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梦镇天高大的身影受到了镇压,越来越小,“赦”字的光芒开始黯淡下来,这一道旨令已经被柳如烟手中的旨令所镇压。

    见到这样的一幕,曹国剑脸色十分难看,此时他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之际,他大喝一声,取出了一件宝物,在他的血气催动之下,宝物爆发了强大无敌的战意,这一股气势瞬间与梦镇天的影子融合,瞬间让梦镇天的影子一下子强大了许多,撑住了柳如烟手中旨令的无上意志镇压。

    曹国剑取出来的这件宝物乃是由梦镇天亲手祭炼而成,这里面不止是有着梦镇天的无敌功法,更是有着梦镇天无敌的战意。

    只有这样无敌的功法、无敌的战意再融合了梦镇天无敌的意志,这才撑住了柳如烟这道旨令的所有底蕴。

    “梦镇天好强大。”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心里面打了一个冷颤。虽然此时是柳如烟与曹国剑的对抗。

    事实上,这是吞魔宗始祖与梦镇天之间跨越时光的对抗,单凭旨令的底蕴,单凭一张旨令的意志,那怕梦镇天活着,也依然无法与不在世间的吞魔宗始祖对抗。

    但是,有了梦镇天祭炼的宝物,在他的无敌功法、无敌战意融合了他无敌的意志之时,这让梦镇天的意志终于撑住了局面,承受住了吞魔宗始祖旨令的镇压。

    “曹剑主要比底蕴吗?”在这个时候。雅尔高贵的卓剑诗开口,“铛”的一声,长剑在手。瞬间仙帝神威肆虐,在这一剑之中,就像是仙帝临世一样,仙帝只手镇压而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样的局势之下,梦镇天的影子无法撑下去了,一下子崩灭。接着曹国剑手中的旨令一下子燃烧起来,接着化作了飞灰。曹国剑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血气翻滚,受到了很强大的压制。

    卓剑诗手中这把长剑乃是一把帝剑,乃是无垢三宗的始祖无垢仙帝留下的仙帝之剑,当仙帝之威横扫肆虐之时。一切都成了定局,梦镇天的意志无法与仙帝的意志相比!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梦镇天脸色铁青。这就如卓剑诗所说的那样,这是比底蕴!

    “这一点底蕴,差得太远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梦镇天亲自出手,还有点嚼头,你挟你师父的神威前来。那也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己。”

    “回去告诉梦镇天,不管他自认为有多强大,识相的。就给我夹着尾巴做人,否则,所谓的仙帝预选人,我也一样取下他的头颅,挂在天灵界最高的地方!”李七夜淡淡一笑,“喀嚓”的一声。扭下了包玉强的头颅。

    此时,包玉强想惨叫都来不及了。他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敢在他师父面前把他杀了。

    “你”曹剑国怒到不可遏止,狂吼一声,欲冲过来,但是,柳如烟和卓剑诗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是手持着旨令,始祖之威吞噬神魔,一个是帝剑在手,仙帝之威镇压万法!同时,她们的仙体都同时爆发,一个是圣泉体,一个是吞魔体,两者都是仙体中成。

    试想一下,两尊中成仙体,拥有着帝剑、旨令,她们的战斗力是何等之强呢。

    “曹剑主,久闻你大神皇威名,今日你想战,我们姐妹随时都可以奉陪!”卓剑诗缓缓地说道。

    柳如烟更霸气,轻笑一声,说道:“曹剑主,并非是我有意贬低你,你虽是大神皇,道行是了不起,可惜,你手中无帝兵,凭你师尊赐于你的兵器,还不是我们姐妹两人的对手!”

    一时之间,气氛凝重到了极点,整个场面紧张无比。

    以道行而言,曹国剑作为大神皇,的确是很强大,但是,他偏偏面对的是柳如烟和卓剑诗。

    柳如烟和卓剑诗师姐妹两个本来就实力很强大,她们师姐妹两个很早就踏入了大世道!成就很高,更何况,她们还是中成仙体!

    放在当世,柳如烟、卓剑诗两个人不见得会比遮海天子、速道天神、七海女武神弱!只不过,她们师姐妹两个人低调而己。

    曹国剑手中没有仙帝之兵,面对有仙帝之兵的卓剑诗她们,他这尊大神皇就不见得镇压柳如烟、卓剑诗了。

    在这个时候,无垢三宗的底蕴与神梦天的底蕴是一览无余,虽然说神梦天的始祖也极为强大无敌,但是,他们终究没有出过仙帝!

    李七夜笑了一下,把包玉强的头颅扔给了曹国剑,淡淡地说道:“这就是我的警告!在这一世,九天十地,除了我,其他人没资格称仙帝!”说完,不再理会曹国剑走入了船中。

    曹国剑被气得哆嗦,脸色铁青,他这一次本来是为结盟而来,没有想到这不止是与无垢三宗撕破了脸皮,更是把自己徒弟性命给搭进去了。

    事实上,这一切都本来可以避免的,因为包玉强的一句话把所有的一切都搞砸了。

    一时之间,曹国剑骑虎难下,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李七夜这是**裸地挑战梦镇天呀,在当世,梦镇天气焰之盛,无人敢撄其锋,然而,今天李七夜却如此无所忌惮地挑衅,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嚣张!

    “曹剑主,请回吧。”最后,卓剑诗沉声地说道。

    最后,曹国剑一咬牙,冷冷地说道:”卓宗主,总有一天你们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的!无垢三宗的覆灭,只怕是在你们一念之间。“

    “曹剑主,多谢你替我无垢三宗操心。”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我们无垢三宗的选择,那是我们无垢三宗的事情。再说了,等你师父梦镇天成为仙帝之后,再谈灭我无垢三宗,否则,在今天的地位,我们无垢三宗也一样有镇压你师尊的人!”

    柳如烟这话说得十分霸气!这句话一出,这就意味着无垢三宗有怎么样的底牌了,这就意味着无垢三宗有怎么样的底蕴了!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东西!或者,无垢三宗还有能横击仙帝这样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就是实在是太震撼了,横击仙帝,这是沉重的话题!如果无垢三宗还有横击仙帝的存在,这可想而知无垢三宗多么的强大,底蕴之深厚,让人不可想象!

    曹国剑一跺脚,转身就走,不愿意再停留,今日之耻,总有一天他会讨回来的,他经历了这么多风浪,也能忍得下去。

    曹国剑走了之后,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沉寂下来,很多修士一时之间是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的。

    “凶人呀,果然是霸气,凶狠得一塌糊涂,这不止是曹国剑咽不下这口气,只怕是梦镇天也咽不下这口气。”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也有老一辈打了一个激灵,说道:“这是要拉开仙帝之战的序幕吗?”?“如果李七夜想成为仙帝,这一步是必然的。梦镇天出世,这就注定着他成为所有有志成为仙帝的天才的最强大劲敌,只不过,是谁最先跳出来挑战梦镇天而己。梦镇天经历了上一个时代的仙帝之争,他比任何天才都有优势,不管是谁去挑战他,都是要三思而后行。但,李七夜却第一个跳出来了。”有经历过上一个时代风云的老一辈大贤说道。

    有见识的人都知道,仙帝之路一直都是很残酷,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埋葬在这一条道路上,这是一条由枯骨铺成的道路!

    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谁,想成为仙帝,在这一个时代,只怕梦镇天将会成为无法绕过的一座大山,是一座不得不跨越的障碍,只不过,没有谁会想到,李七夜竟然是第一个跳出来,而且是如此早跳出来。

    “李七夜拿什么底气来与梦镇一争呢?是有孔雀树为他护道?还是有无垢三宗的无敌老祖为他护道?”有人忍不住猜测地说道。

    在所有人心目中,就算李七夜很强大,但是,在目前而言,李七夜绝对不是梦镇天的对手,他还年轻,道行还不够强大,无法与梦镇天争锋!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李七夜敢跳出来挑战梦镇天,这就意味着李七夜背后有着足够强大的人为他护道,否则,他是出身未捷身先死!

    “李兄的霸气,只怕是我这一辈子都学不会。”当李七夜回到了船中之时,纯阳子也回来了,他不由感慨地说道。

    “你若是走苍天道,也是有机会争天命的。”李七夜看了看纯阳子,笑着说道。

    纯阳子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是庆幸这一世走大世道才对。以我天赋,与其他人争一争,还是有希望的,但是,遇到了李兄,我就明白,如果我去争天命,我也只不过是李七夜通往无敌道路上的一具枯骨而己。李兄这一条路已经是铺满了枯骨,多我这一具枯骨,不多,少我这一具枯骨,也不少。”

    纯阳子这话不止是说得他自己很有底气,也是把整个局势说得很清晰!(未完待续)

    5201高速帝霸是第1336章杀伐无情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四十七章 没想到    蠹是什么东西呢?就是一种专门喜欢在陈旧古书里面钻洞的虫子。

    读书之人大多都爱书,所以说对蠹虫这种东西乃是深恶痛绝,朱子年轻的时候十分贫寒,他在自己的笔记里面写道:自己全家上下最穷困的时候,每天早上煮一大锅粥,等凉了以后切块,然后全家人就每人分一块粥度日。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子找到了一个工作就是去文库里面打杂,文库当中堆积的陈年公文,案卷如山,蜘蛛网密布,里面还有各种书籍残卷,做这活儿又脏又累,报酬也是格外的微薄,朱子却是甘之若迨。觉得在这里能与最心爱的书籍朝夕相处,还能有点钱贴补家用,真的是十分幸福了。

    于是他就全心全意的扑在了文库的工作上,打理得十分的妥帖,有太阳的时候还将书籍翻开,拿出来晒一晒去潮气,更是会找些浆糊来,细心的修补一些残卷古本,在这过程当中,肯定就少不了与蠹虫打交道,看到了就一指头按死。

    朱子在文库当中呆了足足十年,在学有所成的同时,也不知道按死了多少的蠹虫,日后他悟道的时候,开始创立自己的奇功绝学,结果发觉按捺蠹虫的这个动作真的是做了不知道多少次,熟极而流,千锤百炼,可以说端的是形成身体的本能。

    于是便是由此创造出来了这一招捺蠹指,却是他的绝学当中威力最大的一招,有洞金透石的威能。

    所以说秦欢见到林封谨居然一爪抓了过来,心中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人在找死了,以区区的血肉之躯居然想与朱子的绝学抗衡,被这一指按上去,秦欢几乎可以断定,整个手腕的腕骨都会在瞬间碎裂掉,之后爆发出来的余波更是会彻底的毁掉这条手臂!

    此时秦欢的眼神已经开始恶意的喵向了林封谨的喉结,这就是他接下来的目标!

    一旦捺蠹指的劲道彻底爆发以后,对方势必就会露出来了一个绝大的破绽,自己就欺身抢上,一指破喉,这样的话,也算是让这人一了百了,省掉了接下来的无数痛苦了。

    而自己若是留他一命的话,接下来这人就要承受断臂之痛,还可能被官府千刀万剐,一念及此,秦欢都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心软而慈悲的人了。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上一次秦欢这么做的时候,还是在抗击东海贼的战场上,他和三个师弟联手大战东海联军的一头神使,最后神使被杀,也死了两个师弟,还有一名重伤。

    秦欢骤然出手,杀死重伤师弟独占功劳的时候,就用这样的心理暗示来不停的催眠自己,不过还是犹豫了半晌。

    只是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对上了林封谨,他却已经是根本就不会犹豫了,软弱是弱者的特权!

    ***

    就在这时候,捺蠹指已经是按上了林封谨的手心,双方在这一瞬间,便是产生了最为激烈的碰撞。

    “咦!怎么有些不对?”秦欢从手指上的触感当中,马上就发觉传来了一种很是有些不对劲的感觉:“血肉之躯怎么会这样的硬?”

    紧接着,秦欢才见到,自己的这一指,居然是点在了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赤红色金属珠子上!这珠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林封谨的手心的,只能清晰的感觉到,捺蠹指的所有劲道在一瞬间都是爆发倾泻进入到了这颗金属珠子当中,可是这颗金属珠子却像是一个无比深邃的巨大黑洞,将所有的东西都是彻底的吞噬了进去,丝毫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秦欢的心中陡然涌现出来了一股强烈无比的恐惧之意。有道是恐惧来源于无知,此时对这颗金属珠子的陌生,便令得秦欢陡的从之前的那种即将达到成功高峰的愉悦心情当中骤然跌落!

    他当然想要在瞬间将手抽回来,可是这时候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居然根本就抽不回来!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从那颗珠子当中传了出来,令秦欢根本就有一种举步维艰的感觉,任他怎么用力,手指和珠子之间仿佛天生就长在了一起,根本没有办法剥离开来似的。

    这时候,林封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这时候秦欢才发现,原来林封谨的瞳孔当中,确实是已经被氤氲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之前他看到的并不是天空的赤月在林封谨眼中的投影,而是因为林封谨此时的瞳孔确实已经有朝着赤瞳转化的趋势!

    然后,林封谨淡淡的对着秦欢道:

    “你既然是白鹿书院的高足,那么,就代我向李勃先生问一声好吧?”

    秦欢有些莫名其妙,怎的忽然会扯到了李勃先生身上去?再说了,李勃便是白鹿书院的创始人,身边随时都有一头灵兽白鹿相随,白鹿书院就因此而得名,只是李勃早在卫烈帝登基的那一年就逝去了,后面是朱子接手将之发扬光大,自己怎么对一个死人问好?

    就在秦欢纳闷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手指尖上的吸力一松,整个人顿时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然而紧接着,他就见到了林封谨扬手对他直砸了过来!!

    这一砸本来看起来很无厘头,似乎是在对着空气出手似的,但是,林封谨一出手之后,他掌心当中的那一颗赤红色的珠子居然瞬间膨胀幻变,迅速的化成了一柄赤红色的单手钉锤,看起来仿佛若莲花骨朵,空中更是隐隐生出来了龙吟的声音!

    只看这一击的威势,给人的感觉就是天崩地裂,山峦崩坍,秦欢瞳孔在一瞬间可以说是收缩到了极点,立即就意识到决计不能迎接!第一反应就是后跃闪开,他既然腿法厉害,自然身法就有独到之秘,有信心闪过这一击,只是这一退之下,立即就发觉浑身上下似乎都被大量无形的若蜘蛛丝一般的东西绑缚住了似的,十分艰难晦涩,也不是说挣扎不动,关键是需要时间。

    然而现在秦欢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啊!

    他这时候才明白,林封谨所说的那一句“向李勃先生问好”是什么意思,可是这时候,林封谨的神器“世界的尽头”已经狠狠的砸到了他的面前,秦欢能做的唯一动作就是只来得及举起双臂,护住头脸。

    然后就见到,秦欢像是个被砸飞的棒球那样飞了出去,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极其血腥惊秫的一幕发生了,下一秒,秦欢整个人就像是个被狠砸到了地上的烂番茄那样,“吧唧”的一声彻底的被砸烂,汁水四溅的喷射了开来。

    那一锤在命中秦欢的时候,恐怖的力量已经降临,将其浑身上下的骨肉都直接碎成了肉糜,飞出去的秦欢看起来还是个完好的活人,里面却已经连骨骼带血肉都被震得一塌糊涂,因此在撞上了墙壁以后,才会爆得如此的惨烈。

    林封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刺鼻的血腥味道彻底的吸入到了脏腑当中去,神情却是颇为享受陶醉的,这时候的他的理智,已经是被来自于各方面的压力快要消耗殆尽,难以压制,源自烛九阴这上古洪荒巨妖血脉深处的兽性,已经是开始一点一点的激发了出来。

    这时候的林封谨虽然安静若雕像的站在了原地,沐浴着赤色月亮的光华,然而实质上却像是一头几乎要穷途末路,却依然张牙舞爪的受伤猛兽,只是看一眼,就会觉得危险,极度的危险!!

    这时候,远处的风带来了呼啸的声音,林封谨的感官当中,也是传来了土豪金的示警声,紧接着,他微微抬头,就见到了远处有三道人影飞掠了过来,一道人影掠动的身法更是格外的飘逸,就仿佛是在狂风当中被吹拂的一根羽毛,海啸当中翻滚着的一块浮木,任你风势再大,海浪再恶,都能随心所欲的载浮载沉!蕴藏了天地之间那至繁至简的大道!

    这样的身法,甚至比林封谨的孑孓身法还要更上层楼,当然也是名动天下。

    这身法林封谨当然认识,并且还一度有机会能接触到其中的精微奥义之处,成为其传承者。

    这身法的名字便是:

    万古云霄一羽毛!!!

    而能将这身法施展得若此时这样,一看就能看出其中蕴藏天地当中的大道的,天底下也只有一个人,

    那便是东林书院当中的鸿儒,曾经一度有机会成为林封谨师尊的海公子。

    竟然是他!!竟然他都是六趾组织的人

    林封谨早知道东林书院当中会有六趾组织的暗棋,但从未想到竟然是海公子这样若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但是,假如六趾组织的幕后主使真的是若林封谨猜测的那人的话,海公子出现在这里却真的是并不奇怪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海公子活得够久,活得越久,那么很可能欠下来的人情就越多越大,并且天底下的任何事情都是有迹可循的,你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你要活得比别人久,付出的东西也就当然要比别人多得多。

    说得直白一点,海公子活了这么多年头,单是服用的那些奇珍延寿药物,搞不好折价换成治病救人的药物的话,少说都能让几千人多活十来年了,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经营的头脑,可以像林封谨这样赚到巨额的财富来挥霍,那么海公子服用的这些奇珍异宝从什么地方来呢?

    像是这种延年益寿的东西,除非是救命的大恩大德,否则的话,谁会拿出来送人,就算是拿出来送了一次,也绝对不会当成常态来经常送出好吗?

    那么拉下脸皮去抢?问题就在于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随随便便一个土财主家里会有千年人参,万年何首乌,妖丹这种东西吗?用脚趾头想都不会了,你就算再高手,得手了一次两次,能保证一直不失手?这怎么可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一旦被发觉,那么名声扫地,马上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下场,名声一臭堕入成为了邪派那边,从此就要陷入被人追杀的巨大危机当中了,并且现在可没有什么祸不及家人的说法的,若是你把人逼急了往死里得罪,那么搞不好就是你全族遭殃,男人被杀光,女人被全部丢进妓院接客,连祖宗都蒙羞了,你就算是找到了罪魁祸首,但死了的人不能复生,被坏掉贞洁的女人又怎么还能抬得起头?

    因此,林封谨看着虽然是满头白发,却是有着一张孩童似小脸的海公子,声音有些低沉的道:

    “真是没有想到先生居然会来,不过,我也能理解先生的苦衷。”

    海公子活了这么久,什么事情没有见识过?叹了口气道: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林封谨忽然哈哈一笑道:

    “还好,比我想象当中的最坏情况要好得多了。”

    海公子眼光一闪,却是若电光一般的煊赫,然后道:

    “你是怕见到王阳明和陆象山(陆九渊别号象山先生)吧?你这一次得罪的人来头实在是太大了,书院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借口五德书院那边有事,昨天夜里就将他们请走,现在只怕都已经快要入洛阳境内了。”

    林封谨微微点头道:

    “山长历来都是算无遗策的,而这一次五德书院当然也乐意见到我这个东林书院新一代的标杆人物死在邺都,当然会全力配合。不过这样也好,我的事情本来就不应该拖累陆师和王师。”

    海公子点了点头,忽然指了指他旁边的那个人,这人看起来作道人打扮,挽了一个高高的发髻,手中提着的是一柄暗沉沉的拂尘,看起来都有些不耐烦的模样了,海公子却道:

    “这是茅山的宏景真人,擅长五雷正法,阴邪毒虫精怪等等,真的是望风趋避。”

    因为是海公子在介绍,林封谨便施礼道:

    “见过宏景真人。”

    这道人却是冷冷的看了林封谨一眼,颇有不屑之意,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一件事,轻蔑的道:

    “似乎你认识一头熊妖?那头熊妖也有几百年道行了,自称黑山君。”

    被他这么一提,林封谨忽然就想起来了,在寻州的时候他就遇到了这头熊妖,并且这家伙还是十分罕见的妖族的妖命者,也正是他第一个非常诚恳的告诉林封谨,妖命者的力量不可轻用,而黑山君自己则是孜孜不倦的想要废掉自身的妖命之力。

    听到了这宏景真人的话,林封谨心中陡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此时本来就放得极开,对方既然无礼,自己也没必要谦卑,便是昂然道:

    “没错,我是认识黑山君,还和他一起喝过酒,那又如何?”

    这宏景真人看起来也是被林封谨的态度惹怒了,冷笑道:

    “这头熊妖的肉味道还不错,一副熊胆被我炼了两炉归本丹,熊皮被我赏给马夫做褥子了。”

    林封谨听了以后,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这宏景真人一眼,然后便对海公子道:

    “既然先生都已经介绍了宏景真人,那么剩余下来的这一位就劳烦一起请教了吧?”

    能与海公子并肩而行的人,自然身份地位都是非同小可,然而这人看起来却是脸生得很,脸上虽有皱纹,却不明显,花白的头发梳得十分的光滑,一看就知道是个爱好仪容的人,不过身上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粗布长袍,看起来没有什么富贵气象,不过当这人抬头看向了林封谨的时候,林封谨便顿时“哦”了一声,有些恍然大悟的模样。

    海公子还没有开口,这人已经是嘶哑着声音嘿然笑道:

    “老海,你且不要介绍,似乎这位小朋友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呢?”

    林封谨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你双眼隐然有着血泪的影子出现,印堂发紫,血脉干涸,为什么要梳头,分明就是天灵盖的头发已经开始脱落了,这样说起来的话,也不过临时找了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凑合炉鼎附体而已,就算你活着的时候有着惊天动地的修为,一身的本事能发挥出来三成都了不起了,说到底还是个老不死的鬼修,有什么了不起的?”

    听到了林封谨的话,这人已经热情洋溢的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咱家在中阴界当中做了九十八年的鬼仙,居然还能被人一眼看穿底细,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海公子却是知道,这人却是典型的笑里藏刀,笑得越是厉害,那么之后就越会让人生不如死,立即便对林封谨喝道:

    “无礼!这位可是昔日的东厂大总管魏公公,王阳明难道没教过你慎独二字吗?”

    林封谨嘴角一翘,却还是强自忍住了,毕竟海公子一直以来都对他不错,并且这一次看起来也并没有直接动手就要杀人,海公子见状叹了口气道:

    “你束手就擒吧,我当会为你极力剖白的,要知道,你面对的那个人的恐怖,绝对不是你想象得到的,何况你的家人还在他手中,他此时正是用人之际,说不定惜你的才华,既往不咎也未可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