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猪绦虫,蒲志强,第1342章 宝物罗布

已有 26 阅读此文人 - - 高h肉辣文 -

    此时,柳如烟他们都跟着李七夜坐在甲板上,观看外面的景象。

    骨船之外,乃是一片茫茫的虚空,整个虚空以黑暗为主调,放眼望去,他们似乎是处身于广袤无垠的天宇之中。

    在这里,太过于空旷,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似乎这里广袤得让人无法想象。

    跟李七夜他们所坐的骨船一样,所有骨舟都处于失重的状态,更诡异的是,在这样的失重状态之下,所有的骨舟竟然往上飘泊,船头向上,这状态就像是船只竖起来向天空上飘行一样。

    “啊”就在这个时候,有骨舟的修士未能稳住自己的身体,飘出了骨舟,当他一飘出骨舟的时候,整个人像流星一样坠下,惨叫之声就像流星一样掠过这片茫茫的虚空,他整个人坠落于茫茫的黑暗之处,消失不见了。

    听到这样凄厉的惨叫声,看着他坠入了茫茫的黑暗之中,骨舟上的许多修士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寒,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牢牢的抓紧了骨舟,以够得自己飘出了骨海。

    “下面是什么地方?”熊千臂不由回首往下望去,看到下面一片黑暗,都不由毛骨悚然,此时他是牢牢地抓住甲板,对于他来说,用绳子绑住还不够安全,需要死死地抓住甲板才有安全感。

    “死亡的地带。”李七夜没有回首去看,笑了一下,看着上空。说道:“准备好了,奇迹要出现了,能不能得到机缘。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李七夜话落下之后,上空闪烁着光芒,五颜六色,各形各样,似乎这是一颗颗的宝石嵌镶在了天空上一样。

    骨船往上飘泊,过了好一会儿,骨船终于飘到了这个地方了。终于飘到了这片天空。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骨舟上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东西所吸引了。在这个时候,骨舟上的许多修士强者都双目都不由露出了贪婪的光芒。

    此时,虚空中沉浮着一件件的宝物,这一件件的宝物就像是一颗颗的宝石散落在这片虚空中一样。而且数目之多,让人数都数不过来。

    柳如烟他们此时也都不由失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都是出身于帝统仙门,见过的宝物是数不过来,但是,像眼前无数宝物撒满天空这样的景象,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片虚空中沉浮着的宝物形形色色,各式各样都有,不止仅仅限于兵器奇珍。还有许多一些众人都说不出来的东西。

    就在离李七夜他们骨船不远处,竟然沉浮碰上一座巨大的宫殿,这座宫殿似乎是有赤金所铸。全身冒站焰火,看来这像是太阳神宫。

    这样的一座宫殿乃是殿门紧闭,也不知道这样的一座宫殿之中藏有怎么样的宝物。

    “那是什么?”此时卓剑诗指着远处的一个奇观问道。只见那片虚空竟然是沉浮着一座像活火山一样的山峰,这座山峰的火山口汩汩地流出了岩浆,但是,这浆岩不是火山的那种浆岩。而是像黄金液一样,似乎。这火山流出的不是岩浆,而是黄金水。

    除了这火山会流出黄金水一样,时不时会“轰”的一声,像火山爆发一样,但是,喷出的不是岩浆或者烈焰,而是一件件的宝物。

    这座火山爆发之时,喷出了一件件的宝物,有的是方印,有的是明月,有的是飞轮,有的是奇舟……形形色色,这样宝物被喷了出来,但是,都没有喷出外面,又掉入了火山口。

    不止是卓剑诗他们看到了这座火山,其他骨舟上的强者修士都看到了这座火山,有人看着这样的一座火山,不由流口水,舔了舔嘴唇说道:“如果能得到这座火山,足可以养活一个大教。”

    看着这样的一座火山,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在遥远的时代,曾经有一种神兽,吞食八方宝物,吞食的宝物越多,它就越强大。”

    “这火山是那种神兽?”听到李七夜这样说,卓剑诗都不由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那样的神兽已经是尸骨不存了,这是它全身最宝贵的地方,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它的胃。就算它已经死亡,已经是尸骨无存了,但是,这样的一只胃太珍贵太强大了,能保存下来。”

    “它吞食的所有宝物都留在胃中。”卓剑诗明白,如此一个比火山还要大的胃,这里面究竟装有多少的宝物呢。

    骨船继续往上飘泊,此时,在李七夜他们骨船左侧不远处飘过了一件宝物,这是一个木箱,这样的一个木箱竟然响起了fèng吟之声,这样的一只似乎里面装有活物,时不时的摇晃颤抖起来。

    “里面装有活着的东西吗?”柳如烟听到这木箱中传来fèng吟之声,不由说道:“这里面装着一只fènghuáng不成?”

    “这怎么可能是装有fènghuáng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木箱中装有什么宝物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木箱本身。你听到的fèng吟声,你看到的摇晃颤抖,不是木箱中装着的宝物所造成的,而是木箱本身。”

    “这是什么宝物?”柳如烟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这木箱,说道:“这不是宝物,是制造这木箱的木材太珍贵了,传言说,在遥远的时代有仙fèng木,伐之造箱,可化腐朽为神奇,可让野鸡变fènghuáng。”

    “让野鸡变fènghuáng?真的假的?”纯阳子听到这话,都不由双目亮了起来。

    “不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我没有试过,如果你能拥有这样的一个木箱,可以试一试。”

    纯阳子听到这话,不由为之心动,立即出手,祭出了一件宝物,这是一条长索,他的长索如闪电一样向这个木箱卷去,他想借这长索把木箱弄到手。

    但是,当长索一卷出去瞬间,纯阳子竟然握不住长索,“嗖”的一声,长索竟然掉了下去,坠入了黑暗之中。

    “有意思。”纯阳子双目瞬间亮了起来,他大手伸出,此时,他大手是金光闪闪,在这个时候,他是施展出了金刚不灭体。

    就在纯阳子伸出手欲把这只木箱抓到手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阵阵的“喀嚓”的骨碎声响起,纯阳子脸色大变,以最快的速度收回了大手。

    当纯阳子收回自己的手之后,只见他这只手鲜血淋漓,整只手臂碎裂,十分的恐怖。

    看到纯阳子的这只手鲜血淋漓,整只手臂都碎裂,这让柳如烟她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实在是太恐怖了,纯阳子可是金刚不灭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手臂都会碎裂,这是何等的可怕。

    事实上,失败的不止只有纯阳子,其他骨舟的修士强者见到有不少宝物从自己旁边飘过,都不由动了心,纷纷出手,但是,一时之间惨叫起伏,所有出手想强夺宝物的人都失败,轻则重伤,重则丢失性命。

    有的修士还真的不信邪,用长索把自己与骨舟绑在了一起,然后飘出骨舟,欲去取宝物。

    “啊”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虚空,这与骨舟绑在一起的修士坠落了黑暗之中,连同坠落黑暗之中的还有整舟骨舟上的所有人。

    “这里的宝物,是无法强求的。”李七夜摇了摇头,对柳如烟他们说道。

    “那把剑看到了没有,跟你背上的那把剑很像。”此时,柳如烟指着这片虚空远处的一把铜剑说道。

    纯阳子张目一看,只见离他们很远很远的地方,在这个虚空的一个角落处,在那里沉浮着一把铜剑,这把铜剑真的是与纯阳子背上的古纯铜剑一模一样,如果要说不一样,那就是纯阳子的这把古纯铜剑看起来更旧,而沉浮在虚空角落的这把铜剑看起来更新,它散发出了崭新的铜光。

    看到这样的铜剑,纯阳子都不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背上的古纯铜剑,如果他的古纯铜剑不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他都真的怀疑他世间是不是真的有两把古纯铜剑。

    “你们古灵岛的古纯铜剑,不会是你们祖先古纯仙帝从这里捡到的吧。”看到这样一模样一的铜剑,柳如烟都不由轻笑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纯阳子苦笑了一下,如果今天不是他亲眼看到,他都不敢相信,世间竟然有与他古纯铜剑一模一样的铜剑。

    “你这把铜剑更好,当然,那把也不差。”李七夜看着那把铜剑,笑着对纯阳子说道。

    纯阳子都只好苦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他都有些怀疑他们古纯铜剑的来历,虽然说,古纯铜剑是他们祖先古纯仙帝的仙帝真器,但是,这是由他们古纯仙帝打造的,还是有着其他的来历,他们作为后辈,就不得而知了。

    “那是什么?”此时熊千臂不由大叫一声,指着前面远处的一个方向。

    柳如烟他们都纷纷望去,只见那里一片黑暗,似乎那里是世界最黑暗的地方,似乎,这里有着一个可怕无比的黑洞,这样的一个黑洞可以吞噬着一切光芒,任何光芒只要照到这个黑洞,都无法逃逸。未完待续

    …

第五十三章 三道布置    若是这神秘六趾组织的首领受到了重创,导致不能视事或者说昏迷不醒,那么搞不好就会是全场混乱的节奏,那时候应该就有机会趁势救人了!

    当然,这只是林封谨觉得比较合理的猜想,不过有希望总是比彻底绝望的好,同时,既然猜到了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那么林封谨基本上就能判断出来,进入到得胜宫当中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别的,那便是将水彻底的搅浑了。

    要做到这一点的话,不要看林封谨此时虽然是孤身一人,可是他能动用的手段也是众多的,首先这么些日子里面,林封谨已经是成功炼制出来了十四头魔傀儡,并且有足足五头是具备三种能力以上的超级极品。

    其次,林封谨这一次也是知道事关重大,所以说也是有备而来,带足了祭品,他的法宝招邪塔这一次除了可以召唤出三瘤妖树大根,巨木妖厚叶之外,还能依靠丰厚的祭品打开空间的通道,直接连通饿鬼界的饿鬼一族前来,当然,饿鬼一族这玩意儿乃是无差别攻击,说得直白一点,只要是富含有机物的一切东西,这些可怕的怪物就有着丰厚的兴趣。

    最后,林封谨这里还有着两枚“恙虫”的虫卵,这玩意儿是怎么来的呢?自然是大给给林黎(傣猛)给林封谨留下来的了,当日在西戎一别之后,大给给林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帝王之虫,自然就返回了邺都苦心研究炼制,却发觉要彻底的开发出来帝王之虫的潜能,同时还要对其拥有绝对控制权,那么就必须要动用他们这一脉的终极秘术降神术。

    而这终极秘术降神术要求的条件却是相当的苛刻,收集各种材料都是相当困难,并且最重要的是,得布设阵法,引出强大的阴魂来与之沟通,作为本体的分身来帮忙炼制,更要命的是,还必须同时说服沟通六个强大的阴魂,与本体一起组成七星降神阵。

    中原虽然地大物博,可是也绝对没有这样的地点,能同时找出来六个强大的阴魂甘心帮忙,并且这六个强大的阴魂必须还要精通降头之术!而天底下能满足林黎唯一要求的地方,就是他们这一脉的圣地:归阴墟。

    有一句话叫做叶落归根,林黎这一脉的传统,就是死后要回到归阴墟当中被埋葬,这归阴墟其余人去了的话,可以说凶险无比,全部都是猛鬼厉魄,然而林黎作为他们这一脉的传人,肯定是安全得很,并且要请各位长辈出手帮忙,也是易如反掌。

    所以林黎就带着一干人出海,回归故国归阴墟,去炼制帝王之虫去了,一旦炼成了以后就回归中原,不过在走之前,林黎也是与林封谨惜别,留下来了两枚“伏虫”的虫卵给他护身,再三叮嘱不要小看只有两枚虫卵,此物若不是生死关头的话,绝对不可能轻易使用,并且还要看地方谨慎使用。

    否则的话,尽管现在天地元气十分稀薄,已经无法满足伏虫长期生存的条件,但是,伏虫依靠自身顽强无比的生命力,一样至少可以孵化后还能存活两三天,因此一旦是在邺都这样的大都市传播开来,那么就是一场可怕的人间浩劫!!

    这伏虫林封谨也是在腾蛇泽龙舆当中见识过其威力,乃是上古九虫之首,一旦进入到人的体内以后,便会释放出大量的火毒令人“血脉若焚”,并且体内的三液(汗液,尿液,泪液)枯焦,释放火毒过后,它便竭力的想要钩挂住血管壁,潜伏在血脉当中开始准备繁殖蚕卵。

    不过这伏虫却是十分笨拙,若是人的血脉一直流动得比较迅速的话,它就仿佛是在湍急河流当中的小舟,很难靠岸上去,没有办法固定在血管壁上,自然就没有办法繁殖来危害人体。

    因此为了避免这种惨剧的发生,所以中招的人就必须立即奔跑,令心跳加速,进而使得体内的血液流动迅速,进而使这伏虫无法“着陆”。而林黎告诉林封谨,伏虫进入活人体内以后,要两三天才会繁殖到致命的程度,只是一旦寄生到了尸体当中,繁殖速度就十分惊人,能在盏茶功夫内繁衍出来大量若带翅白蚁一样的成虫,到处蔓延飞翔!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区别,却是因为在伏虫存在的年代当中,各种凶禽猛兽横生,生存压力比现在可以说是强出了十倍!

    伏虫在那时候,也就是食物链下方的一种小虫子而已,一旦是有动物的尸体出现,很快就会被食腐动物发现,吃掉,倘若伏虫寄生入尸体以后的繁衍速度还是慢吞吞,要拖个一两天的话,那就真的可以说是一切都太迟了,它的卵和幼虫估计早就连同尸体一起被吞掉,甚至都变成了大便被排泄了出来。

    此时林封谨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切都是救人要紧,其余的事情统统都可以滚蛋,再说这永山周围也都是被划入了皇家猎场,除了守卫这里的军士之外,最近的村子也是在五六里外,而六趾组织的人神神秘秘的猫在了这永山之上,也是在主动清场,因此也不至于搞得什么生灵涂炭

    所以,林封谨觉得自己的这三大杀手锏给拿出来了之后,不说什么克敌制胜,将水搅混掉却是没问题的了。所以这时候,林封谨既然决定了做事的方案,那么接下来的目的地当然也就是呼之欲出了,那个地方自然是——埋尸坑!

    什么埋尸坑?

    很显然了,六趾组织的势力虽然强大,却也不可能做到只手遮天的程度,所以这永山之上,不明真相或者说忠于吕羽的人也是不在少数,只是吕羽一旦出事,他们就是一团散沙,只能被各个击破。

    那么,六趾组织为了避免真相泄露,或者说是要排除异己,清理掉一些不安的因素,那么必然就要大开杀戒,那么杀掉的人不可能尸体就任其摆放在那里吧,所以一定有一个集中抛尸或者埋尸的地点,这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了。

    林封谨现在要做的,当然就是找到这个抛尸坑,然后在这里面将伏虫的虫卵“播种”下去!这样一来的话,估计这两只伏虫卵进食,繁殖的话,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恰好自己潜入进去之后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因此,当自己摸进去,差不多刚刚好闹出大动静的时候,便也是伏虫全面孵化,循着活人的气息扑向得胜宫的时候,这样一来,端的可以说是里应外合,便是衔接得天衣无缝了。

    这时候时间紧迫,林封谨也是差不多体力回复了大半,也不敢再走大路,而是一路上攀岩抓藤的攀登,尽可能的从隐蔽处而行,同时将自己的五感都尽可能的提升到了最大的程度,因此一路上在避开了三个固定哨,两个流动哨以后,还是顺利的来到了得胜宫的外围区域。

    来到了这里以后,对其余的人来说,或许要寻找那一处埋尸的地点在这黑灯瞎火里有些困难,但是对于林封谨来说,只需要循着血腥气味而行便好了,哪里的血腥味道最浓,那么就往什么地方去。

    最后,林封谨来到了得胜宫西北角的花园当中,顿时就能见到,这里简直是若人间的地狱一般,大量的尸体被随意的丢弃堆放在了这里,形成了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庞大尸堆,看起来就是触目惊心。

    林封谨走过去只是匆匆一瞥,便是在这些尸体里面找到了许多熟脸孔,比如崔钺漠这位老友,这些人身上都是伤口密布,衣甲看起来并不完整,差不多都被乱刀砍裂了,还有不少宫女,宫侍的尸体,而他在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心中也是砰砰直跳,唯恐在其中看到自己家人的脸孔。

    可以见到,从这尸堆的下方隐然有鲜血流淌出来,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条暗红色的小小溪流,从旁边的阴沟里面徐徐的流淌了出去,直若一条触目惊心的血河,最后流进了旁边的小溪里面,林封谨顿时就明白了过来,难怪得自己在爱晚亭旁边的小溪当中会喝到血腥味道,源头就是在这里了。

    此时林封谨便从怀中掏出来了这伏虫的虫卵,这玩意儿看起来只有黑芝麻粒大小,相当的难以辨认,却是被密封在了一个琉璃瓶子当中,这玩意儿按理说早就灭绝了,林封谨在腾蛇泽龙舆当中见到,是因为那里形成了一个奇妙的自成天地的内循环世界。

    而林黎为什么能得到这玩意儿,却是在松脂形成的琥珀当中找到了一只专门以伏虫为食的黑纹蛙,然后将琥珀打碎,从黑纹青蛙的体内寻找到了七粒伏虫卵。林封谨小心翼翼的将这琉璃瓶子取了出来,然后将虫卵给弹入到了一具尸体的嘴巴里面。

    接下来林封谨还要做一件事情,就是顺带将三瘤妖树大根给召唤了出来,它是最喜爱血食尸体的,同时其妖种也是能控制尸体作为傀儡使用。伏虫对大根和妖种是没有什么威胁力的,并且伏虫大量孵化出足够数量的话,也只需要十来具尸体就够了,二者之间形成不了什么冲突。

    甚至可以让三瘤妖树大根操控的尸体上面沾染满伏虫,然后前去与人搏杀,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便是中了道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接着林封谨在得胜宫的外围转了一圈,又找到了两个薄弱点,一个薄弱点则是厨下的泔水窖,臭气熏天,巡逻的军士都是远远的走避开去,林封谨让石奴操控的天狼潜伏在了在这里,等待自己的信号,天狼的战力此时虽然是派不上什么大用场,不过石奴却是具备释放魔傀儡的能力的,自然可以引发大混乱。

    另外的一个薄弱点则是位于一处杂物房当中,这里地势偏僻,灰积得足有一指头厚了,也不知道多久没人来打扫,林封谨则是将招邪塔放在了这里,同时绘制了一个献祭的法阵,这个法阵正是献上祭品,打开空间通道召唤饿鬼界那边生物的。

    在这里林封谨设置了一个很常见的延时机关,这个机关是由水,木盒和高纯度的白磷组成的,木盒当中装满了水,水下是白磷,然后林封谨在木盒上钻了个洞,水就会滴滴答答的不停的从这洞里面漏出去,等到水漏干了以后,白磷接触到了空气,自燃,顺带引燃了涂了桐油的木盒。

    木盒被点燃后的火焰烧断了上方的绳子,被吊着的大包祭品便是落入到了献祭法阵当中,这祭品便是林封谨事先准备好的血淋淋的猪心,牛心,上面还浇了大量菜油,这玩意儿是饿鬼界生物的最爱,应该能迅速的将其吸引过来。

    将这一系列的事情布置妥当了以后,林封谨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装备,却并没有继续朝着那些要害的地方潜入,而是朝着得胜宫的外面行了过去。

    此时虽然时间紧迫,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得胜宫位于永山半山腰靠上的位置,林封谨此时的目标便是永山的山顶,在那里可以俯瞰得胜宫,凭借他的夜视能力,至少可以仔细的观察一下宫中的布置,还有巡逻岗哨的规律什么的,从这些的细节当中,便是能推断出来此时得胜宫当中的要害之处,一般来说,某个地方戒备越是森严,那么这里应该就越是紧要了。

    林封谨一路上窜高伏低,迅速的来到了永山的山顶上,从这里攀上了一株大树,朝着得胜宫当中眺望而去,在他的眼中,可以见到至少有二三十只游动的巡逻队伍排列若蚁,徐徐的在宫中的道路上不停的穿行着,两支队伍相遇的时候,甚至都会互相喝问,并且在查问完了口令以后,还会互相报名字,让熟人出来相认刷脸卡,这就有些令人头疼了。

    就在林封谨仔细观察着下方的时候,忽然觉得手上一痛,仔细一看,竟是自己攀援的这颗大树树干上,居然生长出来了一根一根的尖刺,更诡异的是,尖刺呈现出来了青黑之色,闪耀着瘆人的寒光,显然有毒。

    紧接着,这大树竟是舞动了枝干,仿佛是成精了似的,对准了林封谨劈头盖脸的猛砸了过来,同时每一片叶子都是飞旋射出,仿佛是飞镖那样发出了厉啸声,绕是林封谨及时的缩手抱头跳跃而出,身上也是被割伤了好几道。

    林封谨一落地之后,便是要一个翻滚弹起,当前的首要目标不是别的,自然是得找到暗中的那个袭击者,可是他一举步,立即就觉得双腿上传来了巨大的束缚力量,低头一看,居然从地下的泥土当中冒出来了大量的根须,一下子就仿佛触手那样的灵活,死死的缠绕在了自己的腿上!

    非但如此,这些根须上居然还有大量的吸盘,分泌出来了许多腐蚀性液体,林封谨的双脚有着“和羞走”这准神器的保护,当然是没有大碍,可是小腿的裤子已经是发出了“吱吱”的轻响,冒出了阵阵的烟雾,出现了许多的破洞,非但如此,林封谨更是感觉到了小腿上面的皮肤出现了剧烈的刺痛感觉,显然这些根须竟然是要探入到血肉当中,在伤人的同时还要疯狂汲取营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