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时候,木先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双眼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不可逆的伤害,视力已经是在渐渐的恢复了,见到了林封谨已经是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木灵死死缠住,心中也顿时一宽,他正要开口说话,猛然之间竟是见到,被木灵缠绕住的那个人,赫然正在是徐徐的变淡,消失,竟是一个幻象,而自己的身后,则是传来了一个冷漠的语声:

    “你还有什么伎俩?”

    原来,林封谨既然下定了决心要速战速决,那么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木先生施展出来了木神易体大法之后,他同样也是发动了缩地成寸的神通,如影随形的跟随了过去,来到了木先生的背后。

    在林封谨开口说话的同时,牙之王已经是朝着前方一递,深深的刺入了对方的背心,正中心脏!林封谨甚至可以感觉到,牙之王的锋刃平滑无碍的刺入到了敌人心脏的肌理当中,甚至能感受到心脏肌肉纤维依然是在不甘有力的痉挛收缩的触感!

    然而无论心脏怎么收缩,也已经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伤口已经存在,鲜血正在顺着扩大的刃口欢快的喷射了出来,心脏每一次有力的泵动,实际上都是在朝着体内喷射宝贵的血液,加速着死亡的来临,何况伤口上还有牙之王放血特效的加持呢?

    一击得手之后,林封谨立即就是双脚发力,蹬踏地面朝着后方飞跃开去,在他的眼中,木先生无疑已经是一个死人!心脏这样的要害部位受到了重创,外加牙之王强大的放血效果,差不多能在瞬间就将他体内的鲜血放得七七八八,这样致命的伤势无论放在了谁的身上,也是个死字。

    既然对方几乎是陷入了必死的局面,林封谨当然就要远离对方,否则的话,对手濒死反击,困兽犹斗,乃是最危险的时候,自己今夜前来的目的不是来杀人,而是来救人的,耗费力气的事情多的是,并且还赶时间,根本就没必要再这里多耽搁了。

    林封谨飞退出去之后,这木先生已经是捂住了胸口,踉跄倒退,却依然能见到鲜血接连不停的从指头缝隙当中涌将出来,像是他这样的高手,多半都是具有自察内视的能力,对体内的脏器情况了如指掌,当然知道自己被对方重创。

    木先生发出了连声的惨笑道:

    “好,好,好!真没想到,我刚刚觉醒,竟然就遇到了你这样的人竟然能将我逼到了这一步田地上!”

    林封谨听他的话,心中陡的涌现出来了一股不妙的感觉,却是见到了木先生一顿足,头上的妖命气运柱立即冲天而起,疯狂桀骜咆哮,最后化成了林封谨之前看到的那一头鸟面人身的怪物,全身青木颜色,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大口吞吸着赤色的月光,令人倍加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果然是你!”林封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顿时就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之前那四大妖命者同时现身,狰狞咆哮,绝对不是什么偶然的现象了。

    不过这木先生虽然又翻了一张底牌出来,却也是没有令林封谨有多惊讶,因为此人虽然自称是木神句芒转世实际是在吹牛B,往自己脸上贴金,但也确确实实是有几把刷子的,林封谨见过的妖命者多了,他真的是要属于巅峰的那种。

    而五行当中,木主生发,特征就是生命力十分顽强,把一个婴儿丢在荒原上面,下场就是渴死饿死冻死,可是将一粒种子丢在荒原上,却是能随遇而安,长成一颗庞大的参天大树,活个几百上千年都没问题,并且哪怕是这种大树生机耗尽,往往也是能拖延几年,十几年才会彻底枯死。

    所以,这木先生还有什么保命底牌也是在林封谨的预期当中的。只是林封谨也未料到声势居然会闹得这么大,很显然,必然是将其余的妖命者也是惊动了——其实当时在下定决心要速战速决的时候,林封谨也是有考虑过一件事,那就是动用“世界的尽头”,以最快的速度将敌人击杀。

    只是林封谨同样也是有苦衷的,因为威力越大,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多,使用神器“世界的尽头”对他来说,也真正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了,之前他动用神器全力一击的时候,便已经是耗费了不少的妖命之力,底牌不能轻动,杀手锏为什么是杀手锏,便是能一锤定音,直接大功告成的,若是此时再在这里耗费的话,在最关键的营救家人的时候用不出来怎么办?

    因此现在看起来,若早知道这木先生如此难缠,那还真不如一来就动用神器底牌省心省力了。

    此时这木先生跌足长叹,整个人竟是迅速的被一团青气笼罩,然后便见到他朝着旁边的一颗大树一靠,顿时就见到了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他竟是迅速的朝着这颗大树树干当中溶解了进去!然后就见到了这颗大树的枝叶迅速摇晃,叶片也是立即变得枯黄,被风一吹就纷纷飘落,非但如此,这大树也是开始迅速的摇晃着自己的须根,从地上爬了起来,在树干上面赫然由树皮组合成了一张诡异的人脸,赫然便是木先生的眉眼形状!

    这便是木先生的又一项保命绝技“木灵附体大法”,能够就近寻找到一株树木,然后将自己的生命与之共享。

    这一项大法本来是昔年汤谷当中的金乌妖族创造出来的,原因是当年汤谷当中,有一株活了数万年的扶桑巨木,乃是整个金乌妖族的起源之地,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从开始到结束的那一刻,当这扶桑巨木活得实在太久,生命之火已经仿佛若风中残烛,即将油尽灯枯的时候,整个金乌妖族不能承受起源之地陨落的损失,就创造出来了一项大法,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为扶桑巨木增加生命力。

    然而现在木先生施展出来了这样的大法之后,却是相当于将自己的生命与这一株大树连接在了一起,将自己本来是必死的重伤伤势让大树分摊了一半去,这样一来的话,木先生倒是从必死的厄运当中逃脱了出来,然而对于这株大树来说,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连这个冬天都撑不过去。

    同时,木先生施展出来这样的保命秘术了之后,同样也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首先一年内也是没有办法再施展出这一招秘术了,其次的话,此时他已经变成了若木魈一般的存在,属于半人半木的范畴,要重新恢复人身的话,非得苦修三年,这其中从此时的木魈之身重新还原成人身,经历的痛苦也是难以想象。

    当然,这时候木先生化身的这一头木魈,那就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天生木灵体的存在,施展出各种木系神通那是随手拈来,威力更是倍增,更是能引那条九节骨神鞭的力量来痊愈恢复自身,将其威力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时的木先生也是撕掉了自己表面上的那一层斯文的面纱,大声咆哮着发出一系列意义难明的语句,对准了林封谨大步走来,同时,九节骨神鞭这件法宝则是缠绕在了它的手臂上,仿佛是一根不起眼的藤蔓似的,而木先生那魁梧的身躯几乎达到了两层楼的高度,粗壮的树干形成的双腿踏在了地面上以后,会迅速的生长出大量的根系扎入泥土,抬起来的时候,这些根系就都全部缩了回去。

    这样的异像叫做“落地生根”,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大地当中汲取戌土之气来壮大自身,除非是在瞬间受到了直接被折断的那种重创,否则的话,很难一下子将其杀死,非但如此,这些强大的根系更是能够扎入地底,使得其下盘稳固,爆发出来更加强大的力量。

    眼看着林封谨这个令人痛恨的敌人就站立在了自己的面前,木先生隐匿在厚重树皮下面的双眼一下子就闪耀出来了慑人心魄的红光,猛然将手一挥,顿时就是三支看起来简单粗陋,还带着枝叶的投枪对准了林封谨飚射了过来,林封谨一个闪身避开,那三支投枪就深深的刺入到了地下,却是迅速的生根发芽,变成了三头“小”树人对准了林封谨左右包抄。

    这三头小树人的“小”字,实际上只是相对于本体而言的,实际上站立起来的话,比林封谨都还要高上一头。

    同时,木先生对准了林封谨一指,便见到了一个神秘的符文出现在了林封谨身上,这一个神秘的符文看起来有些像是甲骨文书写的“日”字,林封谨立即就想要试图摆脱驱逐掉这神秘符文,却发觉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候,木先生抖动树冠,顿时就有十来张树叶对准了林封谨飘飞而来,速度并不算快,而这十来张树叶飘飞的过程当中,则是迅速的发黄,枯焦,最后变成了一个一个的火球,对准了林封谨呼啸射来。

    天底下的树木植物,都具备吸收太阳的光热能量,化为自身的养分的能力,此时木先生的这一招,实际上就是将植物的相关能力逆转使用,还原出太阳光的热力来制造火球。

    林封谨急忙闪避,可是贴在他身上的那神秘符文猛然一闪,十来个火球便是诡异无比的自动变向,对准了他飞射过来。居然像是响尾蛇导弹那样,能够自动进行追踪,非但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是发生了雪上加霜的事情,便是木先生一耸肩,从其树皮嶙峋的肩膀上,又是三根锋利的树矛对准了林封谨直接射了过来,这玩意儿也是恶心无比的招数,你到底是闪还是不闪呢?

    闪避的话,那么真遗憾,这玩意儿射空了以后,便是扎在了地面上,落地生根,又是出现了三头树木傀儡来搞你!但若是站在那里任这三支木矛射的话好吗,你以为自己牛B到了极处,乃是用窝津神或者说是娲蛇神具现化在人间的模板量身定做的吗?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林封谨一面要应付四头傀儡树人的合攻,一面要应付衔尾直追,呼啸袭来的十多个大火球,这边还有激射而出的三支剧毒木矛,这已经是令他手忙脚乱,左支右绌。

    更可怕的是,化身为巨木魈的木先生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着,身上的树皮簌簌而落,头顶上面的妖命气运柱更是不停的变幻,疯狂运转,木神巨芒的妖体格外的清晰,鸟面人身的妖形甚至都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然后,木先生握持的那一条九节骨神鞭,也是颤抖着,开始一点一点的幻化出来了妖蛟的虚像,最后,木先生忽然睁开了双眼,死死的看向了林封谨,然后猛然将自己所有的精气神都灌注进入到了九节骨神鞭当中,骤的全面爆发!

    顿时就能见到,一条摇头摆尾的黑蛟顿时就从木先生的前方爆发了出来,张开着恐怖的大嘴,所过之处寒气蔓延,竟是形成了一条冰寒之径,然后对准了林封谨直扑了上去!

    这就是木先生威力最为强大的一招,蛟噬三千里,倾注入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精气神,然后将潜伏在了九节骨神鞭当中的那一头蛟龙残魂彻底的激发出来,威力强横到爆表。

    林封谨之前的打算是要速战速决杀掉木先生,然而他却没能做到,相反的是,木先生却是仿佛自己的神通绝技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外面扔,这样的可怕爆发力真的是令人瞠目结舌,这样搞下去的话,说不定被速战速决的不是木先生,而是林封谨了!

    面对这样完全就是铺天盖地而来,若排山倒海一般的攻势,林封谨只来得及叹了一口气,便是被彻底的淹没在了十几个火球造成的烈焰和浓烟当中。

    接下来木先生却是并没有收回其余的攻击,而是对准了林封谨所在的那个点,疯狂的继续轰击了下去!所有神通的威力,一齐聚焦在了一个点上,立即就形成了可怕的爆炸!

第1344章 金刚不灭体与天命晶体的强弱    李七夜回来之后,柳如烟她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刚才李七夜离开骨船,她们一颗芳心都不由高高悬了起来。

    “有了天命晶体,金刚不灭体那是黯然失色。”纯阳子见李七夜散去了晶莹的光芒,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

    对于纯阳子的话,李七夜笑着说道:“你这话就说得太妄自菲薄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天命晶体是取巧,而金刚不灭体,那是扎扎实实的功底!金刚不灭体,那是真的永久不灭,只要你还活着,你的金刚不灭体就依然还在……”

    “……换一句话说,金刚不灭体能让你防御一生一世,而’天命晶体’则不行,它是有时效的。这两种功法来说,在前期,’天命晶体’的确是让人羡慕,它的确是有着不小的优势,因为不管你遇到多么强大的敌人,都可以规避……”

    “……但是,如果金刚不灭体一旦大成,那就不是’天命晶体’所能相比了。”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纯阳子一眼,说道:“如果你金刚不灭体大成之后,就算是仙帝也杀不死你。到了那一天,你觉得是’天命晶体’好,还是金刚不灭体好?”

    纯阳子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他也不由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李兄教训得极是。”

    “以你的天赋,以你的实力,等你金刚不灭体大成了,那就是真正能横击仙帝的存在,就算与仙帝为敌,那也不是可怕的事情。到了那一天。就算你被仙帝打败了。但,他想杀死你,那是十分十分困难的事情,一般的仙帝,只怕是杀不死你。”李七夜笑着说道:“那一天到来,你还羡慕’天命晶体’吗?”

    这样的一席话,纯阳子也没有得意,也没有高傲。他露出笑容,倾耳聆听。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幕话,熊千臂都不由十分羡慕地看着纯阳子,这是未来连仙帝都杀不死的人呀,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公子爷,你是哪里弄来的’天命晶体?不会是偷来的吧。”柳如烟抿嘴轻笑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区区’天命晶体’,用得着偷吗?路边都有得捡。”

    李七夜这样的话大家当然不相信了,这可是天命秘术,怎么可能捡到的。

    “李兄。我的古纯铜剑换你的那把剑如何?”见李七夜开玩笑,纯阳子也不由开玩笑地说道。

    “换我的道剑?”李七夜看了纯阳子一眼。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不用换,你给我效忠一辈子,我送你道剑!”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柳如烟她们都傻眼了,她们这样的人物看得出来,李七夜的道剑,绝对是在古纯铜剑之上,古纯铜剑可是古纯仙帝的本命真器呀,而古纯仙帝则是第一位仙帝。

    这可以想象道剑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了不起。这样的一把剑,换作任何帝统仙帝都都会当作镇教之宝,历代相传。

    现在李七夜竟然答应把道剑送给纯阳子,这让谁都不敢相信。

    “这不开玩笑?”连纯阳子都傻了眼,不敢相信地说道。他拥有古纯铜剑,当然知道道剑的珍贵了。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李七夜笑着说道:“只要你现在以真命起誓,这把剑就是你的了。”

    本是开玩笑的纯阳子一时都傻眼了,他没有想到李七夜真的愿意。

    “公子爷这未免太大方了吧。”柳如烟看着李七夜,轻笑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宝物易得,一将难求。宝物没有了,我可以再找,能抗住一位仙帝的大将,九天十地,那还真不好找。连仙帝都杀不死的人,那是值得。”

    柳如烟眨了眨秀目,俏皮地说道:“那我们师姐妹两人为公子爷你效力,是不是你也送我们一件像道剑一样的宝物。”

    李七夜弹了一下她的瑶鼻,笑着说道:“你想得倒美,这不是我要求你们,你们无垢三宗想要我,我为什么要做亏本的买卖。”

    “哼,公子爷这就是偏心。”柳如烟娇嗔一声,妩媚勾魂的秀目白了李七夜一眼,她这样的媚态,让人骨头都不由酥了。

    对于柳如烟那妩媚勾魂的姿态,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公子,那是什么头颅呢?”卓剑诗对李七夜刚才得到的那颗头颅十分好奇,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了笑,取出了刚才得到的那颗头颅,说道:“那就仔细看看吧,说不定以后没机会见到这样的好东西了。”

    这颗头颅近在眼前,黑气缭绕,这样一颗十分诡异的头颅,虽然没有散发出可怕的神威,也没有勾人心魂,但是,却让人不愿意多去看它,因为看着这样的一颗头颅,让人心里面会害怕,似乎有什么东西能触及心里面最深处的黑暗地带一样。

    柳如烟他们都是绝代强者,不论天赋,不论道心,都是很强大,年轻一辈少有人能比,这样的一颗头颅对他们都有所影响,试想一下这样的一颗头颅是多么的可怕了。

    柳如烟他们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仔细地看观了一番,虽然这颗头颅十分可怕,但是,他们无法从这颗头颅中瞧出什么端倪来。

    “这头颅有什么玄机?”纯阳子天赋极高,但是,他也无法从这头颅中窥出什么玄机来。

    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你们肯定不可能看出它的玄机,不适合的地点,不适合的时机,更何况,它本身还不完整。”

    “很珍贵吗?”卓剑诗不由说道。不论是那个喷发出一件件宝物的火山,还是与古纯铜剑很相似的铜剑,李七夜都没有动心,也只是看一眼而己,但是,这样的一颗头颅骨却让李七夜不惜代价地把它取到手,强行夺取机缘。

    “很珍贵,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无价之宝。”李七夜轻轻地摩挲着这颗头颅,说道:“这颗头颅失踪很久很久了,诸神众帝曾经寻找过它,又有谁会想到它会流落于此呢。”

    说到这里,李七夜有点感慨,曾经是让一些人穷天地、通万域都未能寻找的头颅,竟然出现在这里,事实上,对于他来说都是十分意外,因为他也曾经寻找过,可惜,一直没有寻找到。

    自从这颗头颅失踪之后,世间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它,没有想到,它竟然是流落到了骨海。

    李七夜笑了笑,收起了这颗头颅,总有那一天,这一颗头颅他会派上用场的。

    “这,这,这里的宝物不是造机缘吗?”被震慑的熊千臂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不由吞了吞口水说道。

    “这就要看谁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里的确是靠机缘,但,对于仙帝来说,对于我来说,只要我想要的东西,没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李七夜淡淡一笑。

    这句话说得很平淡,但是,就这么一句平淡的话,乃是霸气十足,世间又有几个人敢自认为与仙帝比肩,与仙帝媲美呢。

    不过,不管是柳如烟、卓剑诗师姐妹两个,还是纯阳子,都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了,李七夜也的确是做到了。

    “怎么样的机缘才能得到宝物?”熊千臂不由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机缘这种东西,谁都说不准,你运气好了,走路都能捡到宝,运气不好,喝口水都能噎死。看,那个运气好的人来了……”说着,往前面一指。

    此时,所有的骨舟都往天空上飘,虚空处处都沉浮着形形色色的宝物,但是,谁都得不到这些宝物,那怕这些宝物从你身旁飘过,你都无法撼动它丝毫,似乎这里的每一件宝物都与这空间融为一体一样,它们完全嵌镶在了这空间之中,根本就无法把它取下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在不远处的一艘骨舟往上飘的时候,有一只看起来如金铃一样的宝物正好从这个青年的头顶上飘过。

    当这件宝物从这个青年头顶上飘过的时候,听到“铃”的一声,这个金铃突然响了一声,然后好像听到了“喀嚓”的脱落声响起,这样的一颗金铃竟然滚落下来,一下子滚落到了这个青年的手中。

    大家都作过尝试,不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把这里的宝物夺到手。现在突然一件宝物一下子滚落入手中,这简直比天上掉下一个馅饼还要离谱。

    所以,当这颗金铃落入青年的手中之时,这个青年傻住了,他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不是什么天才,这样的一颗金铃又怎么可能成了他的宝物呢?

    “还发楞什么,你这是撞大运了,提到了机缘。”看到金铃落入青年的手中,同舟中作为长辈的老者都替他高兴,同时也是提醒他一声,快收起宝物,以免招来别人垂涎。

    青年回过神来,不由为之狂喜,这样的事情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今天好运竟然能轮到他的身上,他惊喜之下,忙是收起了这一颗金铃。

    看到这样一个并不出众的青年都能得到这么一颗金铃,得到如此的机缘,这让不少人为之羡慕。

    今天临时有事外出了,现在两章一下子更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