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一会儿,卓剑诗和柳如烟才回过神来,卓剑诗不由轻轻地说道:“她是仙帝吗?”

    但是,卓剑诗想一想,觉得这不可能,如果有仙帝在世,不可能没有人知道,更何况,这是一个新时代,天命要开启了,怎么可能有仙帝呢。

    “不是仙帝,更胜仙帝。”李七夜看着仙女,淡淡地说道。

    这话让所有人心里面都为之一震,不是仙帝,更胜仙帝,这一句话太恐怖了,只怕世间没有任何人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而且,世间这样的一句话是不存在的,怎么可以更胜仙帝呢!

    “难道有比仙帝更强大的存在?”柳如烟都不由脱口而出,一说出这话,她都觉得不可能,世间没有这样的事情。

    万世以来,仙帝是无敌的,仙帝是最强大的,没有人能是仙帝的对手。

    “仙帝也是有区别的。”李七夜笑了笑,看着纯阳子,淡淡地说道:“当年宴世仙帝曾经说了一句十分有名的话,这句话曾经评论了仙帝的区别,这句话你们纯阳四脉应该有过记载。”

    纯阳子犹豫了一下,沉吟了一会儿,不是十分肯定地说道:“我们祖先,好像是说句一句话。”

    说到这里,纯阳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我们祖先说:’仙帝九品,我居七品’。”

    说出这句话,纯阳子心里面也是有些犹豫,毕竟,仙帝是无双的存在,是无敌的存在,作为后人,还没有资格去对仙帝评头论足。

    “这话虽然不是十分准确,但也差不多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就以她的话来说,仙帝有九品,我给了她八品。当然,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后来的事情?”柳如烟十分的敏锐。就在李七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隐隐捕捉到了什么。后来究竟发生什么事呢?

    李七夜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真正有宝藏的地方。当然了,能不能得到,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和造化了。”说完。掌控着骨船,往一个方向驶去。

    在这骨海之中,有着无数的骨山,李七夜驶着骨船穿梭于这骨山之间,速度很快。

    一开始,柳如烟他们都以为在这骨海之中除了枯骨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但是,很快,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错误。

    “水下有东西!”骨船没有走多远。细心的卓剑诗发现海水中、枯骨之中藏有东西,似乎这些东西是躺在暗窥视他们一样。

    “可以练一练手,暂时遇到的东西。不会有多强大,但是。当进入了那个地方之后,那就是生死相搏了。”李七夜笑着对柳如烟他们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卓剑诗也不由为之奇怪,一开始她还以为骨海中没有活物呢。

    “啾”的一声鹰啼,卓剑诗话刚落下,突然间,天空一暗,一只巨鹰飞来。正确地说,那是一只巨鹰的骸骨,只见这一只巨鹰骸骨的骨翅张开。有十丈之长,它突然出现在天空上。长啼一声,俯冲而上,速度极快。

    这巨鹰骨骸有着尖锐无比的嘴喙,有着如铜爪一样的双铜,当它俯冲而来的时候,尖锐的破空声响起,似乎它冲撞而下,完全可以把骨船撕得粉碎。

    见巨鹰骸骨俯冲而来,欲撕碎骨船,就在这瞬间,纯阳子出剑了,他背后的纯阳古剑瞬间出鞘。

    但是,纯阳子的出剑速度太快了,大家只看到一道剑芒一闪!接着是响起了“锒“的一声剑吟之声。

    一剑落下,巨鹰骸骨被劈成了两半,落入了水中,而此时,纯阳子的纯阳古剑已经归鞘,让人没看清楚他的纯阳古剑。

    从出剑,到归鞘,纯阳子这一剑可谓是一气呵成,不食烟火,堪称当世一绝。

    当纯阳子刚斩了这只巨鹰骸骨,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在海水中突然跳起了一具具的骸骨,这一具具的骸骨看起来像是一只只猴子的骨骸。

    这一具具猴子骸骨跳上了骨船,吱吱吱地乱叫,然后直冲向李七夜他们,欲攻击李七夜他们。 ”来得好。”柳如烟轻笑一声,吞天魔体瞬间爆发,一个个黑洞刹那间浮现,黑洞瞬间碾压而至,听到“喀嚓、喀嚓”的骨碎声响起,所有跳上骨船的骨猴全部被绞得粉碎,眨眼间灰飞烟灭。

    眨眼间灭了巨鹰骸骨和骨猴,这附近的其他骸骨也似乎知道纯阳子他们的强大,悄悄地躲了起来,暂时不攻击骨船。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巨鹰骸骨和骨猴,卓剑诗不由说道。

    李七夜也没多看一眼,说道:“在这个地方,有绝大多数的尸骨被磨灭,成了你们眼前的枯骨,但也有一些人,有一些生灵,那怕是死了之后依然都不屈,这就成了乘着骨船的骷髅,它们想逃离骨海……”?“……还有一部受到骨海的死亡所魔化,它们成了凶灵。它们把骨海当作自己的家,当作自己的地盘,任何进入骨海的生灵都会受到它们的攻击。”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听到李七夜的话,卓剑诗都不由警惕地看了一下那些躲入海底和枯骨中的影子,这些影子似乎是无处不在,这让她不得不警惕起来。

    “这范围内的凶灵还不成气候,后面还有更强大的,到时候你们就能真正的大开眼界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补上了一句话,说道:“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必要时,你可以弃船跳上骨山,但,千万别掉入水中,一旦掉入海水中,那你就真的玩完了,掉进去之后,你想起来,那是比登天还难。”

    李七夜这样的话,纯阳子他们都紧记在心中。

    虽然四周依然有不少凶灵环伺,不过,李七夜并不放在心上,他更关心的是仙女,他时不时看了看仙子。

    事实上,李七夜在心里面的确是担忧仙女,因为仙女一旦是稳不住自己的情绪,那绝对会发飙。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一位仙帝发狂,那是多么棘手的事情。

    不过,幸好的是,暂时看起来仙女还是十分的乐观,她依然是保持着稳定的状态,她周身的光芒十分的稳定,像是月光笼罩着她全身一样。

    仙女似乎也好像是回想起一些快乐的事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骨船继续前行,不过,没有走多远,一艘骨舟飘来,这艘骨舟上站着一个人,一个老者,他见到骨船之后,顿时为之一喜。

    “李公子,老朽求见。”这个老者站在骨舟之上,大声疾呼地说道。

    李七夜看到老者,驾驶着骨船拦停了骨舟,然后停下骨船,坐了下来,懒洋洋地说道:“上来吧。”

    老者跃上了骨船,见到柳如烟他们,抱拳地笑着说道:“柳宗主、卓宗主、纯阳岛主,老朽拜见了。”

    “三长老,看来你是不死心呀,这一次到来,你是带来了什么样的优沃条件呢?”看到老者,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眼前这位老者正是七武阁的三长老。

    三长老含笑不语,只是向柳如烟他们抱了抱拳,拜了拜,礼数十分的周到。

    “我守船,以免得有凶灵攻击骨船。”纯阳子笑着说道,然后往外面走去。七武阁的长老到来,他当然明白这是有大事了,他作为古灵岛的岛主也不应该去偷听。

    至于熊千臂,他更不敢留在里面,跟着纯阳子走出去了,守在甲板外面。

    “骨海茫茫,要找到李公子不容易呀,老朽这是换了好几艘的骨舟。”见到李七夜之后,三长老抱拳,拜了拜,以轻松的语调开场。

    这一次三长老可以说是十分的诚意前来,为了能早点谈妥这件事情,他可以说是快马加鞭赶来,花费了不少心血。

    “我希望三长老也能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李七夜笑着说道。

    三长老再次向李七夜拜了拜,比起上次来,这一次三长老更加的客气,更加的恭敬,他很有诚意做成这一次的交易。

    要知道,七武阁在龙妖海,乃是整个天灵界都是排得上字号的传承,一门三海神,这样的实力足可以笑傲天灵界任何门派传承!

    作为七武阁的长老,三长老的地位可谓是尊贵,现在他见到李七夜又鞠首,又伏拜,这样的礼数,实在是已经无可挑剔了。

    当然,三长老恭敬,李七夜也是给了他好颜色,换作其他人有求于他,他连多看一眼都懒。

    俗话说得好,礼多人不怪,伸手不打笑脸人!三长老的恭敬,为他赢得了这样的一次好机会。

    “老朽此次来,还是想与李公子谈谈续寿的交易。”三长老恭敬地说道。

    “说来听听,或者有有兴趣。”李七夜笑着说道。这一次三长老如此恭敬,李七夜也给了情面,不像上一次那样,爱理不理。

    “我们七武阁诸老经过讨论商议之后,对于李公子的提议算是答应了一部分。”三长老郑重地说道:“如果李公子能为我们七圣祖续寿成功,我们七武阁的七大式,愿意传授给李公子前面三大式。”(未完待续。)

第五十八章 无视请求    忽然之间,身形瘦高的男子口中发出了一连串低沉的祷念声,而朱红色灵牌上赫然冒出来了一阵火焰,只是这火焰的颜色居然是幽幽的半透明青色,很快的就将这灵牌化成了一缕青烟,这青烟却是聚而不散,若魂气那样在空中漂浮不定。

    这样的征兆若是落在了大巫凶的眼里面,必然大惊失色,他乃是鬼仙一流,对这状态可以说是格外的敏感。因为灵牌是死亡的象征,灵牌被烧毁的意义,就代表着死亡的离去,而那一缕青烟聚而不散,则是代表了生命已经开始朝着另外的一个形态转变!

    灵牌燃烧的那一缕青烟,在空中盘旋了半天以后,努力的想要渗透入那玉璧当中去,说起来也是很奇怪,青烟渗入玉璧的过程当中,左边的玉璧竟然是开始渐渐的变成了深紫,右边的玉璧开始变成了蟹壳青,隐隐约约浮现出两个人型幻象。

    当青烟完全渗入了玉璧之后,两块玉璧便开始沉入到了旁边“池塘”当中,被那银色的粼粼波光给掩盖住了,可是若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觉,这两块玉璧乃是处在了载浮载沉的状态,有点点的光芒正在不断的对准了玉璧凝聚了过去,最初凝聚出来的是两只手,然后是一个横卧仰躺的人型,双手放在了胸前捧住玉璧的模样。

    进行到了此时,这人型已经是初具规模,在点点光芒的不断补充下,可以说是在迅速的完善着。

    而在这祭坛当中,还有一些细节需要留意,假如走马观花的话,这些东西很可能会被一眼就忽略过去,然而倘若留意到了,那么就将会是令人震惊无比的一幕,比如说,祭坛上面的金砖上面,赫然就有着那种诡异的笑面云纹的存在。

    这却分明是当年巫神的标志啊!

    然而此时这身形瘦高的男子的上方。还燃烧着一团火焰,这火焰当中,忽然又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这声音若是林封谨在此的话。一定会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因为这声音赫然是娲蛇神的!

    “我已经是第三次无视这个人的请求了,并且之前这个人也是给我带来了大量的收益,因此这是非常不符合我做事的原则的,所以。你一定要给我足够的补偿。”

    那个身形瘦高的男子继续进行着祭礼,仿佛是置若罔闻,但娲蛇神的声音一出现之后,他身上竟是浮现出来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巨大威严,隐然能与娲蛇神那恐怖的气势相抗衡!!

    如此威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做到!

    不过,娲蛇神看起来也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于它来说,所有的人类就都是蝼蚁老鼠一样的存在,就算是有出现一些巨大的老鼠,会喷火的蝼蚁成为了蚁王。鼠王,那依然是老鼠蝼蚁,从内心当中就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轻蔑。

    因此,娲蛇神继续带着那种视天地万物为刍狗的语气,淡淡的道:

    “你的承诺要尽快兑现,并且要加三成,不要逾期,我知道你与巫神那边也是有接触,不过这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做到左右逢源。游刃有余,那都是你的事,我的信用你是知道的,也感受到了。当然,能够在我面前赖账的,也一样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说完,那一团火焰便是迅速的熄灭了,只有娲蛇神的声音余波还在这深邃黑暗的祭典里面微微的回荡着,良久。那个身形瘦高的男子才冷哼了一声,咬着牙齿低声道:

    “上古妖孽,总有一天,要将你扒皮抽筋,祭祀天地!”

    此时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沙漏,可以见到,距离亥时结束只有半刻了,这里更是显得阴寒逼人,风声呼啸,这男子眼中骤然有精光一闪:

    “很好,很好,巫神传授下来的天妖塑体术果然神妙,朕的四大将军已经复生,接下来便是左辅右弼,这六大文武重臣乃是我手底下最能干的栋梁之才,一旦复生,就能支撑起来我的基础班底,能让目前手中的实力迅速的膨胀十倍,百倍!有了他们的帮助,一年内就能将北齐掌握在手里,五年之内就能复国!”

    “嗯???这是!!”

    原来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水晶匣子当中忽然出现了异动,那四颗本来安静悬浮在里面的珠子,忽然开始微微的晃动了起来,紧接着,那一颗赤红当中带了一点微黄的珠子,竟是忽然定住,然后上面咔嚓的一声出现了一条清晰的裂纹!!

    这条裂纹一出现之后,立即就开始迅速的蔓延,然后直接布满在了珠子的上面,紧接着这颗珠子便是彻底的湮灭,消亡,从中居然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气息,萦绕在了这其中。

    “什么??!贯施他竟然,竟然陨落了?他乃是身经百战,杀人无算,号称猎王!这一次更是让他本命帝江,速度无双,就算是我要杀他,也未必追得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陨落?”

    这瘦高背影的身躯都随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着他的这一下颤抖,旁边诡异池塘里面的粼粼波光立即大盛,那一对玉璧顿时也是剧烈摇晃了起来,下方捧着那玉璧的光点人型更是一阵凌乱波动。

    这瘦高背影立即很干脆的在手腕上一划,一股赤红色的鲜血喷射了出去,更奇特诡异的是,那鲜血当中居然还带着点点的金光,而这一股鲜血落入到了旁边的池子里面,立即就将一切的晃荡什么的镇压了下来,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平稳状态。

    只是这时候,又是一声熟悉的“卡勒”的声音响了起来,这瘦高背影转头一看,那一颗纯青色的珠子上面,竟然再度步了前面的那一颗的后尘,裂开,然后烟消云散!

    “木天放,木天放竟然也是陨落了!!他号称木诸葛,做事滴水不漏,更是本命句芒,木性主生发,只要是有水有土的地方。生命力顽强到可怕的地步,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是与猎王贯施先后陨落,外面难道来了什么强敌?自来做大事都有诸多波折”

    这瘦高背影的心顿时乱了。

    木天放。贯施,柳更,薛铁这四个人的名字或许在现在默默无闻,然而在卫烈帝一朝当中,却是名声显赫。因为他们四个人,便是御林军的四大统领,分明统辖雷泽,明山,羽飞,更始四军!

    因为御林军的特殊地位,乃是担负着帝王的安危,所以不可能被一个人揽权,因此四人的权势都是差不多的,目的自然是要他们相互制衡。当然,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这四个人的能力,地位,获得的宠信程度也是可想而知。

    此时这四人复生,更是被秘术加持上了强大无比的妖命之力,可以说是实力更胜往昔,却是在短时间内连续陨落两人,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震惊无比的大事了。

    同时,当那一枚纯青色的珠子裂开了后。从里面同样也是冒出来了一缕几不可见的气息,这气息与之前那一颗猎王陨落时候,破碎的珠子气息结合在了一起,顿时就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朦胧而阴暗的形象,那形象虽然是看不清楚脸容,却是与吕羽相当神似。

    这暗影怨毒的看了这边一眼,顿时就转身直扑到了旁边的那“水塘”当中,瘦高背影想要阻止都是来不及,随着这暗影入水之后。里面的围绕着两只玉璧凝结的人型光点顿时纷纷扬扬的飘散而去,迅速的湮灭,紧接着里面银光闪耀的水波立即就迅速的开始褪色,消散,两只玉璧也是重新漂浮出来,悬浮在了空中。

    很显然,这天妖塑体术已经是因为意外,彻底的失败了,而那个水池当中则是不复之前神秘晦暗的模样,只有一滩清水在微微荡漾着,而清水的下方,则是平躺着一具穿着赭黄色龙袍的尸体,那赫然便是吕羽的尸体!!

    天妖塑体术乃是源出巫神的,巫神与娲蛇神的复杂关系就不必说了,二者却是有着一个很典型的共同点,那就是你要获得什么东西,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并且这代价可没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血淋淋的,这么说吧,几乎就类似于一个人饿了以后,割掉自己腿上的肉吃!

    被复生的御林军四大统领和左辅右弼,乃是在大卫朝崩溃之前,便已经是服毒自尽,不过他们在服毒的时候,却还吃下了巫神给予的药物,这种药物能够令他们的魂魄留在中阴界当中,仿佛是休眠一样的形成了印记,并不会迷离消散。

    同时,当天妖塑体术成功施展之后,便是可以唤醒这印记当中沉睡的魂魄,重塑肉身,更重要的是,还能够令这肉身当中还能获得额外的强大力量——自然就是妖命之力了。

    不过,要令他们成功复生的话,条件也是十分苛刻的,最难做到的就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持住一国的龙脉来蒙蔽天机,第二件事情就是,要用一国君王来进行献祭!并且这一国君王在献祭之前,必须是活着的,还没有退位!!

    水中的吕羽,就是祭品!这当真是一朝天堂,一朝地狱,他心中的怨愤刻毒之意可想而知。

    而就在这时候,林封谨悍然斩杀木天放,猎王贯施,这样一来的话,顿时令整个仪式出现了巨大的破绽,因为这两人还是刚刚转世过来,也就是说,还没有将献祭的那一部分吕羽的魂魄“消化”完毕,他们一死,便无疑是给了吕羽残余的魂念疯狂宣泄的机会。

    很显然,对于此时的吕羽来说,哪怕是玉石俱焚,也绝对比自己当成养分被白白的献祭,吃掉的好,所以,这天妖塑体术顿时就为之中断!这一中断之后,就得等到下一个月圆之夜,妖命之力最盛的时候了,并且更要命的是,那时候祭品未必就还“新鲜”,失败的几率非常大!

    面对这种情况,瘦高的身影显然也是没有料到,浑身上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身上的祭祀冕服已经是一件一件的自动飞出,露出了里面的一袭黄色的龙袍,显然心中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样平静,外面的风已经是开始疯狂的刮起来了,就连天上的云层,也是一层一层的重叠了起来。死死的压在了天穹上!!

    “很好,很好!!敢坏朕的好事,无论你是谁,朕要诛你九族!”

    此时的林封谨。正在与两个人对峙着,

    一个人身上穿着一袭重铠,重铠的肩部有猛虎张口咆哮的装饰,光头,手持着大斧。脸上有一道可怕的疤痕从左眼拉下来,划过了鼻梁,一直拉到了嘴角,而他的大斧上面,则是盘旋萦绕着点点蓝色的电光。

    另外的一个人则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文士,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负手而立,看似潇洒,其实眉宇之中可以说是一片凝重之色,背负在身后的手指在不停的掐算计算着什么。

    这两个人。就是复生的御林军四大统领之二,柳更,薛铁!同时,也是把持着雷电威能的祖巫强良,和把持着雨水之力的祖巫玄冥的妖命者。

    这两人若是换成了平时,早就二话不说的动手了,可是现在他们却是必须要慎重无比,因为他们一来的时候,就已经惊异的发觉,自己的两位同僚居然已经变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这就令他们格外的慎重了。

    他们两人不怕死,当年服毒而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也是有很大的可能醒不过来,却是依然义无反顾。然而正是因为这样,也知道主上为了自己等人的复生也是呕心沥血,绝对不能死得像是前两位同僚那样毫无价值。

    何况这两人当中,柳更乃是命格强良,能操控雷电之力,战力自然是十分强悍。但是薛铁的命格却是玄冥,能操控雨水天气,他的这能力却是趋向于战略方面了,在两军对战的时候,能够自由控制雨天或者晴天的出现,可以说是赢面就先占据了一半,然而在这样的短兵相接,高手交锋当中,用处却真的不算太大了。

    因此他们两人心中也是非常清楚,此时他们两人加起来的战力,是肯定比不上死掉的木先生和猎王的,而这两名同僚的实力都死在了面前这大敌的手下,自己两人当然就要加倍小心,绝对不能擅自冒进,以免重蹈覆辙。

    同时尽管此时这得胜宫当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说是一团混乱,到处都在奔走哭号呼叫,似乎还有魔族的敌人入侵,但这两人也是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事情,比此时更加危急的事情也是遇到了无数次,当然明白此时动不如静,只要亥时一过,子时一到,主上一腾出手来,那么自然是万事抵定了。

    所以他们现在采取的就是求稳,只求目前的局势不要继续恶化就好,他们对自己的主上有着绝对的信心,那就是万事抵定了。

    林封谨此时同样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此时也是感觉得到,自己已经是被全面压制住,对方两人联手一前一后站着,看似没有进攻发难,其实已经形成了一张密密实实的大网,死死的束缚在了自己的身体周围。

    这一次前来,林封谨本来就已经豁出一切,他不怕拼命,但怕自己的牺牲和付出没有价值!

    若是真的按照实力来划分的话,此时林封谨的实力是在木天放之上,猎王贯施之下的,只是他先利用了木天放的轻敌心理,先示敌以弱,然后骤的发难,利用自身惊人的爆发力成功将其打成重伤。

    接下来又巧妙的利用了被重创的木天放为饵,逼迫猎王贯施直面自己威力最为强大的一击,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最后成功斩杀两名大敌。

    这样的战例乃是不可复制的,很显然,此时柳更和薛铁已经是有了足够的戒备,林封谨便立即陷入到了危机当中,他以此时的伤疲之身来对战这两人,必然是凶多吉少,说得直接一点,哪怕是搏命的话,想要与对方同归于尽都很难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发觉自己竟是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

    说两个事情,第一天择还没到完结的时候,大家不要胡思乱想,第二,最初进化正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连载,会一直免费更新到结束,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