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绕是卫烈帝钱慎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成功渡过了天劫,成功从神卵里面重生,依然是留下了巨大的后患,那就是他重生的时候还是被雷劫的威力波及到,所以三魂七魄当中,有一魂二魄留在了原来的那个衰弱得即将病死的身体里面。

    并且那淡青色的神卵当中含有娲蛇神的妖族精血,人族的魂魄去占据夺舍,始终有一些格格不入,魂体不溶。用简单一些的说法就是,硬件与软件不兼容,相当于拿一台CPU只有单核的电脑,安装了个WIN7系统,肯定是经常死机。

    因此后患便是钱慎重生以后,会不时的陷入沉睡当中,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沉睡发作频率越来越高,沉睡的时间也是越来越久,只能依靠娲蛇神给出来的药物来勉强维持,而这药物长期服用,不谈成本,对身体的伤害也是格外惊人。

    娲蛇神解释说,这是因为人族的魂魄不适应一部分妖族精血身体的缘故,这种沉睡本身来说,就是在协调魂魄和身体之间的同步,并没有什么坏处,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为什么整天都在睡觉?便是因为魂魄要适应婴儿这个新生的身体,等到二者之间协调完毕这种现象就会消失。

    但是,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动不动就一下子沉睡四五个月,那就是要命得很了,不要说下面的臣子会起疑心,反心之泪的,单是一个帝王足足有四五个月不能视事,这便是格外要命的一件大事,足以动摇统治的根基!

    同时,卫烈帝为了续命,做出了更换肉身,让大卫朝的气运龙脉也让上古妖物吞噬的事情,并且他重生以后,可以说连纯正的人类都不是了,还能算是钱家的子孙?还能指望祖宗护佑?

    所以,无论卫烈帝怎么努力,改元,这国势也是开始若江河日下,有着溃败千里之势,同时,钱慎也是开始感觉到,下面的人也是开始离心离德,阴奉阳违,虽然现在只是出现了一些苗头,问题就在于无论他怎么做,也是无法遏制住这样的苗头,反而有越演越烈的势头。

    整个大卫朝就仿佛是一个已经连生机都耗尽了的老人,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大病,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然而就是没有办法再健康的活下去了,器官什么的都是一点一点的衰竭,大限来临以后便是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卫烈帝的休眠期也是越来越长,尽管最初的时候还能借助一些药物硬顶,但娲蛇神也是警告了,这种休眠期乃是必须要有的,否则的话,会导致这具新的身体衍生各种问题出来。

    因此,卫烈帝便开始未雨绸缪,以麾下的“三都尉”(类似于锦衣卫,东厂)为基础,开始组建自己的班底,这就是神秘无比的六趾组织的前身,为什么这个组织最大的标志是额外多出来的六趾呢?

    则是因为卫烈帝复生之后,因为新的身躯混合有了娲蛇神的血肉基因,所以他的双脚都是六趾,这样的肢体畸形情况在他的眼里面,被认为是“真龙之躯”的象征,因为九五至尊的代表,就是五爪金龙,只有太古天龙,才会出现六爪特殊模样。

    等到卫烈帝准备充分以后,便是循序渐进的按照计划行事,旌元七年的那一场大火,烧死的不仅仅是那个冒牌货武亲王钱震,还有几名不听话的大臣,等到次年,卫烈帝“暴毙”的时候,整个国库都已经是被彻底的掏空,整个大卫朝的积淀七七八八都被转移到了六趾神秘组织当中,所以立即就是天下大乱。

    为什么这几十年五国征战,六趾组织明明有大量的机会复国却没有动手呢,便是因为卫烈帝钱慎的休眠状态一直都没有解决,沉睡毫无规律,格外紊乱。

    他最长的一次,整整休眠了十年,并且在休眠的时候居然还像是蛇蜕皮那样,换了两层皮下来,然后清醒了一个月又陷入了沉睡,这几十年下来,加起来清醒的时间只怕是五六年都不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是争霸天下了,六趾神秘组织的人为了保护在休眠当中的卫烈帝钱慎,也是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错过这么多机会的原因。

    至于那个最令人费解的问题,吞蛇神器是怎么来的,此时就是迎刃而解了。被用来锻造吞蛇神器的,便是卫烈帝那一具被咳嗽的痼疾缠绕,最后生机消亡殆尽的身躯,并且里面还有剩余的一魂二魄,因此就诞生了吞蛇神器。

    此时的卫烈帝,便是那一具重生过来的妖躯。

    对了,六趾神秘组织在他们内部可不是这么叫的,而是叫做乾卫。

    最近三年以来,卫烈帝钱慎的生活开始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娲蛇神也认为是这是他身体发育已经完整的地步,从此就可以远离休眠了,于是钱慎便是开始雄心万丈的准备启动自己的复国计划。

    没想到这时候又遇到了东海诸国入侵的事情!

    这突发事件顿时就打乱了卫烈帝钱慎的计划,他的心态一直都是以中原主人自居的,这时候若是起兵举事,岂不是将大好河山白白的便宜了这群东海外来的蛮夷?因此又是再次拖延。

    直到东海联军被彻底的击退,同时,中原诸国也是元气大伤,时机便是来了,于是,乾卫这边便是开始大肆招揽人手,北齐国当中的田横,自然就成为了招揽的目标之一。

    而田横在受到了招揽以后,他本来是忠心耿耿,坚决不肯的,然而当对方派来的人身份越来越高,最后前来收买他的人竟然变成了吕羽身边的毒牙都,更好似不惜将最后的底牌,卫烈帝的身份也是泄露了出来的时候。

    他便是已经知道,这神秘的乾卫组织就算是不投靠,自己也是绝对不能得罪了,其势力之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因此,田横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逃走,决心两不相帮,用俗话来说,那就是惹不起你难道还躲不起码?

    只是田横却不知道,这一次乾卫已经是带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度前来的,他想要躲开两不相帮,这怎么可能?既然知道了这么多的秘密,那么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加入,否则的话,另外的一条路就是死路!

    乾卫本来就是继承了大卫朝的遗产,实力极其庞大,何况这几十年来五国混战,民心厌战,针对这个心理,乾卫的势力更是可以说何止膨胀了数倍?田横的最初目的,是叛投中唐,然后去中唐那边与南郑人交锋,不与故主打交道。

    田横只当这样的话,就能远离这趟浑水,他却不知道,乾卫在北齐当中固然势力盘根错节,在中唐当中的势力更是如日中天,等他将家眷送往了中唐没有了退路之后,乾卫隐匿在中唐当中的势力才骤的发难,要他为大军先驱,里应外合!否则的话就全家死绝,外加将他和中唐之间的密谋公布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田横还能有什么选择呢?因此,被逼到了这步田地之后,田横才是了无生趣,心萌死志,最后这才战死在了乱军当中,否则的话,他这个级别的大将身边,往往都至少有千余名亲卫死士保护,就算是不敌被困,对方也会有活捉的心思,战死沙场的几率其实是很小的。

    不过,接下来北齐居然能在如此巨大的劣势之下翻盘,倒真的是大出卫烈帝的意料,经过了这一战之后,也才认识到了吞蛇军的强大,北齐目前的人才济济,这才下定决心先对北齐发难,掌握住北齐的朝廷再说!

    同时,卫烈帝钱慎更是认为,控制了北齐以后,吕羽便是失去了利用价值,可以除掉了,而且用吕羽来作为祭品,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四大御林军将军复生,堪称是智囊的左辅和右弼也是重临人间。

    多了这六名文武重臣,乾卫的势力必然会再次膨胀,以四大御林军将军为骨干,组建军团,以左辅和右弼为骨干,组建文官体系,那时候,整个朝廷的基础框架就搭建起来了。

    因此,这年余以来,发生的各种事情看似错综复杂,漫无边际,其实背后都有一根非常清晰的暗线在将其串联起来,只要知道了其中的各种缘由之后,不仅仅是有迹可寻!更可以说是洞若观火了。

    非常不幸的是,林封谨就误入到了这一摊子浑水当中,并且非常不幸的卷入了进去,并且卷入得极深!!

    ***

    卫烈帝钱慎一出现,目光在旁边一扫,接着就很自然的投注到了林封谨的身上,——

    准确的来说,是投注到了林封谨手中握持的神器:世界的尽头上,简直就完全无视掉了林封谨的存在,可以说是看得十分专注认真,隔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开口淡淡的道:

    “难怪木天放和贯施死在了你的手里面,原来你竟然手中握有如此重器!并且,这把重器当中,朕似乎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呢。”

    钱慎淡淡的说着,之前的震怒却仿佛是荡然无存,不过帝王讲究的是喜怒不形于色,熟悉卫烈帝的人更是知道,当他这样平平淡淡的对一个人说话的实话,那么这个人的下场一定是非常之惨的,至少也是腰斩,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是满门腰斩!

    而林封谨还没有回话,便是感觉到了手中的“世界的尽头”陡的变得发热发烫,然后化成了完全形态,周围竟是翻腾起来了一股一股的火浪,紧接着武亲王钱震的幻象便是一点一点的在空中呈现了出来,瞠目怒骂道:

    “钱慎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居然也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见到了武亲王钱震现身,卫烈帝钱慎的脸色顿时也是变得铁青,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乃是嫡亲的叔侄,然而他们之间的仇恨纠葛,却是倾尽三江水也是难以洗清!

    武亲王钱震一骂完,“世界的尽头”已经是自行飞出,带着恐怖的电光对准了卫烈帝钱慎直砸了过去,竟是脱离了林封谨的掌控,一样的声势逼人,有天惊地动之势,见到了世界的尽头一飞出之后,旁边的柳更和薛铁两人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甚至心中有几分庆幸自己先前并没有擅自出手了。

    因为他们两人也是看了出来,这神器一击的威力,当真是有石破天惊之势,难怪得两位同僚被杀,换成是他们来直面如此锋芒,也真的是很难全身而退。

    面对这样的事情,林封谨却也是很镇定,虽然世界的尽头此时已经是有几分失控的味道,仿佛已经是被武亲王钱震夺取了器魂的主导权,因为林封谨非常清楚,这只是暂时的表象而已,以后若是尘埃落定,这主导权自然会回到自己的手上。

    而世界的尽头这把神器明明对元气的消耗格外庞大,为什么能自行脱手飞出伤敌呢?便是因为武亲王钱震这本来的第二器魂得到的权限越大,世界的尽头的威能也是随之会相应提升的,之前林封谨全力一击的时候,已经是让本来被边缘化的武亲王钱震彻底掌控了世界的尽头的主导权,成为了主导的器魂,因此世界的尽头就多出来了一个被动的特效能力:

    那就是摄魂!

    一旦有敌人死在了世界的尽头附近,那么它们的魂魄就会被世界的尽头吸收进去,化为世界的尽头的威能!

    因此,之前被杀掉的木天放,贯施这两个人的魂魄,居然都被身为器魂的武亲王钱震给抽吸了进去,这两人此时乃是妖命者,魂魄之力格外强大,此时武亲王钱震就是在燃烧这两个倒霉家伙的魂魄之力来驱动神器,发挥出这把神器最强大的实力!

    面对这石破天惊的一击,卫烈帝却只是冷笑,甚至他连正眼也不看轰击而来的世界的尽头,而是望向了林封谨:

    “你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吗?去掉了这一把神器,你就一无所有,黔驴技穷了?那么,准备好迎接朕的怒火和接下来赐给你的痛苦了吗?”

    卫烈帝说完了这句话,他腰间的剑鞘,忽然震荡了一下,林封谨忽然觉得这把剑鞘看起来很新,更是相当朴素,似是个木鞘,表面上还包了一层皮革,可以说完全不符合卫烈帝的身份,然而不知道怎的,林封谨的目光落到了这剑鞘上面,居然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林封谨心中剧震,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忍不住失声道:

    “你,你!!难道这剑鞘是吕羽的?”

    卫烈帝淡淡的道:

    “没错,这剑鞘表面包裹的,就是你的老朋友吕羽的人皮,他的存在价值,不就是朕的吞蛇的剑鞘吗?话说也多亏他用血肉精气养剑二十年,彻底的蜕掉了吞蛇上的最后一丝火躁气息,所以朕念在了这一点上,只剥了他背上的皮,给他留了个全尸。”

    听到了这句话,林封谨顿时捏紧了拳头,而此时世界的尽头,已经是轰然若流星一样,对准了卫烈帝直冲而下!看起来若是被它正面轰中,搞不好原地立即就要出现一个恐怖的巨大陨石坑。

    只是在这个时候,卫烈帝腰间的剑鞘再次一颤,紧接着,从中飞出了一把宝剑。

    宝剑出鞘,按照正常的情况下,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锋芒毕露,杀气逼人,只是这一把宝剑飞出来的时候,居然给人的感觉是中正平和,浩浩荡荡的感觉,就仿佛是大江浩渺,徐徐东流,看似缓慢,却是根本没有半分可能阻拦下来!

    卫烈帝腰间的这把剑鞘,乃是用吕羽背部的人皮做成,那么毫无疑问,飞出来的这一把宝剑,便是神器吞蛇。

    林封谨也绝对不是没有见过神器吞蛇,他甚至在腾蛇泽龙舆当中第一次与吕羽相逢的时候,就目睹了这一把神器以君临天下之势大杀四方的威风,然后几次大战吕羽动用吞蛇,也都在旁边,当然很是清楚的知道,吞蛇的特质,就是厚重,仿佛山河社稷一般的惊人厚重!

    但是现在吞蛇这把神器,给人的感觉便是截然不同,若之前的特点是厚重的话,那么现在的特点就是浩荡!

    席卷天下的浩荡。

    平缓,从容,势不可挡,仿佛青山遮不住的大江,浩荡东流去。

    倘若说之前的吞蛇,仿佛是一名喋血疯狂的悍将,杀人盈野,一怒屠城,那么现在的吞蛇,就完全进化提升成了帝王风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堪称喜怒都是不形于色的,金口玉言,一字一句便决人生死,旨意一下,再无更改!

    同时,吞蛇的外形也是有了十分明显的改变,吕羽只是它生命当中的一个过客,一把磨刀石,重新回到了自己真正的主人卫烈帝身边之后,它才焕发出来了真正的光彩,呈现出来了真正的形象,其剑身上有着清晰的花纹,一面是腾起的五爪金龙,一面是展翅翱翔的凤凰,并且剑柄上还纹饰有北斗七星,以剑应天象的形状!

    ***

    通知个事情,接下来的故事非常精彩,也是全书铺垫了几百万字的大高潮,不过因为有的情节过于曲折,分开更新的话不大好,所以我决定明天不更,后天一气呵成的发出来,这样的话,大家阅读起来更爽快一点。

    谢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最后,最初进化在微信上火热连载当中,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直接搜索微信公众号卷土就能看到。

第1349章七武阁的谋划    三长老这样一说,这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在心里面好奇。七圣祖这种曾经培养出过两位海神的人,绝对是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地方,他既然是豪赌李七夜了,那说明他有了不得的计划,不止是培养出一位海神那么简单。

    这让柳如烟和卓剑诗在心里面十分好奇,七圣祖这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样说,我也不勉强你,这样机密的事情,我也不勉强你。不过,如果你不介意,我猜一猜如何?”?“这个……”三长老不由干笑了一声,他一时间也拿不准,因为跟李七夜打较道两次,感觉李七夜太诡异了。

    “其实这对于我来说,并不难猜。”李七夜淡淡一笑,也不管三长老同不同意,说道:“你们七圣祖所要做的,其实是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斩根,斩断你们海妖的根!”

    李七夜这话一出,三长老顿时脸色一变!虽然七圣祖对于的交待不是很详细,但是,有一些东西他也隐隐能猜得到,现在李七夜一句话直指核心,这的确是把他吓住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七圣祖想让你们七武阁搬离天灵界!就算你们整个七武阁不能搬离天灵界了,至少你们一部分弟子在未来能永远离开天灵界!”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所以,你们七武阁想要我的血统,仙帝血统!只有强大仙帝血统,繁衍极强的人族血统,这能让你们七武阁扎根于外界!”

    说到这里,李七夜盯着三长老,缓缓地说道:“你们七圣祖选中的目标是人皇界,北汪洋!”

    李七夜这话一出,三长老“咚、咚、咚”地连退了好几步,脸色骇然,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

    不止是三长老为之骇然,就是卓剑诗和柳如烟都大吃一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直以来。虽然有海妖离开过天灵界,但是,离开的海妖最终还是要落叶归根,回归天灵界,除非是客死异乡了,能回来的海妖,最终还是回来了。

    一直以来。没听说过哪一位海妖传承想搬离天灵界,因为九界之中,没有什么地方比天灵界更适合海妖居住了,特别是龙妖海,那简直就是海妖的家乡,是海妖的天下!

    对于一个生灵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自己的家乡要好了。更何况,这里是海妖的天下,海妖在这里就是如鱼得水。

    至于七武阁。那更加不用说,他们可以执龙妖海的牛耳,他们是这个天地的巨无霸。然而。现在这样的巨无霸想搬离龙妖海,搬离天灵界。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那绝对会让人觉得荒谬无比的事情。对于一个传承来说,打下一片天地,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这都是祖先的无数心血。

    特别像七武阁这样的传承,他们拥有龙妖海最大的领域,三代海神打下了扎实无比的基础。对于任何一个传承来说,拥有这样的基业,谁都不会愿意放弃。

    “这不可能吧。海妖不可能搬离天灵界,不可能斩断自己血统与天灵界的联系。”柳如烟觉得不可思议地说道。

    “这就要靠血统了。如果我成为仙帝,拥有最古老的血统,与海神结合,繁衍出的血统,就能斩根!繁衍几代之后,这足够让你们七武阁开始执行计划!”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黄金屿曾经测试过我的血统,这么说来,你们七武阁是拿到了最真实可靠的消息了。”

    李七夜这样一说,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她们都不由看着三长老。

    三长老的脸色一时阴晴不定,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这样的计划,只怕你们七圣祖早就想施实了吧,只可惜,你们七圣祖一直找不到人选。”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同时出一位仙帝和海神,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再说了,仙帝也不一定卖你们七武阁的帐!”

    “李公子智慧如海,真知灼见,可谓是天下无双。”最后,三长老深深地向李七夜拜了拜,认真地说道。

    虽然三长老没有直接承受,但是,这话已经是隔接承受了。

    这样的一个事实,让柳如烟和卓剑诗心里面一凛,她们都是一宗之主,这让她们不由往更深层次去想。究竟是什么愿意让七武阁天灵界的基业,从而搬离天灵界呢。

    仔细想想这背后的盘算,不由让人毛骨悚然。像七圣祖这样的存在,不会杞人忧天,他这样做,背后一定有惊天之事。

    “七圣就是七圣,不愧是培养过两尊海神的人,不止是看得比别人远,而且还敢如此的豪赌。”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样一说,三长老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喜,忙是说道:“这么说来李公子是答应了?”

    “暂慢着高兴,我还没说答应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说实在,你们七武阁这样的条件实在难于让我心动。”

    “这”三长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他还以为李七夜答应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三长老,你也不用跟我藏着掖着,你完全不需要跟我一步步讨价还价,你就老实交待,七圣祖给你的底线是多少吧,是四式还是五式?以我个人看法,最多就是五式……”

    “……七大式,的确是无敌,不过,七大式真正让我心动的,还是后三式,前四式虽然也的确无比,但,终究少点什么。但是,后三式就不一样了。后三式,这里面的奥妙,的确值得人去思索。特别是最后一式,这一式对于任何修士来说,乃至是对于任何一位仙帝来说,这一式都有参考的价值。”

    三长老张口欲说,但,不知道该怎么样插上嘴好,似乎一切都逃不过李七夜的眼睛。

    看着张口欲言的三长老,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对于你们七圣祖而己,必要的话,他是可以割肉,甚至不惜拿前四式来做交易,第五式,那就应该是他的底线了。到了第六式,他就绝对不愿意了……”

    “……你们七圣祖贯通了七大式,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七大式从第六式起,就是无价,第六式乃是大杀式,此式一出,往往是胜负己定,至于第七式嘛,就是要逆转乾坤了,所以,你们七圣祖绝对不会拿第六式、第七式做交易。”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目光盯着三长老。

    再多的话,三长老最后只能是化作一句话,拜了拜说道:“公子之见识,非是小老所能及也,公子如此卓远,举世无双。”

    三长老这话并非是奉承,而是出自于肺腑,他作为七武阁的长老,对于七大式的理解,远远不如李七夜这样一个外人如此深刻。

    同时,李七夜也说得对了,七圣祖事实上允许三长老以前四式作为交易,如果李七夜执意要第五式,必须亲自与七圣祖谈。

    “如果李公子要第五式,我们圣祖愿意与李公子具谈。”最终,三长老也不再藏着掖着,老实交出底线。

    说到这里,三长老都不由有些紧张地看着李七夜,他的确是渴望这一场交易能成,毕竟,这对于他来说,也是功劳一件。

    “你应该知道,我是要七大式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三长老苦笑了一下,说道:“李公子这一次愿意谈,小老也不怕跟李公子说,李公子要七大式,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这话虽然丑,但是,这是事实。小老也带着十二分诚意与李公子谈,不打诳言。”

    “我知道,正是看在你这份恭敬的态度上,我才跟你谈一谈。”李七夜说道。

    三长老最好说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除了后两式不能谈,其他的,李公子可以开个条件,小老也是诚心想谈成这件事情。”

    三长老把话说得很诚实,也说得很坦白。

    李七夜没有立即回答三长老的话,只是沉默着,看着外面的海浪。三长老也垂手站在那里,不打扰李七夜,等着李七夜作出决定。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缓缓地说道:“我可以为你们七圣祖续寿,我也可以不要七大式!但,我有一个条件。”

    “不要七大式?”李七夜这话一出,三长老呆住了,柳如烟和卓剑诗也十分意外,他们都不明白是什么让李七夜放弃七大式。

    “对,我可以不要七大式。”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这话说得很郑重。

    三长老听到这样的话,不由为之狂喜,忙是说道:“只要李公子不要七大式,一切都可以谈,不知道李公子要什么?”

    “我的条件很简单。”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要见天始海神!”

    “见天始海神?”一开始三长老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不由再问道:“李公子真的确定是要见天始海神?”

    “你没听错,我是要见天始海神!”李七夜很平淡,很认真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