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蛇鳞,性福来了,第1353章巨掌神猴

已有 26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滋”的一声响起,纯阳子凹塌的胸膛就像是铜人一样又一下子重塑,完好无损,丝毫看不出伤痕。

    不过,说来也诡异,鬼母这样看起来如此恐怖邪恶的骨架,一出手竟然会佛道无上的佛印,佛印出现在鬼母手中,这看起来实在是格格不入。

    “杀”面对强大无匹的鬼母,纯阳子也丝毫不惧,长啸一声,铜剑抡起,以极为霸道的姿态直斩向鬼母,以硬撼硬。

    在纯阳子大战鬼母之时,李七夜已经驾着骨船远去。

    “哗啦”的水声响起,在李七夜前行之时,海底下伸出了一只巨大的骨掌,这只巨掌实在是太大了,只能是用一个词来形容只手撑天!

    这样的一只巨大骨掌张开之时,五只手指骨就像是五行山一样,这样的一只巨大骨掌,可以轻易地把天空上的星辰拿下来。

    看到如此巨大的骨掌,柳如烟他们都会认为会有一个巨人从海底中站起来。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看得有些傻眼。

    “哗啦”的水声响起,此时巨大骨掌的主人浮出了水面,这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巨人,那是一只骨猴,看起来和普通猴子骨架大小的骨猴。

    看到这样一只骨猴拖着那么一个撑天巨掌,这样的一幕不管是谁都无法想象的。

    巨大的骨掌巨大的可以撑起天空,而然,这样一个巨大的骨掌竟然生长在一只猴子的身上,这样的一幕,又有谁能去想象呢?

    “这是什么东西”柳如烟他们都有些傻傻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只拖着撑天巨掌的骨猴,有些回不过神来说道。

    “巨掌神猴。”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剑诗去会会它。”话一落下,骨船中飞出了一艘骨舟。

    李七夜这样说,卓剑诗二话不说,瞬间落入了骨舟之上。向这只拖着巨掌的骨猴飞去。

    “铛”的一声,帝剑出鞘。卓剑诗什么话都没有说,帝剑如闪电,瞬间劈向了骨猴,帝威浩荡,一剑荡天!

    “砰”的一声,然而,骨猴的巨掌一拍而下。速度之快,让人咋舌,这样的巨掌生长在它小小的身体上似乎没有丝毫的不妥,它一掌拍出之时,不止是轻而易举,而且是比闪电还要快。

    “轰”的一声,就算卓剑诗一剑乃是帝威浩荡,在巨掌之下,她也挡不住。她整个人被拍得飞了出去,幸好她横空飞出,落在了另一具巨大的骨骸之上。

    “轰、轰、轰”天地轰鸣。在一次回到骨舟之时,卓剑诗也发飙了。瞬间血气疯狂地外放。

    论道行,卓剑诗不如纯阳子,但是,论血气,纯阳子就是远远不及了。在圣泉体之下,卓剑诗的血气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样,要把整个骨海撑爆!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卓剑诗血气外放瞬间,巨掌神猴的巨掌拍来。一掌拍来,天崩地灭。卷起了万丈之高的巨浪。

    “砰”的一声巨响,面对这样的巨掌,卓剑诗是以硬撼硬,硬撼一击,双双不分胜负,卓剑诗也是丝毫不让。

    此时,卓剑诗竟然是扛着一把巨斧,这把巨斧之大,比起巨掌神猴的巨掌来,那是丝毫不弱。

    这样的一把巨斧,古朴大方,斧上雕凿有山河大地图案,似乎,这斧上雕凿中的大地山河会给这把巨斧无量的沉重!

    万地斧,这是卓剑诗的兵器,对于卓剑诗来说,它最强大的兵器不是帝剑,也不是仙帝真器,而是这把万地斧,因为这把万地斧太适合她了,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

    一个美丽动人、优雅贵气的女子,竟然扛着一把比万座山岳还要巨大的巨斧,这样的景象可以想象,这样的景象简直就是不伦不类。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卓剑诗再一次轮起了万地斧向巨掌神猿劈去。

    在疯狂的血气之下,万地斧此时此刻疯狂地加速,疯狂地加重,疯狂地加力!如此疯狂的一斧劈来,天空留下了天痕,似乎这一斧把大地劈成两半,把天空劈开!

    有了浩瀚无穷的血气,就有了一切。这就是圣泉体的玄妙,在无穷无尽的血气之下,不止是可以让一招一式的威力变得巨大无比,而且还可以在无穷无尽的血气之下,可以疯狂地加速、加重、加力!

    当然,在单一的体质而言,圣泉体的加速是不如飞仙体,加重也不如镇狱神体,加力也不如破穹斧体!但,这一切的血气加持却让一招一式变得无敌!

    巨掌神猴也吱的尖叫一声,巨掌化作了巨拳,一拳封六道,直轰向了斩来的万地斧。

    “轰轰轰”一时之间,巨拳和巨斧在天空上轰得天穹崩裂,宛如整个骨海摇晃起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熊千臂不由瞠目结舌,他都无法想象卓剑诗这样优雅贵气的绝世美女扛着一把巨斧的景象。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驾着骨船继续前行。

    骨船行驶了不远,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笑了笑,对柳如烟说道:“守船的任务可就落在你肩上了,可不要毁了我这船。”

    柳如烟妩媚一笑,说道:“公子爷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话也落下,她一跃到甲板上,出手使是一只仙炉,这仙炉一打开,焰火轰鸣,滔滔不绝的焰火瞬间倾泻而出。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滔滔如巨浪一样的焰火把整艘骨船燃烧起来。

    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海底下竟然是冒出了一丝丝看起来像骨丝一样的东西,这骨丝一样的东西在眨眼之间就蔓延了整艘骨船,似乎是要把整艘骨船都生长上骨丝一样。

    此时,柳如烟御着焰火,滔滔不绝地燃烧着这些无处不在的生长在骨船上的骨丝,虽然这焰火十分霸道地燃烧着这些骨丝,但是,却未伤到骨船丝毫。

    不过,说来也诡异,在这样滔滔不绝的烈焰燃烧之下,这些骨丝是吱吱作响,它们不止是没有被烧死,而且是越烧越强大,它生长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眨眼之间是布满了整艘骨船。

    “有点意思!”柳如烟媚笑一声,掌执着仙炉,“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柳如烟的体魄亮了起来,吞天魔体瞬间爆发。

    此时,仙炉竟然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漩涡,在漩涡之中流淌出了滔滔的焰火,这焰火为黑色,当这些焰火焚烧而过的时候,听到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无数的骨丝被烧成了飞灰。

    可千万不要小看柳如烟手中的这只仙炉,这只仙炉被人称之为魔体仙炉,此炉乃是吞魔宗的始祖所铸。

    作为大成仙体的始祖,她竟然取自己的一根仙骨,炼铸成了这只魔体仙炉!

    这只魔体仙炉的威力极为恐怖,若是修练了吞天魔体的弟子掌执着这样的这只魔体仙炉,那么威力就是成倍爆发。

    在柳如烟的焰火焚烧之下,骨丝虽然是一次又一次地疯狂反扑,但是,都被魔体仙炉烧成了飞灰。

    熊千臂跌坐在甲板上,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柳如烟对抗这些疯狂地生长的骨丝了,他道行浅薄,根本帮不上柳如烟什么。

    “滋、滋、滋……”就在熊千臂发呆的时候,突然之间响起了一阵十分轻微的声音。

    “救命呀”当熊千臂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骨丝偷偷的附上了他的身体了。

    附上熊千臂身体骨丝疯狂生长,眨眼之间就布满了熊千臂的全身,这一下把熊千臂是吓得魂飞魄散。

    一时之间,他疯狂地拍打扯拉着在他身上疯狂生长的骨丝,他一时之间是幻起了千手万臂,让他看起来还真像是有千臂一样,看来,他能被人称之为熊千臂,还是有原因。

    但是,不管熊千臂是如何快速地拍打扯断生长在他身上的骨丝,但是,他的速度依然没有骨丝生长的速度快。

    “救命”眨眼之间,骨丝布满了熊千臂的全身,此时,熊千臂大叫一声,向李七夜和柳如烟他们求救。

    但是,李七夜只是笑吟吟地看着熊千臂,无动于衷,他不止是不出手救熊千臂,似乎还是十分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柳如烟也奇怪,她见李七夜只是笑吟吟地看着熊千臂受难,并没有出手相救,她也没有出手去救熊千臂。

    眨眼之间,熊千臂全身被骨丝生满了全身,此时的熊千臂看去就是里三层外三层地被裹满了骨丝。

    此时,熊千臂想叫出声来都叫不出来,他全身痉挛,四脚一阵抽搐,十分的痛苦,慢慢地,熊千臂的抽搐挣扎是越来越微弱,眼看他就要惨死在骨丝之下。

    就在熊千臂垂死那一刻,突然间,“轰”的一声,濒危于死亡的熊千臂突然间血气如海,瞬间,他体内宛如有千条巨龙在咆哮一样,他的血统似乎一下子变得强大起来。

    “轰”的一声大响,熊千臂全身肌肉贲起,似乎像是有千条恶龙一下子从体内冲出来一样,在一阵轰鸣声中,把裹着他全身的骨丝轰得粉碎!(未完待续。)

第六十四章 贪婪    简单的来说,每个妖星背后的祖巫,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力量划分成了许多块,然后每个妖命者只能分到一块,获得相应的领域,妖命者之间的互相屠戮,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在不停的收集完善自身的领域的过程。

    这个过程是分成很多阶段的,在搜集的过程当中,会出现量变到质变的重要节点,这听起来很是抽象,打个比方来说,某位祖巫的能力,就仿佛是一头铁甲神兽,然后被拆卸成了最基础原始的简单零件来分给所有的相关妖命者。

    那么在最初的时候,每个妖命者拿到的是铁甲神兽最基本的简单零件,就只能拿这普通的简单零件砸人,因此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就只是比赤手空拳的人好一点儿而已。

    某个妖命者杀掉了另外一个妖命者之后,拿到了对方手上的零件之后其战斗力会提升,不过提升并不明显,因为拿两个零件砸人的效率和威力,并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投石机提升效果。

    然而,倘若这个妖命者可以一直不停的杀掉其余的妖命者,然后手里面的零件足够多的话,那么就可能将零件组合成一根铁管,这样的话,立即就是从量变到质变了,有了一根铁管之后,肯定战斗力的提升幅度就会暴涨。

    同时,当这妖命者继续发育下去,收集到的铁管都够多的时候,就能将其组合成了铁甲神兽的头部,就能利用铁甲神兽头部喷射出来的毒针杀人了继续收集的话,就能组成铁甲神兽的上半身,这样的话,根本不用自己操控,铁甲神兽的上半身已经可以喷吐毒针,用前肢挥舞抠抓,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此时为什么卫烈帝钱慎忽然动容,便是因为他这几十年来,已经杀掉了不知道多少时之妖力的妖命者,目前手上已经获得了大量的相关“零件”,所以实力全面碾压林封谨。

    而林封谨此时表现出来的妖命之力,则恰好是卫烈帝钱慎最需要的那一块“碎片”,那一个“拼图”,只要将林封谨的妖命之力剥夺过来,卫烈帝钱慎的实力,便是能从量变到质变,再次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卫烈帝的身形忽然一闪,已经是一把抓住了林封谨的领口,将他高高的抓了起来,然后用力的将他抛向了空中!!

    卫烈帝看起来身形瘦削高挑,并不是那种力拔山岳的强者,可是抓住林封谨的领口后,居然可以单手将他抓起来,更是一发力就将他直接摔飞了出去,这样的臂力,可以说比起野猪来也是不遑多让。

    并且说起来也是十分奇特,林封谨被抛向空中之后,飞出了两三丈正要下落,居然一下子就停留在了半空当中,然后整个人仿佛是被粘在了蜘蛛网上的昆虫似的,呈现了大字型,然后完全动弹不得,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一张庞大的半透明巨网,在林封谨的身后闪现!

    这就是卫烈帝的妖命之力了,时之网!!

    在虚空当中汲取时间的威能,编制成了一张可怕的大网,任何人中了这时之网,除非能突破时间与空间的限制,那就是无法摆脱,林封谨因为同样为时之力的妖命者,所以时之网上面的还有很多衍生神通效果无法发挥,比如说接下来出现的时之蛛,时之沙,时之蚊等等,都是恶毒无比令人毛骨悚然。

    林封谨缓过了气来之后,怒吼大叫,竭力挣扎也是无济于事,而卫烈帝则是站在了不远处,对准了林封谨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徐徐按去:

    “你这只蝼蚁,还是乖乖的成为朕的养分吧,掠天之术!”

    随着卫烈帝一掌按来的动作,可以见到,他的掌心当中,赫然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力似的,顿时,从林封谨的身上散发出来了点点光芒,开始投入到了卫烈帝的掌心当中。

    那光芒出现得很慢很慢,而每出现一点光芒的时候,林封谨所遭受的痛苦,都是无法形容的,仿佛是正在遭受剥皮抽筋,千刀万剐,似乎血肉深处当中都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来,衣衫瞬间就被汗水彻底打湿!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力气发出来!!

    渐渐的,随着林封谨身上聚集光芒的渐渐增多,卫烈帝掌心当中赫然也是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团,这个光团正在不停的变幻形状,最后居然形成了一小段发光的绳索,而这绳索是打了一个结的。

    这就是卫烈帝从林封谨抽取出来的妖命之力,也代表的是林封谨独一无二的妖命之力,为什么表现出来的是一小段打结的绳子?因为在上古的时候,人们无法计算时间,所以说就会采取一些特别的计时方式,比如说,在绳子上打疙瘩来计算时间,每过一天,就打一个疙瘩。

    这就是上古典籍上所说的“结绳记事”,到了后来发展起来的时候。

    从颜色上,用来打结的绳子可以用七种色彩以及黑白两色,共九种颜色赋予其涵义。

    从材质上,绳子可以用动物毛线绳,树皮绳,草绳,麻绳等等,各种材质的绳子,有几十种类别。

    从粗细上,最少能够分成粗,中,细,三种不同规格的绳子。

    从经纬上,有横向绳子,也有纵向绳子,有主绳,也有支绳。

    这样的话,要想记录一件事,有了这么多的关键节点,那么实际上就能很详细的通过绳结表现出来。

    所以,绳结也是时间在人世间最初具现化的方式,当然,也是最原始的方式。

    此时卫烈帝一掌按了过去,从林封谨身上抽吸出来了一小段发光的绳结,实际上就代表他将林封谨体内的时之力抽吸了一部分出来,不过,只有一小部分,所以表现出来的才是一小段发光绳结的方式。

    卫烈帝将左手一握,已经是将这一部分得自林封谨的妖命之力吸入到了体内,不过他的面色无疑是非常难看的,因为要这样抽吸林封谨身上的妖命之力,并不是吞噬,而是掠夺。

    这二者之间的区别,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吞噬的意思,就类似于人吃了牛的肉,来汲取营养,掠夺则是直接将牛的力量夺过来加持到自己的身上。

    因此,卫烈帝这么做对他自身耗费的元气也是极大的,结果只抽吸出来了这么一点,可谓是得不偿失。

    就像是有人投资几千万去开采一个金矿,发觉开采出来的只有一块金砖!

    卫烈帝皱着眉头看向了林封谨,然后便徐徐的道:

    “原来你居然都修炼出来了海底轮这一步,因此遇到了我的抽吸,便自然能够产生抗力来进行抵挡,真是没想到呢。”

    说到了这里,卫烈帝猛然昂首望天,发出了一声长啸,他头顶上的平天冠直飞而起来,长发激荡飞扬,只见他的头顶上面,一条恐怖的妖命气运之柱直冲天穹,庞大无比,紧接着化成了烛九阴的巨蛇形象,灿烂夺目,甚至一片一片的蛇鳞上,都闪耀着生命的光泽,接天连地,端的是直若烛九阴已经降临世间!!

    林封谨本来以为自己的妖命气运柱已经是达到了极限,但现在看起来,卫烈帝的这妖命气运柱当中蕴藏的浩浩荡荡的妖命之力,何止是他的十倍!

    同时,林封谨更是感觉到了一股强烈无比的熟悉感觉,这熟悉感觉一下子就从脑海里面的回忆当中浮现了出来,忍不住失声道:

    “草原上面的那个人原来是你!!”

    多年之前,林封谨在追踪孙和林制作的俑鸟的时候,曾经与蓝公子一起来到了吞蛇军的兵营外,恰好那一天月色皎洁,林封谨也是开启了自己的妖命气运柱在吞吸月华,颇有些意气风发的味道。

    然而他接下来却忽然发现,在这吞蛇军的兵营当中,赫然便是有一名十分恐怖的妖命者存在,忽然露出了自身的妖命气运柱,当时的林封谨与之相比起来,那简直就仿佛是萤火虫之于太阳一般的存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对林封谨下手,当时林封谨骑着蓝公子迅速逃走,居然落下来了一条小命。

    被林封谨这么一说,卫烈帝也是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上上下下端详了林封谨一会儿,忽然道:

    “是了,这么多年来,能够从我手下逃走的妖命者可以说是为数寥寥,只发生过两次这种事情,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年我正在草原上面调息休息,忽然感应到了一个妖命者堂而皇之的顶着妖命气运柱主动靠近,这种自投罗网的事情不知道多久没发生过了,我再仔细一看,还是同样的拥有时之力的妖命者,正是要大喜追杀,没想到那时候,我的痼疾再次发作,又被迫进入到了休眠状态,否则的话,那时候你就逃不出我的掌心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