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仙女这样说,柳如烟他们都不由看了看仙女,然后又看了看李七夜。他们都快习惯仙女的说话方式了,她与李七夜两个人常常说一些莫明其妙的话,这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懂、才能理解的话。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叹息地说道:“有时候,心痛不是什么坏事,唯有心痛了,这说明你还活着,有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对活着,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为什么会有很久很久的心痛?”仙女侧首,轻轻地问道。

    李七夜不由看着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好,有些事,有些东西,时机远还未成熟,现在告诉她,并不是一件好事。

    “世间,总是有着痛苦,生死别离,万世大灾,世间的林林总总,经历太多,总会让人心痛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最后轻柔地说道:“当你明白从何而来、为何而去之时,一切的一切,你就会明白。”

    “当我明白的时候,还会心痛吗?”仙女那一双美丽无比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李七夜。

    仙女的话一时间让李七夜久久沉默起来,他回答不上仙女的话,因为有些事他并不想去骗她,最后,李七夜只能这样说道:“到了那一天,你就知道了。”

    仙女轻轻地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她的那一双美丽无比的眼睛又陷入了迷茫之中。

    此时李七夜走到了船舵之前,看着这破旧的船舵。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对纯阳子笑着说道:“你到外面去,把你的守护符取下来。”

    “这是干什么?”看到李七夜那样的笑容,纯阳子都不由有些心惊肉跳,一时之间他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钓鱼总算要鱼饵吧。”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就是那个又肥又美味的鱼饵。”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纯阳子不由苦着脸,说道:“为什么一定要选中我呢?我不当鱼饵行吗?”

    “你怕什么?”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你的金刚不灭体一出,还能让你死了不成?当然。千万不要掉进海中,掉进海中,就算你金刚不灭体再强大,只怕也要把你淹死。除非你是仙体大成了。”

    “纯阳岛主,你乃是我们魅灵一族的领域,又是脚踏大地、头顶青天的无敌男儿,不是你当鱼饵,难道要让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当诱饵吗?”柳如烟抿嘴轻笑地说道。

    “柳宗主,高帽子就不要给我戴了,我这就去当诱饵。”纯阳子急忙投降,苦笑地说道。

    纯阳子走到了甲板上,接着。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嗡”的一声,他全身散发出了光芒。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金光闪闪,他的身体就像是用黄金铸造的一样,整个人给人一种金属的冰冷。

    此时的纯阳子看起来似乎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尊用黄金铸造而成的金刚。

    金刚不灭体,十二仙体之一。修练了金刚不灭体,刀枪不入。万物难伤,甚至有人称大成的金刚不灭体,那是不死不灭。

    当然,不死是有些夸张,金刚不灭体,的确是不灭。如果是真的有一尊大成金刚不灭体,想杀死他,那就真的很难很难,甚至有人说,杀死一尊大成金刚不灭体,那是比杀死一位仙帝还要难。

    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虽然还未大成,但已经是中成,以他强大无匹的道行,再配上金刚不灭体,这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可怕了,这简直就是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可以说,不管遇到怎么样的敌人,纯阳子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开始了吗?”当纯阳子施展了金刚不灭体之后,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整个人宛如用黄金铸成的纯阳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开始了了,你吸引住它们就行了,任它们狠揍吧。”

    纯阳子深呼了一口气,取下了贴在身上的守护符。

    当纯阳子的守护符取下之时,躺在船上的骷髅立即有了反应,骨船上的所有骷髅立即眼眶中冒出了红光,一下子点燃了灵魂之火。

    听到一阵阵“喀嚓、喀嚓”的骨头摩擦之声响起,一具具骷髅爬了起来,一时之间,一具具骷髅往纯阳子望去。

    船中的骷髅,除了人形骷髅之外,还有龙蛇之形的枯骨,有巨兽之骨,也有凤鸟之骨……当这一具具骷髅爬了起来的时候,眼眶中冒着红光之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人产生了错觉,好像自己来到了死亡地带。

    熊千臂更是被吓得打了个激灵,躲得远远的,幸好有纯阳子、柳如烟他们这些绝世无双的强者同行,否则,给他九条命,他都不会来骨海。

    “吱吱吱”此时,有人形骷髅站了起来,拖着长刀,缓缓向纯阳子走去。

    “铮”的一声,就在它靠近纯阳子之时,这具骷髅出手了,一刀斩落,刀芒一下子璀璨,如星辰日月,刀痕掠过天空,久久难于消散。

    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这把长刀已经是锈迹斑斑,神性已经磨光,就算它曾经是一把无敌之刀,经过无数岁月打磨之后,那都已经是一块废铁了。

    现在这样的一把长刀斩下,竟然留下了可怕的刀痕,这不是长刀的威力,而是骷髅的威力。

    但是,这骷髅已经是一具干枯无比的枯骨了,竟然斩出如此可怕的一刀,任何人看到了,都难于想象,这样的骷髅,它的力量是来自于何方呢?

    “铛”的一声,长刀斩下,斩在了纯阳子的身上,竟然是星火溅射,全身宛如黄金所铸一般的纯阳子竟然是丝毫不损,连一道刀痕都没有留下。

    这并非是这骷髅的一刀弱,它这一刀斩下,如果用肉身来抗的话,大贤都会被斩死,但是,纯阳子却连一根毛发都不损,这可想而知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是有多么强大了。

    “铛、铛、铛”刹那之间,这具骷髅出刀如狂风暴雨,每一刀都可以斩碎虚空,一刀刀狂暴地落在了纯阳子的身上,只见是星火溅射,伤不了纯阳子丝毫。

    “啾”的一声,那只如凤鸟一样的骷髅飞跃而起,长啸一声,张嘴就喷出了太阳真火,太阳真火瞬间浇灌在了纯阳子的身上。

    但是,那怕是可以焚烧一切的太阳真火烧灌在纯阳子的身上,纯阳子丝毫不损,就像是流水流过滑石一样。

    “吼”巨兽骷髅狂吼一声,狂奔扑向了纯阳子,它那巨大无双的一双前爪向纯阳子拍去,听到“砰”后声,纯阳子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苍蝇一样被它拍在了双掌之间。

    这一双利爪的合拍,那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座万丈巨岳拍得粉碎,但是,纯阳子被它拍在双爪之间,却丝毫不损。

    “砰、砰、砰……”见纯阳子竟然丝毫不损,骨船上的所有骷髅都冲向了纯阳子,向纯阳子疯狂地攻击而去。

    纯阳子双手合什,任由所有骷髅攻击,利爪,长刀,怒枪,毒刺……所有的凶器都攻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很少有兵器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有利剑就算是一剑极为锋利,那也只是留下浅浅的剑痕而己。

    最强的一击,那是直砸在了纯阳子的肩膀之上,恍然间,好像听到了喀嚓的骨碎声一样,而且,纯阳子的肩膀也一下子凹了下去,不过,在眨眼之间,好像是铜水再一次融化造塑一样,纯阳子的肩膀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金刚不灭体不止是刀枪不入,就算是被强大无比的攻击伤着了,它也能让修练者瞬间恢复,这也就意味着不要说是杀死修练金刚不灭体的人,就算是在他身上留下伤痕都很难。

    看到纯阳子承受如此强大的攻击都浑然没事,熊千臂不由十分的羡慕,也只有纯阳子能承受这样的攻击,换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难于撑得住了。

    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如此的强大,那也是在柳如烟、卓剑诗的意料之中。

    柳如烟和卓剑诗倒不好奇纯阳子的金刚不灭体,她们更好奇的是骷髅,卓剑诗不由说道:“这些骷髅只怕是死了无数岁月了,它们不论怎么样看,都是枯骨而己,神性毫无,为何依然能如此强大呢?”

    “因为这里是骨海。”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生前很强大,现在他们虽然死了,化作了枯骨,但是,他们的力量,他们的精血,他们的所有一切,都留在了这天地之中,他们有着不灭的执念,这才会让他们如此强大。若是离开了骨海,对于他们本身而言,就是丧丢很多很多的东西。”

    “公子爷,你能控制这些骷髅吗?”柳如烟更是眨了眨眼睛,轻笑地说道。

    因为在战崖的时候,李七夜就控制过骷髅军团,这让柳如烟就十分好奇,在这骨海中,他还能不能控制这些骷髅。

    “能。”李七夜看着这些骷髅,说道:“但,这里是骨海,想控制它们,很麻烦,很麻烦,要太多的手脚去做,要太多的东西去准备。”(未完待续)

第四十九章 鬼玺    当然,林封谨是最乐意让大巫凶这老狐狸对上海公子这老不死的,而自己去对付那个茅山的玄景真人,可是这显然不可能,这玄景擅长五雷正法,最是克制大巫凶这样的阴幽鬼灵,海公子除非是这么大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才会答应这样的搭配。

    最要命的是,海公子占据了速度优势,来去若风,这就完全相当于是林封谨两人十分被动,只能等着他来攻!

    然而就在这时候,从旁边的黑暗当中竟然又走了一个人出来,这个人脸色呆板,看起来仿佛是天底下所有的人都欠了他钱没还似的,并且还是身材高大魁梧,身上穿着的长袍却几乎都要被撑破了似的,极不合身。

    这人的眼神则是像那种三棱的锉刀那样,从人身上掠过去的时候,极不舒服,似乎要将你身上的一层无形的东西都刮下来,从他的身上,还散发出来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威严气息。

    见到了这个人,旁边那个本来是眼高于顶的宏景真人顿时就变了脸,立即就有笑容堆了出来道:

    “这不是何陵使吗?怎的连你的大驾都惊动了?”

    而海公子也是有些动容,主动打了个招呼,这人也才生硬的应了一声。

    “陵使?”林封谨皱了皱眉头,心中已经开始盘算了起来:

    “顾名思义,陵使便是看守陵墓的朝廷官儿而已,顶多八品,说难听一点,就是国家编制的公墓管理处的处长而已,这厮怎的架子这么大?”

    而这何陵使最后将眼神停留在了旁边的大巫凶身上,神情也是开始显得凝重了起来,然后居然失态无比的仰天狂笑了起来:

    “刚刚老魏来找我诉苦,说是被另外一名鬼道中人一照面就直接伤了本元,我是不相信的,现在看起来他还真没有说谎呢,西戎赫赫有名的大巫黑凶,传说当中足足转世了三次的人物,老天有眼居然送到了我的面前来啊!!”

    听到了别人叫出自己的名号,大巫凶当然不可能漠视,站了出来有些疑惑的道:

    “现在还能叫出大黑巫凶这四个人的人,应该都不在这世上了吧?你到底是谁?”

    这何陵使阴测测的道:

    “你是贵人多忘事,五十六年前,哀牢山的蟠龙寨子里面发生的事情,莫不成难道就忘记了?”

    大巫凶被他一提,脸上顿时露出来了回忆之色,然后脸色也是迅速的凝重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杀人取胎的禽兽?”

    何陵使昂然道:

    “不错!尔等蛮夷每次入寇中原,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坏事做尽,杀你们几个人,取两个胎儿来炼器又怎么样?”

    大巫凶淡淡的道:

    “不怎么样,一脚被我踹爆卵蛋的滋味不大好受吧?”

    大巫凶这句话一说出去,这何陵使立即额头上青筋暴起,仿佛要择人而噬!猛然怒吼了一声,便是对准了大巫凶这方向狠狠的抛掷过来了什么东西,林封谨眉头一皱,居然感觉到了体内的龙气出现了轻微的波动,不过他仔细的辨识,却是根本毫无所觉。

    然而在大巫凶的眼里面,他赫然却是见到了一张蔓延着赤红色火焰的大网对准了自己当头笼罩了过来,整个人想要闪避,可是从地下却是传来了一股无穷无尽的吸力,令他完全都是动弹不得。

    此时大巫凶所夺舍的这具躯体,与他本身的魂魄波动至少能吻合到九成九以上,这已经可以说是仿佛若中彩票一般的事情了,不要看这具躯体似乎面容十分苍老,但草原上的牧民一旦过了三十岁之后,因为环境条件十分艰苦,所以说天生老相,相貌就和六七十岁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因此大巫凶至少也能依托这句躯体在人世间留存个五六十年。

    正是因为这躯体的珍贵,所以大巫凶便舍不得其毁损掉,他感应到了对方的这火网是追踪着自己的魂魄而来,便是哈哈一笑,魂魄离体进入到了中阴界当中,那具身体立即软软倒下,仿佛植物人一般,不过何陵使抛出的那法宝便是追踪着大巫凶的魂魄而去,没有缠绕上大巫凶的身躯。

    这便是正中了何陵使的下怀,猛的一跺脚,便是呆立在了原地,那模样甚至就有些像张开嘴巴的蛤蟆那样,甚至有口水从唇角流淌下来,呆立站在了原地,显然是自家的魂魄也是随之追击进入到了中阴界当中。

    原来这何陵使的来头也是非同小可的,大卫朝立国这么多年,皇陵都是埋葬得隐蔽至极,尤其是开国帝王卫太祖,大概是不愿意自己的墓被盗的缘故,便是留下来一支暗中守陵的秘密组织,要他们自己连同子孙永生永世的守护自己的陵墓,这皇陵使的职位,便是代代相传,并且拥有诸多的特权。

    更关键的是,这皇陵使的传承绝对不是说流于表面的那样简单,而是在选定了继承人传承的时候,会用类似于某种“灌顶秘术”那样,在死前直接将自己一魂二魄灌入到了继承人的脑海里面,很直接的影响继承人的人格和想法。

    这样的话,皇陵使对大卫朝的忠心,也会随之传承,当然,同时被传承下来的还有各种不能流于口中的秘术,秘辛,还有禁忌,有的人格被同化了之后,甚至会觉得自己就是前任的皇陵使本人!

    就像是之前大巫凶所说“一脚被踹爆卵蛋”的事情,实际上并不是发生在现任的这何陵使身上的事情,而是上一代何陵使才遭遇了这样的悲惨遭遇,只是这一代的何陵使人格估计被同化得相当严重,所以就直接当成了自己的事情了。

    不要看这何陵使似乎是疯疯癫癫的,性格古怪,可是其手底下的秘术却是十分强悍,尤其是他们这组织常年都是在帝陵的入口处居住,那里毕竟是阴宅,难免就要常年与鬼打交道,而自己也是弄得鬼气森森的。

    可是那里又是帝陵,依然有氤氲的龙气存在,加上何陵使身上的官职乃是大卫太祖御赐下来的,所以经过这几百年的浸淫下来,这一脉人施法的时候,甚至会有类似于龙气的效果,林封谨之前觉得自己体内龙气波动就是这个缘故。

    正因为这样,所以何陵使施展出来的神通明明走的是阴损毒辣这四个字的路子,然而仔细辨认的话,却又带着几分霸道强横的味道,委实相当难缠,因此只要知道他底细的人,尽管知道这人性格古怪,极难相处,也是对他客客气气。

    此时大巫凶已经是被何陵使缠住,两人灵魂出窍出了中阴界,林封谨便再次恢复成了孤身作战的状态,又有一个人面对整个世界的孤单错觉!唯一陪伴着他的,便只有天穹上洒落下来的点点赤月光芒

    但是林封谨不在乎!!

    他有牵挂的家人等待着去救,他有一场必须的约会要去赶赴,他一定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神秘组织的首领!!!听到了大巫凶的话以后,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又生出了无穷的斗志,也是无穷的杀志!!

    谁拦我,我就杀谁!

    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此时,那神秘组织的首领最有可能在的地方,便是在吕羽遇袭的地方——城外的得胜宫,那么林封谨便是要去那里!

    因此,林封谨转身就走,干脆得仿佛是要去赶赴一场与情人的约会。

    不过在这时候,海公子面无表情的站在了原地,负手而立,而那茅山的弘景道人则是身形一矮,便是挡在了林封谨的面前,一扬手,便是啪啦的一声巨响,出现了一条电蛇对准了林封谨直咬了过来。

    林封谨的双眼陡然圆睁,正要出手的时候,忽然见到了这电蛇本来张牙舞爪,十分恶毒,可是飞到了半途当中,却是一下子就湮灭了!紧接着就见到这茅山的弘景道人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蹬蹬蹬的连续倒退了好几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右臂,可是依然能见到,右臂上面沁出来了大量的鲜血,瞬间就衣衫染红,显然受到的伤害极重!

    而他身体周围则是有大量的碎片不停的散落了下来,看起来刚刚有一件护身法宝被彻底击毁,否则的话,伤的估计就不只是右臂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弘景道人满眼都是怨毒之色,居然强撑着念了一个法咒,撒出来了一把亮闪闪的东西,这些亮闪闪的东西在瞬间望风即长,变成了一尊一尊身穿金甲的巨汉,威风凛凛,一下子就结成了阵势将其护在了中央。

    这一招林封谨也是在云雾山当中的时候见过,乃是茅山著名的撒豆成兵之术,不过,这弘景道人撒豆成兵做出来的金甲力士,竟是一个个面容俊朗,手中握持的东西都是以三尖两刃刀,伏魔刺,托天叉为主,并且面容也是紫发金瞳,身上的铠甲绘有清晰法令符文,身后还有各种彩带飘舞。

    这些金甲力士,赫然是用修罗界的战修罗所炼制的!比起那种华而不实的黄巾力士,其真实战力至少是十倍往上翻。并且杀掉了以后,还很有可能沾染上战修罗的特有死亡气息,遭受到修罗界的刺客的追杀,那可是无孔不入,随时随地都可能从阴影里面冒出来!

    因此,这些金甲力士当真可以说是烫手山芋,不杀的话烦人得紧,杀掉的话,则是后患无穷。

    然而,这些金甲力士却还只是宏景道人施展出来用来防护的手段而已!!他真正的杀着,便是在深入怀中的那只手上!

    宏景道人从怀中已经是掏出来了一个黄绫包裹的正方形物体,高高举起,然后屈起了双膝深深的跪了下去,同时,他将那黄绫包裹的正方形物体高高举起之后,哪怕是手掌离开了之后,也是继续诡异的浮在了空中。

    然后,宏景道人左手按右手,支撑在地上,然后,深深磕首到地,手在膝前,头在手后,最后竟然是两手、两膝和头一起着地!!

    这是最卑微的下人参见最尊贵的上位者的礼节了,就是人们常说的五体投地!

    这宏景道人能与海公子联袂而来,想必在茅山当中地位相当之高,估计与茅山一派的掌门人也是差相仿佛,而此时他却对这黄绫包裹起来的东西显得如此的恭敬,这玩意儿之强横可想而知。

    随着宏景道人深深的叩拜了下去,立即就看到那悬浮在空中,被黄绫包裹的这玩儿之上,赫然有一圈一圈无形波动的诡异涟漪迅速朝着周围扩散了开去,林封谨虽然隔得很远,可是一被这诡异的涟漪接触到,马上就有着麻痹,头晕目眩,想要剧烈呕吐的感觉,甚至觉得整个天地之间都是灰暗的。

    好在他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赤红色的月光迅速的融入到了五脏六腑当中,便是迅速回复了正常。

    当然,林封谨能从这种种负面状态当中迅速的恢复过来,那是因为他体内有着烛九阴的血脉,天生就拥有极大的抗性,同时,此时赤月当中,正是他实力达到全盛时期的时候。

    甚至就连海公子也是迅速闪开,看起来也是视若瘟疫一般,唯恐是被这黄绫当中的物体涟漪波及到,林封谨见到了这情形,猛然想起来了茅山当中一项轶闻,忍不住失声道:

    “这玩意儿,莫非是茅山传说当中的鬼玺吗?”

    林封谨的这句话说得有些大声,宏景道人忽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了染血的牙齿冷笑道:

    “你倒是蛮有见识的,鬼玺一现,死而无憾,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鬼玺,万年桃木剑,天刑五雷符便是茅山一门的三大镇门法器,万年桃木剑顾名思义,乃是用一株四千年的桃木精树心制成的,对茅山的各项神通都有极其惊人的加持威能,素来都是茅山掌门的佩剑。

    天刑五雷符乃是茅山的一门强横无比的功法,据说施展出来的话,乃是有天劫也似的强大威能,不过这一项神通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简单的一点来说,学这项神通首先要的就是天分。

    什么天分?被雷劈的天分,也就是说你首先得是天生雷灵体,被雷电劈不死才行,当然,在茅山的秘籍当中,那叫引雷电入体淬炼身躯,这第一关就难倒了不知道多少英雄汉。

    而接下来的考验还有足足两重,每一重都比起第一重的凶险来可以说是毫不逊色,因此,这数千年来,能够修炼成五刑天雷符的茅山中人一共也只有四位,可是这四个人都可以说是在当代留下来了赫赫声名,整个茅山上下,也是因为这四个人迎来了极大的飞跃。

    哪怕是现在,茅山当中一旦遇到了强大到无法抵御的外敌,动用的底牌之一,就是最近一代修炼成五刑天雷神通掌教亲手绘制的真符!据说是一旦施展出来的话,差不多就得准备体验一下渡劫的感觉了。而又有谁敢轻言渡劫?又有谁有把握说自己一定能够渡劫成功,所以这玩意儿的威慑力则是在江湖上一直流传着,茅山也是乐于见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在旁边推波助澜。

    至于鬼玺这玩意儿上面,则是被蒙上了一层十分神秘的面纱,有人说鬼玺能够号令群鬼,镇压阴阳,有人说鬼玺实际上能操控使用者的心智,让人彻底的沦为行尸走肉,又有人说鬼玺实际上是百鬼夜行的契约信物,持有者付出一定的代价,就能让神通广大的百鬼来做一件事。

    不过,林封谨却是知道,这鬼玺的真面目,却是一颗上古巨妖相柳的心脏!最奇特的是,但凡心脏离体以后,就会迅速的枯萎死亡,哪怕是上古巨妖相柳的生命力极其顽强也不例外。

    不过,这一颗心脏的特别之处在于,当时却是有一位远古大能看上了这一颗相柳的心脏,所以挖出来了以后就将其迅速祭炼,想要将之弄成一件威力强大无比的法宝。结果这颗相柳的心脏刚刚被炼成了半成品,那倒霉的远古大能便是彻底的陨落了,炼宝的行为便是半途而废。

    而这颗相柳的心脏,本来是要被炼制成为一件重型傀儡的核心驱动,心脏本来就具有提供强大动能的能力,而这位大能则是赋予了它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外界吸收能量的异能。

    随着这大能的陨落,这一颗相柳的心脏便是以这种诡异的形态在这世上留存了下来,最初的时候,天地之间的灵气可以说是分外的磅礴充沛,所以这块相柳心脏的运作便没有受到影响,在世上默默的生存着。

    然而随着时间灵气越发稀薄,修炼中人都在千方百计的到处掠夺资源,这玩意儿又怎么能获得足够的资源呢?所以,饥不择食之下,便是一切能够吞掉吸收的东西都统统吸收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