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驾驶着骨船飞速前进,超过一艘艘飘泊的骨舟,把它们全部甩得远远的。

    在飞速前行之时,前面飘来一艘骨舟,骨舟之上竟然载着一个人,这一幕的确少见。毕竟大家都是冲着骨海的不死之物而去的,盛宴才刚开始,又有谁愿意那么早早离席呢?

    李七夜突然一横骨船,停了一下,甚至用骨船拦停了这往回飘泊的骨舟。

    “美女,去哪里呢,要不要捎你一程?”李七夜拦停了骨舟之后,笑吟吟地调侃站在骨舟上的人。

    骨舟上站着的是一位美女,一位十分雍容贵气的美女,这个女子穿着一袭鹅黄衣裳,贵胄无双,宛如她是一位帝女。

    听到李七夜的调侃,骨舟上的女子没有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乖乖的叫师父,少来调侃我!”

    “算了,你这个便宜师父就别占我便宜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我是跨越亿万里山河来找你,就只得到你这样的一句话吗?”

    女子没好气地瞥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是专程来找我吗?以我看,你是来天灵界扬威耀武还差不多。”

    “你这样一说,那我也没办法,只能说,是我倒霉,搭上了你这样的一位便宜师父。”李七夜笑了起来。

    眼前这个美女正是李七夜要找的苏雍皇,对于李七夜来说,能在这骨海遇到苏雍皇那并不是什么意外之事。

    在天灵界见到李七夜。苏雍皇也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她已经听到了李七夜的光荣事迹了!

    “少跟我来这套。”苏雍皇没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雍皇贵气的她有着三分的娇媚。

    不过。苏雍皇也的确是喜上眉稍,虽然她知道李七夜已经来到天灵界了,虽然她知道遇到李七夜那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在他乡遇故知,依然是让她感到十分的开心高兴。

    听到李七夜和苏雍皇的对话,柳如烟他们都有些难于相信。他们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还有师父,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美女。

    不过。从他们两个人的交谈来看,在柳如烟他们看来,李七夜和苏雍皇两个人的关系十分诡异,师父不像师父。徒弟不像徒弟,他们两个人完全不像是一对师徒。

    “我打算去一趟骨海,你要不要跟着我一同去呢?”李七夜笑着对苏雍皇说道。

    苏雍皇摇头说道:“不,我刚去了,我准备启程去一趟神止洲,我想寻找一下不死门,我现在正好有了一些线索。”

    “怎么样的线索?”李七夜问道。

    苏雍皇对李七夜也没有任何隐瞒,说道:“祖上留下了一点东西,我想寻找一下。最好把当年的宝物找回来。”说着,她取出了一张图纸。

    这是由两张图纸合并而成的图纸,李七夜接过之后。说道:“另一张是小禅宗那里得来的吧。”

    “正是。”苏雍皇说道:“我是跟着这条线索追来的,所以,现在我打算去一下不死门,我打听到一些消息,不死门应该还在。”

    李七夜仔细一看这张图纸,喃喃地说道:“好一个不死仙帝。他当年的确留了一手!”

    “跟不死仙帝有关吗?”苏雍皇不由为之一怔,奇怪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不会是连自己这张图纸记载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只知道这是当年祖先留下来的一条线索。”苏雍皇说道:“来到天灵界之后,我才打听到,这与不死门有一定关系。”

    李七夜再仔细看了一番这张图纸,说道:“你们祖先当年去了哪里,我倒不一定知道,不过,他拿到了这张图纸,我倒知道他当年想要干什么了。”

    说着,李七夜在图纸上圈出了一个地方,说道:“如果说,你在不死门没找到那件宝物,那么,你就去这个地方!当年他能拿到这张图纸的一半,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以为看,他来天灵界,不止是为了女人吧!”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苏雍皇笑了一下,十分的美丽,接过图纸一看,仔细看了一番李七夜标出的地方,说道:“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十分凶险的地方。”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如果你在不死门没找到你祖先留下的痕迹或那件宝物,那你可以去看看。但,记住,千万不要闯进去,等我来了就作打算。”

    “我会的。”苏雍皇把李七夜的话记在心里,点了点头,收起了这张图纸。

    “等我把骨海的一些事处理之后,便去神止洲找你。”李七夜见苏雍皇心急着去寻找回当年他们祖先丢失的宝物,也不阻拦,就说道。

    “最好是速去速回。”苏雍皇没好气地白了李七夜一眼,目光在柳如烟、卓剑诗身上一扫而过,说道:“少给我在外面拈花惹草。”

    对于苏雍皇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然后放开骨舟,任由它飘泊而去。

    “哟,公子爷,这可真的是你师父?”目送苏雍皇背影远去,柳如烟轻笑一声,媚妩而蛊惑人心。

    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李七夜只是笑了笑。

    事实上,卓剑诗他们也觉得李七夜和苏雍皇两个人的关系是怪怪的,师父不像师父,徒弟不像徒弟,说他们两个人是师徒,只怕没有谁会相信。

    “公子爷不会是与你师父有一腿吧,哟,刚才的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醋意了?”柳如烟抿嘴轻笑,她那妩媚的秋波都快要滴出水来了,当她轻笑之时,那俏皮的模样,让人心痒痒的。

    “原来公子爷是好这一口呀,喜欢搞师徒恋。”柳如烟轻笑不止。

    对于柳如烟这样的调侃,李七夜只是笑了起来,也没有去反驳,也没有去分辩,驾着骨船继续前行。

    骨海,很广宽,至于它有多宽广,只怕没有人知道,李七夜他们所驶过的茫茫大海,那只不过是骨海边沿,只不过是入口处而己。

    “坐稳了,我们要进入真正的骨海了。”当骨船飞速行驶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李七夜大叫一声,说道:“最好抓住,否则,被甩出去了,谁都救不了你。”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他们都纷纷是稳住了身体,至于熊千臂就更加不用说了,他用绳子把自己与骨船绑在了一起。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轰隆的海水声传来,海面一下子急剧起来,似乎海水受到强大的力量吸引一样,疯狂地奔腾。

    在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海水疯狂地奔腾,但是,它不是奔往低处,它是往天上奔去。

    整个海域的海水都像疯了一样,似乎是受到什么强大无匹的力量所吸引一样,竟然往天空是冲去,一下子冲上了天穹,冲入了茫茫的天宇。

    海水倒逆而上,冲上天空,这样的一幕只怕是没有几个人见过吧。如此诡异的事情,只怕随了骨海,其他的地方再也没有了吧。

    海水逆冲上天空,那力量太大了,所有的骨舟都瞬间随着疯狂奔腾的海水冲上了天空,完全是身不如己。

    “坐稳了”李七夜驶着骨船对柳如烟他们大叫道,此时海水太疯狂了,它冲天而起,水流之强让人无法想象,李七夜也控制不住骨船,只能让骨船跟着疯狂的水流一下子冲上了天空。

    “轰轰轰”整艘骨船疯狂地摇晃起来,在这个时候,似乎整艘骨船都要散架一样,让人不由心惊肉跳。

    就算柳如烟他们这样的强者已经稳住了身体了,但是,在如此疯狂的摇晃之下,他们都被摇晃得头昏眼花,如果不是李七夜早就提醒他们,只怕此时他们的模样就更加狼狈。

    至于熊千臂,虽然他把自己绑得紧紧的,但是,在如此疯狂的轰鸣声中,在如此疯狂的摇晃中,他已经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已经瘫软在那里。

    “轰轰轰”一时之间,宛如世界末日一样,给人天崩地裂的感觉,似乎整个天灵界都在这一刻崩溃,天地一下子黯淡下来,似乎一切都消失了一样,在所有人的耳中,除了疯狂的轰鸣声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大家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是维持了多久,终于,轰鸣声停了下来,摇晃了停了下来,一时之间,四周都静悄悄的,一时之间,天地万物悄然无声,万籁无声。

    在这个时候,柳如烟他们都发现,自己竟然是失重了,就算他们这样强大的修士也控制不了这样的状态,只能是让身体飘在了空中。

    “抓住你身边的东西,如果飘出了骨船,那么就玩完了,你就会消失在世间。”就在柳如烟他们好奇这种失重状态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

    此时,李七夜率先走出骨船,他是扶着船体而行,走到甲板上。

    “这是难是一见的奇观,都来看看吧,说不定你们能得到一个机缘。”李七夜走到了甲板之后,坐了下来,双手扣住甲板,稳定自己的身体。

    柳如烟他们听到这样的话,都学着李七夜的模样,都走到了甲板上,他们都扣住甲板,以免得自己在这样的失重状态下飘出了骨船。

    熊千臂那是用绳子把自己绑得紧紧的,他可没有柳如烟他们这样的实力,万一真的是飘出了骨船,他就玩完了。(未完待续)

第1340章掌控骨船    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他们听得云里雾里,这里面蕴藏着太多东西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

    至于仙女,她想了又想,双眸亮了起来,但是,接着又迷茫起来,似乎,她想起了什么,但是,只不过是一瞬而逝。

    在仙女沉默的时候,李七夜笑了笑,站在舵轮之前,此时,他的双手亮了起来,浮现了一条条的道纹,这一条条的道纹像流光一般,它们慢慢地流淌着,似乎岁月在流逝,似乎是时光在流淌。

    在这个时候,一条条的道纹就像有生命力一样,一条条的道纹就像蔓藤一样缠绕在了舵轮之上,接着,这一条条的道纹竟然如流光一样钻入了舵轮之中。

    这样的一条条道纹流淌着,而且流淌着的速度很快,越来越快,给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这一条条细如丝的道纹就像是流水一样,要灌满整艘骨船。

    “公子爷这是干什么呢?”看到李七夜道纹流淌,钻入了舵轮之中,柳如烟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了笑,继续操纵着流淌着的道纹,说道:“把骨船的掌控权夺过来,只有把掌控权夺过来,你才能做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随心所欲。”

    “骨船能掌控?”听到这样的话,卓剑诗都不由为之意外,说道。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骨舟是不可控制的,想去骨海的人登上骨舟之后。只能任由骨舟飘泊,骨舟飘泊到哪里,他们只能是坐到哪里。或者抵达骨海之后。看到有适合的其他骨舟,就中途换船。

    李七夜笑了笑着说道:“这可就要看谁了,如果你懂骨海的奥义,懂骨海的脚根,那么,你能解开玄妙的时候,你就能控制骨舟。它不一定需要你有多强大才能控制它。当然,如果你越强大。掌控了骨舟之后,它就越强大,这里面有着不小的玄机。”

    李七夜的话刚落下,此时整艘骨船亮了起来。整艘骨船本就是不知道以何物的骸骨而成。此时,当整艘骨船亮了起来之后,这样的一艘骨船竟然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当整艘骨船亮了起来之后,能看到一条条的道纹在骨船的每一个部位流淌着,这些道纹像雕花一样,十分的细腻,十分的精致。

    当再仔细观看这些宛如纹刻在骨船上的道纹之时,你会发现这些道纹不止是道纹那么简单,在这错综复杂的道纹之中。你能看到花草树木,能看到异兽珍禽。这道纹中的花草树木、异兽珍禽乃是古气盎然,有股苍古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这道纹中的花草树木、异兽珍禽记载着什么一样。

    柳如烟他们仔细看了一番这些道纹,但是,无法从这道纹之中读出什么来,虽然他们能感受这里面扑面而来的苍古气息,但是。这里面所蕴含的玄机,他们却一无所知。

    在他们中。仙女则是看得津津有味,一时之间,她宛如沉醉在了道纹的玄机之中一般。

    “万物生长,灭世重启。”仙女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不由喃喃地说道。

    仙女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让柳如烟心他们心里面一震,这一句话似乎藏着万古之秘。

    “在这样的时代,还不算是灭世。”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最多只能说是崩坏而己。真正的灭世,万物不存,千古灰飞烟灭。”

    “这一天还会到来吗?”仙女侧首,她那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大世将启,不会太遥远。”

    李七夜这话一出,柳如烟、卓剑诗他们顿时一窒息,他们在这个时候不由为之恍然,在这恍然之间,他们好像是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

    “世间,真有灭世吗?”纯阳子都忍不住问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没有回答纯阳子的问题,唯有仙女静静地看着李七夜,似乎她那清澈的双眸要从李七夜那里得到回复一样。

    “不过,我在世,这一天就不会到来,我没有得到答案,一切都将继续着,我需要贼老天给我一个答复!”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如果九天之上,给不了我答案,那么,我就拆掉它,我会自己给一个答案!”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认真,不过,他这话是向仙女说,而不是向柳如烟他们说。

    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师姐妹两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她们不知道李七夜所谓的答案是什么,她们心里面都不由充满了好奇,她们很想知道李七夜为什么需要一个答案,但是,她不敢再去问。

    因为从李七夜的神态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仙女想了很久,很久,她一双眼睛明亮了又迷茫,迷茫了又明亮,好像记起了什么,又好像是忘记了什么。

    “虽然我太多事情记不得了,过去,对于我来说是一片空白。但,你比我更了不起,你比我更伟大。”仙女很认真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换作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我会认为这是一句嘲笑。这话说出你口,我不由有点飘飘然。”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当然,李七夜的神态并没有飘飘然,他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我的人生不同而己,你我的价值不一样而己。如果论伟大,论了不起,说句真心话,我不如你。”

    仙女认真地想了一下,她轻轻地摇了摇螓首,说道:“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遥远的问题,从来没有去询问过,我是没有达到这个深度。生存之外,众生之外,我从来没有去探索过,我是错过了最好的时代。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却从来没有去追寻过世界尽头的真谛。”

    “不”李七夜说道:“这就是你了不起的地方,这也是你伟大的地方。你心中有众生,你心中有着慈悲,正是因为你的悯怜,让时代变得不一样。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心中有着太多的舍不得,我心中只有我自己,除了一个答案,无所求……”

    “……所以,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众生也好,万世也罢,对于我来说,那只不过过客而己。不管是什么东西,不管是何人,挡在了我通往的道路上,我都会杀无赦,我是不会仁慈,我是不会手软,我也不会因为任何事、任何人停留下我的步伐。如果说,我是冷酷无情,那么,你是慈悲天下。”说到最后,李七夜笑了一下,这笑容或者是一种自嘲。

    “你真的是舍得一切吗?世间,真的没有你能牵挂的吗?”仙女听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她十分认真地看着李七夜,她那清澈无比的目光似乎是能看透李七夜的心灵一样。

    对于仙女这样的话,李七夜沉默起不,不回答她的问题。

    “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道纹点亮了整艘骨船,此时,整艘骨船看起来宛如是白玉雕凿而成一般。

    此时,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舵轮之上竟然浮现了一个个宛如齿轮一样的符文,每一个符文闪动着铜色的光芒,似乎每一个齿轮符文乃是用古铜所铸,一个个铜色齿轮的符文转运之时,竟然响起了清脆的齿咬之声。

    看到这样的符文,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立即转动着舵轮,听到齿轮一般的声音响起,骨船竟然随着李七夜转动舵轮而改变方向。

    “成功了”看到李七夜能随意地操控着骨船的方向,柳如烟他们都不由为之惊喜,大叫一声说道。

    “好了,坐稳了,现在该加速的时候了。”李七夜笑着对柳如烟他们说道。

    李七夜话一落下,整个艘骨船变得明亮,舵轮的齿状符文竟然飞速转动起来,每一个齿状符文就像是飞轮一样转动。

    “嗖”的一声,柳如烟他们都晃动了一下身体,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整艘骨船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驰,乘风破浪,甚至是飞越于浪尖之上,跳跃于空中。

    在李七夜的操控之下,骨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行,在眨眼之间,就追上了很多前行的骨舟,一眨眼之间把他们甩得远远的。

    很多人比李七夜还要早登上骨舟,他们比李七夜早很多出发,但是,现在,他们只能坐在骨舟上慢慢地随骨舟飘泊,而李七夜的骨船却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向骨海进发。

    很多人看到巨大的骨船以疯狂的速度前行之时,都不由瞠目结舌,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太离谱了吧,世间有这么快的骨船吗?”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地说道。

    “以这样的速度,不需要半个时辰就能冲上骨海,我们这样飘泊,那至少十多天才能冲上骨海。”看到李七夜巨大骨船如此速度,曾经去过骨海的人估算地说道。

    当然,飘泊的骨舟不止是只有往骨海而去的,也有不少骨舟是往骨海之外飘泊而去的,这些骨舟有些载着骷髅,有的骨舟是空无一物。

    “为什么有骨舟是空无一物?”熊千臂看到空无一物的骨舟不由问道。

    “说明在此之前曾经有人登过这骨舟,干掉了骷髅,后来他们弃船之后,骨舟继续飘泊。”纯阳子虽然没去过骨海,但知道一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