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相柳心脏掠夺资源的这道理,就像是一个人平时虽然是可以大鱼大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可是若真是饿得要死了的话,便是吃虫子喝尿也是二话不说,不在话下的。

    而这颗相柳心脏被遗留的地点,便恰好是在一处古战场当中,这战场颇有些类似于中唐与北齐这一战,投入的部队规模惊人,最后被打成了歼灭战,胜出的西魏将俘虏的十一万后梁大军连同民夫一起,坑杀在了这里,自此,这地方便成了人间绝地,怨气冲天,哪怕是盛夏的正午天,也是没有人敢从这地方经过。

    当相柳心脏陷入到了没有灵气吸收的境地了之后,便只能吸收这里的怨气,阴鬼,魂魄等等负面能量,依靠相柳血脉自身的变态实力,最后居然就依靠不停的吞噬负面能量存活了下来,最后就形成了鬼玺这古往今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林封谨为什么对这鬼玺这么清楚,便是因为大巫凶在他的漫长岁月里面,也曾与茅山这个派系有过深入的接触,甚至与这鬼玺有正面的接触,而大巫凶给林封谨的忠告就是,鬼玺非常难缠,所以说一旦遇到的话,最好还是暂时避走,操控者绝对承受不了驾御鬼玺所付出的代价太久的时候,当然,还有一种办法,大巫凶并不建议林封谨使用

    那就是鬼玺的威力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攀升的,所以,只要有把握的话,在鬼玺的威力彻底释放之前,杀了操控者,那么一切自然就釜底抽薪。

    此时只见弘景道人虽然祭出了鬼玺这样的大杀器,还有强横无比的修罗金甲力士保护,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也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和不安,犹豫了一下,居然狠狠的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上面,然后喷出来了一口血雾,口中念念有词。

    这血雾弥漫在了空中,迅速的对准了包裹着鬼玺外面的黄绫弥散了过去,当血雾接触到了黄绫的时候,居然是迅速的在上面形成了点点焦痕,然后就见到那包裹在外面的黄绫上忽然冒出来了一阵烟雾,竟是自燃了起来,生出来了熊熊的火焰。

    这黄绫显然是一件法器,却是用来压制鬼玺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却是因为鬼玺的威力极是强横却又不可控制,所以才用这件法器包裹,就类似于马匹的缰绳,老牛的鼻环类似。

    然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令弘景道人如此焦急窘迫,以至于连这些微的时间也是没有办法再等待下去了呢?

    就在林封谨的心中也是浮现出来了这样的一个巨大疑问的时候,他的双眼陡然瞪大了,因为哪怕是以此时林封谨的见识和实力,也是觉得刚刚发生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幕真的是匪夷所思!真的是连自己的理智都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他竟然看到了弘景道人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住,然后,从他的胸口,居然冒出来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剑锋!

    而这剑锋上面还挑着一粒鲜红色的血珠,颤颤巍巍的似乎要落向地面,却又仿佛是舍不得剑尖的诱惑似的。

    弘景道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奇特,他艰难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的那剑尖,这剑尖是如此的晶莹剔透,几乎令人有错觉是一件巧夺天工艺术品的感觉,然后喉咙里面发出来了“咯咯”作响的声音,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因为从这剑刃上面,赫然传递出来了一股可怕到了极致的剑气,撕心裂肺,将弘景道人体内所有的经络什么的都彻底的摧毁!

    然后这剑尖便是在一瞬间消失不见,显然已经是被抽走。

    这一剑被抽走了之后,顿时就见到了弘景道人仿佛是饮醉了酒似的,在原地歪歪斜斜踉跄了几下,若是被抽掉了脊椎骨似的,终于匍匐不动,隐藏在黑暗当中的人到底是谁,居然能在这样的状况下,一剑就杀死掉这一名隐然能与海公子齐名的大高手?要知道,假以时日,哪怕是茅山掌教,弘景道人也是有可能问鼎的啊。

    值得一提的是,弘景道人一死,包裹住了鬼玺的黄绫就停止了燃烧,并且还在竭力的想要将之重新包裹住,因为这本来就是它自身的使命呢。而就在这时候,貌似已经是毫无意识的大巫凶的那具躯壳猛然跳了起来,将手扬了扬,立即就感觉到从旁边深邃的黑暗当中扑出来了一道黑气!

    这黑气晃了一晃,立即形成了一只庞然巨掌,一把就猛的握住了这鬼玺,紧接着大巫凶发出了一声长笑,转身就投入到了这黑暗里面,瞬间消失不见。

    原来大巫凶活了足足八百多年,这样人老成精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被轻易引走?他从头到尾,也只是利用自己的一魂一魄在与那何陵使周旋而已,实际上大部分实力都潜藏在了自己的躯壳当中,佯作昏迷。

    一旦有人忽视了他的存在的话,那么就要倒大霉了,其实这一招伏笔乃是针对着海公子的,没想到陡然杀出来了个强援,居然在瞬间就伏杀了弘景道人这样的大高手,并且看起来自身还是毫无伤损,这样一来的话,大巫凶当然就没必要再继续潜伏下去,而这鬼玺则是一件至宝,他恰好能克制住上面磅礴汹涌的阴邪之气,当然是不能轻易的放过了。

    此时海公子却是变得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然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

    “书院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你为什么还要来呢?”

    随着海公子这句话,从黑暗里面徐徐走了出来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矗立在那里,便是有一种山岳也似的险峻感觉,令人联想到刀刻绝壁,笔架也似的陡崖!林封谨见到了这个熟悉的身影,嘴唇张合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千言万语却是被浓缩在了喉间,竟是发觉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眼眶中都是热热的。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陆,九,渊!!

    可是,按照海公子的说法,无论是九渊先生还是阳明先生,都应该是被东林书院和五德书院联手诳去了洛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看了海公子一眼,陆九渊淡淡的道:

    “你想拿书院来压我?我入东林书院三十七年,为书院做的事情恐怕你也算不清楚了吧,欠的什么恩情也是抵得过了!我为什么就不能来?不仅仅是我,王阳明他也是来得理直气壮!只是董山长想要用山河社稷图困住我们,王阳明留下来断后了而已。”

    海公子面对陆九渊,就绝对不像是面对林封谨那样的从容了,默然了一会儿道:

    “你可知道林封谨这一次的事情牵扯到了王位之争当中吗?也敢来蹚这浑水里面?”

    陆九渊仰天长啸了一声,凛然道:

    “书院当中的七禁十三律,林封谨犯了哪一条?”

    海公子默然了一会儿道:

    “没有。”

    陆九渊踏前一步,厉声道:

    “便是他犯了,我九渊门下,也自然是我来处置,用得着别人来动手?何况他并没有违规,那你还要我坐视不理?”

    海公子忽然抬头,似是下定了决心也似的,一字一句的道:

    “上经,初九。”

    听到了这四个字,一直都是纵横睥睨,仿佛天下任何事情都能一剑斩下的陆九渊的脸色忽然变了,转头看向了林封谨道:

    “你随我走。”

    上经,初九这四个字乃是易经当中的“潜龙在渊”卦象,全辞是: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看起来其中竟是隐藏着十分深邃的含义,竟是连陆九渊都生出了退缩之意。

    林封谨缓缓摇头,面对着自己的这位师尊徐徐摇头,郑重当中带着有些惨然道:

    “陆师,你这一次能来,弟子已经是死而无憾,但我全家人都在对方的手上,我是走不了的了。”

    陆九渊听了林封谨的话,转身看着海公子道:

    “你听到他的话了?”

    海公子森然道: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

    陆九渊缓缓的道:

    “你可曾见到过,有放弃过子女的父亲?”

    海公子看起来已经是知道了陆九渊接下来要说什么,很是缓慢的挽起来了自己的袖子,然后淡淡的摇头道:

    “这个自然是没有的。”

    陆九渊一声断喝,声若洪钟: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既然林封谨入了我门下,那就不会有放弃自己弟子不管的陆九渊!”

    听到了这句话,林封谨双眼当中的泪水顿时就忍耐不住,从脸上滑落了下来,时穷乃节现,只有在这最关键,最艰难的时候,才能知道究竟谁才会是真正的关心你,爱护你的那个人!

    这句话说完,陆九渊的气势顿时居然不增反降,却像是黑洞那样的疯狂坍陷,朝着一点开始急速浓缩,最后站在了海公子面前的陆九渊,居然就像是个普通人一样,全然都没有了之前那种大宗师的气度。

    然而这样的陆九渊,才更是令人感觉到了心悸!

    因为在这样的状况下,以他的一身强横剑术只要欺近到了对手的身边,然后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暴起发难,天底下又有几人能挡得住陆九渊的全力一击呢?

    此时林封谨更是注意到,陆九渊随身携带的那一把佩剑居然都不见,此时的九渊先生,就是返璞归真,反而从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重新归于到了未被开锋,打造的状态,却是朴实得令人心悸。

    陆九渊徐徐的道:

    “我的成名始于七国剑术,当初的本意,是要以剑为笔,写史明志,我也确实是依靠七国剑术,才能攀登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看到了更高处的风景。可是,到了某种程度上以后,七国剑术便不再成为了我的助力,反而成为了我的阻力!为什么这么说呢?便是因为要将七国剑术推进到登峰造极的境界的话,我缺少了一种东西,那就是七国君王的霸气和阅历!”

    “没有这样的阅历和身份,就永远只能做一个旁观写作的史官,无法彻底的融入到其中的境界当中去!所以,我才开始求变!求新,最后,在我终于彻底的放弃了七国剑术之后,夤夜读史: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我终于寻找到了那一条最为适合我的道路,从中悟出了最适合我的大道,那便是刺王之道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虽一人一剑,却是可以除去暴君,护卫天下苍生,正好,我也从未与海公子你正面交手过,今日一战,便可无憾!”

    说完了,“无憾”两个字,陆九渊的身影,居然就渐渐的溶入到了空气当中,彻底的消失了!真真正正的彻底的不见!就连林封谨如此敏锐的五感,都没有办法感觉到了陆九渊的存在!!

    之前的弘景道人,就是连手都没能出,就直接倒在了陆九渊这刺王之道的剑下,而这时候的海公子难道就能够幸免吗?这两大强者的对抗,势必将会是若彗星撞地球也似的惊人!

    很显然,这一战的关键,就在于陆九渊现出身形以后的那一击!刺杀的机会,那往往就是风驰电掣,若时光飞逝,瞬间就会消失,一旦出手,根本就不会给人以第二次机会。倘若海公子能挺过陆九渊现身后的第一击,那么立即就占据了主动,胜算自然是立即就能猛增到惊人的地步。

    而就在这同一时间当中,林封谨猛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心中猛的生出了一种明悟:那就是倘若我是海公子的话,那么首当其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当然是想办法将陆九渊给逼出来,而要想做到这么一件事的话,此情此景便是有一个绝佳的机会。

    那就是围魏救赵,攻其必救之处。

    而陆九渊此时的弱点是什么?那就是自己!!倘若自己面临必死之局,陆九渊救是不救?

第1338章金刚不灭体    听到仙女这样说,柳如烟他们都不由看了看仙女,然后又看了看李七夜。他们都快习惯仙女的说话方式了,她与李七夜两个人常常说一些莫明其妙的话,这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懂、才能理解的话。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叹息地说道:“有时候,心痛不是什么坏事,唯有心痛了,这说明你还活着,有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对活着,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为什么会有很久很久的心痛?”仙女侧首,轻轻地问道。

    李七夜不由看着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好,有些事,有些东西,时机远还未成熟,现在告诉她,并不是一件好事。

    “世间,总是有着痛苦,生死别离,万世大灾,世间的林林总总,经历太多,总会让人心痛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最后轻柔地说道:“当你明白从何而来、为何而去之时,一切的一切,你就会明白。”

    “当我明白的时候,还会心痛吗?”仙女那一双美丽无比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李七夜。

    仙女的话一时间让李七夜久久沉默起来,他回答不上仙女的话,因为有些事他并不想去骗她,最后,李七夜只能这样说道:“到了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仙女轻轻地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她的那一双美丽无比的眼睛又陷入了迷茫之中。

    此时李七夜走到了船舵之前,看着这破旧的船舵。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对纯阳子笑着说道:“你到外面去,把你的守护符取下来。”

    “这是干什么?”看到李七夜那样的笑容,纯阳子都不由有些心惊肉跳,一时之间他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钓鱼总算要鱼饵吧。”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就是那个又肥又美味的鱼饵。”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纯阳子不由苦着脸,说道:“为什么一定要选中我呢?我不当鱼饵行吗?”

    “你怕什么?”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你的金刚不灭体一出,还能让你死了不成?当然。千万不要掉进海中,掉进海中,就算你金刚不灭体再强大,只怕也要把你淹死。除非你是仙体大成了。”

    “纯阳岛主,你乃是我们魅灵一族的领域,又是脚踏大地、头顶青天的无敌男儿,不是你当鱼饵,难道要让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当诱饵吗?”柳如烟抿嘴轻笑地说道。

    “柳宗主,高帽子就不要给我戴了,我这就去当诱饵。”纯阳子急忙投降,苦笑地说道。

    纯阳子走到了甲板上,接着。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嗡”的一声,他全身散发出了光芒。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金光闪闪,他的身体就像是用黄金铸造的一样,整个人给人一种金属的冰冷。

    此时的纯阳子看起来似乎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尊用黄金铸造而成的金刚。

    金刚不灭体,十二仙体之一。修练了金刚不灭体,刀枪不入。万物难伤,甚至有人称大成的金刚不灭体,那是不死不灭。

    当然,不死是有些夸张,金刚不灭体,的确是不灭。如果是真的有一尊大成金刚不灭体,想杀死他,那就真的很难很难,甚至有人说,杀死一尊大成金刚不灭体,那是比杀死一位仙帝还要难。

    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虽然还未大成,但已经是中成,以他强大无匹的道行,再配上金刚不灭体,这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可怕了,这简直就是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可以说,不管遇到怎么样的敌人,纯阳子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开始了吗?”当纯阳子施展了金刚不灭体之后,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整个人宛如用黄金铸成的纯阳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开始了了,你吸引住它们就行了,任它们狠揍吧。”

    纯阳子深呼了一口气,取下了贴在身上的守护符。

    当纯阳子的守护符取下之时,躺在船上的骷髅立即有了反应,骨船上的所有骷髅立即眼眶中冒出了红光,一下子点燃了灵魂之火。

    听到一阵阵“喀嚓、喀嚓”的骨头摩擦之声响起,一具具骷髅爬了起来,一时之间,一具具骷髅往纯阳子望去。

    船中的骷髅,除了人形骷髅之外,还有龙蛇之形的枯骨,有巨兽之骨,也有凤鸟之骨……当这一具具骷髅爬了起来的时候,眼眶中冒着红光之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人产生了错觉,好像自己来到了死亡地带。

    熊千臂更是被吓得打了个激灵,躲得远远的,幸好有纯阳子、柳如烟他们这些绝世无双的强者同行,否则,给他九条命,他都不会来骨海。

    “吱吱吱”此时,有人形骷髅站了起来,拖着长刀,缓缓向纯阳子走去。

    “铮”的一声,就在它靠近纯阳子之时,这具骷髅出手了,一刀斩落,刀芒一下子璀璨,如星辰日月,刀痕掠过天空,久久难于消散。

    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这把长刀已经是锈迹斑斑,神性已经磨光,就算它曾经是一把无敌之刀,经过无数岁月打磨之后,那都已经是一块废铁了。

    现在这样的一把长刀斩下,竟然留下了可怕的刀痕,这不是长刀的威力,而是骷髅的威力。

    但是,这骷髅已经是一具干枯无比的枯骨了,竟然斩出如此可怕的一刀,任何人看到了,都难于想象,这样的骷髅,它的力量是来自于何方呢?

    “铛”的一声,长刀斩下,斩在了纯阳子的身上,竟然是星火溅射,全身宛如黄金所铸一般的纯阳子竟然是丝毫不损,连一道刀痕都没有留下。

    这并非是这骷髅的一刀弱,它这一刀斩下,如果用肉身来抗的话,大贤都会被斩死,但是,纯阳子却连一根毛发都不损,这可想而知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是有多么强大了。

    “铛、铛、铛”刹那之间,这具骷髅出刀如狂风暴雨,每一刀都可以斩碎虚空,一刀刀狂暴地落在了纯阳子的身上,只见是星火溅射,伤不了纯阳子丝毫。

    “啾”的一声,那只如凤鸟一样的骷髅飞跃而起,长啸一声,张嘴就喷出了太阳真火,太阳真火瞬间浇灌在了纯阳子的身上。

    但是,那怕是可以焚烧一切的太阳真火烧灌在纯阳子的身上,纯阳子丝毫不损,就像是流水流过滑石一样。

    “吼”巨兽骷髅狂吼一声,狂奔扑向了纯阳子,它那巨大无双的一双前爪向纯阳子拍去,听到“砰”后声,纯阳子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苍蝇一样被它拍在了双掌之间。

    这一双利爪的合拍,那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座万丈巨岳拍得粉碎,但是,纯阳子被它拍在双爪之间,却丝毫不损。

    “砰、砰、砰……”见纯阳子竟然丝毫不损,骨船上的所有骷髅都冲向了纯阳子,向纯阳子疯狂地攻击而去。

    纯阳子双手合什,任由所有骷髅攻击,利爪,长刀,怒枪,毒刺……所有的凶器都攻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很少有兵器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有利剑就算是一剑极为锋利,那也只是留下浅浅的剑痕而己。

    最强的一击,那是直砸在了纯阳子的肩膀之上,恍然间,好像听到了喀嚓的骨碎声一样,而且,纯阳子的肩膀也一下子凹了下去,不过,在眨眼之间,好像是铜水再一次融化造塑一样,纯阳子的肩膀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金刚不灭体不止是刀枪不入,就算是被强大无比的攻击伤着了,它也能让修练者瞬间恢复,这也就意味着不要说是杀死修练金刚不灭体的人,就算是在他身上留下伤痕都很难。

    看到纯阳子承受如此强大的攻击都浑然没事,熊千臂不由十分的羡慕,也只有纯阳子能承受这样的攻击,换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难于撑得住了。

    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如此的强大,那也是在柳如烟、卓剑诗的意料之中。

    柳如烟和卓剑诗倒不好奇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她们更好奇的是骷髅,卓剑诗不由说道:“这些骷髅只怕是死了无数岁月了,它们不论怎么样看,都是枯骨而己,神性毫无,为何依然能如此强大呢?”

    “因为这里是骨海。”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生前很强大,现在他们虽然死了,化作了枯骨,但是,他们的力量,他们的精血,他们的所有一切,都留在了这天地之中,他们有着不灭的执念,这才会让他们如此强大。若是离开了骨海,对于他们本身而言,就是丧丢很多很多的东西。”

    “公子爷,你能控制这些骷髅吗?”柳如烟更是眨了眨眼睛,轻笑地说道。

    因为在战崖的时候,李七夜就控制过骷髅军团,这让柳如烟就十分好奇,在这骨海中,他还能不能控制这些骷髅。

    “能。”李七夜看着这些骷髅,说道:“但,这里是骨海,想控制它们,很麻烦,很麻烦,要太多的手脚去做,要太多的东西去准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