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卫烈帝钱慎刺出的这一剑也是竭尽全力,为了保命而刺出来的,看似被烛九阴一指点破,其实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的,可以说是后招也是无穷。那头剑气形成的五爪金龙一被点成灰烬了之后,空气当中的那些隐隐声音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激烈大声了!似乎可以见到一个一个身穿金紫朱袍的重臣虚像从虚空当中浮现了出来,嗔目怒斥道: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大胆,大胆!!”

    “丧心病狂!”

    “罪大恶极!”

    这些身穿金紫朱袍的重臣虚像也绝对不是凭空臆造出来的,乃是历朝历代的重臣猛将,他们乃是依附着皇权而建功立业,此时卫烈帝的天子之剑受挫,受到了卫烈帝的天子气息的感应,自然是要站出来狠狠斥责,唾骂!

    有一句话叫做,千夫所指,无病而死。就是说招惹了众怒,被许多人唾骂,这样聚集起来的怨念集合起来,可以说是危害性十分惊人的,甚至连祖宗后代都要一起蒙羞!

    何况,此时站出来唾骂的这些人,都是在历史上浓墨重彩写下来一笔的名臣猛将!?

    紧接着,五爪金龙化成的余烬还未散尽,上方传国玉玺的光芒已经是照射了过来,立即就“蓬”的一声,燃烧起来了大团的火焰,因此再次浴火重生,剑气一变,幻化出来了千军万马,潮水一般的卷土重来!吞蛇本来就是一把适用在战阵当中的神兵,剑气幻化出来的状况,正是与之相得益彰!

    这一次,已经是传国玉玺与吞蛇剑的联合一击,几乎已经是将大卫朝昔年的荣光彻底重现!!

    这一剑,营造出来了千军万马在帝王的指引下,御驾亲征,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刺而出的氛围,这种狂烈,这种悲壮,完全就令人联想到了将国运都彻底押注了上去的惊天之战,甚至令人深刻的感觉到:无论是谁,要想站在这千军万马之前,都必须要付出极其惨烈的巨大代价!

    更关键的是,卫烈帝卷土重来刺出来的这一剑,目的也根本就不是要杀人,要与面前的上古巨妖分个你死我活,而是不折不扣的与之拼消耗!

    因为卫烈帝已经看得非常之准:尽管烛九阴乃是以操控时间而成名的怪物,然而值得讽刺的是,此时的“时间”对烛九阴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弱点,因为他附体的林封谨实力太多,对于烛九阴来说,哪怕是他降临下来之后什么都不做,也只能在人间界呆一两刻罢了。

    一旦是强行与自己包含着倾国之力的这一剑对上,双方立即就变成了消耗战,就算是最后自己败了,烛九阴也是差不多耗尽了力量,这样一来的话,下一次降临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同时,这一次直面了烛九阴以后,也总算是去掉了卫烈帝的一个心病,因为他此时的力量可以说早就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妖命者,林封谨破碎了两个海底轮的力量之后,妖命之力也是超不过他,所以,实际上卫烈帝其实才是最好的降临对象。

    因此,对于卫烈帝来说,他要弄明白的事情就是,自己已经是远远的跨过了那一条被降临的“线”,为什么不被降临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到底是烛九阴为了继续留着自己破坏人间界,不想降临,还是说自己有着帝王的气运加持,还有玉玺的庇护,完全蒙蔽了烛九阴的感知,让他没办法降临?

    这二者之前的分歧很大的,前者就代表自己的小命完全捏在了烛九阴的手上,想你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活不了,而后者则是表示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宰,烛九阴确实是很厉害,但是他此时已经失去了肉身,还是一缕残魂,也有无能为力的事情。

    这一次与烛九阴直面之后,虽然双方没有什么交流,可是力量都是同出一源,自然互有感应,因此卫烈帝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却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坏

    烛九阴乃是寄生在了月之暗面当中的一缕残魂,要想完全降临人间界的话,那么就会付出不小的代价,像是之前林封谨和崔王女结缘的时候的骤然附体,其实都和烛九阴藏在月面后的残余元神没有关系,实际上就是源自于妖星残余血脉当中的本能片段觉醒了而已。

    所以,烛九阴要想降临,也不是说降就降的,降临一次之后,就得养精蓄锐,好好的积蓄力量十来年才行,当然,对于上一次降临在人间界已经是足足隔了时隔三千四百六十七年的烛九阴来说,这样的蓄力时间可以说是短得不能再短了。

    事实上,烛九阴是可以感觉到卫烈帝的存在的,但是,帝王气运的加持,还有玉玺的庇护使得卫烈帝的身体周围乃是被蒙蔽上了大量的阴影,因此在烛九阴的感知当中,卫烈帝就是一大团乌云似的存在,只能知道大概的范围位置,没有办法定位到具体的本体上。

    所以,倘若烛九阴一定要坚持降临下去的话,那么就实际上是在赌运气了。

    打个比方来说,这种降临就类似于从烛九阴想要从悬崖上面往下跳,林封谨就类似于悬崖下面有一个池塘,可以很清楚的用眼睛看到,所以大可以在悬崖边选个好位置,对准了一跳一个准儿。

    但是,卫烈帝这种情况就相当于烛九阴知道悬崖下面有个湖,但是半空当中却是云蒸雾蔚的,根本就只能知道下面池塘的模糊位置,这种情况下,要跳下去的话,那就是完全在赌运气了。

    更重要的是,烛九阴要降临的话,无论降临成功与否,也都要积蓄十来年的时间,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一旦降临失败之后咳咳,虽然没有跳崖跳下去之后没能落到水塘里面那么悲剧,可是也只能用四个字“元气大伤”来形容。

    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的话,烛九阴是没可能赌的,像是他这么一个度过了无尽岁月,活到了现在的老怪物,行事风格一定是偏稳,没有十成的把握不会去做,因为赌这种事情,终究会有输的时候,养成了赌的习惯,那么终有一天会输得倾家荡产!

    ***

    此时面对若潮水一般涌来的千军万马,烛九阴依然是沉默着,然后再次徐徐的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手指,

    一见到了这个动作,卫烈帝的心中便是陡然一跳!

    这个动作烛九阴已经施展出来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是令他的计划可以说是一败涂地,完全似摧枯拉朽一般被扫灭,因此再次出现这一招的时候,卫烈帝心中的忐忑不安自然是提升到了极致。

    紧接着,烛九阴一指点出!

    这一指点出之后,指尖上面赫然多了一口光芒四射的袖珍小钟,大概只有拳头大小,可是上面镌刻着的一个个神秘玄奥的符号,却是光华流转,浮凸出表面,虚空当中甚至传来了清晰的“叮咚”声,

    这声音并不大,反而很轻,却仿佛是玉佩相撞,叮铃悦耳,又仿佛若珠转玉盘,玲珑剔透,令听到的人身心都完全静谧了下来。

    这钟声一出,那些一个一个身穿金紫朱袍的重臣虚像的怒斥声立即就被掩盖了,紧接着连虚像也是维系不住,彻底的淡化而去。紧接着,卫烈帝的脸色便是勃然色变,因为烛九阴那一指点出来的光芒小钟,竟赫然是直撞向了虚悬在上方的那一枚传国玉玺!

    是的,这就是卫烈帝布置下来的这个貌似杀局的弱点!

    这甚至可以说是卫烈帝布置下来的这个战局的致命点!!

    吞蛇剑的威力,为什么会如此巨大?便是因为有了传国玉玺的辅佐加持!

    卫烈帝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够与烛九阴拼消耗一战?便是因为传国玉玺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席卷了天下气运的这八个字将烛九阴照住,令他无法躲避!他的手心当中立即涌出来了涔涔的冷汗,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传国玉玺周围立即出现了环绕的五爪金龙,咆哮环绕,拱卫玉玺。

    然而没有用,

    没有半点用处!!!

    烛九阴这一指点出,幻化出来的光芒小钟,便是毫无阻碍的激飞了过去,直将那五爪金龙当成了空气,因为时间根本就是这世上无法阻挡的东西!

    这一撞之下,那一口神秘的小钟,立即就散布成了无数的光点,看起来极是华丽壮观,然而看起来传国玉玺似乎都没有任何的损伤。

    卫烈帝见到了这场面之后,顿时就是心中一喜,毕竟这传国玉玺乃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强大神物,烛九阴毕竟是上古残魂,此时能动用的妖命之力也是有限,这随手一指的威力,看起来也还不能对这神物产生什么大不了的伤害。

    但是,紧接着卫烈帝的脸色就巨变,狂叫了一声“不要”,看起来竟是要马上对准了空中扑过去,却又强自忍住!然而浑身上下,却已经是剧烈颤抖了起来!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

第1357章凤凰的天赋    李七夜笑着说道:“这话说得的确是没错,它的确是拥有着神兽仙禽的血统,血统之强,是难于让人想象。如果你们古纯四脉真的能舍本的话,说不定能把它培养成一头神兽仙禽,说不定,真有那么一天,你们古纯四脉会拥有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

    “真龙、凤凰!”这话连卓剑诗和柳如烟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虽然说,在天灵界,曾经有不少种族号称自己种族是拥有真龙或凤凰血统,甚至是号称自己的种族是神兽后裔。

    不过,这种说法往往是抬高自己种族的身价而己,就算真的有种族是拥有真龙或凤凰的血统,那也是很稀薄很稀薄的血统,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血统,就算真的是有人继承了,那也只不过是发挥出真龙、凤凰的百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的血统神威而己。

    如果眼前这颗金蛋真的有一天能变成真龙、凤凰,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甚至是比拥有一位仙帝还要珍贵。

    “真的能培养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来?”听到李七夜的话,纯阳子都沉不住气了,忙是问道。

    看到纯阳子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真的是想培养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来?”

    “呵,呵,呵,拥有一条真龙,一只凤凰,这样的事情谁不渴望?”纯阳子干笑一声,说道:“就算是仙帝也一样渴望拥有一条真龙或者一只凤凰。李兄,我这只金蛋真的能养成一条真龙或凤凰吗?”

    “理论上是可以。”李七夜笑着说道:“这是一种血统的衍化蜕变,就像是金鳞化龙、鱼跃龙门一样。这颗金蛋它拥有神兽仙禽的血统,从血统论而言,它有这个机会。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蜕变之后,它有一定的机率返祖。”

    “真的?”就算纯阳子这样的大人物都有些按捺不住,颇为兴奋地说道。

    “假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那只是理论而己,事实上。那是行不通的,所谓的一朝化龙,或者跃上枝头变凤凰,那只不过是抬高自己的身价的说法而己。想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来是理论而己。”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纯阳子也只好是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也不用灰心,只要你们古纯四脉舍得了血本,你们也能培养出一只了不起的生灵来。并不是说这只金蛋的血统不行,只能说。在这样的世界,没有条件让它的血统返祖,无法让它成为一条真龙或凤凰而己。”

    “公子的意思是说,这只金蛋还是能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的?”卓剑诗从李七夜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个别人没有留意到的信息。

    “可以这样说吧,任何生灵都有返祖的机会,只不过这机率很小很小而己。从理论上来说,只要你能舍得了血本去培养它,这将会大大提升返祖的机率。”李七夜说道:“当然,这种返祖只适合于其他的生灵,比如说魅灵。比如说树族,但是,真龙或者凤凰嘛,不行,至少在九界中不行。”

    “如果说,有这样的条件,有这样的环境,那么,该如何让这样的一颗金蛋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呢?”纯阳子不由问道。

    “看来你是依然不死心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说。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世界,想提升它返祖的机率,做法也很简单,让你们古纯四脉所有生灵、子民的血气去蕴养它。用你们所有的天华物宝去喂养它……换一句话说,你们古纯四脉的所有好东西都给它。”

    “不过,这样的做法并不值得。”说到这里,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这个世界真的有让它能返祖的环境,真的能让它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那又怎么样……”

    “……你觉得倾万世之力、倾尽所有,去培养一条真龙或凤凰,真的值吗?以你们古纯四脉的底蕴和物资,还不如去培养仙帝实在,说不定你们古纯四脉培养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的精力和物资,能再培养出三位仙帝。”

    说完了这话,李七夜意味深长地看着纯阳子。

    “但是”纯阳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听说过一个传说,传言说,神兽仙禽,不止是强大那么简单,传言说,它们拥有世间所有生灵、所有种族所没有的特性,或者说是天赋。这样的东西,甚至是仙帝都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

    “古纯四脉就是古纯四脉,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

    “真的是如此吗?”纯阳子见李七夜笑了起来没回答,他不死心,忍不住追问道。

    说到此事,李七夜不由望着平静的海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说道:“神兽仙禽呀,的确是让人向往的种族,也是让人羡慕的种族,可惜,那怕真的有这样的种族,那个的数量那也寥寥无几,比什么都珍贵。”

    见李七夜开口,纯阳子他们都不由屏住呼吸,倾心而听。

    “神兽仙禽,一直存在于大家的口口相传之中,只怕大家都没有见过真正的神兽仙禽。”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就如很多记载一样,神兽仙禽,不止是强大,它们也是十分珍贵,那怕是一鳞一毛都显得格外珍贵!但,对于真正强大的人来说,比如说仙帝,这不是神兽仙禽最吸引人的地方。”

    “那最吸引人的是什么?”见李七夜停顿了一下,熊千臂都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看了熊千臂一眼,然后说道:“特性,或者说天赋,生来具有的东西,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这些种族所能拥有的,只有神兽仙禽才能拥有。”

    “怎么样的天赋呢?”柳如烟也听得入迷,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东西,一言难尽,因为每一种神兽仙禽都拥有着不同的天赋,事实上,世间见过真正神兽仙禽的人是寥寥无几,所以,很多神兽仙禽的天赋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也有一些神兽仙禽的天赋也已经被人摸得一清二楚。”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就拿一直以来被人津津乐道的凤凰来说,凤凰的天赋是什么?涅槃重生!”

    “湮槃重生!”听到这四个字,不论是谁都心里面一震,重生呀,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乃至是仙帝,都曾经是研究过重生。

    “当然,并不是说你是一只凤凰,你就能涅槃重生的,只要你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你才能使用你的天赋,让你涅槃重生。”李七夜说道。

    一时之间,纯阳子他们都说不出话来,涅槃重生,谁不想拥有呢?就算是仙帝,只怕也想拥有这样的天赋!

    “这还不是让仙帝最羡慕最垂涎的。”在纯阳子他们都沉默的时候,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传言说,当一只凤凰站在它们种族最巅峰的状态之时,这样的一只凤凰可以一直涅槃重生,一直涅槃下去。”

    “一直涅槃重生?”纯阳子不由怔了一下。

    “换一句话说,就是一直轮回,永久的不死不灭!”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一直轮回,不死不灭!”听到这样的话,让纯阳子他们完全是震撼了,能涅槃重生已经是让所有人羡慕向往了。

    如果说,能一直轮回,不死不灭,只怕是仙帝都无法把持的事情,这实在是太诱惑了!

    “世间真的有一直轮回下去的吗?”卓剑诗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样的事情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一直轮回下去,达到了不死不灭,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都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不知道。”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己,真正的凤凰都难于见到了,传说中最巅峰的凤凰,只怕从来没有人见过。或者,这样的凤凰,那只不过是存在于传说中而己。”

    听完了这样的一席话,柳如烟他们都不由陷入了沉默,不死不灭呀,这是多么让人向往的事情,这是何等诱惑的事情。

    至于熊千臂,他不敢去想象这样的事情,他只能是把这样的话当作传说来听,毕竟,这样的东西离他太遥远了。

    “真龙的天赋是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柳如烟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对柳如烟神秘地笑着说道:“如果哪一天你见到了一条真正的真龙了,那么,我就把它的天赋告诉你。”

    “讨厌”柳如烟娇嗔一声,不满,不过,她也没有再追问。

    李七夜不再说话,只是望着海面,任由骨船在这片海域飘泊,海水流淌到哪里,骨船就飘泊到哪里。

    在这样的气氛之下,船上的气氛变得沉默起来,大家都在思索着,各人有各人的心事。

    过了许久之后,柳如烟他们都发现李七夜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让骨船飘泊,这让他们都为之奇怪了,不知道李七夜为什么要这样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