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李七夜看着仙女的时候,柳如烟和卓剑诗两个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在这瞬间,她们两个人同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在这个时候,直觉告诉卓剑诗和柳如烟,李七夜这一次改变决定只怕是因为仙女,但是,仔细想一想,卓剑诗和柳如烟又觉得不对。

    因为上一次三长老来谈交易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是遇到了仙女了,在那个时候,李七夜依然是想要七大式。

    但,这一次李七夜却改了主意,不要七大式,却转而要见天始海神,似乎这里面的转变又与仙女没有什么关系。

    仔细想想,如是说是因为仙女而改变,这里面的因果又有些前后矛盾。

    卓剑诗和柳如烟说不出来问题在哪里,但是,直觉告诉她们,李七夜的改变依然是与仙女有关系,至于真正是什么让李七夜作出改变,她们就不得而知了。

    李七夜看着仙女,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这终究是他守护过的九界呀,终究是!

    在他心里面,他不在乎海妖的存亡,不在乎树族的生死,甚至连魅灵,他都不想去在乎。

    一直以来,他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千百万年以来,有人骂他是杀人魔王,有人骂他是屠夫、恶魔,也有人赞他是救世主,也有人尊他为九界的守护者。

    不管唾骂他也好,称赞他也罢,李七夜一直都不在乎,一直都没放在心上。

    但,因为仙女的话,触动了他心中最深处的一些东西,或者。这是他最后一次来天灵界,在未来,他应该留下一些东西。

    “世间什么不可欺呢?”发呆了好一会儿,最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或者也唯有天地良心吧。”

    “公子说什么?”就在李七夜感慨之时,柳如烟轻轻问道。

    李七夜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们启程吧。”

    李七夜再一次驾着骨船启程,往目的地奔赴而去,在途中,遇到了不少骷髅凶灵,有些骷髅凶灵对骨船发动了攻击,不过。纯阳子他们都能轻易解决这些骷髅凶灵,毕竟,这些骷髅凶灵并不是十分强大。

    李七夜驶着骨船行走了甚久,最终,他停了下来,笑着对柳如烟他们说道:“小伙子们,小姑娘们,准备好了没有。一场恶战要来了。”

    此时,纯阳子他们向前面望去。前面的海水更浑浊,甚至是浑浊到了化作了黑水,看得让人有些心里面发毛。

    纯阳子他们都是绝世强者,当船只停在了这边沿的时候,纯阳子他们都感受到了前面有着一股力量扑面而来,这股力量。似乎是禁忌一般的力量。

    感受到了这样的一股力量,就算纯阳子这样的绝世强者,都不由神态凝重起来。

    骨海一直以来都是凶地,就算是神皇到来,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今天来到这里,纯阳子知道骨海的强大将会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好了,启程了,战斗要开始了。”李七夜看着神态凝重的柳如烟他们笑了一下,然后驾着骨船缓缓驶入了这一片海域。

    当骨船驶入了这一片海域之后,整艘骨船顿时摇晃起来,似乎它是受到强大无比的力量镇压一样,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它要沉入海底。

    “可惜,遇到了我。”李七夜笑了一下,在他的掌持之下,舵轮一下子亮了起来,无数如齿轮一样的符文变得璀璨,一时之间,整个舵轮就像是精密无比的部件,一个个齿轮状的符文飞快转动。

    随着这些符文的转动,似乎给了骨船强大的力量,让它承受着强大无比的镇压,继续飘浮行驶在海面上。

    骨船缓缓地驶入了这一片海域,当进入了这一片海域之后,柳如烟他们都发现这一片的海域不一样。

    在这一片海域之外,骨海的其他地方,虽然说,这些海域处处枯骨如山,但是,如山一样的枯骨,多数是由几具枯骨或者无数的枯骨堆积而成,而巨大无比的枯骨,那只是在于少数。

    然而,眼前这片海域,一具枯骨就是一座山,一座浮出海面的山,甚至是有可能巨大到像山脉一样!

    而且,在这里能看外面海域所不能看到的,比如说,有枯骨在海中畅游,有枯骨在天上飞翔。

    在外面,也有枯骨凶灵在飞翔畅游,但,眼前这片海域的枯骨似乎与骷髅凶灵又有些不一样。

    至于是怎么不一样,柳如烟他们也说不清楚,只能说,绝世强者的直觉告诉它们,眼前这些会飞翔畅游的枯骨与外面的骷髅凶灵并不一样。

    在这片海域,一具枯骨就是一座山,放眼望去,那是一座座骨山屹立在这海面有。

    有的枯骨像是一头巨虎,伏蹲在海中,半个身体露出海面,骨颌的两颗剑齿有几百丈之长,像是两把长刀一样,无数岁月过去,依然闪动着微弱的寒光。

    有的枯骨像是一只巨鹤,单腿独立,单腿骨只有小半是沉海水,就这样,一条腿骨支撑起了巨大无比的骨身,这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石柱撑起了一座巨大无比的骨城一样。

    更让人为之震撼的是,有一尊枯骨是人形,看起来这枯骨生前是一个巨人。这具枯骨高高地站在海中,头顶头苍天,脚踏着大海。

    海水只不过是漫过了他的小脚肚而己,如此巨大的人形枯骨,可以想象,他生前是何等的巨大。

    最让人震撼的是,这尊巨大无比的枯骨身前竖立地插着一把巨剑,这把巨剑直齐这尊枯骨的胸前。

    也就是说,这把巨剑之巨大有万里之长,一把剑随便劈下,就可以把一颗星辰劈成两半,如果说在天灵界,这一剑劈下,可以把龙妖海劈成两半!

    同时,与外面不一样的是,眼前这一具具枯骨虽然不知道过了多漫长的岁月,但,它们依然洁白如玉,外面虽然是枯骨如山,但是,很多枯骨不是焦黑就是枯黄。

    但,眼前这一具具巨大无比的枯骨,却依然洁白如玉。在漫长无比的岁月过去,虽然它们骸骨的神性已经流失,但,如此巨大的骸骨,依然有着很微弱的神性。

    正是因为如此,这足可以想象它们生前是多么的强大,在遥远的时代死去,依然还能让骸骨保持神性!

    如果遥远处那尊巨大无比的人形骸骨,纯阳子他们都一样为之震撼。

    “世间,真的有如此巨大的人吗?”纯阳子不由失神地说道。

    事实上,柳如烟和卓剑诗也是看得发呆,虽然说修士可以法相天地,但是,那只不过是法相天地而己,真身想巨大到这样的程度,她们还从来没见过。

    虽然说,天灵界也有身体巨大的种族,但,这些身身体巨大的种族跟眼前这一尊巨人骸骨相比起来,那只不过是一群蚁蝼而己。

    至于熊千臂,他一辈子没有看过如此震撼的景象,他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完全是看呆了。

    “这是什么种族呢?”卓剑诗看着如此巨大的巨人骨骸,都不由失神地说道。

    “很古老很古老的种族,早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时代就已经灭族了。”李七夜远远地看着这尊巨大无比的骸骨,淡淡地说道。

    在这片海域,不止是这一具具的巨骨让人震撼,而且这里面畅游飞翔的巨骨也一样让人为之震撼。

    “哗啦”的水声响起,只见前面远处乃是海巨浪翻滚,有一具巨大无比的骸骨在畅游着,它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沉入海中,这样的一具巨骨看起来像是一条巨大的鲸鱼。

    看到这样巨大无比的鲸鱼骸骨,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她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那是祖鲸吗?”卓剑诗看着远处沉入海中的巨大鲸鱼骸骨,都不是十分肯定地说道。

    “更准确来说,是鲲鲸,早在很遥远纪元就已经灭绝的种族。”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无垢三宗的祖鲸就是鲲鲸族系,它可以说是世间唯一幸存于世的鲲鲸族系的生灵了。”

    卓剑诗和柳如烟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她们听知道自己无垢三宗的祖鲸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鲸鱼,但是,从来不知道祖鲸的来历,更不知道祖鲸是属于什么族系。

    “啾”一声凤鸣之声响起,天空中烈焰滚滚,眨眼之间,有一具巨鸟骨骸从天空上飞过,这巨鸟骨骸全身被烈火所包裹着,巨鸟的每一根骨头都冒着火焰,似乎每一缕的火焰都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

    当这一只巨鸟飞过天空的时候,拖起了千里之长的尾焰,这尾焰五颜六色,看起来像是凤凰的尾翅。

    “那是凤凰吗?”熊千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指着这远飞而去的巨鸟骸骨大叫地说道。

    “不是凤凰。”李七夜看着远去的巨鸟骸骨,淡淡地说道:“不过,离凤凰也不远了,至少拥有一半的凤凰血统。”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如此强大的生灵都在这里化作了枯骨!”纯阳子失神地说道。

    这样的一个地方,实在是让人遐想,骨海究竟是怎么样的地方呢,如此巨大的生灵最终在这里都成了枯骨!(未完待续……)

第六十二章 凶残    吞蛇现身的同时,林封谨更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卫烈帝身上还有什么强大无比的宝物,居然能与吞蛇一起形成强大的互补之势,双方可以说是互为犄角,相辅相成,乃是典型的共生互利关系。

    因此,尽管吞蛇神器并没有蓄势,也没有展现出什么了不得的威能,只是轻描淡写的横在空中,然而世界的尽头的攻击立即受挫!

    尽管世界的尽头威势无双,若彗星横空,电光缭绕,直袭而来,一进入吞蛇三十丈内的范围当中便是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的阻力,仿佛周围的空气都是泥沼似的,一点一点消耗着它的动能,最后等到接近到吞蛇面前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

    吞蛇轻轻一点,仿佛是君王的一拂袖,一弹指,便是将世界的尽头荡开,平静得甚至毫无一丝烟火气。

    而世界的尽头在空中翻腾,依然是在试图疯狂的轰击对手,只是,它就仿佛是一头疯狂的野兽,战力无双,却是被网和陷阱束缚住了爪牙,落入到了极大的困境当中,尽管喋血嘶吼,左冲右突,依然是在迅速的衰弱。

    目睹这一幕,林封谨的心顿时就深深的沉了下去,

    很显然,这一场神器之战,世界的尽头明显的落了下风,先前世界的尽头那一击,乃是燃烧了吸收的敌人的残魂发出来的,其威力丝毫都不逊色于自己的全力一击,只是对方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来,那就足以说明一件事,自己的这张素来都是无往不利的神器底牌,估计今天也是派不上用场了。

    世界的尽头很强,然而卫烈帝看起来竟是拥有两件同级别的神器,并且吞蛇主杀伐,另外的一件未知神器主辅助,二者相辅相成,难怪世界的尽头这样刚猛无双的神器,也是惨遭困住,这是非战之罪啊。

    发觉已经是全面掌握住了眼前的局势,卫烈帝看着林封谨的眼中,这才流露出了一抹杀意,淡淡的道:

    “你的依仗,在朕的眼里面完全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不值一提!你还有什么底牌,尽可能拿出来试试。”

    林封谨铁青着脸不说话,依照他的做事原则,确实是还留着一张底牌,可是这张底牌乃是最后玉石俱焚用的,一旦用了出来,对方或许讨不了好,自己却是必然下场极惨,此时的局面就是别人占据上风,因此还能说什么?

    最关键的是,此时林封谨的心中,也是很罕见的一片茫然,因为之前支持他的动力,就是山卜之术当中所说的:亥时见到这六趾组织的幕后黑手,此时林封谨做到了这一点,可是也没看出来自己的家人要怎么救才有着落,心中自然是一团乱麻了。

    见到林封谨不说话,卫烈帝微微转头,他的身后本来有许多的人跟随而来,立即就有一名赭袍太监察言观色,踏前一步走了出来,手中抱着的拂尘一扬,尖声尖气的道:

    “邺城林氏,扰乱祭典,杀害朝廷命官,罪无可恕,诛三族,夷祖坟!”

    “什么!!”林封谨万万没料到,竟然等来了这么一个结局,他脑子里面顿时就嗡的一声,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数个念头在自己脑海里面穿插了起来:——

    山卜之术不是说我只要亥时的时候见到这人,就能救活全家吗?——

    我手里面不是还有吕羽的儿子作为人质吗?——

    他们难道就看不上我的利用价值吗?

    随着那太监的喝令声,从后方更是立即出现了几十名毒牙都和吞蛇卫中人,然后将一群人推搡着押了上来,这些人神情憔悴,脸上什么的都有伤痕,林封谨一眼望过去,顿时只觉得心中仿佛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攥了一下:

    因为被押解前来的这些人,都是他的家人!

    从左边看过去,自己的几位娘亲,老头子,衰老的林管家,甚至苻敏儿,左雅思都是一一在列!他们都是被五花大绑着,一看到了林封谨便是两眼放光,然而嘴巴里面全部塞了麻核桃,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而他们看过来的目光都是极其复杂的,纵是没有办法说话,林封谨与他们之前的眼神一触,立即就能知道他们想要说些什么话来。

    林员外:小王八蛋,你不要命了,快走啊,我老头子黄土都到膝盖的人了,你不能要我林家绝后!

    大姨娘:谨儿,别管我们,快逃!

    老管家:公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苻敏儿:相公,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左雅思:能再见你一面,我心满意足了

    见到了自己的家人受苦,林封谨的情绪顿时失控了,这时候还能继续忍住的那就真不能叫个男人,立即就施展出来了孑孓身法,倏忽闪耀激飞而出,直扑向自己的家人。

    他这一扑之下,弹射的轨迹端的可以说是异常突兀,可以说直接就蒙蔽了不少人的双眼,因此尽管许多人都怒吼抽刀斩下,却都是被自己的眼睛蒙骗,居然被林封谨长驱直入,扑入到了人群当中,距离自己的家人也只有两三丈了。

    不过,林封谨的双脚一着地之后,立即就有一名吞蛇卫瞠目怒喝了一声:

    “大胆!”

    紧接着就踏前一步,拔刀对准了林封谨狠狠的劈了下去,林封谨此时也是杀红了眼,侧身略闪,这一刀便是贴着自己的鼻子斩了过去,他紧接着一拳击出,拳头的中指凸起,正中对方的喉结,紧接着脚下一勾令其失去平衡,最后一脚跺在了他后脑勺上,这吞蛇卫立即当场毙命!

    而林封谨这一拳,一勾,一跺,使得可以说也是若行云流水一般的连贯,更是充满了凌厉杀伐之意,其余的人看了林封谨的动作之后,又听到了“喀拉”的那一声头骨被剁碎的声音,忍不住心中都浮现出来了一种强烈的寒意。

    而林封谨在见到了这吞蛇卫劈过来的迅捷无伦的一刀的时候,也是本能的施展出来了自己放缓时间流速的妖命之力,否则的话,他要闪避过那一刀的话可以说是不在话下,可是要像是先前那样,让这一刀差之毫厘,贴着自己的鼻子斩过去,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此时林封谨居然还敢悍然杀人,立即就引发了其余的这些侍卫的愤怒!立即就结阵,四人一组联手冲上,林封谨脸色阴沉得怕人,一咬牙正要突前,忽然耳中居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退下!”

    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卫烈帝的,林封谨在心中大骂退你MB,却是旋即就见到了那四名侍卫迅速退开,不过依然是满脸警惕,拔刀相向,这才知道卫烈帝的这两个字不是对着自己说的,而是对着那几名侍卫而言。

    此时林封谨狐疑的转过去,却见到了卫烈帝钱慎正在打量着自己,那种目光竟是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了食物一样!

    卫烈帝钱慎忽然用肯定的口气道:

    “你是妖命者。”

    林封谨还没有说话,卫烈帝钱慎接着便盯住了林封谨道:

    “刚刚你有使用妖命之力。”

    林封谨也是豁出去了,昂然道:

    “没错!那又怎样?你身边的人难道妖命者少了?”

    卫烈帝钱慎却是不答反问道:

    “刚刚的那种感觉,很是熟悉啊时间在流动当中,忽然荡漾起来了一阵波纹。”

    林封谨心中一凛,又听到了卫烈帝钱慎淡淡的道:

    “妖星当中,有几人的领域有重叠的地方,比如水之祖巫共工的妖命者,就和雨之祖巫玄冥的妖命者有重合之处,不过,与时间有关的妖命者,则是独一无二,你的本命妖星是烛九阴?”

    此时林封谨最大的隐秘被人当众拆穿,还是当着自己至亲家人的面,林封谨当然是觉得十分尴尬,不会亲口承认,只是他却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帝王,那个绝少有人敢忤逆,冒犯的卫烈帝!

    见到了林封谨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卫烈帝的眼神里面,立即有戾芒一闪而逝,立即便是一挥手,淡淡的道:

    “朕不问世事太久,看来随便什么人都敢冒犯了。”

    林封谨还没来得及回味这句话当中的味道,后方那一名赭袍太监已经尖声道:

    “杀!”

    顿时,押着林封谨家人的两名吞蛇军中人,很干脆的拔刀,对准了苻敏儿和左雅思两人刺出,一刀

    从背心深深的刺了进去,甚至刀尖都从前胸捅了出来!!

    二女的双眼同时睁大,只是口中被堵了麻核,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然后同时哀怨的看向了林封谨,那眼神刻骨铭心得令人心碎,可是生命之火却是在以惊人的速度消逝,熄灭,两具娇弱的身躯,立即徐徐瘫软。

    那两名吞蛇军士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乾卫中人,也是杀人无算,哪里顾得了怜香惜玉,一刀捅进去之后,便是很干脆的将二女踹翻在了地上,顺手回刀入鞘,甚至连林封谨多看她们一眼的机会都不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