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甚至对此卫烈帝钱慎更是有着深入透彻的研究,他乃是帝王之尊,对各种常人根本就无法接触到的情报可以说是信手拈来,有史以来,有明文记载的妖星降世一共是七次,当然,这七次当中,烛九阴只降临了一次,不过其余的妖星降临的数据也同样是有研究价值的。

    最长的一次妖星降临,乃是祖巫帝江,足足在人间界停留了六个时辰,这已经是最长的记录,并且乃是在八千多年前。

    最短的一次妖星降临,乃是祖巫玄冥,在人间界停留的时间只有两刻(一刻=十五分钟),乃是在四百一十二年前。

    仔细的分析这七次降临的时间之后,就能清晰的看出来,越是靠近现在的这个时间点,降临的时间就越是呈现出明显的降幅,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天地元气在不断的流逝,很自然的,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修炼的程度就越来越低,也是越来越差,因此妖星降临下来的躯壳支撑的时间也就越短。

    因此,根据卫烈帝的推算,这一次烛九阴降临下来以后,能支撑一刻就很了不起了,并且卫烈帝还有传国玉玺和大卫朝的残余气运加持,所以几乎是没可能被追踪法术搜索到的。

    那就意味着,卫烈帝只要逃出了烛九阴的视线范围内,那么对方就只能用最常规的手段来搜索他的行踪,并且他也绝对不是什么束手待毙的人,也能抵抗一段时间。所以,尽管卫烈帝钱慎自己都要承认,林封谨这一次翻出来的底牌令他极是吃惊,但他也认为自己未必就被逼到了绝路上,尤其是此时,虽然冲上去的数百名吞蛇卫已经是纷纷中招,化成了垂死的老人,然而他已经逃入到了得胜宫当中,成功的藏入到了自己的军队当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用常规手段想要在一刻钟内找到卫烈帝都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是还要抽吸掉他体内的妖命气运呢?卫烈帝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合理,也很正常。

    然而卫烈帝钱慎只是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用人间界此时的常识来衡量烛九阴这样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那真的是大错特错!

    烛九阴依然是无声无息的站在了原地,完全无视掉在自己身前这些人,忽然又一次抬起了手,这一次,他眼睛当中的光芒夺目,抬手的速度也是显得颇为缓慢,一看就知道乃是出了全力!

    紧接着,在他抬手的过程当中,赫然可以见到左手的指尖之上,有着点点光芒在汇聚,最后化成了一只光芒四射的沙漏,可以清晰的见到,沙漏当中的沙子正在迅速的下落,点点滴滴,令人分外的觉得时间流逝的残酷无情。

    紧接着,烛九阴就朝着之前卫烈帝钱慎站着的地方一点,那一只光芒沙漏便是直飞了出去,然后便落在了那里,紧接着便是发觉,沙漏当中正在不停下落的光点砂砾,居然诡异的逆转着朝上方被回吸了过去!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时间居然开始回溯!

    从烛九阴现身起,他所施展的神通法术都是和时间有关的,不过更是要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些神通法术,可以说都是在加速时间的运行。

    柳更是直接穿越一千年的光阴,化为了尘埃灰烬,

    接下来的那一名倒霉的吞蛇卫则是撞上了一颗四十年之后才会出现的枯树,

    跨越时光之墙的吞蛇卫,时间流速转瞬之间就被推后了一甲子。

    有人形容说,时间就好似一条不停奔流朝前的长河,这个比喻还是颇为贴切的,因为时间运行的机制,就类似于河流,乃是在不断往前推移的,不会回头,所以说施展与时光有关的神通,加速时间肯定是比让时间逆行付出的代价要小许多。

    烛九阴此时乃是降临了下来,所能动用的妖命之力十分有限,所以说也是在尽可能的用最经济的方式战斗。

    而他现在则是突然施展了让时间回溯的神通,这无疑当中则是代表一定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随着那一个小小的光芒沙漏的迅速回溯,那一片区域的时间竟然迅速的逆转,最后回到了五分钟之前,那时候,卫烈帝钱慎还站在了这个地方啊。

    因此,表现出来的最直观方式就是,当那时光沙漏化成点点光芒消失以后,之前还是空无一人的地面上,骤然多出来了一个人,便正是目瞪口呆,惊怒无比的卫烈帝钱慎!

    有一句话叫做一力降十会,便是此时情形的最佳体现!

    无论你卫烈帝钱慎怎么机关算尽,无论你怎么想尽办法,在绝对的力量直轰过来的残酷现实面前,都是被搓扁捏圆,可以说是端的毫无还手之力!

    烛九阴看着卫烈帝钱慎,此时依然可以见到,他的一只眼睛里面已经是彻底的变成了蛇一样的赤红色竖瞳,冰冷无情,里面更是深邃复杂得包藏了一处星海一般,不过,另外的一只眼睛当中,还是一片混沌,说明他依然没能成功的占据林封谨的身躯。

    在这样的情况下,卫烈帝钱慎也是知道这一劫可以说是躲不过去的了,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总是需要一个人站出来独自面对的!他已经逃了一次,并且发觉逃走在面前的这一头怪物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那么只能唯战而已了。

    卫烈帝钱慎长啸一声,手腕一翻,已经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只传国玉玺脱手抛了起来!这传国玉玺辗转历经了十三个帝国,在上百位的人间帝王手中摩挲使用过,此时在空中一翻腾之后,立即就出现了九龙拱卫的异状,然后轰然落下。

    其底部更是出现了清晰无比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八个字,这八个字从上方照射了下来,简直就仿佛是泰山的投影从天空上方横空出世,从天而降似的,完全是以镇压的方式狠狠的压了下来,对准了烛九阴,甚至可以见到,烛九阴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清晰的扭曲变形,视线投注过去,甚至都会觉得干扰而模糊。

    在这样的恶劣局面下,烛九阴没有动,只是用那一只赤红色的冰冷竖瞳望着卫烈帝钱慎,似乎要连他的五脏六腑都彻底的看清一般!

    卫烈帝钱慎此时却是毫不迟疑,一把就拔出了吞蛇剑,对准了烛九阴刷拉的一声直刺了过去,他此时也可以说是出尽了全力,因为面对烛九阴这样恐怖的敌人,必须要抓住任何一个可能出现的机会,否则的话,很可能会发生一件十分悲惨的事情,那就是你根本连所有的底牌都没有机会拿出来就被成功的做掉了。

    更要命的是,搞不好在你咽气的那一瞬间,你都根本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之前哪怕是在和林封谨相斗的时候,卫烈帝钱慎也是一直保持着绝对优势,也是未出全力,而此时他当然不敢大意,以帝王之身,握持吞蛇剑这样的神器施展出来的一剑,自然是天子之剑。

    一剑刺出之后,已经是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浩荡之势,仿佛是整个赤县神州之力,都聚集在了这把剑的锋芒上,直刺而出。

    最后那剑芒外溢,更是形成了一条强大无比的五爪金龙,对准了烛九阴张牙舞爪的猛扑而来!同时,空气当中更是隐隐响起了威严无比的钟鼓声,礼炮声,还有无数个声音似乎在异口同声的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样的声音单单是让人听了,也是觉得头晕脑涨,心中更是浮现出来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仿佛自己已经是犯下了弥天大罪,只能马上跪倒在了地上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

    这已经是卫烈帝钱慎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以传国玉玺的神威镇住敌人,使其陷入到了各种负面状态当中,同时,以神器吞蛇使天子之剑,强行攻杀敌人。

    更可怕的是,这一剑只能闪,不能接,就仿佛是一个人面对强大无比的帝国朝廷那样,只能逃,不能硬抗!

    因为人力终有穷尽的时候,无论你是再怎么强大的高手,面对整个帝国的力量就极其渺小了,可能最初来抓你的只是一个捕快,你能轻易杀死,第二次来抓你的是一群捕快,你可以迅速打发,然而第三次倘若来的是一支军队呢?

    好吧,就算是你将这支军队杀光了,第四次来的就是两支军队!!

    面对钱慎的倾力一击,烛九阴依旧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还是左手的食指,然后轻轻的一记虚点。

    这样的轻蔑,这样的淡然,仿佛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用更大的力量来对待。

    在这一点之下,对他直扑而来的这一头剑芒形成的五爪金龙居然在瞬间变成了一头皮包骨头的骷髅龙,僵硬在了半空当中,最后感觉到了一阵风吹过,便是彻底的化为了灰烬。

第1356章一颗金蛋    在卓剑诗他们努力夺取自己的遗宝之时,李七夜并没有去夺取遗宝,而是驾着骨船在这片海域游荡着。

    骨船在海中慢慢地行驶,李七夜似乎是漫无目的游荡,而且他甚至是任由骨船自己在海中飘荡着。

    “公子不去取一件遗宝?”见到骨船漫无目的地在这一片海域游荡着,熊千臂也不由好奇地说道。

    熊千臂相信,以李七夜的能耐,如果他想在这里取一件遗宝,只怕不论是怎么样的遗宝,他都是手到擒来。

    李七夜看着平静的海面,过了好一会儿,淡淡地笑着说道:“我来此,不是为求遗宝而来。”

    对于李七夜而言,来此只不过是捎带柳如烟他们来而己,他的目的并非是这个地方。

    不过,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了,他也想看一看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有一个传说,听过这个传说的人少之又少,而且,很少人会相信这种说法,但是,李七夜相信,因为他可以肯定,它的确是在这个地方。

    熊千臂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不由怔了一下,但是,仔细一想,也觉得对。李七夜如此的逆天无双,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宝物,或者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如果他想要怎么样的宝物,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骨船在这片海域漫无目的地飘荡着,李七夜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海面。

    这一片海域十分的平静,没有游荡飞翔的枯骨出没,甚至在这一片海域连风浪都没有,平静得出奇,似乎这里是整个骨海的安全港湾一样。

    骨船继续飘荡着,海域依然平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看着平静的海域,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看来这一世是遇不到了。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平静的海域开始摇晃起来,海浪滔滔。

    “嗡”的一声,剑鸣之声响彻了整个海域。就在这个时候,巨人所在的地方剑芒冲天而起,此时璀璨的剑芒笼罩着整片海域。

    “卓宗主成功了!”熊千臂急忙望去,不由惊喜地说道。

    此时只见卓剑诗站在巨人的头颅之上,她竟然拔起了巨仙帝剑。当巨人帝剑被拔出来之后,乃是剑芒滔天,可怕的剑意碾压诸天十地,让万物生灵都为之颤抖,如此一把巨大无匹的帝剑,似乎它能主宰着整个世界一样。

    此时卓剑诗也是神威冲天,聚集在了她头顶上的血气宛如是要化作真龙一样,头角峥嵘,牙爪撕天,散发出来的神威似乎可以碾碎世间的一切。

    “铮”的一声。剑吟之声响彻了云霄,卓剑诗站在巨大的头颅上,只手持着巨仙帝剑,高高举起,在这一刻,与巨仙帝剑相比起来本是渺小的卓剑诗看起来宛如是一尊凌驾九天的帝女一般,高贵而无上,剑气压塌了诸天。

    “好强大,一剑在手,天下无敌。”看着卓剑诗只手持巨仙帝剑。剑指苍天,熊千臂不由被威慑得脸色发白,坐在甲板上,都难于爬起来。

    最终。卓剑诗把巨仙帝剑收入了命宫之中,她站在巨大头颅之上,是那么的飘然,是那么的绝世,宛如是出尘仙子一般。

    “轰”一声轰鸣之声响起,柳如烟所在的岛屿那个方位。突然之间黑芒冲天而起,接着让人感觉整片海域一下子暗了下来,似乎天地一下子被笼罩住了一样,一下子变得了天黑。

    “发生什么事了?”看到突然天黑,熊千臂被吓得不轻,急忙张望。

    就在天地黑了下来的一会儿功夫,一阵轰鸣响起,似乎有什么在吞噬着什么一样。

    如果此时强大的修士打开天眼,一定能看到震撼的一幕。能看到柳如烟所在的岛屿之处那块石碑像是张开大嘴的巨兽,它正在吞噬着天地间的一切黑暗,当它疯狂吞噬着的时候,似乎把天宇之中的星辰都吞噬了。

    就在熊千臂吃惊的时候,天空又开始明亮了起来,天地间的黑暗就像潮水一样退去,全部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全部被石碑所吞噬。

    整个过程给人一种如恶魔临世的感觉,黑暗笼罩了天地,然后在眨眼之间,恶魔被打败,光明又重新回归大地。

    熊千臂看着明朗的天空,他一时之间都难于回过神来,他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卓剑诗乘着骨舟飘然而来,回到了骨船之中。

    看到卓剑诗,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好剑,此剑在手,那实在是再适合你不过了。”

    “多谢公子赐于造化。”卓剑诗向李七夜深深鞠身,虽然说巨仙帝剑是靠她自己的努力取到的,但是,没有李七夜的提携,她也得不到这样的宝物。

    “师姐得如此神剑,可喜可贺。”在这个时候,柳如烟也乘骨舟回来了,她对卓剑诗笑着说道。

    卓剑诗还没有回答柳如烟的话之时,柳如烟轻笑一声,她是十分热情的挽着李七夜的手臂,有七分撒娇的模样,说道:“公子爷,现在师姐得如此神剑,再配上她的圣泉体,那简直就是天下无敌,我只怕会被她压得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了………”

    “……以后无垢三宗只怕是没有我立足之地了,公子爷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别让我下半辈子过着那么凄惨的生活……”说到这里,她是双目泫泪,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这样妩媚勾魂的尤物,当露出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之时,那怕是铁石心肠都会一下子融化了。

    李七夜却不为所动,拍了一下她的螓首,笑骂地说道:“少跟我装可怜,你得到的石碑一点都不比剑诗的巨仙帝剑差,还那么的贪心不足!”

    “只要公子爷赐于我的东西,再多我也要嘛。”柳如烟挽着李七夜的手臂,妩媚一笑,三分撒娇的模样,让人为之魂销。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看着远处,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纯阳子回来了。”

    大家张目一看,果然,只见纯阳子乘着骨舟回来了,他站在骨舟之上,衣襟飘飘,有几分出尘之人的韵味。不过,此时纯阳子神态有些狼狈,他身上的衣裳有不少破裂之处。

    “纯阳岛主,你这是去恶龙窝来吗?搞得这么狼狈,不会是你自己撕破衣裳,装可怜吧。”当纯阳子回到骨船之后,柳如烟看了他一眼,说道。

    纯阳子也不介意,笑吟吟地说道:“柳宗主这样说,那也是差不多,我这是九死一生,差点回不来了。”

    “如此说来,纯阳岛主是得到了绝世之物了。”卓剑诗也是意外,说道。纯阳子的实力比她们只强不弱,能让纯阳子如此狼狈,只怕他是遇到了极大的危险。

    “还好,还好,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九死一生之后,终于得到了回报。”纯阳子笑吟吟地说道。

    看到他心满意足的模样,就知道这一次他收获很惊人,毕竟,纯阳子是出身于古纯四脉,以他的身份,一般的宝物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

    “用得着说得如此夸张吗?”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个老窝,无非是一般摸爬滚打而己,哪来九死一生,哪来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呃”被李七夜一口点破,纯阳子不由干笑一声,神态有点尴尬,然后又不免好奇,说道:“李兄是去过那里?”

    李七夜含笑不语,不回答纯阳子的话。

    “快把你得到的宝物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柳如烟笑着对纯阳子说道。

    “一颗蛋而己,比不上两位宗主的绝世之兵。”纯阳子笑着说道。不过,他也没有藏私,把自己得到的东西取了出来。

    纯阳子得到的竟然是一颗金蛋,一颗比面盆还要大一倍的金蛋,这颗金蛋一个成年人用手都无法完全抱得过来。

    这颗金蛋金光闪闪,似乎整颗蛋都是用黄金铸造的。

    “这是什么金蛋?”看到纯阳子抱着这颗金蛋,卓剑诗也为之好奇。

    “这么大的一颗金蛋,让我们煮着吃了如何?足够让我们吃上饱饱的一餐。”柳如烟笑着说道。

    柳如烟说到这里,伸手就去敲这颗金蛋,当敲这颗金蛋的时候,听到“咚”的一声十分清脆的响声。

    与此同时,蛋壳上乃是金光荡漾,金光好像水波一样荡开了,接着,金蛋之内隐隐响起了一声低鸣,似乎柳如烟这轻轻一敲是吵醒了金蛋中的生命一样。

    “这是凤凰蛋吗?”看到这样奇迹的一幕,熊千臂都有些瞠目结舌,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伸手去摸了摸这颗金蛋,入手温润。

    “想得美,凤凰蛋。”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是凤凰蛋,还轮得到别人去取,我早就把它取走了。”

    “这是什么蛋?”看着眼前这颗金蛋,卓剑诗也为之好奇。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都知道眼前这颗金蛋是一颗了不起的蛋。

    “应该是一颗仙禽蛋。”纯阳子笑着说道:“就算不是凤凰蛋,只怕它也是拥有神兽仙禽的血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