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笑着说道:“这话说得的确是没错,它的确是拥有着神兽仙禽的血统,血统之强,是难于让人想象。如果你们古纯四脉真的能舍本的话,说不定能把它培养成一头神兽仙禽,说不定,真有那么一天,你们古纯四脉会拥有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

    “真龙、凤凰!”这话连卓剑诗和柳如烟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虽然说,在天灵界,曾经有不少种族号称自己种族是拥有真龙或凤凰血统,甚至是号称自己的种族是神兽后裔。

    不过,这种说法往往是抬高自己种族的身价而己,就算真的有种族是拥有真龙或凤凰的血统,那也是很稀薄很稀薄的血统,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血统,就算真的是有人继承了,那也只不过是发挥出真龙、凤凰的百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的血统神威而己。

    如果眼前这颗金蛋真的有一天能变成真龙、凤凰,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甚至是比拥有一位仙帝还要珍贵。

    “真的能培养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来?”听到李七夜的话,纯阳子都沉不住气了,忙是问道。

    看到纯阳子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真的是想培养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来?”

    “呵,呵,呵,拥有一条真龙,一只凤凰,这样的事情谁不渴望?”纯阳子干笑一声,说道:“就算是仙帝也一样渴望拥有一条真龙或者一只凤凰。李兄,我这只金蛋真的能养成一条真龙或凤凰吗?”

    “理论上是可以。”李七夜笑着说道:“这是一种血统的衍化蜕变,就像是金鳞化龙、鱼跃龙门一样。这颗金蛋它拥有神兽仙禽的血统,从血统论而言,它有这个机会。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蜕变之后,它有一定的机率返祖。”

    “真的?”就算纯阳子这样的大人物都有些按捺不住,颇为兴奋地说道。

    “假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那只是理论而己,事实上。那是行不通的,所谓的一朝化龙,或者跃上枝头变凤凰,那只不过是抬高自己的身价的说法而己。想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来是理论而己。”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纯阳子也只好是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也不用灰心,只要你们古纯四脉舍得了血本,你们也能培养出一只了不起的生灵来。并不是说这只金蛋的血统不行,只能说。在这样的世界,没有条件让它的血统返祖,无法让它成为一条真龙或凤凰而己。”

    “公子的意思是说,这只金蛋还是能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的?”卓剑诗从李七夜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个别人没有留意到的信息。

    “可以这样说吧,任何生灵都有返祖的机会,只不过这机率很小很小而己。从理论上来说,只要你能舍得了血本去培养它,这将会大大提升返祖的机率。”李七夜说道:“当然,这种返祖只适合于其他的生灵,比如说魅灵。比如说树族,但是,真龙或者凤凰嘛,不行,至少在九界中不行。”

    “如果说,有这样的条件,有这样的环境,那么,该如何让这样的一颗金蛋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呢?”纯阳子不由问道。

    “看来你是依然不死心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说。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世界,想提升它返祖的机率,做法也很简单,让你们古纯四脉所有生灵、子民的血气去蕴养它。用你们所有的天华物宝去喂养它……换一句话说,你们古纯四脉的所有好东西都给它。”

    “不过,这样的做法并不值得。”说到这里,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这个世界真的有让它能返祖的环境,真的能让它成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那又怎么样……”

    “……你觉得倾万世之力、倾尽所有,去培养一条真龙或凤凰,真的值吗?以你们古纯四脉的底蕴和物资,还不如去培养仙帝实在,说不定你们古纯四脉培养出一条真龙或一只凤凰的精力和物资,能再培养出三位仙帝。”

    说完了这话,李七夜意味深长地看着纯阳子。

    “但是”纯阳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听说过一个传说,传言说,神兽仙禽,不止是强大那么简单,传言说,它们拥有世间所有生灵、所有种族所没有的特性,或者说是天赋。这样的东西,甚至是仙帝都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

    “古纯四脉就是古纯四脉,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

    “真的是如此吗?”纯阳子见李七夜笑了起来没回答,他不死心,忍不住追问道。

    说到此事,李七夜不由望着平静的海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说道:“神兽仙禽呀,的确是让人向往的种族,也是让人羡慕的种族,可惜,那怕真的有这样的种族,那个的数量那也寥寥无几,比什么都珍贵。”

    见李七夜开口,纯阳子他们都不由屏住呼吸,倾心而听。

    “神兽仙禽,一直存在于大家的口口相传之中,只怕大家都没有见过真正的神兽仙禽。”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就如很多记载一样,神兽仙禽,不止是强大,它们也是十分珍贵,那怕是一鳞一毛都显得格外珍贵!但,对于真正强大的人来说,比如说仙帝,这不是神兽仙禽最吸引人的地方。”

    “那最吸引人的是什么?”见李七夜停顿了一下,熊千臂都忍不住问道。

    李七夜看了熊千臂一眼,然后说道:“特性,或者说天赋,生来具有的东西,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这些种族所能拥有的,只有神兽仙禽才能拥有。”

    “怎么样的天赋呢?”柳如烟也听得入迷,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东西,一言难尽,因为每一种神兽仙禽都拥有着不同的天赋,事实上,世间见过真正神兽仙禽的人是寥寥无几,所以,很多神兽仙禽的天赋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也有一些神兽仙禽的天赋也已经被人摸得一清二楚。”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就拿一直以来被人津津乐道的凤凰来说,凤凰的天赋是什么?涅槃重生!”

    “湮槃重生!”听到这四个字,不论是谁都心里面一震,重生呀,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乃至是仙帝,都曾经是研究过重生。

    “当然,并不是说你是一只凤凰,你就能涅槃重生的,只要你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你才能使用你的天赋,让你涅槃重生。”李七夜说道。

    一时之间,纯阳子他们都说不出话来,涅槃重生,谁不想拥有呢?就算是仙帝,只怕也想拥有这样的天赋!

    “这还不是让仙帝最羡慕最垂涎的。”在纯阳子他们都沉默的时候,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传言说,当一只凤凰站在它们种族最巅峰的状态之时,这样的一只凤凰可以一直涅槃重生,一直涅槃下去。”

    “一直涅槃重生?”纯阳子不由怔了一下。

    “换一句话说,就是一直轮回,永久的不死不灭!”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一直轮回,不死不灭!”听到这样的话,让纯阳子他们完全是震撼了,能涅槃重生已经是让所有人羡慕向往了。

    如果说,能一直轮回,不死不灭,只怕是仙帝都无法把持的事情,这实在是太诱惑了!

    “世间真的有一直轮回下去的吗?”卓剑诗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样的事情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一直轮回下去,达到了不死不灭,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都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不知道。”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己,真正的凤凰都难于见到了,传说中最巅峰的凤凰,只怕从来没有人见过。或者,这样的凤凰,那只不过是存在于传说中而己。”

    听完了这样的一席话,柳如烟他们都不由陷入了沉默,不死不灭呀,这是多么让人向往的事情,这是何等诱惑的事情。

    至于熊千臂,他不敢去想象这样的事情,他只能是把这样的话当作传说来听,毕竟,这样的东西离他太遥远了。

    “真龙的天赋是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柳如烟不由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对柳如烟神秘地笑着说道:“如果哪一天你见到了一条真正的真龙了,那么,我就把它的天赋告诉你。”

    “讨厌”柳如烟娇嗔一声,不满,不过,她也没有再追问。

    李七夜不再说话,只是望着海面,任由骨船在这片海域飘泊,海水流淌到哪里,骨船就飘泊到哪里。

    在这样的气氛之下,船上的气氛变得沉默起来,大家都在思索着,各人有各人的心事。

    过了许久之后,柳如烟他们都发现李七夜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让骨船飘泊,这让他们都为之奇怪了,不知道李七夜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六十九章 烛神之威(一)    甚至对此卫烈帝钱慎更是有着深入透彻的研究,他乃是帝王之尊,对各种常人根本就无法接触到的情报可以说是信手拈来,有史以来,有明文记载的妖星降世一共是七次,当然,这七次当中,烛九阴只降临了一次,不过其余的妖星降临的数据也同样是有研究价值的。

    最长的一次妖星降临,乃是祖巫帝江,足足在人间界停留了六个时辰,这已经是最长的记录,并且乃是在八千多年前。

    最短的一次妖星降临,乃是祖巫玄冥,在人间界停留的时间只有两刻(一刻=十五分钟),乃是在四百一十二年前。

    仔细的分析这七次降临的时间之后,就能清晰的看出来,越是靠近现在的这个时间点,降临的时间就越是呈现出明显的降幅,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天地元气在不断的流逝,很自然的,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修炼的程度就越来越低,也是越来越差,因此妖星降临下来的躯壳支撑的时间也就越短。

    因此,根据卫烈帝的推算,这一次烛九阴降临下来以后,能支撑一刻就很了不起了,并且卫烈帝还有传国玉玺和大卫朝的残余气运加持,所以几乎是没可能被追踪法术搜索到的。

    那就意味着,卫烈帝只要逃出了烛九阴的视线范围内,那么对方就只能用最常规的手段来搜索他的行踪,并且他也绝对不是什么束手待毙的人,也能抵抗一段时间。所以,尽管卫烈帝钱慎自己都要承认,林封谨这一次翻出来的底牌令他极是吃惊,但他也认为自己未必就被逼到了绝路上,尤其是此时,虽然冲上去的数百名吞蛇卫已经是纷纷中招,化成了垂死的老人,然而他已经逃入到了得胜宫当中,成功的藏入到了自己的军队当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用常规手段想要在一刻钟内找到卫烈帝都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是还要抽吸掉他体内的妖命气运呢?卫烈帝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合理,也很正常。

    然而卫烈帝钱慎只是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用人间界此时的常识来衡量烛九阴这样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那真的是大错特错!

    烛九阴依然是无声无息的站在了原地,完全无视掉在自己身前这些人,忽然又一次抬起了手,这一次,他眼睛当中的光芒夺目,抬手的速度也是显得颇为缓慢,一看就知道乃是出了全力!

    紧接着,在他抬手的过程当中,赫然可以见到左手的指尖之上,有着点点光芒在汇聚,最后化成了一只光芒四射的沙漏,可以清晰的见到,沙漏当中的沙子正在迅速的下落,点点滴滴,令人分外的觉得时间流逝的残酷无情。

    紧接着,烛九阴就朝着之前卫烈帝钱慎站着的地方一点,那一只光芒沙漏便是直飞了出去,然后便落在了那里,紧接着便是发觉,沙漏当中正在不停下落的光点砂砾,居然诡异的逆转着朝上方被回吸了过去!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时间居然开始回溯!

    从烛九阴现身起,他所施展的神通法术都是和时间有关的,不过更是要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些神通法术,可以说都是在加速时间的运行。

    柳更是直接穿越一千年的光阴,化为了尘埃灰烬,

    接下来的那一名倒霉的吞蛇卫则是撞上了一颗四十年之后才会出现的枯树,

    跨越时光之墙的吞蛇卫,时间流速转瞬之间就被推后了一甲子。

    有人形容说,时间就好似一条不停奔流朝前的长河,这个比喻还是颇为贴切的,因为时间运行的机制,就类似于河流,乃是在不断往前推移的,不会回头,所以说施展与时光有关的神通,加速时间肯定是比让时间逆行付出的代价要小许多。

    烛九阴此时乃是降临了下来,所能动用的妖命之力十分有限,所以说也是在尽可能的用最经济的方式战斗。

    而他现在则是突然施展了让时间回溯的神通,这无疑当中则是代表一定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随着那一个小小的光芒沙漏的迅速回溯,那一片区域的时间竟然迅速的逆转,最后回到了五分钟之前,那时候,卫烈帝钱慎还站在了这个地方啊。

    因此,表现出来的最直观方式就是,当那时光沙漏化成点点光芒消失以后,之前还是空无一人的地面上,骤然多出来了一个人,便正是目瞪口呆,惊怒无比的卫烈帝钱慎!

    有一句话叫做一力降十会,便是此时情形的最佳体现!

    无论你卫烈帝钱慎怎么机关算尽,无论你怎么想尽办法,在绝对的力量直轰过来的残酷现实面前,都是被搓扁捏圆,可以说是端的毫无还手之力!

    烛九阴看着卫烈帝钱慎,此时依然可以见到,他的一只眼睛里面已经是彻底的变成了蛇一样的赤红色竖瞳,冰冷无情,里面更是深邃复杂得包藏了一处星海一般,不过,另外的一只眼睛当中,还是一片混沌,说明他依然没能成功的占据林封谨的身躯。

    在这样的情况下,卫烈帝钱慎也是知道这一劫可以说是躲不过去的了,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总是需要一个人站出来独自面对的!他已经逃了一次,并且发觉逃走在面前的这一头怪物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那么只能唯战而已了。

    卫烈帝钱慎长啸一声,手腕一翻,已经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只传国玉玺脱手抛了起来!这传国玉玺辗转历经了十三个帝国,在上百位的人间帝王手中摩挲使用过,此时在空中一翻腾之后,立即就出现了九龙拱卫的异状,然后轰然落下。

    其底部更是出现了清晰无比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八个字,这八个字从上方照射了下来,简直就仿佛是泰山的投影从天空上方横空出世,从天而降似的,完全是以镇压的方式狠狠的压了下来,对准了烛九阴,甚至可以见到,烛九阴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清晰的扭曲变形,视线投注过去,甚至都会觉得干扰而模糊。

    在这样的恶劣局面下,烛九阴没有动,只是用那一只赤红色的冰冷竖瞳望着卫烈帝钱慎,似乎要连他的五脏六腑都彻底的看清一般!

    卫烈帝钱慎此时却是毫不迟疑,一把就拔出了吞蛇剑,对准了烛九阴刷拉的一声直刺了过去,他此时也可以说是出尽了全力,因为面对烛九阴这样恐怖的敌人,必须要抓住任何一个可能出现的机会,否则的话,很可能会发生一件十分悲惨的事情,那就是你根本连所有的底牌都没有机会拿出来就被成功的做掉了。

    更要命的是,搞不好在你咽气的那一瞬间,你都根本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之前哪怕是在和林封谨相斗的时候,卫烈帝钱慎也是一直保持着绝对优势,也是未出全力,而此时他当然不敢大意,以帝王之身,握持吞蛇剑这样的神器施展出来的一剑,自然是天子之剑。

    一剑刺出之后,已经是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浩荡之势,仿佛是整个赤县神州之力,都聚集在了这把剑的锋芒上,直刺而出。

    最后那剑芒外溢,更是形成了一条强大无比的五爪金龙,对准了烛九阴张牙舞爪的猛扑而来!同时,空气当中更是隐隐响起了威严无比的钟鼓声,礼炮声,还有无数个声音似乎在异口同声的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样的声音单单是让人听了,也是觉得头晕脑涨,心中更是浮现出来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仿佛自己已经是犯下了弥天大罪,只能马上跪倒在了地上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

    这已经是卫烈帝钱慎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以传国玉玺的神威镇住敌人,使其陷入到了各种负面状态当中,同时,以神器吞蛇使天子之剑,强行攻杀敌人。

    更可怕的是,这一剑只能闪,不能接,就仿佛是一个人面对强大无比的帝国朝廷那样,只能逃,不能硬抗!

    因为人力终有穷尽的时候,无论你是再怎么强大的高手,面对整个帝国的力量就极其渺小了,可能最初来抓你的只是一个捕快,你能轻易杀死,第二次来抓你的是一群捕快,你可以迅速打发,然而第三次倘若来的是一支军队呢?

    好吧,就算是你将这支军队杀光了,第四次来的就是两支军队!!

    面对钱慎的倾力一击,烛九阴依旧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还是左手的食指,然后轻轻的一记虚点。

    这样的轻蔑,这样的淡然,仿佛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用更大的力量来对待。

    在这一点之下,对他直扑而来的这一头剑芒形成的五爪金龙居然在瞬间变成了一头皮包骨头的骷髅龙,僵硬在了半空当中,最后感觉到了一阵风吹过,便是彻底的化为了灰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