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这认真的姿态,这让三长老才确定自己没听错,但是,他觉得十分诡异,他都不知道拿什么眼神去看李七夜好,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措辞好。@

    事实上,连柳如烟和卓剑诗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最后,卓剑诗都不由轻声提醒地说道:“公子,天始海神不在世很久很久了。”

    天始海神,此乃是七武阁的第一位海神,也曾经传言说是最强大的海神。

    “我知道天始海神是什么。”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三长老犹豫了一下,说道:“李公子,并非是小老冒犯,但,你也清楚,我们天始海神已经不在世间很久很久了,要见天始海神,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又不能起死回生。”

    “你听不明白。”李七夜淡淡地对三长老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七圣祖,就跟他说,我要见天始海神!如果他还犹豫的话,你就跟他说,我坚持要见天始海神,这是我唯一的条件,我相信他会明白我的话。”

    三长老听到这样的话,真心想不通,也完全想不明白。天始海神不在世间,这是事实,这也是所有人知道的,他们七武阁从来不同有隐瞒什么,如果他们七武阁有海神活着,他们不一定需要来求李七夜。

    但是,现在十分诡异的是,李七夜竟然坚持要见天始海神,这让三长老心里面都有点动摇,难道说,他们七武阁的天始海神还活着?

    但,仔细一想,三长老又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他们的天始海神真的还活着的话。那就意味着三叉戟是一直在他们七武阁的手中了。

    在三长老发呆的时候,李七夜难得郑重地说道:“告诉七圣祖,我只要见天始海神就行,至于有些事情,那就是属于我的事情了。只要他点头答应,我就给他续寿!”

    三长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公子的话,小老一定会一十一五地转告七圣祖。”

    “那我就不送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三长老犹豫了下,并没有立即告辞,依然是站在那里。

    “还有什么事吗?”李七夜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不愿意走的三长老,缓缓地说道。

    “呵,呵,呵……”三长老干笑一声,说道:“不知道李公子什么时候有空暇?我们阁主欲与公子见一见。”

    “你们是不死心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我对种马这事,没兴趣!”

    “呵,呵,呵……”三长老干笑几声,说道:“李公子,其实见一见也无妨,我们阁主对公子神姿是十分的向往,不知李公子意下……”?“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等我们七圣祖答应了我的条件了。再说也不迟。”李七夜打断了三长老的话。

    见李七夜如此坚持,三长老抱拳,鞠首,拜了拜,说道:“那小老就此告辞。”

    三长老随后与柳如烟她们告辞,这才转身离去。

    三长老离去之后。柳如烟都不由十分的狐疑,看着李七夜说道:“公子爷,你真的确定要见天始海神?”?“这个有问题吗?”对于柳如烟的疑问,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

    “问题是。天始海神早就死了。”卓剑诗都忍不住插上一句话,事实上,她也不相信天始海神还活着。

    李七夜悠然自在地说道:“这就要看你怎么样定义生与死这个问题了,在你们眼中,天始海神是死了,在我眼中,他还活着。”

    “天始海神还活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异口同声地说道,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就太震撼了。

    “是死了。”李七夜又不由笑了起来。

    “公子爷,你这是存心戏弄我们。”柳如烟娇嗔一样,妩媚的姿态让人骨头都发酥,娇嗔地说道:“公子爷就跟我们说一说这里面的门道嘛。”说到这里,她有三分撒娇的姿态。

    看到柳如烟那迷倒众生的妩媚,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天始海神是死了,至少,从众生定义生与死的角度来说,他的确是死了。”

    “但是,从海神的角度来说,他还活着。”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看着外面,陷入了沉思。

    “这是什么道理呢?”柳如烟和卓剑诗这样冰雪聪明的人听得都有些云里雾里。

    “那为什么海妖、树族不在九界大族之列呢?”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九界之中,不论是与人族相比也好,不论是与魅灵相比也罢,海妖、树族从来都不弱,但,他们一直不列入九界大族,远古的先贤并不把他们纳入万族之中,这里面是什么原因呢?”

    李七夜这话让卓剑诗和柳如烟都不由怔了一下,虽然她们没有离开过天灵界,但是,从一些记载可以知道,在天灵界之外,提起大族,往往是没有人会提起海妖和树族。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去深究。

    “难道公子爷的意思是说,海神与树祖是一样的?树祖虽然死了,但是,它能归于坐化归源,扎根大地。只要是控树者,就能与祖树沟通。”柳如烟冰雪聪明,她立即从树祖上联想到了海神。

    “这话也对,也不对。”李七夜笑着说道:“树祖坐化归源、扎根大地,这是树祖能唯一做到的,海神不行。不过,从源头上来追溯,彼此有点相通。”

    卓剑诗心思细腻,最近李七夜给了她们太多惊喜了,让她们打开了一扇前所未有的门户,所以,在这瞬间,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她芳心颤了一下,她忍不住说道:“那我们魅灵呢?”?卓剑诗这话一出,李七夜都不由多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们师姐妹的确是了不得,如果你们姐妹合璧,同一条心,那还了得。如烟机敏,剑诗卓远,你们老祖选你们作为宗主,的确是有远见。”

    “公子爷,不要夸我们,快快跟我们说嘛。”对于李七夜的夸奖,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没有高兴和惊喜,她们更想知道这背后的东西,柳如烟有些撒娇。

    李七夜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最后淡淡地一笑,说道:“有些话,本不应该跟你们说,不过嘛,今天把话说得这份上了,念在你们两个人兢兢业业待候的份上,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一点。从溯源上来说,你们魅灵和树族、海妖有某些相通之处,至少,从纪元来上来讲,你们三族是同步的……”?“……不过,你们魅灵却与树族、海妖不一样,你们有了更好的未来,树族和海妖,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世间人人所说的,你们是上天的宠儿。”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上天的宠儿?贼老天从来就不宠某一个种族,也从来不宠某一个人,如果是有的话,那么贼老天的宠儿就是魔鬼!”

    笑了一会儿之后,过了好一会,他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如果说,你们魅灵是宠儿,那也不是上天的宠儿!”

    柳如烟和卓剑诗静静地听着李七夜这一席话,这一席似而非的话,虽然李七夜没有点破,但是,她们心里面有了更多的回味,有了更多的遐想。

    “关于你们魅灵的一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们太多,毕竟,有些事情,现在知道了不一定是好事,甚至有可能影响你们的道心。”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们魅灵的一些事情,它的谜底在大漩涡!”

    “大漩涡!”再次听到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柳如烟和卓剑诗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

    “魅灵的起源呀。”李七夜看着海面,不由有些感慨,又有点伤感。

    伤感,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是十分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的神态会出现在李七夜的脸上。

    “公子爷为什么要见天始海神呢?”柳如烟心里面有疑问,说道:“是什么让公子爷改变主意呢?”?这样的一个问题,让卓剑诗在心里面也一样充满了好奇。

    天始海神是活是死,这是另外一回事,可以说,一开始李七夜就知道能见天始海神,但是,在此之前,李七夜明显是没兴趣去见天始海神,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

    但,这一次见三长老,李七夜却改变了主意,连七大式都可以不要,却要见天始海神,这里面的变化,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十分好奇,是什么让李七夜作出了改变。

    “你们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的疑问,李七夜突然间问了一个如此莫明莫妙的问题。

    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和卓剑诗真的无法答上来,因为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无法用好人或坏人来定义。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好人还是坏人。”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有人说我是好人,有人说我是坏人。我一直想做一个坏人,但,偏偏有时候有人认为我是一个好人,世间,真的让人很无奈。”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苦涩一笑,在这个时候,他不由看着仙女,神态很复杂。(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六十一章 脉络    绕是卫烈帝钱慎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成功渡过了天劫,成功从神卵里面重生,依然是留下了巨大的后患,那就是他重生的时候还是被雷劫的威力波及到,所以三魂七魄当中,有一魂二魄留在了原来的那个衰弱得即将病死的身体里面。

    并且那淡青色的神卵当中含有娲蛇神的妖族精血,人族的魂魄去占据夺舍,始终有一些格格不入,魂体不溶。用简单一些的说法就是,硬件与软件不兼容,相当于拿一台CPU只有单核的电脑,安装了个WIN7系统,肯定是经常死机。

    因此后患便是钱慎重生以后,会不时的陷入沉睡当中,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沉睡发作频率越来越高,沉睡的时间也是越来越久,只能依靠娲蛇神给出来的药物来勉强维持,而这药物长期服用,不谈成本,对身体的伤害也是格外惊人。

    娲蛇神解释说,这是因为人族的魂魄不适应一部分妖族精血身体的缘故,这种沉睡本身来说,就是在协调魂魄和身体之间的同步,并没有什么坏处,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为什么整天都在睡觉?便是因为魂魄要适应婴儿这个新生的身体,等到二者之间协调完毕这种现象就会消失。

    但是,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动不动就一下子沉睡四五个月,那就是要命得很了,不要说下面的臣子会起疑心,反心之泪的,单是一个帝王足足有四五个月不能视事,这便是格外要命的一件大事,足以动摇统治的根基!

    同时,卫烈帝为了续命,做出了更换肉身,让大卫朝的气运龙脉也让上古妖物吞噬的事情,并且他重生以后,可以说连纯正的人类都不是了,还能算是钱家的子孙?还能指望祖宗护佑?

    所以,无论卫烈帝怎么努力,改元,这国势也是开始若江河日下,有着溃败千里之势,同时,钱慎也是开始感觉到,下面的人也是开始离心离德,阴奉阳违,虽然现在只是出现了一些苗头,问题就在于无论他怎么做,也是无法遏制住这样的苗头,反而有越演越烈的势头。

    整个大卫朝就仿佛是一个已经连生机都耗尽了的老人,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大病,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然而就是没有办法再健康的活下去了,器官什么的都是一点一点的衰竭,大限来临以后便是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卫烈帝的休眠期也是越来越长,尽管最初的时候还能借助一些药物硬顶,但娲蛇神也是警告了,这种休眠期乃是必须要有的,否则的话,会导致这具新的身体衍生各种问题出来。

    因此,卫烈帝便开始未雨绸缪,以麾下的“三都尉”(类似于锦衣卫,东厂)为基础,开始组建自己的班底,这就是神秘无比的六趾组织的前身,为什么这个组织最大的标志是额外多出来的六趾呢?

    则是因为卫烈帝复生之后,因为新的身躯混合有了娲蛇神的血肉基因,所以他的双脚都是六趾,这样的肢体畸形情况在他的眼里面,被认为是“真龙之躯”的象征,因为九五至尊的代表,就是五爪金龙,只有太古天龙,才会出现六爪特殊模样。

    等到卫烈帝准备充分以后,便是循序渐进的按照计划行事,旌元七年的那一场大火,烧死的不仅仅是那个冒牌货武亲王钱震,还有几名不听话的大臣,等到次年,卫烈帝“暴毙”的时候,整个国库都已经是被彻底的掏空,整个大卫朝的积淀七七八八都被转移到了六趾神秘组织当中,所以立即就是天下大乱。

    为什么这几十年五国征战,六趾组织明明有大量的机会复国却没有动手呢,便是因为卫烈帝钱慎的休眠状态一直都没有解决,沉睡毫无规律,格外紊乱。

    他最长的一次,整整休眠了十年,并且在休眠的时候居然还像是蛇蜕皮那样,换了两层皮下来,然后清醒了一个月又陷入了沉睡,这几十年下来,加起来清醒的时间只怕是五六年都不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是争霸天下了,六趾神秘组织的人为了保护在休眠当中的卫烈帝钱慎,也是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错过这么多机会的原因。

    至于那个最令人费解的问题,吞蛇神器是怎么来的,此时就是迎刃而解了。被用来锻造吞蛇神器的,便是卫烈帝那一具被咳嗽的痼疾缠绕,最后生机消亡殆尽的身躯,并且里面还有剩余的一魂二魄,因此就诞生了吞蛇神器。

    此时的卫烈帝,便是那一具重生过来的妖躯。

    对了,六趾神秘组织在他们内部可不是这么叫的,而是叫做乾卫。

    最近三年以来,卫烈帝钱慎的生活开始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娲蛇神也认为是这是他身体发育已经完整的地步,从此就可以远离休眠了,于是钱慎便是开始雄心万丈的准备启动自己的复国计划。

    没想到这时候又遇到了东海诸国入侵的事情!

    这突发事件顿时就打乱了卫烈帝钱慎的计划,他的心态一直都是以中原主人自居的,这时候若是起兵举事,岂不是将大好河山白白的便宜了这群东海外来的蛮夷?因此又是再次拖延。

    直到东海联军被彻底的击退,同时,中原诸国也是元气大伤,时机便是来了,于是,乾卫这边便是开始大肆招揽人手,北齐国当中的田横,自然就成为了招揽的目标之一。

    而田横在受到了招揽以后,他本来是忠心耿耿,坚决不肯的,然而当对方派来的人身份越来越高,最后前来收买他的人竟然变成了吕羽身边的毒牙都,更好似不惜将最后的底牌,卫烈帝的身份也是泄露了出来的时候。

    他便是已经知道,这神秘的乾卫组织就算是不投靠,自己也是绝对不能得罪了,其势力之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因此,田横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逃走,决心两不相帮,用俗话来说,那就是惹不起你难道还躲不起码?

    只是田横却不知道,这一次乾卫已经是带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度前来的,他想要躲开两不相帮,这怎么可能?既然知道了这么多的秘密,那么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加入,否则的话,另外的一条路就是死路!

    乾卫本来就是继承了大卫朝的遗产,实力极其庞大,何况这几十年来五国混战,民心厌战,针对这个心理,乾卫的势力更是可以说何止膨胀了数倍?田横的最初目的,是叛投中唐,然后去中唐那边与南郑人交锋,不与故主打交道。

    田横只当这样的话,就能远离这趟浑水,他却不知道,乾卫在北齐当中固然势力盘根错节,在中唐当中的势力更是如日中天,等他将家眷送往了中唐没有了退路之后,乾卫隐匿在中唐当中的势力才骤的发难,要他为大军先驱,里应外合!否则的话就全家死绝,外加将他和中唐之间的密谋公布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田横还能有什么选择呢?因此,被逼到了这步田地之后,田横才是了无生趣,心萌死志,最后这才战死在了乱军当中,否则的话,他这个级别的大将身边,往往都至少有千余名亲卫死士保护,就算是不敌被困,对方也会有活捉的心思,战死沙场的几率其实是很小的。

    不过,接下来北齐居然能在如此巨大的劣势之下翻盘,倒真的是大出卫烈帝的意料,经过了这一战之后,也才认识到了吞蛇军的强大,北齐目前的人才济济,这才下定决心先对北齐发难,掌握住北齐的朝廷再说!

    同时,卫烈帝钱慎更是认为,控制了北齐以后,吕羽便是失去了利用价值,可以除掉了,而且用吕羽来作为祭品,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四大御林军将军复生,堪称是智囊的左辅和右弼也是重临人间。

    多了这六名文武重臣,乾卫的势力必然会再次膨胀,以四大御林军将军为骨干,组建军团,以左辅和右弼为骨干,组建文官体系,那时候,整个朝廷的基础框架就搭建起来了。

    因此,这年余以来,发生的各种事情看似错综复杂,漫无边际,其实背后都有一根非常清晰的暗线在将其串联起来,只要知道了其中的各种缘由之后,不仅仅是有迹可寻!更可以说是洞若观火了。

    非常不幸的是,林封谨就误入到了这一摊子浑水当中,并且非常不幸的卷入了进去,并且卷入得极深!!

    ***

    卫烈帝钱慎一出现,目光在旁边一扫,接着就很自然的投注到了林封谨的身上,——

    准确的来说,是投注到了林封谨手中握持的神器:世界的尽头上,简直就完全无视掉了林封谨的存在,可以说是看得十分专注认真,隔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开口淡淡的道:

    “难怪木天放和贯施死在了你的手里面,原来你竟然手中握有如此重器!并且,这把重器当中,朕似乎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呢。”

    钱慎淡淡的说着,之前的震怒却仿佛是荡然无存,不过帝王讲究的是喜怒不形于色,熟悉卫烈帝的人更是知道,当他这样平平淡淡的对一个人说话的实话,那么这个人的下场一定是非常之惨的,至少也是腰斩,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是满门腰斩!

    而林封谨还没有回话,便是感觉到了手中的“世界的尽头”陡的变得发热发烫,然后化成了完全形态,周围竟是翻腾起来了一股一股的火浪,紧接着武亲王钱震的幻象便是一点一点的在空中呈现了出来,瞠目怒骂道:

    “钱慎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居然也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见到了武亲王钱震现身,卫烈帝钱慎的脸色顿时也是变得铁青,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乃是嫡亲的叔侄,然而他们之间的仇恨纠葛,却是倾尽三江水也是难以洗清!

    武亲王钱震一骂完,“世界的尽头”已经是自行飞出,带着恐怖的电光对准了卫烈帝钱慎直砸了过去,竟是脱离了林封谨的掌控,一样的声势逼人,有天惊地动之势,见到了世界的尽头一飞出之后,旁边的柳更和薛铁两人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甚至心中有几分庆幸自己先前并没有擅自出手了。

    因为他们两人也是看了出来,这神器一击的威力,当真是有石破天惊之势,难怪得两位同僚被杀,换成是他们来直面如此锋芒,也真的是很难全身而退。

    面对这样的事情,林封谨却也是很镇定,虽然世界的尽头此时已经是有几分失控的味道,仿佛已经是被武亲王钱震夺取了器魂的主导权,因为林封谨非常清楚,这只是暂时的表象而已,以后若是尘埃落定,这主导权自然会回到自己的手上。

    而世界的尽头这把神器明明对元气的消耗格外庞大,为什么能自行脱手飞出伤敌呢?便是因为武亲王钱震这本来的第二器魂得到的权限越大,世界的尽头的威能也是随之会相应提升的,之前林封谨全力一击的时候,已经是让本来被边缘化的武亲王钱震彻底掌控了世界的尽头的主导权,成为了主导的器魂,因此世界的尽头就多出来了一个被动的特效能力:

    那就是摄魂!

    一旦有敌人死在了世界的尽头附近,那么它们的魂魄就会被世界的尽头吸收进去,化为世界的尽头的威能!

    因此,之前被杀掉的木天放,贯施这两个人的魂魄,居然都被身为器魂的武亲王钱震给抽吸了进去,这两人此时乃是妖命者,魂魄之力格外强大,此时武亲王钱震就是在燃烧这两个倒霉家伙的魂魄之力来驱动神器,发挥出这把神器最强大的实力!

    面对这石破天惊的一击,卫烈帝却只是冷笑,甚至他连正眼也不看轰击而来的世界的尽头,而是望向了林封谨:

    “你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吗?去掉了这一把神器,你就一无所有,黔驴技穷了?那么,准备好迎接朕的怒火和接下来赐给你的痛苦了吗?”

    卫烈帝说完了这句话,他腰间的剑鞘,忽然震荡了一下,林封谨忽然觉得这把剑鞘看起来很新,更是相当朴素,似是个木鞘,表面上还包了一层皮革,可以说完全不符合卫烈帝的身份,然而不知道怎的,林封谨的目光落到了这剑鞘上面,居然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林封谨心中剧震,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忍不住失声道:

    “你,你!!难道这剑鞘是吕羽的?”

    卫烈帝淡淡的道:

    “没错,这剑鞘表面包裹的,就是你的老朋友吕羽的人皮,他的存在价值,不就是朕的吞蛇的剑鞘吗?话说也多亏他用血肉精气养剑二十年,彻底的蜕掉了吞蛇上的最后一丝火躁气息,所以朕念在了这一点上,只剥了他背上的皮,给他留了个全尸。”

    听到了这句话,林封谨顿时捏紧了拳头,而此时世界的尽头,已经是轰然若流星一样,对准了卫烈帝直冲而下!看起来若是被它正面轰中,搞不好原地立即就要出现一个恐怖的巨大陨石坑。

    只是在这个时候,卫烈帝腰间的剑鞘再次一颤,紧接着,从中飞出了一把宝剑。

    宝剑出鞘,按照正常的情况下,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锋芒毕露,杀气逼人,只是这一把宝剑飞出来的时候,居然给人的感觉是中正平和,浩浩荡荡的感觉,就仿佛是大江浩渺,徐徐东流,看似缓慢,却是根本没有半分可能阻拦下来!

    卫烈帝腰间的这把剑鞘,乃是用吕羽背部的人皮做成,那么毫无疑问,飞出来的这一把宝剑,便是神器吞蛇。

    林封谨也绝对不是没有见过神器吞蛇,他甚至在腾蛇泽龙舆当中第一次与吕羽相逢的时候,就目睹了这一把神器以君临天下之势大杀四方的威风,然后几次大战吕羽动用吞蛇,也都在旁边,当然很是清楚的知道,吞蛇的特质,就是厚重,仿佛山河社稷一般的惊人厚重!

    但是现在吞蛇这把神器,给人的感觉便是截然不同,若之前的特点是厚重的话,那么现在的特点就是浩荡!

    席卷天下的浩荡。

    平缓,从容,势不可挡,仿佛青山遮不住的大江,浩荡东流去。

    倘若说之前的吞蛇,仿佛是一名喋血疯狂的悍将,杀人盈野,一怒屠城,那么现在的吞蛇,就完全进化提升成了帝王风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堪称喜怒都是不形于色的,金口玉言,一字一句便决人生死,旨意一下,再无更改!

    同时,吞蛇的外形也是有了十分明显的改变,吕羽只是它生命当中的一个过客,一把磨刀石,重新回到了自己真正的主人卫烈帝身边之后,它才焕发出来了真正的光彩,呈现出来了真正的形象,其剑身上有着清晰的花纹,一面是腾起的五爪金龙,一面是展翅翱翔的凤凰,并且剑柄上还纹饰有北斗七星,以剑应天象的形状!

    ***

    通知个事情,接下来的故事非常精彩,也是全书铺垫了几百万字的大高潮,不过因为有的情节过于曲折,分开更新的话不大好,所以我决定明天不更,后天一气呵成的发出来,这样的话,大家阅读起来更爽快一点。

    谢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最后,最初进化在微信上火热连载当中,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直接搜索微信公众号卷土就能看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