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听了海公子的话,深吸了一口气道:

    “将自家全家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一念之上,这是人世间最不靠谱的事情!”

    海公子叹息摇头道:

    “然而这对你来说,便是最好的一条路了啊,你现在退一步,还有一线生机,但是若继续走下去,只有灰飞烟灭,就拿现在来说,难道就过得了我们这一关吗?”

    林封谨慢慢的抬起了头,眸子里面也是有一种野性的炽和赤!一字一句的道:

    “要我像狗一样的跪下来乞命,那就只有三个字,不,可,能!至于能不能过你们这一关,那总要打打看才知道,说得难听一些,就算是要做狗,也不会在你们的面前做,也得将那个人逼出来以后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才行!”

    那借尸还魂的魏公公尖声尖气的笑了起来,就仿佛是听到了什么莫大的笑话似的,最后居然上气不接下气的抹着眼泪道: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啧啧,这口气,真的是长江前浪推后浪,不服老也不行是谁?”

    本来这魏公公笑得那个是阴阳怪气,但最后断喝出来了“是谁”两个字以后,居然声音当中带着一丝惊惧的感觉!

    此人居然出现这样的惶恐失措,海公子是最吃惊的了。因为这魏公公当年活着的时候,既是司礼监当中的大太监,又是当时令人闻风色变的东厂的副都管,这样的以一人之身,掌控文武两边的重权,在整个大卫朝的历史上都是极罕见的,并且当时东厂厂公朱太监年纪衰老,精力不济,整天就是吃斋念佛,所以东厂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魏公公一言而决!

    此人的权势达到了顶峰的时候,无论是谁,哪怕是贩夫走卒拿着他的拜帖去大臣家中拜会,三品以下的,要大开中门迎接,三品以上的,也是要在中堂置酒以示尊重,否则的话,顷刻之间就有大祸,这么一个人足足在司礼监和东厂这种天底下最为复杂和黑暗的地方,霸占厮混了四十年,其见识想必早就被千锤百炼,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动容的呢?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啊

    非但如此,这魏公公居然又急退了两三步,怪叫了一声道:

    “你是谁?你是谁?”

    骤然之间,魏公公猛的张嘴,那嘴巴完全是张开到了人嘴的极限,几乎给人以一种错觉,就是下一秒他的嘴巴就会生生的被撕裂。

    然而这名副其实的“死太监”便是开始发了连绵不断的尖叫,这尖叫声最初的时候十分高昂,然后慢慢的低沉,轰鸣,令听到的人心胸上下都是格外的难受,最后那尖叫声慢慢的压了下来,终于消失不见,可是这只是意味着人耳的频率接受不到,并不代表这魏公公没有发出声音。

    这炼魂魔音十分特别,看起来威力不大,其实却可以对人产生极强的持续性伤害,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叠加,就类似于听这炼魂魔音一分钟,估计伤害也就是毛毛雨,但是听两分钟的话,伤害就有些可观了,听个十分钟,那就是想不死都不行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却是传来了幽幽的陶笙的声音,这陶笙的声音却是微弱而清晰,仿佛是一缕丝线围绕在了人的耳边,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多听一会儿,又仿佛令人眼前有幻觉出现,深邃的黑暗当中,有一座孤坟,一个白衣女子在坟前幽幽哭泣,哭声如泣如诉

    这陶笙大概只是响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魏公公就直接撑不下去了,黑褐色的血液从他的嘴巴里面直流淌了出来,整个人都不停的踉跄倒退,嘶声不甘道:

    “你,你,你是谁!!我知道了,你也不是人!可是你在鬼道方面的造诣,怎能比我还高?”

    说完了以后,这魏公公就仿佛是木桩子一样,咯噔的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他乃是鬼修,这只是表示认输放弃了操控的尸体,不过本体也是元气大伤,只能狼狈疯狂逃走,再也没有一战之力。

    林封谨骤然之间来了帮手,眉宇里面却没有什么喜色,叹了口气道:

    “你怎么来了?”

    随着林封谨的话声,一个披着羊皮袄子,满脸都是深刻若沟壑的皱纹的老人走了出来,他的身上披着一件羊皮袄子,肌肤呈现出来了古铜色,一看就是那种在草原上漂泊了多年的老牧民,然而这老人的眼神,却是有一种悠然若鬼火也似的感觉。

    这老人的手上,赫然便是握着一个看起来相当粗陋的陶笙,很显然,正是他,将那不可一世的附体鬼仙魏公公直接逐走!

    能有这样的实力,在一对一当中做到这件事情的,天底下之间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因为鬼仙这种东西有形无实,非常难缠,因此只能是鬼仙对鬼仙,以无形破无形,才能胜得如此干净爽利!

    而这魏公公是什么人?曾经在大卫朝一手遮天,既入司礼监,又把握东厂,这样的人修成的鬼仙,可以说更是萦绕了家国气运在当中,比起普通的鬼仙来说尤其难缠,因此,就连海公子看这老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如此的高手偏偏又名不见经传,又怎么会突然出现,还站在了林封谨这边呢?

    面对林封谨的询问,这老牧民有些遗憾的道:

    “我前些日子夜观天象,发觉紫薇星似乎出现了微妙的改变,便是用山卜之术占卜了一下,发觉你这一次你竟是有大凶大劫,自然是迅速赶来了,只是没想到还是晚到了一步啊。”

    林封谨微微叹息道:

    “大巫凶啊,你不该来的,这一潭水可以说是极深了,一旦沾染上了恐怕连甩也甩不掉呢。”

    听到了林封谨的称谓,海公子心中顿时一凛,大巫凶的称呼可以说是西戎那边除了大牧首之外的最高荣誉了,几百年来敢公开这个称号的人,也就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并且一个个都已经是隐匿多年的老怪物。

    这么一个非常强悍变态的家伙一出现之后,便是摆明车马站在了林封谨这边,还直接不动声色的击败了魏公公,搞得至少在账面上双方变成了不折不扣的2V2了,并且海公子发现,迄今为止的话,林封谨显得相当的淡定,并不像是那种完全是穷途末路的样子,因此老谋深算的他心中也是犯起了嘀咕,有一种进退失据的感觉。

    大巫凶那幽幽若鬼火的眼神在林封谨的脸上转了一转,传音道:

    “你看我像是那种怕麻烦的人吗?天地之间的事情,无论如何到了绝境却总会留下一丝转机,你这件事同样也是如此,我用山卜之术占算之后,发觉你的契机居然是要在今夜的亥时之前见到那个幕后黑手,卦象体现出来的特征居然是王不能见王,一旦见了之后,便是坎离相冲,水火对灭的局面,这样的话,才会出现变数,一旦错过了亥时,便是死局!”

    “竟然有这等事情?”林封谨陡的震惊了,心中立即就涌出来了一丝希望。

    大巫凶之前一直在草原上找寻适合的炉鼎方便夺舍,所以说一直都在闭关,不知道这边的一些具体情况。他口中所说用山卜之术占算之后的答案看似匪夷所思,什么王不能见王,林封谨却是知道其中的关窍——武亲王钱震的残魂还在自己的世界的尽头当中,这不是王是什么?

    这山卜之术如此灵验,林封谨心中顿时就生出来了一丝希望,也是一下子有了目标!亥时乃是下午的九时到十一时,此时已经天黑,估计已经是至少晚上八时,要在这六趾组织的已经成功操控朝政的局面下,见到其幕后黑手,这难度可想而知,倘若这人真的这么容易找到,又怎么可能隐匿如此多年?

    不过林封谨最怕的,还是之前若没头苍蝇乱撞的局面,此时大巫凶一来,至少是给自己指了一条明路可走,人最怕就是没有目标,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劲儿,一旦有了目标的话,那么无论前途有多遥远,一路上有多艰难险阻,都能咬着牙鼓足了劲儿往目标冲!

    此时林封谨精神陡然一振,便是对着海公子道:

    “你刚刚说我束手就缚,就能向那人求情的这话算不算??”

    海公子没料到林封谨忽的来了这么一句,愣了愣道:

    “当然算。”

    林封谨道:

    “要我束手就缚也可以,我有个条件,那就是要马上面见那人,将个中的曲折缘由对他分说明白。”

    海公子缓缓的摇头道:

    “这个条件我办不到,除非是换一换。”

    林封谨道:

    “换一换?怎么换?”

    海公子道:

    “今天的日子有些特殊,主上每当这时候,都会闭关静养,直到子时才能出关,你要面见主上的话,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要现在面见他,却根本就没有半点可能,不要说你这个外人,就是跟随了主上几十年的老人,也是做不到。”

    林封谨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动手吧。”

    海公子凝视着林封谨,目中带着一丝悲哀:

    “你以为你来了帮手,击退了魏象魏公公就可以放肆了?我再一次告诉你,组织的潜力,不是你能想象的,哪怕是吕羽这样的君王,也只是我们掌握的一个区区的傀儡而已,想要他的时候那么召之即来,他失去利用价值了,便可以挥之即去。”

    “你有见过捅马蜂窝的状况吗?走了一个魏象,现在增援过来的人手的实力,便是魏象实力的几倍,并且你就算是将我们都击败了,增援而来的人手的实力也会继续增加,你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比整个北齐都还要强大的恐怖组织,攻势会若潮水一般的汹涌而来,你抵挡得住一波,难道能抵挡住十波,百波?最后直到将你彻底压垮为止!”

    林封谨听了海公子的话,默然了一会儿,四下里一片安静,甚至可以听得见远处的鸟鸣虫声。

    隔了好一会儿,林封谨就悠悠的道:

    “九百三十年前,有一个丐头在大雪当中蹒跚走着,他刚刚亲手掩埋了自己被冻饿而死的弟弟,远处的亭台楼阁当中,灯火辉煌,暖意融融,还有丝竹歌舞的声音,有人正在黑暗处扶着围栏呕吐,呕吐出来的都是烈酒珍馐,一盘菜就能让十个人熬过这个冬天”

    “这个丐头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否则的话,就会像弟弟一样成为冰冷的尸体,埋葬在了雪地的下面,悲愤到已经根本就无路可退的他,只能站出来面对大康朝这样一个庞大的敌人,而这样一个敌人,下辖了亿万和他一样的子民,国土从东边走到西面都足足要耗费一年半的时间,军队更是武装到了牙齿,随便一个士兵站出来,杀掉三个这样的丐头都没有问题”

    “然而他还是做了这个庞大无比的帝国的敌人,站在了大康朝的帝王的对立面上,十三年之后,这个姓卫的丐头就取而代之,成为了这个帝国的主人。他当时如果因为彼此之间的差距而退了一步的话,那么就只能是一具路边的冻尸了——倘若简单的比一比,说一说就能决定这世上的胜和败,对和错,那么我们还修文习武做什么呢?更何况,这世上本来就有一些事情,是哪怕再怎么困难,也绝对没有办法退,没有办法让的!”

    海公子听了林封谨的话,居然微微的点了点头道:

    “受教了,林举人,请出手。”

    海公子对林封谨改了称呼,这意图已经是表现得非常明白,话不投机半句多,那就是再也没有什么师生弟子的区别,双方从这一刻开始,那就是陌生人。让林封谨先出手,是他念在旧情上的最后让步,林封谨一旦出手,那么他还击下手也不会留情了。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天上的赤月光芒都吞入到了五脏六腑里面去似的,看起来林封谨也就只是站在了原地没有做什么动作,可是,他的呼吸却已经是变得急促,他的心跳已经开始加快,他身上的关键部位的肌肉已经开始有规律的伸缩

    因为,海公子虽然肯定比不上他遇到过的王猛,元昊这样的牛人,可是他此时是以逸待劳,可是他擅长的就是迅捷若电的身法,林封谨虽然自己的妖命之力非常克制速度流的对手,然而物极必反——就像是水在通常情况下能浇灭火,但是熊熊大火的时候,泼一盆水上去只会被蒸干,金能克木,然而木头一多,再锋利的斧头也是要被砍钝砍坏。

    林封谨克制速度流的敌人,却是有一个临界点在的,一旦敌人的速度超越了这个临界点,那么就算是你知道别人明明白白要打你什么地方,你的反应跟随不上他的速度,一样是白搭。

    之前林封谨在西戎遇到了火王的肉身的时候,就已经几乎被逼到了临界点的边缘,险些全面崩溃掉,而他几乎是可以确信,海公子就是一定能超越临界点的那个人,因此接下来的这一战,很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艰难!

第1336章杀伐无情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梦镇天高大的身影受到了镇压,越来越小,“赦”字的光芒开始黯淡下来,这一道旨令已经被柳如烟手中的旨令所镇压。

    见到这样的一幕,曹国剑脸色十分难看,此时他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之际,他大喝一声,取出了一件宝物,在他的血气催动之下,宝物爆发了强大无敌的战意,这一股气势瞬间与梦镇天的影子融合,瞬间让梦镇天的影子一下子强大了许多,撑住了柳如烟手中旨令的无上意志镇压。

    曹国剑取出来的这件宝物乃是由梦镇天亲手祭炼而成,这里面不止是有着梦镇天的无敌功法,更是有着梦镇天无敌的战意。

    只有这样无敌的功法、无敌的战意再融合了梦镇天无敌的意志,这才撑住了柳如烟这道旨令的所有底蕴。

    “梦镇天好强大。”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心里面打了一个冷颤。虽然此时是柳如烟与曹国剑的对抗。

    事实上,这是吞魔宗始祖与梦镇天之间跨越时光的对抗,单凭旨令的底蕴,单凭一张旨令的意志,那怕梦镇天活着,也依然无法与不在世间的吞魔宗始祖对抗。

    但是,有了梦镇天祭炼的宝物,在他的无敌功法、无敌战意融合了他无敌的意志之时,这让梦镇天的意志终于撑住了局面,承受住了吞魔宗始祖旨令的镇压。

    “曹剑主要比底蕴吗?”在这个时候。雅尔高贵的卓剑诗开口,“铛”的一声,长剑在手。瞬间仙帝神威肆虐,在这一剑之中,就像是仙帝临世一样,仙帝只手镇压而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样的局势之下,梦镇天的影子无法撑下去了,一下子崩灭。接着曹国剑手中的旨令一下子燃烧起来,接着化作了飞灰。曹国剑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血气翻滚,受到了很强大的压制。

    卓剑诗手中这把长剑乃是一把帝剑,乃是无垢三宗的始祖无垢仙帝留下的仙帝之剑,当仙帝之威横扫肆虐之时。一切都成了定局,梦镇天的意志无法与仙帝的意志相比!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梦镇天脸色铁青。这就如卓剑诗所说的那样,这是比底蕴!

    “这一点底蕴,差得太远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梦镇天亲自出手,还有点嚼头,你挟你师父的神威前来。那也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己。”

    “回去告诉梦镇天,不管他自认为有多强大,识相的。就给我夹着尾巴做人,否则,所谓的仙帝预选人,我也一样取下他的头颅,挂在天灵界最高的地方!”李七夜淡淡一笑,“喀嚓”的一声。扭下了包玉强的头颅。

    此时,包玉强想惨叫都来不及了。他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敢在他师父面前把他杀了。

    “你”曹剑国怒到不可遏止,狂吼一声,欲冲过来,但是,柳如烟和卓剑诗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是手持着旨令,始祖之威吞噬神魔,一个是帝剑在手,仙帝之威镇压万法!同时,她们的仙体都同时爆发,一个是圣泉体,一个是吞魔体,两者都是仙体中成。

    试想一下,两尊中成仙体,拥有着帝剑、旨令,她们的战斗力是何等之强呢。

    “曹剑主,久闻你大神皇威名,今日你想战,我们姐妹随时都可以奉陪!”卓剑诗缓缓地说道。

    柳如烟更霸气,轻笑一声,说道:“曹剑主,并非是我有意贬低你,你虽是大神皇,道行是了不起,可惜,你手中无帝兵,凭你师尊赐于你的兵器,还不是我们姐妹两人的对手!”

    一时之间,气氛凝重到了极点,整个场面紧张无比。

    以道行而言,曹国剑作为大神皇,的确是很强大,但是,他偏偏面对的是柳如烟和卓剑诗。

    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个本来就实力很强大,她们师姐妹两个很早就踏入了大世道!成就很高,更何况,她们还是中成仙体!

    放在当世,柳如烟、卓剑诗两个人不见得会比遮海天子、速道天神、七海女武神弱!只不过,她们师姐妹两个人低调而己。

    曹国剑手中没有仙帝之兵,面对有仙帝之兵的卓剑诗她们,他这尊大神皇就不见得镇压柳如烟、卓剑诗了。

    在这个时候,无垢三宗的底蕴与神梦天的底蕴是一览无余,虽然说神梦天的始祖也极为强大无敌,但是,他们终究没有出过仙帝!

    李七夜笑了一下,把包玉强的头颅扔给了曹国剑,淡淡地说道:“这就是我的警告!在这一世,九天十地,除了我,其他人没资格称仙帝!”说完,不再理会曹国剑走入了船中。

    曹国剑被气得哆嗦,脸色铁青,他这一次本来是为结盟而来,没有想到这不止是与无垢三宗撕破了脸皮,更是把自己徒弟性命给搭进去了。

    事实上,这一切都本来可以避免的,因为包玉强的一句话把所有的一切都搞砸了。

    一时之间,曹国剑骑虎难下,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李七夜这是**裸地挑战梦镇天呀,在当世,梦镇天气焰之盛,无人敢撄其锋,然而,今天李七夜却如此无所忌惮地挑衅,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嚣张!

    “曹剑主,请回吧。”最后,卓剑诗沉声地说道。

    最后,曹国剑一咬牙,冷冷地说道:”卓宗主,总有一天你们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的!无垢三宗的覆灭,只怕是在你们一念之间。“

    “曹剑主,多谢你替我无垢三宗操心。”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我们无垢三宗的选择,那是我们无垢三宗的事情。再说了,等你师父梦镇天成为仙帝之后,再谈灭我无垢三宗,否则,在今天的地位,我们无垢三宗也一样有镇压你师尊的人!”

    柳如烟这话说得十分霸气!这句话一出,这就意味着无垢三宗有怎么样的底牌了,这就意味着无垢三宗有怎么样的底蕴了!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东西!或者,无垢三宗还有能横击仙帝这样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就是实在是太震撼了,横击仙帝,这是沉重的话题!如果无垢三宗还有横击仙帝的存在,这可想而知无垢三宗多么的强大,底蕴之深厚,让人不可想象!

    曹国剑一跺脚,转身就走,不愿意再停留,今日之耻,总有一天他会讨回来的,他经历了这么多风浪,也能忍得下去。

    曹国剑走了之后,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沉寂下来,很多修士一时之间是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的。

    “凶人呀,果然是霸气,凶狠得一塌糊涂,这不止是曹国剑咽不下这口气,只怕是梦镇天也咽不下这口气。”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也有老一辈打了一个激灵,说道:“这是要拉开仙帝之战的序幕吗?”?“如果李七夜想成为仙帝,这一步是必然的。梦镇天出世,这就注定着他成为所有有志成为仙帝的天才的最强大劲敌,只不过,是谁最先跳出来挑战梦镇天而己。梦镇天经历了上一个时代的仙帝之争,他比任何天才都有优势,不管是谁去挑战他,都是要三思而后行。但,李七夜却第一个跳出来了。”有经历过上一个时代风云的老一辈大贤说道。

    有见识的人都知道,仙帝之路一直都是很残酷,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埋葬在这一条道路上,这是一条由枯骨铺成的道路!

    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谁,想成为仙帝,在这一个时代,只怕梦镇天将会成为无法绕过的一座大山,是一座不得不跨越的障碍,只不过,没有谁会想到,李七夜竟然是第一个跳出来,而且是如此早跳出来。

    “李七夜拿什么底气来与梦镇一争呢?是有孔雀树为他护道?还是有无垢三宗的无敌老祖为他护道?”有人忍不住猜测地说道。

    在所有人心目中,就算李七夜很强大,但是,在目前而言,李七夜绝对不是梦镇天的对手,他还年轻,道行还不够强大,无法与梦镇天争锋!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李七夜敢跳出来挑战梦镇天,这就意味着李七夜背后有着足够强大的人为他护道,否则,他是出身未捷身先死!

    “李兄的霸气,只怕是我这一辈子都学不会。”当李七夜回到了船中之时,纯阳子也回来了,他不由感慨地说道。

    “你若是走苍天道,也是有机会争天命的。”李七夜看了看纯阳子,笑着说道。

    纯阳子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是庆幸这一世走大世道才对。以我天赋,与其他人争一争,还是有希望的,但是,遇到了李兄,我就明白,如果我去争天命,我也只不过是李七夜通往无敌道路上的一具枯骨而己。李兄这一条路已经是铺满了枯骨,多我这一具枯骨,不多,少我这一具枯骨,也不少。”

    纯阳子这话不止是说得他自己很有底气,也是把整个局势说得很清晰!(未完待续)

    5201高速帝霸是第1336章杀伐无情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