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句话一下子就令得惊恐的韩老板凝定了下来,在去掉了对自己未来的担忧之后,顿时悲痛的心情就涌上来了心头,忍不住两眼流泪道:

    “德哥这样好的人,怎的老天爷都不保佑一下,反而要落到这样的下场呢?”

    此时林封谨的心中却是猛然像是被攥住了似的,一下子就有些艰于呼吸的感觉!!是的,因为他忽然回想了起来,这韩老板的恩公三德子最近很得自己的老头子的看重,也就是说,全面撤离的计划里面少不了他的,而三德子忽然被人揪出来乱刀砍死,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家人根本就没逃掉?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林封谨陡然都觉得天地之间都一下子晦暗,崩坍了

    林员外那种胖胖的圆脸顿时就在心中闪过,还有自己的各位娘亲

    他的身体都摇晃了一下,全靠扶住旁边的墙壁才没倒下去,尽管心中一直都在大叫“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只是三德子运气不好被抓到了”,然而理智却是在反复的告诫林封谨,撤离计划已经是全面失败,为什么三德子会被抓出来当街砍死,便是六趾组织的人在对自己传递家人在他们手上的信息。

    要证明这一点简直再容易不过了,六趾组织只需要留下自己的直系亲属活着就可以了,像是三德子这种亲信完全就是炮灰的命,所以,邺都当中的闹市区处,应该都是有林家的心腹亲信被杀掉!这才能更迅速更快的将他们想对林封谨传递的信息传递出去

    林封谨先是挥手让有些惊愕的韩老板走掉,因为他不愿意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韩老板一走,林封谨立即就仿佛站也站不稳似的,一下子靠在了墙壁上,整个人仿佛是被抽了脊柱似的,徐徐的软倒了下来,然后双手捂住了脸,泪水顿时迅速的从指头缝隙里面涌了出来

    一番情绪失控之后,林封谨连续深吸了几口气,总算是将自己心中的惶恐感觉给压了下来,然后看向了旁边的那个婴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留了一手!”

    没错,倘若此时林封谨没有先行一步将吕定抓在了自己的手上,那么此时根本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恶劣局面了,对方根本就能直接开极其苛刻的条件出来,你敢还价?呵呵?马上拖出来你的一个亲人,一刀砍断手臂,你再讲价就是腿!

    这时候林封谨手中捏住了吕定这张牌,好歹还能有点还价的基本权利,至少对手也是有着顾忌的东西,虽然林封谨也是有下限的人,不至于做出你剁我父母手臂,我剁吕定的手臂的事情,重要的是六趾组织的成员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一点啊。

    因此,虽然此时的这局面对林封谨来说十分恶劣,却也还有一分翻盘的机会,带着这样的一丝希望,林封谨叮嘱了韩老板好好的照顾那婴儿,又给他留了几百两银子,便开始重新朝着邺城当中走了进去。

    在半路上,林封谨便是基本可以确定最坏的可能发生了,六趾组织确实是成功的将自己的撤离计划进行了破坏,因为林封谨见到,城门口处的一家酒楼里面正是一片狼藉,还有大量的鲜血,这一处酒楼表面上看起来和林家半点关系都没有,实际上也是一处林家的密窟,想必是林家的核心成员被抓,受刑不过招供了出来。

    在确定了噩耗之后,林封谨反而一下子变得特别的沉默和冷静,他看着那酒楼里面的一片狼藉,看着里面家属的哭天喊地,看着那些死不瞑目的尸体,本来应该是十分愤怒和痛苦的,然而林封谨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仿佛是一个猎奇的路人,带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然后转身走掉。

    林封谨并没有急着去找上六趾组织,而是找到了一个地方好好的吃了一顿饭,并且吃的是烤羊腿加上烙饼,还咕嘟咕嘟的喝了半斤酒,这样的食物搭配是最耐饿的,为什么要喝半斤酒,则是要让已经紧绷了一天一夜的神经被酒精所麻痹,舒缓下来。

    然后林封谨随便找了一处客栈,借着酒意,强迫性的滤过了脑海里面的杂念然后倒头就睡,这一睡之后,便是足足的睡了十二个小时,林封谨当中也是醒过来一次,然后又强迫自己睡着,因为他也知道,这一睡之后,很可能要想这样安稳的睡觉都会变成了一种奢侈了。

    睡醒了之后,林封谨犹豫了一会儿,便是在考虑是不是要去找东林书院,然而最后还是没有去,因为林封谨思前想后,觉得书院终究是要从整体的利益入手的,此时吕羽生死不知,那么很显然,北齐的掌控权已经是实际上落入到了六趾组织当中,这已经是无法逆转的势头,那么,在北齐境内的东林书院会为了一个学生而与整个北齐翻脸吗?

    显然不会

    政治利益交换这种东西,素来都是最为肮脏的,林封谨并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权衡这一切,所以他觉得既然已经知道答案,那么何必还要去面对残酷的现实呢?

    更何况假如林封谨猜测得没有错的话,六趾组织的幕后那人的身份之高,实力之强,哪怕是东林书院的山长董仲舒见了,估计也是要矮上一头,弱上一分,这样一来的话,书院就更不可能站在六趾组织的对立面上了。

    当然,哪怕是整个书院都袖手旁观,但林封谨也是相信,九渊先生和阳明先生这两位肯定也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两位出手,难道改变得了目前的残酷现状?他们两位出手,难道就能将人救出来了?他们两人出手,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朝廷大军和吞蛇卫,又能杀得了多少呢?

    既然对大局都没有任何用处,那么林封谨何必又去将他们两位拖下水呢?要知道,就目前来说,六趾组织的这一盘棋已经可以说是占据全面大势,这就根本不是什么会输的问题了,而九渊先生和阳明先生传道授业,近些年来尤其是名声大昌,门下弟子何止千余人,林封谨将他们两人卷入这场是非,搞不好就是这千余人当中都有一半要死!

    然而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林封谨的家人就能被放出来吗?当然不会!那么既然这样去找九渊先生和阳明先生对整件大事无补,反而还会连累一大批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封谨还去找人的话,往深处来说,那就是近乎于害人了,自然也就根本没有太大的必要。

    人生当中有的事,是必须要一个人面对而无法借助外力的,比如说新生的孩子无法选择父母,又比如说最终都要面对死亡而这一次,就是林封谨必须要独自去面对的时候!!

    林封谨在睡醒了以后,虽然并不饿,还是找了个地方强行逼着自己吃东西,在吃东西的时候,便已经发觉这里虽然是鸡毛小店,可是里面开始有流传消息了,说是吕羽今日前往山中狩猎的时候,不幸遇到了中唐的刺客刺杀,坠马重伤,现在正在抢救。

    听到了这消息之后,林封谨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倘若是没有任何动作才怪了,对方苦心经营了这十几年,纵然此时发动有些仓促,但也是问题不大,此时回想起来,当年吕羽利用自己提供的帝王之虫的秘密弑父,估计也是与六趾组织推波助澜不无干系!

    ****

    将一切的事情都准备妥当了之后,林封谨便是除掉了自己的伪装,朝着邺都当中最大的酒楼走了过去,大概刚刚坐到了酒桌前面,还没有点菜,便见到了两个面色有些阴沉的男子走了过来,一左一右的将他夹住,冷冷的道:

    “你这个王八蛋,胆子不小啊,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还敢在这里抛头露面的?”

    说着这两个人居然就将凳子一踹,“咔嚓”的两声脆响,林封谨坐着的凳子的四条腿全部被踹断飞出,与此同时,咣当咣当的一连声脆响,锁链当头就套,这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乃是一套连环招数:

    凳子腿一旦是被踹断的话,坐着的林封谨势必就要失去平衡摔出去,这时候脖子被锁链一勒,立即就是狼狈无比,喘不过气来,瞬间就像是一条狗也似的被套着链子拉出去,真的是屈辱加痛苦。

    然而凳子的四条腿被同时扫飞以后,林封谨居然不动声色,还是四平八稳的“坐”在了原地,并且还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喝了下去,那一根锁链虽然当啷一声套在了他的脖子上,但这两个人却是浑身上下都是冒着冷汗,脸色更是发青,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之前的那一股嚣张的气焰顿时荡然无存。

    他们知道,自己应该是着了林封谨的道,这也并不奇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们连怎么着的道,着的什么道都不知道,这就未免有些难以启齿了。死了都做不了明白鬼,这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

    林封谨慢悠悠的将杯子当中的酒水喝完,然后才淡淡的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老子现在穷途末路,也不是你们这两条狗能欺辱的!”

    这两个人此时已经是颤抖得仿佛是秋风中的枯叶,眼前有一缕一缕的毛发飘过,那是他们正在急速脱落的眉毛和头发,其实林封谨也没做什么,只是让土豪金一人咬了这两人一口而已,那么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很可能就是活着比死了还惨!

    也是这两人真的是倒霉到了极处,居然在这个时候来触林封谨的霉头,这就真的是找死了。

    林封谨随意又抽了一条板凳过来,大马金刀的坐在这里,数着面前的这盘花生米,慢吞吞的喝着酒,很快的楼下就蹬蹬蹬的传来了上楼的声音,然后便是四五个人怒骂呼喝着扑了上来,接下来这四五个人则是很快的就和前面这两位一样,僵在了原地,不停的哆嗦着,头发,胡子,眉毛都仿佛是风舞飘絮一样的掉落了下来。

    此时土豪金也是成长得十分惊人了,这几个人也算是运气好,林封谨念在他们听命行事的份上,没有让土豪金下杀手,只是让他们吃了点如坠冰窖的苦头,四十九天后能缓解,一年内能恢复。

    林封谨之所以选择如此强硬高调出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立威,显示自己有恃无恐,在这样的状况下,表现得越强硬,越是不在乎人质,反而会收到奇效。

    同时,因为他手中也是捏有六趾组织想要的人,所以说,也不怕别人折磨自己的家人,因为谁知道会不会惹发疯了林封谨对着吕定出气?毕竟吕定对于六趾组织还是有很大的作用。

    很显然,六趾组织的人也不是傻子,发觉足足两批的自己人冲上去以后都下不来,也就没有继续派人来送死,而是让人在这里盯住,只是过了不久,就听到了远处有大量的蹄声传来,对于林封谨来说,他都是打老了骑兵战,顿时就听了出来至少有两三百骑来到了附近,并且看起来是要将这里彻底封锁。

    留下来和军队死磕?然后被茫茫人海淹没?这显然不是林封谨想要的结果,他长笑了一声,一跺脚就冲天而起,瞬间就来到了酒楼的顶层,还留下了一句话:

    “你们要的人在我的手里面!”

    然后林封谨便是施展孑孓身法,一弹一闪,便是消失在夜色当中,有了武亲王钱震的紫微真命在林封谨的身上的神器当中,整个邺都的气运对他的压制几近于无!何况林封谨还是在吞蛇军完成合围之前就动身,因此更是显得无法阻拦了。

    半个时辰之后,林封谨再次出现在了另外的一家大型酒楼上,这一次没有意外,他也是被迅速的认了出来,然后林封谨就发觉这酒楼当中的丝竹,歌舞声几乎是在一瞬间被掐灭,本来繁华热闹的酒楼简直就一下子变得若坟墓那样的死寂,非但如此,紧接着林封谨便是感觉到,一个人开始迅速的接近,并且根本就不能用迅速的两个字形容,他上一次的脚步点地的声音乃是在酒楼的门口,第二下就在楼梯上,第三下就已经到了自己要的雅间门口!

    然后在这一瞬间,林封谨所在的房间房门就顿时破裂,轰的一声巨响,这大门破成了七八块破烂木块,一道影子急冲而入,一爪就对准了林封谨的喉咙撕扯而至,估计是六趾组织的人看到了林封谨的身法了得,便是特地出动了身法强悍的人手。

    这一爪递出来了以后,其手指上面的指甲都是呈现出鸟爪那样,有着铁青色的恐怖,若钢铁磨砺过的边缘,闪耀着点点寒光,相信若是被抠得实了,林封谨搞不好连喉结带血管什么的都要被生生的撕扯出来,一抓脖子上就是一个大血洞。

    面对这样一上来就很不客气的敌人,林封谨只是冷笑,他一直都是秉持着以牙还牙的原则,你既然想要我的命,那么就休想我接下来会留手了。在与这样的速度型敌人交手的经历当中,林封谨可以说是拥有十分丰富的经验,迄今为止,也只有火王的血肉形态令他焦头烂额,同时,他的妖命之力也是完克这种速度型的对手。

    林封谨一闪!

    那一爪便是擦着他的咽喉划了过去,看似险之又险,其实一切都在林封谨的掌控当中。

    而这时候,林封谨的双手已经是举了起来,顺势一搅一缠,便是将这敌人探出抓空的这只手臂揽住,然后骤然发力!

    只听咔嚓的一声脆响,这人立即就发出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右手骨骼被生生的搅成了七八段,立即就是软软的垂落,而林封谨这一次前来,心情肯定是烦躁加郁闷,下手也是丝毫不留情,当下便是趁着对方痛苦失去防范的瞬间,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这一脚踹得之狠辣,直接就将这倒霉蛋的膝盖处踹得向后面翻折了过去,估计里面的韧带啊,半月板什么的都早就断得一塌糊涂了.

    这家伙自然是失去了平衡前摔,林封谨握持着“牙之王”的左手早就等在了那里,等这人的咽喉自动撞了上来以后,轻轻拖刀一抹,立即就见到鲜血从脖子上面的裂口激喷了出来!

    这人在地板上翻滚着竭力的想要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可是鲜血似不要钱那样从指缝里面疯狂溢出,这人只觉得心跳呼吸甚至整个世界都在迅速远去,终于双腿一蹬,身死当场。

    而这时候,才有几个人从楼梯下面冲了上来,一看到了这惨烈的情形就顿时双眼发直,看向林封谨的眼神也是多了几分恐惧,说好的剧本不是这样啊?

第1333章 神梦天的拉拢    就在柳如烟她们准备启程前往骨海之时,突然有人前来拜访。

    在这个时候,骨海方向飘来了一艘骨舟,这骨舟之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老人,一个是青年。

    老人长得清奇,背着一把长剑,他背后的这把长剑又厚又大,与他的身材有些不匹配。虽然这个老者收敛气息,但是,他双目张合之间,有着闪电窜动,目光有绝世无敌的神剑,散发出来的剑道之威让人为之窒息。

    至于青年,很多人都认识的,他就是出身于神梦天的包玉强。

    “曹国剑!”看到这个老人,有老一辈大人物立即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惊呼一声。

    “曹国剑?”就算是不认识此人的修士一听到这个名字,在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

    曹国剑,梦镇天最小的弟子,传言说他在道艰时代拜入神梦天,拜于梦镇天座下,成为了梦镇天的关门弟子。

    传言说,虽然梦镇天指点曹国剑修行的日子不多,但是,生于道艰时代的曹国剑依然是天赋十分惊艳,年少时号称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被人封为天灵界第一剑手,最后,在道艰时代的时候,他达到了巅峰,成为了一尊了不起的神王。

    要知道,在道艰时代,成为一尊大贤都已经不容易了,更别说是一尊神王了。到了道艰时代结束之后,曹国剑登临神皇境界,成为了一尊大神皇。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曹国剑不是生在道艰时代。说不定他能成为一尊无敌神皇。就算不能成为九界神皇。只怕也有可能成为横世神皇。

    曹国剑下了骨舟之后,登上了吞魔宗的巨艨,对吞魔宗的弟子说道:“神梦天弟子曹国剑,受师尊重托,前来拜见柳宗主和卓宗主。”

    曹国剑这话一出,让在场的很多修士不由为之一凛,特别是见过风浪的大人物从曹国剑的话中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难道梦镇天开始招揽天下圣贤了吗?”有掌门从曹国剑这样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东西,不由喃喃地说道。

    梦镇天有志成为仙帝。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对于很多能成为仙帝的人来说,并不是说非要与天下人为敌,事实上,历代以来,有不少大教古派对于一些能成为仙帝的人也是乐意与之结盟。

    现在曹国剑是受梦镇天所托前来拜访卓剑诗和柳如烟,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若是无垢三宗都要与梦镇天结盟的话,那么这将会让他如虎添翅,他通往仙帝的道路就变得更加平坦了。”有卓见的老一辈大人物不由喃喃地说道。

    无垢三宗虽然是低调,但是。它乃是天灵界的巨无霸传承,在魅灵一族。乃至是整个天灵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若是说,连无垢三宗都倒向梦镇天一边,那么,在不远的未来,古纯四脉也有可能会与梦镇天结盟。

    真的到了这一步,梦镇天只怕是所向披靡,谁人能挡得住他的无敌之师?

    在船中,柳如烟与卓剑诗听到了门下弟子的汇报,她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而柳如烟与卓剑诗则是看着李七夜。

    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而言,她们无垢三宗是跟定了李七夜了,李七夜可以替她们作出任何决定。

    “来者不善呀。”就是在旁边坐着的纯阳子也不由笑了一下说道。

    纯阳子是何许人物,一听这样的话,他也想得出来曹国剑是为何而来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最喜欢来者不善的人了,大家都和和气气,有时候不就显得太寂寞了吗?只有鲜血流淌的世界,只有枯骨铺就的道路,这对于一位未来仙帝来说,那才是真正的精彩,那才是充满激情,充满乐趣。”

    李七夜这一席平淡的话,让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就是柳如烟,她一向都不安份的人,绝对是魔女级别的人物,但是,论杀伐,论血腥,论铁血,她是远远比不上李七夜。

    像李七夜这样的人,一屠百万,一灭万族,那就像跟吃那样平常的事情,似乎,对于他而言,一天不战争,一天不血洗,都显得寂寞,显得无聊。

    “不要这样看着我。”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的眼神,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是杀人魔王,也不是屠夫,我只是道出实情而己,仙帝之路,就是用枯骨铺成的。就算成为仙帝之后,未来的道路也一样是充满了杀伐,充满了荆棘。”

    此时纯阳子都不由笑着说道:“在未识李兄之前,我或者有点后悔没有走苍天道,今天认识李兄,我觉得走大世道才是最适合我的,有李兄在,仙帝之位,没有我什么事。”

    纯阳子这话并非是托大,他的确是有这样的实力,也的确是有这样的天赋,那怕是梦镇天出世,只要再给他三五年,他依然有机会与梦镇天争天命。

    “让他进来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对柳如烟说道:“既然梦镇天没来,让他徒弟带个话也不错。”

    柳如烟就依李七夜的话吩咐下去,片刻之后,在吞魔宗弟子的引领下,曹国剑和包玉强走了进来。

    包玉强随他师父进来,进来之后,一看到李七夜,他不由双目喷出怒火来,他是狠狠地盯着李七夜,大有誓不甘休的模样。

    曹国剑进来之后,向作为主人的柳如烟和卓剑诗问候,看到纯阳子在场,他也是意外,说道:“原来纯阳岛主也在呀,幸会,幸会。”

    “不用理我,我只是路过而己。”纯阳子笑了笑,然后是退了出去。

    曹国剑抱了抱拳,然后郑重地取出了一份文书,十分郑重,递给了柳如烟和卓剑诗,说道:“曹某受师尊重托,特来拜见卓宗主和柳宗主。”

    柳如烟和卓剑宗打开一看,这是大门派之间往来的十分正式的文书,而且,文书署名乃是由梦镇天亲笔所书。

    文书中的“梦镇天”这三个字乃是大气磅礴,一见这三个字,就有着一股威武无双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无敌的梦镇天就站在眼前一样。

    “不知曹剑主为何事而来?”收下了文书之后,柳如烟淡淡一笑说道。

    曹国剑张口欲言,但是,看到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又闭上了嘴巴。

    “李公子与我无垢三宗,乃是一家人,曹剑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卓剑诗温婉雅尔,缓缓地说道。

    曹国剑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几眼,最后说道:“卓宗主,柳宗主,我师尊出世,必是能成就仙帝,此时我受师尊之托前来,乃是旨在你我两派共结联盟,领率天灵界的魅灵,为新一个时代的盛世而作出不朽的贡献。”

    曹国剑说出这样的话,这已经是在卓剑诗和柳如烟意料之中的事情,梦镇天想成为仙帝,他对于领率魅灵族这样的事情的确是有着想法,能领率魅灵族,在未来自己种族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不管是对于谁来说,这样的荣幸的确是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更何况,若是能得到无垢三宗的支持,这不止是能得到天灵界大量魅灵的支持,也是能得到无垢三宗这种强大的力量为他通往仙帝道路扫平一些障碍。

    “承受梦前辈看得起。”卓剑诗含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无垢三宗,一向都是闲云野鹤,无心争雄天下,梦前辈的好意,我们无垢三宗心领了。”

    卓剑诗这话让曹国剑不由呆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卓剑诗如此快就作出了决定,而且拒绝得如此干脆,这实在是出于他的意料。

    曹国剑回过神来,忙是说道:“卓宗主不需现在就作出决定,我师尊也企望无垢三宗能谨慎考虑一下两家联盟之事,卓宗主回去与诸老商议之后再作决定也不迟。”

    曹国剑这话虽然是在劝卓剑诗,但是,这话中有话,话外的弦音有点不一样,甚至是有点威胁之意。

    “我现在可以郑重地回复曹剑主,我无垢三宗无心争雄天下、逐鹿风云,梦前辈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卓剑诗神态也是十分庄重,缓缓地说道:“我这话不止是能代表我圣泉宗,也能代表整个无垢三宗。”

    卓剑诗此话也的确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更不是擅作主张,事实上,卓剑诗此事出山,无垢三宗的老祖都已经给了卓剑诗明确的指定,那就是李七夜!

    对于无垢三宗而言,拥有一个真正的骑鲸者,比投靠一位仙帝还要靠谱。

    他们无垢三宗的祖鲸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若是有骑鲸者的话,那就更是能真正的发挥他们祖鲸的威力。

    更何况,他们无垢三宗的祖鲸与骑鲸者合璧,可以横扫世间一切强敌。

    对于他们无垢三宗而言,与其抱梦镇天的大腿,不如拥有李七夜这样的骑鲸者,更何况,他们无垢三宗也一样看好李七夜,认为李七夜也一样有机会成为仙帝。

    卓剑诗与李七夜相处这些日子之后,那就更是坚定了她的决心,若是能留下李七夜,比什么都重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