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就和兵法当中攻打坚城的方法相当类似,你将城池守得固若金汤,我攻不进去,难道就不能引蛇出洞吗?将守城的人的亲属全部抓来绑到城下面来一刀子杀了,你肯定就情绪失控想要冲出来杀我,那便是相当于放弃了防御,正中我的下怀啊。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再一次降临到了林封谨的身上,浑身上下的血脉肌肉,仿佛都同时被千万把小刀子在乱戳似的,可是林封谨却是垂着头,沉默着,仿佛这种痛苦完全和自己无关。

    或者可以这样说,林封谨此时精神上受到的重创,已经是全面掩盖住了自己的肉体所遭受到的痛苦!伤心绝对比伤身要痛苦一千一万倍!!!此时的林封谨,简直就仿佛是一个活死人那样,只能用心丧若死来形容。

    “既然是这样的话”被绑缚在了时之网上面,垂着头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的林封谨,忽然嗫嚅了一下嘴唇,低声的发出了微弱的声音:“那就,大家,一起,死吧!”

    说完了这句话以后,林封谨就闭上了眼睛,头也是一下子耷拉了下去,此时,从他的双眼当中,竟赫然流淌出来了两行血泪!!!

    从他的身体里面,赫然发出了一连串的奇特碎裂声,竟然有几分类似于杯子碗盏被摔碎之后,人的脚踩踏在了上面的声响。

    紧接着就见到,卫烈帝钱慎施展的掠天之术速度骤然加快,从林封谨身上,竟是射出了大量的点点光芒,纷纷的对准了他的掌心当中投射而来,钱慎不惊反喜,长笑道:

    “很好,很好,就是这样,我知道你一定是很想杀了朕,那就来吧,用尽你全身的力量!只要挣脱了朕布设下来的时之网,你的心愿就能达成!”

    不过,尽管嘴上这样说,卫烈帝钱慎还是相当谨慎的一个人,觉察到了林封谨身上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比如说,正常的情况下他不是应该一面痛苦惨叫,一面破口大骂吗?同时,还应该疯狂挣扎,竭力的想要摆脱束缚才对啊。

    然而林封谨却只是沉默的呆在了那里,垂着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仿佛是一个死人,呈现出了十字形状被固定在了半空当中,若不是还能隐约的感应到他的呼吸心跳,真的以为这是一具不折不扣的尸体了。

    见到了林封谨的这副模样,在卫烈帝钱慎的心中,忽然就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四个字“心丧若死”,这种人乃是最可怕的,因为他连自己的生死都完全不在乎了,因此毫无顾忌,造成的危害就越发惊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浮现出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卫烈帝钱慎此时已经是占据了全面的上风,甚至可以这么说,就连他自己中了时之网,面临此时的这种恶劣局面,也是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儿,因此也不怕林封谨能翻过天去。

    同时,就在这时候,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芒,已经是迅速凝聚成了一个小型的绳结,非但如此,那些象征林封谨体内妖命之力的光点继续蜂拥而来,这光芒四射的小型绳结再次被淹没在了光芒当中,转而一变,就赫然形成了沙漏的形状!

    沙漏这东西,同样也是用来计算时间的原始工具。

    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华绳结忽然摇身一变,化成了沙漏,就代表他吸收的妖命之力突破了一个新的界限,简单的来说,有水源源不断的流淌了出来,先是用杯子来接,杯子接满了就要溢出来浪费,那么就得换成盆子了

    卫烈帝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的又睁大了眼睛,因为他清楚的感应到,林封谨体内又出现了大量的妖命之力,蜂拥而来,那点点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更可以说是密集若雨一般的投向了他的掌中,因此很快的,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点沙漏幻象再次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口日晷!这说明他从林封谨身上吸收到的妖命之力数量再次产生了质变。

    大概又过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从林封谨身上飞射出来的光点依然是无穷无尽一般,仿佛他现在已经是彻底的认命了,心丧若死,任人宰割。

    卫烈帝掌心的光点日晷再次变化,这一次,已经是变化成了一口大钟,卫烈帝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出现了惊喜,这已经是出乎了他的意外之外,居然能从林封谨身上掠夺到这样多的妖命之力!

    要知道,此时卫烈帝从林封谨身上获得的妖命之力越多,就代表他缺少的这块拼图越是完整,最后获得的好处就越大,自古帝王都有一个野望,享尽了世间荣华富贵的他们,几乎是没有什么东西得不到的了,因此自然就要求永生,永生求不到,那也是活得越长越好!

    卫烈帝同样也是这样,他为了长生,所做的事情难道还少了?他心中的野望,自然是觊觎妖星背后的祖巫的力量,还有那能活过漫长岁月的寿命,因此,从林封谨身上获得的妖命之力越多,就越是令他激动啊。

    此时卫烈帝的心中也是忽的生出了一丝疑虑,面前这个人身上,怎会拥有这样庞大的妖命之力存在?完全与他表现出来的实力不对等啊?

    只是,这一丝疑虑,已经迅速的被骤然发生的异象带来的震惊给掩盖了过去!

    因为卫烈帝掌心当中的光芒大钟再次起了变化,化成了一口庞大复杂精密的浑天仪!上面的天球,纹饰都是清晰可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卫烈帝终于失态,他的面容甚至已经是扭曲了起来,在那浑天仪发出的光芒照耀下,竟是有几分狰狞的味道:

    “哈哈哈哈,没想到今天,朕的心愿就能彻底完成了!”

    卫烈帝的眼神,此时已经是多出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贪婪感觉,他看着自己掌心上方悬浮着的这口巨型光芒浑天仪,失态的狂笑道:

    “这是何等充沛的力量啊!”

    “这是可以独霸天下的力量!”

    “这是无人能挡的力量!”

    “这是魔的力量!”

    “这是神的力量!”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漂浮在他掌心之上的那口巨型光芒浑天仪,忽然对准了另外的一处高速飞了过去,

    紧接着,一只手掌轻描淡写的伸了过来,一把就抓在了这口光芒组成的巨型浑天仪上,紧接着,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苍老,衰弱,低沉,

    这声音冷漠,淡然,平静,

    这声音听了之后,令人想到的是狂风暴雨当中摇曳的一点残灯,令人想到的是在深秋残雪当中瑟缩的一片枯叶,令人想到的是萧瑟的寒风,沾满灰尘的破烂蜘蛛网,骨灰盒上簌簌洒落的粉末

    这声音只说了一句话,说得很慢,很轻,仿佛很衰弱很吃力,可是,这句话,竟是仿佛一下子就直接印记在了方圆几十里内的所有人脑海当中!!

    “这,是,我的”

    “力量!!!!”“力量!!!!”“力量!!!!”“力量!!!!”“力量!!!!”

    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字,更是以一种爆炸的方式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面轰然炸响,席卷回荡,仿佛周围有千山万壑,这声音更是在不停剧烈的回响!

    这句话一说完,那巨型浑天仪立即炸裂,形成了无数光点,然后纷纷投入到了那一只手掌当中!!!

    那只手掌是谁的?

    正是林封谨的!

    非但如此,背后困住了他的那一张“时之网”也是在瞬间解离,同时也是化成了千万光点,投入到了林封谨的身躯当中,只是林封谨却是依然悬在半空当中,垂着头没有落下,反而是继续保持着被捆缚着的模样,隔了好一会儿,才浑身僵硬的仿佛木偶人一样,机械式的朝着下方伸出脚踩上去,就是一个很完整的下台阶动作。

    然而这时候,林封谨距离地面根本就只有两三米高,他脚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台阶可以踩!若按照正常的情况,那么接下来就是林封谨一个非常狼狈的动作栽倒下来,脸先着地。

    只是林封谨居然在空中站稳了脚,仿佛前方确实是有台阶,只不过是隐形的而已,紧接着便是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双脚落地的时候,居然仿佛十分衰弱似的,摇晃了一下才重新站定。

    这时候,他依然是垂着头,被乱发遮住了双眼,几乎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隐约见到了嘴角似乎微微的撇着,似乎在沉思着,而此时的林封谨,身上可以说是完全都感应不到任何的气息,很是有些类似于一个弱到了极点的普通人,还是相当衰弱的那种。

    只是,唯一令人感觉到异样的,那就是哪怕你和林封谨面对面站着,只要闭上眼睛便根本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了!这样奇特诡异的状况,就仿佛林封谨根本就是个不存在于这世上的影子。

    便是在这时候,忽然有人低声骂了一句:

    “装神弄鬼!”

    便是一闪身,立即到了林封谨的身前,然后当头一斧直斩而下!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把持着雷电威能的强良妖命者柳更,也是四大御林军统领之一。

    之前林封谨携着一举击杀两大御林军统领的威势,逼得柳更和薛铁两人采取守势,在这里可以说是僵持了半天,虽然这是持重稳妥的表现,卫烈帝钱慎这时候更是用人之际,不会多说什么,然而柳更也是个要脸的人,他今后还要驾驭下面的这些骄兵悍将,若是不将这威风立起来,那只怕说话就没人听了。

    此时见到了林封谨居然能脱困出来,立即护主和立威的心思一起发作,瞬间出手!

    柳更乃是可以驾驭雷电的强大妖命者,这一掠之下,只能用风驰电掣来形容,更强大的是,他掠过的地方更是噼里啪啦的闪耀出来了一连串的电火花,而举起的那一面大斧上,更是紫光闪耀,依稀更是能看到斧面上镌刻着神秘无比的花纹,看了以后就觉得玄奥无比,似乎都在述说天地之间的秘密似的。

    当那大斧斩落下来的时候,更是可以见到一道凄厉的雷光闪耀在了空中,张牙舞爪,化成了一只雷光组成的庞大鸟爪幻象,直抠了下来,这一斧斩得实了,立即就是将人剖成两片,然后化为飞灰,并且天雷破万法,就算是有什么强大的护身法宝,也是要在这一斧之威下被彻底摧毁!

    然而这一把紫电神斧在距离林封谨头部两尺的地方,竟然就猛的戛然而止!

    林封谨依然是保持着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双眼看着地面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不过,他的左手却是伸了出来,食指探出,轻轻的点在了这一把紫电神斧的斧刃上面。

    一根食指,

    一把猛恶劈来的雷电巨斧,甚至还带着远古巨妖祖巫的强大威能!

    这一瞬间,柳更和他挥斧斩下的动作就完全凝固了!!

    二者看起来完全就根本不在一个范畴当中,然而这时候,却是陷入了僵持之势。

    不,不对,根本就不是僵持,因为林封谨的那只左手,赫然都已经徐徐的放了下来,但是柳更和那一把雷光四溅的巨斧,却依然是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奇特姿势。

    然后便是看到,那一把雷光四溅的巨斧斧面上,开始迅速的变得暗淡,起绣,裂纹,然后迅速的增多,变脆,最后变成了一大堆难看无比的碎块

    握住巨斧的柳更,皮肤开始迅速的变得松弛,充满皱纹,发黄,布满老人斑,最后脱水,干瘪,枯焦,最终头发全白,化成了一具干尸,最后一阵风吹过,直接就化成了灰烬,只剩余下来了一个跌落的下颌骨,最后连那跌落的下颌骨在落地之前也是化风而去!!

    这一瞬间,就仿佛是数千年的时光从柳更的身上高速荏苒而过,并且狠狠的碾压了他!

    倘若是娲蛇神或者巫神在这里的话,那么一定就知道,这轻描淡写的一点,在几千年,上万年之前,却是可以震慑整个大陆,令他们这个级数的存在都要闻风丧胆,望风而逃啊!

    这一点的名字,便是叫做:往事越千年!

    这一点之后,林封谨微微的抬起了头,可以见到,他的左眼当中的瞳孔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神秘无比的一个符文,看起来与沙漏颇为相似,而右眼当中的瞳孔则是扩散,放大,当中完全是一片迷惘空白。

    忽然,他徐徐的呼出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并不长,却仿佛是含有了万年的寂寥,萧索,孤独之意,就仿佛是吹起了百年棺材盖子上的尘埃那样,浑浊,迷惘。

    “终于,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上啊,似乎有些冷呢。”

    这样的话语,已经绝对不是林封谨说得出来的了,这其中的饱经沧桑,这其中将天底下万事万物都看淡的萧索阅历,套用在了大巫凶这样的老怪物身上还比较适合。

    然而,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此时乃是亥时刚过,子时初临,便是子夜时分,正是夜半央的时候,众所周知,中午十二点,日正中天,乃是每天阳气最盛的时候,此时子夜十二点,便是阴气最盛的时候,感觉到了料峭的寒意也是正常。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随着这个人的一句淡淡的抱怨,在那极遥远的天边,居然迅速的出现了一丝光芒,然而那一丝光芒很快的就将黑暗驱散,形成了鱼肚白,接着是朝霞,最后,一轮破晓红日轰然从地平线上跃出,一缕熹微的晨光,便是照耀在了“林封谨”的身上,为他带来温暖!

    这这究竟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一句抱怨,便在子夜时分让这天地变色,

    日升月落!!!

    时隔三千四百六十七年,上古祖巫烛九阴,再次正式降临人间界。

第1354章遗宝之地    在这刹那之间,熊千臂的血统中宛如有千条恶龙苏醒一样,千条恶龙的咆哮,这样的咆哮似乎可以撕毁天地间的一切。

    “这才是熊家的血统,那怕血统再稀薄,依然是熊家的血统!”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淡淡地说道。

    熊千臂惊魂未定,久久难于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此时他身上那恶龙咆哮的气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血气又恢复了以往的平凡,此时此刻的他,依然是一个小小的人族修士而己。

    李七夜没有再去理会惊魂未定的熊千臂,依然驶着船只继续前行,也没有等待卓剑诗。

    骨船在李七夜的驾驶之下,往这片海域更深的地方驶去,在这途中,遇到了不少的枯骨,也有不少枯骨攻击骨船。

    不过,这些都阻止不了李七夜的步伐,骨船在他的驾驶之下,速度极快,宛如蛟龙一般飞翔于这片海域之中。

    在通往这片海域的更远处之时,随着继续前行,海域中浮现的骸骨也不一样。

    在这海中,熊千臂看到了一条如巨龙一般骸骨横在海面上,在这一具巨大骸骨的腹部位置之处,竟然有一团烈焰在跳动着。这样的一团烈焰竟然像一朵鲜花一样绽放,然后是凋零,接着又绽放,又凋零,如此的周而复始。

    这样的一团烈焰,当仔细看的时候,这才让人发现不是一团烈焰,而是一只古符,这古符繁杂无比,古符中的点点星光,宛如是一颗颗星辰在里面诞生一样。

    在这海面上,熊千臂还看到了一具巨大的飞鸟骸骨,这样的一具飞鸟骸骨躺在海面上,就像是一座高山。

    这样的一具飞鸟骸骨。高高地昂起头颅,似乎它是临死之时都不屈服一般。事实上。它高高昂起头颅,那不是因为不屈服,而是它嘴中衔着一颗太阳。

    这颗太阳不是十分巨大,但是这颗太阳却吞吐着可怕无比的太阳精火,似乎天地间的太阳精火都汇聚于此。

    这样一颗袖珍版的太阳,它似乎可以照亮一个世界,孕育着一个世界的生灵。

    还有一具巨大的骸骨竟然是悬浮在虚空之上。这一具骸骨还留下了一张毛皮,这张毛皮散发出了湛蓝的光芒,它竟然托着这具巨大的骸骨悬浮在虚空上。

    ……………………

    看着这眼前这一具具的骸骨竟然都遗留下了宝物,在时光的荏苒之下,这些宝物依然是保留下来,这可想而知这些宝物是何等的珍贵了。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具具骸骨,熊千臂总算明白李七夜所说的机缘是什么了。

    “无上遗宝。”看到这一具具骸骨所遗存的宝物,柳如烟喃喃地说道:“这是死去生灵中最珍贵最强大的宝物。”

    眼前这一具具骸骨所遗存下的宝物都是无上之宝,能得一件。能让很多修士强者一辈子受益匪浅,但是,想到这一件件的无上遗宝。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里是安全地带了。”最终,李七夜停下了骨船。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停下了骨船好一会儿之后,斩杀了母鬼的纯阳子终于赶上来了。

    “九死一生,差点把小命丢在了海中。”纯阳子落入骨船之后,他苦笑一声说道。此时,他神态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依然是神采奕奕。

    对于纯阳子的话,李七夜只是乜了他一眼,说道:“这只是小战而己,说九死一生。那实在是太离谱了。如果你是遇到了活着的九子鬼母,那还真的是九死一生。死去的九子鬼母,那也终究是死去的九子鬼母!”

    被李七夜如此一挤兑,纯阳子干笑一声。

    不过,不得不承认,纯阳子的确是很强大,换作一般的神皇,如大神皇,遇到了九子鬼母,只怕是必死无疑。

    而纯阳子不止是全身而退,而且还斩杀了九子鬼母,这可以想象他的强大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卓剑诗也斩杀了巨掌神猴,她站在骨舟之上,飘然而来。

    当她站在骨舟之上飘然而至之时,乃是衣裳飘飘,是那么的绝世倾城,是那么的美丽优雅,看到此时的卓剑诗,你很难想象她刚才扛着巨斧的模样。

    卓剑诗飘落于骨船之上,看了看四周,没有多说话,从始至终都是那样的优雅贵气,成熟如少妇的魅力,实在是让人倾倒。

    站在甲板上,纯阳子不由张目顾盼,看着海面上的一具具骸骨,不由惊叹地说道:“遗留之宝都如此强大,可以想象它们生前是何等的无敌,何等的可怕。”

    再仔细想一想,这些生灵生前都是无比的强大,堪称无敌,但是,最终却全部惨死在这里,骨海的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好了,机缘就在你们的眼前了,能不能得到机缘,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此时李七夜放开了舵轮,坐在仙女的身边,笑着对纯阳子他们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纯阳子他们都不由看着眼前这一具具的骸骨,这里的一件件遗宝都是十分的强大,想从如此多的遗宝中挑一件,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公子爷,能不能把这里的所有遗宝一卷而空呢?”柳如烟轻笑一声,妩媚动人,对李七夜眨了眨秀目,波光盈盈,让人为之销魂。

    “能,只要你足够强大。”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如果你要把这里的所有宝物一卷而空,那怕,这将会让这片海域引起暴动,这样的事情,仙帝都不愿意去做。”

    “那我就只选一件吧。”柳如烟听到这话,娇笑一声,说道:“我乃是青春年华,可不想成为这里的一具枯骨。”

    纯阳子看着这片海域的一具具骸骨,他笑着对李七夜说道:“李兄通是博古通今,既然来到此地,那李兄就给我指一条明路如何?哪件无上遗宝适合我呢?”?纯阳子是一个沉默之人,但是,此时他说出这话之时,都显得有几分的狡猾。

    听到纯阳子的话,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一笑,说道:“既然你都如此虚心请教,那我就告诉你。你从这里一直往东走,当你看到有一座看起来像山岳的地方就停下来,这座山岳的山顶是赤红的,看起来像是石头中渗出鲜血。你登上去,能不能得到好东西,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李七夜的指点,纯阳子一抱拳,笑着说道:“多谢李兄的指点,小弟这就去试一试。”说完跳上了骨舟,往李七夜所指的方向飘去。

    “公子爷就不指点我一二嘛?”柳如烟妩媚动人,撒娇的模样,对李七夜娇笑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妩媚动人的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说道:“也罢,看在你们师姐妹一直待候的份上,我就好人做到底吧,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催动着骨船往另一个方向驶去。

    骨船穿梭在这一片海域之上,最终停在了一座岛屿之前。

    在这样的一片海域,能遇到一座岛屿,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座岛屿乃是雾气缭绕,这样的一座岛屿,颇有几分仙境的模样,如果这样的一座岛屿是出现在碧海蓝天间,那只怕会让人认为是仙岛。

    在这座岛屿之中,在雾气缭绕之间,隐隐可见一座石碑,这座石碑极为高大,似乎能齐天高一样。

    在雾气缭绕之下,让人无法一窥这座石碑的全貌,但是,透过雾气,依然能隐隐看到这座石碑通体漆黑,似石如金,在石碑之上隐隐有痕迹,这痕迹看起来似乎是文字,又似乎是变幻莫测的道纹,因为雾气笼罩,让人无法完全看清楚石碑上的痕迹是什么。

    李七夜指着这座石碑,对柳如烟说道:“如果你能得到这块石碑,那么让你一辈子受益匪浅,而且,有了这一块石碑,这将会让你的吞天魔体更上一层楼!”

    “真的?”听到李七夜的话,柳如烟不由为之一喜,虽然说,柳如烟出身于无垢三宗,又是吞魔宗的宗主,她从小到大见过无数的宝物,但是,这样一块能让她吞天魔体更上一层楼的石碑依然让她十分感兴趣。

    “我的话,比什么都真。”李七夜瞥了她一眼说道。

    柳如烟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踏上了这座岛屿,她也不敢大意,此时“嗡”的一声,吞天魔体外放,一时之间,她全身魔气缭绕,这让她这个魔女更是添增了三分的魅力。

    当柳如烟往雾中的石碑走去之时,“嗡”的一声响起,石碑上的痕迹竟然停了起来,石碑上的痕迹恍然间化作了一只手掌向柳如烟镇压而来。

    “来吧”面对这样的镇压,柳如烟娇叱一声,缭绕于全身的魔气冲天而起,竟然化作了一只巨大沉重的黑盾,挡向这镇压而来的手掌。

    “砰、砰、砰……”一阵阵碰击之声响起,虽然黑盾挡住了镇压而下的手掌,但是,手掌威力极大,在碾压之下,竟然出现了裂缝。

    “开”见手掌如此强大,柳如烟也不多想,手掌魔体仙炉,吞天魔体发挥到了极限,掌御着浩瀚无敌的炽焰轰了上去,直轰向石碑。

    一阵轰鸣,一时之间,柳如烟与这石碑战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