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人能够被六趾组织安插在了这样关键的位置上,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却是遇到了林封谨这个变态!事实上,看守吕定的这六个人当中,足足有三个人都是六趾组织的内应,刚刚这个被做掉的,是负责冲在前面做箭头人物,缠住敌人的,另外的两个人一个是绝顶的暗器高手,另外一个则是在关键时候能以自己的身体为祭品,召唤出强大的修罗界战将。

    这三个内应便是形成了铁三角,一旦收到了密令之后,擅长攻击的这人就冲上去争取时间,暗器高手则是抽冷子偷袭,而最后那人则是用来当成底牌存在。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在这王宫当中,居然都会遇到林封谨这样根本就不符合常理的突袭!被强行拉入到了另外一个小天地当中,瞬间灰飞烟灭,连最后的警讯也是发不出去。

    林封谨身形一闪,便是再次出现在了平寿侯吕定的寝宫当中,此时这小孩子还在摇篮当中酣睡着,不时都会吮吸一下嘴巴里面的奶嘴,看起来十分可爱,林封谨伸出手去,压制住他身上的气运龙气,去掉了这些之后,吕定也就是个两岁大的婴孩而已,便是被轻易的收入到了“绝对水领域珠”当中。

    虽然这玩意儿此时已经是十分脆弱,但是只要林封谨能压制住吕定身上的气运和龙气,那么他一个区区婴儿在里面呆个小半个时辰还是不在话下的。这样一来的话,林封谨也是省心省力了。

    一举袭杀了殿内的六大护卫以后,林封谨收了吕定却还多停留了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却是从须弥芥子戒里面掏出来了几个装着鲜血的袋子,泼洒得到处都是,尤其是吕定的摇篮边,更是多泼了两袋,这便是故布疑阵,给人以一种“入侵者受了重伤”浑身是血的第一印象,做完了这件事以后,林封谨转身就走,绝对不拖泥带水。

    而他出去的时候,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很大风险,依然是循着原路回返就好了,并且返回的时候,各种巡逻的路线和规律都是熟记于胸,同时魔鸱吻这种机关也是破坏殆尽,甚至都可以说是按部就班了。

    当林封谨正准备翻越围墙,跳入到福庆宫旁边的镜湖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正门处传来了一连串整齐的脚步声,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愤怒的喝声和质问声,接着则是痛苦的大叫和大声的怒吼混合在了一起。

    这样的混乱其实对林封谨来说,那是有绝大好处的,因为毫无疑问,在这边的护卫会被迅速的吸引过去,然而林封谨却是一下子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有些眩晕,甚至心中都出现了空荡荡的感觉。

    因为在将吕羽彻底的控制住之前,六趾组织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那是一定不会来直接找吕定的麻烦的,就算是要找,也绝对不会闹出来这样大的动静,搞得如此高调行事。

    所以,见落叶而知秋,见到了这些胆敢在王宫里面放肆的人,那么就不难推算出来,吕羽已经是遭了毒手——只有他们觉得大局已定的时候,这才会迫不及待的先将这非常有价值的傀儡太子捏在手里面,牢牢的控制住北齐的上层江山,最后经营得时机成熟了以后成功篡位。

    林封谨在心中黯然的道:

    “别了,老友,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就是替你将自己的儿子带走,不能遂了那帮王八蛋的意了,你若还活着,那么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一定会很开心,你若死了,在天有灵的话,也当护佑我等逢凶化吉。”

    然后林封谨在心中默祷完毕之后,便是迅速的翻过了朱红色的宫墙,然后进入到镜湖当中,悄然渡过去,这时候林封谨便并没有走原路了,而是直接从镜湖里面钻入到了另外一条水道当中。

    因为这里乃是王宫,为了避免私自夹带什么的,所以说出去的时候搜拣起来比进入的时候更加的严格,同时还要有着手令什么的,当然,像是宫中的一些大太监可以刷脸进出,可是林封谨这样的纯新人要想轻松出去,那么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是从他身上搜不出什么违禁品,但是手令呢?更重要的是,他穿的是太监服色,可是胯下却是比公公要多了一根玩意儿,这样的话更是罪加一等呢。

    此时林封谨便是顺着皇宫当中延绵不断的水道悄然行动着,他有着水娥的帮助,在水下活动起来也真的仿佛是如鱼得水,至于水道下面设置的好几道铁闸机关,都是被林封谨戴上力牧戒用暴力毁坏掉了。

    说实话,林封谨这么暴力硬来,多半都已经是触动了什么水下报警的机关。

    不过林封谨在吴作城就做过城主,之前与东海联军对抗的时候也在港口周围有设置水下机关,预防东海贼的突袭,因此他就知道,水下的机关出现误报不要太正常,首先在水中的话,机关出故障的几率就要高得多,其次,水里面也绝对不是没有生物活动的,有的时候较大的鱼啊,水老鼠路过,也都会触动相应的机关。

    大家都听过狼来了的故事,这水下的机关误报多了的话,因此负责的人都是要小心谨慎一些,没事弄得兴师动众的,冲撞了宫中的贵人怎么办?便是同僚也是有怨言啊,何况下到水里面去折腾一番,弄一身臭烘烘的污泥难道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吗?

    因此林封谨当时就算到了这一点,王宫当中这方面的负责人在长期的麻痹大意之下,反应绝对不会太快,而自己在水下行进的速度将会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即便是有人来查看,也很难及时抓住自己。何况此时还出现了突发状况呢?

    此时六趾组织的人自以为是大局已定,便是气势汹汹的冲到了万宁宫当中抢人,将整个王宫当中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那么很显然,这边水中的警告讯息首先就未必有人会发现了,就算发现了,这种多半是误报的小事怎么可能比得上万宁宫这边的事情惊人?

    事实上也是这样,林封谨无惊无险的顺着水道一直出了皇宫,沿着旁边的金水河而下,既然一路上都是无惊无险,林封谨干脆也不上岸,在水中无疑更加难以被追踪,因此一直到了城外之后,这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上岸。

    上岸之后林封谨做的第一件事情很简单,那就是将自己身上穿着的这件太监衣服给换了下来,换上准备好的另外一件普通的衣服,然后再乔装打扮一番,接下来则是将吕定放了出来,这厮此时已经是哇哇大哭,拉了一裤子,好在林封谨也是有备而来,准备好了普通婴儿的襁褓,然后喂了他一颗安神补脑的药物,便是能让这小东西给安静的睡上两三个时辰了。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林封谨便是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发觉了自己建立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就在五里之外的一个驿站当中,于是迅速的便抱着小孩往西方走去。此时的林封谨,看起来完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普通商人,丢到了人海里面就完全辨认不出来有任何特征的那种。

    来到了这座驿站当中以后,此时乃是中午时分,来来往往的客人可以说是极多的,里面十分嘈杂,甚至隔得老远就能听见里面滚油刺啦的一声倒进菜蔬进去的声音,林封谨看了看怀中已经熟睡过去的吕定,想了想,决定还是尽可能的少在外面出现,因此便直接往驿站的后门方向走,便见到了有两三个婆子在那里洗菜,见到林封谨进来,都用探询的眼光看了过来。

    林封谨施了个礼便道:

    “劳烦这位阿婆帮我叫一叫韩老板,我是他的远方亲戚,七八年都没见了——这里还是他的店吧?”

    那婆子听林封谨说是远房亲戚,半信半疑的望了他两眼,便在身上的围裙上揩抹了两把手上的水,走进去叫了一声,没过多久就见到了一个留着须,浑身上下都有一股酒气的黄脸汉子走了过来,拿疑惑的眼神望着林封谨,迟疑的道:

    “请问?”

    话说这人却是认不得林封谨的,这样的暗桩,平时都是点对点联系的单线,只要切口对上就好,神不知鬼不觉,只认切口不认人的,这样的话,就算是出现了什么状况,也很难将整个暗桩都连根拔起了。

    林封谨一笑道:

    “韩叔认不得我了?我是你妻家的小六啊,上一次你回来的时候,家里面养的那只狗,叫做黑虎的,还在王员外家门口的石狮子脚上撒了一泡尿,被一顿好打呢。”

    这韩老板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愣了愣,然后脸上忽的露出来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道:

    “哦,哦!是小六啊!快进来,快进来坐!”

    林封谨脸上露出来了热情洋溢的笑容,然后便道:”那就多多叨扰韩叔了。”

    两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是对上了切口,这个韩顺韩老板的切口就是,要一句话里面包括老虎,狮子,狗,只要说出来了这样的海底眼,那么韩老板就要无条件满足他的任何要求!

    韩顺却是没有带林封谨进驿站,而是从旁边的角门一绕,进了一个宽大无比的院子。这院子少说也有半个足球场大小,里面却全部是都是一人高的大醋缸,密密麻麻的排了出去,少数也是有数千口。两人在醋缸当中东拐西弯的走了一会儿,来到了正中央,便是见到了韩老板东张西望的看了看,然后弯下腰去,掀开了一块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的石板。

    接着韩老板在石板的下面踩了踩,听到了有“咔哒”的机关声,传了过来,然后便是见到了韩老板抱着旁边的一个醋缸朝着左边转动了三下,右边转动了一下,于是右边的一个大醋缸就徐徐挪开,露出来了一个入口,林封谨走进去,发现里面便是一个颇为宽敞的地下室,里面清水,干粮,便桶什么的都是各种设备一应俱全。

    并且还有几个通气孔,根据韩老板的说法,每一个通气孔的开口,都是在空醋缸里面,端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打开了旁边的一扇门,居然可以看到有一条地下暗河从旁边流过,退路也是有的,真的是一个非常绝妙的藏身处了。

    看了看这地方以后,林封谨觉得还是相当满意的,便交代了一下韩老板去准备一些两岁小孩能吃的米粉,米汤,蛋黄等等松软的东西,每天晚上过来送一次东西,接下来便丢了几百两银子给他,让他走人了。

    而等韩老板走了以后,林封谨已经是悄然的放出来了土豪金跟着他,看这位韩老板有没有什么异动,虽然林封谨有信心六趾组织的触手不至于蔓延到如此程度,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一切还是要多留一手为好。

    然而小概率事件并没有发生,韩老板看起来并没有任何要出卖林封谨的意思,而是老老实实的按照林封谨的吩咐在办事,大概观察了韩老板半个多时辰,林封谨也是歇息了一下,彻底的回复了自己的精力,便打算将吕羽的儿子留在这里,自己外出打探消息了。

    不过林封谨还没出门,却发觉这韩老板已经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面露焦急之色,林封谨见到了他的模样,也是急忙将他让了进来,韩老板则是有些慌乱惊怕的道:

    “这位,这位大人,有人刚才看到,我,我的那恩公竟是被人乱刀砍死在街头啊。”

    林封谨愣了愣,立即就反应了过来,这韩老板所说的恩公,就是发展他当下线的林家亲信德子,虽然早知道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但林封谨还是有些黯然,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没事的,你要这样想,倘若德子他说了什么的话,那么又怎么会沦落到被乱刀砍死在街头的下场呢?”

第1332章 沉海神王的决定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沉海神王顿时双目璀璨,寒光迫人,帝气腾空,在他这样的气势之下,就算是大贤都倍感压力。

    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受影响,依然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

    “看来你是自信满满。”沉海神王盯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自认为独自一个足可横扫天灵界吗?”

    “不。”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是自认为凭我一己之力,足可以横推整个九界!”

    这话说得十分霸气,换作是别人,只怕是会认为李七夜口出狂言,横推九界,这是何等的无敌,世间除了仙帝,还有谁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沉海神王盯着李七夜一会儿,他那寒光闪烁的目光一凝,他的目光是定格在了李七夜身上,似乎要锁定李七夜一样,当他冷视李七夜双眸之时,似乎,他要从李七夜双眸中看出什么东西来一样。

    沉海神王凝视了李七夜好一会儿,李七夜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闲定自在。

    “好你一个李七夜。”最终,沉海神王散去了可怕的气势,本是冷厉的目光也收敛了,他冷冷地说道:“果然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与你为敌,只怪她不知进退,不知天高地厚。”

    沉海神王这样的话,只怕能让很多人意外,如果有外人在场的话,听到沉海神王这样说,都难于相信沉海神王的话,要知道,李七夜可是杀了他最爱的小妾。现在沉海神王竟然不找李七夜报仇。这让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沉海皇,我还以为你要找我公子爷报仇呢。”此时,刚处理完琐事的柳如烟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听到这样的话,不由笑着说道。

    沉海神王,他是沉海朝的皇帝,也被人称之为沉海皇。

    沉海神王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柳宗主。有些仇我是会报的,若是与我势均力敌的人杀了我小妾,我是一定会杀了他,这不止是因为杀了我小妾,这也刚好立我神威!”

    “那我公子爷呢?”柳如烟轻笑起来,娇笑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自认为不如我公子爷了。”

    沉海神王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柳如烟的话。

    “这还真让我有些意外。”李七夜坐在那里,淡淡地笑说道:“换作其他人。只怕是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不用意外,若非是我看不透你深浅。我也一样会宰了你。”沉海神王冷笑一声,说道:“与你为敌,只能怪她有眼无珠,自寻死路!”

    “哟,沉海皇,这话说是有些刻薄哟,不怕你的其他小妾伤心?”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沉海神王笑了一下,说道:“柳宗主,你也无需怂恿我。一个女人而己,还不足于让我搭进整个沉海朝,再说,我给了她荣华富贵、声威权势,她未给我联合强大盟友,反而给我招树绝世强敌,惨遭杀害,也只能怪她的命。”

    沉海神王这样的话,只怕是能让很多人意外,自己最宠爱的小妾被杀,换作任何人都咽不下这口气,但是,他却能放下这样的恩怨,不找李七夜报仇。

    “有意思,不如坐下来喝一杯。”李七夜笑了起来,对沉海神王说道。

    纯阳子此时也开口,含笑地说道:“师弟也不妨与我结伴同行,一同入骨海,也有一个照应。”

    “师兄美意我心领了。”沉海神王向纯阳子抱拳,然后冷视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我愿意揭过这一段恩怨,这不代表我愿意与你交个朋友。虽然我不报仇,但,我依然是看你不顺眼,喝一杯,就免了。”

    对于沉海神王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鼓掌地笑着说道:“坦率,有意思,凭你这句话,以后就算你与我为敌,我也可以饶你不死!”

    对于李七夜如此霸气的话,沉海神王竟然没有反击,他只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转身就走。

    沉海神王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纯阳子说道:“师兄,几年不见了,你与师叔不会是没有丝毫的进展吧。”

    “师弟,你这话怎么说了。”纯阳子是老脸一红,摇了摇头说道。

    沉海神王瞅了纯阳子一眼,说道:“都到了这一地步了,师兄还藏着掖着干什么?你喜欢师叔这事,又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就是连师叔她都知道!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师叔这样的美人,难道你还想让她嫁出去不成?既然喜欢,就上呗。”

    “少来怂恿我。”纯阳子老脸发烫,瞪了沉海神王一眼,说道:“为兄自有分寸。”

    “切,师兄,我还不了解你吗。”沉海神王瞥了纯阳子一眼,说道:“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没野心!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天赋,我早就问鼎天命了,什么梦镇天,立即把他斩于马下!你拥有绝世无双的天赋,却偏偏闲云野鹤!”

    “这倒也罢了,人生也不一定要做仙帝。但是,你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追,那就太辜负了你绝世无双的神姿了!师兄,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若再不追,小心师叔被人追走,在天灵界,追求她的人多着了。”说到这里,沉海神王转身就走。

    对于沉海神王的话,纯阳子苦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在外面,有很多目光盯着巨艨,很多人都认为,沉海神王会与李七夜打起来,但是,当沉海神王走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意外。

    沉海神王竟然没与李七夜打起来,这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李七夜杀了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换作是任何人,都无法咽下这口气,更何况是威名赫赫的沉海神王。

    当然,大家都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在沉海神王面前,没有人谁敢去非议这样的事情。

    沉海神王也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样看法,径自登上了骨舟,往骨海而去。

    在巨艨之中,沉海神王走了之后,李七夜喝了一口卓剑诗捧上来的香茶,笑着对纯阳子说道:“你师弟是一个有趣的人。”

    纯阳子也不由笑了笑,说道:“他一直都是这样,我与他是自小一同长大,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傲了一些,好胜了一点,未来沉海朝在他手中,必是能大放异彩。”

    论天赋,论实力,纯阳子都比沉海神王高出很多,一直以来,纯阳子都在沉海神王之上,不过,纯阳子与沉海神王一直以来都交情很深,沉海神王并没有因为纯阳子比他优秀而嫉妒。

    事实上,沉海神王是为他师兄惋惜,因为在他看来,纯阳子拥有争雄天命的资格,甚至在他看来,纯阳子是最有可能成为仙帝的人。

    可惜,纯阳子志不在于此,并没有逐鹿天下的野心,他没有走苍天道,而是走大世道,更重要的是,纯阳子一直以来都是淡薄名利,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虽然拥有强大无比的实力,却一直声名不显。

    沉海神王也是因为纯阳子而走上大世道的,因为连他师兄这样绝世无双的人的都不问鼎天命,他这样的资质去问鼎天命,那是索然无味,他连他师兄都比不了,谈何成就仙帝!

    “不过,你师弟说得对。”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追,那就真的太辜负你绝世无双的神姿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纯阳子不由干笑起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纯阳子喜欢上宴世宫的宫主,但是,宴世宫的宫主却在辈份上比他高,是他的师叔,因为这样的一层关系,让纯阳子进退两难。

    毕竟,他们古纯四脉乃是天灵界的绝世大教,天灵界无数传承、魅灵都以他们古纯四脉为翘首,若是他真的娶了他师叔,对于他们古纯四脉而言,的确是有些不妥。

    “纯阳岛主在修道上,有着真知炽见,可惜,在一些事情之上,却是妇人见识。”柳如烟轻笑地说道:“如沉海皇所言,若是未来你真的错过了,你就一生不后悔?”

    无垢三宗与古纯四脉乃是天灵界魅灵的领袖,无垢三宗与古纯四脉是联盟,两派之间往来甚多,关于纯阳子爱上宴世宫主的事情柳如烟她们也知道,事实上,这件事情在古纯四脉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只要是有一定份量的弟子都知道这件事情。

    听到这样的话,纯阳子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不由怅然地叹息一声,说道:“纲常伦理,让人说不清,也道不明。就算我真的能跨过这一道坎,我师叔也不一定能跨得过。”

    “没有尝试,又怎么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尝试之后,才知道能不能跨得过去。再说了,你们古纯四脉也不算是食古不化的宗门,你们祖先,不论是古纯仙帝,还是沉海仙帝、宴世仙帝,都不是那种古板之人。”

    纯阳子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去试一试吧。”李七夜笑着拍了拍纯阳子的肩膀,笑着说道:“机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错过了,就不再有。真的有那么一天,就算你后悔了,世间也没有后悔药。”

    纯阳子默默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