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林封谨是最乐意让大巫凶这老狐狸对上海公子这老不死的,而自己去对付那个茅山的玄景真人,可是这显然不可能,这玄景擅长五雷正法,最是克制大巫凶这样的阴幽鬼灵,海公子除非是这么大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这才会答应这样的搭配。

    最要命的是,海公子占据了速度优势,来去若风,这就完全相当于是林封谨两人十分被动,只能等着他来攻!

    然而就在这时候,从旁边的黑暗当中竟然又走了一个人出来,这个人脸色呆板,看起来仿佛是天底下所有的人都欠了他钱没还似的,并且还是身材高大魁梧,身上穿着的长袍却几乎都要被撑破了似的,极不合身。

    这人的眼神则是像那种三棱的锉刀那样,从人身上掠过去的时候,极不舒服,似乎要将你身上的一层无形的东西都刮下来,从他的身上,还散发出来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威严气息。

    见到了这个人,旁边那个本来是眼高于顶的宏景真人顿时就变了脸,立即就有笑容堆了出来道:

    “这不是何陵使吗?怎的连你的大驾都惊动了?”

    而海公子也是有些动容,主动打了个招呼,这人也才生硬的应了一声。

    “陵使?”林封谨皱了皱眉头,心中已经开始盘算了起来:

    “顾名思义,陵使便是看守陵墓的朝廷官儿而已,顶多八品,说难听一点,就是国家编制的公墓管理处的处长而已,这厮怎的架子这么大?”

    而这何陵使最后将眼神停留在了旁边的大巫凶身上,神情也是开始显得凝重了起来,然后居然失态无比的仰天狂笑了起来:

    “刚刚老魏来找我诉苦,说是被另外一名鬼道中人一照面就直接伤了本元,我是不相信的,现在看起来他还真没有说谎呢,西戎赫赫有名的大巫黑凶,传说当中足足转世了三次的人物,老天有眼居然送到了我的面前来啊!!”

    听到了别人叫出自己的名号,大巫凶当然不可能漠视,站了出来有些疑惑的道:

    “现在还能叫出大黑巫凶这四个人的人,应该都不在这世上了吧?你到底是谁?”

    这何陵使阴测测的道:

    “你是贵人多忘事,五十六年前,哀牢山的蟠龙寨子里面发生的事情,莫不成难道就忘记了?”

    大巫凶被他一提,脸上顿时露出来了回忆之色,然后脸色也是迅速的凝重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杀人取胎的禽兽?”

    何陵使昂然道:

    “不错!尔等蛮夷每次入寇中原,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坏事做尽,杀你们几个人,取两个胎儿来炼器又怎么样?”

    大巫凶淡淡的道:

    “不怎么样,一脚被我踹爆卵蛋的滋味不大好受吧?”

    大巫凶这句话一说出去,这何陵使立即额头上青筋暴起,仿佛要择人而噬!猛然怒吼了一声,便是对准了大巫凶这方向狠狠的抛掷过来了什么东西,林封谨眉头一皱,居然感觉到了体内的龙气出现了轻微的波动,不过他仔细的辨识,却是根本毫无所觉。

    然而在大巫凶的眼里面,他赫然却是见到了一张蔓延着赤红色火焰的大网对准了自己当头笼罩了过来,整个人想要闪避,可是从地下却是传来了一股无穷无尽的吸力,令他完全都是动弹不得。

    此时大巫凶所夺舍的这具躯体,与他本身的魂魄波动至少能吻合到九成九以上,这已经可以说是仿佛若中彩票一般的事情了,不要看这具躯体似乎面容十分苍老,但草原上的牧民一旦过了三十岁之后,因为环境条件十分艰苦,所以说天生老相,相貌就和六七十岁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因此大巫凶至少也能依托这句躯体在人世间留存个五六十年。

    正是因为这躯体的珍贵,所以大巫凶便舍不得其毁损掉,他感应到了对方的这火网是追踪着自己的魂魄而来,便是哈哈一笑,魂魄离体进入到了中阴界当中,那具身体立即软软倒下,仿佛植物人一般,不过何陵使抛出的那法宝便是追踪着大巫凶的魂魄而去,没有缠绕上大巫凶的身躯。

    这便是正中了何陵使的下怀,猛的一跺脚,便是呆立在了原地,那模样甚至就有些像张开嘴巴的蛤蟆那样,甚至有口水从唇角流淌下来,呆立站在了原地,显然是自家的魂魄也是随之追击进入到了中阴界当中。

    原来这何陵使的来头也是非同小可的,大卫朝立国这么多年,皇陵都是埋葬得隐蔽至极,尤其是开国帝王卫太祖,大概是不愿意自己的墓被盗的缘故,便是留下来一支暗中守陵的秘密组织,要他们自己连同子孙永生永世的守护自己的陵墓,这皇陵使的职位,便是代代相传,并且拥有诸多的特权。

    更关键的是,这皇陵使的传承绝对不是说流于表面的那样简单,而是在选定了继承人传承的时候,会用类似于某种“灌顶秘术”那样,在死前直接将自己一魂二魄灌入到了继承人的脑海里面,很直接的影响继承人的人格和想法。

    这样的话,皇陵使对大卫朝的忠心,也会随之传承,当然,同时被传承下来的还有各种不能流于口中的秘术,秘辛,还有禁忌,有的人格被同化了之后,甚至会觉得自己就是前任的皇陵使本人!

    就像是之前大巫凶所说“一脚被踹爆卵蛋”的事情,实际上并不是发生在现任的这何陵使身上的事情,而是上一代何陵使才遭遇了这样的悲惨遭遇,只是这一代的何陵使人格估计被同化得相当严重,所以就直接当成了自己的事情了。

    不要看这何陵使似乎是疯疯癫癫的,性格古怪,可是其手底下的秘术却是十分强悍,尤其是他们这组织常年都是在帝陵的入口处居住,那里毕竟是阴宅,难免就要常年与鬼打交道,而自己也是弄得鬼气森森的。

    可是那里又是帝陵,依然有氤氲的龙气存在,加上何陵使身上的官职乃是大卫太祖御赐下来的,所以经过这几百年的浸淫下来,这一脉人施法的时候,甚至会有类似于龙气的效果,林封谨之前觉得自己体内龙气波动就是这个缘故。

    正因为这样,所以何陵使施展出来的神通明明走的是阴损毒辣这四个字的路子,然而仔细辨认的话,却又带着几分霸道强横的味道,委实相当难缠,因此只要知道他底细的人,尽管知道这人性格古怪,极难相处,也是对他客客气气。

    此时大巫凶已经是被何陵使缠住,两人灵魂出窍出了中阴界,林封谨便再次恢复成了孤身作战的状态,又有一个人面对整个世界的孤单错觉!唯一陪伴着他的,便只有天穹上洒落下来的点点赤月光芒

    但是林封谨不在乎!!

    他有牵挂的家人等待着去救,他有一场必须的约会要去赶赴,他一定要在亥时之前见到那神秘组织的首领!!!听到了大巫凶的话以后,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又生出了无穷的斗志,也是无穷的杀志!!

    谁拦我,我就杀谁!

    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此时,那神秘组织的首领最有可能在的地方,便是在吕羽遇袭的地方——城外的得胜宫,那么林封谨便是要去那里!

    因此,林封谨转身就走,干脆得仿佛是要去赶赴一场与情人的约会。

    不过在这时候,海公子面无表情的站在了原地,负手而立,而那茅山的弘景道人则是身形一矮,便是挡在了林封谨的面前,一扬手,便是啪啦的一声巨响,出现了一条电蛇对准了林封谨直咬了过来。

    林封谨的双眼陡然圆睁,正要出手的时候,忽然见到了这电蛇本来张牙舞爪,十分恶毒,可是飞到了半途当中,却是一下子就湮灭了!紧接着就见到这茅山的弘景道人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蹬蹬蹬的连续倒退了好几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右臂,可是依然能见到,右臂上面沁出来了大量的鲜血,瞬间就衣衫染红,显然受到的伤害极重!

    而他身体周围则是有大量的碎片不停的散落了下来,看起来刚刚有一件护身法宝被彻底击毁,否则的话,伤的估计就不只是右臂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弘景道人满眼都是怨毒之色,居然强撑着念了一个法咒,撒出来了一把亮闪闪的东西,这些亮闪闪的东西在瞬间望风即长,变成了一尊一尊身穿金甲的巨汉,威风凛凛,一下子就结成了阵势将其护在了中央。

    这一招林封谨也是在云雾山当中的时候见过,乃是茅山著名的撒豆成兵之术,不过,这弘景道人撒豆成兵做出来的金甲力士,竟是一个个面容俊朗,手中握持的东西都是以三尖两刃刀,伏魔刺,托天叉为主,并且面容也是紫发金瞳,身上的铠甲绘有清晰法令符文,身后还有各种彩带飘舞。

    这些金甲力士,赫然是用修罗界的战修罗所炼制的!比起那种华而不实的黄巾力士,其真实战力至少是十倍往上翻。并且杀掉了以后,还很有可能沾染上战修罗的特有死亡气息,遭受到修罗界的刺客的追杀,那可是无孔不入,随时随地都可能从阴影里面冒出来!

    因此,这些金甲力士当真可以说是烫手山芋,不杀的话烦人得紧,杀掉的话,则是后患无穷。

    然而,这些金甲力士却还只是宏景道人施展出来用来防护的手段而已!!他真正的杀着,便是在深入怀中的那只手上!

    宏景道人从怀中已经是掏出来了一个黄绫包裹的正方形物体,高高举起,然后屈起了双膝深深的跪了下去,同时,他将那黄绫包裹的正方形物体高高举起之后,哪怕是手掌离开了之后,也是继续诡异的浮在了空中。

    然后,宏景道人左手按右手,支撑在地上,然后,深深磕首到地,手在膝前,头在手后,最后竟然是两手、两膝和头一起着地!!

    这是最卑微的下人参见最尊贵的上位者的礼节了,就是人们常说的五体投地!

    这宏景道人能与海公子联袂而来,想必在茅山当中地位相当之高,估计与茅山一派的掌门人也是差相仿佛,而此时他却对这黄绫包裹起来的东西显得如此的恭敬,这玩意儿之强横可想而知。

    随着宏景道人深深的叩拜了下去,立即就看到那悬浮在空中,被黄绫包裹的这玩儿之上,赫然有一圈一圈无形波动的诡异涟漪迅速朝着周围扩散了开去,林封谨虽然隔得很远,可是一被这诡异的涟漪接触到,马上就有着麻痹,头晕目眩,想要剧烈呕吐的感觉,甚至觉得整个天地之间都是灰暗的。

    好在他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赤红色的月光迅速的融入到了五脏六腑当中,便是迅速回复了正常。

    当然,林封谨能从这种种负面状态当中迅速的恢复过来,那是因为他体内有着烛九阴的血脉,天生就拥有极大的抗性,同时,此时赤月当中,正是他实力达到全盛时期的时候。

    甚至就连海公子也是迅速闪开,看起来也是视若瘟疫一般,唯恐是被这黄绫当中的物体涟漪波及到,林封谨见到了这情形,猛然想起来了茅山当中一项轶闻,忍不住失声道:

    “这玩意儿,莫非是茅山传说当中的鬼玺吗?”

    林封谨的这句话说得有些大声,宏景道人忽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了染血的牙齿冷笑道:

    “你倒是蛮有见识的,鬼玺一现,死而无憾,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鬼玺,万年桃木剑,天刑五雷符便是茅山一门的三大镇门法器,万年桃木剑顾名思义,乃是用一株四千年的桃木精树心制成的,对茅山的各项神通都有极其惊人的加持威能,素来都是茅山掌门的佩剑。

    天刑五雷符乃是茅山的一门强横无比的功法,据说施展出来的话,乃是有天劫也似的强大威能,不过这一项神通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简单的一点来说,学这项神通首先要的就是天分。

    什么天分?被雷劈的天分,也就是说你首先得是天生雷灵体,被雷电劈不死才行,当然,在茅山的秘籍当中,那叫引雷电入体淬炼身躯,这第一关就难倒了不知道多少英雄汉。

    而接下来的考验还有足足两重,每一重都比起第一重的凶险来可以说是毫不逊色,因此,这数千年来,能够修炼成五刑天雷符的茅山中人一共也只有四位,可是这四个人都可以说是在当代留下来了赫赫声名,整个茅山上下,也是因为这四个人迎来了极大的飞跃。

    哪怕是现在,茅山当中一旦遇到了强大到无法抵御的外敌,动用的底牌之一,就是最近一代修炼成五刑天雷神通掌教亲手绘制的真符!据说是一旦施展出来的话,差不多就得准备体验一下渡劫的感觉了。而又有谁敢轻言渡劫?又有谁有把握说自己一定能够渡劫成功,所以这玩意儿的威慑力则是在江湖上一直流传着,茅山也是乐于见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在旁边推波助澜。

    至于鬼玺这玩意儿上面,则是被蒙上了一层十分神秘的面纱,有人说鬼玺能够号令群鬼,镇压阴阳,有人说鬼玺实际上能操控使用者的心智,让人彻底的沦为行尸走肉,又有人说鬼玺实际上是百鬼夜行的契约信物,持有者付出一定的代价,就能让神通广大的百鬼来做一件事。

    不过,林封谨却是知道,这鬼玺的真面目,却是一颗上古巨妖相柳的心脏!最奇特的是,但凡心脏离体以后,就会迅速的枯萎死亡,哪怕是上古巨妖相柳的生命力极其顽强也不例外。

    不过,这一颗心脏的特别之处在于,当时却是有一位远古大能看上了这一颗相柳的心脏,所以挖出来了以后就将其迅速祭炼,想要将之弄成一件威力强大无比的法宝。结果这颗相柳的心脏刚刚被炼成了半成品,那倒霉的远古大能便是彻底的陨落了,炼宝的行为便是半途而废。

    而这颗相柳的心脏,本来是要被炼制成为一件重型傀儡的核心驱动,心脏本来就具有提供强大动能的能力,而这位大能则是赋予了它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外界吸收能量的异能。

    随着这大能的陨落,这一颗相柳的心脏便是以这种诡异的形态在这世上留存了下来,最初的时候,天地之间的灵气可以说是分外的磅礴充沛,所以这块相柳心脏的运作便没有受到影响,在世上默默的生存着。

    然而随着时间灵气越发稀薄,修炼中人都在千方百计的到处掠夺资源,这玩意儿又怎么能获得足够的资源呢?所以,饥不择食之下,便是一切能够吞掉吸收的东西都统统吸收了。

第1337章登骨船    风波过后,柳如烟他们全部准备妥当,准备登船入骨海。这一次入骨海,柳如烟、卓剑诗、纯阳子还有熊千臂之外,李七夜还带上了仙女。

    “为什么一定要带上仙女呢?”对于李七夜一定要带上仙女,柳如烟也是十分奇怪。

    自从仙女留下来之后,她很少跟别人说话,她甚至不与人交流,除了李七夜之外。她不是跟着李七夜,就是一个人独自呆在房中。

    仙女她与其他人很疏离,似乎与其他人是格格不入,她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她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或者,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是仙界落入凡尘的仙女。”柳如烟看着郁郁不欢的仙女,不由如此说道。

    对于柳如烟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说道:“世间不见得有仙,更没有仙界。”

    不管世间是不是—无—错—有没有仙,见过仙女的人都会为之惊叹,为之倾倒,为之感到不可思议。

    “若是世间有仙,非是她莫属。”连纯阳子见到仙女之后,都不由如此惊叹了一声。

    此时,李七夜他们都等着坐骨舟前往骨海,不过,一批批的骨舟飘来,李七夜都没有登船。

    “我们什么时候登船?”柳如烟见李七夜任何一艘艘的骨舟飘泊而去,没有线毫登船的意思,不由问道。

    “等,等大船,大船更牢固。”李七夜看着浑浊的海域说道。

    说完了此话,李七夜取出了木盒。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张守护符。分发给了柳如烟他们。说道:“把这符贴在身上,登船之后,船上的骷髅就不会攻击你们。”

    李七夜这些守护符是从侏老头那里买的,当然,对于这守护符,李七夜是有信心,侏老头卖的东西,哪些是好东西。哪些是假货,他是一清二楚。

    柳如烟他们接过守护符,把李七夜的话记在心里面。

    “有一艘大船来了。”李七夜他们等待了许久之后,终于等来了一船很大的大船,这艘巨大的大船足可以容纳上千人。

    整艘大船似乎是用巨大的头颅骨炼制而成,当这样巨大的骨海飘来的时候,散发出白森森的光芒。

    而倒在骨上的骷髅很多,有四脚八臂的不知名种族的骷髅,有如龙蛇一般的骷髅,有身材庞大的骷髅。可以说,在这船上的骷髅。不止是各族修士的骷髅,还有其他是猛兽凶禽之类的枯骨。

    看到这样一艘巨船,在场等待着骨舟的所有修士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有一些老一辈大人物忍住舔了舔嘴唇。

    大家都知道,船越大,就越稳固,就越安全,当然,要在干掉所有骷髅的前提下。

    如果干不掉这些骷髅,登上这样的船,那是送死。来过骨海的人都知道,骨船越大,船中的骷髅就越强大,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是不敢登这样的大船的,否则就是去送死。

    当这艘巨大的骨船慢慢靠近的时候,在场的修士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它,没有人敢登上这艘船。

    “走”见到这艘骨船调头之时,李七夜吩咐一声,带着仙女跨越而起,登上这艘巨大的骨船。

    柳如烟他们纷纷跃空而起,在眨眼之间顺利地登上了骨船。

    登上骨海之后,所有人都按照李七夜的吩咐,把守护符贴在了身上。

    果然,李七夜他们身上贴着守护符之后,整艘骨船中的所有骷髅都一动不动,似乎它们根本没有发现李七夜他们登船一样。

    看到李七夜他们登上了这艘巨大骨船,有很多修士都不由为之羡慕,但,所有人都只是止于羡慕而己,没有人敢跟着李七夜他们的步伐登上这艘巨大的骨船。

    李七夜他们登上了这船巨大的骨船,都不由张望了一下,只见在这船中处处都是骷髅,而且这里的骷髅是形形色色,不止于人形修士的枯骨。

    在这枯骨之中,有巨蛇一般的枯骨,也有异兽一般的枯骨,形形色色,甚至是有些枯骨连柳如烟他们这种见识广博的人都叫不出名字来。

    “这是凤凰骸骨吗?”。此时柳如烟看到甲板上有一副骸骨,这副骸骨看起来是一只巨鸟,虽然这具骸骨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了,枯骨已经是焦黑了,但是,枯骨的断裂之处,依然是闪动着微弱的神性。

    死亡之后,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时光侵蚀,这枯骨依然还有一些神性,这可想而知这样的一只巨鸟在生前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可怕。

    “这世间,想遇一只真正的凤凰,那是谈何容易,一只凤凰,那是无价之物,更是无敌之物。”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有凤凰的血统,那都已经很了不起了。”

    卓剑诗看着这船中如此之多的枯骨,不由好奇地说道:“这些骸骨都是从何而来?难道说,这些都是前往骨海中探险而惨死的强者?”

    “不一定是。”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在某种意上来说,为了探险而惨死在这里的强者,那只是少数而己。”

    “听说,骨海乃是骸骨如山,这船上的枯骨和骨海中的枯骨又有什么不同呢?为何这些骨骸都会乘着骨舟,而骨舟却在靠近骨海的边沿之时又折回去呢?”纯阳子看着这船上的骸骨,不由问道。

    对于纯阳子这样的问题,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这话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你们纯阳四脉,从古纯仙帝起,到宴世仙帝,可以说是对骨海勘探是最彻底的一个传承。有些东西虽然你是不知道,但是,你们的祖先,古纯仙帝和宴世仙帝却知道得不少。”

    “小弟想听听李兄的高见,指点小弟一二。”纯阳子抱拳,十分谦虚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有些问题,我也不能回答你,你们祖先不愿告诉后代,那是有他们的原因,也有着他们的考量。不过,至于的最后一个问题,我倒可以回答你。”

    “这些骨舟为什么又会折回骨海,那是因为它们逃不掉,无法逃出骨海。”李七夜看着眼前茫茫的大海说道:“在某种意识上来讲,这些乘着骨舟的骷髅,那都是想逃离骨海,可惜,他们逃不掉。”

    “这些骷髅想逃出骨海?”听到这样的话,柳如烟他们都不由为之瞠目结舌,熊千臂都忍不住问道:“死了的人,会想逃出骨海吗?难道说,它们死后都有着落叶归根的执念?想葬在自己的故乡?”?“葬在故乡?”李七夜听到这话,不由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这里不是它们的故乡,至少天灵界不是。”

    “这话是什么意思?”柳如烟都不由问道:“难道是说,它们生前是来自于其他的地方?”

    “你们想的,跟我说的,那是不同一回事。”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那些因为探险而死在骨海的强者,很少很少有资格能坐上这骨舟的。能从海底爬起来,坐这上骨舟的强者,那么,他生前一定是很强大很强大!这样的骸骨,能坐上骨舟,那是寥寥无几。”

    “这些骸骨是从何而来的?”纯阳子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想到了宗门中的一些记载!

    “在很遥远很遥远的时代,因为不甘心,因为思念,因为种种,所以,在骨海你们能看到这样的景象,能看到会有一艘艘的骨舟在骨海中飘泊,有些是迷失了方向,有些是能飘泊到边缘,但是,最终,还是逃不出骨海。”李七夜望着茫茫的海域,缓缓地说道。

    “真的逃不出骨海吗?”。卓剑诗忍不住问道:“难道真的没有一具骨骸逃出骨海的?”?对于卓剑诗这个问题,李七夜沉默了很久,最终,他缓缓地说道:“有,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是怎么样的骸骨,是怎么样逃离骨海的?”听到这样的话,柳如烟十分感兴趣,骨海的形成,一直是一个谜,这里面有着太多未解的谜团了。

    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回答柳如烟的问题。

    在李七夜他们谈笑之间,登上骨船之后,仙女一直不说话,她只是时不是端详了一番这船上的骸骨,有时候,她不由侧首沉思,在她侧首沉思之时,她一双美丽无比的双眸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明亮,特别的美丽动人。

    但是,这明亮的光芒那也只是瞬间而己,一逝而去,然后她的双眸又陷入了迷茫之中,她不由苦苦思索,但是,依然是一片的空白。

    “起到了什么吗?”。在仙女站在那里有些迷茫、有些孤寞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缓缓地说道。

    “我好像记起了一些事情,但,好模糊好模糊,想不起具体是什么事情了。”仙女那茫然的双眸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

    “有些东西,时候未到,当时候到了,有些东西,你会慢慢记起。”李七夜轻轻地说道。

    仙女听到这话,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会痛,好久好久的痛,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的痛。”(未完待续……)

    第1337章登骨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