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彻底的粉碎掉体内的两大海底轮,将自己的妖命气运在瞬间拔升到了惊人的高度!!——

    这就是林封谨最后的底牌,

    也是不到最后,绝对不能用的底牌,

    因为这张底牌用出来以后,首先牺牲掉的,就是他自己,

    哪怕是强如卫烈帝,也只能评估出林封谨体内目前在运行的妖命之力的总量大概有多少,他却不能够知道林封谨真正修炼的功法却是在逆运海底轮,在不停的压制着自己的实力,将源源不断产生的妖命之力转化成晶体的形式,使海底轮具现化出来。

    虽然林封谨修炼出来海底轮的时间不长,但不要忘了,他体内的海底轮是有两个的,他的最后底牌,就是在瞬间将自己的两个海底轮彻底的粉碎掉!这两只海底轮当中,积攒储存的妖命之力,实际上已经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那就意味着一件事,林封谨体内的妖命之力,将会在瞬间攀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哪怕林封谨的实力拔升到了这个高峰之后,依然不可能是卫烈帝钱慎的对手。

    但是,林封谨既不是帝王君主,也没有传国玉玺这样的强大神器,对妖命之力的屏蔽和压制,那也就意味着,他将会彻底的摆脱目前“走钢丝”的状态,彻底的突破自己的界限,让妖星上的烛九阴残魂骤然关注到!

    妖星降世,带来的当然就是毁灭!更重要的是,林封谨非常清楚,烛九阴的元神一旦降临,谁都会放过,却是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人,那就是同样拥有庞大无比的妖命之力卫烈帝钱慎。

    为什么?因为烛九阴降临时候,决定它在人间界的逗留时间有两件事,第一件是降临下来的身体的生命力,另外一件,便是这身体当中的妖命之力。

    这听起来有些难以理解,其实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知道了,决定一辆车能开多远的两大因素。第一就是车况,发生故障就开不走了,第二就是车里面的汽油存量,车况等同于身体的生命力,妖命之力就相当于是车载的汽油数量,这么说就一清二楚了吧。

    正因为是这样,卫烈帝钱慎体内的大量妖命之力,对烛九阴来说那就是十分宝贵的东西!没理由会放过,因为烛九阴可以施展神通来修复弥补林封谨的肉身,却是不能凭空变出妖命之力来,没有了妖命之力,一切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那么这就构成了借刀杀人的最基本的条件,林封谨牺牲自己,便是要借烛九阴这把刀,来杀卫烈帝钱慎这个人,这不是什么阴谋了,这是可以直接摆在台面上来说的不折不扣的阳谋!!

    很显然,卫烈帝是什么人,同样也是工于心计,阴狠毒辣,自然看出来了林封谨这一手的阴狠毒辣,一见到了柳更居然被一指点成了飞灰,连人带斧变成了千年之后的模样,便一挥手,让跟随自己前来的吞蛇卫一拥而上,自己转身就走。

    他的身法也是十分独特,叫做“大风起兮云飞扬”,若狂风疾掠而过,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瞬间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看着蜂拥而来的吞蛇卫,依然是在原地微微垂着头的烛九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这不是他在装酷什么的,而是感觉到了降临下来的这一具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很难适应掌控,似乎有一种巨大的排斥力在抗拒他的全面入驻,这种抗拒并不会采取直面对抗的方式,因此非常难缠。

    不过烛九阴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在他面前,任何抵抗都终将湮灭,他全面占据这身体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此时冲得最快的一名吞蛇卫,已经是拔刀冲到了距离烛九阴不到两丈的地方,但是,这时候烛九阴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声,这一声咳嗽尽显衰弱,可是,这吞蛇卫的面前,居然骤的出现了一颗碗口粗细的枯树,这枯树上的半截枝桠居然一下子就戳进了这吞蛇卫的咽喉处!!

    这吞蛇卫身经百战,哪里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顿时一下子眼珠子都凸出若死鱼,疯狂挥刀乱砍,将那颗枯树砍得木屑四溅,然而并没有什么,那一戳已经是将他的气管,动脉全部戳破,鲜血飚射而出,很快就只有捂住了脖子在地上挣命的份儿。

    烛九阴的这一招看起来仿佛是非常高明的木系神通法术,其实不然,因为在四十三年零三个月之后,永山上的这颗枯树便是真实存在的了,烛九阴虽然没有完全占据林封谨的身体,然而已经是可以在林封谨擅长的改变时间流速的这个领域,展示他的强大力量了

    他刚刚做的事情,就是在这名吞蛇卫冲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将那一块地面的时间流速变成“加速”的状态,直接拨到了四十年三零三个月之后,因此,这颗枯树就直接出现!这名倒霉的吞蛇卫就死得如此的憋屈。

    而木系的神通法术要想做到这一点的话,看起来可以完全达到类似的效果,但是有一点是怎么也绕不开的,那就是瞬间用神通催发出来的植物,肯定会有破土而出的痕迹,枯树的根部周围会飞溅一圈泥土出来。

    当然,吞蛇卫当然不可能因为死了一个人就被彻底的吓到,他们能够被选来做卫烈帝的御前亲军,担任这一次反叛吕羽的先锋,乃是有双重保证的,首先他们从思想上就被洗脑过,其次,他们体内植入的妖骨也是能确保忠诚!

    因此,剩余下来的人则依然是默不作声,步调一致的同时逼上,明晃晃的钢刀,一致的步调,身上更是散发出来了强烈的杀气。

    十来个,几十个人保持这种程度的话还好,然而此时乃是几百人一起涌上,整齐划一,顿时充满了凌厉无比的杀伐气息,举手投足,动作划一,这样一来的话,可以说是瞬间就营造出来了千万人的气势,还未交锋可以说就先声夺人!

    只是,他们现在要面对的是烛九阴!!

    哪怕只剩余下来了一缕残魂的烛九阴,也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抗衡得了的。

    烛九阴又发出来了一声苍老的叹息,叹息声甚至仿佛扬起了一阵骨灰和尘埃,然后伸出了左手轻轻一划,立即就见到了光芒闪耀,有一道奇特的线条在他身前三丈的地方出现了。

    这线条上方,闪耀着诡异透明的光芒,仿佛与之前卫烈帝钱慎施展出来的时之壁的光芒颇为类似,多看几眼就会觉得,那一道线条赫然组成了一堵半透明的薄薄墙壁,就横亘在了烛九阴与冲杀过来的吞蛇卫之间。

    这一堵看起来仿佛是艺术品一般的薄薄墙壁,看起来对这些如狼似虎的吞蛇卫根本就构成不了威胁,几乎是两三个眨眼的时间,便是有十几名吞蛇卫的战士冲过了那一道光壁。

    然而他们只迈出了三步!没错,仅仅是三步,便是迅速的踉跄了起来,呼吸也变得粗重,脚步也是变得蹒跚,本来穿在身上毫无感觉的盔甲也是变得沉重无比了起来,眼前清晰的景物也是变得一片模糊。

    有的人甚至干脆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提在手中的长刀也是不知道被摔飞到哪里去了。此时他们看自己的手掌才顿时发觉,手背上赫然都是皱纹弥补,枯瘦若柴,手指更是仿佛竹节似的,哪怕是放在了面前也是在不停的才颤抖。

    在通过了这一道薄薄光墙的瞬间,这些吞蛇卫战士身上时间,竟是被瞬间加速了足足一甲子(六十年)!

    能够进入吞蛇卫的,大多都是刀头歃血,在战场上搏杀多年的人,至少也是超过了二十五岁,大多数都是三十来岁,正是处于体力与经验结合得最好的时候,因此,也就是说,越过了这道薄薄的光墙之后,他们年纪最轻的,也是八十五岁了!

    这就是时光的威能,荏苒流逝,斗转星移,在一瞬间就能让红颜白发,名将衰朽!

    只是转瞬之间,就见到了烛九阴的身前,全部都匍匐瘫倒着一群风烛残年的老人,这些人虽然还手握刀枪,竭力的想要爬近过去,可是只是爬了几步,便都已经是气喘如牛,被身上的沉重甲胄压得直翻白眼,已经对任何人形成不了威胁了。

    不过,也不能说这些人的牺牲是白费的,至少被他们这么一耽搁,卫烈帝钱慎此时已经是消失得连人影子都不见了。

    卫烈帝钱慎如何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更是明白林封谨施展出来的这一招阳谋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经不起拖!烛九阴此时虽然只是一缕残魂,但强大程度依然是达到了不可想象的程度,那就注定了一件事,林封谨这具肉身一定支持不了太久的时间。

第1355章巨仙帝剑    李七夜不再去看柳如烟,他对卓剑诗说道:“你想要什么样的遗宝?”

    卓剑诗娴熟优雅,三分糯软的声音让人听得全身软绵绵的,她说道:“公子给我指点怎么样的遗宝,我就要怎么样的遗宝。”她的美丽,她的软语,就像春雨一般,润物无声。

    李七夜笑了一下,驾着骨船,调过头去,驶着骨船前行。

    最后,李七夜把骨船停在了一具骸骨之前,这一具骸骨早在刚进入这片海域的时候就看到了。

    这具骸骨就是那尊巨人,那尊手撑着巨剑的巨人。

    当远远望去的时候,这尊巨人就已经给人脚踏大海、头顶苍穹的感觉了,当靠近这尊巨人的时候,让人不由仰首而望,向上往去的时候,让人看不到这尊巨人的尽头,让人无法看到它头颅最高处。

    不管是谁,站在这样一尊巨大无比的巨人身下之时,都不由觉得自己渺小无比,跟眼前这样的一尊巨人相比起来,不管你是怎么样的人物,都让人觉得自己渺小如蚁蝼。

    “你不是有一把巨斧吗?”李七夜抬起头,高高地看了一眼这尊巨人,对卓剑诗说道。

    “万地斧,我本想是用来作本命真器,不过,不是很适合。”卓剑诗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修士,不一定需要本命真器,像修练仙体的人,更是特别,千百万年以来,有一些大成仙体就是没有本命真器,他们铸炼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兵器,也有人把这种兵器称之为仙体之兵,当然,很多修士把这一类兵器划入道外奇宝之中。”

    李七夜的话卓剑诗能理解,因为他们无垢三宗有这样的兵器,柳如烟手中的这只魔体仙炉就是仙体之兵。

    仙体之兵乃是大成仙体所铸造,它能融合大成仙体的威力。在这样的兵器辅佐之下,大成仙体能发挥更强大的战斗力。

    “这把剑。曾经有一些能活着来到这里的神皇都想得到。大家都明白这把剑是一件了不起的遗宝,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把剑的来历。”李七夜指着前面巨大无比的巨剑说道。

    眼前这把巨剑,只怕是卓剑诗一辈子见过的最大巨剑,虽然说有的宝物能化为巨大无比,甚至如天地银河巨大,但是。那都是只不过是法相天地而己,本相没有如此的巨大!

    眼前这把巨剑本相就是如此的巨大,也只有如此巨大的神剑才能配得上眼前这尊巨人。

    “这把剑名为巨仙帝剑,它的珍贵,它的强大,不会亚于任何一位仙帝的本命真器,它的玄妙,是超乎你的想象。”李七夜看着眼前这把巨剑说道。

    “巨仙帝剑?”卓剑诗搜肠刮肠,不论她是怎么样想。都从来没听过这把剑的名字。卓剑诗她出身于无垢三宗,能出任宗主之位,她个人修行不止是强大。而且也是十分的博学,但。她无法把任何一件事与眼前这把巨剑联系起来。

    “你就不用想了,如果你都知道这把剑的话,那就太了不得了。只怕世间任何门派传承都没有关于这把剑的记载,这把剑属于巨仙族。”见卓剑诗苦思的模样,李七夜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巨仙族?”卓剑诗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个种族,吃惊地说道:“世间真的有仙吗?”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间有没有仙,这倒难说。不过。巨仙族不是仙,这是一个古老到无法追溯的种族!甚至可以说。他们比你们的魅灵起源还要古老。”说到这里,他看了卓剑诗一眼。

    “一个强大无匹的种族,一个笑傲天地的种族,最终还是难于逃脱灭亡的命运。就如眼前这尊可以比肩仙帝的存在,都一样难逃死亡。”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尊巨大无比的巨人,目光变得深邃。

    “比肩仙帝的存在?”听到这话,卓剑诗心里面剧震,一尊比肩仙帝的存在,最终是惨死在这里,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仙帝这一级别的无敌,都会惨死吗?”熊千臂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在他心目中,仙帝是无敌的,世间没有什么能与仙帝比肩了,然而,比肩于仙帝的存在都会惨死在这里,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是你无法想象的剧战,惨烈无比。”李七夜看了一眼想象不出来的熊千臂一眼,说道:“巨仙族的强大,也不是你能想象的,在他们那遥远的时代,他们一族可以说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之中,他们算是坚持到战场尾声的种族了。可惜,他们依然未能撑住,在惨烈无比的一战之中,最后,那怕是可以比肩仙帝的存在,也一样难逃被灭族的命运!”

    这样的话让卓剑诗、熊千臂心里面都不收为之发寒,如此强大的种族,最终都难逃被灭族的命运,他们面对的是何等强大、何等无敌的敌人呢?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敌人呢?这让他们久久难于回过神来,这也让他们无法想象这种敌人是怎么样的。

    “这把剑适合你。”在卓剑诗失神的时候,李七夜指了指眼前这把巨剑,说道:“它比你的万地斧更好,如果你能炼化它,那么,你将会受益无穷。你的圣泉体让你拥有了磅礴无穷的血气,有这么一把剑在手,在未来,它足可让你遇神屠神,遇魔斩魔!”

    李七夜这话一出,熊千臂都傻傻地看着这一把让人无法看到尽头的巨剑,卓剑诗那无穷无尽的血气他是亲眼见过。

    如果让卓剑诗持有这样的一把巨剑,在无穷无尽的血气支撑之下,一剑斩下来,那就让人无法想象了,这样的一把巨剑,可以轻易地灭掉一个传承,轻易灭掉一个种族,甚至这样的一把巨剑可以把龙妖海劈成两半。

    卓剑诗看着这样的一把巨剑,也不由怦然心动,她的圣泉体,的确是能匹配这样的一把巨剑,她拥有万地斧,知道这级别兵器的威力,若是她真的是巨仙帝剑在手,有她无穷的血气支撑,这将会让她的实力、她的战斗力一口气提升好几个台阶!

    “只要你把它拔出来,它就是你的,前提是你能把它拔出来。”李七夜笑着对卓剑诗说道:“这就是考验你的圣泉体的时候了,就看你的血气足不足够支撑这样的一把巨剑了。”

    这把巨仙帝剑的确是好东西,但是,这样的巨剑不是谁都够资格拥有的,这样的一把巨剑,就算你足够大能扛提起它,但是,想把它当作兵器,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这样的巨剑,提起来舞上几下,只怕都能榨干一尊大贤的血气,想拿它当兵器,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别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卓剑诗却跃跃欲试,毕竟,她的圣泉体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比血气之强,比血气之盛,就算是神皇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她。

    若是她能拥有这样的一把巨剑,她的血气足够让她支撑得起这把巨剑。

    最终,卓剑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跃身而起,落在了巨人的脚腂之上,然后沿着巨人的腿骨往上飞跃。

    在巨大的腿骨之前,卓剑诗小如蚁蝼,试想一下一只蚁蝼爬上通天的巨柱,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不过,卓剑诗的速度极快,一次次的跳跃让她很快就登上了巨人的手腕处。

    巨人的双手是握着巨剑的剑柄,这看起来就像是两座巨大无比的山岳拢合着一座山峰一样。

    如此巨大沉重的沉剑,想把它拔出来,那是谈何容易。

    卓剑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体魄浮现,如汪洋大海一样的血气外放,在这一刻,卓剑诗双手化作了遮天地的巨掌,合拢剑柄,牢牢地握住。

    “起”卓剑诗娇叱一声,血气肆虐着天地,在无穷无尽的血气支撑之下,卓剑诗欲拔出这把巨剑。

    但是,不管卓剑诗的血气如何的疯狂肆虐着天地,她都难于拔出这把巨剑。

    但是,卓剑诗依然不放弃,血气再次疯狂地冲天而起,而且这一次卓剑诗的体魄变得无比璀璨,血气重叠,成倍地飙升!

    卓剑诗对这把巨仙帝剑是志在必得,不论如何,她都要拔出这把巨剑。

    李七夜抬头远远地看了一眼拔剑的卓剑诗,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然后驶着骨船离开了。

    骨船缓缓驶动,李七夜看了熊千臂一眼,说道:“你想怎么样的遗宝呢?”

    坐在甲板上的熊千臂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说道:“公子指点,小的是感激涕零,小的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不敢与纯阳岛主、柳宗主他们相比,不敢奢望遗宝。跟随公子来骨海,能得到奎牛八眼,小的已经心满意足了。”

    熊千臂倒有自知之明,虽然眼前是遗宝无数,但是,凭他这一点微弱之力,那怕是李七夜给他指点一条明路,他也无法得到遗宝,所以,他索性放弃。

    “懂得取舍是一件好事。”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