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火红色的巨锤上面,闪耀着令人心悸的凄厉光芒,那种似乎要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感觉,令陆九渊一看就知道,这应该是一件强大无比的神器,也只有神器,才能拥有如此威势!!

    海公子错过了最初闪避的时机,但在最关键的时刻,还能够骤的爆发出惊人的速度,飚飞到了三十米外,这应该是他压箱底的救命招数了。

    可是林封谨这个弟子居然在这瞬间,脚下也是闪耀出来了一道光芒,竟是预判出来了海公子逃走的落点,比他还要后发先至,这是缩地成寸的大神通,这才是不折不扣的瞬间移动!

    海公子之前的那一记爆发飞射,本来是绝佳的逃走本能,无论是时机,还是爆发都是妙到了极处,若是此时有酒有月,并且双方并非敌对,陆九渊甚至都觉得可以为这一招浮一大白!

    然而林封谨接下来的行为,则是完完全全的毁掉了海公子的这绝妙的一招!因为综合看起来的话,海公子简直就完全是配合林封谨的动作,主动将自己的身体送到了那神器巨锤的锤锋上一样,这样的心机城府!海公子的一切举动,似乎都早就落入到了林封谨的谋算当中!!

    ***

    “好,好!好”

    海公子挣扎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然而他看起来似乎都根本没有要扑灭的意思,而是看向了对面的林封谨,连续说了三个“好”字。

    他每说一个字,就能见到脸容上的皱纹多稠密一分,等到三个字说完,本来鹤发童颜的海公子已经是苍老得辨认不出来本身的面目了,想必这才是他活了这几百年以后的真正模样吧。

    虽然海公子同样擅长火系神通,然而被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正面轰中,这其中蕴藏的毁天灭地的力道,也绝对不是可以说能轻易豁免掉的,尤其是此时林封谨还获得了武亲王钱震的气运之后,世界的尽头形成的气劲便是若一条条呈现出了雷,火双属性的小龙,在海公子的体内疯狂的肆掠,破坏!

    这时候海公子才恍然的道:

    “我今日死在了这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小看了你啊。从一开始你就算到了我要出手,从一开始,你就有拿陆九渊来当成幌子,隐藏你本来意图的意思!呵呵,哈哈哈哈,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连陆九渊这样锋锐绝伦的人物,也成了你计划当中隐藏真实一击的幌子,我死在了这样的谋划下,真的是不冤了,难怪得那一位对你如此重视,要将你当成生死大敌!”

    说完了这句话,海公子惨然一笑,在原地跌坐了下去,身上的火势越来越大,最后将其烧成了灰烬。

    其实林封谨的这一锤也只是重创了他,还不能致命,然而海公子左腿小腿腿骨碎裂,自身最大的速度优势受到了限制,更是要全力动用浑身上下的元气来炼化攻入自己体内的神器气劲,在这种情况下,旁边还有陆九渊这样的人物在虎视眈眈,那就是绝无幸理了。

    因此与其等着别人来杀,还不如干脆死在自己的手下还要痛快一些。

    此时陆九渊的心中也是十分复杂的,他平生第一次被完全当成了配角和诱饵,这样一来的话,心高气傲的他自然是很不舒服,然而这么干的人,却是他自己的弟子,门下英才荟萃,有弟子崭露头角,这却又未免是一件十分欣慰的事情了。

    忽然,陆九渊面色一白,身躯晃荡了一下,呕出来了好几口鲜血,脸色也是迅速的变得蜡黄,迅速跌坐了下去。

    这也是十分正常的,绕是陆九渊战力惊人,但是先强行闯出董仲舒施展天人合一之道施展出来的山河社稷图,接着又悄然暗杀了茅山当中的首脑人物弘景道人,最后为了救林封谨,又失去了先手主动,虽然并没有被海公子的朱笔点了个正着,但也已经被气劲所伤

    这三管齐下,可以说是铁人也是要裂开几条口子了,陆九渊能压制伤势,直到此时才爆发出来,已经是相当能忍了。

    林封谨见状,急忙赶了过来,从怀中掏出来了几颗最好的丹药给陆师服下,然后跪下“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道:

    “弟子的父母亲人,还都被人抓住,生死不知,因此就没有办法在这里侍候守护陆师了,这一次倘能不死,自然会来陆师和王师门下听从教诲责罚,若是死了,那么就只能来生再报!”

    陆九渊微微点头,他性情刚毅,此时心中却也是极为酸楚,生离死别,却不愿意做那小儿女之态,淡淡的道:

    “你去吧。”

    林封谨有些不放心,不过仔细查看了一番后便发觉,陆九渊伤势乃是属于重而不险的那种,只要有药力压住,那么就并没有什么危险,更是不至于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只要遇到了敌人逃走还是没问题的。

    因此林封谨再次叩首,便是消失在了黑暗当中,已经是对准了城外的得胜宫迅速的奔驰而去,此时支撑林封谨的动力,便是大巫凶之前卜算出来的天机:只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个幕后黑手,便还有一线曙光!

    ***

    虽然已经是夜间,不过还有淡淡的赤色月光笼罩在了道路上,可以听到有马蹄声由远及近,迅速的奔驰而来,仔细一看,乃是有人趴伏在了马背上提着一盏“气死风灯”赶路,这样的话,尽管可以借助光芒勉强照亮前方的道路,不过对骑手的要求也是相当高的。

    邺都到永山只有十五里,因此这里已经是永山的山脚下,而得胜宫则是在永山接近山顶处的一块平地上,上山还有七里半的路程,并且永山的山麓还修筑着用来祭天的郊坛,逢年过节啊,什么遇到了灾荒,地震,日蚀什么的,都是要来这个地方祭天之类的,所以通往这边的道路也是经常整修,绝对不会逊色于官道,马匹也能在其上肆意奔驰。

    林封谨当然也是可以选择步行用身法赶路,速度未必就比骑马慢了,不过考虑到接下来估计少不了连场恶战,所以说保持体力应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选择了骑马。

    蹄声“得得得”的疾行,仿佛是鼓点一般的敲击在了林封谨的心上,来到了这里以后,林封谨已经是提高了所有的警惕,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密切的留意着一切动静,毕竟到了这里以后,依照六趾组织此时掌握的庞大资源和实力,很有可能在这必经要道上布下重兵了。

    “唔?这里是?”林封谨拐过了前方的弯道处的时候,忽然见到了前方有一处火光映出,因为是在黑夜里面,所以这火光可以说是格外的清晰,他急忙勒停了马匹,安抚了一下马儿,然后将其拴在了一处水草丰茂的地方,自己悄然朝着前方摸了过去。

    大概走出了一里多路,就见到了这里点燃着两堆熊熊的篝火,而篝火附近却已经是有七八名军士顶盔贯甲,按刀矗立原地,十分警惕的张望着,看他们的穿着打扮,赫然便是吞蛇卫的人,应该是听到了静夜当中自己奔驰而来的蹄声。

    林封谨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觉这里便是要冲之地,道路在这里就一分为二,朝着左边走的话,便是上山通往得胜宫和郊坛的道路,朝着右边走的话,则是通往旁边的闾县的道路。

    此时林封谨也是知道这些吞蛇卫中人也很可能是听命行事,他这一次前来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救人,并且非常的赶时间,加上永山既不险峻,也不巍峨,在道路上设卡也只是拦得住大军行进,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便是直接绕开了哨卡,从旁边的一处断崖很干脆的就攀援了上去。

    也就是盏茶功夫,林封谨就已经是火速到达了半山腰的位置,这里也是一处风景名胜,叫做爱晚亭。绕是他绝非常人,也是开始出了一身的汗水,并且微微的喘息着,这是体力已经开始接近临界点的标识,此时林封谨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现在应该是晚上九点半左右,距离亥时结束的十一点还足足有一个半小时,并且这里距离得胜宫也是只有五六里地了,磨刀不误砍柴工,也就在这里抓紧时间休息一番。

    既然打定了主意休息,林封谨尽管现在不饿,还是取出了牛肉干这种高热量的食物大嚼了起来,紧接着又去亭子旁边的潺潺山溪那里掬了两捧水来喝,这里的溪水清澈甘甜,用来煮茶可以说是上等佳品,因此不乏有茶道当中的爱好者来这里开设茶会酒会,加上永山距离邺都这里又近,因此这爱晚亭处隐然在邺都的知名度颇高。

    没想到林封谨捧起来的水一入口之后,便立即皱起来了眉头,因为这水看似清澈,里面竟是蕴藏着浓烈的铁锈味道!那是鲜血的味道,并且还十分新鲜,并没有带着腐臭,准确的说,鲜血流出体外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在这永山之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大屠杀,连清澈的溪水当中,都酝酿着如此浓厚的杀机?

    林封谨摇了摇头,强行抛开了心中那一阵阵难以形容的不安和悸动,不停的告诉着自己:家人应该是没事的,我手中握有吕羽的儿子作为人质,对方投鼠忌器,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同时,林封谨开始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使其变得绵延细长,这样的话能迅速的恢复体力,使自身保持着最佳的状态,然而就在林封谨刚刚平息下来了心境的时候,他却是心中忽生感应,骤的抬头!

    只见得胜宫的方向上,赫然竟是升腾起来了足足四道妖命气运之柱,其色各异,煊赫翻腾,仿佛是挣脱了束缚的孽龙,在赤红色月光下尽情的舒展着身躯,肆意的在空中徜徉着,这四道妖命气运柱子当中,更是充满了血腥残酷的杀伐气息,附近更仿佛有着大量的冤魂缭绕,吹过的山风当中,居然仿佛都有冤魂的凄厉呼号声在回荡着。

    紧接着,这四道妖命气运的柱子再次演绎,进化,就像是林封谨的妖命气运柱最后的形态化成了烛九阴的形象,乃是一头凶残无比的独眼巨蛇那样,也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东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了一头巨鸟,六足四翼,赤红色若火焰,唯有下颌处有一团黄色,便是帝江的化形,代表的是极致的速度。

    西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了虎头人身的怪物形象,浑身上下呈现出了蓝色,并且嘴巴里面衔着一条蛇,手中握着两条蛇,乃是强良的化形,把持着雷电的威能。

    南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了一头浑身是刺的巨兽,嘴巴极大,通体有着漆黑的鳞片,里面锋锐无比的全部都是咬合的牙齿,这是能控制雨水的祖巫玄冥的妖命者了。

    北方的妖命气运柱化成的,是一只鸟面人身的怪物,全身青木颜色,正是木之祖巫句芒的妖命者。

    这四大妖命者同时蜕变,将自身的妖命气运攀升到了巅峰状态,妖命之力更是在月光下疯狂膨胀,迅速提升,林封谨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鲜血都仿佛是在沸腾一般,有一种**难耐的感觉,同时,血脉当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被释放了出来,在竭力的与之呼应着。

    “这,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封谨急忙运转体内的脉轮,然后以意志力强行的压制住自己心中的躁动,隔了一会儿才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隔了一会儿,显然那四大妖命者也是渐渐的开始平静,收敛起来了那种张狂的气息,这夜晚的永山总算是在表面上恢复了正常。

    此时林封谨的心中也是生出来了一股明悟,他大概也是明白了个中原委:大巫凶的山卜之术为什么限制自己一定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幕后黑手了。很显然,他应该是在进行某种神秘无比的仪式或者禁术,一直要到亥时才结束。在这时间之前应该是不能见外人,否则的话,一旦这仪式被打断的话,搞不好就连他自身也会遭受到巨大的伤害。

第五十一章 算计与反算计    当然,海公子对自己出手的话,按照辈分,交情来说,都已经是有大欺小的没品嫌疑,何况还是在与陆九渊的决战当中搞这么一手来,一旦传扬出去的话,他门下的弟子从此就没脸见人了,搞不好以后见到了九渊门下都要绕道而行。

    可以这么说,东林书院当中,至少有九成的鸿儒在这种情况下,都是不会对自己出手的,不过林封谨此时就海公子表现出来的性格来说,他肯定就是剩余下来的那一成在关键的时候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人。

    原则对于海公子这种人来说,只要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只是一层可以随时撕掉的遮羞布,仅此而已。

    那也就是说,自己无形当中,竟是成为了这一战的胜负手呢

    一念及此,林封谨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冷笑,海公子的轻视使得他开始兴奋了起来,甚至浑身上下都在微微颤抖。现在看起来,很显然在海公子的眼中,自己尽管名声远扬,然而传播出去的,应该还是在料理军务,处理政事方面的能力,而自己的真正实力方面的进步,则是很巧妙的被这些看起来很炫目的外在条件所掩盖了。

    搞不好海公子觉得自己的实力还只是限制在东林书院的弟子的范畴内呢,或者准确的说,这个活了几百岁的老家伙也一直都没有郑重无比的收集过自己的情报,将自己当成是一个像样的对手?

    就在林封谨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在骤然之间发现,鹤发童颜的海公子在这一瞬间就动了,那移动的速度看起来似乎并不快,可是当他动起来的那一瞬间,就可以见到其掠动的气势当真是十分惊人,赫然竟然仿佛是迎面就有一片滔天的炽焰火海,铺天盖地的对准了自己袭来,完全就是无处不在!

    更可怕的是,海公子的快是一种绝对的快,并非是相对的,这样的快令人完全是感觉到了绝望,甚至林封谨清晰的感觉到,海公子前扑而来的身形甚至一直都处在了不停的变速当中,忽前忽后,倏然进退,这种感觉单是多看几眼,也是令人有想要呕血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候,石奴忽然在林封谨的脑海里面颇为急切的道:

    “主人!小心!!”

    林封谨一阵错愕:

    “小心什么?”

    海公子明明是还远在四丈之外啊,自己小心什么?只是,出于素来对石奴的信任,林封谨便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施展出来了狩魔之术的第一招:再生天地!

    那一股洪荒苍凉的感觉,立即就笼罩在了林封谨的身上,使其多出来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觉,同时,林封谨身体周围光芒闪耀,赫然多出来了一具十分晶莹剔透的巨大冰棺防护在了他的四周!这正是水娥及时释放出来的华丽冰墙,甚至力士使用巨锤也是敲击不开的坚固防护。

    然而这坚固防护却是在瞬间哗啦的一声破碎,炸裂出来了大量碎片,飞旋四射,反射出来了点点光芒,可以说是慰为奇观。紧接着,一只看似白皙的手掌已是按在了林封谨的背心上,可以清楚的见到,这手掌接触到了林封谨背心的时候,居然闪耀出来了熔岩一般通红色的光芒。

    然后林封谨就“噗”的喷出来了一大口鲜血,这鲜血喷射到空中的时候,刚刚形成血雾,就燃烧了起来,看起来仿佛是林封谨在表演吐火的绝技似的,这时候海公子才徐徐的从林封谨的背后露出了身形,原来,之前吸引了林封谨注意力的,居然是海公子的神功绝学“万古云霄一羽毛”所形成的幻影!

    林封谨妖命之力虽然可以说是能有限度的放缓时间的流逝,可是,海公子的这一招绝学,已经完全的蒙蔽了他的眼睛,只要林封谨还在试图使用自己的双眼来捕捉对方的行动,那么非常遗憾,就注定无法洞穿真相!!!

    眼见得林封谨被一掌打飞,踉跄摔出,口中鲜血狂奔,而海公子却是继续冷冷逼近,右手却已经是高高举起,并起了食指和中指,对准了林封谨的左边太阳穴就直刺了下去,绝不容情!

    这一下只要是刺得实了,那么立即就是直贯入脑,毙命当场的下场!!

    是的,海公子对林封谨很是轻看,但是这活了几百岁的家伙,如何不懂得狮子搏兔也尽全力的道理?对林封谨的出手竟是毫不容情,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轻看却不小看!

    这时候,局势已经是格外明显了,海公子这一招用的是阳谋,便是给陆九渊出了个莫大的难题,要逼着陆九渊现身来救,若是不救的话,那么你之前扯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话不是扯淡放屁吗?

    只是若是救了,陆九渊匿在暗处的优势就全然没有了,刺客只有暴露在黑暗处的时候才最为恐怖,一旦暴露,那就离死不远了,此时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危险,可是也代表陆九渊主动权尽丧!

    所以说海公子这一击,虽然是对林封谨发招,却是在拷问陆九渊的本性!

    果然,他算得很准,对人心的把握十分精确。

    一把短剑从虚空当中斜斜刺出,直挑向了海公子的颈侧,这把短剑上面,也是笼罩着一层晶莹的光芒,看起来应该就是这武器能在虚空当中隐藏的原因。握住匕首的那个人也是徐徐从虚空当中现身,正是陆九渊。

    海公子看起来也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次攻击,一声长笑,已经是猛的翻腕,抓向了陆九渊的右腕,看起来竟是要与之进行十分凶险的近身战。只是在这眨眼的时间当中,两人竟是交手数百次,空中居然都响起来了“噼里啪啦”若炒豆子一般的连续激烈脆响声,这样的一系列攻击,端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最后海公子一掌按出,一股炎热的气息扑面而至,他本身却是连续踉跄倒退了五六步,而陆九渊则是矗立在了原地,貌似是海公子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然后紧接着就见到陆九渊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顿时就有一股鲜血若红蛇蜿蜒也似的从鼻孔里面流淌了出来,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以至于见了血。

    在这样级别的战斗当中,一旦是先受到内伤的话,那么便是要吃上一个莫大的亏了。接下来就会产生雪球效应,劣势会越来越大,最要命的是,海公子的成名神通乃是身法,所以说一旦在他手上落了下风的话,连逃走都是一个要面对的巨大难题!

    海公子骤然再次突前,身影与陆九渊一合即分,可是空中却是陡的炸起来了一连串连绵不断的凄厉剑光!这剑光当中,赫然蕴藏着一股无穷无尽的道理,法则,那是参悟了天地之造化,盛衰之运势的精微奥义。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剑而为天下法!!!

    这就是陆九渊在这一剑当中所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他,在步入了刺王之道的时候,居然还可以保持着自己之前的诚心正意,居然还能留下这样的一招杀手锏,竟是在这时候还可以悍然反击!!!

    海公子的双眼一下子就睁大了,立即疾退,可是从喉间到小腹居然都出现了一条清晰无比的血线,更恐怖的是,他身上居然有着仿佛蝉蜕一般的碎片在大量徐徐飘落了下来,显然是一件护身的法宝已经彻底损毁

    就算是如此,海公子的伤势看起来也竟是仿佛被开膛破肚了一般凶险,然而无论是陆九渊还是海公子双方都知道,这伤口其实也只是入肉两分而已,虽然剑尖只需要再深入一点,那么就是致命重创,然而差一点就是差一点,就能直接将成功和失败分割了开来。

    虽然险些被开膛破肚,然而海公子的表情却像是陆九渊险些被他开膛破肚了一般,仰天大笑道:

    “陆九渊,我就知道你应该还留了这么一手秘剑术,现在你最后的底牌翻出来了也奈何不了我,那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祭日这两个字一说出口,海公子陡然再次和身扑向了陆九渊,若说之前他将陆九渊逼得现出了身形以后,便已经有七成的把握取胜,这时候海公子便是有十成的把握取胜了!

    实际上就连海公子自己都知道,这一战是很不公平的,倘若不是陆九渊先现身出来,杀了茅山的弘景道人,倘若不是林封谨恰好在这里,倘若不是陆九渊风尘仆仆兼程赶路,若不是陆九渊为了冲出董仲舒布下的山河社稷图也是元气衰竭那么先前的那一剑是决计不可能落空的。

    因此海公子更是非常清楚:倘若这一次被陆九渊成功遁走,那么之后交手的话,海公子自认为取胜的机会都只有三成机会不到!

    所以,这一次海公子已经是决意要杀了陆九渊,杀了这个声名显赫的大敌,根本就不给他反扑的机会!!

    事实上,他也早就看陆九渊不顺眼了,你无非就是依靠收了个林封谨这样有钱,善于造势的弟子,一下子就将你和王阳明给捧到了天上去,搞得你们两人居然都和董山长,朱子等人齐名了,甚至有人管你陆九渊叫陆子!凭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来恭维我,捧我?

    你这样的沽名钓誉之徒,早就应该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念及此,海公子便是一个旋身,然后手中已经是多了一支朱红色的毛笔,以捏法直递而出,以无与伦比的高速,直点向了陆九渊的眉心。

    这一点有分教,乃是海公子隐藏得极深的杀手锏,名字就叫做:朱笔点!!

    自从海公子这一招练成以来,只施展出来了三次,每施展出来一次,便是例无虚发,必要杀人!!这朱笔一点,锁定的可不仅仅是敌人的肉身,更是敌人的魂魄,海公子施展出来这一招之后,前三次杀掉的都是海公子的生死大敌,极难抗衡的对手,而这一次陆九渊无论是精气神都是处于了最低谷的状态,海公子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击杀陆九渊,有十成的把握可以重创对手!

    然而在这时候,海公子忽然见到了对面的陆九渊看着自己的身后,脸上居然露出来了一种非常难以置信的表情,这立即就使得海公子有一种马上要回过头去看一眼的感觉,甚至他的脑袋都本能的朝着旁边转过去了半寸。

    不过,海公子马上就警惕了,在心中大骂陆九渊人模狗样的,什么王八蛋正道宗师,居然还用这么简单的伎俩来欺骗自己,也是在暗骂自己怎么会上如此简单的当?自己背后明明就没有人,哦,准确的说,有一个半死的林封谨,那有什么好惊奇的?

    海公子素来就是一个谨慎的人,否则的话,他也活不到这么长的时间,先前他打林封谨的那一掌“赤焰拂”看起来轻描淡写,其实已经是威力强横无比的一击,不要说是林封谨,就是王阳明,陆九渊这样的顶尖大高手挨了这么结结实实的一掌,也是势必元气大伤,只有招架之功,没有出手之力了。

    一掌就要将林封谨击毙!至少也是要令他失去战力,否则的话,天下之间又有谁敢在面对着陆九渊的时候分心二用?

    因此这是海公子提前制定好了的目标,而方圆十丈之内,除了他们三人之外,绝对没有第四个人存在,这点自信海公子还是有的。

    因此,海公子在第一时间内就判断了出来,陆九渊这家伙竟是在耍诈,居然在走投无路之下耍出来了这么无耻的一招!!他在心中嗤笑更甚,顿时就将自己的脑袋强行偏转回来,更是全神贯注,聚精会神的点向了陆九渊的眉心

    然而,只是在过了半个呼吸的时间以后,海公子立即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他这时候虽然没有用眼睛看,却已经是感觉到了背后竟然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磅礴力量正在冉冉的升起,凝聚,然后在瞬间爆炸!!

    这种感觉极似火山,在未爆发的时候,这里是荒芜的,死寂的,冰冷的,但是,一旦全面爆发出来之后,那种潜藏在深处的恐怖力量将会全面激发出来,轰然喷射,直冲天际,直欲毁天灭地!

    力量磅礴当中还要带着一股炽热和疯狂,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能够轻易抵挡的,那甚至沾上半点就要重创。

    感觉到了这一切的时候,海公子怎能无动于衷?狂叫了一声,左脚狠狠的蹬向了地面,这一蹬是出尽了全身上下的力量,甚至听到了他的左腿腿骨都发出来了“咔嚓”的一声碎响,上面显然是出现了大量的裂纹。

    然后借着这一蹬之力,海公子以惊人的高速飚射了出去,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要杀陆九渊的念头和想法,而是要在第一时间内摆脱背后这不知从何而来,仿佛神魔一般的力量!!

    海公子本来就是以身法神通而见长,这一飚射之后,更是快得仿佛像是瞬移,眨眼之间就飚到了三十米外,当然,这样惊人的爆发力,却是以自身的左腿小腿腿骨出现裂纹的重创为代价的。

    只是在这时候,他整个人还在空中,去势已尽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却是感觉到那恐怖的磅礴力量居然如影随形的来到了自己的左侧,在这一瞬间全面爆发,海公子此时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将握持着的朱笔一竖一点,想要稍微遏制一下对方的攻势,然而紧接着他就被这巨大的力量击中!

    这感觉似大山崩塌,若洪水扑击,只有真切的置身于其中,才能感觉到那种仿佛是源出于天地的汹涌澎湃,势不可挡,人在这样的面前,完全就仿佛是一只蝼蚁,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紧接着海公子就直接在半空当中被击飞了出去,飞到了空中,身上就燃烧了起来了熊熊的火焰!!!

    海公子用来格挡的那一只朱笔虽然也算是不错的法宝,可是在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面前,真的是瞬间就被彻底击碎,烟消云散

    而在陆九渊的眼里,看到的情形则是:

    海公子抽出了朱笔,集合了他自身全部的精气神全力点来,直刺而至,这一招陆九渊都是觉得十分棘手,估计至少都要被重创

    就在这时候,他却是见到了自己的弟子林封谨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的站了起来,从他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并且还在迅速的攀升!!

    紧接着,林封谨便是骤然发力,对准了海公子猛然疾冲了过来。

    在前冲的过程当中,陆九渊便见到,林封谨的双手当中,赫然出现了一颗金红色滴溜溜旋转的金属小球,随手一搓之后,见风即长,几乎是在短短的眨眼功夫,就幻化成了一柄火红色的奇形双手巨锤,周围还闪耀盘旋着一道又一道的龙形电光,对准了海公子的背后用力轰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