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犯人听说擅长轻身功夫,所以我们唯恐他见到人多逃走,才特地的将刑部的这位号称踏水蜘蛛的金牌捕快请了过来先缠住他,然后大家再冲上来围殴,这这倒在地上挣命的不就是牛气冲天,号称一照面就要吃了这人一千两赏银的蛛爷吗?

    见到了这样的情形,后冲上来的这些人都是色厉内荏的连连后退,林封谨能杀人,但是不嗜杀,只是淡淡的道:

    “回去让你们的主子派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来吧,这个层次的斗争,你们的实力还未够呢,想要拿命搏富贵也不是这样的。”

    听到了林封谨说话,这几个应该是刑部中人立即发一声喊,狼奔豕突作鸟兽一般的散去。

    这时候夜色已至,林封谨似有所感,一抬头,就见到了一轮妖异的深红色血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悬挂在了中天之上,若是在平时,林封谨肯定是要顾忌妖星,立即走避,可这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头穷途末路的狼,被逼到了命运的断崖上,还有什么顾忌,还有什么不能失去的东西,因此很干脆的端起来了旁边的半壶烈酒,一仰头就一饮而尽,心中的感觉就像是有团火在烧!

    这时候,忽然有个声音慢悠悠的道:

    “阁下真是好兴致呢,居然在这时候还有余暇赏月。”

    林封谨心中一惊,刚刚固然是自己心神激荡,一时间警觉性大失,只是这时候自己体内的六神已经运作到了巅峰状态,居然还能被此人接近到了门口这样近的距离而不自知,此人的实力之强,可以说应该是六趾组织当中的好手了。

    林封谨徐徐的转过了身来,发觉新来的这个男子大概二十来岁,面容十分俊朗,一身黑衣,很随意的坐在了窗台上面,手里面拿着个酒葫芦,眼神似乎有些醉后的朦胧,但落在了人身上的时候,却是说不出的锋芒。

    “来者通名。”林封谨冷冷的道:“我不杀无名之辈!”

    这男子笑笑道:

    “我是秦欢,我们之间并没有恩怨,但今天我为什么要来,便是要问你一句话,横波将军田武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下?”

    林封谨听了以后,眼神微缩道:

    “秦欢?白鹿洞书院的秦欢?”

    白鹿洞书院近些年出了不少的人才,秦欢就是其中的翘楚,名动天下。

    有道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秦朝若不是暴政虐民,那么陈胜吴广也就是两个普通混粮吃饭的大头兵(卫卒),元朝若不是划民为四等,视汉人如猪狗,那么朱元璋也就只能从小沙弥做起,顶天混个方丈。满清若是气运不尽,能与洋人抗衡,天下太平,那么湖南也就会多了个图书管理员,上海则是多了个和杜月笙齐名的黑帮大亨

    秦欢本来在白鹿洞当中也是命不见经传,正是应了一句话:时势造英雄!

    天下大乱,正是英雄辈出的时候,秦欢的家乡乃是海州人,正是东海联军最早入侵,为祸最烈的地方,他当时与三十七名家乡都在沿海地区的白鹿书院弟子一起,赶赴抗击东海寇的前线,血战八个月,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有八个人,便是被称为白鹿洞八子。

    而这八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太密切,所以排位的时候,便是依照实力来进行的,而他们老大许可和老二秦欢都是毫无争议,其余的六人也都表示心服口服,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吹嘘出来的名气,而是实打实杀出来的赫赫威名!尤其是在这成千上万人的战阵当中进行厮杀,真的是大浪淘沙啊。

    听了林封谨的询问,这男子淡淡的道:

    “是。”

    林封谨听了以后昂然道:

    “横波将军田武是在与吞蛇军的正面碰撞当中,伤重落马,然后被践踏成了肉泥,不过严格的说起来的话,他的死与我脱不了干系,没有我的话,他或许可以能活下来,但多了我以后,他必死无疑!”

    秦欢道:

    “很好,那我就出手了。”

    这男子说到了“出手”两个字的时候,已经是对准了林封谨走过来,骤然之间脚下仿佛是装了弹簧似的就拔了起来,一记膝撞就对准了林封谨顶了过来。

    一般的普通人在起跳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屈膝收腰的动作,而他则是将这蓄势的动作隐藏在了走路的节奏当中,真的是令人有猝不及防的感觉,并且通常情况下,腿法都是很忌讳双脚离地的。

    因为双腿本来就是起到了支撑身体的作用,练习腿法,那么就先要站三年马步,练到了脚下生根的地步再说,否则的话,一脚蹬出去,搞不好自己就先摔个屁股墩子,而双腿同时离地的话,人在空中就相当于是完全没有依仗,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抓到了破绽一击致命。

    可是秦欢看起来就完全不知道有这顾忌似的,不但双脚离地跳了起来,并且还绷得很高。

    对于这种骤然出手想要突袭的人,林封谨从来都是不怎么怕的,右手一压,已经是在秦欢的这一记膝撞还没有加速完毕的时候,就提前一步拦截住了,只听得清脆的“啪”的一响,秦欢这一击便貌似要无功而返,而林封谨这时候左手则已经是一掌反砍了过去,便是要趁他病要他命,抢先一步占据先机。

    没想到此时秦欢的膝撞中途受挫,忽然小腿猛然一抬,就做出了一个前踢的动作,这一踢就像是小腿上面装了弹簧似的,呼的一声居然给人的感觉是多出来了一把斧头,当面斩了过来。

    林封谨顿时便只能后仰,而这时候,秦欢的另外一腿已经再次踢了过来。林封谨提腿一挡,立即借势后空翻想要拉开距离,谁知道这时候秦欢看似腿势已经使尽,反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就仿佛是离弦之箭也似的对准了林封谨直射了过来,竟是丝毫都不给林封谨拉开距离喘息的机会,一近身之后,便是一连串若暴风骤雨也似的密集攻击。

    这些攻击当中,有的是虚招,有的则是实招,更多的则是虚虚实实,发觉打不中便是化为虚招,发觉有可能命中,便是会动用那种恐怖的爆发了。

    只听得噼里啪啦的一连串响声,林封谨猛然闷哼一声,却是被一膝顶在了小腹上,与此同时,他却是一偏头,在刻不容缓之际躲开了秦欢的一指点刺!

    这一刺秦欢也是觉得自己很有把握得手,所以说也是使出了全力,虽然落空后,还是“波”的一声轻响,这一指深深的刺入到了旁边的木头柱子深处,然后顿了顿才抽出来。

    林封谨的眉头顿时皱了皱,立即就发觉自己小看了面前的这个人,这一戳给人的感觉简直就不像是手指戳在了木头柱子上,而仿佛是一支大枪的枪头抖了个枪花的猛烈一刺!

    非但如此,当秦欢将自己的手指拔出来了之后几秒,猛然之间,被戳到了那柱子顿时就轰的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这里也是邺都当中十分豪华的酒肆,用料装修都十分考究,这根二楼上的柱子正是顶梁柱,足足有一人合抱的粗细,上面还刷了红漆,挂着雕刻出来的盘蛟纹作为装饰,而这根柱子乃是上等的松木,去了水分以后十分柔韧,估计提起斧头砍的话,都是小心弹回来伤到手,只能拉起大锯才方便料理。

    然而这样的一根坚韧的顶梁柱被秦欢一指头戳中了之后,竟是里面响起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剧烈爆炸,最后那根柱子被手指戳中的地方,居然多出来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里面的木头都被搅烂成了新鲜的木屑和败絮一般的东西,孔洞更是深不见底!

    这样的坚韧松木中了这一指,都是这样的下场,何况是狠狠戳到了血肉之躯的身上,那将会是怎样的后果,就真的是不必多说了吧?

    仅仅交手才这么几招,林封谨就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面前的这个人的特质,那就是看似文静,却是充满了惊人的爆发力,浑身上下都像是装了弹簧,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大的伤害。

    而这么一个人,已经是拥有了足够的可以威胁到自己安危的实力了,林封谨甚至在想,刚刚那一指倘若是戳到了自己的身上,那么自己究竟承不承受得了这一下?这样扪心自问的后果,则是直接令林封谨出了一身冷汗。

    所以,他发觉自己已经不能再隐藏什么了,为什么林封谨不一来就掏出世界的尽头来大杀四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这毕竟是一把强大无比的神器了,吞噬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气息以后,彻底的进入了成熟期。

    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不能直接扛起来一百斤的胆子一样,林封谨在压制自己妖命之力的状况下,其实是很难使用世界的尽头的,必须要解放自己的实力到某种程度,而这样提升实力的速度若是太快太强了的话,那么必然会超过了界限,引来天上妖星的关注。

    因此一天当中,他和大巫凶之间经过了一番讨论,便是认为每天的极限,就是打一打擦边球,使用世界的尽头的累计时间不要超过抽一袋烟的功夫,也就是十到十五分钟,否则的话,就很难保证了。

    所以,林封谨不是不想用,而是知道今日必有恶战,要省着用!

    同时,林封谨更是必须要考虑到一件事,那就是这秦欢必然是在白鹿书院当中挂了号的,属于是十分重视的弟子,自己一旦出全力的话,那么一旦杀了他或者说打残废掉,外面的人是不管青红皂白的,只会说东林书院的林风雨做掉了白鹿书院的秦欢这样的话,就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扩展到了两大书院之争,说白了,林封谨也是对东林书院有感情了,不愿意给书院惹上麻烦。

    然而这时候林封谨却是发觉了一件非常令人郁闷的是,自己他娘的有顾忌,对方却是没有啊!从那一指头看了出来,居然是用了全力奔着要自己命来的!

    他今日本来心情就是十分愤怒,渐渐的都觉得自己的理智开始失去了控制,被这导火索一激,顿时双眼都有些红了——去他妈的书院,去他妈的妖星,去他妈的顾忌!去他妈的极限!!!

    此时我全家上下都是生死未卜,忠心耿耿跟随着老子打天下的亲信横尸街头,若是家人出了什么事情,老子也是不想活了,明年的今天就是老子的忌日,反正老林家在东夏也是留了种,他娘也能护住他一生富贵平安,那还想那么多做什么?

    秦欢见到了林封谨垂着头,居然有些被吓傻了的样子,他的眼前顿时一亮!这样的大好机会怎么能错过?事实上,像他这么一个人,若不是特别能够把握住机会的话,又怎么可能在那噩梦一般的八个月当中脱颖而出成功活下来,将其余的同窗的血肉魂魄当成了垫脚石呢?

    甚至秦欢本来就和六趾组织没有关系的,只是因为一个远方亲戚乃是在横波将军田武的手下做了幕僚,所以被牵累下狱,因此秦欢就前来奔走,没想到这人的嗅觉十分灵敏,一如善食尸体腐肉的秃鹫,隔着大老远基本上就能判断出来什么地方有利可图,也正是依靠着这灵敏的嗅觉,所以才能脱颖而出在战场上活下来。

    秦欢适逢其会到了邺都后,居然可以从街头林家产业当中的负责人纷纷横死街头,还有吕羽忽然坠马重伤等等消息当中嗅到了风声,断定出来了林家多半已经是因为财富被官方盯上了,此时正是墙倒众人推的好时机。

    所以他便立即开始关注此事,发觉刑部的捕快都被调动了前去击杀林封谨之后,立即便是开始尾随其后,远远的看了一会儿林封谨的出手之后,自家有了七八成的把握才上前来。

    对于秦欢来说,他早就将厉害关系算得很清楚了,林封谨不可能一来就对自己下狠手,而自己却是带着肆无忌惮的心思一上来就突袭,胜算立即就多了三成。

    林封谨没有看过自己出手,而自己之前已经观望到了林封谨的一次战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此消彼长之下,胜算又能额外多上两成。

    最后,林封谨此时家破人亡,还是连续战斗,自己以逸待劳,体力占优,这一来的话还能多上一成胜算!

    有着足足的六成额外胜算,那么这一仗秦欢就觉得没道理不打了,更何况他所图谋的,更是击败林封谨所带来的巨大声望,同时再推波助澜一番,出现“白鹿书院压倒东林书院”的说法,必然更会引来书院当中鸿儒的关注,进而获得更多的资源,这还没有算上“协助朝廷擒杀要犯”所带来的官方收获呢!

    因此,在秦欢的心里面,已经是将林封谨列入了必须要踩着上位的对象:——

    你有这么偌大的声望,不就应该成为老子的垫脚石吗?——

    你这样的名气还不是依靠一步步踩人登上来的?现在天道轮回,老天爷就派遣我来替天行道,让你遭这天大的报应!——

    你这王八蛋家里如此豪富,全部都是压榨百姓的民脂民膏,今日我来踩你,那就是为民除害!——

    你被官府追缉,可见一定是有取死之道,那你这样的王八蛋居然还能写出风雨这样的精妙一联出来,肯定是剽窃,肯定是无耻的抄袭!我当代表读书人声讨之!

    正因为秦欢心中掠过了这样多的念头,所以,这厮在下了狠手之后,居然都丝毫没有任何要缩手的念头,又是一指对准了林封谨的眉心戳了过去,此时他都觉得自己真的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正义的化身,面前的这人是如此的可憎可恶可杀!

    林封谨深深的呼吸,忽然抬头,天空上的赤月倒映在了他的双眼当中,仿佛瞳孔都在燃烧!

    面对秦欢直戳而来的一指,林封谨猛然伸手,屈指成爪,一把就狠狠的捏抓了过去。

    面对这一抓,秦欢在心中几乎是要欢喜得大叫了起来,自己的指法乃是得到了朱子秘传,乃是朱子门下的五大绝技之一,叫做捺蠹指!威力之惊人,端的是远超人的想象!

第1334章 掌嘴    卓剑诗如此直接的拒绝,态度如此的坚定,这让曹国剑都愕了一下,在来此之前,他可谓是有所准备,甚至可以说,只要无垢三宗有意与他们神梦天联盟,很多条件都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然而,现在卓剑诗连条件都未提,就直接拒绝了,这完全是出于曹国剑的意料。

    “卓宗主,这也无需立即就回复,卓宗主还可以再三思三思……”曹国剑忙是说道。

    “此事已经不需要三思。”卓剑诗还没有回答曹国剑之时,柳如烟就淡淡地说道:“卓师姐这话,也一样是代表着我们吞魔宗的态度,同样也是代表着我们无垢三宗的态度。”

    卓剑诗拒绝也就罢了,现在连柳如烟都说出如此的话,这样的结果,让曹国剑有些难于接受。

    毕竟,这一次前来拉拢无垢三宗,是他向他师尊梦镇天请缨,为了这次拉拢无垢三宗,他是作了不少的准备,不论是议判的条件,还是为以后铺就道路,他都游说了宗门内的诸多老祖。

    现在卓剑诗和柳如烟突然是一口拒绝,这让曹国剑在此之前的所有准备都是白费,在此之前的一切计划,一切盘算,都是付诸东流水。

    曹国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认真地对卓剑诗和柳如烟说道:“卓宗主,柳宗主,你们也是清楚,我师尊在这个时代出世,问鼎天命,他的步伐是无人能挡,无人能敌。并非是我自卖自夸,也并非是我自我标榜,天下除了我师尊,仙帝之位,还有何人有这个资格!”

    曹国剑这口气的确是不小。不过,他这话也并非是完全吹牛皮,也道出了几分的实情,当今天下,乃至是九界,真正有实力与梦镇天争天命的人是寥寥无几。至少十年之内是如此。

    听到曹国剑的话,坐在那里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李七夜放声大笑,这顿时让曹国剑脸色大变,本来,他对李七夜就有着偏见,只不过此行他来拉拢无垢三宗,所以,暂且把自己弟子与李七夜之间的恩怨抛到一边。

    现在李七夜竟然放声大笑,这岂不是在嘲笑他们神梦天。岂不是在嘲笑他师尊梦镇天。

    “不知道李公子为何而发笑?”曹国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曾经叱咤八方,他没有当场翻脸,只是冷冷地问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什么,随意笑笑而己。不过,既然你都开口问了,那我也随口说一句。仙帝之位,你师父没戏。”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曹国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直垂手站在曹国剑身边的包玉强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

    “姓李的,休得放肆!”包玉强大叫道:“我师祖乃是九天十地无敌,凭你这话,就足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对于包玉强这样叫嚣的话,李七夜都懒得去多看一眼。

    曹国剑轻摆了一下手。让自己徒弟站在到旁,他沉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李公子,你与我小徒的恩怨,我也有所闻。但是,晚辈之间的恩怨。作为长辈我也不多去过问……”

    “……我念李公子也是一个人才,如果李公子就此投奔我师尊,我相信以李公子之才,必能成为我师尊坐下一员大将,至于你与小徒之间的恩怨,那也是一笔勾销。我师尊求贤若渴,这对于李公子而言,乃是出人头地的大好时机……”

    曹国剑这一席话说得很有水平,也是说得很大度,这也不辱没他今天的身份。

    “这话你还是找别人说去吧。”李七夜笑着打断了曹国剑的话,笑着说道:“凭你师父梦镇天,还没那个资格招揽我。”

    “你——”李七夜如此**裸的挑衅,顿时让曹国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师父梦镇天威慑九天十地,他一出世,世人都认为仙帝非他莫属,今天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晚辈竟然如此的挑衅,这怎么不让曹国剑脸色难看到极点呢。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大言不惭!”包玉强不由大叫道:“师父,出手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啪——”的一声,包玉强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一巴掌甩了过去,当场就把包玉强抽飞,抽得他喷了一口鲜血。

    “你是什么意思!”在这个时候,曹国剑再也沉不住气了,脸色大变,厉声喝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他都说要出手教训我了,那我还客气什么?你作为师父,是不是也要出手来教训教训我?”

    “李七夜,你休得太放肆。”曹国剑脸色难看到极点,冷冷地说道:“本座虽然不与你一般见识,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此时,他双目绽放了可怕的光芒。

    他背上的神剑响起了剑吟之声,虽然神剑还没有出鞘,就已经是散发出了可怕的剑意!

    “师父,为我报仇,杀了这小畜生,剥他的皮……”此时包玉强从甲板上爬了起来,厉声大叫地说道。

    在外面的修士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了,突然见到包玉强被人抽得飞了出来,都一下子傻眼了。

    听到包玉强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站起来走了出去,悠闲地笑着说道:“也好,我有几天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要打架是吧,出来吧,不要把人家的船弄坏了。”

    见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包玉强立即被吓得连退了好几步,虽然有他师父作为靠山,底气比较硬,但是,他也是被李七夜揍怕了。

    “要打架了。”看到这样的架势,外面的很多修士就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们都知道一场龙争虎斗要开始了。

    “李七夜,够了!”曹国剑也知道自己徒弟远不是李七夜的对手,立即挡在了包玉强的面前,冷冷地说道:“虽然你是强大,但,不是你想杀人就杀人!我神梦天的弟子也不是随便让人捏的软杮子!”

    躲在师父的身后,有了师父撑腰,包玉强就胆子就更大了,他也顺着曹国剑的话大叫地说道:“没错,姓李的,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说与我师祖争锋,竟然敢对我师祖不敬,就凭你,连给我师祖提鞋都不配,我师祖一只手指就能捏死你……”

    包玉强上次被李七夜揍了一顿,心里面一直都忿忿不平,恨不得杀了李七夜以报此仇,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现在他师父在场,他正好想借用他师尊之手杀了李七夜,正是因为如此,他趁这个机会点火煽风,只要杀了李七夜,就能让他一洗前耻。

    包玉强的话让曹国剑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此次他前来是与无垢三宗商谈结盟之事,他徒弟一说出这话,顿时让整个气氛充满了火药味,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可能斥喝自己徒弟。

    自己徒弟被人欺负了,还斥喝自己徒弟的话,那就让其他的人认为他们神梦天太好欺负了,让别人认为他们神梦天是人人都可以捏的软杮子。

    “是吗——”听到包玉强的话,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那我倒要看看梦镇天有多强大,俗话说,杀了小的,还不怕老的出来吗?”话一落下,身影一闪,向包玉强扑去。

    见李七夜向自己徒弟出手,曹国剑脸色一变,“铛”的一声,他身后的神剑出鞘,欲拦住李七夜。

    “曹剑主要出手,我陪你走上几招!”曹国剑神剑出鞘,卓剑诗也是一剑横来,她的一剑直取曹国剑。

    “铛”的一声,双剑相碰,星火溅射,剑芒冲天,刺破了天穹。

    曹国剑脸色一沉,血气喷涌,神皇之威肆虐,他的神剑瞬间是剑道三千,剑道舒张之际,不止是要把李七夜揽入剑道之中,同时也欲把卓剑诗横来的一剑镇压住。

    但是,卓剑诗毫不示弱,“嗡”的一声响起,体魄浮现,光芒璀璨夺目,圣泉体!在这瞬间,卓剑诗血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狂飙,刹那之间,卓剑诗的血气成几百倍乃至是几千倍狂飙,如此无穷无尽的血气狂飙之下,这让卓剑诗的一剑之威疯狂暴发。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卓剑诗的一剑之威突然了一个又一个的极限,就像是一个个星辰炸开一样,她的一剑瞬间打开了广袤无比的领域,在绝对的剑域之下,瞬间向曹国剑的剑道碾压而去。

    “铛”的一声,在这瞬间,两把剑相互压制,不分胜负。在此之前,曹国剑的剑道占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在这一刻,在卓剑诗的绝对剑域之下,曹国剑的剑道没占到什么便宜。

    以道行而论,卓剑诗的确是不如已经成为大神皇的曹国剑,但是,卓剑诗乃是仙体中成。

    卓剑诗修练的乃是圣泉体,当她的圣泉体一旦爆发之时,这让会让她拥有了无穷无尽的血气,在浩瀚无穷的血气支撑之下,这将会让卓剑诗的实力疯狂飙升。

    那怕最普通的招式,在无穷无尽、磅礴无双的血气支撑之下,也会变成最强劲有力、最霸道凶狠的招式。

    圣泉体不止是让血气变得磅礴浩瀚,而且,血气是无穷无尽,可以无限时地持久,这就意味着,修练圣泉体的修士,在战场上不是最强大的人,但也绝对最坚强的人!

    还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也投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