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骤然遇到了这样的袭击,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龙气已经从体内宣泄而出,蔓延向了双腿,这种驱使奴役植物的能力,终归还是神通的范畴,这样一来的话,龙气一去的话,便是能很好的克制这玩意儿,不说是完全使其免疫,但也能够抵消其绝大部分的威力。

    然而事实却是令林封谨有些意外,龙气蔓延到了双腿上之后,虽然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效果却是并不明显!同时他更是发觉,自己之前被木刺扎伤,叶片划伤的地方,竟然是浮现出来了一阵一阵的麻痒感觉,伸手一看,发觉手上的伤口居然开始发黑溃烂,发出来了一阵阵的恶臭,最要命的是,这种麻木感觉更是在迅速的朝着周围扩散。

    面对这样的情况,林封谨立即就知道自己着了对方的道儿,要知道,他乃是妖命者的血脉,烛九阴的原型本来就是一条巨蛇,天生就有抗毒的能力,再加上妊五神,辰六妖这两关过了以后,身体也是被淬炼得十分顽强,抗毒的能力进一步提升,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会被这毒素肆无忌惮的蔓延,这真的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了。

    不过这时候林封谨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迄今为止,攻击自己的所有手段都是来源于植物,自己先前爬上去的那一株大树可以说记得十分清楚,绝对没有倒刺的,居然会突然生长出尖刺来,而这里的空地上也是遍布小草,缠绕住自己的也是根须,包括毒素,都是类似于植物性的。

    那就是说,这些攻击手段的属性几乎都是“木”属性的!并且手段是前所未有的奇诡强横,因此林封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听觉在瞬间扩展到了极致,一下子就锁定了旁边的树林当中,转头沉声道:

    “不用躲了,你出来吧。”

    空林寂寂,却是没有人回话。

    林封谨冷笑了一声道:

    “你以为我是在诈你吗?你就藏在了十丈外的那一株梧桐树后面,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不现身?”

    随着林封谨的话声,从那梧桐树后面便是徐徐的走出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身穿着一袭青色长袍,看外表仿佛是个乡下教书的冬烘先生,看着林封谨奇道: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木先生创造出来的这青木化一术能借天地元气之力来隐藏自身,在森林当中若水入渊海,沙归沙漠,完全不可捉摸,究竟是什么地方露出来了破绽?”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要是答了你,你也答我一个问题怎样?”

    这人立即很爽快的道:

    “一言为定。”

    林封谨便道:

    “你这青木化一术能化周围植物的气息为你自己所用,因此隐藏自己气息的能力确实是天衣无缝的,不过却忘了一件事,那便是你终究不是植物,也是一个人,需要呼吸,也是有心跳的声音,或许你觉得这样细微的声音很难被觉察到,但我就是此道的高手,能从这些细处辨别出来你的踪迹。”

    这木先生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你有这样的实力,天底下能够隐瞒过你的耳目的人应该是不多了,还未请教?”

    林封谨笑了笑道:

    “似乎轮到我问问题了。”

    这木先生一笑道:

    “定当知无不言。”

    林封谨道:

    “我对我自己的隐匿本事也是有几分自信,木先生你又是怎么先发现我的?”

    这木先生很干脆的道:

    “我乃是青木之神句芒转世,天底下的木灵元气波动都是逃不过我的感应,先前就觉得这边有木灵元气出现了异动,便立即前来这边查看,没想到走到了中途以后,便是发现了你的踪迹,至于我怎么发现你的踪迹,那就再简单不过了,这座山上的所有树都是我的眼睛,所有的草都是我的耳朵,你除非是能绕开它们,否则的话,就一定逃脱不了我的追踪!”

    “原来如此。”林封谨若有所思的在心中道:“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为什么我运转龙气,依然对你的神通和毒素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原因就是你也是个妖命者,妖命之力论其源头的话,乃是来自于远古祖巫的威能,龙气自然就压制不了了。”

    木先生这时候一声长笑道:

    “你现在还在犹豫什么呢?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了吧,你鬼鬼祟祟的来这里干什么?之前的木灵元气变动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封谨忽然抬起了头来,笑了笑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讲这么多话,因为现在拖延时间,等待我体内毒发应该是对你最有利的选择了,貌似时间过得越久,我的实力就衰竭得越是厉害,你的胜算把握就越大,可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我明明是身中剧毒,却依然这么配合,愿意和你在这里废话呢?”

    这木先生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难看了起来,却见到下一秒,林封谨的双腿上居然轰的燃烧出来了一股火焰,将仿佛是吸血鬼一样困住他的那些根须焚烧殆尽!紧接着,他身上的伤处也是开始冒出了一阵一阵的青烟,竟是强行烧灼伤口,止住了毒力继续蔓延。

    原来“世界的尽头”这件神器乃是用了血炼之术来进行炼制的,与林封谨血脉相连,自有护主之能,世界的尽头乃是神兵打造,材质属金,又用地下的熔岩淬炼,天生火性,最后还萃取了刑天劫的威能。

    而五刑生克的规律当中,则是金克木,林封谨便是将世界的尽头当中的先天庚金之气导入体内,驱逐毒气,又用火力来灼烧伤口,止血去痒,可以说端的是标本兼治了。因此,表面上看起来,拖延时间对木先生这人十分有利,实际上呢对林封谨来说这也实际上有了调息缓冲的时间!

    说完了这句话,林封谨身形已经是诡秘也似的一闪,给人的感觉就是径直弹射了出去,划出了一道诡秘无比的曲线直扑木先生,而木先生却是大笑一声来得正好,右手袍袖直拂而出,只见周围的树木都是发出来了“簌簌”的响声,落叶顿时铺天盖地的激射了过来,在空中尖锐旋转,仿佛是无数的金钱镖!

    任你身法再高,动作再怎么敏捷,在这可怕的范围覆盖性攻击面前,也是无济于事的,并且林封谨也是真切的体会到了这树叶上面还附带有强横无比的剧毒,一旦沾染到了之后,简直可以说是若跗骨之蛆一般,深入骨髓!

    取胜之道,在于天时地利人和,不说别的,单是在这样的森林环境下战斗,就可以说是这木先生的主场了,几乎都能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林封谨恨不得此时能将他丢到沙漠当中去,让他好好尝一尝孤立无援的滋味。

    最令人遗憾的是,那水领域珠可惜已经是耐久度下降到了危险的边缘,而这木先生的实力也是十分强大,否则的话,直接将他拖进去强行蹂躏一番,那才能解人心头之恨啊。

    不过,既然知道了这里是对方的主场,每一颗植物都是对方的助手,林封谨面对敌人的攻击,也是早有预料,长啸一声,旁边已经是有一名若雾若幻的长发女子悄然现身,却是看不清楚她的脸容,正是水娥。

    水娥自从获得了大牧首元昊最后遗留下来的元魂珠之后,便是拥有了凝聚实体的能力,此时一现身之后,轻轻对准了林封谨前方一点,立即就形成了一面晶光闪亮的冰盾,挡在了他的面前,那些飞射的树叶虽然边缘锋锐若刀,却毕竟不是金属,在冰面上刮出了一道道的裂痕,却也只能将之刮花而已。

    木先生见到自己的一击居然是被轻易破去,也是不慌不乱,虽然被林封谨逼近眼前,骤然之间却是从腰间拽出来了一条碧绿色的九节长鞭,“啪啦”的一声对准了林封谨直抽了过来,这条长鞭上面满是荆棘倒刺,听起来似乎有些狰狞凶狠,实际上却是通体剔透若碧玉一般的艺术品,令人有着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木先生抽出来的这一鞭当中,既有缠,卷,挡的味道,同时还有推,刺,裹的巧力,一鞭当中能包藏着这样多的不同柔劲,也端的可以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林封谨将面前的冰盾一推,有着硬抗之后突进的意味在里面,谁知道这一根长鞭接触到了水娥凝聚出来的冰盾之后,冰盾竟是立即若蜡烛油那样的立即溶解掉了,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之抗衡!

    林封谨也是万万没有料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狼狈无比的着地一个翻滚才算是躲过了长鞭的这一击,只是脊背上也是火辣辣的,紧接着就是麻痒难当,显然翻滚过的草地上也是被木先生做了手脚。

    木先生长笑道:

    “咱家乃是木神句芒转世,这一条九节骨神鞭乃是木神当年遗留下来的重宝,上面沾染有原始混沌的气息,你这区区冰盾就想要来与之抗衡,真的是不自量力了啊,哈哈哈!”

    严格的说起来,木先生还真的是没有吹牛,这九节骨神鞭的原型,乃是上古时候一条妖蛟的脊椎骨,这头妖蛟当时为祸甚烈,对水系神通十分精通,木神句芒耗费了不少的心思才将其诱捕杀死,发觉这畜生居然自行炼制出来了一根灵骨,便取五行当中“水生木”之意,用其脊椎骨炼制出来了这条九节骨神鞭,对木系的神通有全面的增幅作用。

    并且因为其上的妖蛟气息还在,对水系神通有天然的抵抗性,所以说水娥打出来的水系神通在这九节骨神鞭面前真的是如汤沃雪,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这木先生的笑声还未结束,林封谨便是听到了右边有着异动的声音,仔细一看,脸色顿时更加难看,原来之前自己虽然躲过了这九节骨神鞭的一击,可是这一鞭子却是抽在了旁边的一株杨树上面,中了这一鞭之后,这杨树居然摇晃着树冠,从地下拔扯出来了树根站了起来,竟是变成了一头庞大的傀儡木魈,对准了自己徐徐的走了过来,虽然行动速度缓慢,然而那枝叶舞动起来的话,也是十分棘手!

    这样说起来的话,这九节骨神鞭确实也是当得起“上古重宝”四个字,说得不好听一点,在这样的森林环境里面,搞不好来一支军队也不是这木先生的对手啊!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林封谨心中也是生出来了一股明悟,对方显然就是那种时间拖得越长,那么战力就越强的选手,此时尽管林封谨在利用神器的威能祛除毒素,然而世界的尽头是什么东西?本质是一件杀人用的神兵,绝对不是用来治疗的金针。

    因此对林封谨来说,利用神器的威能来治疗的话,也只能祛除大半的毒素,还要剩余下来不少的在体内,时间一长,积少成多,自然会从量变化为质变,其次,战斗的时间一长,这木先生不说别的,单是利用九节骨神鞭“化木为魈”的异能,也是能用傀儡木魈活生生的将自己耗死在这里。

    一念及此,林封谨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抬起了双眼,看向了面前的木先生。

    木先生此时正是胸有成竹,手握胜券,见到了林封谨看了过来,便是有些疑惑的迎着对方的目光望了过去,忽然之间,就觉得对方的眼光一下子就显得妖异无比了起来,瞳孔似乎在瞬间就缩成了一个小点!

    他的心中陡的浮现出来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猛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急忙想要将眼睛挪开,可是已经太晚了,林封谨的肝神刀已经是悍然发动,木先生的双眼骤的剧痛,仿佛是被两根针深深的刺入到了瞳孔当中,一声惨叫之后,眼前顿时一片漆黑,瞬间失明。

    这时候,林封谨已经是反手握持着“牙之王”,用诡异莫测的孑孓身法激突冲前,他整个人的身体在前冲的时候,几乎都已经是完全与地面平行,在带着微微赤色的月光下,在带着散发着淡淡草木香味的树林间,林封谨便在这一瞬间悍然发动,要夺取对方的性命!

    只是,林封谨这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是落了个空!!

    他事先已经是推演了对手在骤的目盲之后,接下来会做出的足足五六种应对之策,而对手无论如何应对,林封谨都是有相应的反制策略,保证自己能够稳稳当当的占据上风。

    可是林封谨也是万万没有料到,木先生看起来就是直接拿一只手本能的捂住了眼睛揉着,其余的什么动作都没有做,然而林封谨就是偏偏打不到他!

    为什么?因为旁边泥土飞溅,陡的从下方飞射出来了四五根灵蛇也似的藤蔓,林封谨一和身欺近的时候,这些藤蔓便是有所动作,有的狠狠的抽向了林封谨,有的则是很干脆的缠住了木先生的腰,一下子就将他拽飞了开去。

    林封谨一方面被两根长鞭也似的藤蔓互相夹击,因此干扰了速度,一方面木先生又被这玩意儿给生生拽走,自然是志在必得的攻击居然落了个空,不过林封谨既然已经决意要速战速决,当然不可能就此放弃,双脚一蹬地,已经是直冲到了空中,然后又对准了木先生直扑而下。

    同时,水娥也是没有闲着,撮唇一呼,竟是在平地里卷起来了一阵疯狂的暴风雪,所过之处,银装素裹,万物凋零!

    虽然那条九节骨神鞭具有克制水系神通的能力,却终究是一件死物,没有自身的器魂存在,这时候木先生自身还是处于目盲状态之中,没有操控这一件法器,所以说只能保护住自身不被侵害,旁边的那些护主的植物和藤蔓,则是纷纷被冻结凋零,虽然不至于被当场冻死,可是原本灵活无比的它们,都仿佛是死蛇那样的被冻在了冰层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的这一刺应该是志在必得了,可是在他一匕首抹过木先生的脖子的时候,眉头却是骤的一挑,因为从牙之王的锋刃上传来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割了到了血肉之躯的一般,反而更像是割到了木头上,有一种闷,钝的感觉。

    仔细一看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面前的这木先生居然变成了一头奇特的木人,更是挥舞着藤蔓对准自己直卷了过来,牙之王这志在必得的一割,对这木人来说根本就是无伤痛痒。

    而木先生的本体,已经是远远的挪移到了三十米开外的一株大树上,用手捂住了眼睛大口喘息着。

    这就是木先生的救命招数,木神易体大法,施展出来了以后,能瞬间将自己与附近的一颗树木交换位置,并且将这颗树木变成是木灵的存在,困缚住敌人,当然,施展这一招就和林封谨缩地成寸神通一样,施展以后的冷却时间很长或者说是代价很大,不能轻用。

第1342章 宝物罗布    此时,柳如烟他们都跟着李七夜坐在甲板上,观看外面的景象。

    骨船之外,乃是一片茫茫的虚空,整个虚空以黑暗为主调,放眼望去,他们似乎是处身于广袤无垠的天宇之中。

    在这里,太过于空旷,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似乎这里广袤得让人无法想象。

    跟李七夜他们所坐的骨船一样,所有骨舟都处于失重的状态,更诡异的是,在这样的失重状态之下,所有的骨舟竟然往上飘泊,船头向上,这状态就像是船只竖起来向天空上飘行一样。

    “啊”就在这个时候,有骨舟的修士未能稳住自己的身体,飘出了骨舟,当他一飘出骨舟的时候,整个人像流星一样坠下,惨叫之声就像流星一样掠过这片茫茫的虚空,他整个人坠落于茫茫的黑暗之处,消失不见了。

    听到这样凄厉的惨叫声,看着他坠入了茫茫的黑暗之中,骨舟上的许多修士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寒,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牢牢的抓紧了骨舟,以够得自己飘出了骨海。

    “下面是什么地方?”熊千臂不由回首往下望去,看到下面一片黑暗,都不由毛骨悚然,此时他是牢牢地抓住甲板,对于他来说,用绳子绑住还不够安全,需要死死地抓住甲板才有安全感。

    “死亡的地带。”李七夜没有回首去看,笑了一下,看着上空。说道:“准备好了,奇迹要出现了,能不能得到机缘。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李七夜话落下之后,上空闪烁着光芒,五颜六色,各形各样,似乎这是一颗颗的宝石嵌镶在了天空上一样。

    骨船往上飘泊,过了好一会儿,骨船终于飘到了这个地方了。终于飘到了这片天空。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骨舟上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东西所吸引了。在这个时候,骨舟上的许多修士强者都双目都不由露出了贪婪的光芒。

    此时,虚空中沉浮着一件件的宝物,这一件件的宝物就像是一颗颗的宝石散落在这片虚空中一样。而且数目之多,让人数都数不过来。

    柳如烟他们此时也都不由失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都是出身于帝统仙门,见过的宝物是数不过来,但是,像眼前无数宝物撒满天空这样的景象,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片虚空中沉浮着的宝物形形色色,各式各样都有,不止仅仅限于兵器奇珍。还有许多一些众人都说不出来的东西。

    就在离李七夜他们骨船不远处,竟然沉浮碰上一座巨大的宫殿,这座宫殿似乎是有赤金所铸。全身冒站焰火,看来这像是太阳神宫。

    这样的一座宫殿乃是殿门紧闭,也不知道这样的一座宫殿之中藏有怎么样的宝物。

    “那是什么?”此时卓剑诗指着远处的一个奇观问道。只见那片虚空竟然是沉浮着一座像活火山一样的山峰,这座山峰的火山口汩汩地流出了岩浆,但是,这浆岩不是火山的那种浆岩。而是像黄金液一样,似乎。这火山流出的不是岩浆,而是黄金水。

    除了这火山会流出黄金水一样,时不时会“轰”的一声,像火山爆发一样,但是,喷出的不是岩浆或者烈焰,而是一件件的宝物。

    这座火山爆发之时,喷出了一件件的宝物,有的是方印,有的是明月,有的是飞轮,有的是奇舟……形形色色,这样宝物被喷了出来,但是,都没有喷出外面,又掉入了火山口。

    不止是卓剑诗他们看到了这座火山,其他骨舟上的强者修士都看到了这座火山,有人看着这样的一座火山,不由流口水,舔了舔嘴唇说道:“如果能得到这座火山,足可以养活一个大教。”

    看着这样的一座火山,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在遥远的时代,曾经有一种神兽,吞食八方宝物,吞食的宝物越多,它就越强大。”

    “这火山是那种神兽?”听到李七夜这样说,卓剑诗都不由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那样的神兽已经是尸骨不存了,这是它全身最宝贵的地方,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它的胃。就算它已经死亡,已经是尸骨无存了,但是,这样的一只胃太珍贵太强大了,能保存下来。”

    “它吞食的所有宝物都留在胃中。”卓剑诗明白,如此一个比火山还要大的胃,这里面究竟装有多少的宝物呢。

    骨船继续往上飘泊,此时,在李七夜他们骨船左侧不远处飘过了一件宝物,这是一个木箱,这样的一个木箱竟然响起了fèng吟之声,这样的一只似乎里面装有活物,时不时的摇晃颤抖起来。

    “里面装有活着的东西吗?”柳如烟听到这木箱中传来fèng吟之声,不由说道:“这里面装着一只fènghuáng不成?”

    “这怎么可能是装有fènghuáng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木箱中装有什么宝物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木箱本身。你听到的fèng吟声,你看到的摇晃颤抖,不是木箱中装着的宝物所造成的,而是木箱本身。”

    “这是什么宝物?”柳如烟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这木箱,说道:“这不是宝物,是制造这木箱的木材太珍贵了,传言说,在遥远的时代有仙fèng木,伐之造箱,可化腐朽为神奇,可让野鸡变fènghuáng。”

    “让野鸡变fènghuáng?真的假的?”纯阳子听到这话,都不由双目亮了起来。

    “不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我没有试过,如果你能拥有这样的一个木箱,可以试一试。”

    纯阳子听到这话,不由为之心动,立即出手,祭出了一件宝物,这是一条长索,他的长索如闪电一样向这个木箱卷去,他想借这长索把木箱弄到手。

    但是,当长索一卷出去瞬间,纯阳子竟然握不住长索,“嗖”的一声,长索竟然掉了下去,坠入了黑暗之中。

    “有意思。”纯阳子双目瞬间亮了起来,他大手伸出,此时,他大手是金光闪闪,在这个时候,他是施展出了金刚不灭体。

    就在纯阳子伸出手欲把这只木箱抓到手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阵阵的“喀嚓”的骨碎声响起,纯阳子脸色大变,以最快的速度收回了大手。

    当纯阳子收回自己的手之后,只见他这只手鲜血淋漓,整只手臂碎裂,十分的恐怖。

    看到纯阳子的这只手鲜血淋漓,整只手臂都碎裂,这让柳如烟她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实在是太恐怖了,纯阳子可是金刚不灭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手臂都会碎裂,这是何等的可怕。

    事实上,失败的不止只有纯阳子,其他骨舟的修士强者见到有不少宝物从自己旁边飘过,都不由动了心,纷纷出手,但是,一时之间惨叫起伏,所有出手想强夺宝物的人都失败,轻则重伤,重则丢失性命。

    有的修士还真的不信邪,用长索把自己与骨舟绑在了一起,然后飘出骨舟,欲去取宝物。

    “啊”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虚空,这与骨舟绑在一起的修士坠落了黑暗之中,连同坠落黑暗之中的还有整舟骨舟上的所有人。

    “这里的宝物,是无法强求的。”李七夜摇了摇头,对柳如烟他们说道。

    “那把剑看到了没有,跟你背上的那把剑很像。”此时,柳如烟指着这片虚空远处的一把铜剑说道。

    纯阳子张目一看,只见离他们很远很远的地方,在这个虚空的一个角落处,在那里沉浮着一把铜剑,这把铜剑真的是与纯阳子背上的古纯铜剑一模一样,如果要说不一样,那就是纯阳子的这把古纯铜剑看起来更旧,而沉浮在虚空角落的这把铜剑看起来更新,它散发出了崭新的铜光。

    看到这样的铜剑,纯阳子都不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背上的古纯铜剑,如果他的古纯铜剑不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他都真的怀疑他世间是不是真的有两把古纯铜剑。

    “你们古灵岛的古纯铜剑,不会是你们祖先古纯仙帝从这里捡到的吧。”看到这样一模样一的铜剑,柳如烟都不由轻笑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纯阳子苦笑了一下,如果今天不是他亲眼看到,他都不敢相信,世间竟然有与他古纯铜剑一模一样的铜剑。

    “你这把铜剑更好,当然,那把也不差。”李七夜看着那把铜剑,笑着对纯阳子说道。

    纯阳子都只好苦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他都有些怀疑他们古纯铜剑的来历,虽然说,古纯铜剑是他们祖先古纯仙帝的仙帝真器,但是,这是由他们古纯仙帝打造的,还是有着其他的来历,他们作为后辈,就不得而知了。

    “那是什么?”此时熊千臂不由大叫一声,指着前面远处的一个方向。

    柳如烟他们都纷纷望去,只见那里一片黑暗,似乎那里是世界最黑暗的地方,似乎,这里有着一个可怕无比的黑洞,这样的一个黑洞可以吞噬着一切光芒,任何光芒只要照到这个黑洞,都无法逃逸。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