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心中又一个谜团彻底解开了。

    他默默的看着卫烈帝那强横澎湃的妖命之力,真的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难怪得可以全面碾压自己,倘若用林封谨自创的评估方法,估计卫烈帝的妖命之力单位已经是足足破千!

    本来林封谨对卫烈帝乃是深恶痛绝,然而还是忍不住询问道:

    “你,你竟敢将自己的妖命之力拔升到这样的程度?!就算你是帝王之尊,但大卫朝亡国也是几十年近百年了,你就没有半点顾忌,不怕被烛九阴降临?”

    卫烈帝看了林封谨一眼,淡淡的道:

    “本来你这样的人,是根本就没有资格与朕交谈的,不过看在你是我寻求了三十年的那最后一块拼图,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朕乃是真龙天子,天下独一无二,圣天子百灵护佑,所谓的上古祖巫,那就是一缕日益衰弱的残魂,怎么敢近朕的龙体?更何况,如今的天下虽然被乱臣贼子窃据,然而叛逆就是叛逆,绝对不是什么正统!这天下的气运,依然是在朕的指掌当中!”

    说完以后,卫烈帝一翻腕,便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上面赫然出现了一块看起来有些普通的东西,上面似乎还有一缕金光闪耀,然而当林封谨看清楚了这玩意儿之后,顿时呆住!

    这东西方圆四寸,上钮交五龙,一出现在人的视线当中以后,竟是能见到其上居然隐隐有黄气升腾,形成了多条五爪金龙的模样,不停在周围的盘旋着,非但如此,这东西一出现,立即令人生出来了“它就是整个世界的核心”的奇特感觉!

    此时“世界的尽头”本来在空中就与吞蛇交战,落在下风,加上争斗了这么久,几乎是将杀死后慑走的魂魄燃烧殆尽,已经不复先前的威风,猛然炽焰腾起,要作最后一击打破神器吞蛇的袭扰,本能的回归到林封谨的身边来重新获得元气的滋润。

    世界的尽头乃是和吞蛇一个级数的神器,存心要打破吞蛇的防御要走,吞蛇还真的是拦截不下来,只是在这个时候,卫烈帝掌心当中的那块东西,却是一下子飞到了空中,这时候才能看清楚,这赫然是一块印章,似乎还破损过,用黄金给补了一角。

    这印章的质地微微有些发黄了,表面却是氤氲着一种仿佛水波在阳光下的灿烂光华,然后,从这印章上面,猛然散发出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霸气,只能用“唯我独尊”来形容!紧接着,从印章下方光芒一闪,赫然便是出现了四个字,清晰的印在了“世界的尽头”上。

    这四个字赫然是:“受命于天。”

    “受命于天!!!”

    世界的尽头本来就在与神器吞蛇全力相抗,中了这四个字之后,本来是在激射向了林封谨,竟仿佛是被一座山给直接压中了似的,轰然砸向了地面,这种感觉,竟是被镇压了一般!!

    林封谨目睹这一幕,心中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稀奇的,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他早就猜测了出来,卫烈帝的身上是有多件神器存在的,除了吞蛇之外,还有一件能够与之进行互补的强大神器。

    甚至对于这件事,他早就有所明确的怀疑目标了,此时这玩意儿真的出现,也只是印证了林封谨心中之前的猜想而已。

    是的,这件神器,便是传承了几千年的神物,已经变成了帝权,掌控一国成为正统的标志,和帝王之位一样,堪称是国之重器!!

    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的下方,便是镌刻了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世界的尽头与吞蛇这两大神器形成了僵持的局面,传国玉玺这一出手拉偏架,自然世界的尽头就被压制得死死的了。

    传国玉玺一出,卫烈帝为什么可以毫无顾忌的提升自身的妖命之力的原因,也是呼之欲出了,他既是大卫朝的正统帝王,并且中原五国混战,五国的国君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只能称王,不能也不敢称帝,因此大卫朝的残余气运当然会加持在他的身上。

    其次,卫烈帝身上,更是携带有传国玉玺,这件神物,可是传承了数十个人类王朝的国之重器,虽然这些王朝都已经是灭亡在了历史的尘埃当中,但是,传国玉玺本来就有聚集龙气,气运的能力,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积存在其中的那些残余气运,龙气累计起来以后,也是十分惊人的数字了。

    所以,卫烈帝就相当于是拥有了变态到强悍的双保险!

    换成是林封谨自己,有了这样的双保险,也必然是肆无忌惮的提升自己的妖命之力了。

    这时候,卫烈帝钱慎冷漠的看着林封谨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既然拥有了海底轮,对体内的妖命之力的掌控力,自然是普通妖命者的十倍,所以我施展出来的这掠天之术对你的效果不大,只能抽吸少量你的妖命之力出来,甚至可以说是得不偿失。你们这种死脑瓜子的人,自然脑海里面想的东西就是,反正是要死了,那么死前也不让朕开心对吧?”

    “呵呵,哈哈哈,这样的一来,你以为朕就拿你没有了办法吗?”

    之前林封谨在承受卫烈帝钱慎施展出来的掠天之术的时候,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的气劲都在外溢,同时出现了强烈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便本能的运转自己的海底轮进行对抗内敛,想要将外溢的妖命之力收回来,结果真的能减轻身体的一部分痛苦。

    更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忘记了,林封谨体内是有两个海底轮的,并且他平时在修炼的时候,也是一直都采取的海底轮逆转回收的方式,将自己日益增长的妖命之力给凝结起来,因此此时他做起这件事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简直就和呼吸饮水一样的自然,所以说哪怕是卫烈帝钱慎亲自出手,也是只能抽吸到他一些妖命之力的碎片。

    同时,倘若卫烈帝钱慎再次施展掠天之术的话,林封谨有了经验来对抗他,双方固然实力相差巨大,估计钱慎连之前抽吸到的成果都达不到了!很显然,卫烈帝钱慎也是觉察到了这一点,才说出来了先前的这一番话。

    而听到了卫烈帝钱慎的话之后,林封谨的心中,陡然涌现出来了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便见到了卫烈帝钱慎眼中的戾芒闪过,举在了半空当中的手猛然一挥!

    顿时,押解着林封谨全家的那些吞蛇卫,立即就很干脆的拔刀,斩!!!

    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虎狼之士,双手沾满鲜血,更是卫烈帝钱慎的死忠,在他们的眼中,杀几个犯人那真的可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简直就和倒一杯水喝下去没什么两样。

    所以,刀光闪耀,

    林员外的头颅飞了起来,血光冲天,那张胖脸上的表情是揪心,是痛苦,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目睹了自己的儿子之前被疯狂的折磨!

    几位姨娘的头颅飞了起来,有的表情是恐惧,有的表情是茫然,有的表情则是惊吓!

    老管家的头颅飞了起来,表情却是自悔,是遗憾,后悔自己没能早日发觉对方的阴谋,遗憾为什么当时不早些催着老爷走!

    对于卫烈帝钱慎而言,他这一生,下令斩杀的人可以说都是成千上万了,当然更不会将这新死的几个人放在心上,帝王之尊,一声令下,血流成河,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可是,对于林封谨而言,这几刀挥下,斩杀的就是他的希望!他的未来,他的一切,他的整个世界!!

    看着那几具身首异处的尸体,汩汩流淌蜿蜒的鲜血,林封谨完全呆住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耳朵里面可以说响起来了剧烈的嗡嗡声,似乎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失去了意义,他的嘴唇嗫嚅了几下,眼泪已经是不由自主的从双眼当中流淌了出来,只是一瞬间,便是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曾经横行天下的林封谨,竟在这时候,穷途末路到了如此地步!!!

    卫烈帝钱慎这时候,再次对准了林封谨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发动了掠天之术,轻蔑的冷笑道:

    “是了,你现在心中一定是恨朕吧,恨不得将朕一刀杀了吧,这就对了,释放出你的所有力量来杀我吧!”

    是的,这就是卫烈帝钱慎的方法,之前他也遇到过会海底轮固守自己妖命之力的人,然后卫烈帝便是用出了这招绝户计,激发这个人心中的仇恨杀意!很自然的,这个妖命者立即就失控了,他想要将卫烈帝碎尸万段,再也没有办法固守本心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自己的妖命之力被全面抽掉,最后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被乱刀砍死。

第1353章巨掌神猴    “滋”的一声响起,纯阳子凹塌的胸膛就像是铜人一样又一下子重塑,完好无损,丝毫看不出伤痕。

    不过,说来也诡异,鬼母这样看起来如此恐怖邪恶的骨架,一出手竟然会佛道无上的佛印,佛印出现在鬼母手中,这看起来实在是格格不入。

    “杀”面对强大无匹的鬼母,纯阳子也丝毫不惧,长啸一声,铜剑抡起,以极为霸道的姿态直斩向鬼母,以硬撼硬。

    在纯阳子大战鬼母之时,李七夜已经驾着骨船远去。

    “哗啦”的水声响起,在李七夜前行之时,海底下伸出了一只巨大的骨掌,这只巨掌实在是太大了,只能是用一个词来形容只手撑天!

    这样的一只巨大骨掌张开之时,五只手指骨就像是五行山一样,这样的一只巨大骨掌,可以轻易地把天空上的星辰拿下来。

    看到如此巨大的骨掌,柳如烟他们都会认为会有一个巨人从海底中站起来。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看得有些傻眼。

    “哗啦”的水声响起,此时巨大骨掌的主人浮出了水面,这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巨人,那是一只骨猴,看起来和普通猴子骨架大小的骨猴。

    看到这样一只骨猴拖着那么一个撑天巨掌,这样的一幕不管是谁都无法想象的。

    巨大的骨掌巨大的可以撑起天空,而然,这样一个巨大的骨掌竟然生长在一只猴子的身上,这样的一幕,又有谁能去想象呢?

    “这是什么东西”柳如烟他们都有些傻傻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只拖着撑天巨掌的骨猴,有些回不过神来说道。

    “巨掌神猴。”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剑诗去会会它。”话一落下,骨船中飞出了一艘骨舟。

    李七夜这样说,卓剑诗二话不说,瞬间落入了骨舟之上。向这只拖着巨掌的骨猴飞去。

    “铛”的一声,帝剑出鞘。卓剑诗什么话都没有说,帝剑如闪电,瞬间劈向了骨猴,帝威浩荡,一剑荡天!

    “砰”的一声,然而,骨猴的巨掌一拍而下。速度之快,让人咋舌,这样的巨掌生长在它小小的身体上似乎没有丝毫的不妥,它一掌拍出之时,不止是轻而易举,而且是比闪电还要快。

    “轰”的一声,就算卓剑诗一剑乃是帝威浩荡,在巨掌之下,她也挡不住。她整个人被拍得飞了出去,幸好她横空飞出,落在了另一具巨大的骨骸之上。

    “轰、轰、轰”天地轰鸣。在一次回到骨舟之时,卓剑诗也发飙了。瞬间血气疯狂地外放。

    论道行,卓剑诗不如纯阳子,但是,论血气,纯阳子就是远远不及了。在圣泉体之下,卓剑诗的血气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样,要把整个骨海撑爆!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卓剑诗血气外放瞬间,巨掌神猴的巨掌拍来。一掌拍来,天崩地灭。卷起了万丈之高的巨浪。

    “砰”的一声巨响,面对这样的巨掌,卓剑诗是以硬撼硬,硬撼一击,双双不分胜负,卓剑诗也是丝毫不让。

    此时,卓剑诗竟然是扛着一把巨斧,这把巨斧之大,比起巨掌神猴的巨掌来,那是丝毫不弱。

    这样的一把巨斧,古朴大方,斧上雕凿有山河大地图案,似乎,这斧上雕凿中的大地山河会给这把巨斧无量的沉重!

    万地斧,这是卓剑诗的兵器,对于卓剑诗来说,它最强大的兵器不是帝剑,也不是仙帝真器,而是这把万地斧,因为这把万地斧太适合她了,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

    一个美丽动人、优雅贵气的女子,竟然扛着一把比万座山岳还要巨大的巨斧,这样的景象可以想象,这样的景象简直就是不伦不类。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卓剑诗再一次轮起了万地斧向巨掌神猿劈去。

    在疯狂的血气之下,万地斧此时此刻疯狂地加速,疯狂地加重,疯狂地加力!如此疯狂的一斧劈来,天空留下了天痕,似乎这一斧把大地劈成两半,把天空劈开!

    有了浩瀚无穷的血气,就有了一切。这就是圣泉体的玄妙,在无穷无尽的血气之下,不止是可以让一招一式的威力变得巨大无比,而且还可以在无穷无尽的血气之下,可以疯狂地加速、加重、加力!

    当然,在单一的体质而言,圣泉体的加速是不如飞仙体,加重也不如镇狱神体,加力也不如破穹斧体!但,这一切的血气加持却让一招一式变得无敌!

    巨掌神猴也吱的尖叫一声,巨掌化作了巨拳,一拳封六道,直轰向了斩来的万地斧。

    “轰轰轰”一时之间,巨拳和巨斧在天空上轰得天穹崩裂,宛如整个骨海摇晃起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熊千臂不由瞠目结舌,他都无法想象卓剑诗这样优雅贵气的绝世美女扛着一把巨斧的景象。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驾着骨船继续前行。

    骨船行驶了不远,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笑了笑,对柳如烟说道:“守船的任务可就落在你肩上了,可不要毁了我这船。”

    柳如烟妩媚一笑,说道:“公子爷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话也落下,她一跃到甲板上,出手使是一只仙炉,这仙炉一打开,焰火轰鸣,滔滔不绝的焰火瞬间倾泻而出。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滔滔如巨浪一样的焰火把整艘骨船燃烧起来。

    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海底下竟然是冒出了一丝丝看起来像骨丝一样的东西,这骨丝一样的东西在眨眼之间就蔓延了整艘骨船,似乎是要把整艘骨船都生长上骨丝一样。

    此时,柳如烟御着焰火,滔滔不绝地燃烧着这些无处不在的生长在骨船上的骨丝,虽然这焰火十分霸道地燃烧着这些骨丝,但是,却未伤到骨船丝毫。

    不过,说来也诡异,在这样滔滔不绝的烈焰燃烧之下,这些骨丝是吱吱作响,它们不止是没有被烧死,而且是越烧越强大,它生长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眨眼之间是布满了整艘骨船。

    “有点意思!”柳如烟媚笑一声,掌执着仙炉,“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柳如烟的体魄亮了起来,吞天魔体瞬间爆发。

    此时,仙炉竟然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漩涡,在漩涡之中流淌出了滔滔的焰火,这焰火为黑色,当这些焰火焚烧而过的时候,听到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无数的骨丝被烧成了飞灰。

    可千万不要小看柳如烟手中的这只仙炉,这只仙炉被人称之为魔体仙炉,此炉乃是吞魔宗的始祖所铸。

    作为大成仙体的始祖,她竟然取自己的一根仙骨,炼铸成了这只魔体仙炉!

    这只魔体仙炉的威力极为恐怖,若是修练了吞天魔体的弟子掌执着这样的这只魔体仙炉,那么威力就是成倍爆发。

    在柳如烟的焰火焚烧之下,骨丝虽然是一次又一次地疯狂反扑,但是,都被魔体仙炉烧成了飞灰。

    熊千臂跌坐在甲板上,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柳如烟对抗这些疯狂地生长的骨丝了,他道行浅薄,根本帮不上柳如烟什么。

    “滋、滋、滋……”就在熊千臂发呆的时候,突然之间响起了一阵十分轻微的声音。

    “救命呀”当熊千臂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骨丝偷偷的附上了他的身体了。

    附上熊千臂身体骨丝疯狂生长,眨眼之间就布满了熊千臂的全身,这一下把熊千臂是吓得魂飞魄散。

    一时之间,他疯狂地拍打扯拉着在他身上疯狂生长的骨丝,他一时之间是幻起了千手万臂,让他看起来还真像是有千臂一样,看来,他能被人称之为熊千臂,还是有原因。

    但是,不管熊千臂是如何快速地拍打扯断生长在他身上的骨丝,但是,他的速度依然没有骨丝生长的速度快。

    “救命”眨眼之间,骨丝布满了熊千臂的全身,此时,熊千臂大叫一声,向李七夜和柳如烟他们求救。

    但是,李七夜只是笑吟吟地看着熊千臂,无动于衷,他不止是不出手救熊千臂,似乎还是十分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柳如烟也奇怪,她见李七夜只是笑吟吟地看着熊千臂受难,并没有出手相救,她也没有出手去救熊千臂。

    眨眼之间,熊千臂全身被骨丝生满了全身,此时的熊千臂看去就是里三层外三层地被裹满了骨丝。

    此时,熊千臂想叫出声来都叫不出来,他全身痉挛,四脚一阵抽搐,十分的痛苦,慢慢地,熊千臂的抽搐挣扎是越来越微弱,眼看他就要惨死在骨丝之下。

    就在熊千臂垂死那一刻,突然间,“轰”的一声,濒危于死亡的熊千臂突然间血气如海,瞬间,他体内宛如有千条巨龙在咆哮一样,他的血统似乎一下子变得强大起来。

    “轰”的一声大响,熊千臂全身肌肉贲起,似乎像是有千条恶龙一下子从体内冲出来一样,在一阵轰鸣声中,把裹着他全身的骨丝轰得粉碎!(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