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刹那之间,熊千臂的血统中宛如有千条恶龙苏醒一样,千条恶龙的咆哮,这样的咆哮似乎可以撕毁天地间的一切。

    “这才是熊家的血统,那怕血统再稀薄,依然是熊家的血统!”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淡淡地说道。

    熊千臂惊魂未定,久久难于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此时他身上那恶龙咆哮的气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血气又恢复了以往的平凡,此时此刻的他,依然是一个小小的人族修士而己。

    李七夜没有再去理会惊魂未定的熊千臂,依然驶着船只继续前行,也没有等待卓剑诗。

    骨船在李七夜的驾驶之下,往这片海域更深的地方驶去,在这途中,遇到了不少的枯骨,也有不少枯骨攻击骨船。

    不过,这些都阻止不了李七夜的步伐,骨船在他的驾驶之下,速度极快,宛如蛟龙一般飞翔于这片海域之中。

    在通往这片海域的更远处之时,随着继续前行,海域中浮现的骸骨也不一样。

    在这海中,熊千臂看到了一条如巨龙一般骸骨横在海面上,在这一具巨大骸骨的腹部位置之处,竟然有一团烈焰在跳动着。这样的一团烈焰竟然像一朵鲜花一样绽放,然后是凋零,接着又绽放,又凋零,如此的周而复始。

    这样的一团烈焰,当仔细看的时候,这才让人发现不是一团烈焰,而是一只古符,这古符繁杂无比,古符中的点点星光,宛如是一颗颗星辰在里面诞生一样。

    在这海面上,熊千臂还看到了一具巨大的飞鸟骸骨,这样的一具飞鸟骸骨躺在海面上,就像是一座高山。

    这样的一具飞鸟骸骨。高高地昂起头颅,似乎它是临死之时都不屈服一般。事实上。它高高昂起头颅,那不是因为不屈服,而是它嘴中衔着一颗太阳。

    这颗太阳不是十分巨大,但是这颗太阳却吞吐着可怕无比的太阳精火,似乎天地间的太阳精火都汇聚于此。

    这样一颗袖珍版的太阳,它似乎可以照亮一个世界,孕育着一个世界的生灵。

    还有一具巨大的骸骨竟然是悬浮在虚空之上。这一具骸骨还留下了一张毛皮,这张毛皮散发出了湛蓝的光芒,它竟然托着这具巨大的骸骨悬浮在虚空上。

    ……………………

    看着这眼前这一具具的骸骨竟然都遗留下了宝物,在时光的荏苒之下,这些宝物依然是保留下来,这可想而知这些宝物是何等的珍贵了。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具具骸骨,熊千臂总算明白李七夜所说的机缘是什么了。

    “无上遗宝。”看到这一具具骸骨所遗存的宝物,柳如烟喃喃地说道:“这是死去生灵中最珍贵最强大的宝物。”

    眼前这一具具骸骨所遗存下的宝物都是无上之宝,能得一件。能让很多修士强者一辈子受益匪浅,但是,想到这一件件的无上遗宝。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里是安全地带了。”最终,李七夜停下了骨船。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停下了骨船好一会儿之后,斩杀了母鬼的纯阳子终于赶上来了。

    “九死一生,差点把小命丢在了海中。”纯阳子落入骨船之后,他苦笑一声说道。此时,他神态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依然是神采奕奕。

    对于纯阳子的话,李七夜只是乜了他一眼,说道:“这只是小战而己,说九死一生。那实在是太离谱了。如果你是遇到了活着的九子鬼母,那还真的是九死一生。死去的九子鬼母,那也终究是死去的九子鬼母!”

    被李七夜如此一挤兑,纯阳子干笑一声。

    不过,不得不承认,纯阳子的确是很强大,换作一般的神皇,如大神皇,遇到了九子鬼母,只怕是必死无疑。

    而纯阳子不止是全身而退,而且还斩杀了九子鬼母,这可以想象他的强大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卓剑诗也斩杀了巨掌神猴,她站在骨舟之上,飘然而来。

    当她站在骨舟之上飘然而至之时,乃是衣裳飘飘,是那么的绝世倾城,是那么的美丽优雅,看到此时的卓剑诗,你很难想象她刚才扛着巨斧的模样。

    卓剑诗飘落于骨船之上,看了看四周,没有多说话,从始至终都是那样的优雅贵气,成熟如少妇的魅力,实在是让人倾倒。

    站在甲板上,纯阳子不由张目顾盼,看着海面上的一具具骸骨,不由惊叹地说道:“遗留之宝都如此强大,可以想象它们生前是何等的无敌,何等的可怕。”

    再仔细想一想,这些生灵生前都是无比的强大,堪称无敌,但是,最终却全部惨死在这里,骨海的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好了,机缘就在你们的眼前了,能不能得到机缘,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此时李七夜放开了舵轮,坐在仙女的身边,笑着对纯阳子他们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纯阳子他们都不由看着眼前这一具具的骸骨,这里的一件件遗宝都是十分的强大,想从如此多的遗宝中挑一件,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公子爷,能不能把这里的所有遗宝一卷而空呢?”柳如烟轻笑一声,妩媚动人,对李七夜眨了眨秀目,波光盈盈,让人为之销魂。

    “能,只要你足够强大。”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如果你要把这里的所有宝物一卷而空,那怕,这将会让这片海域引起暴动,这样的事情,仙帝都不愿意去做。”

    “那我就只选一件吧。”柳如烟听到这话,娇笑一声,说道:“我乃是青春年华,可不想成为这里的一具枯骨。”

    纯阳子看着这片海域的一具具骸骨,他笑着对李七夜说道:“李兄通是博古通今,既然来到此地,那李兄就给我指一条明路如何?哪件无上遗宝适合我呢?”?纯阳子是一个沉默之人,但是,此时他说出这话之时,都显得有几分的狡猾。

    听到纯阳子的话,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一笑,说道:“既然你都如此虚心请教,那我就告诉你。你从这里一直往东走,当你看到有一座看起来像山岳的地方就停下来,这座山岳的山顶是赤红的,看起来像是石头中渗出鲜血。你登上去,能不能得到好东西,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听到李七夜的指点,纯阳子一抱拳,笑着说道:“多谢李兄的指点,小弟这就去试一试。”说完跳上了骨舟,往李七夜所指的方向飘去。

    “公子爷就不指点我一二嘛?”柳如烟妩媚动人,撒娇的模样,对李七夜娇笑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妩媚动人的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说道:“也罢,看在你们师姐妹一直待候的份上,我就好人做到底吧,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催动着骨船往另一个方向驶去。

    骨船穿梭在这一片海域之上,最终停在了一座岛屿之前。

    在这样的一片海域,能遇到一座岛屿,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座岛屿乃是雾气缭绕,这样的一座岛屿,颇有几分仙境的模样,如果这样的一座岛屿是出现在碧海蓝天间,那只怕会让人认为是仙岛。

    在这座岛屿之中,在雾气缭绕之间,隐隐可见一座石碑,这座石碑极为高大,似乎能齐天高一样。

    在雾气缭绕之下,让人无法一窥这座石碑的全貌,但是,透过雾气,依然能隐隐看到这座石碑通体漆黑,似石如金,在石碑之上隐隐有痕迹,这痕迹看起来似乎是文字,又似乎是变幻莫测的道纹,因为雾气笼罩,让人无法完全看清楚石碑上的痕迹是什么。

    李七夜指着这座石碑,对柳如烟说道:“如果你能得到这块石碑,那么让你一辈子受益匪浅,而且,有了这一块石碑,这将会让你的吞天魔体更上一层楼!”

    “真的?”听到李七夜的话,柳如烟不由为之一喜,虽然说,柳如烟出身于无垢三宗,又是吞魔宗的宗主,她从小到大见过无数的宝物,但是,这样一块能让她吞天魔体更上一层楼的石碑依然让她十分感兴趣。

    “我的话,比什么都真。”李七夜瞥了她一眼说道。

    柳如烟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踏上了这座岛屿,她也不敢大意,此时“嗡”的一声,吞天魔体外放,一时之间,她全身魔气缭绕,这让她这个魔女更是添增了三分的魅力。

    当柳如烟往雾中的石碑走去之时,“嗡”的一声响起,石碑上的痕迹竟然停了起来,石碑上的痕迹恍然间化作了一只手掌向柳如烟镇压而来。

    “来吧”面对这样的镇压,柳如烟娇叱一声,缭绕于全身的魔气冲天而起,竟然化作了一只巨大沉重的黑盾,挡向这镇压而来的手掌。

    “砰、砰、砰……”一阵阵碰击之声响起,虽然黑盾挡住了镇压而下的手掌,但是,手掌威力极大,在碾压之下,竟然出现了裂缝。

    “开”见手掌如此强大,柳如烟也不多想,手掌魔体仙炉,吞天魔体发挥到了极限,掌御着浩瀚无敌的炽焰轰了上去,直轰向石碑。

    一阵轰鸣,一时之间,柳如烟与这石碑战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第六十五章 绝望    林封谨心中又一个谜团彻底解开了。

    他默默的看着卫烈帝那强横澎湃的妖命之力,真的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难怪得可以全面碾压自己,倘若用林封谨自创的评估方法,估计卫烈帝的妖命之力单位已经是足足破千!

    本来林封谨对卫烈帝乃是深恶痛绝,然而还是忍不住询问道:

    “你,你竟敢将自己的妖命之力拔升到这样的程度?!就算你是帝王之尊,但大卫朝亡国也是几十年近百年了,你就没有半点顾忌,不怕被烛九阴降临?”

    卫烈帝看了林封谨一眼,淡淡的道:

    “本来你这样的人,是根本就没有资格与朕交谈的,不过看在你是我寻求了三十年的那最后一块拼图,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朕乃是真龙天子,天下独一无二,圣天子百灵护佑,所谓的上古祖巫,那就是一缕日益衰弱的残魂,怎么敢近朕的龙体?更何况,如今的天下虽然被乱臣贼子窃据,然而叛逆就是叛逆,绝对不是什么正统!这天下的气运,依然是在朕的指掌当中!”

    说完以后,卫烈帝一翻腕,便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上面赫然出现了一块看起来有些普通的东西,上面似乎还有一缕金光闪耀,然而当林封谨看清楚了这玩意儿之后,顿时呆住!

    这东西方圆四寸,上钮交五龙,一出现在人的视线当中以后,竟是能见到其上居然隐隐有黄气升腾,形成了多条五爪金龙的模样,不停在周围的盘旋着,非但如此,这东西一出现,立即令人生出来了“它就是整个世界的核心”的奇特感觉!

    此时“世界的尽头”本来在空中就与吞蛇交战,落在下风,加上争斗了这么久,几乎是将杀死后慑走的魂魄燃烧殆尽,已经不复先前的威风,猛然炽焰腾起,要作最后一击打破神器吞蛇的袭扰,本能的回归到林封谨的身边来重新获得元气的滋润。

    世界的尽头乃是和吞蛇一个级数的神器,存心要打破吞蛇的防御要走,吞蛇还真的是拦截不下来,只是在这个时候,卫烈帝掌心当中的那块东西,却是一下子飞到了空中,这时候才能看清楚,这赫然是一块印章,似乎还破损过,用黄金给补了一角。

    这印章的质地微微有些发黄了,表面却是氤氲着一种仿佛水波在阳光下的灿烂光华,然后,从这印章上面,猛然散发出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霸气,只能用“唯我独尊”来形容!紧接着,从印章下方光芒一闪,赫然便是出现了四个字,清晰的印在了“世界的尽头”上。

    这四个字赫然是:“受命于天。”

    “受命于天!!!”

    世界的尽头本来就在与神器吞蛇全力相抗,中了这四个字之后,本来是在激射向了林封谨,竟仿佛是被一座山给直接压中了似的,轰然砸向了地面,这种感觉,竟是被镇压了一般!!

    林封谨目睹这一幕,心中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稀奇的,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他早就猜测了出来,卫烈帝的身上是有多件神器存在的,除了吞蛇之外,还有一件能够与之进行互补的强大神器。

    甚至对于这件事,他早就有所明确的怀疑目标了,此时这玩意儿真的出现,也只是印证了林封谨心中之前的猜想而已。

    是的,这件神器,便是传承了几千年的神物,已经变成了帝权,掌控一国成为正统的标志,和帝王之位一样,堪称是国之重器!!

    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的下方,便是镌刻了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世界的尽头与吞蛇这两大神器形成了僵持的局面,传国玉玺这一出手拉偏架,自然世界的尽头就被压制得死死的了。

    传国玉玺一出,卫烈帝为什么可以毫无顾忌的提升自身的妖命之力的原因,也是呼之欲出了,他既是大卫朝的正统帝王,并且中原五国混战,五国的国君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只能称王,不能也不敢称帝,因此大卫朝的残余气运当然会加持在他的身上。

    其次,卫烈帝身上,更是携带有传国玉玺,这件神物,可是传承了数十个人类王朝的国之重器,虽然这些王朝都已经是灭亡在了历史的尘埃当中,但是,传国玉玺本来就有聚集龙气,气运的能力,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积存在其中的那些残余气运,龙气累计起来以后,也是十分惊人的数字了。

    所以,卫烈帝就相当于是拥有了变态到强悍的双保险!

    换成是林封谨自己,有了这样的双保险,也必然是肆无忌惮的提升自己的妖命之力了。

    这时候,卫烈帝钱慎冷漠的看着林封谨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既然拥有了海底轮,对体内的妖命之力的掌控力,自然是普通妖命者的十倍,所以我施展出来的这掠天之术对你的效果不大,只能抽吸少量你的妖命之力出来,甚至可以说是得不偿失。你们这种死脑瓜子的人,自然脑海里面想的东西就是,反正是要死了,那么死前也不让朕开心对吧?”

    “呵呵,哈哈哈,这样的一来,你以为朕就拿你没有了办法吗?”

    之前林封谨在承受卫烈帝钱慎施展出来的掠天之术的时候,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的气劲都在外溢,同时出现了强烈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便本能的运转自己的海底轮进行对抗内敛,想要将外溢的妖命之力收回来,结果真的能减轻身体的一部分痛苦。

    更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忘记了,林封谨体内是有两个海底轮的,并且他平时在修炼的时候,也是一直都采取的海底轮逆转回收的方式,将自己日益增长的妖命之力给凝结起来,因此此时他做起这件事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简直就和呼吸饮水一样的自然,所以说哪怕是卫烈帝钱慎亲自出手,也是只能抽吸到他一些妖命之力的碎片。

    同时,倘若卫烈帝钱慎再次施展掠天之术的话,林封谨有了经验来对抗他,双方固然实力相差巨大,估计钱慎连之前抽吸到的成果都达不到了!很显然,卫烈帝钱慎也是觉察到了这一点,才说出来了先前的这一番话。

    而听到了卫烈帝钱慎的话之后,林封谨的心中,陡然涌现出来了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便见到了卫烈帝钱慎眼中的戾芒闪过,举在了半空当中的手猛然一挥!

    顿时,押解着林封谨全家的那些吞蛇卫,立即就很干脆的拔刀,斩!!!

    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虎狼之士,双手沾满鲜血,更是卫烈帝钱慎的死忠,在他们的眼中,杀几个犯人那真的可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简直就和倒一杯水喝下去没什么两样。

    所以,刀光闪耀,

    林员外的头颅飞了起来,血光冲天,那张胖脸上的表情是揪心,是痛苦,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目睹了自己的儿子之前被疯狂的折磨!

    几位姨娘的头颅飞了起来,有的表情是恐惧,有的表情是茫然,有的表情则是惊吓!

    老管家的头颅飞了起来,表情却是自悔,是遗憾,后悔自己没能早日发觉对方的阴谋,遗憾为什么当时不早些催着老爷走!

    对于卫烈帝钱慎而言,他这一生,下令斩杀的人可以说都是成千上万了,当然更不会将这新死的几个人放在心上,帝王之尊,一声令下,血流成河,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可是,对于林封谨而言,这几刀挥下,斩杀的就是他的希望!他的未来,他的一切,他的整个世界!!

    看着那几具身首异处的尸体,汩汩流淌蜿蜒的鲜血,林封谨完全呆住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耳朵里面可以说响起来了剧烈的嗡嗡声,似乎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失去了意义,他的嘴唇嗫嚅了几下,眼泪已经是不由自主的从双眼当中流淌了出来,只是一瞬间,便是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曾经横行天下的林封谨,竟在这时候,穷途末路到了如此地步!!!

    卫烈帝钱慎这时候,再次对准了林封谨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发动了掠天之术,轻蔑的冷笑道:

    “是了,你现在心中一定是恨朕吧,恨不得将朕一刀杀了吧,这就对了,释放出你的所有力量来杀我吧!”

    是的,这就是卫烈帝钱慎的方法,之前他也遇到过会海底轮固守自己妖命之力的人,然后卫烈帝便是用出了这招绝户计,激发这个人心中的仇恨杀意!很自然的,这个妖命者立即就失控了,他想要将卫烈帝碎尸万段,再也没有办法固守本心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自己的妖命之力被全面抽掉,最后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被乱刀砍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