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没有回答纯阳子的话,他只是沉默,继续地驶着骨船。

    一时之间,柳如烟他们也随之陷入了沉默,因为眼前这一幕给他们带来太多的震撼了。

    鲲鲸也好,巨人也罢,这样巨大无比的存在,搁在当世,那绝对是无敌的存在,但是,到了这里,只不过是化作枯骨而己。

    “准备好了!”就在沉默中,李七夜突然大叫一声。

    “哗啦”的一声响起,海水高高溅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驶着骨船竟然一下子飞了起来,一下子跃过海面,瞬间是跨越了万里。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海底下冲起了一条巨物,这是一具又长又大的骸骨。

    这骸骨十分的诡异,无头无尾,看起来像是一条骨管,但是,它又不是骨管,这骸骨内部竟然是复杂交错的牙齿,看起来就像是齿轮切刀一样,当这无数的齿轮切刀转动起来,它可以瞬间把所有的东西都切得粉碎。

    “哗啦”的水声大作,见骨船飞跃而去,这诡异的骸骨跳出了水面,向骨船扑来。

    “来得好。”见到这具诡异的骸骨扑剪而来,纯阳子笑了一下,说道。话一落下,“轰”的一声,他打出了一拳。

    就在这个时候,纯阳子也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神皇之威轰天而起,血气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与此同时,他的体魄一下子亮了起来,全身就像是黄金所铸一样。

    在金刚不灭体的状态之下,纯阳子一拳轰出,就像是一座金光闪闪的山岳一样狠狠地砸向了这具诡异无比的骸骨。

    “砰”的一声巨响,这条又长又粗的骸骨被纯阳子砸得飞了出去,“哗啦”的水声响起,溅起了冲天而起的巨浪!

    但是,片刻之后。这条又粗又大的骸骨又冲出了水面,随着一阵阵哗啦的水声响起。它向骨船追来。

    “出去打,不要把我船弄坏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他话一落下,一转动舵轮的时候,接着“呼”的一声,骨船下层竟然飞出了一艘骨舟,这骨舟一下子飘在了海面上。

    “好”纯阳子飞身而起,瞬间跃上了这艘骨舟。面对着扑来的巨大骸骨毫无惧意。

    “哗啦、哗啦、哗啦……”就在纯阳子与这具诡异的骸骨对峙之时,突然之间,一阵阵水声响起,眨眼之间,海底下钻出了一具具的骸骨,这一具具的骸骨与刚才这具诡异的骨管是一模一样的。

    柳如烟她们数了一下,眼前这诡异的骨管竟然是一共有九条。

    九条无头无尾的骨管竖起了身体,立在海面上,这样的场景不论是怎么样看。都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特别是这骨管之内是无数的利齿在磨动交错,那沙沙沙的骨齿磨动声音。更是让人直打寒颤。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这样诡异的骨管,柳如烟、卓剑诗都不由脸色一变。失声地说道。

    “鬼母有九子。”李七夜看着这九条骨管,淡淡地说道:“很遥远的鬼物了,死了很久很久了,依然能在这里作恶。”

    “铮”剑吟九天,面对这九条诡异无比的骨管之时,纯阳子这样强大的存在也不敢轻敌,古纯铜剑在手,严阵以待。

    “呜”此时九条诡异无比的骨管竟然会大叫一声,它们的大叫声十分的尖锐。让人听起来是毛骨悚然。

    叫声还未落下,听到“嗤、嗤、嗤”的声音响起。在石火电光之间,这九条怪物嘴巴张得大大的,一个个如飞轮一样的骨盘瞬间飞出,十分的极速。

    听到“铛”的一声,所有骨盘飞出的眨眼之间,竟然一下子交错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绞盘,刹那之间锁住纯阳子,绞盘之中的无数利齿疯狂地切割,欲把纯阳子绞成碎肉。

    与此同时,九条骨管“嗤”的一声,竟然吐出又尖又长的骨刺,骨刺如锋芒一般,速度如闪电,刹那间刺向纯阳子的心脏。

    周身有绞盘切割, 外又有骨刺袭击,如此的杀招,让无数高手是束手不及。

    但是,纯阳子却是自在由心,面对如此凶险的杀招,长笑一声,说道:“来得好!”

    在这生死瞬间,纯阳子乃是金刚不灭体外放,光芒如焰火一样冲天而起,在金刚不灭体的状态之下,纯阳子无视绞杀的绞盘和瞬间刺杀而来的骨刺,而是手中的纯阳剑一横,直取九条骨管本身。

    “铛、铛、铛……”当绞盘瞬间绞杀在纯阳子的身上之时,这锐利无比的齿轮就像是绞到了世间最坚硬的钢铁一样,绞得星火四射,难伤纯阳子丝毫。

    同时,九道又尖又长的骨刺瞬间射中了纯阳子的心脏,听到“锒”的声音响起,星火溅身,宛如星辰爆开一样,但是,九条又尖又长的骨刺刺在了他的心脏上,那也只是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痕而己,根本就刺不穿纯阳子的胸膛。

    “锒”的一声响起,剑鸣九天,古纯铜剑横空,在纯阳子的血气催动之下,古纯铜剑爆发了无敌的仙帝之威,一剑可以横亘万古,一剑之下,阴阳湮没,神魔授首。

    在这一刻,不止是让人看到了纯阳子强大无匹的实力,同时,也让人看到了纯阳古剑的无敌,一剑照耀千古,一剑斩落之时,听到“哗啦”的落水声响起,眨眼之间,九条骨管被斩成了两截,被斩断的骨管纷纷落水。

    金刚不灭体,再配上纯阳子的神皇实力,那简直就是让他可以横扫天灵界,在天灵界,年轻一辈只怕是难有人是他的敌手,或者也唯有梦镇天才是他的敌手了。

    “哗啦”水声响起,浪滔冲天,被斩断的骨管在这个时候冲天而起,接着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骨头驳接之声。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被斩断的骨管驳接在一起,九条骨管完全是驳接在了一起。此时,刚才的骨管消失了,出现在纯阳子眼前的是一具完整的骨架。

    这个骨架巨大无比,骨架最上面,是一颗巨大无比的头颅,但是,与头颅不对称的是这具骨架的身躯,这骨架的身躯看起来像是一个纤细女子的骸骨。

    而就这样纤细的骸骨撑起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头颅,同时,这纤细骸骨的周身竟然刺着一条条逆天而起的骨刺,每一条骨刺都是闪动着暗色的光芒,看起来十分恐怖。

    这样的一具诡异无比的骨架,此时竟然喷涌着滚滚的黑雾,特别是它的颌骨在一张一合之间乃是黑雾滚滚,像滔天巨浪一样。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如此巨大的骨物,卓剑诗都不由大吃一惊。

    “鬼母。”李七夜看着这骨架,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好戏才开始呢,够他折腾一阵子的。”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他驾驶着的骨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前行。

    “不等纯阳岛主了?”看到骨船继续前行,熊千臂不由担心地说道。

    “放心,他死不了。”李七夜驾着骨船继续前行,没有再回头多看一眼,说道:“能背上纯阳古剑出来的人,会那么容易死的话,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就在这瞬间,巨大骨架的鬼母喷出了无数的黑雾,吐出来的黑雾像一颗颗巨大的头颅一样狠狠地砸出纯阳子。

    但是,纯阳子乃是金刚不灭体外放,根本就不理会这种砸来的如头颅一样的黑雾。

    “轰轰轰”一声之间,砸来的所有如黑雾头颅竟然是炸开了,这爆炸的程度不亚于一颗颗星辰爆炸,无尽的黑雾向纯阳子扫去。

    这黑雾不止是爆炸的威力极为强大,它的毒性也是十分的恐怖,可以瞬间让强大的生灵化作飞灰。

    在这黑雾爆炸之下,听到了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在黑雾之中,本是金刚闪闪的金刚不灭体开始变色,金光黯淡,开始发灰,黑雾在侵蚀着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

    但是,在纯阳子的血气流转之下,金刚不灭体又开始流了起来,那被侵蚀得发黑的身体竟然飘落了层的飞灰,似乎这像是从纯阳子身上刮下了一层骨灰一样。

    鬼母的黑雾,可以灭掉神王,但是,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却撑住黑雾的侵蚀。

    在与此同时,纯阳子出手了,“铛”的一声,古纯铜剑是一声声剑鸣,铜剑如长虹贯日,直取鬼母那巨大的头颅。

    “砰”的一声,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鬼母突然双掌一合,举掌就落下了一记佛印,佛印瞬间镇压而下。

    这佛印出手的速度太快了,纯阳子都未能挡下这记佛印,他整个人被轰得飞了出去!

    在这佛印之下,纯阳子的胸膛竟然被击得凹了下去,好像是整个胸膛碎塌一样。

    纯阳子一剑足够强大了,轻易斩神王,但是,他这一剑依然不敌鬼母,而且胸膛都被击碎。

    这幸好是遇到了纯阳子,换作是其他人,那怕是同一级别的神皇,在这样的一击之下,只怕是化作了血雾。

    月底了,请大家投一下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六十三章 碾压    这一瞬间,绕是林封谨智计百出,城府深沉,脑海里面顿时也是一片空白山卜之术不是说自己在亥时见到卫烈帝就有转机的吗?自己不是明明手上握有吕羽的儿子当人质吗?他们怎么还敢下手?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

    紧接着,一股疯狂的念头就完全统治了林封谨,杀人,已经成为了他目前宣泄自己情绪的唯一方法!!

    “啊啊啊啊!”林封谨狂叫了一声,直扑而出,他此时已经不再顾忌任何事情,头上顿时升腾起来了妖命气运柱,化成了烛九阴的强大法相,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他们,杀了面前的所有人!!!

    只是,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忽然挡在了林封谨的身前,林封谨此时已经是红着眼,六亲不认,在他的心中,完全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直接就用上了最迅捷的手段,双眼当中暴绽出了可怕的光芒,对准了敌人直瞪了过去。

    肝神刀!

    然后,林封谨就见到,挡在了他面前的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卫烈帝钱慎,而其余的侍卫什么的居然都没有反应,林封谨此时略微冷静了一下,立即就知道这恐怕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逝者已矣,倘若能抓住卫烈帝的话,那么用他来当成人质,那么自己的父母就能有一条活路。

    因此林封谨见到了钱慎以后,更是施展出了全力的肝神刀,目光凝聚若刀若剑,对准了钱慎的双眼直刺过去。

    只是,在这时候,林封谨却是忽然发觉,卫烈帝钱慎居然也是对准自己望了过来,他的眼中也是闪耀着光芒,并且还是如此的刺眼,锐利!!

    空中立即就响起来了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仿佛是有透明的玻璃相互撞击了一下,林封谨闷哼一声,捂住了双眼踉跄倒退了几步,他此时双眼剧痛,耳中听到的,竟然是卫烈帝钱慎带着讥刺的淡淡声音:

    “肝神刀么?你就这点本事?”

    听到了”肝神刀”三个字,林封谨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脑海里面顿时就电光石火的掠过了一个念头,震惊的道:

    “难道,你,你,你也是!”

    是的,现实已经非常残酷的摆放在了林封谨的面前,很显然,卫烈帝钱慎,同样也是一名强大的妖命者,并且,他与林封谨一样,也是一名时之祖巫烛九阴命格的妖命者!!

    其实这种事情是非常明显的,卫烈帝钱慎之前复活的四大将军,身上便是带着四大祖巫的妖星命格,他用的这复生的神通法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无非是娲蛇神和巫神,这两人的身份,便是上古妖族的核心份子,而妖星当中的十大祖巫,其身份同样也是上古妖族当中的核心份子。

    这样说起来的话,卫烈帝钱慎掌握有逆天改命的法子,能让普通人获得妖星命格乃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那么卫烈帝钱慎的这具身体拥有着妖星命格又有什么好稀奇的呢?

    更重要的是,十大祖巫当中,烛九阴的实力就算不是在第一,也是能稳稳当当的进入前三,它操控时间的能力独一无二,时间虽然无形,却是无时不刻都存在的,因此,关于时间的妖命之力,几乎是在任何时候都能发挥作用,乃是最为实用的妖命之力!

    所以卫烈帝自身成为烛九阴的妖命者现在推论起来,真的反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了。

    尽管事情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但是林封谨也绝对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他此时既然有了要抓住了钱慎作为人质的目标,那就有了希望,便是要豁出性命去完成它,因此林封谨强忍自己双眼的剧痛,再次扑向了卫烈帝钱慎,这一次他直接发动了无声无息的心神傀,想要对敌人进行偷袭。

    然而下一秒,林封谨竟是发觉:自己确实是同步了卫烈帝钱慎的心跳,然后心神傀突然发动,林封谨自身的心脏陡然被扭曲成了麻花状,这是他可以承受的极限了,根据林封谨的经验,对面的敌人此时的心脏也会被同步到这种程度才对,接下来当然是闷哼,弯腰,痛苦,惨叫!

    然而,对面的这倾世大敌竟是若无其事,脸上更是露出来了淡淡的嘲讽笑意!

    林封谨陡然觉得很不对劲,正要收功,猛然之间,竟是觉得自己的心中传来了无法形容的剧痛!倘若先前他施展心神傀的时候,是将自己的心脏扭曲到了一百八十度的极限状态的话,那么现在就是被生生的强行扭曲到了三百六十度。

    这样恐怖的剧痛,立即令林封谨一下子痛苦闷哼,脸色惨白,弯下了腰来,他的心中更是有着难以形容的震撼。

    很显然,卫烈帝钱慎同样也会心神傀,甚至在妊五脏这方面的修为,竟显然是远在林封谨之上,二者的心跳同步以后,林封谨真的是一败涂地!

    “呵呵呵。”钱慎终于发出了轻笑声:“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样有趣的玩具了,有意思,真有意思,你们不要过来,希望能从这家伙的身上,获取一些时之力的碎片呢。”

    这时候,林封谨依然不肯放弃,因为抓住钱慎当成人质,看起来是自己拯救家人的唯一方法啊。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前扑出去,妖命之力发挥到了极致,竭力要捕捉住对方行动当中的破绽。

    卫烈帝钱慎此时则是负手站在了原地,看着扑过来的林封谨,忽的伸出了一指,点了出去!

    本来此时在林封谨的所有感官当中,时间的流速已经是放缓了,天地之间的一切都仿佛是在进行慢动作回放似的,包括他自己在内,但是卫烈帝钱慎这出手一点,赫然竟是以正常的动作频率进行的,举手投足之间,甚至可以说是若常人无疑。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卫烈帝钱慎的实力,已经可以完全无视掉林封谨的妖命之力的影响!在他的眼中,林封谨的妖命之力,那就是不值一提。

    中了卫烈帝钱慎这一指之后,林封谨立即就倒飞了出去,狼狈无比的飞出了五六丈,落地的时候更是直接脸先着地,最后在地上接连不断的几个翻滚,然后哇的一声呕吐出了一口鲜血,想要强行撑起来,但是刚刚撑到了一半,又双手一软,啪嗒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被卫烈帝钱慎的这一指点中的瞬间,林封谨顿时就感觉仿佛是过了一下高压电似的,被点中的地方可以说是瞬间就麻木,变成了焦炭也似的存在,紧接着内脏当中传来的,就是一连串撕心裂肺的炸裂感觉,迅速的波及到了浑身上下,这种感觉甚至比痛苦更能令人感觉到折磨,他此时嘴巴里面喷出来的鲜血,都是雾状的,并且还是一下子激喷出来,可见这一下的威力。

    此时的林封谨,忽然发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助,如此的弱小,如此的孤独!!

    论势力,林封谨虽然掌有吴作城,麾下骑兵数万,金银如山,还有东夏可以作为强援,可是面前这个对手拥有的,却是整个天下,连吕羽这样被公认为雄才大略的君主,在他的眼里面不过是一把剑鞘!

    论装备,林封谨拥有的世界的尽头可以说是威能无穷,连海公子这样的人也是惨死在了神器一击之下,可是面前这个对手拥有的,却是一套相辅相成的神器!拆开来的任何一件,价值也不在世界的尽头之下!此时的吞蛇,便是已经将世界的尽头困住,隐占上风!

    论自身的实力,林封谨也算是达到了妖命者当中的巅峰水准,身经百战,几乎从未有过败绩,然而卫烈帝钱慎却是他的加强版,林封谨会的,钱慎全部都会,林封谨不会的,钱慎也会!

    还有什么打击,比从对方最擅长的领域入手更方便妥帖的?

    不过,这一次两人进行了直接面对面的交锋以后,卫烈帝钱慎的双眉忽然一扬,他的声音居然出现了一丝波动:

    “你果然是时之妖力的妖命者呢!你的领域?竟然是关于时间的流速方面的?”

    卫烈帝钱慎说得没错,林封谨的妖命之力,确实就是关于时间的流速,他最常用的妖命之力,就是放缓时间的流速,让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慢动作,他更强大的进阶妖命之力寸光阴,便是让相关物品的时间流速彻底的停止。

    说实话,关于时间流速的妖命之力此时看起来并不算是特别的强大,却只是林封谨没有,或者不敢修炼到更高深的层次而已。

    但是,卫烈帝钱慎乃是帝王,他也同样是时之妖力的妖命者,他在这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知道的东西也是更多!比如钱慎就知道,妖命者自身获得的妖命之力,实际上都是相对应的妖星的力量的很少一部分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