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海公子对自己出手的话,按照辈分,交情来说,都已经是有大欺小的没品嫌疑,何况还是在与陆九渊的决战当中搞这么一手来,一旦传扬出去的话,他门下的弟子从此就没脸见人了,搞不好以后见到了九渊门下都要绕道而行。

    可以这么说,东林书院当中,至少有九成的鸿儒在这种情况下,都是不会对自己出手的,不过林封谨此时就海公子表现出来的性格来说,他肯定就是剩余下来的那一成在关键的时候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人。

    原则对于海公子这种人来说,只要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只是一层可以随时撕掉的遮羞布,仅此而已。

    那也就是说,自己无形当中,竟是成为了这一战的胜负手呢

    一念及此,林封谨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冷笑,海公子的轻视使得他开始兴奋了起来,甚至浑身上下都在微微颤抖。现在看起来,很显然在海公子的眼中,自己尽管名声远扬,然而传播出去的,应该还是在料理军务,处理政事方面的能力,而自己的真正实力方面的进步,则是很巧妙的被这些看起来很炫目的外在条件所掩盖了。

    搞不好海公子觉得自己的实力还只是限制在东林书院的弟子的范畴内呢,或者准确的说,这个活了几百岁的老家伙也一直都没有郑重无比的收集过自己的情报,将自己当成是一个像样的对手?

    就在林封谨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在骤然之间发现,鹤发童颜的海公子在这一瞬间就动了,那移动的速度看起来似乎并不快,可是当他动起来的那一瞬间,就可以见到其掠动的气势当真是十分惊人,赫然竟然仿佛是迎面就有一片滔天的炽焰火海,铺天盖地的对准了自己袭来,完全就是无处不在!

    更可怕的是,海公子的快是一种绝对的快,并非是相对的,这样的快令人完全是感觉到了绝望,甚至林封谨清晰的感觉到,海公子前扑而来的身形甚至一直都处在了不停的变速当中,忽前忽后,倏然进退,这种感觉单是多看几眼,也是令人有想要呕血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候,石奴忽然在林封谨的脑海里面颇为急切的道:

    “主人!小心!!”

    林封谨一阵错愕:

    “小心什么?”

    海公子明明是还远在四丈之外啊,自己小心什么?只是,出于素来对石奴的信任,林封谨便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施展出来了狩魔之术的第一招:再生天地!

    那一股洪荒苍凉的感觉,立即就笼罩在了林封谨的身上,使其多出来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觉,同时,林封谨身体周围光芒闪耀,赫然多出来了一具十分晶莹剔透的巨大冰棺防护在了他的四周!这正是水娥及时释放出来的华丽冰墙,甚至力士使用巨锤也是敲击不开的坚固防护。

    然而这坚固防护却是在瞬间哗啦的一声破碎,炸裂出来了大量碎片,飞旋四射,反射出来了点点光芒,可以说是慰为奇观。紧接着,一只看似白皙的手掌已是按在了林封谨的背心上,可以清楚的见到,这手掌接触到了林封谨背心的时候,居然闪耀出来了熔岩一般通红色的光芒。

    然后林封谨就“噗”的喷出来了一大口鲜血,这鲜血喷射到空中的时候,刚刚形成血雾,就燃烧了起来,看起来仿佛是林封谨在表演吐火的绝技似的,这时候海公子才徐徐的从林封谨的背后露出了身形,原来,之前吸引了林封谨注意力的,居然是海公子的神功绝学“万古云霄一羽毛”所形成的幻影!

    林封谨妖命之力虽然可以说是能有限度的放缓时间的流逝,可是,海公子的这一招绝学,已经完全的蒙蔽了他的眼睛,只要林封谨还在试图使用自己的双眼来捕捉对方的行动,那么非常遗憾,就注定无法洞穿真相!!!

    眼见得林封谨被一掌打飞,踉跄摔出,口中鲜血狂奔,而海公子却是继续冷冷逼近,右手却已经是高高举起,并起了食指和中指,对准了林封谨的左边太阳穴就直刺了下去,绝不容情!

    这一下只要是刺得实了,那么立即就是直贯入脑,毙命当场的下场!!

    是的,海公子对林封谨很是轻看,但是这活了几百岁的家伙,如何不懂得狮子搏兔也尽全力的道理?对林封谨的出手竟是毫不容情,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轻看却不小看!

    这时候,局势已经是格外明显了,海公子这一招用的是阳谋,便是给陆九渊出了个莫大的难题,要逼着陆九渊现身来救,若是不救的话,那么你之前扯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话不是扯淡放屁吗?

    只是若是救了,陆九渊匿在暗处的优势就全然没有了,刺客只有暴露在黑暗处的时候才最为恐怖,一旦暴露,那就离死不远了,此时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危险,可是也代表陆九渊主动权尽丧!

    所以说海公子这一击,虽然是对林封谨发招,却是在拷问陆九渊的本性!

    果然,他算得很准,对人心的把握十分精确。

    一把短剑从虚空当中斜斜刺出,直挑向了海公子的颈侧,这把短剑上面,也是笼罩着一层晶莹的光芒,看起来应该就是这武器能在虚空当中隐藏的原因。握住匕首的那个人也是徐徐从虚空当中现身,正是陆九渊。

    海公子看起来也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次攻击,一声长笑,已经是猛的翻腕,抓向了陆九渊的右腕,看起来竟是要与之进行十分凶险的近身战。只是在这眨眼的时间当中,两人竟是交手数百次,空中居然都响起来了“噼里啪啦”若炒豆子一般的连续激烈脆响声,这样的一系列攻击,端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最后海公子一掌按出,一股炎热的气息扑面而至,他本身却是连续踉跄倒退了五六步,而陆九渊则是矗立在了原地,貌似是海公子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然后紧接着就见到陆九渊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顿时就有一股鲜血若红蛇蜿蜒也似的从鼻孔里面流淌了出来,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以至于见了血。

    在这样级别的战斗当中,一旦是先受到内伤的话,那么便是要吃上一个莫大的亏了。接下来就会产生雪球效应,劣势会越来越大,最要命的是,海公子的成名神通乃是身法,所以说一旦在他手上落了下风的话,连逃走都是一个要面对的巨大难题!

    海公子骤然再次突前,身影与陆九渊一合即分,可是空中却是陡的炸起来了一连串连绵不断的凄厉剑光!这剑光当中,赫然蕴藏着一股无穷无尽的道理,法则,那是参悟了天地之造化,盛衰之运势的精微奥义。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剑而为天下法!!!

    这就是陆九渊在这一剑当中所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他,在步入了刺王之道的时候,居然还可以保持着自己之前的诚心正意,居然还能留下这样的一招杀手锏,竟是在这时候还可以悍然反击!!!

    海公子的双眼一下子就睁大了,立即疾退,可是从喉间到小腹居然都出现了一条清晰无比的血线,更恐怖的是,他身上居然有着仿佛蝉蜕一般的碎片在大量徐徐飘落了下来,显然是一件护身的法宝已经彻底损毁

    就算是如此,海公子的伤势看起来也竟是仿佛被开膛破肚了一般凶险,然而无论是陆九渊还是海公子双方都知道,这伤口其实也只是入肉两分而已,虽然剑尖只需要再深入一点,那么就是致命重创,然而差一点就是差一点,就能直接将成功和失败分割了开来。

    虽然险些被开膛破肚,然而海公子的表情却像是陆九渊险些被他开膛破肚了一般,仰天大笑道:

    “陆九渊,我就知道你应该还留了这么一手秘剑术,现在你最后的底牌翻出来了也奈何不了我,那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祭日这两个字一说出口,海公子陡然再次和身扑向了陆九渊,若说之前他将陆九渊逼得现出了身形以后,便已经有七成的把握取胜,这时候海公子便是有十成的把握取胜了!

    实际上就连海公子自己都知道,这一战是很不公平的,倘若不是陆九渊先现身出来,杀了茅山的弘景道人,倘若不是林封谨恰好在这里,倘若不是陆九渊风尘仆仆兼程赶路,若不是陆九渊为了冲出董仲舒布下的山河社稷图也是元气衰竭那么先前的那一剑是决计不可能落空的。

    因此海公子更是非常清楚:倘若这一次被陆九渊成功遁走,那么之后交手的话,海公子自认为取胜的机会都只有三成机会不到!

    所以,这一次海公子已经是决意要杀了陆九渊,杀了这个声名显赫的大敌,根本就不给他反扑的机会!!

    事实上,他也早就看陆九渊不顺眼了,你无非就是依靠收了个林封谨这样有钱,善于造势的弟子,一下子就将你和王阳明给捧到了天上去,搞得你们两人居然都和董山长,朱子等人齐名了,甚至有人管你陆九渊叫陆子!凭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来恭维我,捧我?

    你这样的沽名钓誉之徒,早就应该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念及此,海公子便是一个旋身,然后手中已经是多了一支朱红色的毛笔,以捏法直递而出,以无与伦比的高速,直点向了陆九渊的眉心。

    这一点有分教,乃是海公子隐藏得极深的杀手锏,名字就叫做:朱笔点!!

    自从海公子这一招练成以来,只施展出来了三次,每施展出来一次,便是例无虚发,必要杀人!!这朱笔一点,锁定的可不仅仅是敌人的肉身,更是敌人的魂魄,海公子施展出来这一招之后,前三次杀掉的都是海公子的生死大敌,极难抗衡的对手,而这一次陆九渊无论是精气神都是处于了最低谷的状态,海公子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击杀陆九渊,有十成的把握可以重创对手!

    然而在这时候,海公子忽然见到了对面的陆九渊看着自己的身后,脸上居然露出来了一种非常难以置信的表情,这立即就使得海公子有一种马上要回过头去看一眼的感觉,甚至他的脑袋都本能的朝着旁边转过去了半寸。

    不过,海公子马上就警惕了,在心中大骂陆九渊人模狗样的,什么王八蛋正道宗师,居然还用这么简单的伎俩来欺骗自己,也是在暗骂自己怎么会上如此简单的当?自己背后明明就没有人,哦,准确的说,有一个半死的林封谨,那有什么好惊奇的?

    海公子素来就是一个谨慎的人,否则的话,他也活不到这么长的时间,先前他打林封谨的那一掌“赤焰拂”看起来轻描淡写,其实已经是威力强横无比的一击,不要说是林封谨,就是王阳明,陆九渊这样的顶尖大高手挨了这么结结实实的一掌,也是势必元气大伤,只有招架之功,没有出手之力了。

    一掌就要将林封谨击毙!至少也是要令他失去战力,否则的话,天下之间又有谁敢在面对着陆九渊的时候分心二用?

    因此这是海公子提前制定好了的目标,而方圆十丈之内,除了他们三人之外,绝对没有第四个人存在,这点自信海公子还是有的。

    因此,海公子在第一时间内就判断了出来,陆九渊这家伙竟是在耍诈,居然在走投无路之下耍出来了这么无耻的一招!!他在心中嗤笑更甚,顿时就将自己的脑袋强行偏转回来,更是全神贯注,聚精会神的点向了陆九渊的眉心

    然而,只是在过了半个呼吸的时间以后,海公子立即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他这时候虽然没有用眼睛看,却已经是感觉到了背后竟然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磅礴力量正在冉冉的升起,凝聚,然后在瞬间爆炸!!

    这种感觉极似火山,在未爆发的时候,这里是荒芜的,死寂的,冰冷的,但是,一旦全面爆发出来之后,那种潜藏在深处的恐怖力量将会全面激发出来,轰然喷射,直冲天际,直欲毁天灭地!

    力量磅礴当中还要带着一股炽热和疯狂,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能够轻易抵挡的,那甚至沾上半点就要重创。

    感觉到了这一切的时候,海公子怎能无动于衷?狂叫了一声,左脚狠狠的蹬向了地面,这一蹬是出尽了全身上下的力量,甚至听到了他的左腿腿骨都发出来了“咔嚓”的一声碎响,上面显然是出现了大量的裂纹。

    然后借着这一蹬之力,海公子以惊人的高速飚射了出去,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要杀陆九渊的念头和想法,而是要在第一时间内摆脱背后这不知从何而来,仿佛神魔一般的力量!!

    海公子本来就是以身法神通而见长,这一飚射之后,更是快得仿佛像是瞬移,眨眼之间就飚到了三十米外,当然,这样惊人的爆发力,却是以自身的左腿小腿腿骨出现裂纹的重创为代价的。

    只是在这时候,他整个人还在空中,去势已尽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却是感觉到那恐怖的磅礴力量居然如影随形的来到了自己的左侧,在这一瞬间全面爆发,海公子此时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将握持着的朱笔一竖一点,想要稍微遏制一下对方的攻势,然而紧接着他就被这巨大的力量击中!

    这感觉似大山崩塌,若洪水扑击,只有真切的置身于其中,才能感觉到那种仿佛是源出于天地的汹涌澎湃,势不可挡,人在这样的面前,完全就仿佛是一只蝼蚁,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紧接着海公子就直接在半空当中被击飞了出去,飞到了空中,身上就燃烧了起来了熊熊的火焰!!!

    海公子用来格挡的那一只朱笔虽然也算是不错的法宝,可是在世界的尽头这样的神器面前,真的是瞬间就被彻底击碎,烟消云散

    而在陆九渊的眼里,看到的情形则是:

    海公子抽出了朱笔,集合了他自身全部的精气神全力点来,直刺而至,这一招陆九渊都是觉得十分棘手,估计至少都要被重创

    就在这时候,他却是见到了自己的弟子林封谨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的站了起来,从他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并且还在迅速的攀升!!

    紧接着,林封谨便是骤然发力,对准了海公子猛然疾冲了过来。

    在前冲的过程当中,陆九渊便见到,林封谨的双手当中,赫然出现了一颗金红色滴溜溜旋转的金属小球,随手一搓之后,见风即长,几乎是在短短的眨眼功夫,就幻化成了一柄火红色的奇形双手巨锤,周围还闪耀盘旋着一道又一道的龙形电光,对准了海公子的背后用力轰去!

第1339章仙女的无敌    在李七夜他们谈话之间,纯阳子已经引来了骨船之中的所有骷髅,此时,纯阳子可谓是被骷髅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得水泄不通,骷髅疯狂地攻击纯阳子,但是,不管这些骷髅是如何强大的攻击,纯阳子都丝毫不损。

    “把它们都引到船弦去,把它们弄到海里面去,这才是一了百了的解决方法。”李七夜见纯阳子引出了所有的骷髅,就对纯阳子大声叫道。

    纯阳子听到这话,立即往船弦旁边移动,所有的骷髅也立即追杀过去。

    “准备好了,我要出手了,你可别掉进海中了,到时候,我可不救你。”李七夜见所有骷髅都被引出去了,笑着对纯阳子说道。

    纯阳子刚要开口说话,“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出手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祭出了天地印,天地印一下子化作了阳阴炼仙镜,两道光芒瞬间轰了出来,阴阳互转,瞬间轰向了纯阳子那边。

    “砰”的一声,所有的骷髅都在阴阳光芒的笼罩中,在这样的阴阳光芒狂轰之下,听到了喀嚓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所有的骷髅在碎裂中被轰向了大海,连纯阳子都一样被轰了出去。

    不过,纯阳子也实在是了得,在被阴阳光芒如此轰飞的情况之下,他逆着阴阳光芒冲了回来,阴£∮长£∮风£∮文£↖阳光芒冲涮着他的身体。

    在如此强大的阴阳光芒冲涮之下,他的身体好像碎裂一样,似乎是有着无数的铜屑飞舞。毫无疑问。在这样强大的光芒冲涮之下。损伤了纯阳子的身体。

    就算是纯阳子全身宛如是无数铜屑纷飞,但是,损伤的地方也瞬间愈合,十分的不可思议。

    听到扑嗵扑嗵的声音响起,碎裂的骷髅全部被李七夜轰入了海中,沉入了海底之后,再也看不到了。

    踏上了甲板,纯阳子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苦笑了一下,说道:“李兄,你这样的一击,那是要了我的小命。”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这都能要你小命?你背着一把古纯铜剑,这样都活不下来,那就太让人失望了。除非你们古灵岛的老头子都疯了,连这点实力都没有,会让你背着古纯铜剑满世界跑。”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纯阳子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李兄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呢?”

    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李七夜身边的仙女走了过来,她看着全身金刚闪闪的纯阳子,侧着螓首,好奇地说道:“你身体很坚硬吗?”

    被仙女这样一问,纯阳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他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只好说道:“还好了,挨上一二刀,没什么事。”

    “我可以试试吗?”仙女那一双清澈无邪的眼睛望着纯阳子。

    “行,你就试试吧。”纯阳子也没放在心上,仙女虽然是美丽得绝世无双,但是,她不论是怎么样看,都像是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女孩子,更何况,她那清澈无邪的眼睛看起来是六畜无害。

    此时,仙女伸出一只手指向纯阳子的肩膀点去。

    “小心”一开始李七夜是把目光停留在船舵之上,当他抬头看到仙女的手指向纯阳子的肩膀点去的时候,李七夜顿时脸色大变。

    但是,这已经迟了,本来,纯阳子一点都无所谓,就算是神王一击,也伤不了他,更何况是仙女这样的一个弱女子呢,所以,他很坦然地承受仙女的一点。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仙女的手指击在纯阳子的肩膀上的时候,纯阳子整个人被击飞,鲜血溅射,肩膀被击出了一个可怕的血洞。

    纯阳子的实力是不用怀疑,神皇级别的实力,再配上金刚不灭体,走到哪里都能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在仙女柔弱无力的一指之下,纯阳子的肩膀瞬间被击穿,金刚不灭体也承受不住她的一指,纯阳子整个人承受不了这一指之力,整个人横飞出去,一下子飞向茫茫大海。

    幸好,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速度够快,在纯阳子要落入海水中的瞬间,把纯阳子一下子拉了回来,否则,纯阳子整个人都掉入海中。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撼了,不要说是熊千臂,就是柳如烟、卓剑诗都一下子被震撼了,她们都不由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就算她们师姐妹两个人联手,以常规的手段而言,也无法破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除非她们用上了仙术击这一类的非常规手段了。

    但是,现在在仙女那柔软的一指之下,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竟然是不堪一击,一指之下肩膀被击穿,整个人被击飞出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当纯阳子被李七夜救回来之后,纯阳子都忘了向李七夜道谢,他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仙女,这样的经历,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

    纯阳子虽然他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但是,他心里面有着底气,他心里面有着自信,别的人不说,就拿现在人人所说最强大的梦镇天来说,就算是梦镇天这样的存在,也不可能随随便便一指就能破了他的金刚不灭体。

    如果他的金刚不灭体能被随随便便被破,那么,梦镇天就不是梦镇天了,而是一尊仙帝了,真正的仙帝了!

    “我的妈呀”此时,谈吐高雅的纯阳子都忍不住怪叫了一声,吓得都退了好几步,看着仙女,他的脸色都变了,骇然说道:“这是仙帝吗?”

    事实上,不止是纯阳子被吓住了,柳如烟她们一样是被吓住了,至于熊千臂,那就更不用说了,被吓得一屁股坐在甲板上。

    “好弱”仙女看着纯阳子,侧了侧螓首,很认真地说道。

    如果是换作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还真以为是在嘲笑纯阳子,但是,不论是从她认真的神态来看,还是那清澈无邪的眼神来看,都让人不觉得她是在嘲笑纯阳子。

    以纯阳子的实力,别人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去嘲笑他,但是,当仙女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纯阳子是彻底是没有脾气了。

    “我的确是太弱了。”纯阳子也只好苦笑了一下,包扎着伤口,不管纯阳子实力有多强大,但是,此时他都承认自己太弱了。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败在她的手中,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也没有什么好失落的。如果她真的发飙,九天十地,能在她手中撑过十招八招的人,那是用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那些老东西从坟中爬出来,都一样不行。”

    纯阳子只好苦笑了一声,今天栽在仙女的手中,他也没有什么话可说,随意的一指,就可以破了他的金刚不灭体,他已经不再去多作想象了。

    柳如烟和卓剑诗也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了仙女一番,对于她们而言,不论仙女从哪一方面看,仙女都不像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但是,刚才仙女的一指让大家都明白,什么是无敌?仙女这样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无敌!

    坐在甲板上的熊千臂都不由咽了一口口水,有点口干舌燥,此时,他都不知道是后悔还是惊悚。

    如果是后悔的话,这样一尊无敌的仙女,竟然以白菜价卖出去了。

    如果是惊悚的话,他竟然扛着木棺逃了那么久,而且他砸了一次又一次木棺,如果在这过程中,仙女突然爬了出来,看他不顺眼的话,一根手指就可以让他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样可怕的后果,熊千臂都不由冷汗涔涔,在这冥冥中他是逃过了一劫,捡回了一条命。

    “现在的所有人都这么弱吗?”仙女侧了侧螓首,看着李七夜,有几分迷惑,几分不解,又有几分的好奇。

    仙女的话一下子让柳如烟他们都无语了,包括了纯阳子,在场的人,柳如烟她们都是拥有笑傲天下的实力,至于纯阳子,他个人的实力更在柳如烟或卓剑诗之上了。

    但是,现在在仙女的口中,竟然是不堪一击,似乎他们都是弱小得如蚁蝼一般。

    不过,就算是纯阳子,也彻底是没有脾气了。一指破了他的金刚不灭体,仙女也的确是有资格说他弱。

    而熊千臂这样的小人物,他自己就不敢想象了,如果说纯阳子他们都弱的话,那么,像他熊千臂这样的小人物,连做蚁蝼的资格都没有。

    对于仙女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苦笑一下,轻轻地抚了抚仙女的秀发,说道:“时代不同了,就算是重返那巅峰的时代,有些事,有些人,也终究是要去面对。万古茫茫,死去的无敌存在太多了,埋葬的枯骨太多了,所以,万族生灵不复无敌盛世,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听着李七夜的话,仙子想了想。

    “总有一天,世间,将会重返巅峰。”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件好事。若真的是重返巅峰那天到来,世间的灾难也就开始,盛极而衰,这是亿万个时代以来都无法逃脱的规则。”(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