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了这个青年撞大运,一时之间,很多修士都不由眼盼盼地看着四周沉浮的宝物,大家都渴望自己也能撞大运,宝物自己滚入自己的怀中。△¢

    当然,真正能撞大运的人是寥寥无几,除了这个青年之外,接下来也就只有两个修士得到了机缘,他们都是宝物自己滚落入他们的手中的。

    “这是宝物择主吗?”看到这三个修士得到了机缘,宝物竟然地滚落入他们的手中,柳如烟他们看出了一些端倪,卓剑诗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算是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有些因果,在一饮一喙之间,早早就定下了。”

    李七夜他们所乘坐的骨船继续往上飘,看到四周一件件形形色色、离奇古怪的宝物,熊千臂也只能是黯然叹息一声,说道:“这样的机缘,那是轮不到我了。”

    熊千臂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在这船中,论天赋,论道行,论实力,论道心……哪一个不比他强的,仙女、李七夜不用说了,柳如烟、卓剑诗师姐妹以及纯阳子都是当今最杰出的天才,他们都没有得到机缘,怎么可能论到他这样的平凡资质的人呢。

    “机缘,不一定讲天赋。”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有缘就是有缘,当轮到你的时候,就算你是一坨狗屎,也能轮到你。轮不到你,就算你是绝世无双的天才,那也一样轮不到你……”

    就在李七夜说着话的时候,骨船往上飘泊。就在这个时候。在离骨船并不是很远的地方。有八颗眼睛挤在一起,这八颗眼睛很大,像一颗颗牛眼。

    当李七夜他们的骨船经过的时候,八颗眼睛竟然是骨咕咕地转运着,接着,这八颗眼睛往李七夜他们这边飞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说着话的李七夜顿时停了下来,看着这八颗眼睛。笑着说道:“好运气来了,看着吧。”。

    八颗眼睛一下子就飞到了李七夜他们所在的骨船,这八颗眼睛乃是骨咕咕地转动了一下,似乎是看了李七夜他们一眼。

    在这个时候,八颗眼睛竟然都同时眨了一下,然后滚落下来,滚落到了熊千臂的手中。

    一时之间,熊千臂一下子傻眼了,他一时之间是无法回过神来。

    在这船上的其他人,哪一个不比他优秀。哪一个不比他杰出?当这八颗眼睛飞了过来的时候,熊千臂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得到机缘。他认为,不是李七夜,就是纯阳子他们能得到机缘。

    然而,现在这八颗眼睛竟然落到他的手中,这是让他做梦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这,这,这是真的吗?”熊千臂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如果是做梦,那就最好不要醒过来。

    熊千臂得到了八颗眼睛,但是,他都不敢相信,这对于他来说,太过于梦幻了,如此天大的好事,他想都不敢多想。

    “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呢?”纯阳子都不由笑着说道:“我倒想做那一坨能得到机缘的屎!”

    熊千臂不由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一阵剧痛传来,这个时候他才相信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

    “呵,呵,呵。”熊千臂抱着这八颗眼睛一时傻笑,他呵呵地笑着说道:“纯阳岛主就莫与小老这样的小人物计较了,这样的东西,不入岛主你法眼。”

    纯阳子笑了笑,当然,他也并非是羡慕熊千臂,只是开开玩笑而己。

    熊千臂回过神来,忙是李七夜他们鞠了鞠身,感激地说道:“多谢李公子和宗主的提携,没有大家的提携,小老也得不到如此机缘。”

    熊千臂此次跟着李七夜来,那只是想开开眼界的,至于得到机缘这样的事情,他想都不敢多去做,但是,现在他的的确确是得到了机缘。

    如果不是李七夜他们带他来开开眼界,他也得不到这样的机缘,这让熊千臂心存感激。

    李七夜受了熊千臂的大礼,看了看他手中的八颗眼睛,淡淡地笑着说道:“你可知道这八颗眼睛的来历?”

    熊千臂听到这话,不由为之怔了一下,他突然得到八颗眼睛,感觉有点被砸昏了,至于这八颗眼睛有什么样的来历,有什么样的玄妙,他是一无所知。

    “请公子赐教。”熊千臂忙是拜了拜,恭敬地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看着这八颗眼睛,说道:“在古老的时代,有一种奇兽名为八眼奎牛,此兽既是蛇,也是牛。在凶兽猛禽横行的时代,八眼奎牛依然是凶兽中的王者,它极为凶猛,极为强大……”

    “……八眼奎牛拥有八颗眼睛,每一颗眼睛各有一种神通。虽然这头八眼奎牛惨死在了这里,但是,它这八颗眼睛却留存下来,你可以想象在那遥远的时候,八眼奎牛是多么的强大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熊千臂,说道:“这八眼奎牛的八颗眼睛会选择你,那是与你们熊家的血统有一定关系,虽然传到你这一代,你熊家的血统在你身上已经很稀薄了,但是,你身上依然流淌着你祖先的血统。”

    “我熊家的血统?”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熊千臂不由怔了一下,对于他熊家的祖先,他自己已经是了解很少很少。

    “你想知道你自己的祖先,那就回去好好翻一下你的家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没有再多说什么。

    熊千臂张口欲言,但,最终他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问。

    在其他骨舟上的一些修士强者见到熊千臂得到了这样的八颗眼睛,也不由为之羡慕,可惜,好运气总是落到别人的身上,却轮不到他。

    骨船继续往上飘泊,虚空处处都是宝物,在这里的宝物,不止是有前人留下的兵器奇珍,还有一些凶兽猛禽死了之后留下身体最珍贵的某一部分。

    在这骨舟往上飘泊的过程中,也就熊千臂他们几个人得到了宝物,能得到机缘的人,用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在这样茫茫的虚空中,骨船不知道飘泊了有多久,终于,李七夜看着上空,缓缓地说道:“要到骨海了,要有心理准备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骨海,的确是有很多好东西,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但是,能不能得到好东西,就看你们自己了。”

    “能来骨海一趟开开眼睛,都已经不枉此生了,至于宝物,就随缘吧。”纯阳子笑着说道。

    他们古纯四脉拥有着海量的宝物,他们的宝库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所以,对于纯阳子来说,历练比宝物更重要。

    “追风击呢?”听到就要到骨海了,就是一向都俏皮撩拔人心的柳如烟也不由在李七夜耳边轻轻地说道,这个时候她很端庄,并没有挑逗人心的妩媚。

    事实上,此时不止是柳如烟,卓剑诗那如秋水一般的秀目也是望着李七夜。

    这一次她们跟随李七夜来,她们在心里面充满了企盼。因为李七夜曾经说过,他们无垢三宗失传的“追风击”就在骨海之中。

    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而言,能不能得到宝物,都不重要,对于她们而言,她们并不是为了宝物而来,来到骨海,如果能得到什么东西,那么她们是渴望能找回失传的“追风击”。

    对于他们无垢三宗来主,没有什么比“追风击”更重要了。

    李七夜看着她们两个,笑了笑,说道:“如果真的机缘来了,放心吧,我会助你们一臂之力的,就算机缘不属于你们,我也会帮你们抢过来!嗯,这些日子,你们师姐妹两个待候得我也不错,我也不能亏待你们无垢三宗。”

    被李七夜这样一调侃,卓剑诗粉脸儿一红,柳如烟则是轻笑一声,一点都不害羞,说道:“若是公子爷能在我无垢三宗留下来,那更是待候得你如活神仙一样。”

    “活神仙?”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活神仙就算了,我天生就是一个穷人,过不惯骄奢的生活,我还是过贫穷奔波的苦日子吧。”

    柳如烟轻嗔一声,白了李七夜一眼,至于卓剑诗只是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她心里面知道,他们无垢三宗是留不下李七夜这一尊神,对于李七夜这样要腾飞九天的真龙来说,那怕他们无垢三宗这样的传承,那也只不过是小寺而己,一个浅池,又怎么能留得下真龙呢?

    “准备好了,我们要出水了,最好内息,若是呛着了,就有损你们的仪容了。”李七夜看着天空,过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的提醒,柳如烟他们都不由屏住呼吸。

    本来,所有骨舟都往上飘泊,上面依然是茫茫的虚空,似乎是看不到尽头一样。

    但是,此时骨舟飘泊到一定的界线之时,突然之间,听到“啵”的一声,骨舟好像是触及到了一个让人看不见的界面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骨舟好像是跨越了两个世界,在刚才还是茫茫的虚空,下一刻便是海水倒灌,眨眼之间整艘骨舟都进入了海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五十六章 爆发!    事实上,想要装死蒙混过关在木先生这里是完全行不通的,木先生是属于那种绝对谨慎的人,他的性格是属于就算是敌人彻底的咽气,他也是要将对手的脑袋剁下来才甘心!

    看着不远处腾起的大团灰烬和烟雾,木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一来的话,对方就算是个铁打的人,也是得脱两层皮下来不可,他此时才准备摇晃双脚,让根须生长出来,深深的扎入到了地下准备疗伤。

    “似乎有些不对劲?”木先生忽然抬起了头,有些惊异的道:“黑蛟不是吞掉了敌人的生魂以后就会主动消失吗?怎的还在原地不停的盘旋呢?”

    然后,木先生就在瞬间见到,对面的滚滚烟尘当中,居然出现了一点炽烈的金红色!

    紧接着,这金红色在一瞬间全面爆发,若清明的晨光当中旭日一跃升出云海,若火星一点在了烟花的引线尽头,刹那的繁华在漆黑的天穹当中绽放,一头赤红色巨型龙首狰狞凶横呈现了出来,仰天咆哮,气势无两,与之相比起来的话,那一头盘旋在了上方的区区黑蛟完全就不够看了,就仿佛是蚯蚓与巨蛇的区别,被全面压制!

    世界的尽头化成的赤龙,在瞬间就扶摇直上天穹,然后对准了那头惶恐无计的渺小黑蛟直冲下来,张开了大口,竟是一口将之吞掉了!!!

    世界的尽头为什么能幻化成龙形,便是里面有融入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和气运。

    此人乃是名副其实的紫薇真命,帝王传承,距离九五之尊之位也就是一步之遥,论血脉,论积累,论天赋,都是帝王的底子,甚至与帝王共享过这大好河山,若不是阴差阳错,必是一代雄主。

    这样的一个人,却是足足被压抑了一辈子,更是沦为了娲蛇神这样的巨妖阴谋的牺牲品,最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因此相由心生,林封谨要将世界的尽头实力发挥得越是强大,就越是要释放照顾这其中武亲王钱震的情绪,因为此时二者都已经隐然是一体的了。

    因此,若这时候武亲王钱震能够登基为帝的话,那么他必是暴君,而此时武亲王钱震将自己的精气神,气运,魂魄都融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化为赤龙,那么就是一头暴龙,孽龙!!

    尽管五行当中,水能克火,貌似九节骨神鞭化成了黑蛟乃是水属,而世界的尽头化成的赤龙乃是火属,可是二者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巨大,就像是一盆水能泼熄一堆篝火,泼到了燎原大火当中,除了“噗嗤”一声化成烟雾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木先生手中的九节骨神鞭,在瞬间就“咔嚓”的一声出现了清晰的裂纹,然后化为粉末,朝着地面洒落下去,只是还没有到地面的时候,便是“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最后连余烬都没有落下。

    “怎,怎么会这样!!”

    而那一头赤虬吞了黑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都是凶焰滔天,俯下了身体对准了木先生直扑了过来,甚至连半边天穹都要被烧红了起来,从邺都城当中往这边看,那就仿佛是这永山之上赫然失了山火,正是沸扬滔天!

    此时就知道林封谨为什么明明有着世界的尽头,却是一直缚手缚脚,非要到最后才敢使用了,神器之威,绝对不是什么人能轻易操控的,威力越大,对掌控的人的要求就越高,所要耗费的元气也就越猛烈。

    此时世界的尽头的威力顶多也就发挥出来了六成,林封谨已经是有着力不从心的感觉,从实力来说,他的元气已经有些支撑不起消耗,从气运方面来说,之前的世界的尽头只是融入了九鼎之二,还算是符合林封谨的身份,然而这时候却是混入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气运,威力必然是大增,消耗却也更惊人。

    林封谨此时的格局毕竟还是太小,说到底也就是个吴作城的城主,甚至往深处说,他都是托了自己儿子,目前隐然为储君身份的福,能借助一小部分东夏的国运气数,否则的话,就连世界的尽头五成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身份地位不一样,神器能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就不一样,这话听起来很是有些虚幻,其实再实在不过了:

    一把普通的宝剑握在了普通的人手里,那就是凡铁。握在了铁血大将的手中,轻轻一点一指,就是屠城灭族,人头滚滚。握在了君王的手里,那就是赤地千里,万人殒命!

    这天底下的事情,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要得到多少,那就要付出多少!

    庞大的火焰赤虬俯冲下来,与化身为木魈的木先生瞬间发生了最直接的碰撞,这一瞬间,木先生背后的句芒虚像一闪,居然都化成了一株参天大树,枝叶苍翠欲滴,青光射出,直逼人眼!

    林封谨此时感觉自己几乎都要被榨干了,极不好受,木先生作为直面神器锋芒的人,那种感觉自然是处于水深火热当中,压榨出了自己最后的一份潜力来,否则的话,他也是很清楚自己的下场,那就是和自己的九节骨神鞭一样,灰飞烟灭!!

    在赤虬与这参天大树碰撞的一瞬间,甚至整个永山之上的所有人,都觉得心灵深处莫名的震颤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了赤虬愤怒的狂啸了一声,重新飞回到了天穹之上,只是那一株苍翠逼人的参天大树,也已经是被彻底点燃,化成了一支火炬在熊熊燃烧。

    化身木魈的木先生已经是朝着后方摔跌了出去,尤其此时他还是木魈之身,乃是高达五六米的庞然大物,身上还有熊熊的火焰,这一摔跌出去,在火焰当中可以说是显得格外的清晰,也是格外的狼狈。

    而木先生此时更仿佛是被彻底的点燃了似的,从耳,眼,口当中都是喷吐出熊熊的火焰,哪怕是翻滚蹭过的地方,也是都有火焰熊熊冒出来,这是木先生利用自己特殊身份,将体内的炽焰气劲逼出,转嫁给其余的植物的行为。

    哪怕是这样,他摔跌出了十来丈以后,摇晃了一下,然后尊严令他想要支撑着站起来,可是哪怕是这么一个在平时显得再寻常不过的动作,此时做起来以后,也是显得如此的艰难,最后只能半跪在地,身上竟是还在燃烧着熊熊大火,看起来就像是在大礼参见林封谨似的。

    然而,那一头带着铺天盖地气势直扑而来的赤龙,竟是残暴无比的再次扑了下来!带着滔天的炽焰,根本就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要么不闹,要么闹大!!”

    林封谨此时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对他来说,也是下手狠辣,绝不容情,事情到了这一步上,若是这得胜宫里面的人还不知道这里出了事情,那么他们无疑就是一群死人了,而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那便是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个幕后黑手,只要将这件事闹到足够大,闹得下面的人都处理不了的时候,这幕后黑手自然就会现身了,这也是一种逆向思维的体现,既然我见不了你,那么就让你来见我!

    不过,就在这时候,木先生面前忽然多了一个人影,这人影与木先生此时的木魈化形造型相比起来的话,可以说是十分渺小,但是从这人影背后,陡然升腾起来了一道巨大的幻象,乃是一头六足四翼的巨鸟,身上赤红若血,只有下颌处有一团朱黄色!!

    这巨鸟嘴巴一张开后,就连林封谨的心中,忍不住也是浮现出来了“帝江,帝江”的奇特声音。

    这来的人,便正是之前与木先生一起觉醒的四大妖命者之一,乃是代表极致速度的“帝江”的妖命者,也正是他,才能在察觉到不妙之后及时赶来,挡在了木先生的面前。

    他来的时候,甚至给人的感觉是因为来得太快太突兀,所以说他置身的空间都出现了轻微的不稳定现象,投注到上面的视线都有着不稳定的波动朦胧!

    如此速度!!

    这样的身法,已经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了,海公子的绝学“万古云霄一羽毛”可以说是接近了速度的极限,而这帝江妖命者,则是完全的颠覆了速度的概念!二者之间,就仿佛是马匹和汽车之间的区别,同样都是擅长奔驰的东西,然而汽车从最基础的核心理念上,就已经碾压了对手。

    尽管敌人刚刚来了援兵,林封谨的心中却是不惊反喜,因为木先生此时可以说已经是半废掉了,自己轰入他体内的神器之力蕴藏了大卫朝的真龙之气,地心的炽焰之力,还有大天劫的雷霆威能。被这三者当中任何一样攻入体内都可以说是棘手无比,何况是三者其入?因此木先生在短时间内就是个废人了,就算是有人能救下他来,他在两三天内对自己也构成不了威胁。

    而来的这名妖命者,却是以速度见长的,前面就说说,林封谨克制速度型的妖命者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只要超过了那个限度,一样要吃瘪,就连海公子他都觉得无比的头疼,何况还是拥有帝江之力的强人?

    只是,此时却是出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那就是这个人忽然多了一个大破绽出来!

    这个大破绽毫无疑问,就是被自己打得半死的木先生。

    自己对木先生出手,那么对方就必救!就只能与自己硬碰硬,就只能放弃他最引以为傲的速度来与自己强顶正面,同时,林封谨更是非常清楚,要想获得什么,那就要放弃什么,要想在速度方面做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那么在威力,自身防御方面,肯定就会出现短板!

    “真是兄弟情深呢,居然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挡在了他的面前!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替他去死吧!”林封谨一字一句的在心中道。

    从天外俯冲下来的赤虬,熊熊燃烧直扑而下,随着林封谨疯狂的将自己的元气注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扑击下来的赤虬的两只前爪居然化成了雷光!这是世界的尽头内部的“戮天劫”威能,被彻底的激发出来的标志。

    挡在了木先生前方的帝江妖命者叫做猎王,他本来是对挡下来敌人的这一击乃是极有信心的,而只要挡下来了这一击,剩余的刚刚觉醒的两人也是会一齐到场,联手对敌!

    而他们四人上一次联手对敌那是何等久远的事情了?是在攻伐西边的占婆国的时候,还是在征讨北方的黑水部族的时候?

    然而,猎王见到了迎面而来,煊赫残暴的那一头赤虬巨龙的时候,却是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而当他目睹了那头赤虬巨龙忽然伸出来了两只雷电巨爪对准自己直攥而来的时候,当他见到了那赤虬巨龙的赤红色眼瞳当中蕴藏的滔天愤怒的时候,他却忽然有一种闪身离去的恐惧冲动!

    然后,他的身影就被火焰和刺眼的电光给包裹住!那威风凛凛悬浮在了半空当中的帝江虚像,竟是发出了一声哀鸣,然后迅速的暗淡而去。

    在十几个呼吸之后,恐怖无比火焰与电光终于消失在了这山岗上,四下里完全可以说是一片狼藉,山顶上面的里余地方本来是蓊郁葱绿,树木和灌木密密实实的堆积在了这里,此时只剩余下来了一片焦土,还有大大小小的坑洞,冒着一股一股的浓烟,看起来完全就仿佛是荒芜一片的戈壁滩。而空气里面更是散发着一股浓郁焦味,令人多闻几口都有着要窒息的感觉。

    林封谨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此时只觉得自己就仿佛是一口几乎被彻底抽空了的皮囊,一股无法形容的疲劳感觉充斥着全身,对,是虚脱,极度的虚脱!林封谨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但他现在只恨不得自己是被人捅了几刀,也好过被这样空虚的感觉折磨啊。

    紧接着,他用颤抖的手伸入了怀中,然后拿出来了一个马皮做的酒袋子,一仰头就咕嘟咕嘟的猛喝了起来,他的喉结在剧烈的上下蠕动着,单是看着此时林封谨的动作和神情,就能从中读取出来一种极度**的感觉,令刚刚吃饱了的人也会觉得肚子里面空荡荡的。

    这装马奶酒的袋子里面,装的当然不是酒,来这里之前,林封谨也是有着充分的准备的,里面装的都是萃取出来的各种名贵补药,珍稀精华,还有调配好的各种药物等等,什么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之类的都是寻常了,里面的主药是一根七百多年的肉苁蓉,一千三百多年的淫羊藿,还有舶来的上品黄乳香,金没药,最后混在里面的是一头五百多年道行的雄鹿妖的鹿血,因此药剂的色泽都是殷红若玛瑙一般。

    这一袋子东西,在林家叫做回天饮。

    这东西甚至不能让健康的普通人服用,因为在医学上面有一个说法,叫做虚不受补,普通人哪怕是喝上那么一小口下去,也会血脉沸腾,血管直接爆掉而死。

    回天饮这个名字甚至包含了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就是普通人喝了下去之后,医生便是无力回天了,第二个意思却是,在伤重垂死的时候喝下去的话,便是能有回天之力一样,能够令人起死回生!

    而这样的大补,甚至对普通人来说,一小口就足以致命,相当于是大毒的东西,林封谨一口气就喝了整整一袋子下去,而这袋子本来是装马奶酒的,刚好能装五斤之多呢。

    更可怕的是,林封谨喝完了一袋以后,紧接着又掏出来了一袋,一仰头继续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足足十斤回天饮,成本都在百万两银子以上的好东西,就被他这么仿佛喝茶一般的牛饮了下去,并且喝完了之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

    由此可以见到,林封谨体内的元气究竟空虚到了什么程度,他之前对自身的元气的消耗,又是如何巨大。

    事实上,林封谨都根本不去想大巫凶给自己划出来的那一条线了。

    是的,就是那一条对妖命之力耗损不能超过某种程度的这条线,过了这条线,隐匿在了月之暗面当中,沉睡的烛九阴残魂就可能会注意到的那一条线!

    林封谨很清楚越过这条线的代价,但是,他此时就像是一头被逼上了绝路的狼,摆在了他面前的抉择也是相当简单的,越线的话,未必会被沉睡的烛九阴残魂留意到,但是不越线的话,自己的全家上下都一定会死!

    这种在“不确定”和“一定”当中做选择,哪怕是再笨的人也是知道会怎样做的。何况早就将一切都是想得清楚明白的林封谨呢?

    林封谨慢慢的直了起身来,轻微的咳嗽了几声,他看着前方百余米处的一个土堆,在土堆的后面,有几节似乎烧焦了的木头一样的东西蠕动了一下,这是木先生目前还仅存的身体了,不过木性主生发,树木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加上先前的那一击威力都是被猎王给吃了七七八八,所以还能留下来一丝苟延残喘的气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