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他们听得云里雾里,这里面蕴藏着太多东西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

    至于仙女,她想了又想,双眸亮了起来,但是,接着又迷茫起来,似乎,她想起了什么,但是,只不过是一瞬而逝。

    在仙女沉默的时候,李七夜笑了笑,站在舵轮之前,此时,他的双手亮了起来,浮现了一条条的道纹,这一条条的道纹像流光一般,它们慢慢地流淌着,似乎岁月在流逝,似乎是时光在流淌。

    在这个时候,一条条的道纹就像有生命力一样,一条条的道纹就像蔓藤一样缠绕在了舵轮之上,接着,这一条条的道纹竟然如流光一样钻入了舵轮之中。

    这样的一条条道纹流淌着,而且流淌着的速度很快,越来越快,给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这一条条细如丝的道纹就像是流水一样,要灌满整艘骨船。

    “公子爷这是干什么呢?”看到李七夜道纹流淌,钻入了舵轮之中,柳如烟不由问道。

    李七夜笑了笑,继续操纵着流淌着的道纹,说道:“把骨船的掌控权夺过来,只有把掌控权夺过来,你才能做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随心所欲。”

    “骨船能掌控?”听到这样的话,卓剑诗都不由为之意外,说道。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骨舟是不可控制的,想去骨海的人登上骨舟之后。只能任由骨舟飘泊,骨舟飘泊到哪里,他们只能是坐到哪里。或者抵达骨海之后。看到有适合的其他骨舟,就中途换船。

    李七夜笑了笑着说道:“这可就要看谁了,如果你懂骨海的奥义,懂骨海的脚根,那么,你能解开玄妙的时候,你就能控制骨舟。它不一定需要你有多强大才能控制它。当然,如果你越强大。掌控了骨舟之后,它就越强大,这里面有着不小的玄机。”

    李七夜的话刚落下,此时整艘骨船亮了起来。整艘骨船本就是不知道以何物的骸骨而成。此时,当整艘骨船亮了起来之后,这样的一艘骨船竟然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当整艘骨船亮了起来之后,能看到一条条的道纹在骨船的每一个部位流淌着,这些道纹像雕花一样,十分的细腻,十分的精致。

    当再仔细观看这些宛如纹刻在骨船上的道纹之时,你会发现这些道纹不止是道纹那么简单,在这错综复杂的道纹之中。你能看到花草树木,能看到异兽珍禽。这道纹中的花草树木、异兽珍禽乃是古气盎然,有股苍古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这道纹中的花草树木、异兽珍禽记载着什么一样。

    柳如烟他们仔细看了一番这些道纹,但是,无法从这道纹之中读出什么来,虽然他们能感受这里面扑面而来的苍古气息,但是。这里面所蕴含的玄机,他们却一无所知。

    在他们中。仙女则是看得津津有味,一时之间,她宛如沉醉在了道纹的玄机之中一般。

    “万物生长,灭世重启。”仙女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不由喃喃地说道。

    仙女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让柳如烟心他们心里面一震,这一句话似乎藏着万古之秘。

    “在这样的时代,还不算是灭世。”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这最多只能说是崩坏而己。真正的灭世,万物不存,千古灰飞烟灭。”

    “这一天还会到来吗?”仙女侧首,她那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缓缓地说道:“这一天,总会到来的,大世将启,不会太遥远。”

    李七夜这话一出,柳如烟、卓剑诗他们顿时一窒息,他们在这个时候不由为之恍然,在这恍然之间,他们好像是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

    “世间,真有灭世吗?”纯阳子都忍不住问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没有回答纯阳子的问题,唯有仙女静静地看着李七夜,似乎她那清澈的双眸要从李七夜那里得到回复一样。

    “不过,我在世,这一天就不会到来,我没有得到答案,一切都将继续着,我需要贼老天给我一个答复!”李七夜认真地说道:“如果九天之上,给不了我答案,那么,我就拆掉它,我会自己给一个答案!”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认真,不过,他这话是向仙女说,而不是向柳如烟他们说。

    柳如烟和卓剑诗她们师姐妹两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她们不知道李七夜所谓的答案是什么,她们心里面都不由充满了好奇,她们很想知道李七夜为什么需要一个答案,但是,她不敢再去问。

    因为从李七夜的神态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仙女想了很久,很久,她一双眼睛明亮了又迷茫,迷茫了又明亮,好像记起了什么,又好像是忘记了什么。

    “虽然我太多事情记不得了,过去,对于我来说是一片空白。但,你比我更了不起,你比我更伟大。”仙女很认真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换作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我会认为这是一句嘲笑。这话说出你口,我不由有点飘飘然。”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当然,李七夜的神态并没有飘飘然,他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我的人生不同而己,你我的价值不一样而己。如果论伟大,论了不起,说句真心话,我不如你。”

    仙女认真地想了一下,她轻轻地摇了摇螓首,说道:“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遥远的问题,从来没有去询问过,我是没有达到这个深度。生存之外,众生之外,我从来没有去探索过,我是错过了最好的时代。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却从来没有去追寻过世界尽头的真谛。”

    “不”李七夜说道:“这就是你了不起的地方,这也是你伟大的地方。你心中有众生,你心中有着慈悲,正是因为你的悯怜,让时代变得不一样。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心中有着太多的舍不得,我心中只有我自己,除了一个答案,无所求……”

    “……所以,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众生也好,万世也罢,对于我来说,那只不过过客而己。不管是什么东西,不管是何人,挡在了我通往的道路上,我都会杀无赦,我是不会仁慈,我是不会手软,我也不会因为任何事、任何人停留下我的步伐。如果说,我是冷酷无情,那么,你是慈悲天下。”说到最后,李七夜笑了一下,这笑容或者是一种自嘲。

    “你真的是舍得一切吗?世间,真的没有你能牵挂的吗?”仙女听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她十分认真地看着李七夜,她那清澈无比的目光似乎是能看透李七夜的心灵一样。

    对于仙女这样的话,李七夜沉默起不,不回答她的问题。

    “嗡”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道纹点亮了整艘骨船,此时,整艘骨船看起来宛如是白玉雕凿而成一般。

    此时,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舵轮之上竟然浮现了一个个宛如齿轮一样的符文,每一个符文闪动着铜色的光芒,似乎每一个齿轮符文乃是用古铜所铸,一个个铜色齿轮的符文转运之时,竟然响起了清脆的齿咬之声。

    看到这样的符文,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立即转动着舵轮,听到齿轮一般的声音响起,骨船竟然随着李七夜转动舵轮而改变方向。

    “成功了”看到李七夜能随意地操控着骨船的方向,柳如烟他们都不由为之惊喜,大叫一声说道。

    “好了,坐稳了,现在该加速的时候了。”李七夜笑着对柳如烟他们说道。

    李七夜话一落下,整个艘骨船变得明亮,舵轮的齿状符文竟然飞速转动起来,每一个齿状符文就像是飞轮一样转动。

    “嗖”的一声,柳如烟他们都晃动了一下身体,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整艘骨船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驰,乘风破浪,甚至是飞越于浪尖之上,跳跃于空中。

    在李七夜的操控之下,骨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行,在眨眼之间,就追上了很多前行的骨舟,一眨眼之间把他们甩得远远的。

    很多人比李七夜还要早登上骨舟,他们比李七夜早很多出发,但是,现在,他们只能坐在骨舟上慢慢地随骨舟飘泊,而李七夜的骨船却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向骨海进发。

    很多人看到巨大的骨船以疯狂的速度前行之时,都不由瞠目结舌,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太离谱了吧,世间有这么快的骨船吗?”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地说道。

    “以这样的速度,不需要半个时辰就能冲上骨海,我们这样飘泊,那至少十多天才能冲上骨海。”看到李七夜巨大骨船如此速度,曾经去过骨海的人估算地说道。

    当然,飘泊的骨舟不止是只有往骨海而去的,也有不少骨舟是往骨海之外飘泊而去的,这些骨舟有些载着骷髅,有的骨舟是空无一物。

    “为什么有骨舟是空无一物?”熊千臂看到空无一物的骨舟不由问道。

    “说明在此之前曾经有人登过这骨舟,干掉了骷髅,后来他们弃船之后,骨舟继续飘泊。”纯阳子虽然没去过骨海,但知道一些。(未完待续)

第五十二章 永山    这火红色的巨锤上面,闪耀着令人心悸的凄厉光芒,那种似乎要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感觉,令陆九渊一看就知道,这应该是一件强大无比的神器,也只有神器,才能拥有如此威势!!

    海公子错过了最初闪避的时机,但在最关键的时刻,还能够骤的爆发出惊人的速度,飚飞到了三十米外,这应该是他压箱底的救命招数了。

    可是林封谨这个弟子居然在这瞬间,脚下也是闪耀出来了一道光芒,竟是预判出来了海公子逃走的落点,比他还要后发先至,这是缩地成寸的大神通,这才是不折不扣的瞬间移动!

    海公子之前的那一记爆发飞射,本来是绝佳的逃走本能,无论是时机,还是爆发都是妙到了极处,若是此时有酒有月,并且双方并非敌对,陆九渊甚至都觉得可以为这一招浮一大白!

    然而林封谨接下来的行为,则是完完全全的毁掉了海公子的这绝妙的一招!因为综合看起来的话,海公子简直就完全是配合林封谨的动作,主动将自己的身体送到了那神器巨锤的锤锋上一样,这样的心机城府!海公子的一切举动,似乎都早就落入到了林封谨的谋算当中!!

    ***

    “好,好!好”

    海公子挣扎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然而他看起来似乎都根本没有要扑灭的意思,而是看向了对面的林封谨,连续说了三个“好”字。

    他每说一个字,就能见到脸容上的皱纹多稠密一分,等到三个字说完,本来鹤发童颜的海公子已经是苍老得辨认不出来本身的面目了,想必这才是他活了这几百年以后的真正模样吧。

    虽然海公子同样擅长火系神通,然而被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正面轰中,这其中蕴藏的毁天灭地的力道,也绝对不是可以说能轻易豁免掉的,尤其是此时林封谨还获得了武亲王钱震的气运之后,世界的尽头形成的气劲便是若一条条呈现出了雷,火双属性的小龙,在海公子的体内疯狂的肆掠,破坏!

    这时候海公子才恍然的道:

    “我今日死在了这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小看了你啊。从一开始你就算到了我要出手,从一开始,你就有拿陆九渊来当成幌子,隐藏你本来意图的意思!呵呵,哈哈哈哈,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连陆九渊这样锋锐绝伦的人物,也成了你计划当中隐藏真实一击的幌子,我死在了这样的谋划下,真的是不冤了,难怪得那一位对你如此重视,要将你当成生死大敌!”

    说完了这句话,海公子惨然一笑,在原地跌坐了下去,身上的火势越来越大,最后将其烧成了灰烬。

    其实林封谨的这一锤也只是重创了他,还不能致命,然而海公子左腿小腿腿骨碎裂,自身最大的速度优势受到了限制,更是要全力动用浑身上下的元气来炼化攻入自己体内的神器气劲,在这种情况下,旁边还有陆九渊这样的人物在虎视眈眈,那就是绝无幸理了。

    因此与其等着别人来杀,还不如干脆死在自己的手下还要痛快一些。

    此时陆九渊的心中也是十分复杂的,他平生第一次被完全当成了配角和诱饵,这样一来的话,心高气傲的他自然是很不舒服,然而这么干的人,却是他自己的弟子,门下英才荟萃,有弟子崭露头角,这却又未免是一件十分欣慰的事情了。

    忽然,陆九渊面色一白,身躯晃荡了一下,呕出来了好几口鲜血,脸色也是迅速的变得蜡黄,迅速跌坐了下去。

    这也是十分正常的,绕是陆九渊战力惊人,但是先强行闯出董仲舒施展天人合一之道施展出来的山河社稷图,接着又悄然暗杀了茅山当中的首脑人物弘景道人,最后为了救林封谨,又失去了先手主动,虽然并没有被海公子的朱笔点了个正着,但也已经被气劲所伤

    这三管齐下,可以说是铁人也是要裂开几条口子了,陆九渊能压制伤势,直到此时才爆发出来,已经是相当能忍了。

    林封谨见状,急忙赶了过来,从怀中掏出来了几颗最好的丹药给陆师服下,然后跪下“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道:

    “弟子的父母亲人,还都被人抓住,生死不知,因此就没有办法在这里侍候守护陆师了,这一次倘能不死,自然会来陆师和王师门下听从教诲责罚,若是死了,那么就只能来生再报!”

    陆九渊微微点头,他性情刚毅,此时心中却也是极为酸楚,生离死别,却不愿意做那小儿女之态,淡淡的道:

    “你去吧。”

    林封谨有些不放心,不过仔细查看了一番后便发觉,陆九渊伤势乃是属于重而不险的那种,只要有药力压住,那么就并没有什么危险,更是不至于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只要遇到了敌人逃走还是没问题的。

    因此林封谨再次叩首,便是消失在了黑暗当中,已经是对准了城外的得胜宫迅速的奔驰而去,此时支撑林封谨的动力,便是大巫凶之前卜算出来的天机:只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个幕后黑手,便还有一线曙光!

    ***

    虽然已经是夜间,不过还有淡淡的赤色月光笼罩在了道路上,可以听到有马蹄声由远及近,迅速的奔驰而来,仔细一看,乃是有人趴伏在了马背上提着一盏“气死风灯”赶路,这样的话,尽管可以借助光芒勉强照亮前方的道路,不过对骑手的要求也是相当高的。

    邺都到永山只有十五里,因此这里已经是永山的山脚下,而得胜宫则是在永山接近山顶处的一块平地上,上山还有七里半的路程,并且永山的山麓还修筑着用来祭天的郊坛,逢年过节啊,什么遇到了灾荒,地震,日蚀什么的,都是要来这个地方祭天之类的,所以通往这边的道路也是经常整修,绝对不会逊色于官道,马匹也能在其上肆意奔驰。

    林封谨当然也是可以选择步行用身法赶路,速度未必就比骑马慢了,不过考虑到接下来估计少不了连场恶战,所以说保持体力应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选择了骑马。

    蹄声“得得得”的疾行,仿佛是鼓点一般的敲击在了林封谨的心上,来到了这里以后,林封谨已经是提高了所有的警惕,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密切的留意着一切动静,毕竟到了这里以后,依照六趾组织此时掌握的庞大资源和实力,很有可能在这必经要道上布下重兵了。

    “唔?这里是?”林封谨拐过了前方的弯道处的时候,忽然见到了前方有一处火光映出,因为是在黑夜里面,所以这火光可以说是格外的清晰,他急忙勒停了马匹,安抚了一下马儿,然后将其拴在了一处水草丰茂的地方,自己悄然朝着前方摸了过去。

    大概走出了一里多路,就见到了这里点燃着两堆熊熊的篝火,而篝火附近却已经是有七八名军士顶盔贯甲,按刀矗立原地,十分警惕的张望着,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赫然便是吞蛇卫的人,应该是听到了静夜当中自己奔驰而来的蹄声。

    林封谨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觉这里便是要冲之地,道路在这里就一分为二,朝着左边走的话,便是上山通往得胜宫和郊坛的道路,朝着右边走的话,则是通往旁边的闾县的道路。

    此时林封谨也是知道这些吞蛇卫中人也很可能是听命行事,他这一次前来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救人,并且非常的赶时间,加上永山既不险峻,也不巍峨,在道路上设卡也只是拦得住大军行进,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便是直接绕开了哨卡,从旁边的一处断崖很干脆的就攀援了上去。

    也就是盏茶功夫,林封谨就已经是火速到达了半山腰的位置,这里也是一处风景名胜,叫做爱晚亭。绕是他绝非常人,也是开始出了一身的汗水,并且微微的喘息着,这是体力已经开始接近临界点的标识,此时林封谨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现在应该是晚上九点半左右,距离亥时结束的十一点还足足有一个半小时,并且这里距离得胜宫也是只有五六里地了,磨刀不误砍柴工,也就在这里抓紧时间休息一番。

    既然打定了主意休息,林封谨尽管现在不饿,还是取出了牛肉干这种高热量的食物大嚼了起来,紧接着又去亭子旁边的潺潺山溪那里掬了两捧水来喝,这里的溪水清澈甘甜,用来煮茶可以说是上等佳品,因此不乏有茶道当中的爱好者来这里开设茶会酒会,加上永山距离邺都这里又近,因此这爱晚亭处隐然在邺都的知名度颇高。

    没想到林封谨捧起来的水一入口之后,便立即皱起来了眉头,因为这水看似清澈,里面竟是蕴藏着浓烈的铁锈味道!那是鲜血的味道,并且还十分新鲜,并没有带着腐臭,准确的说,鲜血流出体外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在这永山之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大屠杀,连清澈的溪水当中,都酝酿着如此浓厚的杀机?

    林封谨摇了摇头,强行抛开了心中那一阵阵难以形容的不安和悸动,不停的告诉着自己:家人应该是没事的,我手中握有吕羽的儿子作为人质,对方投鼠忌器,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同时,林封谨开始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使其变得绵延细长,这样的话能迅速的恢复体力,使自身保持着最佳的状态,然而就在林封谨刚刚平息下来了心境的时候,他却是心中忽生感应,骤的抬头!

    只见得胜宫的方向上,赫然竟是升腾起来了足足四道妖命气运之柱,其色各异,煊赫翻腾,仿佛是挣脱了束缚的孽龙,在赤红色月光下尽情的舒展着身躯,肆意的在空中徜徉着,这四道妖命气运柱子当中,更是充满了血腥残酷的杀伐气息,附近更仿佛有着大量的冤魂缭绕,吹过的山风当中,居然仿佛都有冤魂的凄厉呼号声在回荡着。

    紧接着,这四道妖命气运的柱子再次演绎,进化,就像是林封谨的妖命气运柱最后的形态化成了烛九阴的形象,乃是一头凶残无比的独眼巨蛇那样,也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东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了一头巨鸟,六足四翼,赤红色若火焰,唯有下颌处有一团黄色,便是帝江的化形,代表的是极致的速度。

    西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了虎头人身的怪物形象,浑身上下呈现出了蓝色,并且嘴巴里面衔着一条蛇,手中握着两条蛇,乃是强良的化形,把持着雷电的威能。

    南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了一头浑身是刺的巨兽,嘴巴极大,通体有着漆黑的鳞片,里面锋锐无比的全部都是咬合的牙齿,这是能控制雨水的祖巫玄冥的妖命者了。

    北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的,是一只鸟面人身的怪物,全身青木颜色,正是木之祖巫句芒的妖命者。

    这四大妖命者同时蜕变,将自身的妖命气运攀升到了巅峰状态,妖命之力更是在月光下疯狂膨胀,迅速提升,林封谨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鲜血都仿佛是在沸腾一般,有一种**难耐的感觉,同时,血脉当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被释放了出来,在竭力的与之呼应着。

    “这,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封谨急忙运转体内的脉轮,然后以意志力强行的压制住自己心中的躁动,隔了一会儿才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隔了一会儿,显然那四大妖命者也是渐渐的开始平静,收敛起来了那种张狂的气息,这夜晚的永山总算是在表面上恢复了正常。

    此时林封谨的心中也是生出来了一股明悟,他大概也是明白了个中原委:大巫凶的山卜之术为什么限制自己一定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幕后黑手了。很显然,他应该是在进行某种神秘无比的仪式或者禁术,一直要到亥时才结束。在这时间之前应该是不能见外人,否则的话,一旦这仪式被打断的话,搞不好就连他自身也会遭受到巨大的伤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