了这样的异变,有一句话叫做相由心生,此时他已经完全支配了林封谨的身躯,因此连带林封谨的脸容,看起来也是显得惊人的狰狞变异,若人若蛇,就连他暴露在了外面的肌肤,也是隐隐约约生长出来了蛇鳞,舌头竟然也变长分叉。

    只是,此时却是可以感觉到,从苍茫浩渺的天地之间,竟是有一波一波的力量不停的朝着这里汇聚了过来,以林封谨的身体为核心!

    若是朝着池塘里面丢下了一个石块,环状的涟漪便是从石块的落点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此时的这种情况,就与之类似,唯一的区别就是,那环状的涟漪并不是朝着外面扩散的,而是在内缩!

    烛九阴此时渴望力量,可是他渴望的是妖命之力,绝对不是此时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这些东西啊,这些力量里面,绝大部分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杂念,仔细分辨的话,里面居然都充斥着一个个不同的声音:

    “请保佑我家老头子的病快些好啊。”

    “升官,升官,升官!”

    “我要发财,我要发财,发大财!”

    “隔壁刘家的小娘子一定要给我做妾。”

    “只要能让老刘那王八蛋死掉,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求保佑我一定要将这小骚货弄上手!”

    “”

    忽然之间,烛九阴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一直都表现得格外淡定沉默的他,顿时忍不住发出了那枯涩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道:

    “这是业力?是谁,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烛九阴吼叫出来的这一瞬间,他所处的世界,忽然斗转星移,变化万千,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这空间当中有着点点的微光,似乎有无尽的距离,空无一物,只留下来了漂浮在他身边的石奴和水娥,当然,是以本体的形式。

    石奴的本体,是一颗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顽石,而水娥的本体,说到底也是一滴清水罢了。

    可是,看到了这两件似乎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烛九阴忽然狂叫了一声,这叫声当中,赫然有了恐惧!!!

    是的,这十大祖巫当中实力能排入前三的存在,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怪物,连娲蛇神这样的存在也是直接无视的变态,

    竟然,

    发出了,

    恐怖的叫声!!

    然后,便见到,四面八方涌来的力量,全部都朝着水娥和石奴的身上汇聚。

    那一滴清水,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口汩汩流淌泉水,而泉水微黄,绵绵泊泊,幽远无尽,古老而深沉。

    那一颗顽石,在瞬间就化成了一块巨石,高三丈三尺三寸三分,看起来头重脚轻,直立不倒,仿佛顶天,最奇特的是,表面还生出来了两条神纹,将石隔成三段!

    最后,这个巨大深邃的空间当中,亮起来了点点的星光,这星光最后迅速的组合在了一起,最后形成了十四个字!

    安忍不动如大地,

    静虑深密知秘藏!!

    这十四个字仿佛自天外夭矫而来,盘旋若龙,瞬间就将烛九阴裹在了其中!!

第1358章阴影    骨船漂泊,李七夜望着海面久久不语,似乎海中有什么吸引他的目光一样。

    过了许久之后,卓剑诗轻柔地问道:“公子是在寻找什么吗?”

    在这片海域之中,骸骨无数,遗宝众多,但是,李七夜却始终没有多看一眼,似乎在他眼中这些遗宝只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己,不值得他去多看一眼,反而,吸引他目光的是这平静无物的海面。

    “是的。”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卓剑诗说道:“更准确说,是在等待。”

    “等待什么?宝物出世吗?这海底里还藏有惊天宝物吗?”柳如烟秀目发亮,好奇地说道。

    “宝物?我来此不是求宝物。”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来此,是寻找一个传说的,一个一直让人难于解开的谜。”

    “怎么样的传说?”纯阳子也是兴趣盎然,关于骨海,他们古纯四脉有着很多的记载,但是,关于什么传说,他却从来没有听过。

    “关于一个永生的传说。”李七夜神秘地笑着说道。

    “永生的传说?”这话一出,纯阳子他们都心里面不由为之剧震,纯阳子为之动容地说道:“难道说,有关于骨海中有能让人不死之物的传言是真的。”

    “真的吗?”卓剑诗也是吃惊,能让人不死的东西,这也难怪天下人为之垂涎,连梦镇天这样的人都坐不住,亲自驾临骨海。

    “假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在这骨海真的有能让人不死的东西,那还轮不到这一代人,更轮不到梦镇天之流。历代以来,来过骨海的仙帝不在于少数,更是有人攻入了骨海最深处。如果这骨海中真有让人不死的东西,还轮得到这一代人来取吗?”

    听李七夜这话,纯阳子他们一想也觉得对,还有谁能比仙帝更强大。事实上,不止是仙帝,还有不少的海神、树祖都来过骨海,如果说骨海真的有不死之物。只怕早就被那些仙帝、海神、树祖取走了。

    “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了!”柳如烟不由娇嗔一声,说道:“这究竟是什么传说嘛,快说来听听嘛。”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看着平静的海面。过了好一会儿,说道:“一个阴影的传说。”

    “一个阴影的传说?”卓剑诗不明白,说道:“一个阴影能有怎么样的传说呢?”

    “因为它一直存在,所以就成了传说了。”李七夜说道:“在很古老的时代中,关于这个传说的记载也是只言片语而言,很少有记载提及,所以,知道这个传说的人少之又少。”

    “传说,自从有骨海那一天起,在这骨海的海中就有一个阴影。它像幽灵一样,时隐时现,千万载过去,世间换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这个阴影一直还在,它就像这骨海一样,亘古永存。”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盯着平静的海面。

    “自从有骨海的那一天起”听到这话,纯阳子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以他们古纯四脉的记载。骨海的存在是无法追溯,甚至曾经有人说过,骨海的起始于无法追溯的时代。

    要知道,他们古纯四脉在天灵界是数一数二的古老传承。他们古纯仙帝号称是世间第一位仙帝,他生于荒莽时代,证道于荒莽时代,成为了世间第一位称仙帝的人。

    连古纯四脉都没有关于骨海起源的记载,这可想而知骨海的起源是多么久远了。

    一个阴影存在于骨海之中,甚至有可能从有骨海的那么一天起。如此亘古的存在,这的确是不能不让人注意。

    “这个阴影是什么东西?”卓剑诗不由问道。

    “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有传说认为它是一个生灵,有传说认为它只不过是骨海的一个投影,也有传说认为,它是永远不能消散的阴魂……总之,至于它是什么,没有人真正见过,至少没有见过它的真正面目。”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平静海面的目光不由变得深邃起来。

    “这样的海水,能看到阴影吗?”柳如烟张望着海面,都不由为之好奇,骨海的海水一直浑浊不清,甚至有的海水是黑如墨,这样的海水,能看到海水中的阴影吗?

    李七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平静的海面而己,任由骨船飘泊。

    纯阳子他们也不由盯着海面,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等待着传说中的阴影出现。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阴影依然没有出现,纯阳子他们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们依然能沉得住气,依然是盯着海面看。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从海面收回了目光,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有些东西,终究是需要留给有缘人,有些事情,时机未成熟,一切都不能强求。”

    说完了这话,他不再去关注海面,回到了船中,仔细地看了一番坐于船内的仙女,仙女无恙,李七夜也就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吧,该我们猎宝的时候了。”李七夜掌执舵轮,对柳如烟他们笑着说道。

    “猎宝?我们眼前不就是有着众多的遗宝吗?”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任何事都要适可而止,这里的遗宝也不宜取太多,机缘不能强求太多。骨海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去,没必要把时间耗在这里。”

    “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能取回你们无垢三宗遗失的东西。”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一下。

    “真的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卓剑诗不由双目一亮,她这样有着少妇风韵的美人儿,当双目亮起来的时候,特别的美丽,特别的迷人。

    “我是说,说不定。”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这个时代,你们机会很大。你们遇到了我,可以说是你们的好运气。这一次,骨海不一样,该出现的东西,都应该出现!”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跳动了一下。

    尽管是如此,柳如烟和卓剑诗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喜,如果能取回她们无垢三宗失传的追风击,那么对于他们无垢三宗来说,实在是万世之幸。

    李七夜驶着骨船飞速地离开这一片海域,骨船就像是蛟龙一样,当速度快起来的时候那是贴着海面飞翔,有着乘风破浪的感觉。

    在骨船如此极速之下,骨船很快就离开了这一片平静安全的海域,离开了这似乎可以给人庇护的港湾。

    离开了这片平静安全的海域之后,立即进入了危险地带,在这个时候,纯阳子他们都准备好了动手,随时都能斩杀那些攻击上来的强大凶猛的枯骨。

    但是,当纯阳子他们都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上战场之时,危险地带竟然一片平静,在这里,没有畅游飞翔的枯骨,更是没有任何一具枯骨攻杀上来。

    要来纯阳子他们都准备好了与强大的枯骨大战一场,但是,此时此刻,这片海域却是一片的平静,这完完全全是出于他们的意料!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柳如烟都不由张望了一下,发现海面上一片平静,除了那些浮现在海上的巨大骸骨之外,什么都没有,整个海面给人一种空旷寂静的感觉。

    在来的时候,这片海域可是十分热闹,天空上有飞翔的枯骨,海中有畅游的枯骨,他们就是在这片海域斩杀九子鬼母、巨掌神猴的。

    此时此刻,畅游飞翔的枯骨都不见了,似乎它们在一夜之间全部撤离了一样。

    “什么发生什么事了?”掌舵的李七夜随口地问了一句。

    “枯骨都不见了。”柳如烟说道:“我们来的时候这里还十分热闹到,到处都是会飞会游的枯骨,现在一具都没有。”

    柳如烟这话一出,李七夜的目光跳动起来,他身影一闪,瞬间从船中站在了甲板之上,此时,李七夜的目光十分的犀利,目光像闪电一样在这片海域一扫。

    “该来了。”李七夜目光扫了一遍这片海域之后,然后缓缓地说道。

    “什么该来?”李七夜这句无头无脑的话让柳如烟他们都不由为之一怔,卓剑诗说道。

    “骨海的阴影,该来了。”李七夜盯着海面,缓缓地说道:“只有这阴影出现了,这些枯骨才不会露脸。不然,为什么我们取遗宝的那片海域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为什么那片海域会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静。”

    “遗宝的那片海域是阴影的老巢吗?”纯阳子不由说道。

    “不。”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如果骨海的阴影出现的话,它第一个出现的地方,就是我们取遗宝的那片海域,所以,那片海域是属于安全海域,没有凶灵出现。”

    “看,那是什么,阴影!”就在这个时候,柳如烟大叫一声,指着左边的一个方向。

    大家望去,只见柳如烟所指的地方的确是有一个阴影,这个阴影在海中慢慢移动,速度看起来很缓慢。

    要知道,这片海域的海水很浑浊,这样浑浊的海水按道理来说根本就看不清什么阴影的。

    说来诡异,就是这样的一个阴影,在浑浊的海水中却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月底最后两天,求一下月票,请大家投一下月票,谢谢大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