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林封谨来说,他毕竟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比如杀掉了两名强大无比的妖命者,又比如激活了得胜宫当中设置的魔傀儡,同时他也能通过与三瘤妖树大根的心灵连得胜宫当中,伏虫横行,大根的妖种控制了大量的尸体,引发骚乱,它本人更是吃得摇头晃脑,兴高采烈,不停的给林封谨传递过来开心的信息。

    此时的林封谨,就仿佛是一个已经红了眼的赌徒,已经是一口气将自己所有的底牌打了出去,然后等待着一切解开的那一瞬间,这种滋味无疑是极不好受的,然而他又不能不这样做!因为敌人太过于神秘,也太过于强大,连一国君王都说囚就囚,因此林封谨若不是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的话,只怕连打出自己手中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

    双方僵持,

    僵持

    不过都知道,这种僵持绝对不会保持太久的时间,

    亥时的结束,子时的带来,就将为这种僵持划上最后的终点。

    这时候,林封谨的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因为他在黑暗当中就恍惚的看到,似乎吕羽的模糊身影出现在了远处,还对他遥遥的笑了笑,只是林封谨认真看去的话,却是发觉那里空无一人。

    虽然看起来是错觉,可是林封谨的心中顿时生出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那种感觉是离别,是悲伤,是哀愁因为在见到了那一幕之后,林封谨心中立即就生出来了一股明悟:那便是吕羽这位年轻的老友,确实是与自己阴阳永诀。

    忽然之间,有风掠过,吹动了林封谨的发丝!

    这一丝微风谁也没有注意,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微风演绎成铺天盖地而来的狂风。竟是只用了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天空当中本来赤月当中,妖异难测,可是大量的阴云却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瞬间就将天穹当中都堆得密密实实的。地上的灰烬,枯叶什么的,更是被打着卷儿的刮向天空!!

    然后,虽然眼睛当中还捕捉不到任何的事物,每个人却都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件事他。来,了!!

    尽管林封谨与之素未谋面,尽管林封谨的双眼当中看到的是满目疮痍,一片漆黑,除了面前的两个大敌之外并没有任何人,尽管方圆两里之内都没有出现呼吸的声音,但是,林封谨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并且正在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缓慢而坚决的缩短着彼此之间的距离。

    那种仿佛是暴风雪即将降临的沉闷。那种仿佛是碾压在心脏上方,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真的仿佛是天威一样,能死死的压制在每个人的心上,能令生灵涂炭,能令万物湮熄,能令血流成河,能令天下缟素!!

    在这样的压力下,林封谨的脑海里面却是浮现出来了一个如释重负的念头:

    “终于来了你他妈的终于来了!!”

    他苦苦支撑到了现在,不就是为了要将这个逼出来吗?他呕心沥血。出生入死的奋斗到了现在,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山卜之术的预言,是他救回家人的唯一希望!

    虽然林封谨身边并没有计时的东西,然而石奴操控的天狼。却是墨家最高科技的体现,这样精密的铁甲神兽,里面当然会有类似于计时器的东西,精度不说什么精确到毫秒,但是几秒钟是可以做到的。

    就在刚才,石奴就用心灵传输给林封谨发来了成功的消息。此时还是亥时,并且整整还要过四分钟,才会进入到子时的阶段当中。

    是的,林封谨终于成功了,然而他更是陷入到了一种强烈的虚脱和迷惘当中。

    是的,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自己已经成功的将对方提前逼了出来,马上就要见到他,然而,自己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逼出他这么简单啊,而是要救出来自己的家人,问题就在于,此时的这乱局,已经是演绎到了就连林封谨自己都无计可施的地步,完成山卜之术上面的目标,就成为了林封谨唯一的动力!

    就在这时候,林封谨忽然就感觉到,自己亲手打造的一具魔傀儡的气息在瞬间消失了,这并不奇怪,这些玩意儿本来就是用来制造混乱的,但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短短两三个呼吸之后,又一具魔傀儡的气息再次消失二十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内,所有的魔傀儡气息全部消失全灭!!

    非但如此,紧接着三瘤妖树大根就用一种惶急无比的语气对林封谨传递来了信息:

    “恐怖逃!!”

    然后也是失去了联系!

    这种恐慌蔓延的氛围,简直就像是从高处鸟瞰一座灯火辉煌的都市,然后这座都市在瞬间全面断电,黑暗就仿佛是瘟疫蔓延也似的,瞬间到处扩散的场景。

    林封谨的脸上肌肉顿时抽搐了一下,紧接着,他竟是发觉石奴也是瞬间失联,好在水娥很快就告诉林封谨,只是天狼被摧毁了,石奴在瞬间收敛了所有的气息,化成了一颗普通的卵石躲开了这一劫,甚至到处蔓延的伏虫,都已经是被彻底的遏制住,被感染的人迅速得到了救治,死掉的人被焚烧。

    更可怕的是,石奴在失联之前,居然还感应到了娲蛇神出现的气息!这就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林封谨的底牌之一,娲蛇神居然根本就是站在了敌人那一边的,那么林封谨一直呼唤不了娲蛇神的出现也就有了一个完美合理的解释!!

    此时的整个局势,对林封谨来说只能用兵败如山倒那样来形容他布下来的几道自以为十分厉害的后手,竟几乎是摧枯拉朽的被纷纷摧毁,而他本来还寄予巨大希望的后援底牌娲蛇神,此时竟已经倒戈成为了对方的强援,这此消彼长之势已经可以说是分外的明显。

    现在,林封谨还剩余下来了什么?

    此时的他是如此的孤独,又是如此的精疲力尽,甚至那能一直源源不断的给予林封谨元气补充的赤月,都藏入到了云层当中。林封谨此时就仿佛是一个被抽走了拐杖和所有依靠东西的残疾人,哪怕是要站稳都得耗尽全身上下的力量!

    天地之间,一片苍茫,一片压抑。只有狂风愤怒的吹过,似有横扫天下之势!!

    忽然之间,柳更和薛铁两人浑身一震,然后脸上便是露出来了一抹轻松无比的神色,紧接着便是毫不犹豫的当场跪拜了下来。而且行的是双膝跪地,额头触手心的大礼!

    这两名与自己对峙的强敌一跪下来,按理说林封谨应该是压力大减,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一轻才对,然而事实却并非是这样的,从远处,已经是徐徐走来了一个瘦高的人影!

    这个人看起来仿佛是走得很慢,可是与林封谨之间的距离,却是在迅速的接近着,就仿佛是两人之间的大地在迅速的收缩。在他的身上,似乎永远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云雾,让人全然看不真切。

    他每一步踏出去给人的感觉,都是在征服,在主宰,被他踩踏过的地方,那就是被彻底统治在了他的脚下,仅仅看了这个人走路的姿态,就能联想到八个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毫无疑问,柳更和薛铁跪拜的就是这个人。

    这个人,终于站定。

    在他的身后。还有大量的人跟随着,却是在行进之间悄无声息,训练有素,这些跟随的人握持着静鞭、罡铜、兵器、旌旗、幡幢、宫扇、伞盖、金八件等仪仗器物,散发出来的那种肃穆和敬畏与这人身上的威严溶于一体,浑然不可分割!

    林封谨却是握紧双拳。咬着牙看了过去,终于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模样,他身形瘦高,鼻子略微有些鹰钩,颧骨颇高,双眼当中有冷酷无情的光芒射出,并且他的眼睛里面竟然是双瞳,并且还是十分诡异的竖瞳,因此被他望着的后果就像是被一群人望着一样,有一种**裸被扒光的感觉!

    然而重点还是在于这个人的穿着打扮,他头上戴着的,是白玉平天冠,身上穿着的,赫然是一件赭黄色的袍服,这是天底下至高无上的那一个人才能独自拥有的服装,那便是五爪金龙的龙袍!

    龙袍是很多人都可以穿的,比如说是亲王,太子,皇子等等,甚至吕羽都有一件龙袍。

    但是,这个人身上穿着的龙袍,上面绣着足足八条金龙,每一条金龙上面,都是清一色的五爪!这代表什么意义,这代表这件龙袍,就是只有一统江山之后的帝王能穿着的龙衮袍,连国君也没有资格穿。

    为什么龙袍上绣着八条金龙,因为龙袍是给人穿的,八条金龙加上穿龙袍的那一头天命真龙,就是九龙齐聚!配合金龙上的五爪,那就是名副其实的九五至尊!名不正言不顺,为什么吕羽没有资格穿这件龙衮袍,便是因为现在五国并立,天底下至少都有四个人和你身份一样,江山都还没有一统,中原的龙脉都没有被你占据,穿帝王的龙袍那就叫做僭越。

    历史上气运不足,僭越称帝的例子不要太多了,最后往往都是没有好结果的,陈胜一个草寇头子,自称陈胜王,最后身首异处,黄巢气运不足,建大齐,最后兵败身死,李自成气运不足,建大顺称帝,旋即陨灭缓称王这三个字,实在是道尽了厚积薄发的精髓!

    这人是谁?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敢穿着象征九五至尊的龙衮袍招摇过市?

    “终于,终于见到了你!”林封谨这时候毫不畏惧的与之对视,被他握在了手中的“世界的尽头”,居然自行发热,发烫,甚至传来了一阵一阵的疯狂激烈的感觉,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与之相对的是,面前这神秘人腰间的宝剑也是在瞬间啸鸣,一切的谜团,都在这个时候揭晓了开来!!

    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庞大无比的六趾神秘组织的首领,就是一手导演了吕羽悲剧的人!同时,在看到了他的穿着打扮以后,林封谨本来的猜测立即就得到了印证,心中的一些谜团,也是在瞬间若水到渠成也似的豁然开朗!!

    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正式的在自己面前掀开了那一层神秘的面纱,他,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曾经君临天下中原的大卫朝帝王!

    卫烈帝!

    坐实了他的身份,那么诸多的疑点就完全可以解释得通了。

    六趾组织的势力为什么如此庞大,仿佛水银泻地一样的无孔不入?甚至能够将吕羽扶上王位?

    那是因为毕竟大卫朝灭亡的时间也不算长,王朝的敬畏也还留在了人的心里面,同时当年大卫朝的瞬间灭亡也是有着大量的疑点,当年一个帝国的残余下来的力量应该是何等庞大!因此建立起来如此规模的复国组织,那就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同样,为什么六趾组织的成员能够覆盖各行各业?那便是因为这些人很可能早在几代人之前,就已经是有着两重身份的人物,已经是大卫朝的密探,六趾组织作为继承了大卫朝遗产的组织来说,拥有这些人的效忠理所当然!

    为什么董仲舒,海公子等人都是要卖六趾组织的账?那是因为,他们曾经也在大卫朝科举过,跪拜过卫烈帝!他们也是臣子,尤其是董仲舒,纲常大道,那就是他的立身之本,天地君亲师这五个字,也是他一身神通的根基,若是连他自身的做法都背弃了自己的理念,立即就是道基尽毁的下场!

    林封谨他们在前往西戎,大卫朝皇陵想要获取玉玺的时候,也曾经遇到过神秘人的袭击,最初的时候,那神秘人的霸气,威严,都被他们认为是武亲王钱震,可是直到偃师雄被杀,向雄被重创,才知道另有其人。

    这个人强大到了仿佛神魔一样的地步,但是目击者都只能给出一条线索,那便是袭击他们的人浑身上下覆盖在光里面,现在看起来,这个人毫无疑问,那就是卫烈帝!

    为什么武亲王钱震,还有田襄子没有办法泄露卫烈帝的真实身份,便是因为钱震和卫烈帝之间,乃是有着血缘关系的,自有十分微妙的感应,一旦直接泄露,便能要他们生不如死!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大量的谜团随着卫烈帝的现身都是迎刃而解。

    不过,这卫烈帝一现身,立即又会出现三个无法解释的矛盾问题出来,这三个矛盾问题也是可以说相当的尖锐和凸出,这三个矛盾问题不解决的话,也真的是要令人想破头也领悟不了里面的关窍之处。(未完待续。)

第五十七章 魂兮归来    紧接着,土堆上有泥土挪动了一下,然后从中伸出来了一只手,这只手简直就仿佛是被烈火焚烧过一般,上面可以说是焦黑一片,紧接着,一个“光秃秃”的人艰难挣扎着从里面挣扎爬了出来。

    这人浑身上下同样也是一片焦黑,什么头发,眉毛等等东西也是全部都被烧得干干净净了,从他的鼻孔和嘴巴里面传出来了一阵一阵的白烟,就仿佛是蒸汽似的,看起来从那土堆当中爬出来已经是耗费了他全身上下的力量,然后便是浑身上下一歪,连保持自身平衡都没有办法做到,从上面歪歪扭扭的滚了下来。

    如此狼狈!!

    联想到之前他一出场的时候,那种连海公子复生,都要自叹不如的惊艳气度,真的是要令人感慨万千。

    没错,这个看起来已经是十停性命当中已经丢掉了八停的倒霉蛋,就正是之前不可一世的猎王。

    有人说,成功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当中用正确的方法做事,那么,从反面的意思来理解的话,失败那就是在错误的时间当中,用错误的方法做事!

    猎王之前就犯了这么一个错误,只是有的错误可以犯,有的错误却是不能犯的。

    就像是猎王他本来就是轻灵飘逸的打法,却是要在对方气势最盛的时候与之正面硬撼,更要命的是,他还错误的估计了对方的实力。因此,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吃点小亏,可是在亲自面对这一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要面对的这一击竟然仿佛若排山倒海,山崩地裂,顿时心神为之所慑,实力再次下挫。

    此消彼长之下,猎王一接招后更是发觉,“世界的尽头”化成的赤虬竟然只是表象,除了铺天盖地的烈焰之力之外,其中更是混合了大卫朝的真龙之气,还有戮天劫的杀伐雷电之力,这三种力量他依靠月圆之夜强大的恢复能力,能消弭掉一种,能同时应付两种,但是,三者齐至的话,便真的是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有一句话叫做兵败如山倒,猎王既然做了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自然就要面对随之而来的巨大恶果。

    林封谨徐徐吐出了一口气,他感受着回天饮的药力迅速的开始朝着全身上下蔓延,感受着浑身上下几乎都要枯竭的经脉又重新恢复了活力,然后站了身来,大步朝着前方的敌人走了过去。

    对方已经是落水狗,对方已经是在垂死挣扎,但是林封谨觉得这仍然不够。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此时他的脑海当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亥时之前见到那幕后黑手!”

    这就支撑林封谨继续战斗下去的最后信念,也是他的唯一希望,林封谨坚信大巫凶这样的人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而大巫凶用来占卜的“山卜之术”,也绝非等闲,乃是从歧邪祖巫经上得来的!

    这歧邪祖巫经的神奇,就不必多说了,单是上面记载的东西能令人带着记忆转世六次,仅凭着这一点,便已经能堪称是天下第一奇书!

    这也是林封谨对大巫凶所说的话深信不疑的原因。

    所以,此时距离亥时结束大概也就只有两三刻了,一旦过了这个时间,林封谨绕是智计百出,也是会觉得无计可施,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步步紧逼,杀更多的人,引发更大的混乱,直到将那幕后的黑手彻底的逼出来!

    这时候,林封谨已经走到了猎王艰难蠕动,挣扎着的身体后面,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背上,猎王徒劳的挣扎着,林封谨弯下腰去,轻轻捧住了他的头,温柔得就仿佛是在捧着什么易碎的东西,猎王看起来也是预感到了危机,从喉咙里面发出了一些模糊不清的声音,用尽全力的反手扒拉着林封谨的手,可惜他的用尽全力对林封谨来说完全构成不了任何的干扰。

    然而,林封谨双眼一愣,双手骤然发力,猛的一错,立即就听到了猎王的脖子处传来了“喀”的一声脆响,他的双眼陡然圆睁,然后浑身上下僵硬,紧接着便是全身发软,全然瘫倒。

    生命,已经离开了这一具身躯。

    ***

    与此同时,在三里外的得胜宫当中,伏虫之灾已经开始全面爆发,到处都是惨叫声,呼喊声,到处都是一片混乱。

    不过,若是从上到下鸟瞰的话,顿时就会看到,尽管得胜宫当中乱得仿佛像是一锅粥,但是在最核心的地方,始终保持着平静,就仿佛是台风眼那样,无论外部怎么肆掠糜烂,里面都是安静如初。

    这里也是吕羽的寝宫所在地,由大量的面无表情的吞蛇卫把守着,就算是有人被伏虫侵袭,也是置若罔闻,直到无法站立,瘫软在地,也是很干脆的昏迷,软倒,不发出一丝声音,然后被人拖走,由另外的人补上空缺。

    对自己都这样狠的人,对别人当然就更不用说了。

    外面的骚乱敢于蔓延到这里来的话,那么旁边角门处的那几十具尸体就是最好的下场。要知道,这些尸体全部都是他们的自己人啊,可是一个个都是被刀剁箭射,堪称是死无全尸,只能堆在旁边,默默的淌鲜血。

    这些吞蛇卫看起来根本就是一群机械人,一群只有心跳呼吸,没有情感的傀儡,只会忠实的执行主人下达下来的任何指令!而他们就仿佛是堤坝,将一切可能的嘈杂和喧嚣,都会被他们拦截在了外面,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

    亥时结束之前,有人接近,杀无赦!

    而旁边的沙漏则是很清楚的显示着,距离亥时结束子时来临还有三刻的时间!

    穿过这些仿佛是傀儡一般的吞蛇卫,继续往里面走的话,就会发觉其中还有大量的毒牙都中人潜伏隐藏着,所有的窗帘都放下,所有的门户都关闭,然后在寝宫当中,出现了一条通道,拾阶而下之后,便可以见到下方赫然是有一个广阔的地下空间,当中居然是有一座祭坛。

    而这座祭坛的规格制式,则是完全按照天坛的制式来的,并且更重要的是,前面就提过,这永山之上最重要的建筑可不是得胜宫,而是北齐最为重要的建筑物之一,用来礼敬天地的郊坛。

    此时若是去郊坛当中看的话,立即就会发觉里面空空如野,因为当中的那些名贵的祭器,祀器,宗彝编钟,方鼎,都被统统摆放到了这里来!同时,在这祭坛当中,还有八八六十四座祭墩,组成了一个神秘无比的祭典。

    这样的庞大祭典,行的是夏,商时候的古礼,可以这么说,不要看现在中原五国争霸,似乎继承了当年大卫朝的疆域,但单说这个六十四墩的祭典,五国当中就没有任何一国能排得出来,他们的极限,那就是三十二墩的祭礼就是极限了。

    什么说要打造这样的六十四墩祭典非常困难,中原五国当中都没有人能做到呢?便是因为这样的活儿只能用易学难精来形容。

    就像是将一颗米精确的切成两半,百分之百的人都能做到,而将一颗米精确的切成四段,花点心思多试几次也行,但若再次加码上去,将一颗米精确的切成八段,只怕能做到的人十中无一打造这样的六十四座祭墩也是同样的道理了。

    而千万不要小看了这种仪式,实际上类似的祭礼乃是在政治上具有相当高的地位,在最高的中央政权当中,六部可以说是治理国家的根基,六部是哪六部?吏、户、礼、兵、刑、工!

    在如此庞杂的国家事务当中,慎重无比的单独成立一个礼部是为什么?而礼部的最重要的权责,就是主管掌筵飨廪饩牲牢事务!并且此时在官方当中的排位顺序就可以见到,礼部的重要性,仅次于管理官帽子的吏部,还有管理户籍,财政的户部之下!甚至在兵部这样的重要部门之上!

    由此可见礼部在所有人心中的重要性。

    像是大的祭祀典礼,目的便是要让国君这样的人天人感应,与天地之间沟通,用其身上的气运龙气来呼应中原的气运龙气,对推算当时的天时,地理什么的,都是要经过十分精密的推算,可以说国君每走一步落脚的位置,都是要经过仔细的沟通,在什么时间点登坛,在什么时间点来祈祷上天朗诵祭文,都是有着严格的要求,这样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就拿此时这一座祭典里面摆放的八八六十四座祭墩来说,起到的作用就非常明显的,每四座祭墩就能组成一个非常明显的元气漩涡,将地气源源不断的抽吸上来,八八六十四座祭墩,实际上就是足足十六座小型的聚气阵法,全部将元气聚集到了祭坛的核心处。

    同时,加上北齐的郊坛都设置在了此地几十年,因此这永山无形当中,也是形成了一条人为的大型灵脉,地脉,这听起来有些离谱,不过这种事情其实是很常见的,人为打造的地脉很多,最典型的,就是长城兴修之后形成的那条北龙,护住了中原龙脉的气运。

    在祭坛的最高处,也是六十四墩的核心,矗立着一个身形瘦高的人,身上竟是氤氲着一层淡淡的烟雾,他高高的举着双手,甚至可以感觉到,周围的景物都有些扭曲,变化!

    更诡异的是,在他的面前左侧赫然是一座神龛,神龛上面,竟是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朱红色灵牌!!每一个灵牌上面应该都是写了字,可是这些字也仿佛是活着的那样,第一眼看起来是模糊的,仔细多看几眼的话,却是在自行的扭动,并不真切。

    而在他的面前右侧,则是一个看起来似乎是白雾弥漫,深不见底的水塘,里面却是有着银色的光芒在不停的闪耀着,仿佛里面盛着的不是水,而是水银一样,里面更是有无数的东西在蠕动,看不真切,仿佛是鱼,又仿佛是水蛭。

    在祭坛的周围,还纷纷扬扬的飘飞着不少白色的细长蔓障,最奇特的是,这些蔓障居然根本就没有系在什么东西的上面,而是仿佛蛇或者是鱼那样,自动的在周围游动着,上面居然都写着“魂兮归来”四个字!

    祭坛里面的光线十分的奇特诡异,使得里面的景象也是格外的光怪陆离,颇有几分林封谨见到的中阴界的味道。

    大量的地气涌入到了这个地下祭坛里面,然后随着这身形瘦高的人的动作涌动,盘旋着。

    倘若距离这个身形瘦高的人更近一些之后,就能见到他身穿大裘,里面穿着饰有日月星辰及山、龙等纹饰图案的衮服,非但如此,其头上还戴前后垂有十二旒的汉白玉冕,腰间插着一枚朱红色的大圭,手持一具雕刻着云,鸟图案的黄色镇圭!!

    不说别的,单是他身上的这两枚大圭,也是独一无二!

    之前因为祭台角度的关系,所以看不到这身形瘦高的男人的情形,此时便能看到,他的身边赫然还有一个水晶匣子,在匣子当中,安静的漂浮着四颗珠子,这四颗珠子的颜色各不相同,一颗是赤红当中带着一点微黄,一颗是十分纯粹的青碧之色,一颗则是漆黑无比,另外一颗则是湛蓝色。

    说起来也是有些奇特,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四颗珠子,恰好就和刚刚觉醒的四大妖命者颇为对应呢。

    而这身形瘦高的男子此时则是专注的在高高扬着双手,行着庄严古朴的礼节,而在他的前方,居然浮现着一对晶莹洁白的无色玉璧,正在微微的颤抖着,同时居然可以隐隐的见到,这对无色玉璧正在与旁边的那一座神龛产生联系,准确的说,是和神龛上面的的两个朱红色的灵牌产生着某种奇特诡异的波动联系,若是仔细看去的话,这两个朱红色灵牌上面刻着的字也是清晰可辨,那赫然是“左辅”和“右弼”!!

    ***

    最初进化,微信公众号火热连载中,敬请关注~卷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