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双儿,郑爽公司,第五十六章 爆发!

已有 35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事实上,想要装死蒙混过关在木先生这里是完全行不通的,木先生是属于那种绝对谨慎的人,他的性格是属于就算是敌人彻底的咽气,他也是要将对手的脑袋剁下来才甘心!

    看着不远处腾起的大团灰烬和烟雾,木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一来的话,对方就算是个铁打的人,也是得脱两层皮下来不可,他此时才准备摇晃双脚,让根须生长出来,深深的扎入到了地下准备疗伤。

    “似乎有些不对劲?”木先生忽然抬起了头,有些惊异的道:“黑蛟不是吞掉了敌人的生魂以后就会主动消失吗?怎的还在原地不停的盘旋呢?”

    然后,木先生就在瞬间见到,对面的滚滚烟尘当中,居然出现了一点炽烈的金红色!

    紧接着,这金红色在一瞬间全面爆发,若清明的晨光当中旭日一跃升出云海,若火星一点在了烟花的引线尽头,刹那的繁华在漆黑的天穹当中绽放,一头赤红色巨型龙首狰狞凶横呈现了出来,仰天咆哮,气势无两,与之相比起来的话,那一头盘旋在了上方的区区黑蛟完全就不够看了,就仿佛是蚯蚓与巨蛇的区别,被全面压制!

    世界的尽头化成的赤龙,在瞬间就扶摇直上天穹,然后对准了那头惶恐无计的渺小黑蛟直冲下来,张开了大口,竟是一口将之吞掉了!!!

    世界的尽头为什么能幻化成龙形,便是里面有融入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和气运。

    此人乃是名副其实的紫薇真命,帝王传承,距离九五之尊之位也就是一步之遥,论血脉,论积累,论天赋,都是帝王的底子,甚至与帝王共享过这大好河山,若不是阴差阳错,必是一代雄主。

    这样的一个人,却是足足被压抑了一辈子,更是沦为了娲蛇神这样的巨妖阴谋的牺牲品,最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因此相由心生,林封谨要将世界的尽头实力发挥得越是强大,就越是要释放照顾这其中武亲王钱震的情绪,因为此时二者都已经隐然是一体的了。

    因此,若这时候武亲王钱震能够登基为帝的话,那么他必是暴君,而此时武亲王钱震将自己的精气神,气运,魂魄都融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化为赤龙,那么就是一头暴龙,孽龙!!

    尽管五行当中,水能克火,貌似九节骨神鞭化成了黑蛟乃是水属,而世界的尽头化成的赤龙乃是火属,可是二者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巨大,就像是一盆水能泼熄一堆篝火,泼到了燎原大火当中,除了“噗嗤”一声化成烟雾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

    木先生手中的九节骨神鞭,在瞬间就“咔嚓”的一声出现了清晰的裂纹,然后化为粉末,朝着地面洒落下去,只是还没有到地面的时候,便是“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最后连余烬都没有落下。

    “怎,怎么会这样!!”

    而那一头赤虬吞了黑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都是凶焰滔天,俯下了身体对准了木先生直扑了过来,甚至连半边天穹都要被烧红了起来,从邺都城当中往这边看,那就仿佛是这永山之上赫然失了山火,正是沸扬滔天!

    此时就知道林封谨为什么明明有着世界的尽头,却是一直缚手缚脚,非要到最后才敢使用了,神器之威,绝对不是什么人能轻易操控的,威力越大,对掌控的人的要求就越高,所要耗费的元气也就越猛烈。

    此时世界的尽头的威力顶多也就发挥出来了六成,林封谨已经是有着力不从心的感觉,从实力来说,他的元气已经有些支撑不起消耗,从气运方面来说,之前的世界的尽头只是融入了九鼎之二,还算是符合林封谨的身份,然而这时候却是混入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气运,威力必然是大增,消耗却也更惊人。

    林封谨此时的格局毕竟还是太小,说到底也就是个吴作城的城主,甚至往深处说,他都是托了自己儿子,目前隐然为储君身份的福,能借助一小部分东夏的国运气数,否则的话,就连世界的尽头五成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身份地位不一样,神器能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就不一样,这话听起来很是有些虚幻,其实再实在不过了:

    一把普通的宝剑握在了普通的人手里,那就是凡铁。握在了铁血大将的手中,轻轻一点一指,就是屠城灭族,人头滚滚。握在了君王的手里,那就是赤地千里,万人殒命!

    这天底下的事情,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要得到多少,那就要付出多少!

    庞大的火焰赤虬俯冲下来,与化身为木魈的木先生瞬间发生了最直接的碰撞,这一瞬间,木先生背后的句芒虚像一闪,居然都化成了一株参天大树,枝叶苍翠欲滴,青光射出,直逼人眼!

    林封谨此时感觉自己几乎都要被榨干了,极不好受,木先生作为直面神器锋芒的人,那种感觉自然是处于水深火热当中,压榨出了自己最后的一份潜力来,否则的话,他也是很清楚自己的下场,那就是和自己的九节骨神鞭一样,灰飞烟灭!!

    在赤虬与这参天大树碰撞的一瞬间,甚至整个永山之上的所有人,都觉得心灵深处莫名的震颤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了赤虬愤怒的狂啸了一声,重新飞回到了天穹之上,只是那一株苍翠逼人的参天大树,也已经是被彻底点燃,化成了一支火炬在熊熊燃烧。

    化身木魈的木先生已经是朝着后方摔跌了出去,尤其此时他还是木魈之身,乃是高达五六米的庞然大物,身上还有熊熊的火焰,这一摔跌出去,在火焰当中可以说是显得格外的清晰,也是格外的狼狈。

    而木先生此时更仿佛是被彻底的点燃了似的,从耳,眼,口当中都是喷吐出熊熊的火焰,哪怕是翻滚蹭过的地方,也是都有火焰熊熊冒出来,这是木先生利用自己特殊身份,将体内的炽焰气劲逼出,转嫁给其余的植物的行为。

    哪怕是这样,他摔跌出了十来丈以后,摇晃了一下,然后尊严令他想要支撑着站起来,可是哪怕是这么一个在平时显得再寻常不过的动作,此时做起来以后,也是显得如此的艰难,最后只能半跪在地,身上竟是还在燃烧着熊熊大火,看起来就像是在大礼参见林封谨似的。

    然而,那一头带着铺天盖地气势直扑而来的赤龙,竟是残暴无比的再次扑了下来!带着滔天的炽焰,根本就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要么不闹,要么闹大!!”

    林封谨此时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对他来说,也是下手狠辣,绝不容情,事情到了这一步上,若是这得胜宫里面的人还不知道这里出了事情,那么他们无疑就是一群死人了,而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那便是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个幕后黑手,只要将这件事闹到足够大,闹得下面的人都处理不了的时候,这幕后黑手自然就会现身了,这也是一种逆向思维的体现,既然我见不了你,那么就让你来见我!

    不过,就在这时候,木先生面前忽然多了一个人影,这人影与木先生此时的木魈化形造型相比起来的话,可以说是十分渺小,但是从这人影背后,陡然升腾起来了一道巨大的幻象,乃是一头六足四翼的巨鸟,身上赤红若血,只有下颌处有一团朱黄色!!

    这巨鸟嘴巴一张开后,就连林封谨的心中,忍不住也是浮现出来了“帝江,帝江”的奇特声音。

    这来的人,便正是之前与木先生一起觉醒的四大妖命者之一,乃是代表极致速度的“帝江”的妖命者,也正是他,才能在察觉到不妙之后及时赶来,挡在了木先生的面前。

    他来的时候,甚至给人的感觉是因为来得太快太突兀,所以说他置身的空间都出现了轻微的不稳定现象,投注到上面的视线都有着不稳定的波动朦胧!

    如此速度!!

    这样的身法,已经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了,海公子的绝学“万古云霄一羽毛”可以说是接近了速度的极限,而这帝江妖命者,则是完全的颠覆了速度的概念!二者之间,就仿佛是马匹和汽车之间的区别,同样都是擅长奔驰的东西,然而汽车从最基础的核心理念上,就已经碾压了对手。

    尽管敌人刚刚来了援兵,林封谨的心中却是不惊反喜,因为木先生此时可以说已经是半废掉了,自己轰入他体内的神器之力蕴藏了大卫朝的真龙之气,地心的炽焰之力,还有大天劫的雷霆威能。被这三者当中任何一样攻入体内都可以说是棘手无比,何况是三者其入?因此木先生在短时间内就是个废人了,就算是有人能救下他来,他在两三天内对自己也构成不了威胁。

    而来的这名妖命者,却是以速度见长的,前面就说说,林封谨克制速度型的妖命者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只要超过了那个限度,一样要吃瘪,就连海公子他都觉得无比的头疼,何况还是拥有帝江之力的强人?

    只是,此时却是出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那就是这个人忽然多了一个大破绽出来!

    这个大破绽毫无疑问,就是被自己打得半死的木先生。

    自己对木先生出手,那么对方就必救!就只能与自己硬碰硬,就只能放弃他最引以为傲的速度来与自己强顶正面,同时,林封谨更是非常清楚,要想获得什么,那就要放弃什么,要想在速度方面做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那么在威力,自身防御方面,肯定就会出现短板!

    “真是兄弟情深呢,居然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挡在了他的面前!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替他去死吧!”林封谨一字一句的在心中道。

    从天外俯冲下来的赤虬,熊熊燃烧直扑而下,随着林封谨疯狂的将自己的元气注入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扑击下来的赤虬的两只前爪居然化成了雷光!这是世界的尽头内部的“戮天劫”威能,被彻底的激发出来的标志。

    挡在了木先生前方的帝江妖命者叫做猎王,他本来是对挡下来敌人的这一击乃是极有信心的,而只要挡下来了这一击,剩余的刚刚觉醒的两人也是会一齐到场,联手对敌!

    而他们四人上一次联手对敌那是何等久远的事情了?是在攻伐西边的占婆国的时候,还是在征讨北方的黑水部族的时候?

    然而,猎王见到了迎面而来,煊赫残暴的那一头赤虬巨龙的时候,却是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而当他目睹了那头赤虬巨龙忽然伸出来了两只雷电巨爪对准自己直攥而来的时候,当他见到了那赤虬巨龙的赤红色眼瞳当中蕴藏的滔天愤怒的时候,他却忽然有一种闪身离去的恐惧冲动!

    然后,他的身影就被火焰和刺眼的电光给包裹住!那威风凛凛悬浮在了半空当中的帝江虚像,竟是发出了一声哀鸣,然后迅速的暗淡而去。

    在十几个呼吸之后,恐怖无比火焰与电光终于消失在了这山岗上,四下里完全可以说是一片狼藉,山顶上面的里余地方本来是蓊郁葱绿,树木和灌木密密实实的堆积在了这里,此时只剩余下来了一片焦土,还有大大小小的坑洞,冒着一股一股的浓烟,看起来完全就仿佛是荒芜一片的戈壁滩。而空气里面更是散发着一股浓郁焦味,令人多闻几口都有着要窒息的感觉。

    林封谨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此时只觉得自己就仿佛是一口几乎被彻底抽空了的皮囊,一股无法形容的疲劳感觉充斥着全身,对,是虚脱,极度的虚脱!林封谨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但他现在只恨不得自己是被人捅了几刀,也好过被这样空虚的感觉折磨啊。

    紧接着,他用颤抖的手伸入了怀中,然后拿出来了一个马皮做的酒袋子,一仰头就咕嘟咕嘟的猛喝了起来,他的喉结在剧烈的上下蠕动着,单是看着此时林封谨的动作和神情,就能从中读取出来一种极度**的感觉,令刚刚吃饱了的人也会觉得肚子里面空荡荡的。

    这装马奶酒的袋子里面,装的当然不是酒,来这里之前,林封谨也是有着充分的准备的,里面装的都是萃取出来的各种名贵补药,珍稀精华,还有调配好的各种药物等等,什么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之类的都是寻常了,里面的主药是一根七百多年的肉苁蓉,一千三百多年的淫羊藿,还有舶来的上品黄乳香,金没药,最后混在里面的是一头五百多年道行的雄鹿妖的鹿血,因此药剂的色泽都是殷红若玛瑙一般。

    这一袋子东西,在林家叫做回天饮。

    这东西甚至不能让健康的普通人服用,因为在医学上面有一个说法,叫做虚不受补,普通人哪怕是喝上那么一小口下去,也会血脉沸腾,血管直接爆掉而死。

    回天饮这个名字甚至包含了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就是普通人喝了下去之后,医生便是无力回天了,第二个意思却是,在伤重垂死的时候喝下去的话,便是能有回天之力一样,能够令人起死回生!

    而这样的大补,甚至对普通人来说,一小口就足以致命,相当于是大毒的东西,林封谨一口气就喝了整整一袋子下去,而这袋子本来是装马奶酒的,刚好能装五斤之多呢。

    更可怕的是,林封谨喝完了一袋以后,紧接着又掏出来了一袋,一仰头继续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足足十斤回天饮,成本都在百万两银子以上的好东西,就被他这么仿佛喝茶一般的牛饮了下去,并且喝完了之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

    由此可以见到,林封谨体内的元气究竟空虚到了什么程度,他之前对自身的元气的消耗,又是如何巨大。

    事实上,林封谨都根本不去想大巫凶给自己划出来的那一条线了。

    是的,就是那一条对妖命之力耗损不能超过某种程度的这条线,过了这条线,隐匿在了月之暗面当中,沉睡的烛九阴残魂就可能会注意到的那一条线!

    林封谨很清楚越过这条线的代价,但是,他此时就像是一头被逼上了绝路的狼,摆在了他面前的抉择也是相当简单的,越线的话,未必会被沉睡的烛九阴残魂留意到,但是不越线的话,自己的全家上下都一定会死!

    这种在“不确定”和“一定”当中做选择,哪怕是再笨的人也是知道会怎样做的。何况早就将一切都是想得清楚明白的林封谨呢?

    林封谨慢慢的直了起身来,轻微的咳嗽了几声,他看着前方百余米处的一个土堆,在土堆的后面,有几节似乎烧焦了的木头一样的东西蠕动了一下,这是木先生目前还仅存的身体了,不过木性主生发,树木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加上先前的那一击威力都是被猎王给吃了七七八八,所以还能留下来一丝苟延残喘的气息。

第五十五章 木灵附体大法    这时候,木先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双眼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不可逆的伤害,视力已经是在渐渐的恢复了,见到了林封谨已经是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木灵死死缠住,心中也顿时一宽,他正要开口说话,猛然之间竟是见到,被木灵缠绕住的那个人,赫然正在是徐徐的变淡,消失,竟是一个幻象,而自己的身后,则是传来了一个冷漠的语声:

    “你还有什么伎俩?”

    原来,林封谨既然下定了决心要速战速决,那么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木先生施展出来了木神易体大法之后,他同样也是发动了缩地成寸的神通,如影随形的跟随了过去,来到了木先生的背后。

    在林封谨开口说话的同时,牙之王已经是朝着前方一递,深深的刺入了对方的背心,正中心脏!林封谨甚至可以感觉到,牙之王的锋刃平滑无碍的刺入到了敌人心脏的肌理当中,甚至能感受到心脏肌肉纤维依然是在不甘有力的痉挛收缩的触感!

    然而无论心脏怎么收缩,也已经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伤口已经存在,鲜血正在顺着扩大的刃口欢快的喷射了出来,心脏每一次有力的泵动,实际上都是在朝着体内喷射宝贵的血液,加速着死亡的来临,何况伤口上还有牙之王放血特效的加持呢?

    一击得手之后,林封谨立即就是双脚发力,蹬踏地面朝着后方飞跃开去,在他的眼中,木先生无疑已经是一个死人!心脏这样的要害部位受到了重创,外加牙之王强大的放血效果,差不多能在瞬间就将他体内的鲜血放得七七八八,这样致命的伤势无论放在了谁的身上,也是个死字。

    既然对方几乎是陷入了必死的局面,林封谨当然就要远离对方,否则的话,对手濒死反击,困兽犹斗,乃是最危险的时候,自己今夜前来的目的不是来杀人,而是来救人的,耗费力气的事情多的是,并且还赶时间,根本就没必要再这里多耽搁了。

    林封谨飞退出去之后,这木先生已经是捂住了胸口,踉跄倒退,却依然能见到鲜血接连不停的从指头缝隙当中涌将出来,像是他这样的高手,多半都是具有自察内视的能力,对体内的脏器情况了如指掌,当然知道自己被对方重创。

    木先生发出了连声的惨笑道:

    “好,好,好!真没想到,我刚刚觉醒,竟然就遇到了你这样的人竟然能将我逼到了这一步田地上!”

    林封谨听他的话,心中陡的涌现出来了一股不妙的感觉,却是见到了木先生一顿足,头上的妖命气运柱立即冲天而起,疯狂桀骜咆哮,最后化成了林封谨之前看到的那一头鸟面人身的怪物,全身青木颜色,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大口吞吸着赤色的月光,令人倍加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果然是你!”林封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顿时就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之前那四大妖命者同时现身,狰狞咆哮,绝对不是什么偶然的现象了。

    不过这木先生虽然又翻了一张底牌出来,却也是没有令林封谨有多惊讶,因为此人虽然自称是木神句芒转世实际是在吹牛B,往自己脸上贴金,但也确确实实是有几把刷子的,林封谨见过的妖命者多了,他真的是要属于巅峰的那种。

    而五行当中,木主生发,特征就是生命力十分顽强,把一个婴儿丢在荒原上面,下场就是渴死饿死冻死,可是将一粒种子丢在荒原上,却是能随遇而安,长成一颗庞大的参天大树,活个几百上千年都没问题,并且哪怕是这种大树生机耗尽,往往也是能拖延几年,十几年才会彻底枯死。

    所以,这木先生还有什么保命底牌也是在林封谨的预期当中的。只是林封谨也未料到声势居然会闹得这么大,很显然,必然是将其余的妖命者也是惊动了——其实当时在下定决心要速战速决的时候,林封谨也是有考虑过一件事,那就是动用“世界的尽头”,以最快的速度将敌人击杀。

    只是林封谨同样也是有苦衷的,因为威力越大,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多,使用神器“世界的尽头”对他来说,也真正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了,之前他动用神器全力一击的时候,便已经是耗费了不少的妖命之力,底牌不能轻动,杀手锏为什么是杀手锏,便是能一锤定音,直接大功告成的,若是此时再在这里耗费的话,在最关键的营救家人的时候用不出来怎么办?

    因此现在看起来,若早知道这木先生如此难缠,那还真不如一来就动用神器底牌省心省力了。

    此时这木先生跌足长叹,整个人竟是迅速的被一团青气笼罩,然后便见到他朝着旁边的一颗大树一靠,顿时就见到了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他竟是迅速的朝着这颗大树树干当中溶解了进去!然后就见到了这颗大树的枝叶迅速摇晃,叶片也是立即变得枯黄,被风一吹就纷纷飘落,非但如此,这大树也是开始迅速的摇晃着自己的须根,从地上爬了起来,在树干上面赫然由树皮组合成了一张诡异的人脸,赫然便是木先生的眉眼形状!

    这便是木先生的又一项保命绝技“木灵附体大法”,能够就近寻找到一株树木,然后将自己的生命与之共享。

    这一项大法本来是昔年汤谷当中的金乌妖族创造出来的,原因是当年汤谷当中,有一株活了数万年的扶桑巨木,乃是整个金乌妖族的起源之地,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从开始到结束的那一刻,当这扶桑巨木活得实在太久,生命之火已经仿佛若风中残烛,即将油尽灯枯的时候,整个金乌妖族不能承受起源之地陨落的损失,就创造出来了一项大法,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为扶桑巨木增加生命力。

    然而现在木先生施展出来了这样的大法之后,却是相当于将自己的生命与这一株大树连接在了一起,将自己本来是必死的重伤伤势让大树分摊了一半去,这样一来的话,木先生倒是从必死的厄运当中逃脱了出来,然而对于这株大树来说,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连这个冬天都撑不过去。

    同时,木先生施展出来这样的保命秘术了之后,同样也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首先一年内也是没有办法再施展出这一招秘术了,其次的话,此时他已经变成了若木魈一般的存在,属于半人半木的范畴,要重新恢复人身的话,非得苦修三年,这其中从此时的木魈之身重新还原成人身,经历的痛苦也是难以想象。

    当然,这时候木先生化身的这一头木魈,那就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天生木灵体的存在,施展出各种木系神通那是随手拈来,威力更是倍增,更是能引那条九节骨神鞭的力量来痊愈恢复自身,将其威力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时的木先生也是撕掉了自己表面上的那一层斯文的面纱,大声咆哮着发出一系列意义难明的语句,对准了林封谨大步走来,同时,九节骨神鞭这件法宝则是缠绕在了它的手臂上,仿佛是一根不起眼的藤蔓似的,而木先生那魁梧的身躯几乎达到了两层楼的高度,粗壮的树干形成的双腿踏在了地面上以后,会迅速的生长出大量的根系扎入泥土,抬起来的时候,这些根系就都全部缩了回去。

    这样的异像叫做“落地生根”,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大地当中汲取戌土之气来壮大自身,除非是在瞬间受到了直接被折断的那种重创,否则的话,很难一下子将其杀死,非但如此,这些强大的根系更是能够扎入地底,使得其下盘稳固,爆发出来更加强大的力量。

    眼看着林封谨这个令人痛恨的敌人就站立在了自己的面前,木先生隐匿在厚重树皮下面的双眼一下子就闪耀出来了慑人心魄的红光,猛然将手一挥,顿时就是三支看起来简单粗陋,还带着枝叶的投枪对准了林封谨飚射了过来,林封谨一个闪身避开,那三支投枪就深深的刺入到了地下,却是迅速的生根发芽,变成了三头“小”树人对准了林封谨左右包抄。

    这三头小树人的“小”字,实际上只是相对于本体而言的,实际上站立起来的话,比林封谨都还要高上一头。

    同时,木先生对准了林封谨一指,便见到了一个神秘的符文出现在了林封谨身上,这一个神秘的符文看起来有些像是甲骨文书写的“日”字,林封谨立即就想要试图摆脱驱逐掉这神秘符文,却发觉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候,木先生抖动树冠,顿时就有十来张树叶对准了林封谨飘飞而来,速度并不算快,而这十来张树叶飘飞的过程当中,则是迅速的发黄,枯焦,最后变成了一个一个的火球,对准了林封谨呼啸射来。

    天底下的树木植物,都具备吸收太阳的光热能量,化为自身的养分的能力,此时木先生的这一招,实际上就是将植物的相关能力逆转使用,还原出太阳光的热力来制造火球。

    林封谨急忙闪避,可是贴在他身上的那神秘符文猛然一闪,十来个火球便是诡异无比的自动变向,对准了他飞射过来。居然像是响尾蛇导弹那样,能够自动进行追踪,非但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发生了雪上加霜的事情,便是木先生一耸肩,从其树皮嶙峋的肩膀上,又是三根锋利的树矛对准了林封谨直接射了过来,这玩意儿也是恶心无比的招数,你到底是闪还是不闪呢?

    闪避的话,那么真遗憾,这玩意儿射空了以后,便是扎在了地面上,落地生根,又是出现了三头树木傀儡来搞你!但若是站在那里任这三支木矛射的话好吗,你以为自己牛B到了极处,乃是用窝津神或者说是娲蛇神具现化在人间的模板量身定做的吗?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林封谨一面要应付四头傀儡树人的合攻,一面要应付衔尾直追,呼啸袭来的十多个大火球,这边还有激射而出的三支剧毒木矛,这已经是令他手忙脚乱,左支右绌。

    更可怕的是,化身为巨木魈的木先生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着,身上的树皮簌簌而落,头顶上面的妖命气运柱更是不停的变幻,疯狂运转,木神巨芒的妖体格外的清晰,鸟面人身的妖形甚至都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然后,木先生握持的那一条九节骨神鞭,也是颤抖着,开始一点一点的幻化出来了妖蛟的虚像,最后,木先生忽然睁开了双眼,死死的看向了林封谨,然后猛然将自己所有的精气神都灌注进入到了九节骨神鞭当中,骤的全面爆发!

    顿时就能见到,一条摇头摆尾的黑蛟顿时就从木先生的前方爆发了出来,张开着恐怖的大嘴,所过之处寒气蔓延,竟是形成了一条冰寒之径,然后对准了林封谨直扑了上去!

    这就是木先生威力最为强大的一招,蛟噬三千里,倾注入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精气神,然后将潜伏在了九节骨神鞭当中的那一头蛟龙残魂彻底的激发出来,威力强横到爆表。

    林封谨之前的打算是要速战速决杀掉木先生,然而他却没能做到,相反的是,木先生却是仿佛自己的神通绝技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外面扔,这样的可怕爆发力真的是令人瞠目结舌,这样搞下去的话,说不定被速战速决的不是木先生,而是林封谨了!

    面对这样完全就是铺天盖地而来,若排山倒海一般的攻势,林封谨只来得及叹了一口气,便是被彻底的淹没在了十几个火球造成的烈焰和浓烟当中。

    接下来木先生却是并没有收回其余的攻击,而是对准了林封谨所在的那个点,疯狂的继续轰击了下去!所有神通的威力,一齐聚焦在了一个点上,立即就形成了可怕的爆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