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不再去看柳如烟,他对卓剑诗说道:“你想要什么样的遗宝?”

    卓剑诗娴熟优雅,三分糯软的声音让人听得全身软绵绵的,她说道:“公子给我指点怎么样的遗宝,我就要怎么样的遗宝。”她的美丽,她的软语,就像春雨一般,润物无声。

    李七夜笑了一下,驾着骨船,调过头去,驶着骨船前行。

    最后,李七夜把骨船停在了一具骸骨之前,这一具骸骨早在刚进入这片海域的时候就看到了。

    这具骸骨就是那尊巨人,那尊手撑着巨剑的巨人。

    当远远望去的时候,这尊巨人就已经给人脚踏大海、头顶苍穹的感觉了,当靠近这尊巨人的时候,让人不由仰首而望,向上往去的时候,让人看不到这尊巨人的尽头,让人无法看到它头颅最高处。

    不管是谁,站在这样一尊巨大无比的巨人身下之时,都不由觉得自己渺小无比,跟眼前这样的一尊巨人相比起来,不管你是怎么样的人物,都让人觉得自己渺小如蚁蝼。

    “你不是有一把巨斧吗?”李七夜抬起头,高高地看了一眼这尊巨人,对卓剑诗说道。

    “万地斧,我本想是用来作本命真器,不过,不是很适合。”卓剑诗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修士,不一定需要本命真器,像修练仙体的人,更是特别,千百万年以来,有一些大成仙体就是没有本命真器,他们铸炼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兵器,也有人把这种兵器称之为仙体之兵,当然,很多修士把这一类兵器划入道外奇宝之中。”

    李七夜的话卓剑诗能理解,因为他们无垢三宗有这样的兵器,柳如烟手中的这只魔体仙炉就是仙体之兵。

    仙体之兵乃是大成仙体所铸造,它能融合大成仙体的威力。在这样的兵器辅佐之下,大成仙体能发挥更强大的战斗力。

    “这把剑。曾经有一些能活着来到这里的神皇都想得到。大家都明白这把剑是一件了不起的遗宝,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把剑的来历。”李七夜指着前面巨大无比的巨剑说道。

    眼前这把巨剑,只怕是卓剑诗一辈子见过的最大巨剑,虽然说有的宝物能化为巨大无比,甚至如天地银河巨大,但是。那都是只不过是法相天地而己,本相没有如此的巨大!

    眼前这把巨剑本相就是如此的巨大,也只有如此巨大的神剑才能配得上眼前这尊巨人。

    “这把剑名为巨仙帝剑,它的珍贵,它的强大,不会亚于任何一位仙帝的本命真器,它的玄妙,是超乎你的想象。”李七夜看着眼前这把巨剑说道。

    “巨仙帝剑?”卓剑诗搜肠刮肠,不论她是怎么样想。都从来没听过这把剑的名字。卓剑诗她出身于无垢三宗,能出任宗主之位,她个人修行不止是强大。而且也是十分的博学,但。她无法把任何一件事与眼前这把巨剑联系起来。

    “你就不用想了,如果你都知道这把剑的话,那就太了不得了。只怕世间任何门派传承都没有关于这把剑的记载,这把剑属于巨仙族。”见卓剑诗苦思的模样,李七夜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巨仙族?”卓剑诗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个种族,吃惊地说道:“世间真的有仙吗?”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间有没有仙,这倒难说。不过。巨仙族不是仙,这是一个古老到无法追溯的种族!甚至可以说。他们比你们的魅灵起源还要古老。”说到这里,他看了卓剑诗一眼。

    “一个强大无匹的种族,一个笑傲天地的种族,最终还是难于逃脱灭亡的命运。就如眼前这尊可以比肩仙帝的存在,都一样难逃死亡。”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尊巨大无比的巨人,目光变得深邃。

    “比肩仙帝的存在?”听到这话,卓剑诗心里面剧震,一尊比肩仙帝的存在,最终是惨死在这里,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仙帝这一级别的无敌,都会惨死吗?”熊千臂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在他心目中,仙帝是无敌的,世间没有什么能与仙帝比肩了,然而,比肩于仙帝的存在都会惨死在这里,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是你无法想象的剧战,惨烈无比。”李七夜看了一眼想象不出来的熊千臂一眼,说道:“巨仙族的强大,也不是你能想象的,在他们那遥远的时代,他们一族可以说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之中,他们算是坚持到战场尾声的种族了。可惜,他们依然未能撑住,在惨烈无比的一战之中,最后,那怕是可以比肩仙帝的存在,也一样难逃被灭族的命运!”

    这样的话让卓剑诗、熊千臂心里面都不收为之发寒,如此强大的种族,最终都难逃被灭族的命运,他们面对的是何等强大、何等无敌的敌人呢?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敌人呢?这让他们久久难于回过神来,这也让他们无法想象这种敌人是怎么样的。

    “这把剑适合你。”在卓剑诗失神的时候,李七夜指了指眼前这把巨剑,说道:“它比你的万地斧更好,如果你能炼化它,那么,你将会受益无穷。你的圣泉体让你拥有了磅礴无穷的血气,有这么一把剑在手,在未来,它足可让你遇神屠神,遇魔斩魔!”

    李七夜这话一出,熊千臂都傻傻地看着这一把让人无法看到尽头的巨剑,卓剑诗那无穷无尽的血气他是亲眼见过。

    如果让卓剑诗持有这样的一把巨剑,在无穷无尽的血气支撑之下,一剑斩下来,那就让人无法想象了,这样的一把巨剑,可以轻易地灭掉一个传承,轻易灭掉一个种族,甚至这样的一把巨剑可以把龙妖海劈成两半。

    卓剑诗看着这样的一把巨剑,也不由怦然心动,她的圣泉体,的确是能匹配这样的一把巨剑,她拥有万地斧,知道这级别兵器的威力,若是她真的是巨仙帝剑在手,有她无穷的血气支撑,这将会让她的实力、她的战斗力一口气提升好几个台阶!

    “只要你把它拔出来,它就是你的,前提是你能把它拔出来。”李七夜笑着对卓剑诗说道:“这就是考验你的圣泉体的时候了,就看你的血气足不足够支撑这样的一把巨剑了。”

    这把巨仙帝剑的确是好东西,但是,这样的巨剑不是谁都够资格拥有的,这样的一把巨剑,就算你足够大能扛提起它,但是,想把它当作兵器,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这样的巨剑,提起来舞上几下,只怕都能榨干一尊大贤的血气,想拿它当兵器,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别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卓剑诗却跃跃欲试,毕竟,她的圣泉体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比血气之强,比血气之盛,就算是神皇都不一定能比得过她。

    若是她能拥有这样的一把巨剑,她的血气足够让她支撑得起这把巨剑。

    最终,卓剑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跃身而起,落在了巨人的脚腂之上,然后沿着巨人的腿骨往上飞跃。

    在巨大的腿骨之前,卓剑诗小如蚁蝼,试想一下一只蚁蝼爬上通天的巨柱,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不过,卓剑诗的速度极快,一次次的跳跃让她很快就登上了巨人的手腕处。

    巨人的双手是握着巨剑的剑柄,这看起来就像是两座巨大无比的山岳拢合着一座山峰一样。

    如此巨大沉重的沉剑,想把它拔出来,那是谈何容易。

    卓剑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体魄浮现,如汪洋大海一样的血气外放,在这一刻,卓剑诗双手化作了遮天地的巨掌,合拢剑柄,牢牢地握住。

    “起”卓剑诗娇叱一声,血气肆虐着天地,在无穷无尽的血气支撑之下,卓剑诗欲拔出这把巨剑。

    但是,不管卓剑诗的血气如何的疯狂肆虐着天地,她都难于拔出这把巨剑。

    但是,卓剑诗依然不放弃,血气再次疯狂地冲天而起,而且这一次卓剑诗的体魄变得无比璀璨,血气重叠,成倍地飙升!

    卓剑诗对这把巨仙帝剑是志在必得,不论如何,她都要拔出这把巨剑。

    李七夜抬头远远地看了一眼拔剑的卓剑诗,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然后驶着骨船离开了。

    骨船缓缓驶动,李七夜看了熊千臂一眼,说道:“你想怎么样的遗宝呢?”

    坐在甲板上的熊千臂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说道:“公子指点,小的是感激涕零,小的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不敢与纯阳岛主、柳宗主他们相比,不敢奢望遗宝。跟随公子来骨海,能得到奎牛八眼,小的已经心满意足了。”

    熊千臂倒有自知之明,虽然眼前是遗宝无数,但是,凭他这一点微弱之力,那怕是李七夜给他指点一条明路,他也无法得到遗宝,所以,他索性放弃。

    “懂得取舍是一件好事。”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未完待续。)

第六十六章 往事越千年!    这就和兵法当中攻打坚城的方法相当类似,你将城池守得固若金汤,我攻不进去,难道就不能引蛇出洞吗?将守城的人的亲属全部抓来绑到城下面来一刀子杀了,你肯定就情绪失控想要冲出来杀我,那便是相当于放弃了防御,正中我的下怀啊。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再一次降临到了林封谨的身上,浑身上下的血脉肌肉,仿佛都同时被千万把小刀子在乱戳似的,可是林封谨却是垂着头,沉默着,仿佛这种痛苦完全和自己无关。

    或者可以这样说,林封谨此时精神上受到的重创,已经是全面掩盖住了自己的肉体所遭受到的痛苦!伤心绝对比伤身要痛苦一千一万倍!!!此时的林封谨,简直就仿佛是一个活死人那样,只能用心丧若死来形容。

    “既然是这样的话”被绑缚在了时之网上面,垂着头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的林封谨,忽然嗫嚅了一下嘴唇,低声的发出了微弱的声音:“那就,大家,一起,死吧!”

    说完了这句话以后,林封谨就闭上了眼睛,头也是一下子耷拉了下去,此时,从他的双眼当中,竟赫然流淌出来了两行血泪!!!

    从他的身体里面,赫然发出了一连串的奇特碎裂声,竟然有几分类似于杯子碗盏被摔碎之后,人的脚踩踏在了上面的声响。

    紧接着就见到,卫烈帝钱慎施展的掠天之术速度骤然加快,从林封谨身上,竟是射出了大量的点点光芒,纷纷的对准了他的掌心当中投射而来,钱慎不惊反喜,长笑道:

    “很好,很好,就是这样,我知道你一定是很想杀了朕,那就来吧,用尽你全身的力量!只要挣脱了朕布设下来的时之网,你的心愿就能达成!”

    不过,尽管嘴上这样说,卫烈帝钱慎还是相当谨慎的一个人,觉察到了林封谨身上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比如说,正常的情况下他不是应该一面痛苦惨叫,一面破口大骂吗?同时,还应该疯狂挣扎,竭力的想要摆脱束缚才对啊。

    然而林封谨却只是沉默的呆在了那里,垂着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仿佛是一个死人,呈现出了十字形状被固定在了半空当中,若不是还能隐约的感应到他的呼吸心跳,真的以为这是一具不折不扣的尸体了。

    见到了林封谨的这副模样,在卫烈帝钱慎的心中,忽然就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四个字“心丧若死”,这种人乃是最可怕的,因为他连自己的生死都完全不在乎了,因此毫无顾忌,造成的危害就越发惊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浮现出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卫烈帝钱慎此时已经是占据了全面的上风,甚至可以这么说,就连他自己中了时之网,面临此时的这种恶劣局面,也是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儿,因此也不怕林封谨能翻过天去。

    同时,就在这时候,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芒,已经是迅速凝聚成了一个小型的绳结,非但如此,那些象征林封谨体内妖命之力的光点继续蜂拥而来,这光芒四射的小型绳结再次被淹没在了光芒当中,转而一变,就赫然形成了沙漏的形状!

    沙漏这东西,同样也是用来计算时间的原始工具。

    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华绳结忽然摇身一变,化成了沙漏,就代表他吸收的妖命之力突破了一个新的界限,简单的来说,有水源源不断的流淌了出来,先是用杯子来接,杯子接满了就要溢出来浪费,那么就得换成盆子了

    卫烈帝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的又睁大了眼睛,因为他清楚的感应到,林封谨体内又出现了大量的妖命之力,蜂拥而来,那点点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更可以说是密集若雨一般的投向了他的掌中,因此很快的,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点沙漏幻象再次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口日晷!这说明他从林封谨身上吸收到的妖命之力数量再次产生了质变。

    大概又过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从林封谨身上飞射出来的光点依然是无穷无尽一般,仿佛他现在已经是彻底的认命了,心丧若死,任人宰割。

    卫烈帝掌心的光点日晷再次变化,这一次,已经是变化成了一口大钟,卫烈帝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出现了惊喜,这已经是出乎了他的意外之外,居然能从林封谨身上掠夺到这样多的妖命之力!

    要知道,此时卫烈帝从林封谨身上获得的妖命之力越多,就代表他缺少的这块拼图越是完整,最后获得的好处就越大,自古帝王都有一个野望,享尽了世间荣华富贵的他们,几乎是没有什么东西得不到的了,因此自然就要求永生,永生求不到,那也是活得越长越好!

    卫烈帝同样也是这样,他为了长生,所做的事情难道还少了?他心中的野望,自然是觊觎妖星背后的祖巫的力量,还有那能活过漫长岁月的寿命,因此,从林封谨身上获得的妖命之力越多,就越是令他激动啊。

    此时卫烈帝的心中也是忽的生出了一丝疑虑,面前这个人身上,怎会拥有这样庞大的妖命之力存在?完全与他表现出来的实力不对等啊?

    只是,这一丝疑虑,已经迅速的被骤然发生的异象带来的震惊给掩盖了过去!

    因为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芒大钟再次起了变化,化成了一口庞大复杂精密的浑天仪!上面的天球,纹饰都是清晰可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卫烈帝终于失态,他的面容甚至已经是扭曲了起来,在那浑天仪发出的光芒照耀下,竟是有几分狰狞的味道:

    “哈哈哈哈,没想到今天,朕的心愿就能彻底完成了!”

    卫烈帝的眼神,此时已经是多出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贪婪感觉,他看着自己掌心上方悬浮着的这口巨型光芒浑天仪,失态的狂笑道:

    “这是何等充沛的力量啊!”

    “这是可以独霸天下的力量!”

    “这是无人能挡的力量!”

    “这是魔的力量!”

    “这是神的力量!”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漂浮在他掌心之上的那口巨型光芒浑天仪,忽然对准了另外的一处高速飞了过去,

    紧接着,一只手掌轻描淡写的伸了过来,一把就抓在了这口光芒组成的巨型浑天仪上,紧接着,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苍老,衰弱,低沉,

    这声音冷漠,淡然,平静,

    这声音听了之后,令人想到的是狂风暴雨当中摇曳的一点残灯,令人想到的是在深秋残雪当中瑟缩的一片枯叶,令人想到的是萧瑟的寒风,沾满灰尘的破烂蜘蛛网,骨灰盒上簌簌洒落的粉末

    这声音只说了一句话,说得很慢,很轻,仿佛很衰弱很吃力,可是,这句话,竟是仿佛一下子就直接印记在了方圆几十里内的所有人脑海当中!!

    “这,是,我的”

    “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

    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字,更是以一种爆炸的方式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面轰然炸响,席卷回荡,仿佛周围有千山万壑,这声音更是在不停剧烈的回响!

    这句话一说完,那巨型浑天仪立即炸裂,形成了无数光点,然后纷纷投入到了那一只手掌当中!!!

    那只手掌是谁的?

    正是林封谨的!

    非但如此,背后困住了他的那一张“时之网”也是在瞬间解离,同时也是化成了千万光点,投入到了林封谨的身躯当中,只是林封谨却是依然悬在半空当中,垂着头没有落下,反而是继续保持着被捆缚着的模样,隔了好一会儿,才浑身僵硬的仿佛木偶人一样,机械式的朝着下方伸出脚踩上去,就是一个很完整的下台阶动作。

    然而这时候,林封谨距离地面根本就只有两三米高,他脚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台阶可以踩!若按照正常的情况,那么接下来就是林封谨一个非常狼狈的动作栽倒下来,脸先着地。

    只是林封谨居然在空中站稳了脚,仿佛前方确实是有台阶,只不过是隐形的而已,紧接着便是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双脚落地的时候,居然仿佛十分衰弱似的,摇晃了一下才重新站定。

    这时候,他依然是垂着头,被乱发遮住了双眼,几乎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隐约见到了嘴角似乎微微的撇着,似乎在沉思着,而此时的林封谨,身上可以说是完全都感应不到任何的气息,很是有些类似于一个弱到了极点的普通人,还是相当衰弱的那种。

    只是,唯一令人感觉到异样的,那就是哪怕你和林封谨面对面站着,只要闭上眼睛便根本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了!这样奇特诡异的状况,就仿佛林封谨根本就是个不存在于这世上的影子。

    便是在这时候,忽然有人低声骂了一句:

    “装神弄鬼!”

    便是一闪身,立即到了林封谨的身前,然后当头一斧直斩而下!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把持着雷电威能的强良妖命者柳更,也是四大御林军统领之一。

    之前林封谨携着一举击杀两大御林军统领的威势,逼得柳更和薛铁两人采取守势,在这里可以说是僵持了半天,虽然这是持重稳妥的表现,卫烈帝钱慎这时候更是用人之际,不会多说什么,然而柳更也是个要脸的人,他今后还要驾驭下面的这些骄兵悍将,若是不将这威风立起来,那只怕说话就没人听了。

    此时见到了林封谨居然能脱困出来,立即护主和立威的心思一起发作,瞬间出手!

    柳更乃是可以驾驭雷电的强大妖命者,这一掠之下,只能用风驰电掣来形容,更强大的是,他掠过的地方更是噼里啪啦的闪耀出来了一连串的电火花,而举起的那一面大斧上,更是紫光闪耀,依稀更是能看到斧面上镌刻着神秘无比的花纹,看了以后就觉得玄奥无比,似乎都在述说天地之间的秘密似的。

    当那大斧斩落下来的时候,更是可以见到一道凄厉的雷光闪耀在了空中,张牙舞爪,化成了一只雷光组成的庞大鸟爪幻象,直抠了下来,这一斧斩得实了,立即就是将人剖成两片,然后化为飞灰,并且天雷破万法,就算是有什么强大的护身法宝,也是要在这一斧之威下被彻底摧毁!

    然而这一把紫电神斧在距离林封谨头部两尺的地方,竟然就猛的戛然而止!

    林封谨依然是保持着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双眼看着地面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不过,他的左手却是伸了出来,食指探出,轻轻的点在了这一把紫电神斧的斧刃上面。

    一根食指,

    一把猛恶劈来的雷电巨斧,甚至还带着远古巨妖祖巫的强大威能!

    这一瞬间,柳更和他挥斧斩下的动作就完全凝固了!!

    二者看起来完全就根本不在一个范畴当中,然而这时候,却是陷入了僵持之势。

    不,不对,根本就不是僵持,因为林封谨的那只左手,赫然都已经徐徐的放了下来,但是柳更和那一把雷光四溅的巨斧,却依然是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奇特姿势。

    然后便是看到,那一把雷光四溅的巨斧斧面上,开始迅速的变得暗淡,起绣,裂纹,然后迅速的增多,变脆,最后变成了一大堆难看无比的碎块

    握住巨斧的柳更,皮肤开始迅速的变得松弛,充满皱纹,发黄,布满老人斑,最后脱水,干瘪,枯焦,最终头发全白,化成了一具干尸,最后一阵风吹过,直接就化成了灰烬,只剩余下来了一个跌落的下颌骨,最后连那跌落的下颌骨在落地之前也是化风而去!!

    这一瞬间,就仿佛是数千年的时光从柳更的身上高速荏苒而过,并且狠狠的碾压了他!

    倘若是娲蛇神或者巫神在这里的话,那么一定就知道,这轻描淡写的一点,在几千年,上万年之前,却是可以震慑整个大陆,令他们这个级数的存在都要闻风丧胆,望风而逃啊!

    这一点的名字,便是叫做:往事越千年!

    这一点之后,林封谨微微的抬起了头,可以见到,他的左眼当中的瞳孔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神秘无比的一个符文,看起来与沙漏颇为相似,而右眼当中的瞳孔则是扩散,放大,当中完全是一片迷惘空白。

    忽然,他徐徐的呼出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并不长,却仿佛是含有了万年的寂寥,萧索,孤独之意,就仿佛是吹起了百年棺材盖子上的尘埃那样,浑浊,迷惘。

    “终于,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上啊,似乎有些冷呢。”

    这样的话语,已经绝对不是林封谨说得出来的了,这其中的饱经沧桑,这其中将天底下万事万物都看淡的萧索阅历,套用在了大巫凶这样的老怪物身上还比较适合。

    然而,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此时乃是亥时刚过,子时初临,便是子夜时分,正是夜半央的时候,众所周知,中午十二点,日正中天,乃是每天阳气最盛的时候,此时子夜十二点,便是阴气最盛的时候,感觉到了料峭的寒意也是正常。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随着这个人的一句淡淡的抱怨,在那极遥远的天边,居然迅速的出现了一丝光芒,然而那一丝光芒很快的就将黑暗驱散,形成了鱼肚白,接着是朝霞,最后,一轮破晓红日轰然从地平线上跃出,一缕熹微的晨光,便是照耀在了“林封谨”的身上,为他带来温暖!

    这这究竟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一句抱怨,便在子夜时分让这天地变色,

    日升月落!!!

    时隔三千四百六十七年,上古祖巫烛九阴,再次正式降临人间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